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大肉棒肏三凤小屄

02.22 03:22

一个大约270平方米的院落,坐北朝南,院落东面是一栋二层的小楼,它就佔据了有200多平方米。楼前到院墙就是一片小小的院落,铺着水泥板。紧挨着南面的院墙种着一些竹子,而小楼的前面也砌了一个小小的花坛,里面种着有菊花,月季。八月时节,月季花开的正艳……西面就是大门了。就像传统的中国庭院一样,这个小小的院落也是封闭得严严实实,从外向里难窥一斑……


楼梯在东北的拐角上,从楼梯上来是走廊,出了楼梯向南的走廊是浴室和卫生间前的。下面一楼的这个房间是用来做厨房的。


沿着向西的走廊,从中间的房门进去是二楼的客厅,左边和右边各有一个卧室。这个小楼楼上和楼下的结构是一样的。


一个午后,似火的骄阳炙烤着大地。二楼的客厅中空调吹着凉风,陈静力正歪在沙发上看电视,用手中的遥控器从一个台换到另一个台、又换到另一个台……


百无聊赖。刚满十九岁的陈静力一米七四的个头,由于在学校中喜欢运动,健壮的肌肉把T恤撑的紧紧的。他已经上完大一,暑假过了要上大二了,现在他正在享受他的暑假……


吱,陈静力回头看去,西边卧室的房门开了,他的姐姐陈静雪打着哈欠走了出来,她穿的睡衣短得盖不住雪白的大腿,纱质的衣料更是朦胧地透出她曲线玲珑的的身材。


陈静雪今年二十一岁,身材高佻,一米七零,在女孩中也是不多的,身材长像更是美丽动人。


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就念了两年的技专,然后就在她爸爸死后留下来的公司打理打理


生意,不过也用不着她干什幺。所以,后来她就不去了,在家做做饭,逛逛街。


陈静雪推开客厅的门走了出去……一会又回来了,她洗澡去了。浴后陈静雪更格外显得妖艳,妩媚。


陈静力看着姐姐,湿润的睡衣更清楚的暴露着陈静雪的身体,她没穿胸罩,两个小乳头把睡衣顶出两个小点,几乎可以看到它的颜色……随着陈静雪的走动,不停的跳动。


陈静力目不转睛的盯着陈静雪的胸前。他异样的眼光被陈静雪觉察到了,陈静雪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自己胸前,不禁脸上有点发热,急忙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推开门,回头一看弟弟仍旧盯着自己。白了他一眼:「小鬼,没见过啊!砰的关上了房门。」


「没见过啊!」陈静力心里一毛。难道,我偷看她被她知道了,还是只是随口说出来而已。唉,不管它,还是先看了再说。


陈静力从沙发站起来,悄悄地来到走廊上陈静雪卧室的窗前。


这个暑假中,一次偶然的机会,陈静力发现陈静雪的窗户上的窗帘没有拉拢,露出一丝缝隙,而那次陈静雪也是浴后正在换衣服。


陈静力将姐姐动人的身躯一览无遗,尽收眼底。


从此,陈静力再也不能控制自己邪恶的念头,每天偷窥陈静雪美丽动人的身体,成为他最大的期待。


陈静力将眼睛凑到窗户上,从窗帘的缝隙向内窥探。正如他期盼的一样:陈静雪站在卧室中,睡衣已经脱掉了,只有一个小小的三角内裤穿在身上,却也无法阻挡她丰满,圆润的屁股暴露出来,因为那个内裤太小了,只不过束在她的股沟中而已。


陈静雪站在一个大镜子前梳理着长髮,她的乳房雪白丰满而坚挺,两个如红樱桃般艳丽的小乳头,在乳晕的衬托下骄傲的向上挺立着,乳房的下部和根部之间,因为重静力的缘故,画出一道耀眼的弧线,一对乳房更是因她梳头的动作不停的晃动……陈静雪望着镜中的自己,她对自己身体很满意,不是很多人都能有这样身材、相貌的。她的腿很长,大腿丰满,小腿圆润。她的腰很细,也很软,真好像春风中的柳枝一般。


陈静雪看着自己,禁不住地点起脚,动了动腿,晃了几下腰。又给镜中的自己一个灿若春花的笑脸。


陈静雪放下梳子,双手捧起两个乳房轻轻地揉搓,晃动。每当夜深,睡不着觉的时候她总会这样放鬆、发洩自己。不过现在她却不是为了自己,因为她知道,在走廊的窗子下她的弟弟正偷窥自己。


少女的感觉总是灵敏的,陈静力还没看几次,陈静雪就觉得有些异样,发觉了陈静力的偷窥行为。她没阻止他,而是更放纵他,每次都慢慢的梳理,让他更从容的看清楚。刚才自己随口说出那句话,陈静雪真是有些担心把他吓得不敢再来了。


「不过……还好,看来他还是色心不改,就再奖励他一下吧!」


陈静力看到姐姐几乎全裸的身体时,已经不能自己了,他的鸡巴迅速的膨胀起来,顶的裤子高高的,还有些涨痛。现在看到陈静雪在抚摸自己的乳房,陈静力再也忍不住了,他拉开裤子的拉链,将鸡巴拿在手中揉搓着……


哗,房中陈静雪突然来到了窗前,将窗帘、玻璃全拉开了。


陈静力还没反应过来,手中还在揉着鸡巴,却看到自己日夜都想去抚爱的那对乳房,几乎碰到了他的脸上。


短短的一瞬间过去了。陈静力跳起来就跑,穿过客厅,回到自己的卧室,倚在门上喘着气。


而几乎是同时陈静雪也跑了出来,推着陈静力的房门喊着:开门,弟弟,开门!」


「开门,小静力,开开门。」陈静雪一边喊,一边轻轻的拍着陈静力的房门。


陈静力的脸色苍白,倚在门后。心中忑忐不安,口里喃喃道:「唉,坏了……这怎幺办,完了……」


陈静雪仍在叫着门,陈静力虽然惊慌不已,可是听到陈静雪的叫门声,心想事到如今,躲是不能了。自己的姐姐总不能不见面啊,说不定好好给姐姐认错,她能原谅自己。于是心中一横,转身拉开了门──


陈静力看着眼前的陈静雪却愣住了──陈静雪仍旧是只穿着那条小小的内裤,赤裸着上身子。不同的是刚才自己是在窗外偷窥,而现在姐姐完美诱人的身躯,就在自己的面前。雪白的皮肤看着就是那幺的滑嫩,更有阵阵的幽香扑鼻而来……


半天陈静力才喃喃地说道:「姐、姐姐,刚才是我……是我错了,姐姐……原谅我、原谅我……好吗……」而眼睛却还贪婪地盯着陈静雪那对诱人的乳房。


陈静雪看着陈静力癡呆的目光,还有未拉下的裤子拉链,轻轻的一笑,伸手轻拍了一下陈静力的脸颊。


「还没看够啊,这几天你可看了不少了……」


「姐姐,我错了,我不该……」陈静雪赤裸着走进了陈静力的房间。


「小静力,你长大了,会偷看女孩子换衣服了……」


「……」


「你是不是还偷了我内裤和胸罩?」


「我……我……」


「什幺呀,老实说。」


「是……是我拿了……」


陈静力低下了头,不敢再瞧陈静雪。心中却想道:「姐姐,你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却还光着身子在我面前干嘛。」


「还给我吧。」


陈静力转身拿出钥匙打开书桌的抽屉,两件内衣就在里面。这是今天上午,陈静力在外边看到在晾晒的,不由自主就偷了过来,刚刚不过闻了几下上面的香气就被姐姐发现。陈静力更是觉得无地自容了,低着头,红着脸,手足无措。


陈静雪走过去坐在了桌前的软凳上伸手将它们拿了过来,看着弟弟的紧张的模样暗暗发笑。


心想:「我的傻弟弟,姐姐穿得这个样子在你面前你还不明白吗。」


「小静力,你还偷看过别的女孩子吗?比如说……在学校。」


「没有……在学校……学习紧张的很,怎会有种心思呢。我以前……从来也没去想过……看这个……」


「那为什幺要偷看姐姐呢?」


「我……我…那次偶然看见了你在换衣服…我就忍不住了……想看……你……」


「是想看我换衣服吧。」


「……」


「小静力,看着我……,姐姐美吗……」


「……」


「怎幺不说话。」


「姐姐,你太美了,真的……」


「你是不是看我换过衣服……回来手淫了……」陈静力简直有点急了,这事也要问吗。可是,从他从小就爱戴、敬畏姐姐,所以不敢表露。


「……」


「手淫时……是不是还想姐姐……」


「……」


「是不是想着……抱着姐姐……」


「……」陈静雪看着陈静力,她知道再这样下去她这个傻弟弟就会越来越紧张,吓到他可就不妙了。


陈静雪把手从陈静力的裤子的拉链口中伸了进去,又从内裤旁边将陈静力软绵绵的肉棒拉了出来。


「姐姐,你干什幺……」


「小静力,别急。你没做错什幺。你长大了,女孩子的身体吸引了你,又有什幺错?再说手淫也是正常的。」陈静力明白了。


「可是,姐姐,你是我姐姐啊……」


「你偷看我换衣服时,怎幺没想过我是你姐姐呀?」


陈静雪将陈静力的的皮带鬆开,把他的裤子和内裤都向下脱到小腿处,陈静力的肉棒在陈静雪的小手的的刺激下又开始膨大起来。


陈静力激动起来。踢掉腿上的衣服,一下子把陈静雪抱了起来。来到床前把陈静雪放在床上,急不可待的双手抓住陈静雪的双乳又揉又搓。


陈静雪微微的喘着气,躺在床上任由陈静力放肆的在她的身体上抚摸,亲吻。


陈静力从来没有亲近过异性。此时他只觉得姐姐的身体是那幺的柔软,润滑、清香;就这样让他抚爱上一万年他也愿意。


终于,男性的本能使他将陈静雪的小内裤也扯了下来,他扑到了床上将陈静雪压在身下。


「姐姐……我想要你……帮帮我……」陈静雪知道陈静力想什幺,但是她却把陈静力从自己上推开了,下到地上。


「小静力,我知道,你想肏姐姐,可是……」


「姐姐,刚才是你对我说……」陈静力有点发急的坐了起来,他那充血的肉棒又大又硬的向上挺立着。


「小静力,你别急,姐姐又没说不行……」


「来吧,姐姐。」陈静力将站在床前的姐姐抱在怀中。由于他是坐在床上的所以刚好将陈静雪圆圆的屁股抓在手中,陈静力更是爱不释手。


「小静力,你听我说,姐姐一定会给你的,让你上我,但今天不行。知道吗?」


陈静力放开了陈静雪,望着她。


「姐姐,为什幺……」


「你不要管那幺多了……姐姐不会骗你……来,让姐姐帮你把它消化掉……」


陈静雪说着蹲在陈华的双腿之间。用手拿住自己的双乳,把陈静力的肉棒紧紧的夹在乳沟中,然后晃动着。


「弟弟,这样行吗……」


「姐姐,好……真好,你的奶子好软……真舒服……」


陈静力毕竟是第一次和女孩子在一起玩这种游戏,只有四、五分钟,他就把持不住了。浓白的精液喷涌而出,射在了陈静雪的下巴上,又流下到了脖子、乳房……


「我们到床上吧……」陈静力把陈静雪放在床上就去脱她的衣服,夏天的衣服本来就不多,而今天,陈静雪又特意穿得很少,而且还方便脱下的衣服。


三下五除二,陈静雪就已经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了。陈静雪帮忙给弟弟脱衣服倒是费了点工夫。


两人赤裸着身体,陈静力像是疯了似的扑在了陈静雪的身上,一只手捉住陈静雪的一只丰满的乳房,像是握住个麵团似的使劲揉搓。


本来雪白的肌肤,变成了粉红色。另一只手将陈静雪的双腿分开,将身子压了上去,他的肉


棒已经充血变硬了,正顶在陈静雪小屄的口上。陈静雪为了配合陈静力的动作将双腿大大的分开,两只脚伸到的上去了。


陈静力一边揉着陈静雪的乳房,一只手扶着肉棒放在了陈静雪小屄的两瓣阴唇间。陈静雪感觉到了陈健肉棒的坚硬还有炽热,心中喊道:「来吧,插进去吧,弟弟,享受你姊姊的处女吧。」


他鬆开扶肉棒的手,屁股一挺,就已经插进去小半,他又几乎使出了全身的劲将肉棒向陈静雪体内插去。


陈静雪虽然是处女,可是她的小屄再紧又怎幺能阻碍陈健这猛烈的冲击呢。陈静雪感到一阵钻心的痛感从她的私处传遍她的全身,可是她又怕吓到陈静力,不敢吱声,咬着牙强忍着。


陈静力的肉棒已经全部没入了陈静雪的小屄,他半蹲在陈静雪双腿之间,用身体将陈静雪的双腿撑得大大的分开着,陈静雪的双腿由于分开的太大只能向上举着;陈静力蹲着,借由双腿用静力,毫不停歇地将粗大的肉棒拔出,又狠狠刺入陈静雪的小屄深处……


他这种姿势肏女人的小屄最是得静力、猛烈。而且陈静力的性慾久经压抑,此时肏着陈静雪丰满、柔软、温暧的肉体,一古脑的发洩了出来。可怜陈静雪却是一个初经人道的处子之身,怎能承受得了如此粗暴的蹂躏……


但是由于陈静雪出于对亲弟弟的爱,是自愿献身给陈静力的,此时又能如何……


「……噫,呀……呀……啊……」陈静雪满脸痛苦的表情,双手紧紧的扯着床单。只能用大声地发出这种毫无意义的词来减少一点自己的嫩屄里的痛感……陈静雪感觉从自己的小屄到高举的双腿像是要被撕裂开来……


「……噫,呀……呀……啊……」陈静雪的叫喊夹杂着陈健「吁……吁……」的喘气声……


还有陈静力将肉棒狠狠入陈静雪的小屄时,小腹撞击陈静雪粉嫩的大腿发出的响亮的「……啪……啪……」之声。


毕竟陈静力是从未肏过女人的小屄,再加上面对亲生姊姊的刺激,如此猛烈又毫不停歇的抽插。


大约有十五、六分钟,终于将热烫的精液射入了自己姊姊的小屄之中。


然后趴在陈静雪的身上喘着粗气,不一会发出了声,睡着了……


陈静雪将她的弟弟从身上轻轻推下,又悄悄地将床上污秽、零乱的床单换下,步履蹒跚地走进二楼的浴室……陈静雪从浴室中走了出来,她感觉好多了。


她回到陈静力的门前,她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轻轻的叩了两下。


门打了,陈静力看到姐姐站在自己的门前,而湿湿的头髮显然是刚刚洗过了澡,一把抱住了她:「好姐姐,你跑哪去了,我正想你呢。」


「是吗,怎幺想的?」


「你看,我的小弟弟涨的好难受啊。」陈静力拉住陈静雪的手去摸自己的肉棒。


「小鬼,刚给你点甜头,你就上脸了……」陈静雪抓住陈静力的肉棒揉了两下:「弟弟,我们进屋去吧……」陈静雪走进陈静力的的卧室,便躺在了床上。


陈静力也随着她趴上去了,将陈静雪的睡衣从下拔到了双乳的上面,然后轻轻地压在陈静雪身上,握住那对娇美的乳房。


「姐姐,你好美啊。」又用嘴去轻轻地吻着陈静雪的脸颊。


陈静雪将双腿分开,让陈静力移到她的双腿之间趴在她身上:「小静力,你还想肏姐姐吗……」


「当然好想了。」


「那,我们再来吧。」陈静雪握住陈静力的肉棒引导着它来到自己的小屄前,又用另一只手将自己的小屄的两片花瓣分开夹住陈静力粗热的龟头。


从来没有这种经验的陈静力感觉到一种刺激,酥麻的感觉从自己被夹住的龟头像电流一般传全身,全身的皮肤都在这种剌激下瞬间绷得紧紧的。


「插进来吧,肏姐姐的小屄。」陈静雪又将双手抱住陈静力的屁股,向下压着,教陈静力知道该如何去做。


在陈静雪双手的压推下,陈静力的屁股顺势向下用静力,粗壮的肉棒便全根插入陈静雪的小屄中。陈静雪刚刚被弟弟陈静力开苞,而且是狂风暴雨般被蹂躏。小屄的不适感虽然在浴后有了缓解,却还没消除。这时又被陈静力的肉棒一下子刺开,又是一阵痛疼。


「唉……呀……,弟……弟……轻点……」双手抱住陈静力的屁股不让他再动。


「姐姐,你还是处女吗……我听说,处女在第一次时是很痛的。」陈静力看着陈静雪有点痛苦的表情关切的问。


「刚才,如果刚才你没有肏我,姐姐还是处女……现在不是了。


「姐姐,这……这……为什幺……」陈静力不仅发愣了。


「弟弟,你平常想过肏女孩子的小屄吗?」


「以前没有,可是直从看见你换衣服,我常常幻想……肏你的小屄,姐姐,我只幻想过肏你一个人,你太美了,我没见过比姐姐更漂亮的女孩子了。」


「呸,别哄姐姐开心了。」陈静雪用一双美目白了陈静力一眼,但是却又抬起头用双唇在陈静力的唇上轻轻的吻了一下。陈静雪妖媚对陈静力一笑,用手拍了拍陈静力屁股:「我们不是亲姐弟吗,可是你的肉棒现在在哪里插着呀。」


「姐姐,太委屈你了。」陈静力将陈静雪丰满的双乳抓在手里轻轻的抚弄,深情地对陈静雪说道。


「不,这是我心甘情愿的。我爱你,我从开始就下定了决心,可是一直没勇气。直到今天,这个暑假,我发现你在偷窥我……我就设计了今天的这个计划,把自己身体的第一次奉献给了你。而你从此以后也能享受姐姐的小屄……」


陈静雪双手捧起陈静力的脸,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吻:「……再说,我怎幺能把我这幺英俊帅呆的弟弟,让给别的女孩子呢。」说完灿烂的笑了起来。


和刚才陈静力肏她时不同。刚才弟弟一上来就是狠肏猛捣,把处子之身的陈静雪肏的是痛苦不堪。而现在陈静力却是那幺的温柔。弟弟的肉棒一直插在姐姐陈静雪的小屄深处,一动不动,生怕唐突弄痛了姐姐的花心似的。


陈静力的双手不停的轻轻的揉搓着陈静雪的乳房。渐渐地陈静雪的已经被发起了性致,全身微微的发热,雪白皮肤竟有了嫣红的颜色。乳房鼓涨了起来,两个乳头也发硬了,更加的红艳。小屄更是分泌出大量的爱液。


「弟弟,你感觉怎幺样。」


「姐姐,你的小屄好美,湿湿的暖暖的,夹得我好舒服……」


「可是……可是……姐姐却有点……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是不是我把你肏痛了,我拿出来好了。」


「不,不是……不是痛……是……是……姐姐的小屄……小屄中好痒……」


「痒?……」


「弟弟,用你的肉棒,给姐姐肏肏……」陈静力如梦方醒,调好身姿,将肉棒抽出又缓缓地插入,就这样开始反覆的抽插……膨大的龟头被陈静雪的小屄紧紧夹着,每一次的拔出都颳着陈静雪小屄的肉壁,带出大量的淫液,流向陈静雪大腿根处,而这摩擦也让陈静力的肉棒和陈静雪的小屄产生一阵又一阵酥麻的电流,让姐弟二人初次体会到了淫慾的快感……


「好……弟弟……你肏的姐姐……好……爽……啊……啊……」


「我……也是……好美……好爽……」


「好弟弟……你的鸡巴……真大……好烫……啊……啊……爽死姐姐了……」


「姐姐……我就是要让你……爽死……我……」


「喔……好呀……肏死姐姐吧……使……劲……使劲肏……」陈静雪品嚐到了这样美妙的性爱,小屄中瘙痒的感觉,不由使她促使陈静力更加大静力,猛烈地来自己的小屄。


而陈静力此时由于男性的本能,征服欲的高涨,本来也忍不住了,要加快抽插的速度,可是由于怕姐姐不能承受,正在痛苦的忍耐着。接到姐姐的指令后,欣喜若狂,于是将肉棒抽插的飞快,而且每一次往陈静雪的小屄中入的时候都是使满静力气狠狠的一下冲了进去,彷彿就像真要用那粗大、坚硬的肉棒把陈静雪湿嫩的小屄捣烂,刺穿一般……在两人交合的部位发出「啪……啪……」的响声,还有「嗤……滋……」从陈静雪的小屄中溅出的淫液的声音……


「……啊……啊……呀……弟弟……你把……姐姐……肏的好爽……啊……」


「我……不行了……啊!……好爽呀……美死姐姐了……」


而此时陈静力也到了紧要的关头,他飞快的将肉棒拔出,又狠狠扎入陈静雪的小屄,使劲的肏了数十下,努静力地将肉棒往小屄的最深处顶进去,好像要把自己整个人都要穿着姐姐体内似的……全身一阵说不出的爽美的感觉,将浓浓的精液喷射在陈静雪的身体深处……


「噢……啊……呀……」陈静雪在陈静力滚烫、有静力的精液的喷射下也从体内又涌出一股淫液……两个人互相紧紧地拥着对方发热、颤抖的身体。一动不动地享受着这淫慾高潮后的快感……


第二天早晨。


陈静力坐在楼下客厅中的沙发上,抽着香烟。门开了,陈静雪端着早餐走出来,放在桌子上。


陈静力注视着她─陈静雪只是随便的穿了一件加长、宽大的T恤,刚刚遮住她圆圆的臀部,而雪白丰满的大腿一览无余地暴露在清晨凉爽的空气中,随着她的走动,T恤摇摆着,依稀可以看到里面隐藏着的那具肉体的玲珑曲线,凸凹分明;令人遐想连连……陈静力将双手从陈静雪的T恤下伸了进去,却才发现,原来里竟都是真空的,既没有胸罩,也没内裤。


他将陈静雪移到自己的身前,从陈静雪的背后抱着她,坐在了沙发上,双手正好握住陈静雪那对柔软丰满的乳房,轻轻地爱抚着……


陈静雪正坐在他的腿上,屁股下更能感觉到一大砣东西在蠢蠢欲动。


「人家不来了,你欺侮我一个人。」陈静雪挣扎着假装要站起来,却被陈静力一下子抱了起来,将她胸部向下放在了桌子上。陈静力脱下了裤子,他的肉棒已经充血涨大了。


「姊,让我先来再享受一下你的小嫩屄,小静雪,这次我不会再把你弄痛了,弟弟要让你爽得死去活来。」


陈静力站在陈静雪雪白,圆嫩的屁股后面,双手抓住两瓣丰满的肉臀,向左右分开,露出了陈静雪湿淋淋的丰肥白嫩的小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