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催眠文(催眠奴隶)

02.21 03:01

  第一章

  早上十点,阳光明媚,可是卧室里的棉被下,仍然传出一阵呼噜声。突然,
尖利的电话铃响了起来。棉被蠕动了一下,卷紧了一些。铃声停了,可是没等棉
被里的人松过一口气,又急促的响起来。棉被里传出幽怨的歎气声,一只雪白的
手臂伸了出来,探索着,把电话拉回被子里:「喂,找哪位,啊……」

  「小倩都几点了,你还不起。」电话里传出一个女人无奈的喝斥声。

  「姐,才,才几点啊?」棉被里的人带着睡意回答。

  「几点?十点了,太阳都老高了。你还不起来。」

  「是吗?反正这一週我休假。没关係的。你有事吗?没事我挂了。」

  「停,停,真拿你没办法。」电话里的口气软下来,「告诉你,我要去美国
办一个案子,大约一週后才能回来。事情太急,我就不回去拿东西了。你要…」

  「知道啦,照顾好自己,晚上少出去,下班早回家,不要走太偏僻的小巷。
姐,我已经22岁了,知道怎幺照顾自己,你就放心的去吧。嗯,好,拜拜。」
电话被从棉被里丢了出来,扔在床边的地上,床上的人翻了个身,再次沈沈的睡
去。

  夕阳照入了窗子,床上的棉被蠕动了几下,鬆开了。李倩从被里爬了出来,
不雅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睁开酸涩的双眼,「姐,姐,饭好了没?」没有听到
回音。「啊,对了,她去美国了。」李倩这才从睡梦里清醒过来。现在只好自己
找东西吃了。李倩从床上爬下来,向厨房走去。

  李倩今年已经22岁了,在电视台工作也已经一年多了,至今还没有什幺大
的报道给她。去年的张晶事件虽然没能给她带来太大的问题,但台里的一些老人
已经对她产生的排斥感。李倩自己也很清楚,她已经交上了辞呈,过了这个假期
之后,就要离开那里了。为了能更好的作下一个工作,现在她正躲在家里偷懒,
把一切都交给当警察的姐姐李情去作。

  「吃饭,吃饭。」李倩嘴里哼着,拉开冰箱,「牛奶,前天的。三明治,昨
天就过期了。这点沙拉也吃不饱啊。真是的,姐姐知道要出差也不先把东西準备
好。」她取出一瓶可乐,用力关上冰箱门,靠在冰箱上,边喝边想,总要出去採
购一下,只要能买够这一週来的东西就成了。

  想着,李倩套上一件宽大的T恤,穿上紧身的牛仔裤,走了出去,但她没想
到,这竟然是她最后一次走出自己的家门。

  「老闆,这些东西多少钱?」李倩把一大堆东西放到柜台上,等着超市的老
板结帐,自己则四处张望着,突然她发现对面的胡同口站着一个人,正在向她招
手。谁啊,李倩仔细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姐姐,她不是说去美国吗?怎幺会在
这里?

  对面的李情作了个手势,意思说自己在胡同里等她,转身进了胡同。「对不
起,老闆,先放在你这一下,我过会再来。」李倩说着,向外跑去。

  「哎,你等等,等,唉,现在的小姑娘,真是的。」老闆叫了几声,可是李
倩完全没听到,只好把东西放在脚边。

  李倩追进胡同里,在阴暗的胡同深处,姐姐李情正站在那里等她。「姐,你
怎幺会在这里,你不是说要去美国出差吗?」

  「嘘,小点声。告诉你,我正在準备进行一个秘密的任务。告诉你去美国是
个幌子。家里的电话已经被窃听了。」李情压低了声音说。

  「真的?」李倩吃惊的问,「那现在我们怎幺办?」

  「你知道康乐精神病院吗?」

  「康乐,康乐,啊,不就是张晶被关进去的那间吗?张姐已经被关进去半年
多了,不知道她现在病好了没有。」李倩说。

  「病?哼,她根本就没病。我掌握的最新资料说,那里有问题。但它有一个
很深,很大的后台,根本不许警察去调查。所以我也没办法。」李情无奈的说。

  「那,那怎幺办?」李倩问。

  「这样,你以给张晶探病为由,进去看一下,最好能找出一些证据来,这样
我就能向上申请搜查令了。」李情盯着妹妹说。

  「让我去,可是姐姐,你不是一直不让我参与你的事吗?」李倩奇怪的问。

  「对,但这次不同。再说我们的小倩儿已经长大了,该看看你的本事了。」
李情说着,用力搂住妹妹,「小心一点,带上这个跟蹤器,一有事我就会去救你
的。」

  「姐,你……」终于被姐姐认可了,李倩兴奋得脸色通红。自从父母在一次
车祸中去世后,姐妹俩相依为命,李情从不让妹妹过多的参与自己的事。今天终
于得到了姐姐的认可,李倩非常高兴。

  「姐你放心,我一定小心。」李倩接过跟蹤器,放到衣袋里里。然后又抱了
一下姐姐,转身出了胡同,回到超市里,付帐后,又向胡同里望了一眼,隐约见
李情向自己挥了挥手,就抱着买好的东西回家了。

  「老虎,小鹿已上钩了。」李情拨通了一个电话,「估计她明天就到。」李
情挂上手机,脸上现出一丝奇异的微笑,她伸手在耳边摸索着,然后用力一揪,
一张精美的橡胶面具被摘了下来,露出一张清丽的脸。她从喉头撕下变声片,咳
了两声,恢复了自己清脆的声音:「真是一个好骗的孩子,你太天真了。那幺就
让你永远天真下去吧。」她转身消失在胡同深处的阴影中。

  第二天,李倩换了一身轻便合体的衣服,坐车来到了康乐精神病院。这是一
间开在远郊山里的高大建筑,宽敞的前门十分的气派。李倩站在门口看了一会,
这里没有什幺人进出,前院静悄悄的,可能是一间特殊的医院的缘故,给人一种
阴森森的感觉。李倩定了定神,大步走了进去。

  「您要会见哪一位?」前台小姐客气的问。

  「张晶,就是前一阵很有名的那个。」李倩回答。

  「哟,知道,请问小姐怎幺称呼?」

  「李倩。」

  「哟,您好。请您随我来。」说着,前台小姐把李倩带到了第一诊室,「胡
大夫,这位小姐要探望张晶,那是您的病人,请您带她去吧。」

  「好的,请您和我来。」胡大夫是高个子的英俊男人,宽宽的肩膀,四方的
国字脸上两道浓黑的眉毛,一副金丝眼镜给他刚硬的脸带来一丝文化的柔气。

  李倩跟在胡大夫身后向后院走去。他好眼熟啊,但我到底在什幺地方见过他
呢?李倩想着,不知不觉间已经走过了宽敞的中院,来到了病房。

  这里和一般的精神病院是一样的,铁栏杆把病房和外界分隔开来,寂静的楼
道反射着惨白色的光,虽然外面还是阳光灿烂,但高大的拱形窗上挂着厚重的窗
帘,楼道里阴森森的,泛着寒气,彷彿是另一个世界。走进这里,李倩不禁打了
个寒颤,她摸了摸藏在衣袋里的跟蹤器,跟着胡医生走上了楼。

  「我们这里主要收治一些比较奇怪的神经病人,比如受虐狂,虐待狂,性慾
过旺等等。为此我们专门从国外进口了一些特殊的设备和药物,可以让人冷静下
来或是让她发洩。你想看一看吗?」胡医生边走边说。

  但李倩摇了摇头,不想看那些,从紧闭的房门后传出隐约的呻吟声,那声音
听上去并不是十分的痛苦,其中欢乐和哀求的成分佔了更多的比例,李倩现在有
些后悔不应这样冒失,但事已至此,只好硬着头皮跟着胡医生向里走。

  「就是这里了,请进。」说着,胡医生打开了一间病室的门,让开身子请李
倩进去。

  「啊!」李倩一进屋门,忍不住吃惊的叫了出来。

  屋子里只有一张床,张晶仰躺在床上,赤裸着,身上绑满了麻绳,两只手却
没有被绑住,修长的手指插入了阴道里,随着手指不停的抽插,一股股淫水不停
的流出来,张晶身下床单早已是湿漉漉的,上面浸满了汗水和淫水,屋子里混合
着汗水和淫水的味道,让李倩一阵阵的作呕。

  「张姐,你这是怎幺了?」李倩扑到床边,抓住张晶的手,用力摇晃着。

  「啊……,不要,给我,让我爽,让我爽。操我。」张晶挣扎着,嘴里叫着
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啊,是你,你是来操我的吗?太好了,这个不让我自
己用,只能别人给我,快点,插进来,插进来啊。」

  说着,张晶从枕头下抽出一根粗大的按摩棒,塞到李倩手里,自己趴跪在床
上,用双手拉开两片阴唇,摇晃着自己雪白的屁股,嘴里叫着,让李倩插进来。

  「这…啊……」李倩看着手里的东西,再看看床上呻吟的张晶,痛苦的叫了
一声,转过身用力把按摩棒向胡医生丢了过去。「你、你到底对张姐作了什幺?
啊,我认出你来了,你、你是胡律师。」

  「哈哈…,小丫头还有点眼力嘛。」胡啸天一边接住李倩丢过来的按摩棒,
一边笑着摘下了自己的眼镜,「怎幺样,我戴眼镜比较帅,还是摘了更帅?」

  「呸,你们这些家伙,我知道了,你和张议员是一伙的,你们在法庭上陷害
了张姐,再把她送到这里来,然后让她当……当……给你们赚钱。」李倩愤怒的
指责着,但她还是说不出妓女这个词。

  「对,不光是我,还有小马,孙鹃,我们都是一伙的。」胡啸天笑着靠在门
上,听着李倩的指责。

  「你们,你们还算不算人,还知不知道有法律。」李倩叫着。

  「哈哈哈哈…,法律,你太天真了。什幺是法律,在这里我说的就是法律。
我说让你把屁股撅起来,你就得撅起来,我说要干你的屁眼,就你就得把屁股掰
开。」胡啸天狂笑着说。

  「呸,你……,你真不要脸。」李倩被他这种下流的话说得满脸通红。

  「哈哈……,这算什幺,过几天你也会和在你身后的人一样了。」说着胡啸
天一步步的逼近。

  「不可能,我就是死也不会作的,」李倩紧张的说,胡啸天的眼里闪动着慑
人的寒光,李倩觉得自己就像老虎面前可怜的小鹿一样无助。

  她咬了咬牙,从口袋里抽出暗藏的小刀,抵在自己的脖子上,「你再走近一
步,我就死给你看。」

  「嘿嘿嘿……」胡啸天并不着急,「死?在这里,没有我们的允许,你死也
是不允许的。动手!」

  随着他的命令,李倩突然觉得脖子后面一痛,一根针刺入了脖子里,强力的
麻醉剂立即起了作用,她只觉得身体开始发麻,手脚也迟钝了。

  「不,不要。」李倩想到自己将会受到的侮辱,让她恨不得立刻就死,她用
力把刀子向脖子插下去,可是一双手抓住了她,用力一拧,注射过麻醉剂后软弱
的手指再也握不住刀子,小刀被从手里夺走了。

  李倩只觉得头一阵阵的发昏,她用尽最后的力气转过身去,虽然她知道身后
只有张晶一个人,但她还是不相信自己最敬爱的张姐会对付她。

  但她看到自己的小刀就握在张晶的手里,而张晶的脸上不再是那种迷茫的神
色,挂着嘲讽的笑容:「欢迎你,我的小妹妹,我会好好招待你的。」张晶温柔
的抚摸着李倩光滑的脸,李倩看着张晶的脸越来越近,耳边的声音渐渐远去了,
然后就是黑暗,无边无际的黑暗。


  
                第二章

  「嗯,嗯,啊……」李倩猛的惊醒,她一翻身坐了起来,向四周看去。

  这是间宽大的健身房,到处放满了健身用的器材,但看上去它们又好像和一
般常见的不同,到底什幺地方不一样,李倩也说不出来,不过总觉得它们阴森森
的,让人害怕。她就躺在房间正中的地板上,地上舖着厚厚的地毯,又软又暖和
像一张大床一样。

  「你醒了。」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李倩一跳。

  「嘎,是你。」李倩连忙爬起来,摆开架势,防备胡啸天扑上来。

  「哈……,小丫头,如果我要吃了你,在你睡着的时候就可以了。还用得到
现在。」胡啸天看着李倩一副紧张的样子哈哈大笑。

  「那,那你要干什幺?」李倩知道他说得不错,从感觉上来说,自己的衣服
还是完好的。

  「这样吧,我和你打一个赌,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你走,如果你想告发这里
的事也随你。」胡啸天悠闲的坐在一张椅子上说。

  「什幺赌?」李倩提防的问。

  「这样,只要你能打倒我,我就放你走,你别咧嘴,你想说我是男的,你的
女的,我在佔你的便宜,是不是?」李倩点点头。「这样,我给你一个优势,我
只用一只手,还不用脚,这样可以吗?」说着,胡啸天把自己的左手插入了衣袋
里,晃了晃自己的右手,「只是这一只手,还不用脚,你害怕?」

  「这……」的确这是个好机会,李倩同时和姐姐练过一些功夫,对付一般的
小流氓没有什幺问题。她也知道胡啸天一定是个武功好手,但想到他不用脚,更
只用一只手,觉得自己的羸算一定很大,「好,一言为定。」

  「好,有胆量,不过如果你输了,就不要怪我了,我会把你变成乖巧的小奴
隶的。哈哈……」胡啸天盯着李倩调笑说,满意的看到李倩的脸红了起来,气息
也有些急促了。

  「呸,下流的东西,看我不把你打得满地找牙。」李倩气得啐了一口,跳起
来,上身一转,右腿飞起来直奔胡啸天的面门。

  「好,果然有两下子。」胡啸天嘴里说着,脚下一转就闪到了李倩的背后,
伸手在李倩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好,很饱满,过会把裤子脱了,摸起来手感一
定不错。」

  「你,下流。」李倩的脸更红了,一个肘锤,直撞向他的胸口。

  「嗯,来得好。」胡啸天脚下一转,又来到了李倩面前,右手一张已经抓住
李倩的左乳,用力揉了几下。

  「啊,」李倩只觉得从乳房上传出一道电流,瞬间就冲到全身,自己的两腿
也有些发软,她连忙双掌下劈,这才让胡啸天放手,可是自己却再也不敢轻易发
招了。

  「你的招术,下流,无耻。」李倩双手护在胸前,瞪着面前嘻笑的胡啸天。

  「哈,下流,水才往下流呢。你这幺快就流水了。哈。」胡啸天故意调笑,
李倩气得满脸通红,可是却不敢轻易出手。

  「你不动?那我可要出手了。」说着胡啸天右手一晃,就欺近身来。虽然他
只用一只手,可是手掌上下翻飞,让李倩防不胜防,如果不是他有意戏弄,早把
李倩打倒在地了。胡啸天的手一会捏一下李倩的屁股,一会儿在乳房上掐一把,
李倩一个不小心,他就在李倩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哈,好香,你认输吧。你打不过我的。」胡啸天退开了几步看着气喘吁吁
的李倩,笑着说。

  「我……,我不……,不会,认输,认输的。」李倩喘息着,这才明白自己
的功夫和他差得很远。姐姐,我该怎幺办?李倩着急的想。动手时,人的眼睛会
暴露他的一切,只要你盯着他的眼睛,就能看穿他的招术。练功时姐姐的话忽然
出现在脑子里,李倩一下子放心了,脸上浮起一丝笑容。

  「嗯,你还会笑,你信不信我这次把你的衣服撕开。」胡啸天吓唬道。

  「哼,你来吧。」李倩摆好架势,做好準备。

  这次胡啸天发现自己果然再佔不到什幺便宜,李倩紧紧盯住自己的双眼,看
穿了自己的招式,加上她只求自保,不贪功冒进,让胡啸天不再像开始时那样容
易得手了。

  「看着我的眼睛来找我招术的方位,好办法,不过我等的就是这一刻。」胡
啸天心中暗暗高兴,一轮急攻后,连退了几步,假装喘息,双眼紧紧盯住李倩的
眼睛。

  李倩见胡啸天紧盯着自己,怕他有什幺新的动作,所以也盯住了他的眼睛不
放。她突然发现胡啸天的眼睛好像变黑了,瞳孔也不见了似的,就像两个黑色的
深潭,吸引着自己的目光,她想不去看,可是已经有些身不由已了。

  「好,你很好,看到那深深的黑色了吗?」胡啸天的声音低沈而性感,李倩
渐渐的迷失于其中,身体微微的摇晃着,眼神完全被胡啸天吸引住了。

  「你已经打不动了,对,很累了,你觉得两条腿很沈,很酸,动弹不得,双
手也擡不起来。」李倩的身体随着他的话摇动得更厉害了,她还努力想保持防御
的架子,但很快双手就垂了下去,双腿也开始颤抖起来。

  「对,好累啊,坐下吧,坐下休息一会。」李倩挣扎了几下,但最终双腿一
软,瘫坐在地上。

  「闭上眼,休息一会,对,这里的地多软啊,好想躺下睡一觉,是不是?躺
下吧,睡吧。」李倩缓缓的合上双眼,身子慢慢的歪倒在地上,呼吸也逐渐平缓
下来。

  「对,你听到我的声音就会觉得很亲切。当我开始倒数时,你会更深的进入
睡眠状态中。听到了,6,5,4,3,2,1。」李倩静静的呼吸着,长长的
睫毛抖动着,鲜红的小嘴抿了一下,嘴角微微的扬起,让人忍不住想重重的吻下
去。

  「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对,就是这个声音。当你醒过来后,就会完全听从我
的话,不论我说什幺你都会去作,不论这些命令你多讨厌,多反感,你都要作。
对,因为这是我要求你去作的。听清楚了吗?」李倩点了点头。

  「好,你好好的睡一下,你要一直想着我会听话,我会听话。一直到我要你
醒来,好,你默念着,睡吧。」李倩的嘴慢慢的蠕动着,开始时她还紧皱着眉,
呼吸时快时慢,似乎在对抗这个命令,但渐渐的,她开始自然起来,呼吸平缓下
来。

  胡啸天小心的看着李倩,随时準备再加上一些暗示,但见李倩已经进入更深
层的催眠中,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身子一软,瘫坐在椅子上,喘着粗气。他
这可是一步险棋,这种催眠很危险,如果被催眠者突然惊醒,那幺施术者轻则受
内伤,重则吐血,但若是成功,则完全无法解开,使被催眠者完全变成一个听话
的奴隶。

  十二生肖是按各自所长来排位的,单数为男,双数为女。每个男人都有自己
特别的一套催眠术,而女人则专攻各种辅助的药物和器械。

  虽然小马能控制被催眠者作出一些动作,但受术者在作事时完全没有记忆,
只是个听话的木偶。

  而老虎胡啸天的催眠看上去必须由人指挥,被催眠者才会动作,但那是心灵
深处的控制,十分的霸道,受术者神志完全清醒,却又无法控制自己,这是更厉
害也更危险的招术。只是它就像一只危险的猛虎,虽然威力无穷,但随时有反扑
主人的危险,加之太费心力,小胡才不敢多用。在这一点上,连小马也十分的佩
服,认为他无愧于老虎之名。

  「蛇,你可以进来了。」胡啸天喘息着,对门口说。

  「啊……」一声长长的惊叫,胡啸天吓了一跳,差点从椅子上掉下来。李情
跑了进来,一把抓住胡啸天的领子,「你把我妹妹怎幺了,快说,不然……」说
着,她从腰里抽出手枪,「我一枪打死你。」

  「好了,」胡啸天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不要玩了,小蛇,我受不了了,
才用摄心术把那个丫头搞定,我现在实在没有力气再和你闹了。」说着把怀里的
李情推开。

  「哼,一点也不好玩,我作得这幺认真,可是你却一点表扬也没有。」李情
气呼呼的从胡啸天怀里站起来,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药盒,「这粒药……」

  「小蛇,啊,不,李情,李小姐,」胡啸天见李情的脸又要拉长了,连忙改
口,满脸赔笑,「李小姐说得是,我怎幺敢伤害你妹妹呢?她只是太累了,才在
地上睡着了。」

  「嗯,这就对了。」李情说着把手里的药盒丢到胡啸天怀里,伸手在自己的
脖子上摸索了一会儿,手一翻,一张精巧的橡胶面具就揭了下来,露出一张清丽
的面孔。

  「嗯,这次的药力好沖,」胡啸天吞下药丸,喘了几口粗气,脸色也红润了
些,看了看面前的女人,又唉了口气,「小蛇不要玩了,你能不能好好的和我说
话,你现在又变成妹妹了,你能不能变成原来的脸,让我们好好的讨论一下。」

  「李倩」却摇了摇头,「老虎,这不成,过一会儿我还要用这张面具,我要
熟悉一下。」她说着蹲到昏睡在地上的李倩身边,伸手轻轻抚摸着李倩姣好的面
庞,「不错,很细嫩,毛孔也很小,保养得很细心。老虎,这次时间很短,只能
先用西药暂时改变一下她的身体,等过几天再和她姐姐一起作彻底的改造。」

  「是,一切听你的,谁不知道你是黑道第一药物高手,这一点大哥也多次提
过。所以我只负责调教,下什幺药全由你作主。」胡啸天点点头,看着面前的两
个李倩,清醒的一个不论是外形还是语言都和李倩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其中一个
已经昏睡过去,自己也分辨不出哪个才是自己催眠过的。

  假李倩——凯曼,绰号黑色曼巴蛇,是十二生肖里的易容和药学高手,没有
她配不出的药,她通晓中医,西医各种药物,甚至是印地安人、非洲土人的巫药
也运用自如,用药下毒更是小菜一碟。由于李情是个受过专业训练的高级特警,
意志坚定,加之可能接受过药物分辨训练,一般的药物难以对付,所以才会特意
由她和老虎胡啸天联手。

  凯曼仔细的观察了李倩一会,确定自己的面具没有了问题,这才转身问胡啸
天:「是不是现在就给她注射?」

  「嗯,现在给她注射一些提高身体敏感度的药,但不要改变身体的比例,丰
乳剂等就不要用了。」胡啸天思索着说。

  「好吧,你让她把衣服脱光,然后我再给她上药。」凯曼说着,走到一边的
长凳上坐下。

  「你听,电话铃响了,你会逐渐清醒,但不想起来接电话,」胡啸天对倒在
地上李倩低声说着,李倩的身体不安的蠕动了一下,像是要用不存在的棉被把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