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俏姐妹闯江湖

05.22 02:47

在宋朝时期浙江的杭州就是一个风景如画,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大家都知道杭
州美女多,有钱的富商更是不少,座落在城东小清河边有一所很大的宅院,这里的
主人花员外是一个开绸缎庄的大东家,他的生意遍布整个的浙江,现在正值午时,
花府上下乱做一团,全城有名的郎中出出入入的,花员外和他的老伴儿更是急的不
停的在院子里来回走动,花员外为人正直只有这幺一个妻子,膝下只有一女今年1
2岁,现在唯一的女儿若冰生了一场大病,像疯了似地总说梦话,眼看就不行了,
所有的郎中想尽了办法诊脉用药都束手无策,眼看就要白髮人送黑髮人了。正在他
们一愁莫展的时候,看门的僕人赵二来稟报说:

  「老爷,门外来了个老尼姑说可以医治小姐的病。」

  花员外立刻吩咐:「请,快请进来!千万别得罪!」

  这给老两口带来了一丝希望,不大时赵二领来一老尼姑,见她60岁左右的年
纪,一身黄色僧袍手拿拂尘,真是一派仙风道骨,花员外和老伴儿非常慈祥,对出
家人另眼看待到客厅落座之后,花员外夫妇行过礼。

  老尼赶紧站起还礼,「贫尼听说府上小姐有恙,特来看病。」

  「师父慈悲,既有如此心意,我夫妇感恩不尽,但不知怎样看法?」

  「贫尼先到小姐的闺房看看。」老尼进了房间先把眼光落在花若冰脸上,又转
了一圈看她的气色,然后坐下诊脉,屋里非常静,很长时间才诊完脉,老尼站起身
来就走,老夫妇陪到客厅,丫鬟先给沏茶。

  「师太辛苦了,请问我女儿的病有救吗?」


  「阿弥陀佛!?」

  「哎……病势不轻但无大碍,贫尼施小朮準能叫她起死回生。」

  「真的?师太真是活神仙。」

  「不敢当。我这兜子里有现成的药。」

  说着把兜子拽到跟前,拿出一些药瓶子、盒子、小葫芦,方的、圆的,摆满了
一桌子。最后拿起一个瓷瓶,拧开瓶盖倒出九颗丹药。粉红色药丸只有小米粒大,
清香扑鼻,走五官通七窍,使人精神顿时爽朗。

  老尼把药交给一个丫鬟:「你把它给你家小姐灌进嘴,这叫起死回生丹。掌灯
以前我让你家小姐下地。」

  丫鬟高高兴兴来到小姐的房间,把药灌进花若冰嘴里,看她咽进肚子,掖好盖
的被子,静静地守在那里。花员外和老伴儿在窗外準备了几把椅子,丫鬟、婆子陪
着在这儿听信儿。

  时间真难熬,终于盼到红日西坠、玉兔东升,屋里掌起了银灯。时间不大,就
听花若冰的床(嘎吱!)一响,人们全站起来了,老夫妇也进了屋。

  丫鬟把布帘撩开一看,花若冰翻身了,表情依然有些痛苦,老尼立即吩咐:

  「準备痰盂,要快!」

  几个丫鬟赶忙过去扶着,就见花若冰的嘴一张(哇!)地吐出不少绿水,然后
躺下,鼻子里传出了哼哼声,接着睁开了眼睛。

  老尼微微一笑道:「千里有缘来相会,贵人赶快睁开眼!」

  ***    ***    ***    ***

  四川峨嵋山的山势险峻,山上的道路更是崎岖难行,就算是有路,也只是羊肠
小径,一般的农夫村民都视上山为畏途,偶而有好勇斗狠的年轻小伙子想上山探险
,但都是狼狈而归,就在这座险峻的深山之中,有一坐名为观云的山峰,在此峰上
有一庵庙名叫慈悲庵,这座庙宇也不知是何时侯所建,虽然算不上宏伟但也颇有些
独特,算的上好的清修之处。

  只听在庵庙的后边有刀剑之声,寻声音看去原来是两名少女在空地上练剑,两
名女子一人穿白色衣裙,一人穿粉色衣裙,两柄长剑在太阳光的照映下发出点点的
寒光,内行人看去别看这两名少女年轻可武功还是真的不错,其中穿白衣的少女就
是花若冰,自从师太会静施药救了她的命后,就经她的父母同意把她带到峨眉习武


  转眼间六年过去了,如今的若冰已成长为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和她一起练剑的
少女叫紫玉是一个孤儿,紫玉比若冰小一岁,两姐妹从小就在一起生活,练功,形
影不离,她们虽然没有削髮但也算半个尼姑,练累了姐妹俩坐在一块大青石上休息
聊天,想起自己的父母若冰不禁有掉下了眼泪,离开家很多年了,也不知道现在二
老怎幺样。

  这时一个小女尼跑了过来说:「师姐,师傅叫你去她那。」

  若冰不知道师傅找自己什幺事,径自来到来师太修行的禅房,这几日师太见若
冰神情恍惚,心中自然知道她是想家了,师太道:

  「孩子,你在我这六年了也该回家去看看了。」

  「师傅我捨不得你。」

  「不要多说了,你把随身事物準备一下,这两天就可下山了,回到家可不要荒
废武功呀!」

  「知道了师傅!」

  「叫你师妹陪你去,也让她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若冰离开了师傅的禅房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师妹,紫玉可是高兴坏了,她憧憬着
山外美丽的世界,过了两天若冰和紫玉已收拾好随身包袱,便来和师父告别,师太
只道下山后一切自己小心在意,便没有话说了。

  姐妹俩人叩拜了恩师,就离开了峨嵋山,她们一步一回头,免不了有些依依难
捨的心情,忍不住就流下泪来,好在紫玉生性活泼开朗,不段的开解若冰一转念间
忧愁尽去,也就迈开步伐往南下去了。

  走了一天,才走到一个人烟绸密的城镇,紫玉这位从小一直在深山之中长大的
少女,第一次看见了美好的城镇和田原,真是心花怒放,她们来到的这个城镇叫潘
家镇,是一个水陆的码头,人也特别的多,南来北往的商人,大部份都聚集在这个
镇上,交换货物,客栈酒家也特别的多,应紫玉的要求姐妹俩在镇中走来走去的,
四处观看,这一切对紫玉来说,真是五光十色,新鲜莫名,加上她的好奇心,所以
耽误了时间,直到夕阳西下这才去找到一间大一点客栈投宿。

  店小二领着她们到了房间,姐妹俩一看还蛮乾净整洁的,就住了下来,这个店
小二帮它们带上门,脸上露出了奸邪的淫笑,初入江湖的她们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身
在虎穴,这可不是普通的店小二,他叫冯宝德江湖人称铁拳无敌,是这一带有名的
採花贼,他看到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进店时,简直激动坏了。

  在风月场所混了这幺多年了,他也见过不少漂亮的大姑娘和小媳妇,但从未见
过这幺纯真迷人的少女,她们浑身散发出处女独有的芳香,这幺好的货色也让好朋
友来享受一下,他派出人去给好友穿云燕子江大鹏送信,叫他晚上一起来。

  见店小二出去了,姐妹俩开始脱衣服洗洗路上的灰尘,紫玉身着粉绿色套装,
正好衬托出她雪肤樱唇,颜容娇美,微笑时梨窝若隐若现,眼波流转,外衣款掉贴
偎在身上窄小的内衣更显得身材玲珑有致,婀娜多姿。

  就连她自己也忍不住的在铜镜前多看两眼,当紫玉转过身去看到师姐时她禁不
住惊呆了,别看她们从小在一起长大但各自有自己的房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若冰
的身体,竟然是如此成熟的侗体,若冰脱去白色的外衣露出莲藕般的双臂,雪白粉
嫩,傲人的乳峰几乎要将雪白的肚兜撑破似的。

  紫玉禁不住夸赞到:「师姐的身材真好!」

  紧接着又将长裙脱下,小屋内顿时一亮,两条修长的玉腿白嫩光滑,雪白浑圆
的屁股,紧夹着一个让男人疯狂的私人密洞,紫玉的嫩手伸到师姐颈后偷偷的解开
了她肚兜的绳结,肚兜一脱,扑的一下,一双不安分的大白兔跳了出来,金字塔形
的双乳傲人挺立,由于常年练武的原因,她的乳峰比别人的坚挺的多,雪白的双峰
上两颗红樱桃十分可爱,双峰随着若冰的娇躯不停的颤动着,就是桃园密洞还被一
条三角裤遮盖,三角裤使用质地很薄的真丝做成的。

  此时的若冰身体透出一股成熟女性的魅力,举手投足之间无不性感十足,尤其
是一双丹凤眼,透出无限的风情,紫玉自觉的自己的身材很好了,可是比起师姐好
像小了一号,她双手忍不住调皮的抚上师姐柔嫩丰满的双乳。

  若冰在师妹的手碰触到自己胸口之时,身体不禁一阵颤抖,一股从没有过的奇
妙感觉流遍全身,她任由师妹用双手搓玩那对柔软充满弹性的乳房,紫玉又用手指
搓捏两粒小乳头,奶子经搓弄后,乳尖也开始变硬,并由原来的浅粉红色转变成鲜
红色,由于师妹细腻双手摸的自己太舒服了,若冰心中一阵酥麻,不由自主的便轻
轻的娇喘起来,而几滴细小晶莹的汗珠,浮上了若冰挺秀的鼻尖。

  敲门声惊醒了她们,「谁呀!」

  「是小二,问你们晚饭吃些什幺?」

  紫玉随便的点了几个菜,还要了一壶酒,姐妹俩很快的洗漱完了,这时伙计进
来了把饭菜摆上,点上了蜡烛。姐妹俩边吃边聊,若冰说:

  「师妹,明天咱们买两匹马,路上可以快一些到家。」

  「好吧!听师姐的。」

  吃过饭小二进来收拾后,又给她们泡好了香茶,随手把一个盒子放到桌子上,
说了句:「请二位姑娘欣赏!」便退了出去。

  姐妹俩人好奇的打开盒子见是两本书,翻开才知道是春宫书,一本金瓶梅,一
本玉蒲团,中间有文字和彩色的图画,那火辣辣的文字,和栩栩如生的图画,看得
俩个少女欲火顿生全身火热,她们各自躺到床上,手里却捨不得放下那本书。

  书中的情节早已把若冰的春心撩动起来,她适逢青春期,面对书中的挑逗,毫
无抵抗能力,早已春情勃发,浑身酥软,一双修长白嫩的玉腿也无力的移动,想起
刚才师妹的爱抚,若冰双手揉搓着自己坚挺丰满的乳峰,傲人的双峰挺立在空气中
,雪白的酥胸美丽而骄傲,乳峰顶一颗红樱桃诱人之极,由于乳房太大低头就可以
用嘴吻到。

  少女学着书中图画的样子,伸出舌尖轻舔那大大的乳头,只觉一阵快感从乳尖
窜向下体又窜向四肢,那美的令人心颤的双眸露出满足的神情,随着双手不停的爱
抚,还有那灵活的舌尖的舔弄,一丝快感由心底涌出,乳尖渐渐发硬,由此带来的
是更加敏感,18岁是一个女人成熟的年龄,人类原始的欲望在体内已经蓄积了太
久,自慰使她会尽情的奔涌,她白嫩的小手又放到自己的神秘地带。

  若冰双手摸到一条细细的裂缝早已潮湿,手指再向下,触到两片柔软的肉片儿
,抬起腿把内裤褪下,少女成熟,健美,贞洁,雪白的肉体完全裸露出来,性感的
躯体充满活力,充满质感,真正的羞花闭月,修行多年的僧人见了恐怕也会动心,
若冰情欲被刺激着,早已浑身麻痺头昏脑胀,小屄不自觉分泌出大量爱液,沾湿了
自己细腻的手指。

  再说紫玉姑娘这个女孩儿比若冰放蕩些,也大胆些,她是一个美丽俊俏的少女
,年方十七岁她属于小巧、丰满,肉感十足的类型,只见那薄如蝉翼的粉纱,把丰
满苗条,骨肉均称的身段衬得浮凸毕现,曲线优美,一头披肩秀髮似瀑布般撒落在
她那肥腴的后背和柔软圆实的肩头上,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宛如两段玉藕,柳眉下
一对大眼睛,黑漆漆,水汪汪,顾盼生辉,时时泛出勾魂慑魄的秋波,丰韵的白腿
,衬托着浑圆的肥臀,她那娇媚,柔美的笑容令所有的男人癡迷。

  第一次见到这幺赤裸裸的图画和故事情节,少女浑身酥软下身奇痒无比,看她
全身白晰粉嫩,凹凸有致,肌肤细腻无比,身段玲珑美好,细长雪白的纤纤玉手,
在自己那坚挺丰满的乳房上尽情地揉捏抚摸,另一支手更是伸出修长的玉指在两腿
之间的桃源洞口上拼命地东拨西挑,洞口不断地流出淫液,把桃源洞口附近的丛草
地带弄得湿润淋淋,在自己尽情的抚弄之下紫玉不由得发出一阵阵充满淫逸的喘息
声,双颊一片酡红,半闭半张的媚目中喷出熊熊欲火。

  正当姐妹俩忘我的欢娱之际,门被推开了,先后进来了两个男子,她们一惊。

  但见第一个就是那店小二,这时却已换了身衣服,他八尺五的身材,宽膀细腰
,面似银盆,眉目清秀,目若朗星,通关鼻梁,方海阔口,穿的戴的都那幺乾净利
落,但仔细一看,眼角眉梢,带着杀气,英俊威风,是个标準的美男子,特别是两
只眼睛放出两道寒光,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位武林高手。

  后边的那个皮肤极为白腻细致,一张粉脸白里透红,俊俏异常,眉弯鼻挺,目
射精光,他头上戴着蓝绒风帽,丝带系在他圆润的上额上,一圈温暖似的白羊毛,
压在他温玉般的前额上,身穿蓝衫,腰中悬剑,掩不住一副风流倜傥之气,是一位
英气勃发的少年俊美人物!

  他们就是冯宝德和江大鹏,其实他们在外面看了很久了,江大鹏进来后没有说
话,竟自坐在紫玉的床边,他的一双眼睛已充满了情欲的看着床上性感漂亮的姑娘


  两少女正在处于欲火高涨时期,当然不会叫他们俩人出去,反而有一种莫名其
妙的激动,不用说话行动可代替一切,江大鹏慢慢地用手把紫玉轻轻抱起,坐在他
的大腿上,轻轻抚弄着她的背,双唇吻向少女的双唇,紫玉的秀髮轻柔地垂了下来
……

  少女的香舌又嫩又香甜,尖尖地在他嘴里有韵律地滚动,她用舌头翻弄着,当
他将舌儿伸入她口内后,便立刻吸吮起来,使得少女全身颤动了起来,紫玉吐着气
,如兰似的香气,她狂吻着俊美少年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紫玉的粉脸更是红
透了,她轻微抖着、颤着,诗样的呓语断断续续……

  少女那爱的呻吟有如小鸟叫春,他们的体温飞快的升跃,颤抖着,他们已忘了
自我的存在,最真实的,只有他们俩尽情地享受……。

  那边的若冰一双充满了欲念的俏眼,水汪汪盯着冯宝德,他顺手把少女搂在怀
里闻着她秀髮的芳香,一股男性的味道钻进少女的鼻孔,使的少女浑身一颤,本就
欲火中烧的若冰只觉这一抱有如锤刺于心,跳得她欲火更盛,也娇滴滴的搂住冯宝
德的腰。

  若冰抬起头来温柔的看着冯宝德,表情中带着对性的渴望,他自然明白少女的
用意,用双手捧住姑娘白嫩细腻的脸蛋儿,把嘴唇压在她那性感的小嘴唇上,若冰
害羞的闭上眼睛,迎合着他,两人深情的吻着,少女的香舌像泥鳅一样滑进他的口
中,少女忘情的吮吸着冯宝德的舌头,吸食着他的口水,她那双玉臂也环住了冯宝
德的脖子,俩人的舌头绞在了一起,口水弄的满脸都是,俩人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冯宝德放弃了少女的小嘴儿,亲吻着她的耳朵。

  少女拼命的紧紧搂着任他在自己的耳朵上温柔的舔吻着,若冰舒服的轻轻的哼
叫着:

  「啊……啊……哦……哦……啊……好舒服。」

  冯宝德忙乱的脱着自己的衣服,若冰由于兴奋白里透红的脸蛋儿,一双明亮的
大眼睛媚媚的看着她陌生又好奇的男人,冯宝德激动的看少女雪白的脖颈和玉石般
的肩膀,最令他兴奋的是少女那一对高耸的乳房,又白又嫩,不大不小,呈完整的
半圆型,乳房的顶端有一圈像铜钱大小的深红色的乳晕,上边有紫葡萄似的乳头。

  冯宝德觉的自己口乾舌燥,浑身发热,三两下脱了个精光,他那粗大的阴茎早
已勃起,青筋暴露。他用手套弄着那大大的阴茎,若冰见状「啊」了一声,一双大
眼贪婪的看着那阴茎,这是她第一次看男人的身体,少女就觉得一股淫水就从窄小
的屄口流出,顺着大腿根流到了床上,跟随着就是少女的一声呻吟「啊!啊…」

  时间不长,少女的大腿,圆滚滚的肥臀,床上全是淫水淋淋……。

  对面床上,江大鹏正在吸吮紫玉结实而富有弹性丰满的乳房,含在口中吸吮时
,乳头在他口中跳跃个不停。尤其那块桃源地,真是迷人,好像白玉雕成一样,整
个一块真像是一块未曾开垦过的美玉一般,那密密的阴毛黑得发亮,与那洁白的肌
肤真是黑白分明,可爱极了,令江大鹏看得垂涎三尺,紫玉皮肤细细而柔软,阴毛
上一片雪白细嫩的凸出阴唇,还有那道细细的小溪,已流出的淫水,更是引人入胜


  他开始用手指轻轻地将阴唇拨开,靠近阴唇的阴核已经涨得很肥满了,而且还
微微跳动着,那淫水的黏液沾满它的周旁,实在迷人可爱。

  江大鹏是个床第高手了,他并不急于行事,手指在姑娘的阴唇上轻轻一挑,带
起了亮晶晶的几丝淫液,他的手指轻轻一探,更多的淫液不住地溢出,紫玉雪白丰
满的玉体也是一阵剧颤,江大鹏凑上嘴开始舔舐那肥美的阴唇。

  这一下可不得了,姑娘哪里禁得住这样的挑逗,一下欲火升到了顶峰,少女紧
张的一下抓住了他的头髮,江大鹏灵活的舌头继续在她阴唇上来回滑动着,还不时
吸着充血发胀的阴蒂,全身发烫的紫玉在江大鹏的舌头伸进阴道的同时,按着他的
脑袋拼命压向自己的肉屄里,江大鹏也经验老道的用舌头在少女的阴道里搅动,她
被搞得欲火已到了极点,姑娘两片阴唇好像涨大了,一些,中间的小缝也裂开了许
多,可以隐约看到里边的尿道口。

  「啊……啊……你你弄得我……舒服死了……」

  姑娘舔被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雪白的肥臀不停地扭动往上挺,
左右扭摆着,只想有根粗大的阴茎狠插自己的嫩屄。

  见到时机成熟了江大鹏迅速的脱掉自己身上的衣衫,下身的高挺着一根粗大硬
直的阴茎,紫玉媚眼如丝娇滴滴的咬着嘴唇,欣赏着令她癡迷的大肉棒。

  在好奇和诱惑的驱动下,少女羞怯的伸出白玉般的手指触碰着它,慢慢地搓拉
、抓揉、挑拨、捏扯,时重时轻、忽上忽下,阴茎更加的炽热,坚硬,粗长。

  「用嘴亲它!」江大鹏说道。

  「嗯!」紫玉赤裸着雪白丰润的玉体跪在江大鹏的胯下,两只纤纤嫩手握住了
他粗壮的阴茎,媚眼里水汪汪的异彩叠见,呢喃着:

  「它可真大呀!」说着樱桃小嘴张开,饥渴地将江大鹏的大阴茎含了进来,粉
嫩的小舌尖在他的大龟头上舔弄了起来。

  江大鹏站在床前,感觉着自己的大阴茎在姑娘温润的小口里吞吐吮吸,低头看
着美丽性感的大姑娘为自己口交。

  一会儿紫玉张开小嘴,吐出已被她吮的粗硬涨大的大阴茎,仰身倒在床上,分
开两条白嫩光滑的大腿,纤手爱抚着自己已经是淫液泛滥的销魂阴部,娇滴滴的哼
叫着:「我这里好痒。」

  江大鹏双眼冒火的看着一丝不挂的美少女平躺在床上,玲珑有致的身材,胸前
两颗丰乳随着急促的呼吸高低起伏,那白玉似的大腿修长而光滑,雪白的肌肤充满
弹性与诱惑,小腹下湿润的阴毛淩乱的贴在嫩屄四周,看着紫玉那被欲火燃烧的娇
美的脸蛋,感觉她是那样的妩媚,俏丽,江大鹏手握阴茎,先用大龟头在她的小屄
口研磨,磨得姑娘骚痒难耐,不禁娇羞的催促他,快快,江大鹏大龟头顶在少女已
是蜜汁泛滥的花瓣处,缓缓的进入。

  身下的少女俏脸被欲火烧得通红,随着他的阴茎的进入,紫玉樱桃小口里发出
了放浪的娇呼声:「啊……啊!」

  江大鹏兴奋的挤入少女的神秘阴道里,里面湿润滑腻,自己的大龟头一进去便
被阴道两边的嫩肉紧紧地吸住,看着少女两腿之间那诱人的花瓣被自己的大肉棒强
行挤开,深入进女子的销魂阴道里,江大鹏感到很是刺激。

  「啊……哦……好啊!」紫玉的纤腰一挺丰满白嫩的玉体也前后动了起来。

  江大鹏没想到身下的少女会是如此的敏感,双手捏着少女酥胸上那发育的异常
饱满的雪白乳峰,大肉棒慢慢抽动着……。

  少女娇声呻吟着,银牙紧咬忍受着小屄的嫩肉被大龟头刮擦的强烈快感。江大
鹏趴在少女的羊脂玉体上猛烈地挺动起来,一进一出,少女的小屄儿里爱液四溅,
淫靡之极。

  「好……真好……啊,啊,啊!」

  紫玉俏脸晕红的如桃花盛开,满头长髮也不知何时散开随着身体的晃动左右摇
摆着,两只丰满饱耸的雪乳一颤一颤的,一幅春情不足的蕩样儿。

  江大鹏喘着粗气,用力沖击着美少女的丰润的肉体,少女媚眼如丝的浪叫着,
丰满的大屁股放蕩的扭动着,销魂的感受着下体潮湿的屄儿里那粗壮有力的阴茎的
抽动………。

  「啊,啊,啊我不行了!」江大鹏感觉到少女温润湿滑的小屄深处一阵阵奇异
的吮裹,弄得自己的大肉棒顶端阵阵酥痒的感觉直沖后腰。

  他忍不住加快了抽动的速度,带起了阵阵「兹兹」的云雨声,少女在江大鹏的
快速进攻下,迅速地达到了高潮,娇嫩雪白的胴体颤抖着绷直了起来,下体的销魂
处一阵湿热泻了出来,少女粉腮晕红的睁开如丝的媚眸看着身上的美少年,坏坏的
扭动着自己雪白的肥臀,「哥哥快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