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北京激情之狂欢四十八小时

05.22 02:06

下载附件 (221.78 KB)

  看着她清秀晕红的小脸,我再也忍耐不住,一下子扑到她身上,狠狠的吻住她腥红的小嘴……让我惊异的是,小惠儿十分主动的张开她的小嘴,近似猖狂的把我的舌头狠狠的吸到她的口中,令我感到一丝疼痛。我们急促的喘息着狂吻着,两人的舌头逝世逝世纠缠在一起,我可以感到到她正在一口口吞嚥我们混杂在一起的口液……很久很久我们都没有结束接吻的意思,两条舌头不知疲惫的追逐缠绕,而下面,我早已勃起很久的老二硬邦邦的顶在她两腿开叉的处所……我一只手逝世逝世按着她的后脑,另一只手飞快的往下扒她的裤子,但是她的裤子太紧了,我只好一点点往下推,一直推到我的手够不到的处所,然后转移目标把她的毛衣往上撩,最后连她里面穿的紧身小背心也让我推到她的颚下。

  小惠儿口中断断续续的发出哭泣声,小嘴还是那幺有力的吸吮我的舌头,但是在我扒她衣服的时候她一直在浑身发抖,她发烫的身材和胯下温湿的潮气告诉我她不是畏惧,而是高兴,最后当我的手拨开挡在她阴户前的内裤摀住她柔软的私处时,她的高兴达到了定点。

  一对手臂象铁箍一样紧紧抱住我,一个身子在我下面不住磨蹭,鬆开我的嘴,她的声音嘶哑而坚定:「给我!我要!] 我拨开她的双臂从她身上爬起来,一边脱自己的衣服一边观赏她的样子:一头长发混乱的散布雪白的枕头上,两只手臂交叉着举在头顶,白色的毛衣和背心堆缠在下颚她露出雪白饱满的双乳,往下,她曲线的蛮腰完整裸露在灯光下,粉红色的内裤虽然没有被脱下,但胯下的布片却被拨在一边,露出乌黑的阴毛和一条肉缝。

  我几乎不能自持,刚脱下内裤激动的老二就啪的一声打在我的小腹,妈的,好像只有青春期的时候才这幺硬过。

  好菜是不怕晚的,我强忍激动,一边揉搓我的鸡巴一边再度仔细观赏她俏丽的身子,说实话,她虽然不算是顶级姿色,但在我看来身子可是一流的,实在诱惑人。

  「看够没有你?」她扭了扭腰,我喘着粗气摇摇头:「看是看够了,但还没亲够呢。」说完扑上去,一口咬在她奶子上,把她早就因高兴而勃起的乳头吮到嘴里。谁知道还没有吸两下,她却忽然推开我跳下了床。我一愣:「你干嘛?」她飞快的脱光衣服:「你等我一会儿。」说着跑进了浴室。

  我靠,还挺讲究。无聊的躺着听她在里面洗澡我忽然想起凯子马上拿起电话拨过去,没响两下凯子就接了,他捏着嗓子:「喂?大君哪?」「嗯咋样?干上没?」「哥们正干着呢……」他喘着气说。「醒没?」我又问。「还迷迷糊糊的,不过有反响,叫床动静还挺好听呢,你听……」听筒里传来一阵「啪啪啪」的声音,看来凯子正用鸡巴拍那个娟子的什幺处所,不是屁股蛋子就是小*,啪啪了一会儿没动静了,我正要问,忽然传来一个女声,「嗯……嗯……嗯……嗯……嗯……」别说,虽然光是「嗯嗯」的,不过还真是诱惑人啊。我听着娟子「嗯嗯」的叫床声手里撸着鸡巴,正过瘾,浴室的门响了,我忙把电话扔到一边,挺着冲天的鸡巴双手枕头等着小惠儿进来。

  她捂着双乳进来了,盯着我的鸡巴看了一会儿,我招招手她便过来躺到我身边。我伸手摸她奶子:「这下酒真醒了吧?」她点点头。

  无需再说,我再度吸住她的乳头,手向下伸去,手指在她的*缝上揉,不一会儿她就开端扭出发子,随后说出了一句让我比较吃惊的话:「那个……那个……喂,你给我舔舔行不?」我擡头看看她,她害羞的把脸扭到一边:「下面……」我呵呵笑了起来:「我说怎幺突然想起来洗澡了……」她不好意思的一巴掌拍到我的胸前。

  我把中指深深插到她湿润的小*里:「你结婚了吧?」她闭着眼睛点点头,我把手指在她小*里搅了几下:「你老头给你舔过没?」她还是闭着眼睛,摇了摇头。

  我嘿嘿一笑,翻身趴到她两腿间,把她两条大腿向上推去,把她丰润的阴部完整裸露出来,她很干净,阴唇两边的阴毛不多,皮肤也比较白嫩,两片小阴唇微微翻出,但不像有些的结了婚的或者私生活放蕩的女人那样是两片漆黑的烂肉,我擡眼看看她,她正看着我,虽然我不能确定,但可以感到到她眼力里的期待。

  「你老头真是个傻*,这幺俏丽的东西都不知道好好尝尝……」我在她的阴唇上吻了一下,嘴唇传来一阵湿润感到,她明显的发抖了一下,我双眼看着她,慢慢张开嘴,然后一口将她的私处含到嘴里使劲吮了一下,她「啊」的叫了一声,双手一下子按到我的头上。

  缓缓的我开端运动我的舌头,一下一下在她两片小阴唇之间舔着,可以感到到刚才还软软的两片阴唇已经开端充血了。我吐出含了满嘴的阴户,伸手扒开她的两片阴唇,谁知我手一鬆开,她的大腿就放下来压到我的肩上,我要她自己挽住大腿别放下然后接着扒阴唇,舌头在她阴蒂上舔了几下,听她「嗯嗯」的叫了几声,我便一鼓作气舔了下去,舌头飞快的在她阴蒂上挑逗,手指也不停的在她阴道里又插又搅,惹得她连连扭动屁股,口中也开端「嗯嗯嗯」不停起来。

  近几年我玩惯了妓女,在韩国跟几个临时女伴虽然也常做,但是总感到不能尽兴,其中一个问题就是我非常爱好女人给我口交,那些女伴虽然也给我吹但总是吹个几分锺就拉倒了,不像妓女那样可以让我随心所欲,所以我经常光顾妓院。

  眼下我的嘴上没闲着,但鸡巴却不好受,也没想太多,我翻身起来跪到她脑袋边把鸡巴对着她的小嘴:「你也别闲着,给我裹一裹。」她连连摇头:「不不不……我从来没做过……」我晒然一笑:「都什幺年头了,骗鬼呢你?」她一脸哭像:「我真的没做过……」我可真的有些奇怪了:「没给你老头裹过?」她连连摇头。「你老头不是有弊病吧?这年头还真有这种傻*啊?」骂她老头傻*她倒没赌气,叹了口吻说:「他是个书呆子平时在学校老诚实实教课,回家也就知道看书……」我摸着她的奶子问:「那你嫁他干什幺?有啥意思啊?」「人诚实啊,放心,要是嫁你这种人不得闹逝世心了啊?」我呵呵一笑:「这倒也是……来吧小惠儿,给我裹裹,你看我都给你舔了,咱们得公平公平是不是?」她一乐:「真是臭流氓!」我笑:「你也别说我,也不知道是哪个女流氓主动让我给她舔。得了得了快来吧,我受不了了……」说完我摆动屁股把龟头向她嘴上凑过去。

  她打了我的鸡巴一下:「瞅你那个骚样……我给你……给你裹可以,但你也别停!」「怎幺?给你舔的舒服不?」我边问边躺下身子,示意她倒骑在我脑袋上:「知道69式吧?咱们互相赞助。」我抱住她雪白的屁股,在她阴唇上又亲又舔,舔了一会儿离开她的阴唇把舌头往她阴道里插去,她又开端「嗯嗯」起来,一只小手紧紧握住我的鸡巴,不时的把阴部往我脸上噌,看来真是舒服得很。

  我停下口中的活,把鸡巴向上顶了顶:「你干嘛呢?裹啊。」她这才把握的龟头含到嘴里。

  我见她不动,把鸡巴往她嘴里捅了两下:「大姐……你没看过黄色录像啊?动啊,你不动我一点感到都没有。」她「呃」了两声,吐出我的鸡巴:「你乱顶什幺啊?差点儿没吐出来……我不是第一次嘛……」说完再次把握的鸡巴含到嘴里,这次她慢慢的运动开端部来,舌头也轻轻的在我龟头上舔了起来。

  说诚实话,我还就爱好女人这样轻轻的慢慢的给我裹鸡巴,这样才有感到。我享受了一会儿,见她又把阴部往我嘴上噌便再次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边舔她的小*我边抚摸柔捏她的两瓣大屁股,她小巧的肛门随着我舌头的动作不时的压缩,看着她粉红的屁眼儿,我不禁有些激动起来,随后我做出了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把她的屁股向下一按,舌头顺着股沟就舔到了她的屁眼儿上,刚舔到她就惊叫一声,屁股猛的向前缩去,我逝世逝世按住,顺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别动!」然后持续开端舔她没有异味的肛门。

  小惠儿看来十分激动,不再运动她的脑袋和舌头,双手逝世逝世搂住我的大腿,鼻子里喷出的热气一股股扑到我的阴囊上,小小的肛门不住的翕合,我边用舌头狂舔她的屁眼儿边藉机把鸡巴往她嘴里插,这次她不再反抗,任我挺动屁股插她的小嘴,我感到到一股股口液顺着我的肉柱从她口中流出……终于我舔够了,把她翻倒在床上刚想插小*,她却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再……再给我舔两下……」「怎幺舒服?」「舒服……」她点头:「求你了,再给我舔两下,就两下……」我嘿嘿一笑:「趴那里撅着。」她毫不迟疑的伏到床上高高的翘起屁股,我到她后面离开她的屁股,「呸」的一声把一口口水吐到她的肛门上,她身子一抖屁股又撅高了几分。

  使劲的把她的屁股蛋子往两边拉,小惠儿的肛门也离开了一个小洞,我把舌头向她屁眼儿里捅,然后一顿乱舔,然后又在她的小*上一顿乱舔,直舔得她浑身扭摇不止……我的下巴和腮帮子直髮酸,不得不结束舔肛举动。翻身躺到床上后,小惠儿纵身扑到我怀里,和我热烈的亲了一个嘴儿:「真的很舒服……你真好……」我运动运动下巴,哈哈一笑:「下面可就开端正戏了……我问你,你和你老头做一次多长时间?」她眨眨眼:「也就五六分锺吧……」我捏捏她的奶头:「那你今天可惨了。」「嗯?」她不解的看着我。我一把把她按倒在床上离开她的两腿,把龟头对準她早已春水长流的小*:「今天你把我的火勾起来了,不把你干得走不动道我是不会放你走的……」说完我就狠狠的把鸡巴插到了底。

  小惠儿随着我阳具的深深插入向上弓起了她的腰,同时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我没有急着抽插,先伏下身子用两肘支住床面,然后一口捉住她的小嘴用力的把她的舌头吸到口中,这才运动起来。

  小惠儿的舌头在我的口中乱转,小小的鼻子中喷出一股股滚热的气味,屁股一拱一供的配合着我的抽插。

  我闭上眼睛细细的领会龟头在她柔嫩阴腔内磨擦的感到,见我放慢速度,她不满的用鼻子哼哼了一声,我忍不住笑出来,鬆开她的嘴:「小淫妇,别光让我使劲啊,你也用力夹,这样我们都会爽的……」她睁开眼睛冲我翻了个白眼,可爱的表情让我不由再次吻住她的小嘴,她扭开脸:「我求你,啊?你使劲动啊,我真的受不了了……」「那你老诚实实的让我亲一下。」她叹了口吻,向我撅起了小嘴,我一口把这张小嘴吞到口中吮了几下然后用舌头撬开她的双唇,再度和她柔软的舌头纠缠起来。

  小惠儿好像有些不满,我感到好笑,同时童心大起,当下施展出以前长和女朋友玩的恶作剧:趁她用力吸我舌头的时候忽然往她嘴里吹了一口吻。

  小惠儿「呜」的噎了一下,听见自己发出的声音,连她自己都感到好笑,伸出粉拳在我后背打了一下:「讨厌……」我哈哈大笑:「宝贝儿,我要干啦!」她把双腿交叉着缠在我的屁股上,我便开端了猖狂的征战!

  其实我一直都想改改上来就一顿猛干的习惯,但总也改不了,眼下也是如此,也不讲究什幺技巧,一下下的抽插次次尽根而入,用力十分兇狠,连我一下下和她屁股撞击的阴囊睪丸都有些疼,小惠儿看来是被我这一波持续的攻击搞爽了,一直张着小嘴,连声音都没有发出来,看着她的样子,我的雄性本能更被激发,不再顾忌是否会让她不舒服,把全身逝世逝世的压在她的身上,更加用力的大起大落,而且速度越来越快。

  正干得爽,忽然我的鸡巴滑出了她的阴道一下顶在她的会阴上,这一下子让我的鸡巴有些痛,她也叫了一声,我忙爬起来一看,天,我从来没见过她这样水多的女人,我们两人的阴毛小腹,她的屁股大腿到处都是亮晶晶的,屁股下的床单也湿呼呼的一片,我忍不住笑出声来,顺手抓过一个什幺玩意给她擦净,擦完才创造本来是我的内衣,妈的,我跪在她两腿间,再次把龟头对準她的阴道:「你有多长时间没干了?」她一把抓住我的鸡巴,身子向下一错便把鸡巴纳入体内,然后向我伸开双臂:「少说废话,快来。」真是个有意思的女人。我趴了下去,她搂住我的身子:「别往你的那个往外拔的太多,刚才可疼了……」我亲亲她:「要不是你淌了这幺多水儿也不至于滑出去啊……呵呵……」说着开端干了起来。

  开端的时候我还没有觉出小惠儿的阴道有什幺特别,我插个三五下她的阴道就抽搐一下,但干了一段时间后创造她阴道靠子宫的后半段开端夹紧,随着她的呻吟声渐渐升高她那夹紧的阴道越来越难以进入,我的龟头要费好大力量才干钻进去,每次抽插的感到就像龟头使劲挤入一个又软又紧的橡皮圈,抽出的时候我甚至好像可以听到龟头拔出来时「扑」的声音,这种感到既让我惊讶又让我舒服,我卯足了劲使劲的抽插,她「呜呜呜」的也越叫越响,其间还夹杂着「用力用力」的声音。

  实在是让我受不了,我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再来几下确定要射,我忙停下来用力的忍住,她睁开眼睛喘着气问:「怎幺了你?」我拍拍她屁股:「换个姿势,你翻过来撅着。」她转身伏下,高高的翘起屁股,我低头在她湿呼呼的阴道上亲了一下,然后再用龟头磨了磨,这才慢慢的插进去。短暂的停顿看来也让她放鬆了,龟头很顺利的进入了她的最深处,我鬆了口吻,扶着她的腰边缓抽慢插边低头观赏我的鸡巴在她湿淋淋的阴道进出的样子,鸡巴每次的进出,她的阴道和屁眼儿都要夹紧一下,我渐渐加快速度,双手也使劲的柔捏她的两瓣屁股,大概干了一百来下,我站起两腿在她屁股后立了个马步,当然没有离开她的身材,然后上身向下靠去贴在她后背上,双手伸到她身子下面握住她两个饱满的奶子然后小幅度的抽插,每次抽出一半,但速度飞快。

  看来边干边摸奶子很见成效,没几下她的小*里面就开端叫劲了,又像刚才一样紧紧夹住。快感渐渐加强,这次我不打算忍了,反正要和她干一夜呢,先射一次舒服一下再说,我把屁股向后挪了挪,让鸡巴再深入一些,然后捏着她奶子对她说:「你也使劲向后面拱。」她大口喘着气,屁股开端向后撞去。

  我开端感到有些用不上力,便鬆开她奶子重新跪到她后面,双手掐在她的腰上然后放鬆我的腰和屁股,只是胳膊一下一下用力往后拉她帮她使劲往后顶 。她的速度越来越快,屁股也越来越用力撞我的小腹,我的下身开端抽搐,胳膊也不知不感到更加用力扯动她的身子,再来几下就要射的时候,小惠儿忽然开端大声叫了起来,阴道里面也开端强烈的压缩,难道她也要道高潮了?印象里面好像还没有和我干一炮就高潮的女人啊,不行啊,这个可得满足人家,我马上压缩屁眼打算忍住射精的激动,但为时已晚,她屁股使劲向后一沖,我的龟头狠狠的扎进了她阴道理那异常紧窄的肉圈儿里,这一下子让我的精关大开,一股股精液从抽搐的生殖器里喷出,灌进了她阴道深处。

  但小惠儿还没到高潮,她还在一下下向后顶着屁股,妈的,我一咬牙,不再持续享受射精快感,持续飞快的挺着屁股干她。

  鸡巴在慢慢的变软,去他妈的,不管,我怎幺也得叫小惠儿来个高潮啊!

  就在我感到发软的龟头已经很难进入她那个肉圈儿的时候,小惠儿终于到了,她猛然结束撞击,浑身开端发抖,阴道强烈的抽搐了几下后那个肉圈便逝世逝世的把我的龟头夹在里面不动了。

  说实话,我的龟头被她小*里面那个肉圈夹的很痛,但我还是忍着没出声,而是用双手慢慢在她汗津津的屁股和背上抚摸。

  终于她放鬆了,我抽出可怜的鸡巴,把小惠儿抱在怀里边轻轻摸着她的奶子和肩膀,边在她脖子和脸上亲。

  好半天她才吐出一口吻,吻住我的嘴亲了半天,我很是得意:「高潮了?」她笑着点点头:「真舒服,刚才差点儿没逝世过去……」我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真想哈哈大笑个痛快啊。但我的注意力马上就被她的奶头吸引过去了:她的奶头和开端的时候大不一样,膨胀了很多,乳晕也凸了出来。我用手指头拨来拨去的玩了半天后创造手指上黏呼呼的,仔细一看,本来是从她奶头里流出来的液体,不是白色而是透明的。

  我大为惊叹,本来女的到高潮了奶头里还能流出这个玩意,「女人是水做的」这话可真不是白说的啊。

  玩着玩着,我的鸡巴又开端有感到了,但是恢复得很慢。我看看小惠儿:「还想不想再来一下?」她伸手握住我半软不硬的老二摇了摇:「还行吗你?」我说这就得靠你啦,她格儿格儿笑了起来,很自觉的爬了下去,也没擦擦就把鸡巴一口含到嘴里吮了起来,我告诉了她我的几个敏感地带,她就用舌头一遍一遍的舔我的冠状沟和繫带,我又让她给我裹裹睪丸,她也没说什幺,听话的在我两个睪丸上吮来吮去,本来想叫她给我舔舔屁眼儿的,但想想还是算了,因为我有痔疮,要是因为这个让她拒绝了多丢面子。

  等鸡巴够硬了,我半靠在床头,让她自己坐上去。

  小惠儿蹲在我的跨间,把鸡巴对準她的阴道慢慢坐了下去,等插到底了我才觉出来里面滑溜溜的,估计都是我刚才射进去的精液。

  她开端慢慢套动,我就靠在床头一边摸着她奶子一边看她自己动,渐渐的她开端发浪,动作也大了起来,不时的把嘴凑过来和我亲嘴,再不就把我的脑袋拉过去让我给她吸奶头,这幺做了大概五分锺左右,小惠儿说她累让我在上面干。我问她这次咱俩慢慢玩好不,她说好。

  我的本意是想把我知道的姿势都用一遍,有些在黄色录像里看过的我还没用过呢。

  先让她躺在床边我站着干,因为高度问题这个姿势没有持续多久,我又让她下地双手扶床撅着屁股从后面干她,这个也没持续多久,因为小惠儿总站不稳,动不动就双手一软趴到床上去。我又站在地上让她双腿盘在我腰上,我抱着她屁股干她,这个可真费劲,一会我就不行了。

  随后又试了老汉推车,她双手撑地,我则抱着她两条大腿站着干,干一下她就用手往前面走一步,一直把她顶到门口,但是这个姿势两个人都累,没几分锺就满身是汗,所以也放弃了,先后试了十来种姿势,虽然挺有意思,但一是不能尽性二是太费劲,所以试来试去又回到小狗式。由于我用力太多,加上刚才用的那些姿势又十分操心,我的热情有些降落,干到后来居然就软下去了,我就对小惠儿说咱们先休息一下,她可能看到我有些疲惫,马上就批準了。

  两人躺下去后我忽然看到枕头边的电话,凑过去一听,凯子那边还干得热火朝天,「啪啪」的声音和娟子「嗯嗯嗯」的叫床声一阵大似一阵,小惠儿好奇的凑过来问我干什幺呢,我让她听,她听了一会儿后「呸」了一声,我问:「听出来是谁没?」她白了我一眼:「是娟子着。」我问她听到什幺了,她格格笑着说:「没想到娟子是这幺叫床的着。」歪着脑袋想了想,她忽然又拿起电话放到耳边听了起来,我也凑过去听,里面凯子正恶狠狠的叫:「操逝世你操逝世你……爽不?」娟子还是老样子「嗯嗯嗯」个不停,一句话也不说,小惠儿盖住送话器对我说:「娟子平时话多,这个时候怎幺光知道哼哼啊……」我嘿嘿一笑:「你也一样,就知道呜呜呜的叫嚷……」她打了我一下:「讨厌……」小手一挥之下,饱满的乳房令我眼晕的晃了起来,我忽然又来了兴趣,伸手把电话抢过来扔到一边然后翻身骑到她胸脯上,把龟头在她嘴上噌:「来,再给我好好裹裹,完了咱俩再弄一下。」小惠儿摸着我的屁股:「又来精力啦?」说着就张口把龟头含了进去……这一炮时间比较长,我保持了很长时间,翻来覆去把小惠儿干了个痛快,后来她高潮之后我也要射了,我求她:「小惠儿,射你嘴里行不?」高潮之后的她好像也没什幺顾忌,懒懒的点点头,我在她阴道里又抽插十来下然后拔出来爬到她脑袋上把鸡巴塞到她嘴里。小惠儿裹了没几下我就射了,射完之后我又把鸡巴在她嘴里捅了几下才拔出来,小惠儿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菸灰缸,把嘴里的精液吐进去,然后趴到我怀里。我说:「也不埋汰,嚥下去多好,我看着也爽。」小惠儿「呸」了一下:「今天就够便宜你的了,我和我老公都没玩这幺疯。」说着叹了一口吻:「我算完了,今天背着我老公跟你鬼混……以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忍得住……」「忍不住就出来啊,自己高兴就行,管那幺多干什幺?」她不说话,过了一会恨恨的说:「都怪娟子,要不是她我才不会出来呢。」我没听明确什幺意思冲她「嗯?」了一声,她说:「我和娟子她俩从高中就是同学,后来也分在一起上班,以前还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头两天我去她家,创造她正和咱校一个实习老师在一起,一看就知道两人干那个了……」我又「嗯?」了一声,她看看我:「怎幺了?」「你俩是老师?」她「啊」的一声摀住小嘴,我哈哈一笑:「说走嘴了吧?」她做了个鬼脸:「我就是老师,怎幺了?」我伸手摸她的小*:「没怎幺没怎幺,我最爱好老师了……你是教什幺的?」「化学。」我嘿嘿笑着吹牛:「化学啊?!想当年我可是化学可代表呢,你听我给你背啊……氢氦锂铍蓬,碳氮氧氟氖,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我就记得头两句,后面的只好含混不清的嗯嗯着,小惠儿不依不饶:「嗯嗯什幺呀,说明确点啊,你再背一遍!」「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你背的都是什幺啊?我一句也没听懂,你慢点说。」「好,你听明确了啊:氢氦锂铍蓬,碳氮氧氟氖,鸡巴是根筋,操谁谁舒心,*是囊囊揣,咋操咋不败!哈哈……」小惠儿也格格笑着,伸手在我身上乱捶:「你个臭流氓……色鬼……」窗外,天已经放亮了,我的肚子有些饿,正打算叫凯子过来,谁知道这小子自己就来叫门了,把我招呼到门外小声跟我说:「你先在这里呆着,我回家取伟哥去。」「干啥?干了一宿还没干够?」「不行,这女的太爽,还没干够呢……我说,等会儿我回来咱们一起干咋样?换着玩玩……」「能批準吗?」我有些猜忌。「我那个确定没问题这个*出来玩不是一次两次了,你那个也一样,说说确定行……」「那好,你回家去拿药,顺便弄点吃的回来,多弄点,咱们要筹备长期抗战玩个够本……」凯子嘿嘿笑着转身就跑了。

  回到屋里我对正打算穿衣服的小惠儿说:「别穿了,还没玩够呢就想走啊?」小惠儿惊讶的看着我:「你还没够啊?」「还早的很呢,好容易遇到个美女你说我能轻易放过幺?」「可是……」我上前把她的小背心又给脱掉:「小惠儿,既然出来玩就要玩个痛快,没什幺可是的。」「我今天得回家啊,我老公今天要回家接我去法库。」「你们去那个穷处所干啥?」「我老公家在那里……」我转身从她大衣口袋里掏出电话:「给你老头打个电话,就说你今天有点事,让他明天回家接你。」她还有些迟疑,我凑过去:「过了这次,谁知道我们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了,好好陪陪我吧?好不好?」说着亲住她的小嘴,她闭上眼睛和我热烈的亲了一会儿,然后点点头:「哎……真拿你没措施……」说着嘿嘿一笑:「其实我也好久没这幺高兴过了……就好好陪陪你吧,不过你得拿出点本事来,你可说过要让我走不动道的……」我一把搂过她:「你放心,我确定把你干的一辈子都忘不了我。」她转身靠到我怀里……「喂?老公啊?你在哪里?还没出发那……我说,今天你就别回来了,我这里有点事,明天你再回来接我好不好?……噢,是娟子,她有点发烧,小田又不在,我在她这里照顾照顾她……嗯,知道了……跟爸妈说对不起啊……嗯……好,明天见……」其间我一直揉搓着她的奶子,看着这个光溜溜的少妇在我怀里诱骗自己的老公,为的是跟我偷情,这感到还真不错啊。

  挂断电话,小惠儿把饱满的屁股向后噌了噌:「又想啦?呵呵,都这幺硬了……」我用鸡巴顶顶她的屁股:「小惠儿,昨天晚上怎幺样?感到好不好?是不是特别刺激?」「还行吧……」她转过身子,伸手握住我的鸡巴撸了起来。「还有更刺激的你没玩过呢……」她好奇的看着我:「什幺?」我亲着她的奶头:「其实昨天晚上……我朋友跟我说想和你玩玩……想用娟子把你换过去……」小惠儿的脸色有些变:「你……你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