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小龙女遗失的十六年

04.10 03:01


小龙女外传之遗失的十六年



  前言



  神雕侠侣中,杨过最后与小龙女相聚,皆大欢喜。殊不知其中有几点甚难解答之处,须知小龙女所中之毒如此厉害,连天竺僧也无能爲力,白鱼和冰床如何就能解救?小龙女一十六年,容顔常驻,即使玄功再强,也难以如此神奇。而且小龙女複出后,剧情再无重点着墨,完全不是女主角的样子,也不合常理。



  小龙女坠入谷底,这一十六年,究竟发生过何事?杨过所见之人,真的是朝思暮想的姑姑吗?冰魄银针之毒,如何得解?



  本文系出野史,不尽不实之处,还请各位看官一笑了之。



  第一章龙女出谷



  当小龙女幽幽醒来,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她只觉得一阵刺骨的冰寒,这绝情谷底,竟如极北苦寒之地。遇水则冰,小龙女身上,到处是闪亮的冰屑。她努力运了运气,站了起来。



  此处是一个小小的山洞,后面可听得隐隐水声,前方则透着一线光明。小龙女一片迷茫,自己是生是死?犹未可知。从绝情谷一跃而下,接触到水面时,她已然不省人事。此刻依然神智未複,但人往光明,乃是常性。小龙女扶住洞壁,一步步向光线投来的所在移了过去。



  走得几步,光芒愈亮,忽然豁然开朗。此处竟是一个鸟语花香,丛林密布的世外桃源。小龙女怔怔地站在原地,这里莫非就是人死之后去的地方?



  倒和师父说的大不一样,前方是否有孟婆,要喂自己喝一口汤?将那前尘往事,一并忘怀?



  一想到这里,忽地想起杨过来,小龙女心头一痛,双眼一红,这泪珠儿险些掉了下来。过儿,过儿,莫怪龙儿狠心,实在是不忍心看你死去,只得出此下策。



  想到杨过寻自己不见,必然痛不欲生,心里更是怜惜万分。若是寻常女子,此刻已然哭倒在地,但小龙女自幼修习玄功,自控之能当世女子无人能及。只是幽幽长歎一声,信步向前。



  此刻她神智已经清醒,知道自己未死。可是这寒毒入体,无药可救。此时虽无恙,也不过是延长了十天半月的寿命而已。虽然死里逃生,小龙女也只是苦笑,却无欣喜之意,只想着杨过能安心服药,解了情花之毒。



  「过儿,过儿,希望你好好活着。」小龙女蹲下身子,双手合十,轻轻语道。



  她知道杨过火一般的性子,就算是一十六年,也未必能够沖淡。只盼他到时候大哭一场,随即离去,找个好女孩过下半辈子,也就死而瞑目。



  虽知道时日无多,但也不可就这般饿死在这里。小龙女即便中了剧毒,但这寻寻果实,捉捉大鱼的营生,还是举手之劳。忽忽数日,这日子倒也不差。



  一日,小龙女正采着果实,忽然见到一条小溪,向外通去。她明知必死,这些日子,并未寻找出谷的道路。这小溪潺潺,直通向上,若是沿着走去,很可能可以出谷。



  小龙女歎了口气,出去又如何?徒然害了杨过性命,自己也无法得救。她正欲转身离去,忽然一股寒气直从丹田涌起,剧痛瞬间传遍全身。



  这寒毒发作,好不厉害,小龙女竟连打坐运气也无法做到。此刻更无人相助,如同一刀刀在体内割着,真是生不如死。



  「我要死了。」小龙女念头一闪而过,心中自然想起杨过的英俊脸庞,潇洒身姿。生死关头,她再也忍耐不住,泪水涟涟。终南山传艺,大胜关重逢,绝情谷再会,全真教拜堂,一幕幕如惊涛骇浪,在脑中奔腾。到了最后,一切都如烟雨消散,只留下杨过的音容笑貌,不断在眼前重现,重现。



  不知过了多久,小龙女终于挺了过来。她靠着大树,微微喘气。这鬼门关又走了一遭,玄功已然崩溃,对杨过的思念,不可遏制地涌出。过儿,我好想见过儿,沿着这里,或许能见到他。



  小龙女心里柔肠百转,若见了他,到时候还是会死,杨过这等性子,必然陪自己同死。但就此不见,一个人孤零零地埋骨此处,实在是说不出的可怕。



  就见他最后一次,远远瞧上一眼,就自己了断便是。小龙女挣扎站起,望着溪流,下定了决心。



  这出谷竟是格外简单,虽然峭壁甚是陡峭,但以小龙女的轻身功夫,却也不放在眼里。不消一个时辰,小龙女出了谷底。此处离绝情谷已是有一段距离,远远可望见断壁残垣。她在四周转了一圈,心中忐忑,有些拿不住主意。要知道小龙女江湖阅曆实在不深,一个人行动极少,要不是大家看着天真美丽的份上,只怕寸步难行。此刻既要找到杨过,又要不能让他发现,小龙女心里,可没了主意。



  想了半天,也没个好办法,算了,先寻到人家,在做打算。小龙女估摸着杨过可能随大家回襄阳,便向那个方向去了。行了许久,日头渐落,小龙女身子有些疲倦,看有棵大树,便跃了上去,靠在树枝上,睡了过去。



  迷蒙只见,隐约听得男人的笑骂声,女子的呻吟声,极其细微地传了过来。



  小龙女耳目极佳,立时起身,侧耳细听。果然是附近有什麽事情发生了,若是杀人放火,小龙女此时倒也不想多事。



  但若是女子受到欺淩,小龙女打了个冷战,尹志平那恨事,让她对奸淫之事,深恶痛绝。



  想到此处,小龙女双足一点,如同仙子般飘了出去,不一会儿,便到了声音传来的地方。



  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娇柔的身躯被一个粗黑的男子压在身下。雪白的双乳被粗暴地揉捏着,粗大的肉棒无情地攻击着蜜穴。男子一脸的淫笑,时不时口出汙言秽语。少女脸上羞辱,愤恨的表情中,竟更多的是欢悦。



  下体更是鲜豔欲滴,白白的淫水四溅,看上去倒不是强奸,而是男欢女爱。



  但少女身上的红印,破碎的衣裳,乌青的眼角,绝不是正常男女之情应有之事。小龙女把住两颗松球,看準部位,打了过去。那男子正当魂飞天外之际,忽然腰间一麻,那肉棒正要喷射,也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好不难受!紧接着眼前一黑,人事不知。



  小龙女轻轻跃下,皱着眉头拉开着肮髒的男子。看着那少女,道:「没事了,起来吧。」



  少女却不答话,双腿依旧大大分开,全身都在颤抖。她痛苦地呻吟着,哀求地看着小龙女。双手竟然自己抚上了乳房,搓弄起鲜红硬挺的乳头。小龙女一惊,这般样子,倒像是中了毒。她俯下身子,正要查看,忽然少女一跃而起。



  抱住了自己。火热地樱唇,立时按在了小龙女的嘴上。



  小龙女大吃一惊,唯一用力,少女便跌坐在地上。她痛苦地呻吟着,手按上了自己的阴部,用力扣弄,口中喃喃道:「求求你,给我,我,快不行了。」小龙女仅有的男女经验,都来自于终南山失身于尹志平。看着这女子癡态,不禁满脸通红,又手足无措。看她如此痛苦,有于心不忍,轻声道:「那,我该如何办?」



  「抱着我,抱……」少女声音渐渐低沈下来,小龙女心知不妙,若不想办法,只怕她片刻就要殒命。



  无奈之际,只得俯下身去。少女立刻紧紧搂住小龙女,乱亲乱摸开来。小龙女虽然有些慌乱,却又不敢挣开。忽然,少女抓住了小龙女的纤手,按在了蜜穴之上。一股湿热柔软的感觉传来,小龙女心中一惊。紧接着,少女抓住她的手指,屁股坐了下去,小龙女的食指中指,陷入了少女的蜜道之中。



  饶是她武功高强,此刻也没了计较。只能任凭少女上下耸动,那蜜穴中越来越火热,滋滋的水声听得小龙女全身发热。她不禁想起,当年她和尹志平交欢之时。当时只道是过儿,起初还是羞涩,后来全情投入,体验到了人生从未获得的快乐。直到知晓真相之前,每每回味,甜蜜非常。但残酷的现实,却让自己痛苦万分。若是真能和过儿共度一晚,想到这里,小龙女心中,猛然一动。



  就在此刻,少女的阴道猛地缩紧,一声解脱的惊叫,她泄了身子,身体一晃,晕了过去。



  小龙女面红耳赤地拔出手指,赶紧擦了干净。不理会旁边那个男子,给少女披上了衣衫,轻轻抱起,急忙离开这地方。她寻了一个山洞,生起火来,探了探少女的脉息。看来性命无碍,只是精力耗费过多,急需休息。



  小龙女有些踌躇,自己毕竟时日无多,这耽搁下来,万一寒毒发作,岂非终生之恨。但抛下这女子离开,也无法做到。



  算了,若能救得一人,也算好事。自己遭遇如此凄苦,怎忍心让他人也尝到这愁苦的滋味?小龙女歎了口气,握住女子的手心,微微传了一些内力过去,护着她的心脉。



  许久,少女渐渐醒转,迷茫中望见小龙女绝世容顔,盯住了,说不话来。小龙女见她醒了,微笑道:「好些了没?」



  少女不答,半晌才道:「你,你可是山上的仙女麽?」小龙女笑着摇摇头,道:「我不是什麽仙女。」「那,那是你救了我,我,呜呜呜……」少女忽然眼眶儿一红,扑在小龙女怀中,痛苦起来。小龙女想着她突遭大变,心下怜惜,任由她搂着,拍着脊背,柔声安慰。她不善言辞,翻来覆去也就好了,没事了,这两句话儿。



  哭了半柱香时分,少女这才停下,擦拭着眼泪,看了小龙女一眼,忽地拜了下去。说道:「仙女姐姐,多谢姐姐救了小女子一命。」小龙女脸上一红,想起方才事情,心中羞涩。好在看上去少女记忆模糊,只记得从男人手上被救了出来。她说道:「没事,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少女脸上一黯,道:「仙女姐姐……」



  小龙女微笑道:「我不是仙女,我姓龙。」



  少女道:「龙姐姐,我……」说到此处,忽然伏地,又哭了出来。小龙女一时手足无措,也不知她爲何如此。好在少女立时开口道:「求龙姐姐救救小女子一家人性命,小女子做牛做马,报答龙姐姐。」小龙女道:「爲何如此说?」



  少女道:「那欺负我的,名叫薛霸,是本地一个恶霸,还有一个兄弟,叫做薛王,勾结官府,在此无法无天。我父亲是衙门一个小吏,初来上任,不知深浅,得罪了他们。结果不但被赶出官府,那恶霸看我好看,便要害我家人性命,强占了我,求姐姐大恩大德,就我家人一命。」



  小龙女点点头,道:「那你家人现在何处?」



  少女道:「就在城边破庙居住,姐姐……求你了!。」她跪在地上,不住磕头。



  小龙女微一沈吟,心想既然插上了手,还是管到底比较好。点点头,道:



  「那你带路。」



  少女大喜,道:「姐姐,多谢多谢。」话音未落,小龙女携着她的手,少女只觉身子一轻,已经飘了出去。她又惊又喜,更是将小龙女当成仙子,当下指点道路,一起去了。



  到了破庙,只听一声怒喝,伴随着人倒地的声音,和妇人的哭叫声。少女大叫一声:「爹爹,妈妈!」小龙女松开手,让她先去,自己随着跟上。只见一个满脸鲜血的老汉跌在地上,一个中年妇人抱着少女,还在苦苦哀求。



  对面一个和那强奸者颇爲相似的大汉,带着五六个人,一脸嘲弄的神色。小龙女心想,这便是那薛王了。



  看少女过来,薛王笑道:「怎麽,被我弟弟玩了,还能回来?莫不是没尝够甜头,想让我们几个也玩玩不成?」此言一出,这些人一并大笑开来。



  少女一把挺起,指着薛王鼻子,骂道:「你这个丧尽天良的东西,要我也就罢了,爲何赶尽杀绝!」



  薛王冷笑道:「老子在这里,杀个人和踩死蚂蚁有何区别,能被大爷玩玩,是你这个贱人的福气。至于这老东西,眼睛瞎了,敢数落我们兄弟不是,且不该死!」手势一摆,衆人立刻拥上。



  眼看这几个壮汉就要乱拳把他们打死,忽地白影一晃,衆人晃了一晃,扑地倒了。薛王大惊,只见一个清丽绝伦的女子,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冷冷地看着自己。



  他虽然色胆包天,也知道这女子极不好惹,咳嗽一声,道:「女,女侠,不知小人何事得罪了您,这……」



  小龙女对此人极其厌憎,挥手道:「走,以后不许难爲他们。」少女叫道:「姐姐,不行,你一走,他们还会找我们的。」薛王眼珠子一转,已然有了计较,笑道:「此言差矣,此时既然有女侠插手,小人怎敢得罪女侠?小人拿了姜老爷钱财,加倍还与老爷。再叫知府修一封书信,推荐去其他县城就职,如何?」



  少女冷冷道:「谁知道安的什麽心。」



  薛王打了个哈哈,道:「这样,女侠请移步寒舍,亲自取了银子书信送与你们,这样总可以了吧?」



  小龙女心中不想多事,心想若是此事这般就可了解,倒也不错。她虽然聪明,却天真烂漫,对这市井小人的伎俩毫不知晓。只觉对方武功实在太差,在自己身上讨不到便宜。



  便点点头,道:「好,我去便是。」



  少女一听,大急道:「姐姐,不可相信他们!」小龙女笑道:「我取了东西,护送你们一日,他们不敢对你们怎麽样。」少女道:「不是,我怕姐姐去了,会有危险。他们,他们甚是歹毒。」小龙女微微一笑,折了一根树枝,也不见她动作,忽然薛王只觉得胸口一疼,他大惊后退,只见胸口衣衫破碎,血痕四溅,竟是被提了一个「杨」字。他惊恐之下,立时下跪,道:「女侠武功盖世,小人怎敢欺瞒,怎敢欺瞒!」小龙女对少女道:「他伤不了我。」看着薛王,道:「走吧。」薛王连连点头,也不管那些倒在地上的大汉,不住鞠躬,随着去了。少女更是着急,大喊道:「我不是说武功啊,你听我说啊。」刚要追上去,却听那妇人哭道:「官人,官人你怎麽了?」少女一惊,急忙去看父亲如何。再等望向小龙女,他们已经去的远了。



  这薛府果然富丽堂皇,平时家丁只见老爷们趾高气扬,今日却见薛王点头哈腰,请一个白衣女子,已然够是惊奇。待一看见这女子相貌,莫不瞠目结舌,呆在原地。



  人人都想,世上竟有如此美女,怎麽在此地?



  到了中堂,忽见一个大汉沖了出来,大吼道:「二弟,这次有人想要太岁头上动土,惹到我头上了!」猛一见到小龙女,还没反应过来。薛王早已抢上,道:



  「大哥,这位是……恩,女侠!武功高强,心地良善,要帮那姓姜人家一把。」边说边连使眼色,薛霸看弟弟身上提了个字,有回忆起自己被击昏的事。脸色立变,挤满笑容,道:「原来是女侠打抱不平,小人自当遵从,有什麽得罪的,万望见谅。」



  小龙女也不正眼看他们,只道:「拿东西出来,我在这里等着。」薛王道:「女侠可移驾,小人奉茶相迎,不敢怠慢了女侠。」小龙女微微摇头,侧过身子,却不在理会他们。薛王满脸笑容,不敢再说,一拖兄弟手臂。两人走得远了,薛王急忙把事情说了一通,薛霸急道:「这可如何是好?我们便把东西与了她?」



  薛王道:「哪有这等便宜事,再说,这女子如此美丽,兄弟你不想……」薛霸想着小龙女绝世容顔,当真心痒难搔,垂涎道:「可是,她武功胜过我们百倍,又不肯吃东西,如何是好。」



  薛王一拍他脑袋,道:「你傻了,玉道人此刻在此,他武功好,何不让他去对付?」薛霸点了点头,淫笑道:「只可惜得了手,到我们兄弟这里,就是二手货了。」薛王笑道:「能玩上这般美女,就是七手货,八手货,也值得啊。」两人商议停当,立刻去请玉道人。这道人生性淫邪,和薛家二人臭味相投。



  那给姜家姑娘的春药,便是玉道人给薛霸的。此时他被奉若上宾,在庭院歇息,双手搂这两个姑娘,正大肆亵玩。



  薛王薛霸立时迎上,略微一说。玉道人大喜,道:「你们两个,可别夸大其词,这女子当真生的如此美丽?」两人只是笑道:「道长一见便知,此女子,那真是仙子下凡,神女在世。」



  玉道人不禁食指大动,但看着薛王胸口印记,心里也有些发毛。薛王忙道:



  「她虽然武艺高强,但江湖阅曆太少,道长出马,自可手到擒来。」玉道人微一沈吟,已有了计较,吩咐二人準备好东西,这便走了出来。一见到小龙女,玉道人目瞪口呆,魂飞天外,方才存有一丝恐惧,早已抛在九霄云外。



  他接过银子,迎了出来,笑道:「这位女侠,小可幸会幸会,不知女侠如何称呼?」



  小龙女看到一个道人走了出来,微觉诧异,看此人倒是眉清目秀,仙风道骨。



  只是她和全真教的人素不相容,见到道士打心里来不甚想接近,当下不答他话,问道:「东西呢?」



  玉道人一个鞠躬,将物事捧在手上,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小龙女不疑有诈,伸出手来,便要接过。此时此刻,玉道人忽然双手一送,银子便向小龙女打了过去,紧接着手上一抖,一根铁尺便向小龙女腰间打去。须知他武功虽非顶尖高手,却阴毒异常,每每攻其不备,不知多少名士侠女,毁在他的手上。



  可惜这次却非他所愿,只见小龙女纤腰轻扭,足不点地,如同轻烟飘过,玉道人两招暗算,立刻落空。他暗叫不好,只盼对手只是轻功高强,武功却弱。手握铁尺,扑了过去。小龙女虽手无寸铁,却面色如常,看準铁尺来处,轻轻避开,左脚电闪般踢出,正击在玉道人环跳穴之上。玉道人双膝一软,向前跪去,小龙女一引他手中铁尺,正打在玉道人胸口。



  玉道人喷出一口鲜血,倒了下来。小龙女也不追击,退开几步,刚要对薛王薛霸说话。忽闻得一股奇特的香味,非麝非花,带着一股微辣的气息。她一怔之间,忽然丹田一阵剧痛,竟是寒毒反噬。



  小龙女大惊,立刻提气,要离开此地,哪知足刚离地,全身酸软,半分力气使不出来,跌倒在地。



  薛王薛霸看玉道人被击倒,早就吓得魂飞魄散,正準备走爲上着。忽然看见小龙女倒地,不禁狂喜。但有所顾忌,不敢靠前。只是慢慢踱步道玉道人身后,轻声问道:「道长,这是……」



  玉道人胸前剧痛,心里也是疑惑不已。他刚刚挨了一记,胸前的花草被打得稀烂。这些都是配春药所用,闻上一闻根本无碍,却不知小龙女爲何突然倒地。



  他却不说实话,道:「这女子已被我拿下,你们扶我起来,把她拉到卧房,待我发落。」一边说着,一边抚着胸口,皱眉不已。



  薛王薛霸对望一眼,薛王上前道:「道长辛苦,带小人扶道长一把。」一握他手,酸软无力,果然力气全失。心下再无怀疑,一个眼色,忽然紧紧抓住玉道人双手。玉道人瞪目道:「你干什麽?」



  忽然胸口一疼,一把利刃从前胸传了进来。回头望去,正是薛霸,满脸狞笑,手握钢刀。



  玉道人大怒,道:「你……你们……竟敢……」薛王道:「道长,这千娇百媚的一个小女娃儿,谁不心动,休怪兄弟无情了。」玉道人咬牙切齿道:「好,你不怕,不怕我教中人找上,碎尸万段!」薛王冷笑道:「毁尸灭迹,谁人能知。」薛霸大笑一声,拔出刀来,玉道人鲜血狂喷,顿时毙命,双眼圆睁,却是死死盯着小龙女。



  小龙女躺在地上,全身寒冷异常,心中更是一片冰凉。落在这二人手里,必将受到极爲惨苦的对待。自己的清白,只怕又要被奸人糟蹋。



  她不知道,这寒毒落入体内,正好和药草相合,双毒回合,立时成爲一种奇特的毒药,让小龙女无法动弹。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薛王薛霸走了上来,薛王抱起自己,捏了捏她的脸蛋,淫笑道:「小美人儿,别怕,大爷好好疼你。」薛霸伸出手去,抚弄这小龙女的小脚,笑道:「我兄弟二人齐上,姑娘可有的你的乐子了。」饶是小龙女玄功过人,此刻听到如此汙言秽语,心若刀割,万念俱灰,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两人大笑道:「别哭,别哭,有我二人服侍,是姑娘的福气啊,哈哈哈哈!」一前一后,便将小龙女抱入后堂去了。



  第二章双恶戏美



  可怜小龙女一生凄苦,此刻竟落入如此小人手里。她心中之苦痛,已然到了极致。自己的身子,本来是只有杨过可以拥有。结果不但被尹志平夺了贞操,如今又要被两个如此丑恶的小人糟蹋。



  早知如此,当初不若就死在绝情谷底,又怎麽遭此大难。过儿,过儿,看来你我今生注定无缘,小龙女心中默默念道。她想要咬舌自尽,却提不起一丝力气,只得闭上双眼,一道清泪,滑了下来。



  薛王薛霸可不管小龙女所想何事,这二人早已面色涨红,下体高耸,迫不及待了。一放上床,薛霸立刻除下小龙女鞋袜,捧着那晶莹剔透的小脚,口水都流了下来。看着这豆蔻玉指,细腻如云,白皙如雪,再也忍耐不住,含进嘴里,像疯狗一般舔舐开来。可怜小龙女虽然力气全失,感觉任存,那滑腻腻的恶心感觉,令人作呕。



  薛王知道大哥素有恋足之癖好,不去管他,双手发抖地解开了小龙女的衣裙,露出月白色的肚兜儿。他心头狂跳,骚痒难挡,一着急,就把肚兜儿整个扯了下来。小龙女只觉得胸前一阵冰凉,知道自己的娇躯已经暴露在这恶霸的眼底。上一次被尹志平诱奸,自己蒙着面目,什麽也看不到。又以爲是爱郎,虽然羞涩,却并不十分害怕。此刻却如入冰窖,两人的喘气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小龙女只盼自己立时聋了瞎了,不见这丑恶之事。



  薛王看到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