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淫侠2

04.10 02:53


本帖最后由 jjones 于 2013-11-30 11:06 编辑



淫侠2



快乐幸福的日子,为宁静山林,带来青春神秘的喜气。成为另一种天地,山谷中变为世外桃源。



每日只知寻欢,而不知山外何情,两位纯洁天真的美女,被他引诱成蕩妇浪货,整日为淫慾着想,并凭师门对药性详知其理,通山寻找淫草媚药,增其淫媚之功,将许多获取贞女爱蕩妇之药,供给他己身实验,极尽奉承。



数月下来已近中秋,罗锋为寻药横跨百里外,在山头观望,忽闻娇叱和碰石之声,感觉甚奇,深山之中何来人声,及打斗之声,纵身发声处,转过山头,在一个深谷中,见一团白影与稀见的桃花蛟恶斗,不生的土堆上,有个黑影倒卧在地,再细细的看门场,白影渐渐慢下来,原来受毒,而靠功力深厚支持,狠命的攻击恶蛟七寸之处,他看清白影是个女子,内心一动,急展身形,跃到恶斗之地,正在这时候,那女子已筋疲力尽,让恶蛟横扫之式,猛纵三丈余,终于卧倒。



罗锋急提内劲,功行双臂,猛推双掌,以全身功力,吐阴阳之功,对蛟首击去,「碰」的一声,将且蛟震退数丈,然后以独门暗器阴电喷火筒,用出三粒阴磷弹,射向其七寸之地,数响,暴裂然烧,使其受致命之伤,血肉四裂,首颈之处有盆大一个血洞,血如泉流,蛟虽近死亡,但其性长,盲目翻动,满谷山石树林,为其巨尾,扫打满天飞舞,声势惊人,他连忙倒纵白衣女手卧将其挟着离开,使白衣女子到安全之处。



白衣女子倒在地,在危险中为他人所救,其双掌之力能震飞巨蛟,其武功高超,不侍而言,定是前辈异人,谁知是三旬壮汉,令其惊异不止,本来凭其武功,也可消灭巨蛟,但两人入谷未想到,其间藏有恶物,等到近前为其吐毒气伤人,黑衣少女当时倒地,她因功深,刚吸进毒气,即呼吸的内功迫住,伴手封住黑衣女子要穴,并抽出宝剑,引诱物离开原地,终因震荡过巨,消耗体力,不支卧倒。



被救后以内功迫住毒气,侵入心房,等细视救他人,觉其面生,粗旷健壮的体格,五官端正而未何许人也。



罗锋先前救人。直觉甚美,不知两女子何人,现在细细的观察,挺直卧在地之人,黑衣女人皮肤微黑,但盖不住美丽之色,身体娇艳多姿,实在是美人胎子。使人感黑里美,另种风味。



白衣女子现盘坐在地,她秀髮披垂素肩,姿色动人,有如柳杨醉舞东风,玉貌花容,艳色照人,眉淡拂春山,双目凝聚秋水,朱唇最一粒樱桃,皓齿排两行碎玉,零龙嘴角,含着欢欣欣笑,一双明眸中,却是水光流转,实人间尤物,好像比黑衣女子还年青。



其实该黑衣女子今年廿九,比她年青,她已卅四五,而内功精深,她是师侄两人,白衣女子是圣女峰,现在主持散花圣女云衣女子是其师姐梅花圣女高足,现为掌门弟子,云台仙子,因师姐妹採药十万大山,她回山覆命,而师妹入出末归,才连襟而来探听其下落,遭受无妄之灾。



罗锋先直觉女子该救,决未想到两女子,这样美丽动人,现在知道这女子功力过人,面色庄严,耍想下手,恐怕不能,借她两桃花蛟气所伤,只要拔其毒,而桃花媚气不医治,还怕这天鹅肉,不自动投怀送抱,大享其乐,于是先给她等喂两粒解毒之药。



他再运功将其毒气追出,然后点其黑甜穴,挟其两入,离开山谷,转道隔山山洞中,解其穴道,静静等醒后反应。



散花圣女醒转后,先望他一眼,然后望师侄,见其醒转,还不能动,如其功深受毒比较重,转首先对他说几句感谢之语,再闭目行功,驱出疲乏之态,她不行功还好,这运行内功使暗伏淫媚之气,随其运气转,深入血液之中,使苦修数十年玉女前功,清白儿女之身,变为淫蕩之女。



渐渐身体变化,血液翻腾,週身发热,玉乳发涨,感到各处有似麻似痒的味儿,直痒得心裹麻麻的好难受啊,脸上现一阵娇红的羞态鲜 照人,春情蕩样溢满双眼,春情然起,六神无主,不知如何是好。



罗锋知是时候了,轻走近其旁,温柔关心安慰她,轻声道:「女侠,怎样了,有时幺地方不舒服吗?」



「嗯……唔……唔……」娇羞不安的哼道。



他故意伸手探其额,并坐其身旁,好像替诊视有没有病状。圣女本已春情难禁,急需异性爱抚,但在生人面前不好表露,以其内功压住,现为其手加额。男人气息吸入,心摇神动,由其手上传过一阵热流,逼传全身,引发淫液之念。



提防即毁,滔天欲潮立时奔腾氾滥,一泻千里,不可阻止,软绵要倒罗锋伸手扶其腰,抱之在怀,为其解衣宽带,片刻裸露,真是个妙人儿,无处不迷人心智,看得心动,呆视不已。



她已一丝不挂,赤裸畏依,酥胸如脂,玉乳高挺,那峰顶上的两粒紫葡萄下那圆圆的小腹之下,两山之间,一片令人迴肠蕩气的丛丛芳草,盖着迷人灵魂神妙之境,全部活色生香地呈现地在他的眼前,娇媚望他蕩笑不已,丰满润滑玉体,扭糖似的摄动,紧紧的贴着。



这时他已週身血液沸腾,热流潮水般的清白下体,他那一根玉茎便「突」一下像旗 似的直翅了起来。



散花圣女,并是年龄太小,而是在江湖上,树立善良的好威望,少年行道,人称散花仙子,接掌门户后,一般江湖人事,恭称圣女,以三十余年内功,而无法压制并驱逐蛟毒,可见毒性利害,急得发 与异性慰藉。



现在脑中,只有慾念,原存道德、尊严、羞耻,蕩然无存,见粗壮长大的阳具,急伸玉手紧握,上下玩弄。



罗锋急环抱着她,如雨点般吻其娇客,两唇相合,热烈的吻、吸、允、含,四肢还抱紧紧的。



这一代尤物,久蕴骚媚的浪态,淫蕩之性,满腔热情,忽被引发不可收拾,那股娇艳媚劲,今天是碰着罗锋,也是幸运,否则事后不知怎样处理,因普通人无法满足,只有像他这样人,才能使其屈服。



他生活一向豪放粗旷,在她身上,猛烈的吻,大力的揉、摸、握,使其酥嘛之中,有种舒畅之感。



迷茫的想异性给于欢乐,由少女至中年,从未想到这样快乐,今生可享,忽然得到,那不欢喜如狂,兴奋的奉献整个热情。



罗锋觉是时候,将大龟头抵住穴口,轻轻的展磨,嘴含王乳,吸着。



她被阳具抵得,一股深流慰心,口吸乳房,身上有舒舒畅快之感,但奇痒赞心。不觉轻抖,呻吟哼哼。



他借淫液润滑之力,阳具破关往裹伸入,壁道渐裂,至处女膜,稍用力,冲破了,直至花心,血液淫精顺流而出。



她忍着澈骨连心之痛,盘骨膨胀之酸,终于完成初步工作,而享其中的乐趣。



可见任何女人天生需要异性慰藉,这是天地间阴阳不变之理,其创始祖创门立派,本以採补为主,传至曾师祖,无意得玄女经,研究数十年,才放弃採补之功,以玄阴为其心法,但历代掌门,对採补之印知而未用,散花进入师门,深得心法,苦修与天赋为历代最杰出之才,功力深厚,她本天生媚骨.因对异性少接触,而幼为明师薰陶,功力精进,使之古井无波,今为桃花蛟淫毒,引发如火般的热情潜伏慾火,那不尽其所知内媚之术,全部发挥。



罗锋见过女子不少,同她这样,娇媚艳丽之人,还是首见,其情如火骚浪现形,与奋提起慾火,大刀阔斧,如狂风暴雨,使劲抽插。



两人如猛虎博斗,战得天翻地覆,天地变色,她这时玉乳被揉得要破,搞得魂失魄散,俱酸、甜、麻、痛于身,媚眼横飘,娇声淫叫,呼吸急喘,以一双抖颠的豪乳,磨着健胸,腰儿急摆,阴户猛擡,双腿开合,夹放不已,高大肥嫩,丰满的玉臀,急摆急舞,如旋旋转,每配合其猛烈攻势,无不恰到好处。



他眼视娇容骚浪之状,嘴吻其诱惑的红唇,只手紧搂她,吸腹挺动,粗壮长大的阳具,用劲的插其迷人之洞,发 情慾,享受娇媚淫浪之劲,偿视艳丽照人之姿,无尽无休,纵情驰乐。



这时两人已到高潮,乐得有点疯狂,如昏如醉,那汗水、淫液,喘气都不顾狠命的大干。终至欢乐之顶,二五精液互合,畅快的休息着,闭目沈思。



罗锋想刚才,她那骚浪淫媚,如火如荼的动作,内媚之劲,阳具夹吻得舒畅,其娇 见之眼花了乱,玩得心胸皆酥,痛快灵魂出,陶醉的昏沈沈,那股味儿,可说初尝到。



散花圣女,已二五精合,淫媚之气已解,觉得身形飘蕩,神游太虚,再想到欢乐之境,又羞又喜,这可爱的人儿,给于毕生难忘美梦,舒适痛快,自己怎幺那处骚蕩,赤体纵送,毫无顾虑。



他那粗大的手,抚摸舒适,粗大的阳具,肉得痛快,迷人眼神,照射入心胸,心神蕩动不已,那当儿真好,不觉四肢夹紧他,轻声的道:「冤家……我……三十年的操守,为你一日损之无余,唉!真是冤债也!」



「好姐姐,说真心话,你实在太美,我忍不住,何况所中之淫毒,非阴阳交合不能解。我只好如此。」



「嗯!你说得好听,谁不知你是杀人王,数月前逃亡不知所蹤,现又为一淫魔,我这一生送在你手里。」



「亲亲,虽然我不应该,在你无抵抗下,加以诱淫,但是刚才你那股浪劲,恨不得一口将我吃了。」



「啊!没良心的,我献了整个心身,还说我淫蕩。」



「好吧,那我就离,让你清高自守。」



「你敢!」



「唉 你真难侍候,玩又说我压迫,离去又不好。」



「哼!现在我已失身给你,那你就要听我的。」



她抱得紧紧的,似怕他跑了,并送上香舌。他知其娇情,故意吊其味口,以衣服擦去汗水,温柔的吻,含允着细嫩的舌头拥抱温存着。



「姐姐!你像盆火,差点将我容化,那股骚媚之状,使我陶醉。」



「嗯!你的狠劲,加上粗壮的东西,也搞得我魂飞魄散,使我迷茫,快乐得如登仙境,锋,我爱,你真是我的心肝,望你今后不要抛弃我,我们永久在一起,享受人间极乐。」



她手抚摸其面,注视着他,一对修长舒展得像两支长剑,一张大小适度的嘴,展露出一丝密样的微笑,两须和额角,皆着一些汗水,粗壮的臂,紧搂着,纠缠着,其粗壮的阳具硬挺着,还插在穴里。



他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他,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随着均称的吸吸,一起一伏,显得那幺壮而有力。



她情不自尽的,抱着其首,一阵狂吻,一股男性气息诱惑,使之心里一阵神蕩心摇,飘射着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沈醉在美妙的音乐里,一个心儿,狂跳飘蕩,飘、飘、飘。



罗锋为其 姿,惑人目光,丰满白嫩娇柔的玉体迷醉,像得到鼓励似的,更抖擞精神,再度寻欢,猛抽猛干,阳具的内茎,在穴中猛用劲的,提起出头,大刀阔斧的干,才数下,她已被干得欲仙欲死,阴精直冒,穴心乱跳,阴户阵阵抖颤,口内不住的浪哼道:「好乖乖……,大家火的心肝……你肉死我了……好亲亲…………咬呀……呀……锋弟弟…,不能再动了……哎呀呀……不能再肉了……。」



「我没有命啦……呀……哎…………你真要肉死我…嗯…」



散花圣女这时已被肉昏了头,猛勇的大力抽插,使其又连续的插了数次,全身酸软无力,这也难怪,三十余年都末近男人,今目初经,而阳具粗壮有力,如此狠干,怎不令她吃不消呢。



她娇媚的浪哼着,激起他像疯子一样,更像野马,在平原上尽力驰聘着,他紧搂着她的娇身,也不管她的死活下用足气力,一下下狠干下去,急插猛抽,大龟头像雨点般碰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阴精被带着「滋、滋」的发响,由阴户里一阵阵的向外流,屁股大腿都湿了一片。



直肉得她死去活来,不住的寒颤,抖颤着,嘴吧张着直喘气,连「哎呀」之声都哼不出来,他才轻抽慢插。



散花此时才得喘气的机会,望着他媚笑,并擦其汗水,温情的吻着他,玉手爱抚健壮背肌道:「锋!你怎幺这样厉害,我差点给你捣散了。」



「姐姐,你说我什幺厉害?」



「小鬼,不準乱讲,羞死人!」



「好姐姐说不说?」



罗锋猛的抽插数次,紧顶她的阴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阴核与嫩肉,酥酥的,心里发颤,连忙大至叫道:「我说!我说!」



「好快说!」



「你的大鸡巴真厉害,差点给你捣散了。」



他故意使坏,要征服她,还顶着揉旋不止,干得更粗野。



「小穴被情哥哥的大鸡巴捣散了。」



羞得她粉脸通红,但又经不起他那轻狂,终于说了,只乐得他哈哈大笑,他轻轻打了他一下笑说道:「冤家,真坏。」



他心满意足的,征服了这一代尤物,继绩抽插。



他经过多次冲刺,紧小的处女穴,已能适应,并且内功深厚,可以承受粗壮的阳具,于是转动着臀部上下左右迎合着他直冲,并乖乖、亲亲、丈夫、大家火、大鸡巴的浪哼,曲意奉承。



他抽得急!



她转得快!



罗锋感觉其穴内,紧急的收缩,内热如火,龟头一阵热,知她又 了,自己有点累,紧紧互抱,阴内喇叭口,如张合含允着龟头,一阵酥麻,寒颤连连,二人都舒畅的 了,躺着喘气,二度春风后,谁也不愿再动了。



暴风雨过去了。



洞里又恢复静寂。



只听到急促呼吸的声音。



片时的休息,紧抱着的人儿,又在动下她醒了。张着一双媚眼,看着紧压着的他,方面大耳,威武雄俊,剑眉舒展,两眼紧闭,挺直重大的鼻子,下端放着一只不大不小的嘴,唇角微向上翘,挂着甜甜迷人的笑意,加之劲大力足,粗壮长大的阳具肉得舒适,使女人若仙若死的内功,这样子真不知迷死了多少蕩妇淫娇,她真爱他如命一般。



想到自己原为烈女,现为蕩妇,赤身和其裸抱着,不禁羞红着脸,轻吻了他一下,又得意的笑了,再想到刚才和他捨死忘生的肉博,他以那美妙紧硬的大阳具,真捣心灵深处,把她领入从未到处的妙境,打开人生奥秘,又不由心里乐陶陶,甜密密地直跳,手抚着他坚官的胸肌,爱不释手抚摸。



原来阳物挺直坚硬,还插住末出来,现被淫液及温暖的穴儿滋润着更加粗壮长大,把阴户内塞得满满的,大龟头顶紧子宫口,既刺激又快感,一股酸麻的味道,气呼喘喘的道:「心肝,你这宝宝使我又爱又怕,险险我又出了。」



说罢嘴舔舌的,好像其味无穷。



罗锋沈思中,静睁享受安宁中的乐趣,为其淫浪之声所扰,张目凝砚,娇媚丽容,手摸高隆玉乳,散花乳峰被揉着,酥痒到心里,摆首挺胸,轻扭细腰,丰肥的玉臀轻慢摆动,不时的前后上下磨擦,专找穴内痒处摩擦迎合。



他也把腰提起,挺动抽插,阳具配合着她的磨动迎合,只乐得她,喜喜的浪叫「呵!心肝……乖乖……大鸡巴……亲丈夫!」



他低头看她的阴户含着大阳具进出抽插。阴唇收缩,红肉吞吐翻飞,猛挺急抽,运动自如,既香甜,又滑溜,有时尽根插尽,有时磨穴口,子宫口又紧夹着龟头酥快,痒到心底,也乐得直叫「亲亲……你的功夫真好……啊呀……,好姐姐……美死我了,加速的旋……唔…唔…….好小穴…你这个又骚…又淫的浪穴………使我舒服…嗯…用劲的夹啊!」



两人叫在一起,浪做一团,因得更加痛快淋离,伊伊唔呀呀的,淫声百出,浪态万千,那大龟头插进抽出,带着骚水淫精,越肉越多,流得满腹满腿,屁股地上都是,其滑如油抽插更加快速,舒畅抉乐,如疯如狂,勇猛大力玩乐,挺擡旋转如飞,吞吐抽插不停。



她实在觉得不行了,浪得淫水成河,腰腿酸软,不动一动,全身如散的,「格格格」浪笑。



罗锋抱紧娇身,压得紧密,继猛抽狠插数下,阳具紧顶着阴核四周,子宫口和阴穴底处,在最嫩最敏感的软肉上,轻轻揉转。



她闭着双眼,品嚐者这刻骨难忘的美味,美得她讚口不绝,口哀浪哼着,头在左右摇摆,身随其动摇动,粗壮的阳具,转动得地无法不摆动,她实在禁不住,这内媚之功,心底内的扭痒,乐得忍不住的,泊泊又出了,急得浪叫:「好弟弟………亲丈夫……情哥哥……咬呀……嗯……唔……你饶饶我吧……我不能再玩了。骚穴不能再浪了,也不敢浪啊!唔……唔……亲亲啊……饶饶浪穴吧……可怜浪穴……啊……不……不能再揉了,唔………唔……哼………肉穴的祖宗………大鹅巴的亲亲………好丈夫啊!……嗯……我服了你………我今后……一定奉给你………永远听从…心肝…亲哥哥……好宝宝,别动………哄呀………嗯…………我受不了啦………。乖乖………小穴又出了………」



罗锋粗壮的阳具,实在把她肉得太舒服了,虽然内功深厚,得习素女偷元之术,乐还抵抗不了粗壮阳具猛烈的攻势,阴精像开关似的向外流,通体酥麻,酸软无力,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真是有生以来,初尝这样的美味,从未领略的妙境,怎不使她乐极魂飞,死去活来。



他见她两夹火赤,星眼含泪,话语已含胡不清了,週身都在剧烈的头抖,又烧又热的阴精,直射不停,觉得自己龟头酥麻似的,阴壁似颤抖的收缩,紧夹阳具吸吻,脱阴昏死过去。



连忙紧搂着,吻其唇,以舌伸入其口裹,向口中不停的运气吹吸气,才使其醒转,眼珠已能转动,渐渐恢复精神,然后托那润滑,紧弹的丰臀,又猛力抽、插揉数下,紧顶着花心,再忍不住精关,千股热热的阳精, 、 射入张口的子宫里去,热得她寒颤连打,疲乏的不动。



恩爱缠绵的战斗终于停,狂欢半日,已享受了极乐,宁静的休息。



云台仙子,受毒伤较重,内功稍弱,为以丹药救治,醒转迟些时,在其药力散开,睡尽恶毒,可惜桃花蛟淫媚之气,还存身内,醒后全身无力,酸痛软弱,内心如火,阴穴奇痒。



见骚淫浪态,如火似荼的动作,惊、奇、怕、羞、掌门人平时生活严肃,现在淫蕩,实成强烈的比例,那欢畅之情,激之心动,慾念渐升,那粗旷猛野,近于疯狂的行动又有点怕惧。



总之喜惧交加,无所适从,那春心早关不住,週身异常难受,娇面通红,春情动荡,精液不免自流。



山洞荫凉而小觉,暖呼呼的,春色无边,人儿汗水直冒,刺激紧张,香 无比罗锋觉得她娇 淫蕩。是不可多得的尤物,虽数度快感满足,但稍息又不觉的想动,贪而又捨不得离开,食而知味,其内媚可够劲,迷恋、陶醉,她的美 玉体,令人留念不捨。



忽想到旁边还有个娇美的蓓蕾,还没有采,何不藉机,一箭双鵰,又知她两身份是圣女峰之美观,四个美绝人间的姑娘,全力掌握,享尽人间 福,还可隐身,并 尽天下美娇娘,也不怕人知,可以任意而为。



他放下圣女,转移目标,行近其体,抱着她一阵揉撰,深深的吻,望着黑里带俏羞红的丽容。



云台仙子,才张目的看,见其移近,急闭紧秀目,娇羞静到不动,被其热烈的爱抚,异样情趣,震动心弛,心跳加剧,週身似火,香舌不觉伸入其口,任其吸吻,只手环抱,娇身微摆,惊心、迷茫、陶醉,享受渴望的爱情,品名蕩魂的异味,承受异性给予的快感。



热烈缠绵,直至透不过气来,才稍微离开,凝视着,又一阵猛烈的吻,然后细细的温存,互相爱抚对方,细回其味。



罗锋吻着,一面解去行装,片时即脱光,赤体裸露,年近三十,週身肤白洁嫩,柔软微弹,其脸微黑,但身上洁白光润,玉乳上翘,小腹圆滑,阴毛多密,玉腿修长,曲线毕露,也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她这时早已淫慾迷濛,赤身相依,痒不可忍,自动张腿夹其腰,于其阴承迎巨阳,只手紧抱健背,红口送给他吻着,心里着魔似的荒乱空虚,被其挑逗将无法忍受,极需异性来调和。



他挺着阳具,朝肉洞中插入,把粗壮的龟头,抵看洞口往裹插进。



云台两眉微扭,贴在一起,咬着牙, 听得「格,格,格!」的,一阵声响,眼睛张合不定的转动,口中呻吟的轻轻的叫:「啊……哥…痛,哎呀,好……涨呀!」



他一狠心,将整个的身体,压上去,阳具猛插,又插进一半。



「好………好…了……太大……了…不能再……进来……我实受…不了……啊……唔……」



他挺着阳具被紧小穴挟得又舒服,又涨痛,也知她痛,处女都要经遇这一关,所以不理其呼叫,继续往里送。



「不……行……你的……大家伙………捣散了……我的……小穴……唔……唔……涨裂……啊……」



他紧压住她,抱得紧紧,口吻其唇,不让其移动,下部不停的插抽慢送着。抽插得小穴不停的动。



云台的嘴被吻得紧不透风,含吻香唇,下面被压,为其控制,任其抽插,喉间只能「嗯,嗯」的哼着,她狠命用手抵住他。



免得泰山般重,压得透不过氮,无法动弹。



阳具插在穴中,像波浪似的一起一伏,先轻抽慢插,渐渐变为重力的起伏,速度加快。



两人之问,板击着发出「拍、拍」的响声。



响声中,隐约的夹杂流水之音,「浙历,浙历」。



这时已能承应巨物,发生快感,各尽其能,以适应着,追欢寻乐,罗锋从正姿式,眼视着娇客,手握揉着玉乳,极尽挑逗之能,引她入快乐的颤峰,欢乐的妙境。



勇猛、热烈、疯狂、大力的抽送。



她娇媚的笑,快活浪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