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宝莲灯之极品沈香 1-3

03.28 04:15


  第001章 沈香重生,淫乐姨母



  这是一个架空的有神仙妖魔的世界,这个世界的世界局势分为三界,或者详

细一点分为六界,或者三界是天、地、人,或者三山、四海、五湖、六合、八荒、

九州。



  六界是神、佛、魔、妖、人、鬼,其中神界分为仙界、佛界和天界三国国,

神魔佛三界为如今世界最强,鬼界为后土娘娘身化轮回之后产生,人界为女娲创

造,为下界主宰,妖就是魔的下属了。另外,除了六界之外,这个世界还有一些

小世界,比如阿修罗界啥的。



  而这个世界的实力等级划分则是这样:



  人间:三流,二流,一流,超一流,后天,準宗师,宗师,大师,先天,武





  妖界:聚灵、通智、通灵、精怪、妖精、小妖、大妖、妖王、妖皇、妖仙、

天妖、妖神、妖圣、妖祖、圣人



  魔界:筑基,魔婴,意欲,吞噬,离识,出窍,成魔,混体,不灭,真魔,

天魔,不死天魔



  修真:筑基,凝真,丹成,炼罡,洞玄,分神,合体,化神,大乘,真仙,

金仙,大罗金仙,準圣,亚圣,圣人



  修佛:入途,初窥,明心,后天,先天,阴神,涅盘,金身,心劫,人佛,

地佛,天佛,佛祖,万佛之祖,圣人



           每个等级分为前中后三个级别



  圣人有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通天教主,佛教如今的两位幕后大佬,接引和

準提,另外就是造人的女娲了。



  另外,后土娘娘,昔日为救苍生,身化轮回。天道降下无量功德。然而后土

并无元神、亦无鸿蒙紫气。无法成圣。天道慈悲令后土娘娘在陨落之时拥有了元

神。吸收轮回功德的后土元神化为平心娘娘,从此平心娘娘在幽冥轮回之地便是

圣人



  还有人族三位圣皇(天皇~伏羲、地皇~神农、人皇~轩辕。),三皇困守

火云洞镇压人族气运,凭藉人族气运,虽无圣人神通,只要人族一日不亡,亦可

成为不死不灭的存在。但是,天道制约之下。三皇不得轻出火云洞,否则人族气

运有损,三皇便无法再拥有不死不灭的能力。



  再说说人间的格局,如今的人间分为四大部洲,分别是东胜神州,南瞻部洲,

西牛贺州,北俱芦洲,南瞻部洲就是中国,如今的国家,国号为大唐朝,皇帝为

圣元帝李隆基。



  如今的中原的朝代名叫大唐朝,皇帝姓李,建都长安,国内民风开放,没有

那幺多儒家的规矩,上层还流行穿仕女服。



  ……



  刘家村是大唐国江南临海的一个村庄,村里大约有五十来户人家,民风淳朴,

百姓和善,最是个好人的去处。



  却说刘家村内有一户人家姓刘,家中只父子二人,父亲叫刘彦昌,四十岁左

右,而儿子十六岁,名沈香,父子二人是在十余年前来到刘家村,以糊灯笼为生。

而没有人知道,刘彦昌的妻子就是二郎神杨戬的妹妹三圣母杨婵,而他们的儿子

沈香更是半神之躯。



  而此时,在刘家的客房内,十六岁的沈香正在床上睡觉。他相貌清秀,文文

雅雅,只是眉目之间颇有一股调皮之色。



  忽然,沈香猛地睁开眼睛,一下子坐了起来。



  「回来了,回来了!我居然回来了!」沈香喃喃自语道。



  此时的沈香,却已经不是原来的沈香,而是宝莲灯里,人灯合一的那个沈香。



  在沈香依靠宝莲灯人灯合一,想依靠此救出他母亲三圣母杨婵的时候,沈香

却意外地被某种神秘的力量传送到了这里,变成了十六岁的他,而此时,回到这

具身体上,感受着超强的法力,沈香心里无比激动。



  他已经感觉到了,虽然是回到了十六岁的样子,但是能明显感觉到,这个世

界跟自己之前知道的那个不大一样,比如这个世界,还是大唐朝,偏偏还是一个

跟自己知道的大唐朝不大一样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唐僧取经,就连皇帝都还是

李渊!



  还有,这个世界好像不存在什幺天上一日,地上一年,人间和天上的时间是

一样的。



  而与此同时,穿越过来的沈香,已经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内心似乎变得跟

以前不一样了。原来,自己在穿越的时候,脑海里还融入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

他是一个来自现代的宅男,但是他看过很多电视剧、电影和小说,包括了宝莲灯

和宝莲灯前传,如今,这些记忆都融入了沈香的脑海里,还改变了他自己的性格。



  曾经的自己,是一个善良的少年,为了自己的母亲,三界的苍生,奔波着,

一直没享过什幺福,可是现在,自己人灯合一,达到了所谓的圣人的境界,自己

的内心也已经不在是那样的单纯。



  沈香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还可以召唤开天神斧,看起来神斧也跟着自己

来到了这个世界,而与此同时,沈香也能感觉到,自己人灯合一之后,对宝莲灯

的操纵能力也变得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强大了,就算没有仁慈的法力,自己也能将

宝莲灯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自己现在有了这幺强大的法力,还怕个屌!三界之中,仙女,女妖,凡女,

那幺多,自己有这幺高强的法力,为什幺不能将那些美女全部都收了?!



  嫦娥,百花仙子,东海四公主,这些美丽的姨母,丁香,小玉,小玉的姥姥,

还有自己的母亲三圣母杨婵,为什幺他们不能成为自己的女人?想想自己前世居

然放弃了做玉皇大帝,真是太傻了,那个无能的玉帝能做,为什幺自己不能做?!



  而如今,上天让自己得到了最强的法力,自己的圣人力量,估计绝对不亚于

这个世界的最强者,自己理应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想到了这里,沈香决定了,自己要成为一个全新的沈香,和自己的以前彻底

告别!



  自己既然要告别以前,那第一步,就是要把自己的父亲刘彦昌给干掉,虽然

他是自己的父亲,但是自己却也绝对不允许他活着,不然,对自己未来和母亲的

性福生活,那是相当的不和谐!



  于是,沈香立刻潜入了刘彦昌的房间。



  以沈香此时的法力,要杀死刘彦昌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不过,要做

成刘彦昌得急病的样子,以此不让别人怀疑,而由于自己是圣人级别,而且人灯

合一以后成为了最强大的圣人,所以没有人可以推算出是自己干的。



  于是,沈香便用法力,让睡梦中的刘彦昌,像是得了急病死去了。



  ……



  第二天一大早,刘家村的人便看到了,刘彦昌的儿子刘沈香挂丧的情景,众

人才知道昨夜刘彦昌因为急病去世了。



  刘彦昌在刘家村的人缘非常好,所以村民们也很快帮着沈香办理丧事,安慰

他。



  而就在这个时候,沈香的四姨母敖听心来了。



  敖听心是东海龙王的第四个孩子,前面有三个哥哥,她是老四,但因为是最

大的女儿,所以她可以叫东海四公主,也可以叫东海大公主。



  「怎幺回事儿?沈香!」看到刘家挂着丧布,院子里停着棺材,敖听心立刻

沖了进来,看到了跪在灵堂前的沈香。



  「四姨母……」沈香眼中满是泪水,轻轻打量着眼前的美人儿,还别说,自

己这位四姨母还真是一位绝丽的美人儿。



  她身高将近一米六七,身穿一身暗红色衣裙,将她亭亭玉立的丰腴娇躯包裹

得十分优美,她那女性优美的线条若隐若现,一头秀雅的长髮披肩而下,脖颈娇

嫩洁白,那吹破可弹的俏脸上淡淡地施了脂粉,雪白晶莹的粉嫩脸颊还泛着一丝

淡淡的红晕,娇嫩的红润樱唇上涂着一层透亮的口红,令沈香很有一股想将自己

的鸡巴塞进她唇瓣的冲动。



  「四姨母真是个大美女,要是在床上,还不知道怎幺舒服呢!」沈香脸上忧

伤,心里却如此淫蕩地想着。



  「你爹……你爹他怎幺了?!」敖听心丝毫没有发觉沈香看她的眼神不善,

她此时看到屋里挂白,就已经隐隐约约猜到了可能是刘彦昌出事儿了,这一惊当

真是非同小可,杨婵还被压在华山下面,如今刘彦昌居然出事儿,这让一直帮着

好姐妹照顾刘家的听心如何接受?!



  「四姨母……昨晚,昨晚我爹……我爹他得了急病,就这幺……这幺去了…

…」沈香的眼泪不住往下流淌,他法力既然已到如此地步,这区区泪水,自然是

说来就来。



  「什幺?!」听到刘彦昌已经死了,听心内心大震,不可置信地走到了刘彦

昌的棺材前,看到里面双眼紧闭,已经没了气息的刘彦昌,听心的眼泪忍不住滴

落下来。



  「想不到,想不到你们一家人,最终还是没有熬到全家团聚的那一天……」

敖听心想着杨婵在华山受苦,如果她知道了刘彦昌死了的话,那不知道该有多伤

心啊?



  「沈香……」听心哽咽着转过身来,走到沈香面前,抚摸着这个自己从小看

着长大的孩子,柔声道,「你不要难过,日后……日后四姨母会照顾你的……我

可怜的沈香,你怎幺这幺命苦啊……」



  「呜呜呜……四姨母,沈香真的好难过啊……我爹走了……呜呜呜……」沈

香说到这里,一把将自己的头埋进了敖听心丰满的胸膛,脑袋立刻枕在了那对波

澜的山峰处……



  「好大的奶子……嘿嘿,我喜欢……」沈香用头摩擦着敖听心的玉乳,嘴里

还不住大哭。敖听心只道沈香还小,而且悲痛之下,需要一个长辈的安慰,所以

竟然丝毫没有怀疑沈香对她行为不善。



  当下,敖听心便暂时待在刘家,帮助沈香处理丧事。她先去菜市场买了菜肉,

然后回来亲自为沈香做饭。



  还别说,敖听心的厨艺还是相当不错的,做的三盘菜吃的沈香感觉特别舒服。



  「沈香,我这几天住在这里,帮你处理你爹的丧事……」敖听心微笑着看着

沈香吃完饭以后,缓缓说道,「然后,四姨母在帮你安排一下后面的事情,你爹

既然去了,那……那四姨母理应照顾你……」



  「谢谢你,四姨母……」沈香感激地说道,心里却想,嘿嘿,住在这里好啊,

住在这里,我也好近水楼台先得月啊!老子可还没尝过女人的味道呢!



  刘家总共有两个卧室,沈香还住在自己原来的房间,而听心就暂时住进了刘

彦昌的房间。



  忙活了一天,听心也有些累了,进屋之后,她喘了口气,缓缓将身上的衣服

脱了下来。



  她睡觉的时候只习惯穿贴身小衣,当下将外衣裤子全部脱掉,只留下一个赤

色鸳鸯肚兜和一条粉红色的四角裤,然后便躺在了床上,盖上被子,便要睡觉。



  迷迷糊糊睡了片刻,忽然……



  「啊!不要……不要!」



  旁边房间,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一下子将听心惊醒了。



  「啊!沈香!」听心立刻下意识地从床上跳起来,以为沈香遇到危险了,也

顾不得穿衣,立刻沖着跑到了沈香的房间。



  进到屋内,却只见沈香赤裸着身子坐在床上,不住呼呼喘息。听心愣了一下,

问道:「沈香,你怎幺了?」



  沈香转过头来,登时看到了让他情欲暴涨的一幕,只见自己的四姨母,东海

大公主敖听心,此时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赤色鸳鸯肚兜和四角小裤衩,雪白嫩滑的

玉女肌肤若隐若现,丰满的胸部将肚兜高高撑起来,半边奶球居然还暴露在外,

肚兜上更是隐隐可看到凸出的两点,丰满的大长腿更是毫无遮掩,四角裤紧紧绷

着敖听心诱人的下体,更可隐隐见到里面乌黑的阴毛。



  沈香只看了一眼,便知道要行动了,他一把跳下床来,「哇」的一声,一下

子抱住了听心,哇哇大哭。



  「哎呀,沈香,你怎幺了?」听心见沈香哭的厉害,吓了一大跳,赶紧问道,

「是不是做噩梦了?」



  「是啊……四姨母……我做噩梦了……我梦到我爹在地狱里受苦……呜呜呜

……我还梦到我娘好像被压在一个什幺地方……我真的好害怕啊……我现在都不

敢睡觉了……四姨母……我感觉我都要活不下去了……哇哇哇……」



  看到这个孩子在自己的怀里哭的这幺厉害,敖听心也是心疼无比,只能低声

安慰沈香:「沈香乖,不哭,有四姨母在,没人可以伤害你……」



  「四姨母,我……我今晚一个人不敢睡,你……你能不能陪我一起睡啊……

呜呜呜……」沈香抬起头,一脸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的四姨母。



  「啊?一起……一起睡?!」此时,敖听心才忽然意识到,自己身上只穿着

贴身小衣,而沈香……



  沈香居然是赤身裸体,身上一点衣服都没有,此时那少年的精壮身体便毫无

遮掩的展现在听心的面前,沈香的身材很好,虽然才十六岁,但是却已经有大约

一米八四的身高,而下身那根男性的话儿,虽然还是软下来的,但是却也有大约

三寸之长,累累垂垂,极长极大。



  敖听心虽然说活了几百年,但是却从未有过任何男人,此时眼见这个自己的

侄子就这样赤身裸体的在自己面前,那让人羞涩的男人的兇器就和自己近在咫尺,

这让听心这个老处女登时羞得脸颊通红,不能自己。



  「沈香,这个,这个不大方便吧……」敖听心红着脸低声道。



  「四姨母,你怎幺了?你不愿意和我睡啊?」沈香可怜巴巴地看着敖听心,

「可是,你小时候不是还抱着我睡吗?呜呜呜……四姨母,我今天真的好害怕,

我爹死了,我……我心里难受,我就想把四姨母当成我娘,让我可以在睡觉的时

候有点安全感……呜呜呜……」说完,沈香又开始哭了起来。



  听到这句话,敖听心大是心疼,心想:「瞧我这脑子里一通邪念,沈香才不

过十六岁,还是个孩子,而且刚刚死了父亲,正是最脆弱的时候,我怎幺能在这

个时候从一个孩子身上想到什幺男女之防?当年我跟三圣母姐妹情深,如今我却

没有照顾好刘彦昌,我现在必须要尽力照顾好这个孩子,才不负三圣母之托……」



  想到这里,敖听心像是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儿子一般,慈爱地抚摸沈香的头,

说道:「沈香,不要哭了,也不要害怕,四姨母陪你睡就是了……」



  ……



  床上,赤身裸体的沈香将只身穿贴身小衣的敖听心抱住,头颅埋在了她丰满

的乳房里,不多时便沈沈睡去。



  敖听心脸上满是红晕,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虽然她自己安慰自己,说沈香

还是个孩子,可是她心里清楚得很,在这个时代,十六岁就当爹的男人不在少数,

而自己居然搂着一个已经可以和女人做那种事情的少年睡觉,而且那个少年还是

没穿衣服,并且还是自己的侄子。



  而同时,敖听心更能感觉到,沈香那根羞人的器官正抵在自己的四角内裤上,

从未接触过任何男人的敖听心一颗星砰砰乱跳。



  按照天界的天条,神仙只可以和神仙结婚,不能和凡人成亲结婚的,杨戬和

三圣母的母亲,三圣母自己,就是因为私自配了凡人,所以才被处罚,而敖听心

其实心里面一直喜欢的人是杨戬,因此也看不上别人,所以一直没找一个合适的

神仙结婚。



  因此,敖听心其实已经是一个饑渴了数百年的成熟女人,她虽然还是处女之

身,可是内心却早已经无比渴望被男人疼爱。



  这点在天界大部分仙女都是如此,杨婵就是因为太过于饑渴,这才把自己宝

贵的贞操献给了屌丝刘彦昌。



  现在,头一次抱着一个赤裸的男人,敖听心只觉得浑身酥酥麻麻,特别的不

自在,尤其是身体更是燥热难当,真恨不得就此脱光了身上仅存的小衣,好生舒

畅一番。



  渐渐地,敖听心感觉到自己的私密之处触碰着沈香那根羞人的兇器之后,竟

然有了一丝丝的湿润感,这让她登时无比羞涩:「天啊,这是怎幺回事儿……我

……我怎幺会湿了呢……不可能的……沈香是我的侄子,我怎幺会……」



  想到这里,敖听心只觉得周身更是烦躁难当,下身更是很快的便被羞人的淫

水密布,空虚得很,真恨不得立刻有个大家伙插进来,好好让自己舒服一下。



  「该死……沈香现在这个样子,那个羞人……羞人的东西顶在我那里,我…

…我好……好……恩……」敖听心轻轻喘着气,她忽然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情。



  那是当年,杨婵和刘彦昌洞房花烛之后的第二天,一大清早,刘彦昌梳洗之

后前去读书,敖听心前去见杨婵,只见她躺在床上,只着肚兜亵裤,一对迷人的

乳房若隐若现,脸上还有微微的潮红。



  自己走过去,微笑着坐在她的床边,轻笑道:「妹子,洞房花烛的感觉怎幺

样?」



  杨婵满脸幸福地微微一笑,低声嗔道:「不满姐姐说,这世上当真便没有比

和心爱之人亲热更快乐的事情了……尤其是男人那东西硬起来,插进……插进人

家那里的时候……」说到这里,杨婵脸上已然羞得满是红晕。



  现在想起杨婵当时的话,在结合现在的状况,从来没和男人近距离接触过的

敖听心忽然有一个奇特的想法:「听……听三圣母说……男人跟女人干那事儿的

时候……下面……下面那个东西会硬起来……可是……可是怎幺会硬起来呢……」



  想到这里,她偷偷看向沈香下身那根家伙,好奇心登起:「我……我去碰一

下沈香那个东西……看看它会不会硬起来……我……我就是满足一下好奇心,沈

香睡得这幺沈……我……我弄一下就马上作罢,然后立刻睡觉……那个……第二

天谁都不会知道的……」



  所谓一念生,万恶做,敖听心终究定力不足,长期饑渴之下,如今被一个青

壮年男子搂抱着睡觉,而且似乎还有某种外力作祟,让这个定力不足的美熟女,

终于难以自持。



  她心里虽然不断地念叨着只是看一下男人勃起就作罢,但是就犹如吸毒的人

一般,想戒掉的时候总是说只吸最后一口,但是他可能只吸最后一口吗?



  感觉到沈香睡得很熟,敖听心终于慢慢地轻轻挣脱沈香的怀抱,伸出颤抖着

的玉手,缓缓摸向了沈香的下身。



  一下子,抓住了那根肉乎乎的家伙,在敖听心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那根

本来是软下去的家伙竟然一下子直挺挺地一柱攀天,登时吓了敖听心惊叫出来。



  「啊!」



  敖听心惊叫一声,登时反应过来,害怕把沈香吵醒,可是一看之下,发现沈

香还在睡觉,心里稍微安了点儿。



  敖听心乃是法力不错的龙女,在黑夜之中也可轻易见物,此时她一摸沈香的

阳具,便让那根孽根一下子勃起,她内心自然紧张的砰砰乱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