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採花淫贼

03.27 04:52


    森林的外面,是一片毫无人烟的荒野,风十分猛,被风捲起的砂石和草团

在路面上打着滚,发出尖锐的呼啸,路很不平坦,又有许多不知派什麽用场的土

坑,一团一团乾草在土坑中旋转,而后又抛上天空,大地间黄  一片,路上十

分荒凉。忽然,在风声中,却有一阵马蹄声传了过来。



    不一会,朦 中看到一匹骏马。马上的人,似乎全身都伏在马背上,正在控

辔疾驶,那马儿十分英俊,骑手也十分精悍。遇到路面上的土坑,一提  绳,马

儿便发出一声长嘶,便越过障碍,绝不需停下来绕道,马儿像是从土尘慢慢中沖

了出来,而马上的人似乎除了赶路之外,绝不顾及一切。



    他是个神密莫测的骑士。



    一声幽长的嘶鸣,马蹄嘎然停止,骑士纵身跃下马来,原来是一个破衣褴褛

的乞丐,他将  绳捆绑在一棵古老的槐树上,眼前出现的是一座破壁残墙的庙堂

,乞丐急步迈进了堂内。



    堂内佛像金漆剥落,千疮百孔,也没人朝拜什麽菩萨,神佛之前是一只已经

倒坍的供桌。



    庙堂中心,有一堆堆熄灭的火炭。穿过佛台,后面有两扇古老的门板,进了

后门,是间宽敞的四合院,然而房屋倒塌,破烂不堪,满目荒凉,正房内正中央

,有一座铜造的摩尼神像,佛前的供桌虽陈旧,但完好无缺。桌上且有供品和香

炉,看样子,经常有人参拜神佛。



    只见乞丐径直来到后院的正房内,从腰中抽出一注香,用火柴点燃,插入了

香炉;而后恭恭敬敬跪地扣头,参拜佛主。于是房内香烟缭绕,恢复了生机。



    这乞丐拜完佛,在正房的门前,向四周巡视了一番,而后走入堂房,绕到佛

像的局面,冲着北墙,“当!当!当!”敲了三下,于是墙壁开始移动,顷刻出

现了一个暗门,从暗门中,走出了两个小和尚,从年龄上看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

,见到乞丐立即抱拳施礼∶“师傅回来了”,“师傅请进”。



    两个小和尚和乞丐进门后,这暗门,又随即合闭,看起来和原来的破旧的残

墙一模一样,很难察觉破绽。



    就在这破漏不堪庙堂的下面,确有另一个远离人间的花花世界。



    这是一座十分豪华的地下宫殿,大约在元朝,某个皇帝经常来庙,进香上供

,只因路途遥远,当天无法回朝,就在庙堂的下面大兴土木,建造了这座人间天

堂,后来只因兵荒马乱,南北争战,皇帝因年迈惊吓一命呜乎,这座奇特的宫殿

再也无人知晓,一代一代地遗下来,直至近代,被一长期在庙堂居住的僧人发现

了秘密。三年前,武林大乱,这位乞丐被众强人高手追杀,逃至此庙,拉现了僧

人的行蹤,将僧人治死。夺过了这座世外桃园,他又搜罗了几个弟兄,在此花天

酒地,醉生梦死,过着淫蕩绝伦的糜烂生活。



    这时,这位高级乞丐,正坐在太师椅上饮酒作乐,二名妙龄少女,如两朵盛

开牡丹花,散着芳香,揩带着娇容,在乞丐的面前,飞来舞去,斟酒递菜,秋波

暗送,淫声浪语。



    “报告”一名小和尚,毕恭毕敬地站在太师椅前∶“师傅,热水準备好了,

请师傅洗澡更衣,不知师傅叫哪个姑娘陪洗?”



    “嗯!就叫小梅、小玉去吧!”



    “是!”



    一切都是古色古香,浴室内四壁雕刻着九龙戏珠与龙凤呈祥的图案,顶上接

着一盏盏五颜六色宫灯,光线柔和悦目。浴盆呈长方形,大而宽敞,足能使四个

人同时洗澡,四壁的下部襄嵌着紫铜镜,光彩照人,盆池边沿,像牙雕刻的各种

花卉,形态逼真,栩栩如生,这里的一切,都是高档工艺品。



    这时,浴室的门开了,进来的是三个白雪似玉的肉体,最前面的是高级乞丐

,只见他浑身肌肉,条条分明,似钢筋铁骨,发达的胸肌随着胳膊的摆动像两个

园大铁球,左右滚动,腹肌,两排三块,块块稜角分明,油光耀眼,发达的阴毛

,黑而密,布满了整个的小腹,大腿和阴部,粗大的肉棒足有七寸之长,无论何

时何地何种心情,总是怒涨坚挺,肉棒呈黑红色,上面青筋暴露,布满肉刺,晶

光瓦亮的龟头,独眼园睁。整个肉棒,直挺微颤,向上斜挑,活赛一根珍贵的虎

鞭。



    这个叫小玉的姑娘,年方十六岁,她属于小巧、丰满,肉感十足的类型。圆

圆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似的小嘴,鲜红透亮,又点缀了二排白玉般的小牙

,显示贵族人家的高贵雅丽,风姿万千,皮肤雪白娇艳,柔细光滑,乳房高耸丰

美。乳头酷似鲜红的樱桃,乳罩部分粉红诱人。平坦的小腹,明光闪闪,阴阜似

馒头高凸,阴毛微黄而捲曲,浓稀适宜,倒三角的下顶部微微可见,艳红的阴核

,犹如一粒红色的玛瑙,徐徐闪光,玉腿健美,丰满,屁股宽而圆,明显地突起

,走起路来,如风摆荷叶,左右晃动。



    小梅,是个活泼浪漫的姑娘,年方十六岁,她的身材修长苗条,曲线优美,

凸凹分明,她的姿容秀丽,一笑两个酒窝,娇艳妩媚,樱唇香舌,娇声细语,悦

耳动听,皮肤光滑细嫩,乳房挺拨高耸,弹性十足,乳头红艳,阴毛在小丘上乌

黑髮亮,浓密地包围着三角区及阴唇两侧,臂部肥园,粉腿修长。一双眼睛水汪

汪含情脉脉,弘泳涟涟。说起话来,眉飞舞色,十分可爱。



    这时,高级乞丐,走到紫铜面盆前,呼呼啦啦地洗起脸来,随着双臂的晃动

,那根粗长的肉棒,上下左右的颤抖,看得两个姑娘掩口微笑,乞丐两只大手猛

搓面部,当他猛然回过头来,一改满脸汙垢丑相,而是一个英俊的中年汉子,潇

洒浪漫,而富有朝气。



    他大约三十五六岁的年纪,身材削瘦,面形狭长,两道浓眉,压着一双炯炯

有神的大眼,在他的左颊上方,有一道十分明显的疤痕,那是三年前,武林大乱

,被人追杀时,留下的纪念,没有这个伤疤,便没有这个皇帝享用世外桃源,便

没有今日的神仙日子。也正因为这个伤痕,才使他名声大噪,一提起三涯剑客的

大弟子一一汪笑天来,武林中谁人不知,那个不晓?但后来,囱屡盗富宅,贫贪

酒色;江湖上赠了不体面的绰号°°“採花淫贼”。



    热气升腾,烟雾瀰漫,一男二女,平躺在浴盆,汪笑天在中间,左边是小梅

,右边是小玉,热水浸泡着身体,滋润着身心,同时,刺激着男性的肉棒与女性

的小穴,三股暖流同时在他们心中升腾。



    男性激素立刻活跃起来,汪笑天全身舒展,满池的热水,竟将他的身体漂浮

起来,粗大的肉棒像鱼漂一样上下浮动时隐时现。



    同时,小梅与小玉也放鬆了身体,随者水面的晃动四只白嫩乳房,时而露出

水面,时而淹没水中,两头黑黑的长发,似黑色绸缎在水中漂蕩,时面而荡到汪

笑天的胸前,时而又卷到他的脸上,小梅、小玉四只水汪汪的大眼死死盯着时隐

时现的长而粗的大肉棒。



    汪笑天的双手开始活动了,一只胳膊搂着小玉,一只胳膊搂过了小梅,左边

亲吻一下,右边亲吻一下,而且越搂越紧,越搂越紧



    春心蕩漾的少女,在钢筋铁骨臂膀的紧箍中,四只硕大的嫩乳,紧紧的挤压

在汪笑天的左右胸肌上,这时,小玉的心中像有一只无名的小虫在缓缓的蠕动,

爬行带刺的小爪,像针尖一样刺弄着她那每一根感性的神经、她不由自主地发出

了轻微的呻吟∶“啊啊┅┅哼哼┅┅嗯┅嗯┅┅”



    这边的小梅,被铁钳般地紧箍,青春少女的血液,就好像滚开的水一样,在

汹涌,在澎湃,在沸腾,她的双腿之中热辣辣的,正在一浪高于一浪地鼓动,小

阴唇一缩一张贪婪地等待着什麽,一股热流从子宫口溢出,沿着鲜红的嫩肉,沖

击了大小阴唇,会拢在清彻、透明的浴水之中。女性荷尔蒙在急剧澎湃,同时,

发出了娇滴滴的浪语∶“啊啊,小穴里好痒,哼哼,嗯┅┅”她那颤抖的小肉手

,一把攥住汪笑天粗壮、硕长、通红的大肉棒,一挤一压地攥弄着



    与此同时,小玉的手也伸向了汪笑天的双腿之间,但也触到了小悔的手,只

好向下滑,攥住了肉棒下面的大蛋,轻轻地揉弄着┅┅



    汪笑天的胸中燃起了一股慾火,越烧越旺,越烧越冲动,烧得他浑身颤抖,

这慾火像一枚飞弹,径直向下身攻去,弹头将要接近发热的中心,他极力挺直,

使小腹最大限度的腆起,让两只小手,尽情地捏、揉、攥┅┅



    小梅、小玉同时侧过头来,在汪笑天面颊两侧,似鸡啦来般,狂吻起来。



    “打住!”汪笑天挺身大叫。



    一声大吼,使两个少女从迷朦中惊醒过来。



    “快!上床,玩个痛快!”



    “真吓人!”



    “吓我一跳!”



    小玉、小梅搀抹汪笑天走出浴池,来到一张加厚的丝棉床上,这是汪笑天专

门为玩耍準备的,宽大而柔软,三人同时用浴巾擦凈身体,静静地平躺在床的中

央,等待着小玉、小梅上床。



    两少女上床后,向汪笑天猛扑过去,三人紧紧搂抱在一起,猛烈的亲吻着,

四只白生生的乳房,在汪笑天的胸脯上用力的挤压,磨擦,两少女同时发出了尖

细的呻吟┅┅



    “暂停!”汪笑天开始嘱咐了∶“小玉,你跨在我头上,双手把小穴的阴唇

掰开,放在我的嘴上,我为你舔穴,小梅,跪在我的双腿之间,用你的小嘴含舔

我的肉棒,好,现在开始。”



    两个少女一听命令,高兴地拍手叫好,迅速摆好姿势。



    于是,小玉把小穴放在汪笑天的头上,掰开阴唇,显出了鲜红的嫩肉,对準

了他的嘴,半蹲跨在他的脸上。而小梅也趴跪在他的双腿中间,一双妩媚的大眼

死死地盯着汪笑天那根又长又粗又红又紫的大肉棒,龟头晶光瓦亮,独眼,怒张

洞开,整个的阴毛,黑鸦鸦,毛茸茸,布满整个的小腹及大腿,她贪婪地抓起肉

棒含在自己樱桃似地小嘴之中。



    她看看,翻翻,舐舐,再看着,她看到龟头沿上涨凸凸的,像一条粗大的蚯

蚓,盘卧在龟头的未端,她看到涨凸青筋,盘居在肉径上,硬邦邦的肉刺有规则

地向龟头倾斜,她看花了,看呆了,看傻了,抓起大肉棒,像吃火腿香肠一样,

一口吞下去,拚命的吸呀,吮呀,好像肉棒插入了她的心扉,插入了她的胸膛,

插入了她腹中,又从小穴里穿出,她觉得全身燥热难忍,穴里奇痒难煎,突然一

股暖流从小腹向下漫涎,又从小穴里溢出。



    这时,小玉的小骚穴正对準江笑天的嘴巴,他用手贪婪地拨开两片肥厚的阴

唇,让最鲜嫩、最敏感、最刺激的红肉,暴露得越多越好,他天生舌头长,能够

深入内壁,尽情的绞动,搅得小王心慌意乱,奇痒无比,淫声浪调,舒服得他连

自己都不知在说些什麽∶“你┅┅真好真┅┅长┅┅到底了┅┅啊┅┅太┅┅美

了。”突然汪笑天猛一仰头,含住了小玉的艳如玛璃的小阴核,狠劲地吸吮,舐

磨,吸得小玉全身发颤,涨得小玉抓耳挠腮,上身不停的晃动,那阴户又被他脸

上的坚硬鬍渣,刺得一阵阵挛痉,差点把她的灵感美上了天。



    这边小梅,在一股股男性的体臭和肉棒的腥味更加刺激了她的情慾,粉颈一

上一下,小嘴一一合地套弄,直弄得汪笑天的大肉棒,一涨一涨的,龟头顶的小

洞里不时浸出涓涓的清彻、透明的粘液,很快又被红嫩的小嘴吮吸得一乾二凈。



    小玉已经达到手舞足蹈的地步,还发疯地把臀部向下压来,一股股淫水从穴

内冲击而出,但那股引人发狂的奇痒。在死死地折磨着她,只想那大肉棒一下插

入尽底,解除这种难忍受的煎煞,她咬紧牙,紧握双拳屈伸玉腿,扭腰旋臀。脑

袋像货郎鼓一样,满头的长发在空中飞舞,小脸像一朵盛开的红山茶,双腿紧闭

,柳眉微皱,嘴里阵阵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



    “哎哟┅┅哎哟┅┅好人┅┅这┅┅这┅┅太┅┅折磨┅┅人┅┅啦。”



    “啊!好!往里┅┅往┅┅这┅┅边舐┅┅好痒死我了┅┅唔┅┅噢┅┅唔

┅┅啊┅┅”



    小梅这时,淫水四溢,顺着两只丰满的玉腿,向下流淌,流得她身趐骨软,

急得她不顾一切地放弃了用嘴吸吮。翻身跨上,用手握住汪笑天的大肉棒,把自

己的小馒头般肥穴,对準龟头,狠狠往下一坐。



    “哎哟,妈哟,真好┅┅好涨、好粗!”



    汪笑天的怒涨大肉棒,像一根烧红的铁棍,被坐插在小梅的肉穴里,被穴里

的肥肉紧紧的咬住,而少女的阴道也被撑得凸涨涨的,一股刺激的快感,迅速流

遍了小梅的全身,又麻,又痒,又酸,又趐,无法形容舒服。



    “快!快!奶┅┅摸┅┅揉┅┅我的奶子。”小梅一声高过一声地浪叫着。





    汪笑天不停下嘴吮小玉的动作,顺手握住了小梅的一对白生生的丰乳,猛揉

乳房和捏弄乳头,臀部同时配合小梅肥臀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挺进。



    小被顶得媚眼翻白,娇喘连连,花心大开,血液沸腾,一阵阵趐痒、颤抖,

全部神经兴奋极点,还不停地扭动着肥白的屁股,呻吟着∶



    “哎哟┅┅哎哟┅┅啊┅┅啊┅┅好舒服┅┅你插死┅┅插死我吧┅┅啊┅

┅啊哟┅┅又巾上花心了┅┅对┅┅我要丢了┅┅喔┅┅喔┅美死我了。”



    说完之后,一股阴精直泄,一双玉臂,一双玉腿,再也不听使唤了,彻底瘫

痪下来,娇躯软绵无力地压在汪笑天的身上。



    小玉一看小梅达到了高潮,泄了精,急急忙忙把她推下,只见汪笑天的肉棒

,还是雄纠纠、气昂昂,那龟头粗壮赤红,小玉把自己的小穴,顺势一凑,那火

热的肉棒,便连根插入。



    “啊!┅┅涨┅┅好涨┅┅”



    “你┅┅一定┅┅好┅┅好┅┅玩┅┅玩┅┅我┅┅”



    当汪笑天的大肉棒被插入小穴的时候,小玉叫了起来,脸色也有点变白,香

汗不禁流下,紧咬牙关,全身发抖。



    小玉只觉得自己的小穴里,像有一条烧红的铁棍,上下的搅动,涨得她全身

舒爽,那种趐,麻、酸、痒的味道,要多痛快,有多痛快,粗大的龟头,当在小

穴内一进一出的时候,快速地磨擦着阴道的嫩肉,产生多麽美妙的快感啊!



    “哎哟┅┅我的妈哟┅┅好舒服┅┅好美┅┅好爽!”



    她慢慢的扭动腰肢,转动屁股,汪笑天也伸出双手揉捏她的乳房,鲜红的乳

头,有如葡萄大小,艳丽悦眼,使人爱不释手。



    江笑天使劲挺起屁股,用力往上一顶,一根长大的肉佛,又插了一寸多长。



    “哎哟!轻一点,都快插入子宫了┅┅你还不解气吗┅┅”小玉秀眼一翻,

娇喘连连,娇喘吁吁┅┅媚极了,美极了,动人极了,也淫浪极了。



    “啊┅┅唔┅┅太好了┅┅哎哟┅┅”



    越干越来劲,越干越疯狂,当龟头一连几下触到花心时,小玉就情不自禁的

浪叫起来,俯下上半身,把汪笑天搂抱更紧更紧,全身抽搐得也就更加厉害了。



    小玉的浪叫,激励着汪笑天,他的臀部上下活动量越来越大,他往上顶,她

往下压,配合默契,拍节準确,小玉的大白屁股拚命的扭动,动作越来越激动,

心中越来越活跃,阴壁随着阵阵收缩,花心吸吮龟头,龟头顶撞花心,舒服得汪

笑天也大喊大叫起来。



    “好┅┅好工夫┅┅舒爽极了┅┅使劲挟┅┅吸┅┅再吸┅┅喔┅┅好┅┅

好美,哎哟┅┅我要流了┅┅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