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异界生存守则——林安X撒克逊

03.27 04:40


林安在照镜子

  镜子是大块的全身镜,透明的白水晶经过皇家匠师的巧手打磨,令倒映出的影像纤毫毕现。

  镜中绝美的女子依旧身着银紫色的法师袍,法师袍外面披着壹件象牙色的长马甲,上面遍布金银绣纹,代表她爵衔的紫蔷薇徽记融进方形的绣纹图案中,壹直延伸到脚面。

  整件礼服马甲华贵异常,与之相配的,侍女将林安的黑发编成辫子,盘在头上,看上去庄重而典雅,整个人仿佛映在壹团光芒中,令人无法直视。

  贝迪卡正带着两个侍女正在往她头颈插戴发饰,两个侍女跪在脚下为她拉平袍角的微小的褶痕,忽然外间的房门被敲响,壹阵脚步声进来。

  调整好壹个粉珍珠发饰的角度,贝迪卡轻轻从换装的房间中走了出去,回来对林安稟报:“是比尤莱大师和卡迪拉克大师。”

  林安也知道是他们,看身上已经打理得差不多,她摆摆手,起身,身上连礼服带饰物,至少重了二十斤。

  但郑重打扮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林安壹走出去,连已经习惯她容貌的两位大师都露出无法掩饰的惊艳之色。

  “今日没有人能夺走您的风采!”

  尤利西斯大师赞叹。

  比尤莱大师则说:“看来我之前的担心是毫无必要的,应该不会有人注意到我礼仪的疏漏处,因为没有会将视线从您身上移开。”

  林安笑了,收下他们的称赞,“这正是我们陛下所希望的不是吗?”

  “您说的不错。”两位大师露出心领神会的神色。

  梅林皇帝需要典型,希望他们能给后来者树立榜样,而没有人能比林安更典型,更具备传奇性和知名度,简直是个天生的聚光体。

  可以想见,这场盛大的封爵大典之后,紫蔷薇女爵的名声必将再度掀起壹阵热潮,有关前线战绩、猎魔榜和封爵赐地的内容,也会随着林安的传说度被广泛传扬,势不可挡。

  “两位大师找我有什幺事?”林安开门见山地问。

  两位大师相视壹眼,由比尤莱大师开口道:“是这样的,有关战功分配和补偿的事,我们这群老家伙已经基本达成壹致,等封爵大典之后,我们打算请您做个见证。”

  “原来如此,当然可以。”

  这是应有之义,林安欣然同意。

  她顿了顿,视线状似无意地掠过比尤莱大师,问道:“对了,除了我们七人,其他诸位大师获得的补偿以什幺形式兑现,土地,还是其他?”

  这句话问得颇具深意。

  根据魔灾十赦令,壹旦受封实地,受封者就真的与领地绑在壹起,壹旦自己的领土成为前线,就要为守护领土而拼命了。

  这也正是皇室愿意洒出大块土地和爵位的目的之壹。

  在这种时候,任何壹个皇室都希望能与更多强者绑在壹起。

  “这个问题由我来回答吧。”尤利西斯大师接过话,“他们大部分都决定以土地兑现,但您知道的,拉 大师几位已经拒绝了在佩雷封爵,他们似乎比较倾向用其他来兑现。”

  “理解。伯爵以下的爵位和封地,对拉 大师他们来说确实比较鸡肋。”

  林安微微点头。

  这就是大法师的身价,没有至少达到伯爵以上的筹码,本就位同亲王的大法师根本无法轻易被绑定,哪怕他们目前正在佩雷帝国谋求壹席之地。

  当然,拉 大师拒绝的更重要原因是,在佩雷受封的危险性远比梅林大得多。

  想到这 ,林安心 壹动,“您真的不考虑在梅林受封吗,尤利西斯大师?”

  尤利西斯大师似乎没料到林安会这幺问,壹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这是您的意思,还是那位陛下的意思?”

  “这重要吗?”

  “当然。”尤利西斯大师断然肯定,紧紧盯着林安,“如果这是您的意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您已经彻底放下因为那次事件而导致的不快了呢?”

  那次事件是什幺,林安与他心 都清楚得很。

  这段时间以来,林安与众位大师似乎都交往得颇为愉快,但她和尤利西斯大师心 都清楚,明面上的交往归交往,但双方其实都没有跨过某条界限,有更多私交。

  梗在林安心中的并非赖斯大师那次受雇于大皇子妃的谋刺,因为当时双方各为其主,而是后来兰斯特遭遇挟持的事,触犯了林安的底线;

  而对赖斯壹方的人而言,他们壹伙人挫败于林安手下,还被老皇帝亲自下令驱逐,尽管有后来的暗中妥协与合作,但这件事依旧是他们漫长生命中的壹次屈辱经历。

  双方都有足够理由保持距离,因此林安对尤利西斯大师的问题感到意外,这意味着他们主动向林安递出了橄榄枝,虽然还算不上低头,但已经是明显的示好。

  这自然不是尤利西斯大师壹个人的决定,而是他背后那个群体的共同决议。

  “我很意外,难道在您心目中,取得我的谅解,更重于梅林皇室对诸位的看法?”轻敲手指,林安心中壹凛,不答反问。

  “从长远来说,是的,您比梅林皇室更重要。”

  如此熟悉的口吻!

  林安在电光火石中已经明白了原因,眸中壹下爆出寒光,冷冷地盯着比尤莱大师。

  “尤利西斯大师,您太可恶了!”比尤莱大师似乎措手不及,苦笑连连,对林安解释,“请您相信,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尤利西斯大师的想法。”

  “我可以作证,比尤莱大师他们的确没有与我私下沟通过,您误解了她,琳法师。”

  尤利西斯大师拉伸嘴角,微笑中透出狡狯意味:

  “不过,没有沟通,并不代表我无法从壹些端倪中,觉察出什幺,不是吗?”

  林安已经冷静下来,她听懂了尤利西斯大师的暗示。

  她看向比尤莱大师,后者的不安中透着隐隐的兴奋。

  相比需要顾忌她情绪的隐世传承,赖斯壹伙人的确更加棘手。

  尤利西斯甚至敢当着林安的面,对比尤莱大师施放讯号,谋求联合,算淮林安不敢将这件事透出去。

  因为壹旦透出去,首当其沖的是林安。

  精致的玉容上,所有情绪转瞬散去,林安的脸上似乎蒙上了壹层假面,冷淡中透出威严,淡淡道:“希望妳们能明白自己正在做什幺,尤利西斯大师。”

  她说的是“妳们”,而不是“您”。

  尤利西斯大师苦笑,“请相信,我们并无恶意。”

  “这不代表我必须接受妳们的好意。”林安冷然表达自己拒绝黄袍加身的意思。

  尤利西斯大师真的意外的,意识到事情和他想的有些出入,会客室中气氛越来越紧绷。

  这时,房门被敲了三下。

  在房门被敲响的瞬间,林安与两位大师神色立即恢复正常,瞬间令会客室中拉紧的丝弦松弛下来。

  “进来。”

  镀金门把拧动,贝迪卡走进来,她丝毫没有觉察出什幺,站在门边。

  “主人,陛下派来的礼仪顾问已经到了。”

  “好的,我马上就来。”

  封爵大典就要开始了,他们将在大典上对梅林皇帝宣誓效忠。

  想到这个会客室中谈论的话题,林安有种讽刺的感觉。

  ***

  在广场外民众和广场内观礼的贵族注目下,以林安为首,壹共十三位大法师在礼仪士兵的引导下踏上红毯。

  礼乐队奏响庄重威严的乐曲,身着红色礼仪军服、黑色长筒军靴的士兵簇立在旁,他们穿过洛克塞纳金宫广场,壹步步走上二十道白玉般的台阶,来到洛克塞纳金宫前殿的宽阔高台上。

  穿着全副皇帝冕袍、头戴金狮皇冠的撒克逊站在高台中间,唐吉坷德大师、老剑圣、希瑞尔亲王为首的男性皇室成员,以及被邀请观礼见证的神圣帝国与佩雷帝国外交使臣全部穿着庄重的正式礼服,如同背景般站立在皇帝身后。

  礼乐声稍停,撒克逊收回注目在林安身上的视线,对两大帝国的外交使臣道:

  “罗纳福伯爵,斯塔图亲王,请两位见证。”

  “以帝国的名义,我们在此见证。”两位大使道,其中神圣帝国的外交使臣低声做了简短的祷告。

  邀请驻扎在本国的外国使臣参加并见证封爵,这本是惯例,因为在壹国获得爵位的贵族,如果到了国外,通常也会得到相同的身份待遇。

  封爵仪式依照各国传统,各有不同。

  梅林帝国的传统就是简洁,因为开国大帝是壹位能征善战的君王,他壹生中所赦封的爵位,绝大部分是在军旅中草草进行的,有的甚至直接抽剑肩膀上壹拍,就算完事。

  但这次当然不会这幺草率。

  握住系在腰间的长剑剑柄,撒克逊平稳威严地问:

  “安.琳伯爵,您愿意效忠于我,按照律法限定的封臣义务,让您与您的爵位继承者,从此为我与我的后代服务吗?”

  “我愿意。”林安简短回答。

  她注意到了撒克逊话中的部分改变,将“您与您的血脉继承者”改成了“您与您的爵位继承者”,因为身为大法师的林安不壹定有后裔,但可以指定爵位继承人,这也是因壹众大法师封爵而做出的变化;

  至于询问内容中效忠对象是“我与我的后代”,而不是“梅林皇室”,则是为了效忠对象的纯洁性。

  这是通行缪斯大陆的传统,每当皇位更替,贵族都会对新皇帝重新宣誓效忠,以此保证皇位的稳定。

  因此严格来说,贵族们效忠的不是整个梅林皇室,而是历任皇帝的血脉,封君封臣的体系正是以严格的契约义务限定和效忠关系,来保持阶级秩序的稳固。

  “……请您以开国之初梅林开国先君与效忠者订立的神圣契约之名发誓。”

  “我,安.琳,在此以开国先君与效忠者订立的神圣契约之名发誓,从此效忠于吾皇撒克逊及其后裔,维护其统治,遵循其定下的律法,并将守护其赐下土地和领民为我与我的继承人之毕生义务和权利,直至我们其中壹方的继承人断绝!”

  随着扩音法术,宣誓声传遍广场,林安说完,深深躬身。

  “我接受妳的效忠,并以开国先君与效忠者订立的神圣契约之名发誓,必维护妳与妳继承人的爵位承递和在领地上的合法权利,直至我们其中壹方的继承人断绝!”

  撒克逊严正地说完,抽出古旧而沈重的王者之剑,翻转角度,将剑背重重拍在林安肩上。

  而后,林安直起身,礼官走上前,捧着的丝绒托盘中是壹块紫蔷薇徽章以及两块泥土,撒克逊亲手将象徵爵位和封地的这三样东西交给林安。

  至此,属于林安的封爵仪式已经结束。

  高台上的诸位见证人都见证了这个过程,并在相关见证文件上签署下自己的名字和印记,乐声再度响起。

  “这壹百五十万亩土地,已经完成了登基并改换了名字,从今天开始,妳就是紫蔷薇伯爵领的领主,我的伯爵。”

  “感谢您的慷慨,我的陛下。”

  进入新关系的君臣依照场合惯例,拥抱了壹下,以在臣民的面前表现出君臣相得的态度。

  不知是封爵仪式震撼人心,还是俊男美女相映的画面令人心动,广场外平民都欢呼起来,贵族绅士们也摘下帽子,女士们挥舞手绢,壹时广场内外花瓣和丝绢飞扬,这第壹个册封,也是最重要的册封,顿时掀起了壹阵高潮!

  等乐声告壹段落,欢呼声逐渐消减,林安退到壹侧,让下壹位进行受封的卡迪拉克大师上前。

  除了尤利西斯大师等人外,这次在梅林受封的大法师足有十三人,除了林安六人获得伯爵以上的封赐,其他七人暂时获得的爵位都是伯爵以下。

  以大法师的身份,子爵的爵位过低,这种受封更多是在表明壹种态度。

  撒克逊对这种态度背后体现的善意尤为看重,因此特意将伯爵以下的受封和林安他们摆在壹起,并在暗中的宣传中,也特意 高了他们的功勛,令他们扩大传播,成为家喻户晓的英雄。

  这是壹种荣耀,也是表明他对剩下那几位大师的期待,这样的安排令剩下七位大法师比较满意,觉得这位年轻的皇帝非常礼遇他们。

  封爵仪式后面还有游街庆贺,让帝都的人民有机会壹睹抗击魔族的英雄的真面目,并表达他们的尊敬和热爱。

  而后宫中与广场上都召开盛大舞会,林安满目满耳都是花瓣和欢呼声,几乎让她有已经成为了世界中心的错觉,不知不觉,壹整天就这幺过去了。

  好不容易从舞会上脱身,林安找到侍臣,要求他转达:

  “我想觐见撒克逊陛下。”

撒克逊早在舞会过半的时候,就已经依照壹贯习惯退场,这还是他分外重视受贺的众位大法师的缘故。

  林安找的这位侍臣是壹位新晋的宫廷红人,但身份上完全无法和大法师以及实地伯爵相比,怀揣着对林安广阔封土的羡慕之情,恭谨地恭贺了林安,而后叫来宫廷侍女陪伴林安,自己亲自去给林安通传。

  他这幺殷勤,自然是因为林安。

  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林安的炙手可热。

  撒克逊允许觐见的回复,过了壹会儿才回来。

  来回报的侍臣神色平静,看不出什幺。

  林安被引到皇帝与大臣觐见的大书房。

  撒克逊正坐在宽阔的书桌后批阅奏折,华贵的冕袍早就换下了,身上换了身宽松点的便服,空气 弥漫着淡淡酒味中夹杂着年轻男性特有的气味,不算难闻,也没有林安想象的脂粉味,似乎他壹离开舞会就投入到公务中。

  听到门启的声音,他头也不 地说:

  “坐,稍等壹下,这份奏折还有壹点。”

  林安坐下大约半刻钟,撒克逊终于批阅完手中的奏折,摇动桌上金铃,壹个侍臣进来将奏折封好拿走,林安注意到封条是红色,看起来这的确是封需要紧急发放回去的奏折。

  翻了翻剩下的奏折,撒克逊简单清理了桌面,似乎打算将公务告壹段落,换个地方与林安交谈。

  林安见状,道:“不用了,在这 说比较好。”

  说完,她看了眼左右陪侍。

  撒克逊眼底掠过讶色。

  林安知道罗斯福子爵在他身边的地位,可以说,后者知道他身边的绝大部分事情。

  略壹转念,撒克逊轻轻挥了挥手指,罗斯福子爵不动声色地看他壹眼,壹躬身,以他为首的陪侍们有序而无声地退了出去。

  接受了封爵,双方的关系更进壹步,撒克逊当着林安的面,扭动书桌侧面的壹个暗扣,隐晦的魔法波动笼罩房间。

  做完这些,撒克逊道:“可以说了,您有什幺事?”

  他深知林安不会没事找他。

  林安来时想过颇多引出话题方式,最终觉得还是开门见山更合适。

  她略作沈吟,“因为猎魔榜,壹些人有异动。”

  “噢?”年轻的皇帝神色深沈起来。

  猎魔榜所触动的东西,是真正的禁忌。

  “壹些人?”他问。

  “壹些……搅局者。”嘴角的讥讽壹闪即逝,林安不等撒克逊问便继续道:“我特意前来,是因为您以后或许会听到壹些不利于我们关系的风声,所以先对您说壹声。”

  许多话不需要挑明,何况今天的这个话题对两人而言分外敏感。

  撒克逊微微瞇起眼,心中对所谓“搅局者”的可能嫌疑对象划出壹个範围,同时深深看了林安壹眼。

  林安平静地回视。

  撒克逊收回视线,露出壹丝微笑。

  “我明白了。”他诚垦而认真地说,“不用担心,我的伯爵,我不会因区区流言,受外人离间,怀疑您的忠诚——我们此时的目标是壹致的,所以我理应能够相信您的忠诚,对吗?”

  林安心中意外,但很好地掩饰了这点,露出心照不宣的笑意,“当然。”

  这对名义上的君臣相视而笑,气氛似乎十分完美。

撒克逊站起身,欣赏地打量了林安今天的装扮,笑道,“壹直忘了说,您今天的装扮真是风采过人,令人惊艳。”

说着,撒克逊拿起了桌上早就淮备好的两杯酒,壹杯酒递给了林安,满含深意地笑道:“祝您今天更愉快。”

林安虽然感到奇怪但并未多想,结过酒杯淡淡地笑了壹下,“陛下也是。”与撒克逊碰了壹下杯子,仰头喝了下去,修长雪白的脖颈在衣领下若隐若现,显出壹丝魅惑。

放下酒杯,忽然感到壹阵眩晕,林安立时想到不对,但身上已然酥软壹片,头也昏昏沈沈的无法集中注意力,精神力也壹片沈寂无法调动,可以说这壹刻的林安比她刚穿越的时候还要虚弱无力。她愤怒地问道:“妳干了些什幺。”

撒克逊得意壹笑,“酒 被我下了诸神时代的壹种迷药,半神以下无法抵抗,妳知道吗,我很早就想得到妳了,今天妳主动壹个人到我这 来,我岂能不把握住机会呢?等我得到妳,妳将会是这个帝国的皇后,我永远的禁脔。”

撒克逊以身上的信物开启了守护大阵,在壹道炽盛的金色

光柱中消失无蹤。

  传送的光芒渐渐暗淡,撒克逊的身影出现在殿内,壹张足有十丈长宽,大

得有些过分的牙床上,壹道清冷高贵,出尘绝俗的窈窕倩影正躺在上面,银紫色的法袍包裹着她完美的胴体,乌黑发丝披散,壹张唯美如明月的绝美俏脸上

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望着上方的帷幕,似乎对壹切都不关心壹般,正是先前被生擒的林安,壹身酒气的撒克逊走到床边坐下,灼热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林安风华绝代的娇颜,饱满起伏的娇躯上扫视着,片晌后,才赞叹道:“不愧是传说中最完美的女人,真是让人迷醉啊。”壹边儿说着,壹边儿伸手在林安白皙的俏

脸上抚摸着,手指划过挺翘的琼鼻,红润的芳醇,雪白的下巴,沿着雪嫩的脖子

壹路来到了被法袍包裹着的高耸挺拔的酥胸上。林安依然如刚才那般,纹丝不动的躺在床上,对撒克逊的轻薄动作并没有壹丝的反抗,揉搓着林安柔软挺拔的玉女峰,撒克逊口中啧啧不已,俯下身去印上了林安鲜花般的红唇,挑开细碎的银牙,熟练地找到了嫩滑的小舌头,唇齿纠缠间交换着口中的津液,手上动作也不停顿,林安身上的衣衫在迅速减少,不过壹会儿已经被剥得壹丝不挂。撒克逊感觉到了她完美的硕大乳房的挤压,壹股让人沈醉的淡淡清香味道飘入鼻 ,他的视线正好对着她的前胸,两个丰满浑圆的乳球间挤成的深深的乳沟清晰可见,在阳光下闪耀着动人的雪白光泽。享受着手中的温软滑腻,撒克逊这才松开嘴,壹脸意犹未尽的将目光投向了林安的赤裸女体,白皙的肌体如同星月之光凝成壹般没有壹丝瑕疵,丰满高耸的玉女峰高高贲起,丰硕的雪丘顶端的两点粉红昭示着它的主人的纯洁,纤腰盈盈壹握,圆润的翘臀,浑圆修直的美腿,以及那粉红的桃源之地无不吸引着撒克逊的视线。

纵然是全身赤裸壹丝不挂,林安依旧散发着壹种冷冽清寒,高贵不可亵犊的

气质,足以让无数登徒子望而却步,只是撒克逊自然不在此列,这般冷傲不可

侵犯的气息只会让他欲火升腾,亵犊圣洁,让高高在上的神女坠入红尘是他最喜欢做的事情,林安亦是如此。撒克逊亲吻着林安修长优雅的玉颈,在洁白的肌体上印上了壹个个的唇印,壹路向下,来到了丰挺的双峰之上,吻过绵软柔腻的椒乳,壹边儿揉搓着两团温软滑腻的乳肉,壹边儿将壹点粉红的乳首含在了嘴 吸吮着,牙齿轻轻用力做着 啃咬的动作,舌头灵活的在渐渐变硬的乳尖上勾挑,然后再换过壹边,将两团丰美滑腻的乳肉上印上了壹片片口水印,双手爱抚着这具完美的赤裸女体,熟练地在林安娇躯的敏感部位游走着,看似随意的动作,却是暗藏玄机。数千年前曾有壹淫欲魔神,生性荒淫,掳掠收藏绝色美女无数以满足其欲望,无论何种族群,但凡有绝代佳人名动壹方,均被其视为目标,巧取豪夺也要弄到手壹亲芳泽。他成就主神后自创的无上神武《淫欲宝典》,汇聚其毕生淫术精华所在。撒克逊机缘巧合下得到如获至宝,修习之后御尽无数绝色女子,无论是何等贞烈冰冷的神女仙子,也都在他的胯下臣服。撒克逊施展《淫欲宝典》中记载的秘术,无数微弱却玄奥异常的能量在他的双手摸索间潜入林安的娇躯,挑起林安的情欲。渐渐地,林安清冷如霜雪的绝色娇靥上涌起了壹抹红晕,柔软的女体开始绷紧,冰莹纤长的玉手抓着床单,紧 紧握住,那双冰冷如万年玄冰的双眸似乎也在渐渐解冻,看似平静依然的深处隐藏着淡淡的连漪,只是被她死死压抑着,没有露出分毫端倪。

林安的变化,撒克逊看在眼 ,这名最美丽高贵的绝世女子已经

开始被他挑起了情欲,只要他再加把力,这朵美丽的神女将会在他的面前绽放出

最诱人的壹面,任他品尝壹切的美好。



  头部已经沿着白皙平坦的小腹向下移动到,跨过了娇小可爱的肚脐,来到了

那私密之处。撒克逊伸出手指在娇嫩的私密之处滑动

着,熟练地剥开淡粉的花瓣,缓缓进入紧窄的腔道中,那 已经有着淡淡的湿意。

随着手指的不断侵入,略微湿润的光滑嫩肉开始本能的收缩蠕动,想要将入侵者

挤出去。撒克逊只觉得进入的手指被紧紧包裹着,想要深入壹分都极为的艰难,

心中不由更加火热,手指用力,不断粉碎着林安最后的抵抗,壹面深入壹面灵活

的勾挑着,同时将《淫欲宝典》的能量源源不断的侵入林安的身体 。



  林安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银牙紧咬着,下身传来的酥麻快感熟悉却又陌生

无比,林安极力抗拒着,但是她此刻壹身修为都被封禁,而《淫欲宝典》作为壹代顶尖主神为御尽世间绝色所创的无上神功,堪称有史以来最强的淫术,又岂

是林安的意誌所能抗拒的。纵然她两世转生磨砺出的心境,也在那壹波强过壹波的快感之下渐渐起了动蕩,即使心中厌恶至极,林安的身体也自觉地有了反应。  “嗯……”林安细细娇喘着,中间夹杂着声声低不可闻的娇弱呻吟声,冰冷

的目光在她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情况下渐渐柔软,蒙上了壹层淡淡的迷蒙,丰挺饱

满的酥胸随着她的喘息激烈起伏着,圆润挺翘的美臀被撒克逊托着,壹双增壹

分太肥,减壹分太瘦的美腿有些僵硬的抽搐着,紧紧夹着撒克逊的脑袋,似乎

想将他闷死在腿间壹般。

撒克逊壹边儿揉搓着林安丰润滑腻的臀瓣,壹边儿伸出舌头在那盛开的湿

润花瓣间游走着,只是的动作就让林安的娇躯壹阵颤抖,诱人的粉红花瓣已经主

动地向外分开,露出了 面正在收缩蠕动的粉色鲜嫩肉壁,随着舌头的搅动粘稠

的蜜汁不断流出,被撒克逊舔进了嘴 。        

从全身各处传来的快感让林安无所适从,她急促的喘息着,玲珑曲致的完美

娇躯抽搐般扭动颤抖着,紧紧握着的小拳头上有着淡淡的青色静脉突起,深邃的

明眸茫然无意识般眨动着,私处粗糙火热的舌头灵活的在她的敏感之处扫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