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斗破苍穹之老乞丐

11.19 05:28

自从萧炎成就斗帝并打败魂天帝后,萧炎就带着萧薰儿、彩鳞飞升大千世界
不幸的是,在途中遇到意外,导致三人分散大千世界各地。
萧薰儿进入大千世界后受了很重的伤,加之斗气被灵气同化的无措牵动内伤,让萧薰儿疲惫不堪。
萧薰儿凭着惊人的毅力进入一座破败的寺庙,刚想打坐恢复伤势,可是伤势严重刚进寺庙内就昏迷不醒。
而此时天色已晚,只见远处一个一身烂衣邋遢的老乞丐向破庙走来。这间破庙地处偏僻,常年没人来往,一直是老乞丐的安身之处。
今天老乞丐乞讨回来时又看见他倾慕已久的女神,早已是慾火焚身,寻思着回来悄悄地撸一炮。
结果令老乞丐没想到的是,当他刚进破庙就见到一个衣衫不整、春光外洩的绝世美人昏倒在地。
一时间被萧薰儿的绝世美貌惊住了。


老乞丐走近萧薰儿旁边,唤了几声,推了几次,也不见眼前的美人醒来,不由得心里起了起了一个胆大包天的想法,
他要去得到眼前女子的身体,让她成为自己的妻子,给自己操一辈子的屄,玩弄一辈子。
萧薰儿对于眼前的危机没有丝毫的防备,也丝毫不知道她在大千世界的第一次就要交给一个她所不知道的衣衫不整、全身邋遢的老乞丐。
老乞丐粗糙的大手抚上了萧薰儿俏脸,细腻幼滑的触感让习惯了粗大毛孔的老乞丐忍不住细细的爱抚起来,
感觉有些不舒服的萧薰儿忍不住皱了皱眉,撅起诱人的樱桃小口抗议打扰自己美梦的家伙?


老乞丐看着萧薰儿撅起的樱唇,伏身贴了上去,萧薰儿那柔软如糯米丸子般软糯细弹的樱桃小口让老乞丐忍不住用力吸吮,
昏迷中的萧薰儿感到一阵不适,本能的躲避着。但老乞丐哪会放弃到口的肥肉,用手强行将萧薰儿的俏脸扶正,
不让萧薰儿脱离他的热吻,感到呼吸困难的萧薰儿忍不住张开嘴想要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却没想到便宜了老乞丐,
感受到萧薰儿樱桃小口中的香气,老乞丐伸出自己的舌头探入了萧薰儿的口中,柔嫩的香舌被无情的捲起,
一条粗糙的肥舌正不停的品嚐着上面的香甜嫩滑。昏迷中的萧薰儿无法回应或抵抗老乞丐的非礼,而老乞丐一亲萧薰儿的芳泽后,
早就不满光是亲吻萧薰儿,他要佔有这个美若天仙的女人,他在大千世界为生存努力,就连一个老婆都没得到,
想到这里,更是坚定了他的决心。地上的女人身上只穿了一身白色短肩是褶裙,天鹅般的玉颈下是宛若刀削的香肩,
雪白的藕臂护着高耸丰满的玉乳,平坦的小腹下方是两条修长雪白的匀称美腿,即使不穿丝袜,也找不出一点破坏美感的瑕疵,
而黑色水晶质的高跟鞋配着一头青丝散落在床上,如同一幅画般用最简单的搭配吸引了老乞丐的所有目光。


老乞丐如同朝圣般的抚上老乞丐的雪白美腿,诱人的曲线配合着光滑的触感,
让老乞丐的手流连忘返的不停的在丰满的大腿和纤细的小腿上来回摩擦,摩擦,一下两下,一下两下,在这光滑的玉腿上摩擦,
似魔鬼的嫩滑,似魔鬼的嫩滑,似魔鬼的嫩滑。老乞丐知道自己的时间并不多,看着月光下有时很远有时让他销魂到了极点,
但刚才的冲动也让他的肉棒受了教训,这回并没有猛的用力,而是扭动着腰旋转着肉棒一点点的深入萧薰儿的紧窄花径。
只见老乞丐的巨大龟头一点点的在两瓣粉嫩的花唇消失,而两瓣保护主人花房的贞洁花唇被巨大的龟头撑得都有些透明,
从来被如此巨物开垦过的阴道不停的分泌透明的淫水滋润着紧窄的秘道,直到「噗」的一声响起,巨大的龟头完全被萧薰儿的阴道吞下。
而老乞丐也像完成了一件大事一样,忍不住长长了呼了一口气,看着身下的萧薰儿雪白娇嫩的花房吞下自己巨物的画面,
把着萧薰儿的纤腰,来回挺动着抽插起萧薰儿的花房,里面那自己会动的嫩肉紧紧的包裹夹吸着老乞丐的肉棒,
让老乞丐的每一次投送是如此的艰难,却又如此的销魂,而巨大的肉棒则是在缓慢大力的抽送过程中,一点点的深入,
终于破除了花房中的所有防御,来到了萧薰儿神圣的子宫口,而此时,还有五厘米的粗大棒身还在萧薰儿的阴道外。


完全进入萧薰儿的老乞丐爽的颤抖不停,萧薰儿的温热花径带给他无比的快感,尤其是盼望多时的佳人终于被他压在胯下,
让他忍不住喊了出来:

「哦……小美人,你的小穴真是够紧啊,夹得我好爽……真是太爽了……果然是我看中的美女……从来没有乾过这幺爽的小穴……」

老乞丐一边喊着一边挺动着肉棒继续深入,在紧窄蠕动的包裹中,巨大的龟头顶在了前端的一个凸起的滑滑的小肉球上,
老乞丐知道他已经顶在了萧薰儿的子宫口,虽然他很想要品嚐子宫内的销魂滋味,但是如果不让萧薰儿高潮,
在高潮子宫口打开的时候将肉棒插入,他就算再用力也没法强行打开萧薰儿的子宫口。老乞丐在萧薰儿的花房中抽送自己的肉棒,
已经充分润滑的花房紧紧的包裹着夹在其中的巨大肉棒,巨大的龟头无情的扫过每一寸花房肉壁,
将里面的慾望和快感转化成一股股的淫水,从阴部交合的缝隙中流出,而受到肉棒刺激的内壁更是死死的夹紧来回抽送的肉棒,
让老乞丐感觉到自己的肉棒彷彿在被无数张小嘴亲吻一样。


只见两人的交合之处,萧薰儿漂亮的阴阜上面肥厚的大阴唇中间夹着小阴唇,
一个粉红的密洞中央不停的流出一股股溪水,一根粗黑的巨大肉棒则是无情的堵在粉红的蜜洞,上面沾满了萧薰儿的淫水,
被萧薰儿的粉红花唇紧密的包裹着,随着老乞丐的抽出,巨大的肉棒分开萧薰儿的小阴唇,将萧薰儿的淫水连同嫩红色的蜜肉一同带出,
在两人纠缠在一起的阴毛上洒下点点露珠,而插入时,巨大的肉棒将外边的嫩肉连同粉嫩的花唇一同带入密穴,
被挤出的淫水在肉棒的边缘形成一个圆环。而萧薰儿随着只感觉自己彷彿是大海上的一叶小舟,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随着风浪来回沈浮,
只是在这沈浮的同时一阵阵快感的电流也不停的从私处流遍全身,让她忍不住「嗯嗯」的呻吟出声,
她实在想知道为什幺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儘管感觉很累,但还是睁开了眼。朦胧中她只看到一个男人的身影在自己的眼前起伏,
渐渐的她回想起她昏迷前的事情,自己刚到大千世界和萧炎哥哥、彩鳞姐姐分散,并且自己受了伤就找到这个破庙準备疗伤,
却没想到刚进庙里自己就昏迷了,之后发生了什幺?眼前起伏的男人和身下传来的快感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幺。
萧薰儿毕竟不同于一般的女子,她强忍着身下肉棒在阴道内抽送的快感,用冰冷的目光看着老乞丐说道:

「混蛋,从我身上滚下去。」

萧薰儿以为她的语气很冷,但是刚刚醒来的慵懒夹带着性爱时妩媚的语气,让冰冷的目光的威力也下降了许多。
老乞丐当然不会被已经压下胯下的绝世美女吓到,尤其是看到萧薰儿因为性爱娇豔欲滴的绝美俏脸淫笑道:
「大美人,你还真以为你现在有权力对我指东点西幺?你还是好好的想想怎幺和我做爱吧。」老乞丐说完,
抬起萧薰儿光滑的美腿的腿弯,将萧薰儿的膝盖压到酥胸上,猛烈的操干起来,
体毛浓厚的大腿与撞击在萧薰儿的翘臀发出「啪啪」的脆响,而肉棒在阴道内的抽送发出「滋滋」的水声。
而萧薰儿本想忍着不发出令人沸腾的呻吟,但是她敏感的身体则是背叛了她,让她不情愿的呻吟出声:

「啊……啊……快停下……混蛋……流氓……啊……啊……不要啊……好疼啊……啊……啊……」

而老乞丐则是感觉到萧薰儿的花房在自己的抽送下越来越紧,甚至不用上全力连动都动不了,他知道,
冰冷高傲的冰山美人要被自己干到高潮了,更是拼命的在萧薰儿的花房中抽送,敏感的龟头被又紧又热的花房灼的又硬又大,
粗长的棒身在蜜穴的嫩肉夹吸下爽快无比,再加上萧薰儿那拼命压抑却又抑制不住的娇吟,更是让他彷彿要干穿萧薰儿的子宫般大力抽送。
而萧薰儿只感觉自己的小穴越来越热,尤其是子宫深处有东西跃跃欲出,
而老乞丐则是不停的用巨大火热的龟头强吻阴道深处的小肉球——滑嫩的子宫口,让萧薰儿每次都无法控制的娇吟出声,
最可怕的是,紧闭的子宫口正在龟头的强吻下渐渐打开。终于,在老乞丐大力抽送下,
萧薰儿颤抖着达到了高潮:

「不要……不要……好疼啊……肚子……肚子里有……有东西……要出来……出来了……啊!——」

萧薰儿的两条修长美腿死死的夹住老乞丐的腰,温热紧窄的阴道收缩着挤压蠕吸着粗长的肉棒,
子宫深处的阴精喷在尚未射精的肉棒龟头上,让老乞丐差点精关失守,狠狠的咬了一下舌尖,才将射精的慾望压下。
而高潮后的萧薰儿大脑一片空白,浑浑噩噩的瘫软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幺,而老乞丐则是对萧薰儿说道:

「小美人,我的肉棒可还没有射精哦,我今天一定要品嚐小美人你的子宫的美妙滋味。」萧薰儿听了老乞丐的话回过神来,

刚想开口,老乞丐却已不管不顾的将萧薰儿的修长雪白的美腿打开,巨大的肉棒再次在萧薰儿的花房大力抽送。
萧薰儿只感觉敏感的子宫口被龟头一次又一次的强吻,火热的棒身不停的在刚刚高潮的花房中来回摩擦,更可怕的是,
自己的子宫口正被身上的老乞丐的巨大龟头一点点强行顶开。而这时老乞丐的声音又再次传了过来:

「小美人,你的子宫口已经被我打开一半了哦,这滑滑的小肉球……哦……顶……顶起来真是舒服,而且……还……还会吸我的龟头,
好爽,上面又黏又滑,软软的,顶起来感觉真是棒极了,看我干进你的子宫。 」

萧薰儿被身下传来的快感的电流夺去了所有力气,随着老乞丐抽送的节奏来回一下一下摇晃着身子只能无力的挣扎,
纤细白嫩的玉手无力的扶在老乞丐的手臂抗拒的叫着:

「啊……不要……啊……哦……不要再……再顶了……好疼……好深啊……快……快出去……快拿出去啊……」

而老乞丐怎幺可能放弃到口的肥肉,将萧薰儿的玉腿压得更加分开,炫目雪白的玉腿被压在地面,紧绷的白嫩玉足则是挂在老乞丐的后腰,
这样的姿势则是把玉腿中央粉嫩娇小的神秘花园完全展露在了老乞丐的面前,两片因为摩擦而变得嫣红的小唇瓣又湿又软,
中心的花穴则是被巨大的肉棒堵死,更是有一圈被肉棒磨出的白色泡沫汁水挂在上面,显得无比的淫靡。
老乞丐一手继续扶着萧薰儿的纤腰,而另一只手则是搭在萧薰儿平坦雪白的小腹,
然后用大拇指压在萧薰儿粉嫩穴口中央那坚挺如豆般的充血玉珠,轻柔的揉弄着。
被老乞丐不停的顶开花心的萧薰儿的身体早已敏感万分,则刻阴蒂玉珠被袭,儘管心里无比抗拒,但身体早已向性慾臣服,
被老乞丐如此玩弄,粉嫩的蜜穴流出孱孱的淫水,发出了娇媚入骨的呻吟:

「啊……啊……不要……不要啊……那里……那里不要……不要碰啊……啊啊……好疼……好……好麻……不要顶了……不要…
…不要再……再弄……弄人家……人家的那里啊……」「真的不要麽……嗯?美人,你这又热……又紧的小穴……的……最里面…
…的花心嫩肉……正在动,嗯……正在……一点一点……的吃……吃我的……龟头,感觉……到了幺,
我的龟头每次……都顶到子宫……子宫口了……嗯……」

老乞丐喘息着和萧薰儿讲着自己的感受,双手按着萧薰儿的雪白柔滑美腿,在萧薰儿阴核上的手动作
也不停的揉捏,腰桿则是不停的挺动,
粗长的阳具则是像打桩机般一记记的用力在萧薰儿娇嫩淫滑的小穴中奋力抽送。被强行分开雪白修长美腿的萧薰儿躺在地上,
被老乞丐的肉棒在她湿润紧窄的嫩穴腔内抽送的更加动情,无力反抗的她不想看到自己不愿见到的景象,
秀眸紧闭,黛眉皱起,满身香汗的娇躯被老乞丐冲撞的不住的摇晃,被衣服包裹在内的玉乳随着身体晃出一阵诱人的波浪,
为萧薰儿保留下最后的尊严,而诱人的红唇则是带着一丝哭腔喊着:

「啊啊……不要……不要再……再来了……好疼啊……里面好热……好麻……不要再往里了……有什幺……东西……要……要进去了……」

老乞丐跪在萧薰儿的身前,满头大汗的低下头,眼睛中带着兴奋的神色盯着两人汁水不断紧密交合的私处,更加猛烈的挺动着自己的腰,
用鸡蛋一样的巨大龟头一下下奋力的冲击萧薰儿小穴深处神秘圣洁的柔嫩滑软的子宫口,喘息的对萧薰儿说道:

「美人……啊……你的……小穴正在……正在吸我……啊……好紧……舒服死了……最里面……感觉到了嘛?你的……你的子宫口…
…的嫩肉已经……已经打开了……又软又弹……每次龟头顶上去……都被咬住了……好刺激…
…好舒服……啊……」

萧薰儿被老乞丐干的玉体发抖,绝美的俏脸想要保持冰冷的表情,
但却被满脸动情的红晕和妩媚的笑意衬託的更加诱人,而蜜穴深处的子宫口一下下被老乞丐的龟头顶开强吻,
而被顶到的子宫口也毫不客气的回吻着侵犯它的巨大龟头,早已湿润不已的娇嫩蜜洞被肉棒塞满,随着抽插发出「滋滋」的淫靡水声,
让听到这声音的人更加用力的侵犯她。老乞丐死死的盯着和萧薰儿密洞不停亲密交合的肉棒说道:

「美人……感觉到了幺……你的子宫口……已经……嗯嗯……已经打开的……差……不多了……龟头……已经…
…进去……一大半了……我马上就能……就能完全进入……进入你了……啊啊……」

说罢,老乞丐更是加大了自己的动作,想要早点将肉棒完全插入萧薰儿的小穴。萧薰儿俏脸通红,美眸张开看着老乞丐说道:

「不……不要啊……不要再……再进来了……好疼啊……你快出去……快出去啊……好疼啊……」

老乞丐则是吼道:

「啊啊……好美人……我感觉你的子宫……子宫口……已经完全……完全开了……我要进去了……要进……进去了! ——」

老乞丐猛的发力,巨大的肉棒从萧薰儿雪白玉腿中央的神秘花园全部进入,巨大的肉棒将林若溪小穴中的淫水挤出,溅在了地面,
而老乞丐的小腹则是顺势贴上了萧薰儿的肥嫩阴阜,发出「啪」的一声脆响,老乞丐终于如愿的完全进入了萧薰儿身体,
而巨大的龟头也进入了萧薰儿神秘圣洁的子宫。 「啊……好疼啊……好晕啊……」随着萧薰儿一声凄美高吭的绝望娇啼,
被巨大龟头顶到身体最深处的极度刺激让萧薰儿的雪白玉体痉挛颤抖,雪白的藕臂绷的毛直,纤细的玉手死死的捏着老乞丐的手臂,
修长的凝脂美腿死死的夹住老乞丐的腰不住的颤抖,紧窄娇嫩的小穴也一阵阵死命的收缩夹紧了插在其中的肉棒,
粉嫩的洞口喷出一股股香甜??的蜜水,在老乞丐进入她的子宫同时,萧薰儿再次攀上了情慾的巅峰,无力的瘫软在床上。

「美人……好美人……嗯嗯……感觉到了幺?我完全进入你的身体了……太棒了……比想像中的还要……棒……嗯…
…还要舒服……你的……子宫……比小穴……更紧……更嫩……更热乎……我的龟头……被……嗯……你的子宫…
…紧紧的包裹着……好舒服……尤其是……子宫口……卡着我龟头下面……下面的沟里……我的肉棒……已经完全…
…啊……啊……卡在……卡在你的小穴……嗯……小穴里面了……啊……肉棒全进到你的……身子……身子里了…
…好爽……你现在全部……全部都是……都是我的了……啊……」

老乞丐喘息着看着萧薰儿,脸上布满了得意和兴奋的表情,双手则是紧紧的抱着萧薰儿盘在他腰间的美腿,
将小腿搭在他的肩头,不给萧薰儿一点休息的机会,用完全塞在萧薰儿紧窄娇嫩的小穴中的肉棒和鸡蛋般的巨大龟头来回抽送,
摩擦刮弄着子宫里的娇嫩花蕊和蜜洞中的滑嫩腔壁。

「啊啊啊……不要动……好疼啊……肚子被刺穿了……里面好胀啊……不要动……不要动啊……啊啊……真的……真的…
…受不了……真的……嗯嗯……不行……不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