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业务助理雅雯 9-20

03.27 04:52


Tom 和Jerry 吞了吞口水,那确实是瑞兰的鞋子没有错,他们今天早上才针对瑞兰的装扮作过一番端详,那细跟的红色高跟鞋和挂在脚踝上面的细金鍊,绝对是瑞兰的没错,只是中间那双毛茸茸的小腿是谁

还是Tom 精明,他朝Jerry 打个手势,两人慢慢退出厕所。

「Angela和男人在厕所里面嘿休嘿休。」Jerry 说。

「废话,还要你说。」Tom 也说。

Jerry 说:「我看这事要报告老总。」

「这样好吗?」Tom 说。心想Angela是老总的外甥女,这是他们家的家丑,哪是外人可以报告的。

「不过这可是扳倒那个死女人的好机会。」Jerry 又说。「她成天对我们大呼小叫的,要不是仗着她家有背景,她凭什幺资历啊。」

Tom 眉头一皱,瑞兰要是离开公司,业务部不就在自己的掌心了吗?可是他可比Jerry 精明的多,瑞兰能在这个位置,靠得可不是总经理是她舅舅,靠得是瑞兰她老爸的资金,要不是瑞兰的父亲挺着,老总的位置早换外国人了,瑞兰在这里虽说是磨练,其实是监督老总,从瑞兰到职之后,老总就没有以前那幺威风了。

Tom 想了想,虽说这是扳倒瑞兰的大好机会,可是要是大张旗鼓的干,张扬开来,自己和Jerry 大概也难过好日子,于是他叫了Jerry 过来,两人嘀咕了一阵,只见Jerry 面露难色,说:「老哥,希望一切如你所料才好。」

Tom 微笑着说:「这事不能急,急的话我们的油水就少了。听我的準没错,我相信这对狗男女早晚会有把柄落在我们手里,我们只管布好陷阱,等他们自投罗网,不过现在我们不可以让别人也知道这事。」

于是两人开始高声谈笑起来,重新往厕所中走去。

这时的阿涌和瑞兰正做着最后的冲刺,在阿涌火热浓浊的精液往幽深的子宫激射而去时,兴奋至极的子宫猛烈的收缩起来,从身体最深处不停涌出的快感,让瑞兰忘情的发出了淫秽的娇呼。

Tom 和 Jerry 听到如此钩魂慑魄的声音,只觉全身发烫,口水吞个不停,Tom 大声的说:「喂,Jerry 你说这个案子成功的机会大不大。」他希望瑞兰不要提高警觉。因为他并没掌握到证据,现在打草惊蛇对自己并没有好处,因此他故意这幺做,希望厕所里这对狗男女可以尽快结束,免得被别人发现。



薄板壁的另外一边,沈溺在兴奋之中的两人也总算听到了Tom 和Jerry 的声音,瑞兰努力压制自己的喘息声,倾听外面的声音,幸好Tom 和 Jerry 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的放浪,而在谈着一些工作上的杂事,她望向阿涌,阿涌深色的脸上也因为兴奋而泛着红光,两人相视一笑,又紧抱在一起,瑞兰把自己的脸紧紧的贴在阿涌的脸上,两人脸上的汗珠混在一起,好像是一起做了坏事而没被发现的小孩一样的心情。





瑞兰拉了拉短裙裙摆,深呼吸几下,推开侧门走进了办公室,才推开门就看见Jerry 冲着她笑,那笑容挺不怀好意。瑞兰心里有鬼,却竖起细眉说「你笑什幺,还不去工作。」



Jerry 点了点头,走了开去,他和Tom 适才早看见阿涌走出男厕,瑞兰跟着出来。他心里暗骂︰「死骚货,等老子子逮到证据,绝对整死妳。」



这边瑞兰走到自己办公室,窗帘依旧整个拉起来,她推开门,就看到阿海坐在自己的高背皮椅上,一张丑脸涨的通红。



瑞兰脸一红说︰「你在这干嘛?」走近一看,原来是雅雯躲在桌下,正努力的把她嘴唇上的亮彩唇膏,涂在阿海黑亮的阳具上。



瑞兰獃了一下、阿涌在她体内留下的快感猛地冲上头来。这时只见阿海那张脸皱了起来,雅雯把秀髮拨开,露出清丽的脸,脸上满是媚意,还含着大鸡巴的嘴角留出了一股白浊的液体。瑞兰彷彿也可以感觉到精液冲进喉头的感觉,只听雅雯发出咕嘟的声音把嘴里的精液吞下后,又伸出香舌,用舌尖把残留在阳具上的精液舔乾净。



瑞兰獃站在一旁,雅雯那淫媚的娇态看的她砰然心动,觉得这时候的雅雯真是美极了,她舔了舔嘴唇,感到舌尖有股火热的跳动,好像舔阿海肉棒的不是雅雯而是自己一样。



「够了,够了,呼,好爽,雅雯妹妹吹喇叭天下第一。」阿海满意的笑起来,用手抓着半硬的肉棒,拿龟头碰了碰雅雯的鼻尖,雅雯望着阿海,两人的脸上满是笑意,在被窗帘遮注的玻璃隔间办公室里,满是春意。



在办公室的外面,Jerry 和 Tom 正在打电话:「喂,器材行吗,你们有没有卖那种小型的摄影机....。」





业务助理雅雯 9 咖啡厅



午后四点,雅雯蹬着高跟鞋走进了路旁的咖啡店,店里的人纷纷把脸转过来,毕竟一个穿着超短迷你裙却又有气质的美女总是引人注目的。雅雯毫不在意旁人的眼光,逕自走上了咖啡店的二楼,秋天的阳光斜斜的从咖啡店的落地窗照进来,上班时间的咖啡店,只有几个客人,在靠墙的角落,一双修长的美腿以最优雅的形式併拢着,那是瑞兰,她正看着眼前的 Latte 发呆,雅雯在瑞兰的对面坐了下来。



「怎幺啦」雅雯关心的问,「找我出来干什幺? 」



「我有点迷惑。」瑞兰说:「这只能找妳谈,因为我们在同样的处境里。」



侍者端来咖啡,雅雯啜了一口,在骨瓷杯上留下美丽的唇印。她望着瑞兰,那张一向自信的脸充满着迷惘,其实雅雯自己又何尝不迷惘。但是她还是开口问:「你要谈什幺? 」



「我们跟他们在一起已经两个月了。」瑞兰说,「我不知道我自己到底怎幺了。这两个家伙根本只是体力过剩的笨蛋,可是我现在似乎越来越不能离开他们,我完全不知道我怎幺会这个样子。」瑞兰讲完之后,似乎鬆了口气,又说:「其实我想了很久,事情到现在这个样子,我不知道我到底还在乎什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究竟怎幺了。」



过去这两个月是瑞兰一切顺遂的人生中最诡异的两个月,她和雅雯似乎成了阿海和阿涌的女朋友一样,说是女朋友,又不如说是性伴侣,他们从来没有出去约会过,阿海和阿涌有空的时候就会打电话给她们,然后瑞兰就开着车往阿涌在五股的仓库或是阿海住士林的公寓里见面,只要一见面,就是无止尽的快感刺激,阿海和阿涌似乎对她和雅雯的肉体有着无止尽的需求,似乎他们的生命只为了和自己交欢而存在一样。



雅雯低着头,镀金的汤匙在哥伦比亚咖啡里搅动着,她望着咖啡被汤匙打出的水波,说:「我谈过很多次恋爱,从国中开始就有人追我,说真的,我一直不知道别人爱我哪一点。」雅雯抬起头,美丽的大眼看着落地窗外面的街景。「我后来知道自己长得很漂亮,也知道男人为了这一点会帮我做很多事,可是他们究竟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的脸。」



「难道他们不喜欢你的个性,你是个很可爱开朗的女孩子啊。」瑞兰说,她自己是不曾谈过恋爱的,虽然说学生时代收过情书,出国时代也有人追,不过她自己一向眼高于顶,哪知道会栽在两个没读过什幺书,又欠了一屁股债的中年丑男身上。



「也许吧,在遇见阿海以前,我以为我的人生是这样子的。」雅雯幽幽的说,「找个可靠、有钱、有前途又帅的男人结婚,在结婚以前,拼命出国玩,结婚以后生两个可爱的小孩,老公有钱的话就在家舒舒服服的呆着,优雅的过日子。」雅雯把眼光转回到瑞兰身上,「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改变了。」她说,眼睛发亮起来。



「我从来不知道有男人像他们一样。」雅雯有点热切的说。「他们的脑袋大概只有一件事,就像野兽一样。」雅雯微笑了起来,「我想妳应该也很了解才对。」



瑞兰点点头,阿海他们不只心理像野兽,体力也像野兽,大概除了吃饭和做爱之外,什幺也不管。



「他们简直粗鲁得无以复加,但是他们一点也不虚伪,我看到他们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在想什幺。」雅雯说,「我从前一直不相信性对女人有那幺重要,直到遇见他们。」雅雯闭上了眼,似乎陶醉在跟阿海他们的夜夜春宵中。



「你大概不知道,我刚开始的时候是因为皮包被阿海捡走,到他家里拿皮包,然后….」讲到这里,雅雯白皙的脸泛起了一点晕红,她顿了一下,继续说下去,「一开始我也不是自愿的,可是跟他们在一起几次之后,我就知道自己离不开他们了,说真的,我一开始也不知道我会喜欢上他们。」



「妳真的想清楚了吗,不是只有他们可以跟妳那个啊。」瑞兰问雅雯。「而且你确定你不是因为上瘾而离不开他们吗? 我承认跟他们很厉害,跟他们在一起的感觉…」瑞兰顿了一下,她不知道怎幺形容那种感觉,自己明明被逼着做一些既可耻又可怕的事,可是那种刺激却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此时她脑中掠过的是自己如泣如诉的仰天叹息,是自己紧抱着阿涌大声狂叫,是蜜穴和菊穴同时被火热的肉棒贯穿,是自己捧着两兄弟的阴茎崇拜的吸吮着,是脑海中一片空白的快感,「好可怕、好刺激、可是他们实在太没有水準了,而且你也不了解他们。」瑞兰说,她其实也知道自己对阿海和阿涌兄弟俩,也有种无法自拔的感觉。



「妳应该问问妳自己。」雅雯说,「我不知道爱情是什幺,我也不知道其他女人知不知道爱情是什幺,但是被他们抱着的时候我很满足,而且他们把所有心思都放在我身上,如果说一个男人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女人身上就叫做爱的话,那她们应该是很爱我的。」



瑞兰看着雅雯那双清亮的大眼,里面绽放着异样的神采,她对雅雯的话语感觉很惊讶,她觉得自己慢慢会变成跟雅雯一样,因为自己的心理正一步步的向身体的反应投降,「但是我们会老,老的时候怎幺办,她们爱得只是我们的身体。」瑞兰抗议着。



「如果你的身体不是你,那什幺才是你。」雅雯反驳,「我爱那个能让我的身体快乐的男人。从认识她们之后,我就已经改变了,他们把我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我已经变不回来了。」雅雯大声的说。浑然不顾咖啡厅里其他客人的眼光。「如果没有了躯体,那灵魂算什幺? 」



「那你现在跟阿海住在一起,觉得怎样?」瑞兰试图缓和雅雯的情绪。



「每天晚上都很幸福。」雅雯说,「至少现在。」



这时候雅雯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皮包,从里面拿出那支让她认识阿海的手机出来,「喂,找哪位? 」



电话那头是阿海的声音:「雯雯老婆,明天晚上叫兰兰老婆开车过来,我们到垦丁玩。」



雅雯挂上了电话,对着瑞兰说:「他们要去垦丁玩,叫你明天开车过去,怎幺样,去不去?」



「哦,好吧。」瑞兰点了点头,又说:「那我明天要穿轻便一点。」跟两兄弟到垦丁玩,她不知道两兄弟又有什幺花招,不过自己有好一阵子没有出去游玩了,瑞兰也有点期待起来。



雅雯听见瑞兰的回答,笑了起来,「Angela,我回答了妳的问题吗? 」



瑞兰看着雅雯灿烂的笑脸,想着自己心中莫名的期待,脸红了起来,「妳哪有回答什幺,死骚货。」



雅雯笑得更加开心,瑞兰后面这话明显是学阿海和阿涌兄弟的,「我早就回答妳了,贱母狗。」



秋末的咖啡店中,黄昏的暖阳透过落地窗打在木製地板上,而瑞兰和雅雯开心的讨论起去垦丁要穿什幺衣服这种话题来。





业务助理雅雯 10 夜市





台湾就是这幺一个诡异的地方,什幺地方都看起来像一个夜市,从基隆庙口、淡水河边、新竹庙口、花莲海边到热闹滚滚的垦丁。



入夜以后的垦丁,街道上塞满了各地来的观光客,也不知道这些人来垦丁干什幺,他们把台北那套东西通通搬来这条拥挤不堪的街道上,然后在这边晃来晃去,晃得很高兴的样子,搞不懂得是干嘛大老远跑过几百公里来垦丁吃一样的东西,玩一样的花样。



雅雯一行四个人也在这条街上晃着,两个大美女配上两个有点丑陋的壮汉显得有点突兀,许多人大概都以为这是黑社会的人带情妇出来逛街,都是偷瞄着这奇怪的组合。



瑞兰穿着一身红色,因为这是阿海他们喜欢她穿的颜色,红色的高跟短靴、红色的GUCCI紧身牛仔裤,红色的短T 恤,露出健美纤细的一段水蛇腰,她还带了她的GUCCI 红色太阳’眼镜。雅雯穿着紫色高跟凉鞋,那是新买的ESPRIT,配上镶着亮片的黑色紧身裤,有点透明的丝质白色短衬衫下面有紫色胸罩的影子。垦丁嘛,应该是要轻便些的,这可是她和瑞兰约好要穿的。



可是有一件小东西可不在她和瑞兰的约定里,那就是塞在阴道里面的假阳具,因为穿紧身裤的关係,把那双叉式的假阳具塞得更紧,走在路上,那火热的震动几乎要让她叫出声音来,由于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下体的关係,雅雯只好紧紧抓着阿涌的手臂向前走着,不然她恐怕一下就跌倒了。前头的瑞兰也是一样,她无力的把头靠在阿海的肩膀上,阿海则用手揽着她中空的水蛇腰,免得瑞兰一个踉跄就跌倒了。



「这样,好难受哦。」瑞兰在阿海的耳朵边吐着热气说。



「妳这样走路特别好看。」阿海笑着说。瑞兰努力避免刺激到蜜穴中的电动假阳具,可是为了维持形象,可又不能双脚开开的走路,加上脚上的高跟短靴,走起路来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就像风中的红玫瑰一样,跟古人三寸金莲的走路方式有异曲同工之妙。



「真的吗? 可是实在太刺激了一点。」瑞兰说,这样子走在人群之中,除了生理上的刺激之外,更有心理上的刺激,尤其当别的男人用欣赏的眼光看着自己的时候,瑞兰觉得好像每个人都看穿了自己的底裤,看到里面那震动不停的电动阳具一样,那羞耻的快感因为这样更加的可怕。



「妳看,所有的人都在看着妳,妳这样实在太吸引人了。」阿海说。「我们的车停在前面那边,只要妳走完这段路,我们就开车到没有人的地方,把那个东西拿出来,用我的东西塞进去,妳说好不好。」阿海附在瑞兰的耳边说。「要是不够的话,我老弟的东西也一起塞给妳,怎幺样啊。」



瑞兰听到这种挑逗的话,身体更加敏感,全身火热,她把嘴贴在阿海的耳边说:「那我要把你榨乾,让你举不起来。」瑞兰说完,偷偷咬了一下阿海的耳垂,在阿海耳边媚笑着。搞得阿海色心大起。



走到一半,阿涌停下脚步,跟路边的摊贩买了几支煮玉米吃,这时候雅雯却突然蹲下来,阿涌买了玉米,也蹲下去问:「怎幺了?」



雅雯红着脸在阿涌耳边说:「我的裤子湿了啦。」原来刚刚卖玉米的小贩弯腰拿玉米,就看到雅雯黑色的紧身裤中间有水渍的痕迹,不禁多看了两眼,雅雯觉得不好意思,就蹲下来。



阿涌转过头去看雅雯的背后,原来那条水渍线沿着雅雯的股沟蔓延,连屁股上也湿了。可是雅雯的注意力全被集中在蜜穴中的震动假阳具上,哪里会知道。



「我不好意思走路了啦。」雅雯说,蹲着不肯站起来。



这时候阿涌和瑞兰也走了过来,了解状况后,瑞兰也蹲了下去,淫水超多的她湿得更厉害,连大腿都湿了。



「喂,小姐,这样会被人家看笑话啦。」阿涌说。



「你们背我们走嘛。」雅雯撒娇的说,两兄弟无奈,只好把雅雯和瑞兰背在身上走,可是实际上这样却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因为本来不是很引人注意的湿裤底,因为被阿海兄弟背了起来,紧身裤紧紧的绷在两颗嫩桃一样的圆臀上,反而刚好暴露在别人眼前。



但是雅雯和瑞兰却不觉得不好意思,因为被背着两腿大张,且不用走路,蜜穴中的骚动减轻不少,两人趴在阿海兄弟的背上,反而轻鬆起来。



「喂,你乱动个什幺劲啊。」阿涌抗议着,因为雅雯这时候故意把两颗奶子往阿涌背上挤,还故意把头埋在阿涌肩上,伸出舌头去舔他的脖子,搞得阿海胯下的肉棒涨得老大,偏生他穿着鬆鬆的休闲裤,胯下的帐棚搭得很高,弄得他只好把身体前倾。



「因为人家想要啊。」雅雯低笑着说,双臂抱紧阿涌,把柔软的乳房往阿涌背上挤,然后继续舔着阿涌的后脖子,欣赏着阿涌涨红的一张黑脸,「你也会不好意思哦..」。



被两个女人这样一搞,换两兄弟这回步履维艰了,本来威风的带着马子逛街的快事,变成肉棒硬挺挺的搭着帐棚走路,好不容易走过了热闹的街道,到租来的吉普车旁,两兄弟这时谁也不想去开车,都想在后座跟美女温存,争执不下的情况下,只好猜拳决定,一猜下去,却是阿海输了,阿海苦笑着坐上驾驶座,阿涌和瑞兰、雅雯却都要去挤后座。



「喂,这样不公平。」阿海抗议着。



「你开车危险啊。」瑞兰笑着说,「大老公,呆会开到地方我们在一起玩嘛。」她搂着阿海的脖子说。



阿海无奈,只好看着弟弟左拥右抱的坐在后座。他发动吉普车,车灯划过黑夜的垦丁半岛,渡假圣地的气温十分炎热,和他胯下肉棒的温度一样。



-------------------------------------------------------------------

黑夜的垦丁路上并没有太多的路灯,不过路很宽,也很平,是适合开车兜风夜游的地方,只是这时候的阿海总觉得开车并不舒服,他要很努力才能让自己专心在开车上,因为不管是后照镜中的景象或是耳边一阵阵恼人的叫声都让他分心。



「啊,我不行了,这样好刺激….噢….。」阿海旁边的助手座位已经被推倒,雅雯甩着头髮,正在大叫,她的紫色胸罩被随便的丢在前座,薄薄的衬衫更是早就被剥开,D 罩杯的乳房紧紧的压着椅背,搽成紫色的假指甲因为她太过用力抓椅背的关係,已经剥落了两三片,她圆俏的年轻屁股,正努力的摇动着,迎接着后面那中年人的粗黑阳具朝她湿滑紧热的慾望深处插去。



旁边的瑞兰也没闲着,她早把自己的裤子褪到地板上,两腿大张,任由阿涌粗糙的手指伸进她蜜汁满溢的肉洞里,粗暴的抠弄着。至于那紧身的红色T恤也拉了起来,没穿胸罩的乳房就直接暴露在淫糜的空气中,瑞兰一边让阿涌抠着肉洞,一边往阿涌身上靠过去,两片娇豔的红唇和阿涌的贴在一起,两人的舌头也搅得难分难解。虽然阿海租的车空间已经比较大,但在车厢内这样弄,要不是瑞兰长时间练瑜珈还真不是简单的事情。



在刚刚夜市那样的刺激下,瑞兰和雅雯哪里还顾得了矜持这种事,她们两一上车,两人就往阿涌身上挤,两人本来应该很优雅的手,这时却如四只飞舞的蝴蝶,一下子就把阿涌的短裤脱掉,也把禁锢着自己饥渴慾望的衣服扯开,匆忙之下,雅雯的胸罩飞到阿海的方向盘上,瑞兰的内裤飞到了雅雯的头上,在两人争着去舔阿涌的肉棒时,还不小心撞到了头。最后虽然是瑞兰抢先一步将阿涌的龟头含在口中,不过雅雯却趁着这个时候把前座推倒,身体趴上去,在阿涌面前摇动着粉红色的肉花,当阿涌火热的肉棒直顶到底的时候,雅雯那长长的睫毛下隐藏着迷乱的眼神,微张的红唇下吐露着沈醉的叹息,而紧窄的蜜穴中更忘情的激射出渴望的花蜜。



「俺娘喂(台语、我的妈啊),有够爽A。」阿涌说着,满足的让自己的肉棒沈浸在雅雯热情的蜜穴里。



这看在瑞兰的眼中,更是激起她如火的慾望,跟阿涌吻了一阵之后,她一边用舌头舔着阿涌的耳垂,一面娇媚的说:「人家也想要啦。」,瑞兰此时身体深处的渴望,实在不是阿涌的两根手指可以满足的。



可是一根肉棒可不能插两个穴,现在这状况可不是搞轮流可以解决的,更糟的是雅雯的肉洞紧紧的缠着阿涌的肉棒,在阿涌的大脑里根本没有充足的血液来想事情。还好瑞兰色急智生,不愧她留美名校的脑袋,她头对着另外一边车门,用她美丽的长腿把屁股抬高,往阿涌身上挤过去,让阿涌用舌头舔自己。



不过这却造成阿涌的极度困扰,他试着把肉棒拔出雅雯的蜜穴,插一下瑞兰,不过雅雯却非常技巧的将充满的弹性的臀部紧紧的贴着阿涌的下腹部。阿涌看着瑞兰迷茫哀怨的眼神,正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却看到掉在椅子上的,那买了一阵子的煮玉米,阿涌便拿起还热热的粗大玉米,朝瑞兰的蜜穴里送,瑞兰初时还没什幺感觉,不过一下子之后,就发现到玉米的颗粒,不过这时已经太慢了,她充满蜜汁的肉洞,只想被又硬又热的东西插入,阿涌很快的就把那根热腾腾的玉米给塞了一半进去。



「啊….不可以….噢….不行….啊….噢….天啊….好热..好涨…啊…」瑞兰虽然口中拒绝着,不过在热腾腾的玉米塞进去之后,玉米的颗粒摩擦着她肉洞中每个饥渴的皱折,热腾腾的温度烫平了她所有的抗拒,很快的瑞兰那修长的身躯就随着一根二十元的煮玉米而摆动起来,任那饱满圆润的玉米,在她粉嫩多汁的蜜穴中进进出出。



「干,你连玉米也好….噢…,给玉米干很爽吗….」阿涌一面享受着雅雯的激烈动作,一面使劲的拿玉米在瑞兰的身体里搅动。



「我…我不知道…唔…好深….啊…啊…到底了..」瑞兰发出喘息的声音,使劲的扭动臀部来回应玉米的攻击,瑞兰虽然知道自己身体里插进来的是玉米,但是不过自己的身体一样传来激烈的快感,瑞兰体认到肉体的堕落,不过却无法抗拒快感的侵袭。



「嘿嘿….看起来玉米比我的老二还要好的样子。」阿涌促狭的说,他没想到一根玉米竟然有如此的效果。「雅雯妹妹,妳要不要换玉米试试啊。」阿涌笑着说。



可是雅雯根本不理他,她喘着气,努力的动着臀部,她的花唇已经撑开,从塞满的蜜穴中流出满足的花蜜,一下一下的吞噬着阿涌粗黑火热的肉棒,发出淫猥的噗滋声,在疾驰漆黑的公路上,享受粗大肉棒摩擦着子宫的快感,没多久,雅雯就达到了高潮。



「啊….噢噢…人家…要到了…啊…啊…」雅雯呻吟着,动作减慢了下来,虽然车内的冷气开得很强,可是激烈的运动让她的背上都是晶莹的汗水,兴奋的高潮则让她的下半身都是黏黏的淫水。



阿涌这时候放开了瑞兰的玉米,抱住雅雯的纤腰,挺起狗公腰,一下下猛插起来,雅雯此时脑中又开始一片晕眩,一阵阵快乐的火花不停的从阿涌的龟头直达脑门,弄得雅雯叫的是更加惊心动魄。



「天啊….啊…..爽死了…呀…人…人家…死了…啊啊啊…老公…干死人了…噢噢….昇天了..啊…」雅雯放声娇呼着。



正当雅雯狂叫的时候,一阵海风灌了进来,原来这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