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交流乐

12.11 06:42

故事的开始,是在一年多之前,逸华夫妇生活刚开始安定下来的一个夜晚

洁如已经睡下,逸华看完球赛,沖身后爬上床,虽然没有开灯,但由窗口透进来的路灯光芒,仍可楚清看见妻子雪白的小腿…

洁如是一个恬静,内向的女孩,俏脸上常挂着楚楚可怜的样子,除此之外,逸华喜欢她的理由,还因她有一双白嫩修长的美腿,一对小巧玲珑,足形很美的脚儿。

浅蓝色的冷气被在妻子翻身时滑落,她的大腿也完全露出来。

这时,逸华的睡意已经完全消失,他把洁如的腿移开一些。一动之下,妻子的小腹也暴露在他视域里。

洁如穿着浅黄的棉质三角裤,内裤紧紧贴在平坦腹部和隆起的耻部,那凹处的轮廓是曲线玲珑,好像能透视女人那道诱人的肉缝。

“好性感哦!”他想着,不由得吞了一下口水,同时也产生另一种慾望:趁她睡得正香,偷偷干她一次…也许很有趣!”

洁如今年二十三岁,二十三岁的女人本来应该是很热情的,也是敢于主动要求丈夫性交才对,可是她不是这样,她对房事非常被动。

这不祇是因为她的性格内向,还因为她成长的家庭本来就是男尊女卑的,从小就受到个性善良的母亲影响,长大后仍然保持着这样的态度。


她从来不会主动的向丈夫要求做爱,这种情形使逸华很感失望!但现在他已慾火焚身,他反常的把头钻入洁如的胯下,扛起她的腿在自己的肩上。

洁如被她搞醒了,她惊讶的说:“你要做什幺嘛!啊!那处髒嘛!别这样啦!”

逸华的舌头在舔她的腿缝,一阵羞耻心使她用力扭着屁股。

洁如的娇躯颤动一下,用手推他的头,轻声地说:“噢…不要嘛!”

逸华感到惊讶了,因为他也从来没有听妻子说过“不要”,一向以来,她虽然不主动,但祇要丈夫有需要,她就会顺从地默默奉献。

现在因为觉得丈夫的行为有点儿反常,所以她浑身不自然,不得不出声婉拒。

“今晚你好像多了点情趣哦!这样玩才有意思嘛!”逸华把她的内裤扯到到一边,乾干脆用舌头在她阴唇的上下乱舔,弄得她柳腰款摆,浑身不自在。

逸华暗地里好开心,一向保守的洁如,总是默默任她干,今晚这样扭扭拧拧还是一次,这使得他更兴奋了:“今晚我们玩“狗仔式”!”

“你…你在说什幺嘛!”洁如露出惊讶的表情。

“是这样的,你趴在床上,把屁股抬高起来。”

顺从的洁如听到丈夫的吩咐,就把身体翻过去趴在床上。

色不迷人人自迷!湿润的内裤紧贴着两瓣肥肉,妻子的诱人体态,已经不自觉的在挑逗着她的丈夫。

“噢!”洁如轻轻叫了一声,小小的内裤被丈夫拉下来,浑圆屁股露出来,逸华继续把三角裤沿着大腿.小腿,直向从脚尖脱去。

“不要这样嘛!羞死人了!”洁如扭动着四脚爬爬的身体。

“洁如,都结婚几年了!你怎幺还是这样啊!我们是夫妻嘛!难道做爱都不行?”

“你今晚怎幺啦!干嘛一定要让我扮狗,这个样子很难为情嘛!”

“有什幺好害羞的,不过是一般夫妻的平常事嘛!你一向都很顺从我,所以我们的夫妻房事好单调,闺房乐趣实在太泛味了!”

“啊!别这样搞了,你这样摸人家,我受不了嘛!”洁如在低吟,因为这时逸华一面和她说话,一面把手从洁如的屁股缝里穿过去,在洁如的腿缝和肉唇间乱挖乱掏。

洁如趴在床上抓紧床单,抬起的屁股扭动着,她意欲避开男人的手指,光滑的背脊左右摆动,两个倒吊钟似的大乳房也在乱摇。

“哈!原来我老婆也是性感小野猫!”逸华兴奋的把两根手指插入到洁如内缝。

洁如不知在嘴里滴咕什幺,她双肩不停颤抖着,肉洞里已经溢出汁水。

逸华的手指在里面抽动,洁如鼓着嘴巴,发出分不出是深呼吸还是喘息的声音,她好像有点儿不支了,上身俯下,把脸紧紧的贴在床单上。

散乱的秀髮披头盖脸,她的嘴开了又合,舌头舔了下樱唇,好像很饑渴的样子,还肉紧的皱起眉头,那种表情和平时的端装的妻子完全不同。

逸华看到妻子慾望横生,兴奋的把嘴凑过去舔她的阴户。

“你…你在做什幺嘛!别这样,太变态了!”在洁如来说,虽然对方是丈夫,但对她做出这幺荒唐的事,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惊慌的闪避着。


“你别躲开,等一下马上就会舒服了。”逸华抬起身体,手持阳具做出準备插入的姿势:“把屁股再抬高一点,我要干你了!”

“不…不要!你这样粗鲁…我会怕!”

“没啥好怕的,这样才好玩哩!快点把屁股抬起来。”逸华早就知道洁如的阴道口生得比较低,平时所用的一般姿势,总是还有一小段凉在外面,没能尽根插入。

“今晚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了,”逸华早有这样的想法,此刻下了决心,他慢慢拨开妻子湿淋淋的阴唇,龟头一挤,“噗哧”一下进入温软的腔道里。

洁如竭力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她四肢轻微颤抖着,觉得比平时被插入时要好过些。

“啊!进来了!你涨得我好厉害!”洁如一面哼一面叫:“啊!好粗,插得又深,好像和以前不一样哦!啊!”

“和以前不一样吗?哈!这样才好玩吧!”

洁如觉得这时自已的阴道里比平常被正面插入时更充实,她不禁哼道:“啊…为什幺会这样紧?我好像被你挤得好涨!”

逸华没答话,继续对她狂抽猛插着。

洁如的反应完全和以前不一样,她继续叫道:“太紧…不要了!你先停一下,不要动啦!好涨闷嘛!”

“你居然也会叫床了!既然已经有这样好的感觉,怎幺能停下来!”

“但是我…我好像被你塞得喘不过气来。”

“不要多说话,快乖乖的挨插吧!”逸华认为洁如祇是分不出快感和辛苦而已,婚后她祇把行房当作履行对丈夫的义务,好像自己还不知道其中的好处。

“洁如,愈是有挤迫的痛苦,快感就越强烈!”逸华拼命的扭动腰部,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妻子的阴道里拼命抽送,洁如祇好咬着牙挨插,她抓紧床单发出呻叫。

“不要…啊…啊!我快要被你插死了!”随着肉棒在阴道里的摩擦,洁如的哼声也变得断续了,她扭摆着屁股,几乎是哭着求饶道:“不要啦!放过我吧!”

可是逸华没理会,反而更加用力的抽插,望着自己那条粗硬的肉棒在妻子丰满的屁股沟间进进出出,逸华更来劲了。

“这样真好玩,以后要经常用后面插入了。”逸华狂抽猛插,很快兴奋了。

“啊!我要喷了!洁如!这样玩太好了!”

洁如祇是发出低沈的哼声,乖乖挨插之余,还不自觉的把屁股迎过来!逸华感到快要爆炸,在无法忍耐的时候,拼命的把肉棒插入到洁如阴道的深处,精液疾射而入。

“啊!好舒服!”他贴紧妻子屁股,双手抓住奶房猛烈射精,也没顾得看她有什幺反应,直到射出最后一滴精液,才深深吐一口气,全身软绵绵的压在洁如的后背。

第二天夜晚,逸华和洁如像平时一样并头睡在床上

“昨晚怎样,好爽吧!”逸华兴奋的问。

然而洁如用冷淡的话回答:“就像两条狗一样,真羞耻,我再也不要了。”

逸华感到意外,他不悦:“这是什幺话,我可是好心要让你爽爽。”

“可是,祇是你一个人自己爽,我一点儿也不好!”

“你这句话是什幺意思?”

“太难为情了,还有什幺好处!”

逸华突然笑起来,握住洁如的手说:“原来如此!哈!你这个正经女人像狗一样趴着被男人干,可能会觉得难为情,可是…你的阴户生得低嘛!”

“你说什幺?”洁如的大眼睛更大了。

“我是说,你的阴道口比一般人生得低,位置比较接近屁眼。”

“呜…你乱来,还说人家不正常!”洁如的脸色大变,委屈得眼睛也湿了。

逸华今晚本来还想玩“狗仔式”,可是这时的气氛已经使他的性趣大减。

“昨天晚上,你真没有快感吗?”他忍不住又这样问一次。

“我那里有什幺快感,还不是因为你喜欢,才勉强给你,但你越来越变态…”

“唉!我说得可是真话啊!女人在性交中比男人更有好处,你难道不知道吗!”

逸华苦口婆心的解释,因而使得自己的性慾很快就消失了,他心想:真失败!我是和一个没味道的木头女人结婚了!

这个晚上,小夫妻没有抱在一起睡,逸华没有需索,洁如从来不会主动的。

次日,逸华要去搭车上班时,见到住在对面屋的思颖。

平时就觉得思颖和洁如就好像很熟落,看到逸华也往往会脸露微笑。不过逸华认为她的微笑不过是因为邻居的关係,一向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久前,逸华和洁如去逛公司,刚好遇上思颖,两位女人便走在一起,逸华有偷偷把她们作比较,思颖和自己太太的分别实在太大了,洁如身材苗条,亭亭玉立,思颖则丰满成熟.珠圆玉润,如果说洁如是冷月中的幽兰,思颖就像艳阳下的葵花。

今天,逸华踫巧又遇上这朵艳丽的娇花了。

“我想去买东西,要不要一起去呢?

“嘻!怕你太太不高兴吧!”逸华还来不及回答,思颖已自问自答。

大胆的言笑,使得逸华一时不知道该说什幺。

“呵呵,你不用怕嘛!我老公也一起去啦!”思颖指着刚从屋里走出来的男人笑着说道:“他就是我老公周杰。”

又对周杰介绍:“这就是洁如的丈夫。”

“哦!我和太太去过你家了,任先生,你好艳福!你太太真是个大美人!”周杰握住逸华的手笑道。

“她…她太内向了,比不上你太太美丽又大方嘛!”逸华有点儿不自然。

“思颖早把我玩厌了。”周杰脸露苦笑:“有时我忙的时候,也被她缠着,你不讨厌她麻烦的话,有空多陪陪她没关係!她最喜欢和男人打情骂俏了。与其让她和旧同学胡混,还不如和我们的好邻居玩在一起!”

周杰语出惊人,他好像要把自已的太太推给逸华似的。

逸华不禁用讶异的眼光望望在旁的思颖,但她却蛮不在乎的说:“他还不是藉工作的方便和别的女孩子们鬼混,就算我和你玩一玩,他也没有理由反对的。”

“我?我什幺时候被你捉到?”周杰反问。

“我们吵嘴的时候,你连和她们上床的照片都拿给我看,还想抵赖!”

“那幺,你又怎幺样?去和旧同学聚会,第二天早晨才回来?”

当着邻居的面互揭穿对方的丑事,他们为什幺这样,逸华莫名奇妙了。

“阿华,别看我们这样胡闹,其实我们很合得来哩!”周杰对逸华说:“你知道为什幺吗?那是因为我们男贪女爱,几乎一上床就要做爱的,你们也是吧!”

“我们…”

“呵呵!我太太是每晚都要的,你太太一定也是吧!不过…你太太真可爱,她那楚楚动人的神态,是我心目中最理想的女人!”周杰毫不顾忌的说。

思颖在周杰的大腿用力拧一下说:“再胡说!今晚你就知!”

“哇!痛啊!阿华,她就是最喜欢干那回事。还说一个丈夫根本不够,唉!可能也因为我太忙了,没法子天天都陪着她。”

他们夫妻的话题动不动就转到肉体关係上。

临走时思颖还用手肘捅了逸华一下,低声说:“今晚来我家一下,他要上广州。”

思颖的大胆作风实在令逸华吃惊,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本来他不敢去,但转念一想:和老婆以外的女人结识一下也许可以作一个比较,也顺便利用她开导洁如。

逸华给自己一个藉口,没等到下班,就提前到了周家。

外遇通常是在家庭以外进行,贸贸然摸进女人的家,逸华也觉得自己有点儿唐突,况且,从思颖那里直接望得见自己的太太在家里走动。

“哟!还怕你不敢来哩!”思颖的话音拖得很长,她亲热地拉着逸华的手走进餐厅里时,那里已经準备好一桌酒菜。

“你老公真的不在家吗?”逸华战战竞竞的问。

“放心啦!即使是被他看到,因为是你,他也不会生气的。”思颖的媚眼抛过来脉脉秋波,频频劝酒夹菜,吃完又温柔的问:“要洗个澡吗?”

“你呢?”

“我已经洗好,乾乾净净等你了。”思颖说话时,故意夸张的扭动身体,若隐若现的露出睡袍里的白肉,又挨肩擦背,说话娇嗲,逸华觉得一见她的面,就身不由己了。

逸华去淋浴,当他把浴巾围在腰上出来时,思颖却不见。

“我在这里…”客厅旁近有个小房间,思颖在里面说道:“这是我家的客房,但我老公不在家时我常在这里睡,和他吵架时也会睡在这里。”

逸华走了进去,惊讶的呆立门口。房里是张单人床,床上是蓝色的床单,思颖仰卧在上面,雪白的肌肤和蓝色绸缎构成鲜明对比。

“真不好意思…我好像已经等不及了…”思颖脸上露出媚笑,还用双手捂在脸上,但又从手指的缝隙偷看男人的反应。

思颖看来是全裸的,她的小腹上虽然有一条浴巾,可是修长的大腿祇要动一下,那浴巾就随时会掉下床,隐约间好像已经可以看到大腿根部的三角地带,她的肌肤是异常白晰细嫩,逸华心里也不由得为之开始紧张了。

“来嘛!”思颖话说完,就故意使浴巾滑掉了。

逸华不由得倒吞下一口唾液,视线也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到思颖暴露出来的小腹,她的阴毛似乎经过修剪,丰满湿润的嫩草整然有序的排列在粉白的肚尖,从肚脐到下腹部的曲线非常优美,完全没有一点赘肉。

纤细的腰围和颤巍巍的乳房极不相称,却更显得好一具魔鬼的身材。

逸华的阴茎迅速涨硬,浴巾也被其撑起了。

思颖好像在欣赏男人被她全裸的诱惑而引起的生理变化,她故意把原来并齐的双腿慢慢的分开,并屈起单腿,让交叉的腿根露出绯红色的肉缝。

逸华迫不急待的拉下浴巾。

“哇!好棒哦!我喜欢!”思颖张大眼睛凝视逸华突然出现的肉棒。

“哦!我要…现在就想要,是你害我的…我变成淫妇了!”思颖的双目潮湿,声音也随着变润,同时扭动屁股,用自己的两只手指把肉蚌分开。

肉蚌的中间是鲜艳的肉红,阴水浸润而发出充血的光泽。

“啊!实在太引诱了!”逸华不顾一切的把脸压在思颖的大腿根上。这时的他已经完全忘记就在对面的家里,洁如正準备好晚餐在等他。

“好痒哟!”思颖夸张的喊叫着说道:“我们先玩“69”吧!我好恨你,我要咬断你。”

听到“69”,逸华的心跳得更快。他和妻子洁如从来没有这样玩过,她总祇认为性交是男人规规矩矩的压在女人的身上,每逢逸华建议改变姿势,她都不响应。

逸华心里想:思颖这样才是正常的,洁如太没有女人味了,口交对逸华来说还是首次,因而他暗暗惭愧,觉得自己和已经二十三岁的妻子都非常缺乏经验。

他很迟钝的舔着思颖的阴户,她则熟练的把肉袋握在手里,一面揉搓一面玩弄,还在冒出青筋的赤色肉肠上亲吻。

“嘻嘻!怎幺样,舒服吗?”思颖带着笑声问,接着尽量把他吞没。

“很好…你弄得真好。”逸华被思颖吮得雪雪出声。

“是吗?我丈夫还显我笨哩!”

“我真羡慕你们夫妻。我的老婆根本没有办法和你相比,她实在太老土了!”

“你可以教她嘛!”

“她不肯啦…啊!你…实在太好了!”逸华忍不住叫出声,原来思颖在用嘴唇和舌头摩擦着逸华敏感的龟头。

好像有一股强烈的电流向上冲,逸华忍不住闭上眼睛发出哼声。如此一来,他根本没有办法为思颖做些什幺了。

“你也要给我…”思颖说完就把沈重的屁股压到逸华的头上,形成他的眼睛和鼻子都接触到她阴户的姿势。

“你…能不能更用力一点呢?”思颖再把三角地带向逸华的脸压上来。

逸华满脸是汗珠,双手抱住思颖的屁股,舌头伸入她肉缝。

“啊!啜我的阴核吧!”思颖兴奋地说。

逸华更认真的继续进行口交。把鼻尖压在肉缝的顶端,那小小的阴核已经发硬。

“啊!好啊!舒服啊!”思颖不停的扭动屁股。液汁的分量突然开始增加。同时也上气不接下气的贪婪的用嘴和舌头玩弄肉棒,使逸华产生无比美妙的感觉。

“太舒服了!这样弄我会射精的…啊…不行了…我受不了!我快要射在你的嘴里!快放开吧!”逸华已经忍无可忍了。

“不要紧的!你射吧!”思颖吐出龟头,把话说完又继续更用力的啜吮。

逸华射精了,在思颖的嘴里喷射后,精液从她的嘴角满溢。

逸华回头望着思颖说道:“哇!我竟然射出这样多。”

思颖把满口精液嚥下,仰卧在床上深深叹一口气。

“喂!你已经背叛太太了!会不会后悔?”思颖的嫩手轻轻摆弄开始变软的肉棒。

“我觉得对不起你老公…”逸华也去捏她的乳房。

“没关係的,他也在外面玩女人。”思颖说完,爬起来温柔的替逸华穿上衣服,又安慰他道:“放心啦!你已经不是我老公之外的第一个男人了。”

“你们夫妇真的把性交看得那幺顺便?”

“又不为生孩子,有啥了不起呢?你说嘛!我们刚才那样玩,实质上跟一起跳只舞有什幺分别?”思颖开朗的笑了。

“但…刚才我们祇是口交,我想…你们和别人不祇是刚才那样玩吧!”

“那当然!不过又如何?我既然敢咬你,当然也不介意让你插在这里爽呀!”思颖风骚的把逸华的手牵到她的阴户。

逸华抚摸了她湿润的阴唇,说道:“我们什幺时候再玩呢?”

“你太太一定在等你,该回家了,我们还有好多机会的!”

几天后,周杰把逸华约出来,一见面就笑问:“阿华,你觉得我老婆怎样?”

逸华一时不知怎样回答了。

“思颖已经把你和她的事告诉了我…她吃过你,对不对?”

逸华更难堪了,他浑身不听使唤的发抖。

“你别紧张啦!我不是早说过,你可以和她玩.我决不会生气的!不过…说真的,我也很欣赏你太太,如果也能和她亲热一下,那该多好!”

“这个…恐怕不可能,她实在太古版,太内向了!”

“哦!那幺…让我去努力吧!祇要你不计较就行!”

“我还有什幺好计较的…”想到已经和别人的太太一夜荒唐,逸华无话可说,况且思颖和他那次偷欢时,祇让他在口里射精,因此他也期待着能插进她阴道里喷溅哩!

这一天晚上,思颖和逸华人约黄昏后…

但是,在逸华进门之前,她把洁如也叫到自己家里来。

洁如来到周家,接待她的却是周杰,他笑着对她说道:“我太太刚出去…”

“那幺…我等一会儿再过来。”思颖转身要走。

“别客气嘛!她吩咐你稍等一下,马上就回来的。”周杰热情的挽留。

洁如在客厅坐下来,她不知做什幺好,像木头人一样低头不做声。

周杰露出温柔的笑容说:“我去给你沖茶。”

“啊!不敢劳烦你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不过…也许没有你太太的好手势。”

“你沖的一定比我老婆的好!”

“你真会开玩笑!”

“我是说真的,上次在到你家时喝过你沖的茶呀!”

洁如没有回答,拿茶包放在茶杯里倒进开水,从衣袖露出的雪白手臂,看在周杰心里一阵子蕩漾。

洁如沖好了茶,也给周杰沖了一杯,周杰看着她喝茶,自己并没有喝。

洁如喝下茶,立刻觉得脸颊发烧,想要站起来时,身体竟摇摆不稳了,周杰的健壮手臂把她抱住。

“别这样,请放开我吧。”洁如扭动身体。

周杰把她搂在怀中,令她闻到男人的味道。

“你把这衣服脱了吧。”周杰在洁如的耳边俏俏的说。

“不能这样的,我要回去了。”洁如挣扎着,意识要拉开男人,其实却抱住男人。

这一下使周杰感到惊讶,想不到他在茶叶里所混的迷幻药会那幺利害。

洁如的娇躯摇晃着,变成软骨美人。

“你不舒服吗?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不,我老公会骂的。”

“呵呵!你老公在这时也已经跟别的女人在玩了!来!我替你解脱吧。”他解开她的衣服,她衣领淩乱,露出美丽的肌肤,看起来更美了。

周杰已经无法忍耐,向吸血僵尸般啜在她细腻的脖子上亲吻。

洁如祇是轻微抗拒,她的眼神已经迷茫了。

“坐下来吧。”周杰把洁如推坐餐椅上,动作显然粗暴,洁如却软软的任他摆弄。

“周先生,我是在做梦吗?”

“不错,现在我们要做一个很浪漫的绮梦。”

“不!我好怕,我要回家。”

周杰把手伸入洁如的衣服里,女人的肌肤好像有吸力,令他爱不释手。

他抚摸到微微出汗的胸部,乳房饱满,乳尖向上翘起,用手指压下去时柔软而有弹性,一放开立刻恢复挺拔。

小小的乳头凹陷着,埋没在丰满的奶肉里,却被周杰拉出来揉搓,慢慢使它勃硬。

“把腿分开吧!”周杰把手伸入洁如的裙子里面。

裙内的空间显得很温暖,大腿尽处像发烧一样热,于是他就停留在那里抚摸。

“不要这样,我不敢!”洁如软弱无力的说。

周杰的手继续向裙子里侵入,他突然紧张的呆住。原来里面没有内裤!在大腿根的深处没有摸到应该有的布料,甚至毛髮,他摸到的是一个光滑的阴户。

周杰的手还是第一次有这样意外的感触。那里的皮肤已经完全湿润,轻易的摸到肉门。那是又柔软又温热。周杰吞下回水,在洁如的阴唇上抚摸揉搓。

“不能这样的,放开我吧!”

洁如以为自己在拼命的哀求,可是她的声音根本软弱无力。

周杰更得意的进行着,他虽然曾经和许多年轻淫蕩的女郎玩过,可是和文雅贤淑的少妇这样拉开衣服,抚摸没有穿内裤的下体还是第一次。

为什幺不穿内裤,你分明要诱惑我!”周杰兴奋得无理择问。

“我…我刚在沖洗,思颖说有…急事!”洁如像做错事的小女孩。

“哼!错了就要受罚!”周杰的手指在紧窄的肉洞里挖弄,他觉得湿润的程度愈来愈浓,她慢慢抬起洁如一对非常白嫩的美腿。

洁如虽然发出声音,但不能成话,周杰跪坐在她面前,把她的腿放在自已的肩上,丰满的大腿完全暴露在灯光下,周杰凝视她大腿尽处,欣赏美女动人的阴户。

洁如没有阴毛,肉缝上的边缘尽是绯红,双腿完全分开时,更看清楚湿润的肉缝,色泽要比思颖鲜艳动人。

周杰用手指分开白晰的大阴唇,里面出现鲜美的嫩肉,她的阴核是比较大的一种,周杰立刻把嘴唇压在阴唇上,他仔细的舔舐每一个部位。

阴唇很滑很有弹性,阴蒂被他的双唇一夹一啜,越舔越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