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骚媳妇爱上大又粗懒鸟

03.27 04:45


我们结婚后半年,因为爸妈住的那旧房子要重新装修一下,所以妈妈打电话给玲秀说要让爸爸暂时来家里住一阵子直到房子装修好,一来是我因工作关係外出大陆公干不在家,妈妈要爸爸过来暂住顺便也可以陪陪玲秀怕她一个人在家闲得发慌,二来是爸爸向来喜欢安静生活,房子装修这段日子难免敲敲打打,爸爸忍受不了装修的噪音,便藉此机会来这游玩。  

  事情开始是在爸爸暂住家里的一星期后的夜晚,爸爸睡觉前习惯性会在住处街道逛逛,进门后客厅只剩下一盏微弱的灯光,爸爸想媳妇应该睡觉去了,于是乎便回房睡觉,因为爸爸住在三楼客房所以回房时一定会经过二楼主卧室,来到楼梯走廊转角从主卧室房间里断断续续的传来女人唔唔呀啊的娇柔呻吟声,爸爸忽然停下了脚步然后倾着耳朵聆听声音,一听便知媳妇正在做什幺,心里头一下子痒痒的,想想媳妇光滑柔润的肌肤明艳照人,长得抚媚漂亮,身裁前凸后翘的身段更是让爸爸三魂少了两魂。  

  爸爸大半辈子除了在电视上偶然看到身材丰满衣着性感的女明星外,亲眼所见的怕只有如今这个漂亮的媳妇了,想起媳妇胸口那两只白滑滑有饭碗大小的奶子,实在比阁楼杂誌里的阁楼女郎还让爸爸亢奋、激昂,卧室里媳妇接下来的举动就像催眠般把爸爸全部所有的灵魂都勾引去了。  

  爸爸发现媳妇的房间门是虚掩着,于是,爸爸悄悄地走到媳妇房门前,轻轻慢慢的把门推开一条细缝,往房间里仔细一瞧,媳妇全身脱光光正躺在床上,一身雪白的肉体在朦胧灯光下更显得粉滑无比,光滑而细腻的屁股又圆又翘,晃动的两颗乳房性感迷人,恨不得双手把它搓揉轻捏!  

  衣着未缕的玲秀双眼微闭一只手握住粉嫩的乳房,食指拨弄着红豆般的乳头,另一只手垂在股间时重时轻般按摩,有时轻咬双唇或吐出舌头在红唇外绕来绕去,玲秀这些动作使得爸爸心理激动不已。  

  房间里玲秀的淫态尽收眼里清清楚楚,此时爸爸不禁妒忌起儿子,爸爸跨下的懒鸟早变硬起来,左手不知不觉伸到裤裆掏出懒鸟打起手枪!  

  这时玲秀的手已伸到小穴上,手指搓着自己的阴道,脑海里幻想着手指是男人粗大肉棒在她的淫穴里肆虐着:「喔……老公……干我……小穴……鸡迈……好爽……喔……」  

  玲秀双手按在小穴上,手指在小穴里越来越快不停的抽动着,淫水已从阴唇流出来了。  

  「啊……快……好爽……喔……不行了……喔……」玲秀在手指的抽插之下达到的高潮,达到高潮的玲秀心理却感到莫名的空虚,毕竟自慰所达到高潮和男人做爱而达到高潮是不一样的,和男人做爱而达到的高潮是那幺的充实,幻想着男人温柔的身影抱着柔软的身躯都让玲秀回味不已。  

  眼看房间里的人已完事了,爸爸小心慢步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回忆着刚才所看见的情景,一直翻来覆去心里不能平息,闭上双眼面前浮现出媳妇卖力吸吮自己的懒鸟,自己又搓又摸把玩着媳妇胸前乳房,转身把媳妇压在跨下,懒鸟发狠狂操着媳妇的淫屄,朝小屄深处洩精时,媳妇娇呼求饶那种原始的满足快感,爸爸脑海中淫乱情景如幻似真的迴旋不绝。  

  而爸爸躺在床上,被子里充满了媳妇体香的余味,他不知不觉的脑子里浮现他和玲秀做爱的景像,玲秀那雪白的肉体、诱人的身材和那柔中带紧的美妙触感,让他翻来覆去的,原来爸爸正在床上忘我地打手枪,他一手拿着一条黑色奶罩贴着鼻子猛吸,一手拿着黑色丁字裤套着自己的懒鸟一起上下不停地套弄!  

  玲秀趴起来让爸爸从后干她的时候,已是叫爸爸热血沸腾,一边幻想现在从后狗交般狂插媳妇浪屄的是自己,自己的懒鸟尽根地插到她屄里直顶她子宫,然后大半节一下抽出来接着用力又向里插入,幻想自己也给媳妇紧紧的屄肉夹得快活无比!  

  脑海中幻想着媳妇迷人的淫声:「啊……爸爸……别……别欺负媳妇……噢……懒鸟那幺大又粗……啊……不要过来……唔……爸爸……不……不要……不要把媳妇腿分开……丫……你……你那大懒鸟……对準媳妇鸡迈……不行……不能姦淫媳妇……啊……不要……不要顶着鸡迈洞……鸡迈好酸……啊……不……不……爸爸……不能干进来……不能干媳妇鸡迈……不……不要……爸爸……啊……啊……好大……涨死人家了……啊……唔……啊……你……全部都插进去……噢……好痒……好麻……爸爸……媳妇被你姦淫死了……啊……噢……用力干……媳妇……媳妇好舒服……爸爸……啊……」爸爸如癡如醉躺在床上打起手枪发洩!  

  玲秀满口淫叫着:「啊……爸爸……你好利害……要插死媳妇了……啊……爸爸懒鸟……好大好涨……屄里满满的……好舒服……啊……爸爸……我爱你……要怎样干……都听你的……噢……爸爸……求求你……快……把精液射到……子宫……唔……好爽……爸爸……人家要嘛……」想着想着裤裆里的手打得更紧,不到两分钟腰一酸懒鸟底一阵痉挛般,压抑的劲力到顶了不由得一收一放,热腾腾的浓浆登时爽快地直涌喷簿而出,一沱又一沱地射了一裤裆,爸爸呼呼地喘起来,如此刺激畅爽的手枪还是这辈子头一次,终于爸爸在迷迷糊糊中睡着了。  

  接下来一连几天,爸爸都抓好时间欣赏玲秀的诱惑演出,每晚爸爸都在玲秀的轻声娇呼:「喔……爸爸……媳妇……出来了……」声音下达到最美的高潮。  

  其实玲秀早在第一天晚上,就已经知道爸爸在偷窥,而且玲秀早就有意诱惑爸爸,玲秀算好爸爸回房睡觉的时间,于是在那天晚上早就脱光躺在卧房床上,当楼梯响着爸爸爬楼梯的脚步声时,就开始表演精彩的自慰戏码,玲秀知道爸爸一定会偷窥。  

  今晚,玲秀将身上长度在膝部上一点的睡袍褪去换上了白色的蕾丝内衣裤,前后面都是V字形开口,露出一小幅趐胸和玉背,又将白色丝袜缓慢而优美的套入一双修长的美腿上,将灯光转成昏暗躺在床上看着书报,偶尔偷眼望向门口,这正是媳妇在引诱自己的爸爸啊!  

  玲秀这番摺腾了一会就听见爸爸爬楼梯的脚步声,玲秀赶紧低头假装正在看报,心中却是非常紧张,随即控製自己的情绪慢慢平复,而开始摆出撩人的姿态,玲秀低头看书之际,将右手深入左边胸部抚摸左乳,偶尔假装动作太大将睡衣撑开,好让爸爸清楚见到乳房,双腿不停交叉来回摩擦蠕动,卧房内昏暗的灯光形成一种似有似无的色彩,玲秀右手揉搓一阵后缓缓下移到白色的蕾丝内裤里,心想:「爸爸!你正在看着吗?」  

  心中吶喊着:「爸爸!看看淫蕩的媳妇吧!看看不知羞耻的媳妇呀!」当手指触碰到阴核的时候,私处淫水早已如江水氾滥将蕾丝内裤湿出水痕,右手再口中吸吮了一阵后却移向右乳,中指上的淫水和着口水在乳晕上画着圆圈,左手伸入内裤中,食中两指按着阴蒂轻揉的蠕动口中不禁哼出声音,心中羞涩的说:「爸爸!媳妇我够贱、淫蕩吗?你可知媳妇这全是为了你。」  

  爸爸见房中媳妇的骚态,早就想冲进房间搂住媳妇,但是爸爸却只待在门口望得口乾舌燥不敢再造次,玲秀心中也想到这一点双手不停的挑动慾火,心中更思索如何让爸爸进房来,忽然灵机一动,突然抬头望向门口眼神中充满暧昧。  

  只见爸爸快速的躲回门后,玲秀心中笑骂道:「胆小鬼!」  

  此时慾火已被挑动,左手手指的速度越来越快,右手却一直在口胸之间来回,只要手一干就伸手入口沾些口水,复又回到乳头边骚弄,忽而左乳忽而右乳,左手两指已改为上下摩擦刺激阴核想要插入穴中又不敢,双腿八字大分穴中淫水越流越多,比昨晚自慰时流的还多,心中吶喊着:「爸爸!看媳妇穴中流出好多水呀!可知媳妇是为谁流的呀!」  

  玲秀每嘶喊一句就越把情慾推上一层,双手的运劲之下全身紧绷正要到达高潮,紧要的关头玲秀再度望向门口,只见爸爸探头探脑的偷看,喊道:「爸爸……要洩了……爸……我快要……洩了……快……快……再用力点……再干深一些……啊……啊……我……我……我要死了……」玲秀只觉得全身抽搐下体如山洪爆发般的狂洩,双脚将臀部抬离床单而臀部也随着一阵阵狂涛般的抽搐上下摆动,而浪水激射而出时碰到蕾丝内裤阻挡,玲秀下体溅出水花蕾丝内裤湿了一片,白色丝袜更有斑斑的水泽喷点。  

  玲秀髮觉自从渴望和爸爸发生关係,自己的身心有显着的变化,玲秀知道自己像个贪婪的女人渴望着性,玲秀无时不刻的想和爸爸上床,想从爸爸那得到性欢愉,这让玲秀更难受,玲秀甚至想趁爸爸熟睡时跑到房间,沉溺在爸爸带给她的肉慾之中。  

  玲秀经过一阵狂涛后身体无力躺在床上,双手伸到胸前缓慢抚摸着乳房闭着眼渐渐睡去。  

  阳光已照亮了爸爸的房间,照了爸爸身体发热时,爸爸才精神恍惚的醒来慢慢的睁开眼睛,光线充斥在眼内爸爸眼睛感到疼痛并一阵头晕目眩,不禁举手挡在眉毛前遮住不让阳光直接照射到眼睛,许久才能稍微适应阳光的冲击,抬头看了看时间,已上午十一点了,伸了伸懒腰后,撑着身体从床上起来,差点站不稳两脚还在微微颤抖着,可能因为昨天晚上手淫过度吧!  

  出了房间摸了摸饥饿的肚子,走到了厨房,看到玲秀在那边忙着,正好玲秀的眼光也向爸爸这边看来,爸爸袛好硬着头皮向玲秀打了声招呼:「早……早安!媳妇!」  

  「爸爸!不早了都中午了,还早安……」玲秀马上边红着脸边低下头切着菜边说着。  

  「那……午……午安!媳妇!」爸爸也很不好意思的说着。  

  「爸爸!饿了吧?媳妇很快就做好饭了,请你等一下吧!」玲秀送了两盘菜到餐桌上说着。  

  「哦……好……媳妇!不急啦!」说着说着爸爸转头看了看四周,爸爸静静的看着玲秀做饭的模样,当玲秀背对着爸爸做饭时,爸爸这才发现玲秀衹穿着一件透明睡衣,胸前围着厨房用的围巾,罩住了上下半身而背后却露出她的透明睡衣,她今天已把乳罩及内裤穿上了,但在爸爸眼内,玲秀好似整个人裸露在爸爸的眼前,傲人胸脯迷人的雪白肥嫩的臀部及那片浓浓的黑森林地带,不禁让爸爸的阴茎急速的膨涨起来,爸爸急忙转身以手按着下体,深呼吸着。  

  「好啦!爸爸!可以吃了肚子一定很饿吧?快来吃吧!因为衹有爸爸和我俩个人,所以媳妇煮的比较简单!」玲秀在爸爸背后突然的出声说着。  

  「啊……啊……哦……好!我马上来!」爸爸被吓了一跳急忙转头回应着。  

  「爸爸!媳妇煮的饭菜怎样样?还合你的口味吗?」玲秀红着脸用深情的眼光看着爸爸说着。  

  对于玲秀的用心爸爸已能体会,为了讨好玲秀爸爸夹了一大堆菜来吃,并发出讚美的语句:「唔……唔……嗯……好吃!非常好吃呢!」爸爸故意吃的渍渍有声。  

  玲秀脸一红比刚刚更红了,交叉手拖着下巴看着爸爸大力的吃着并媚笑的说道:「嘻……好吃就好,爸爸来多吃一点。」玲秀又夹了一块猪脚给爸爸。  

  「媳妇!你怎幺不吃呢?」爸爸抬头看到玲秀没有动碗块,所以爸爸问道。  

  「媳妇喜欢看你吃呀!反正等一下爸爸边收拾还可以边吃饭呀!」玲秀笑着说。  

  「爸爸!你尽量的吃,这对你身体有好处的。」玲秀又端了一碗燕窝给爸爸。  

  「唔……唔……好好那爸爸就不客气了。」爸爸大力的吃着。  

  玲秀还是在桌旁看着爸爸吃饭,直到爸爸吃饱了她都还没动过碗筷,她看爸爸吃完后跟爸爸说:「爸爸!碗筷就放在桌上,你先去休息吧!让媳妇来就好了。」  

  「嗯……那爸爸先去房间了。」说完爸爸就一溜烟的回房间,留下玲秀一个人在厨房。  

  今晚,玲秀带着兴奋的心情来到房间,床上摆着一件大胆性感的粉紫色薄纱睡衣,浅紫色半透明的丝製内衣裤,薄如蝉翼的乳罩紧贴在涨鼓鼓的乳房上,两个紫葡萄般大的奶头高耸着一览无遗,丁字内裤用一根细带繫在腰间,巴掌大的一块薄绢勉强遮住花瓣和肛门,大量的阴毛裸露在外面,同样是浅紫色半透明的镂空裤袜,包着雪白的长腿和浑圆的臀部,浑身上下散发出无与伦比的淫蕩的气息,玲秀决定换上这件充满诱惑的睡衣,将身上的内衣裤脱掉后,将那小小的性感胸罩罩在自己柔软的乳房上,胸罩也是小小的二片只能将乳头遮住而己,玲秀将胸罩的绳子往后绑后,拿起丁字裤绑好三根绳子后,丁字裤的绳子偶而会磨擦到肛门,穿好粉紫色薄纱外套及吊袜带,玲秀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想着爸爸如果看她穿这样,不知道会有什幺反应呢?玲秀兴奋的露出笑容,因为玲秀知道晚上就可以知道爸爸的反应了。  

  玲秀高兴的在镜子前转了一圈,玲秀吓了一跳!因为不知什幺时候门口站了一个带面具的男人!  

  「你……是谁……你……要做什幺?」玲秀害怕的问,男人没有回答走向玲秀。  

  带面具的男人让玲秀感到莫名的恐惧,当男人走到身边时玲秀吓的倒退几步正想逃跑,男人已捉住玲秀双手,拿出预藏在身上的手铐将玲秀的双手铐到后面,男人顺势将玲秀推倒在床上,拿出布条将眼睛绑住后,才将脸上的面具拿掉,原来这个男人不是别人而是爸爸。  

  今晚,爸爸计画要玲秀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强姦她。  

  「救命啊……住手……啊……不要……」对于黑暗的世界让玲秀更加害怕,陌生男人的手在丰满的乳房左右游移,玲秀恐惧着不停扭动身体躲避着。  

  「太太!没想到你穿的睡衣这幺大胆!看到你这幺性感的身体,害我下面的懒鸟都硬起来了。」爸爸故意用沙哑的声音说,说完后爸爸脱下裤子,将自己早已粗涨的肉棒贴在玲秀的脸上。  

  「不要……啊……求求你……我公公快回来了……」对于不知道对方是爸爸的玲秀来说,将懒鸟贴在脸上让玲秀感到噁心,这时爸爸的手开始在玲秀光滑的肉体上游移,手掌慢慢抚摸玲秀光滑屁股的肉丘上,享受屁股弹性的感觉。  

  「不要……拜託你……饶了我。」玲秀不断哀求,但爸爸却享受着这强姦似的快感,摸屁股的手从双丘沟间侵入前面的淫穴。  

  「不要……那里不可以……」玲秀夹紧双腿,在这之前爸爸的手已经滑入淫穴了。  

  「唔……不要……」玲秀用力夹紧大腿,可是爸爸却毫不在意的侵略柔软的淫穴,把玲秀充血勃起的阴核剥开轻轻揉搓阴核,最敏感的地方被玩弄的快感,玲秀知道她不是自愿的,此时抚摸她的是陌生男人的手,玲秀感觉出自己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剩下的理性要求自己拿出剋製性慾的心,玲秀怕自己被慾望的波涛淹没。  

  「不要?可是,你的淫水已经流出来了,淫穴也是湿淋淋的。」  

  「不……我……没有……你胡说……」玲秀扭动着臀部反驳否认。  

  爸爸对玲秀在不知道是他的情况下生理有反应感到惊讶,随即他的脸上就露出笑容,因为这是他所想要的结果。  

  「喔!那幺请问这些是什幺?」爸爸把抽出来的手指送到玲秀的脸,玲秀的脸感觉到男人的手指沾了自己的黏液,玲秀对于自己身体被陌生男人玩弄而有反应感到不可思议。  

  「啊……不要……」玲秀把脸转开不断的挣扎着被反铐在后面的手。  

  「太太!为什幺你的阴户会这样湿淋淋的呢?是不是想要我的大家伙就流出淫水来?」  

  「没……没有……你别胡说!」  

  「是想性交吧?为了让懒鸟容易插进淫穴才会湿淋淋吧?对不对?」爸爸用尽各种淫词挑逗着玲秀。  

  「不……不是的!」强烈的羞耻感使得玲秀的耳根红了,然后像波浪鼓一样的摇头,乌黑的头髮随着头的摇动而散在床上。  

  爸爸拉起遮住淫穴的那小块布,这幺一拉使得夹在臀部肛门里的绳子,因而更深入淫穴裂缝里,爸爸上下拉动细绳,夹在裂缝里的绳子也跟着上下摩擦着肛门。  

  「啊……不要……求求你……住手……啊……」爸爸并没有听玲秀的话而住手,相反的他更加快的上下拉动。  

  「嗯……不要……求求你……不要……」玲秀流着泪水不断的哀求。  

  「太太!别假正经了也帮我的大懒鸟吸一吸吧!你可别想趁机咬它,要不然待会你就没得爽了,况且一旦我受了伤,相信全世界就知道今晚我们之间的事了。」  

  说完爸爸随即躺在玲秀的身边,把玲秀的脸压往他腹部上,跨下那根黑红色肉棒早已显示丑恶的面貌硬挺挺的直立。  

  「还不快一点?」爸爸用力把玲秀挣扎的头转向跨下,将玲秀紧闭的嘴压在肉棒上,玲秀闻到一股鱼腥的味道,害怕拒绝男人威迫忍不住轻阖嘴唇。  

  「喜欢吗?快含进去!」爸爸压着玲秀的头同时抬起屁股。  

  「唔……唔……」爸爸坚硬的肉棒顶开轻阖的嘴唇,不禁感觉舒畅。  

  「来吧……太太……快呀……」爸爸抓住玲秀的头髮连连挺起屁股,玲秀觉得大脑麻痺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同时爸爸淫邪的手指也插入玲秀淫穴里。  

  「我是怎幺了,竟然会……?」玲秀心里想着。  

  爸爸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因为玲秀夹手的大腿慢慢放鬆,爸爸也更大胆在淫穴里活动手指,玲秀开始扭动屁股嘴里发出哼声。  

  「用舌尖舔龟头!」玲秀的舌尖在青筋暴露的肉棒轻舔吹含,玲秀伸出舌尖舔着龟头马口流出的透明液体。  

  「喔……对……就这样……喔……」爸爸忍不住发出哼声,血液在勃起的海棉体猛烈沸腾。  

  「太太!就这样慢慢含进喉咙里。」玲秀嘴里含着肉棒摇头表示不愿意。  

  「闭紧嘴唇要这样弄!」压下玲秀的头,爸爸有节奏的的屁股猛烈上下移动。  

  爸爸把玲秀身上的性感胸罩往上拉起,双手抓住乳房在乳头上摩擦,抚摸乳房时也拉开玲秀的双腿,随着两腿分开露出丰满微微隆起的淫穴,这时候爸爸左手轻轻揉搓乳房,右手从膝盖的内侧向大腿根阴唇进攻。  

  「哇!太太!你的淫穴真漂亮。」爸爸沙哑的声音刺在玲秀的心上。  

  玲秀虽然感到强烈的羞耻,但双腿却不由自主的更加分开,爸爸抚摸乳房的手也慢慢用力,阴唇上的手开始活泼蠕动,玲秀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身体也慢慢的颤抖。  

  「哇!太太!淫水越流越多喔!」玲秀的阴核非常敏感,在刺激下产生强烈的性感,虽然她一直剋製着,但爸爸的手指更激烈的寻找最敏感的部位,让玲秀产生难以抗拒的甜美感觉。  

  「啊……」玲秀抛弃一切羞耻和自尊心终于呻吟发出哼声,不断扭动屁股产生快感。  

  爸爸的手指活动得更快速,手指在微微隆起的山丘和下面的肉缝上有节奏的抚摸,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阴核。  

  「啊……」被陌生男人玩弄羞耻的感觉,让玲秀的身体产生无比强烈兴奋,雪白的身上微微出汗,乳房被抚摸得出现红润。  

  「啊……好……好舒服……喔……」听到玲秀的呻吟声的爸爸知道玲秀已经有感觉了,他接着将中指插进肉洞里。  

  「哦……好……」玲秀仰起美丽的下颚轻轻哼声。  

  爸爸中指的第二关节已经进入肉洞,在里面和四周的肉壁摩擦,另一只手也从乳房上转到下半身,左右手一起摩擦敏感的阴核,这让玲秀的身体感觉快要溶化的美感,开始变成强烈的电流。  

  「啊……好爽……喔……」玲秀紧紧闭上眼睛咬紧嘴唇,为了追求将要来临的高潮,两条雪白的大腿分的更开。  

  爸爸的手在玲秀秀敏感带抚摸、揉搓、挖弄,从下腹传来淫水弄湿肛门肉体摩擦的声音。  

  「喔……好……快……爽死我了……喔……」肉体的强烈快感让玲秀忘记是被男人强姦,她抬起屁股随着手指深深插入忍不住扭动,这表示高潮将要来临的徵候。  

  「啊……爽啊……」玲秀的身体强烈的高潮使已经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雪白的脸变成红润而下体微微颤抖。  

  爸爸将玲秀抱起让玲秀趴在他身上而形成69式姿势,爸爸抚摸阴唇玲秀清楚感觉淫穴流出大量淫水,玲秀丰满的肉丘呈现眼前肉丘上淫穴湿淋淋,爸爸立刻把脸埋在玲秀的双腿之间,淫穴所散发出的强烈味道让爸爸伸出舌头进入肉洞里,他伸着舌头舔着玲秀阴唇将淫水深深吸入。  

  「啊……喔……好……」玲秀倒吸一口气然后吐出细如丝的歎息,在这剎那间她忘记她是被人强姦,对于陌生男人舌头的舔弄让她的身体感到相当的愉快,爸爸也更有技巧的舌头在肉缝里挖弄刺激敏感阴核,玲秀产生一种坐立难安的强烈快感,刚刚沉息的快感又随即出现,她忍不住左右扭动臀部迎接男人的舌头,这种举动让爸爸很想知道玲秀在不知道是他的情况之下会有多淫蕩,爸爸下定决心要让玲秀淫蕩的本性在今天彻底的表现出来。  

  「啊……不行了……喔……」爸爸让玲秀躺在床上自己爬到玲秀M字型的双腿间,他拿出上次在情趣店买的狼牙套套住肉棒后用龟头的尖端顶住玲秀淫穴口磨擦。  

  「太太!想不想要我的大懒鸟干你啊?」  

  「……」玲秀本能性的摇摇头。  

  「是吗?不要说谎你的淫穴已经这样湿了还说不要!』爸爸双手把二片阴唇向左右分开,爸爸握着肉棒顺着淫水的插进去。  

  「啊……」对玲秀来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