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拜託了!淑萍妈妈!

03.27 04:39


 林淑萍,四十二岁,身高一点六二米,体重五十五公斤,G罩杯。她从小

拥有一副丰满有料的身材,即使长相没特别突出,身旁总不乏心怀鬼胎的追求者

。招蜂引蝶的肉感身体加上不太会拒绝「认真要求」的个性,导致从高中同学、

体育老师到步入职场后的同事主管们,和她有说有笑的男人要不是成功把她干到

手,至少也都揉过她的奶、嚐过她的唇。这种现象直到她嫁做人妻、转型成全职

家庭主妇,才因为社交活动降低而随之减少。儘管如此,淑萍听话的个性仍然没

什幺改变,胸前的两粒肉弹更是经常引起男人们觊觎。不管是在老公目光所及之

处,抑或看不见的地方──





  《用巨大的ㄋㄟㄋㄟ叫醒爱赖床的儿子吧!》





  「建宏,快七点啰!再不起床会赶不上公车喔。我说起──床!快起床!你

昨晚不是一直说『一定要叫你起来』吗?再不起来的话我要生气啰──什幺?因

为晨勃没办法起床?少学你爸那些不正经的理由!真是的,好的不学学这种……

我帮你看看就是了……」



  ↓



  「呼咻!呼咻!这、这样如何?要出来了吗?」



  咕尼!咕滋!咕尼!咕滋!



  简单诊断儿子的晨勃状态后,淑萍就掀起上衣,露出昨日穿了整天、睡醒后

又要暂时穿到午前入浴的黑色蕾丝胸罩,挺着自豪的G罩杯巨乳伏到床上。她将

建宏那根竖得直挺挺的肉棒从乳沟下侧塞入胸罩内,一早升旗的热烫肉棒挤过丰

满带汗的乳肉、从双乳之间冒出头来;半缩于包皮间的粉嫩龟头给乳肉夹击着整

颗脱出,闷了整晚的尿骚味与残精腥臭味直扑淑萍鼻孔,但她丝毫没有惧色,双

掌从外侧把乳肉往中间推高,用饱满的大奶子夹紧儿子的肉棒上下擦弄起来。



  「哼呼!哼!怎幺样?小看妈妈可不行唷!」



  给柔软乳肉夹到噗尼噗尼响着的肉棒浮现了立体的青筋,一颤一颤的茎身因

为完全勃起而硬直,沾有少许尿垢与精垢的粉红色龟头开始流出淫水。肉棒完全

勃起后,淑萍推奶的动作越来越顺畅,从胸罩边缘探出头的咖啡色乳晕也越露越

大片。即使没窥见正在胸罩内挺立的乳头,光是盯着她的深色大乳晕、享受动作

老练的熟女奶砲,都让建宏忍不住想爆射一顿,何来小看妈妈的念头呢?



  「啊,龟头没洗乾净呢,真拿你没办法……嗯咕、咕呼!啾噗!啾噜噜!嘶

噜!嘶噜!嘶噜噗!」



  奶砲动作稍微暂停,淑萍维持乳肉三明治的姿势,低头把从两团挤压成椭圆

形的大奶中、以格外炽热的体温突出的肉棒含入口中,滋噗噗地吮起马眼,接着

将每一吋龟头肉吸得噗噗叫。建宏脑海浮现出过去曾窥伺到妈妈像这样吸吮老爸

肉棒的画面,他以为自己年轻力壮、绝对可以比撑不到三分钟的老爸还威猛,没

想到龟头才被吸吮一圈就受不了了。



  「嗯啾!啾!好吃!啾噜!儿子的肉棒!啾!滋噗噜噜──!」



  淑萍吸得起劲,没发现建宏已经快撑不住,除了含住湿热龟头继续强烈吸吮

的嘴巴外,一时停止的双乳也重新动作起来。短短数十秒的口交中,夹紧爆筋肉

棒的奶子分泌出不少汗液,使得二度乳交充满了水分而滋噜作响,连带着磨擦强

度也上升了。建宏一下子舒服地放鬆,一下子看向剧烈晃动的带汗巨乳,目光被

两团映出光泽的咖啡色乳晕吸引住,就在连妈妈乳头都没看见的情况下奔往巅峰

,让不断翻腾的热度从波涛汹涌的双乳间喷出、往低着头吸吮龟头的妈妈嘴里射

精了。



  「嗯咕……!呜、呜咕……!」



  噗咻──!



  在建宏舒爽地射精后,湿答答的乳肉三明治迅速停止磨蹭,吸着肉棒的双唇

咀弄着热胀的茎身,让残留于尿道的精液尽数从一片酥麻的龟头流出。淑萍含着

精水直到嘴里的肉棒彻底射完精,才啵地一声吐出亮晶晶的龟头、将满口精液吞

下肚。温热黏稠的精液滑过喉咙的瞬间,两颗水桶形的大乳头顽皮地从胸罩边边

弹了出来,连同透出汗光的咖啡色大乳晕、发汗乳肉以及吸了整天汗水的黑色蕾

丝胸罩,一同向射精后的儿子释出浓厚的气味──如果不想一早就被搾成老爸那

样的人乾,最好还是乖乖起床喔!





  《在菜市场露出大乳晕吧!》





  「欸!上次才说过别开色色的玩笑,你就不怕我跟你老婆说吼?我真的会说

喔!谁叫你每次都讲什幺『想看淑萍的大乳晕』、『不露乳头也可以』之类的…

…嗯?欸?硬、硬了?哎唷!我又不是那个意思!自己想办法解决啦!真是的…

…」



  ↓



  「嗯……嗯哼,满意了吼?这样五花肉要算我便宜点哦……」



  带着有别于肉腥味的雌性体味走入摊位内的淑萍,背对人渐渐多起来的走道

,在色瞇瞇的中年老闆猪肉强面前一手掀起上衣、一手扯下浅绿色胸罩,好让直

径达十公分的咖啡色大乳晕裸露出来。虽然常吵着要看大乳晕的猪肉强就坐在稍

微弯腰的淑萍前面,但是因为他个头实在矮小、淑萍奶晕又大得惊人,所以连摊

位后方的性情中人们也都看得一清二楚。意识到许多男人目光正盯着自己,大乳

晕上的圆扁乳头情不自禁地胀成水桶状了。



  「啊嗯……!别用手摸,会痒痒的……呵呵……啊!呼、呼啊!不要这幺用

力扯啊……!」



  咕尼、咕尼──



  比起又大又挺的勃起乳头,猪肉强更喜欢亚洲人少见的特大号乳晕。对付这

种乳晕就是要从乳头旁边的晕体夹紧、连晕带头一起拉扯,让淑萍因为刺痛感和

兴奋感羞红着脸喘气,再好好品嚐这个女人喷吐出来的气息。要是欺负得久,说

不定还能嚐到淑萍滴下来的口水呢!



  「哈啊……这样可以了吧?嗯?你说两边都要?而且快出来了?呜……好啦

!那蹄筋也要算我特价喔!哼!」



  淑萍嘴上妥协得不太甘愿,其实双颊早已红透,另一颗乳头也在胸罩内勃起

得有点难受,出来透透气正合她的意。尺寸惊人的G罩杯巨乳以不敌岁月的下垂

之姿送上门,猪肉强的小老弟简直硬爆,他拉着淑萍的手来到硬梆梆的裤裆内,

在淑萍带有暧昧的怒视下频频抖动着肉棒。



  「什幺啦!又要我给你看,又要我帮你打手枪……你这个男人是怎幺做的啊

!连这种小事也要我帮!真是的!没路用!」



  咕滋、咕滋──



  淑萍像是逮到机会般碎唸了一顿,倒也不忘握紧那根比老公还雄伟些的黏热

肉棒,很顺手地套弄起来。老公的包茎肉棒因为气候潮湿偶会发炎,必须保持乾

爽以免炎症复发,不像猪肉强的老二总是湿湿热热、带有比猪肉味更浓烈的骚味

。光是像这样帮猪肉强手淫,肉棒骚味可是会一路跟着她回家的。不过,对于早

上偶尔需要用大奶子和嘴巴叫醒儿子的淑萍来说,连垢臭肉棒她都吞得下,这种

野男人的骚味她也不讨厌就是了。



  「这种事情应该自己来或是请老婆做吧?我说得没错吧?这次是最后一次啰

!我可不像每次买菜都……噫噫!怎幺突然拉人家乳头!」



  滋尼、滋尼──



  猪肉强看着一手帮他打手枪、一手竖起食指说教的淑萍,等到肉棒累积的精

气值差不多了,旋即双手一伸,将乒乒勃起的咖啡色大乳头用力拉长,呈长条状

下垂的乳肉跟着被拎尖起来。以给手指压扁的大乳头为重心,十公分宽的咖啡色

乳晕随之变形、拉长,乳房与身体贴合处生的汗得以释放,大乳晕飘出的汗味也

跟着扑向一脸爽歪歪的猪肉强。



  「哦齁……!」



  噗咻──!



  就在淑萍因着乳头被狠拉、又痛又爽地忍不住仰首淫吼之际,给她握紧的肉

棒也舒服地射精了。直到这根肉棒将腥臭的残精喷尽以前,淑萍那对饱满的乳肉

都随着染汗的大乳晕、强力勃起的大乳头一同给猪肉强粗暴地扯弄;高高仰起的

脖子也断断续续地送出美妙的呻吟,让伸长舌头、滴着口水的淑萍享受着羞耻的

欢快──这股快感自然也反应在打了对折又对折的猪肉价格上。





  《用母性巨乳感化爱恶作剧的臭小鬼吧!》





  「噫呀……!吓、吓我一跳!阿辉,是你对不对!少装了,快给我出来!整

栋楼就只有你会偷偷戳阿姨屁股!哼嗯……这是第几次了?每次都不听话,真的

要阿姨告诉你妈妈才甘愿吗?欸……怎幺哭了?你不要哭啦!阿姨又不是故意兇

你!吼唷……」



  ↓



  「来,阿辉──是ㄋㄟㄋㄟ哦!」



  十岁的阿辉经常躲在淑萍出入这栋公寓的动线上,只要一看见淑萍晃着大屁

股经过,他就会悄悄地跟在后头、对準摇来晃去的肥臀来发童子拜观音。当然,

阿辉的攻击没能突破隐藏在裙子底下的内裤,接下来就是被突如其来的戳肛举动

吓得屁眼一缩、奶头敏感地弹起的淑萍训话了。不过没关係,只要假装很委屈地

哭出来,心地善良的淑萍就会把他带到平常没什幺人出入的顶楼楼梯间,用丰满

的乳房来安抚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阿辉。



  「喜欢阿姨的ㄋㄟㄋㄟ吗?喜欢的话,就不可以像刚刚那样欺负阿姨喔!要

是阿姨生气……哈嗯!」



  嘶嘶、嘶嘶──



  光是埋首带有岁月痕迹的G罩杯巨乳自然无法满足阿辉,淑萍身上的庸俗香

水味对小孩子敏感的嗅觉也稍微刺激了点,因此阿辉在乳沟内磨蹭一会儿后,就

把鼻孔贴到带有少许颗粒的咖啡色大乳晕上、深深吸嗅乳晕升起的汗味。淑萍的

乳房和乳晕敏感度差非常多,如果只是抱住小鬼头、被趁机闻乳沟气味倒还好,

像这样鼻孔贴紧乳晕的零距离吸闻就让她害羞得忍不住叫出声。



  「嗯……嗯呜!呼……阿辉,好了啦!都是汗味有什幺好闻……你可别跟我

们家建宏一样,闻着闻着就动嘴巴哦……啊!等!好痛!不要咬阿姨的乳头啊…

…!」



  喀滋、咕滋!



  不晓得是因为淑萍话太多了,还是看那颗雄伟地站起来的大乳头不顺眼,阿

辉一口咬住完全勃起的咖啡色奶头,用两排亮晶晶的牙齿把饱满的乳头从中咬扁

,紧接着喀滋、喀滋地逐步咬往乳晕。小小的嘴巴拼命地张大,却仍不及十公分

宽的特大号乳晕,只能努力将乳头与旁边的晕体吸入口中。淑萍的右乳晕被阿辉

咬了个八分满,左乳晕也给生汗的手指滋滋地擦弄,两颗带着浓厚体味的乳头又

一次乒乒挺立了。



  「嗯齁……!轻一点、轻一点!别咬痛阿姨了……哈啊!嗯、嗯嗯!齁……

齁哦哦!」



  滋啾!滋噗!滋噗噜噜!



  阿辉像是饿了整天似地对着被他又咬又磨的大乳头猛吸,可是无论用牙齿啃

咬、磨蹭还是含起嘴唇吸吮,早已告别哺乳期的淑萍就是挤不出半点奶水,因疼

痛和兴奋激发的汗味倒是浓上不少。淑萍给这时而痛咬一顿的粗暴吸法弄得浑身

微颤,虽然不至于被阿辉咬破皮,但乳头的刺激要比因青春期而有点冲动的建宏

、对她呵护有加的老公都来得猛烈。阿辉轮番吸过左右两颗乳头,然后把近看十

分震撼的咖啡色大乳晕舔出一片诱人的水光。小鬼口水味加上熟女汗臭味,已经

浓过淑萍出门前喷的香水了。



  「呼……!好了,到此为止!再让你撒娇下去,阿姨会变很奇怪哦。呵呵…

…嗯?怎幺还不起来?腿麻了吗?还是──努齁!等!齁哦!不要转来转去!不

……哦齁哦哦哦!」



  咕滋!咕噗!滋咕、滋咕──



  在淑萍收回充满口水味的水润巨乳、起身向阿辉伸手的时候,不甘就此结束

的阿辉早已备妥指枪。这次他瞄準的不是已经闷出热汗的大屁股,而是绕过碍事

的长裙、朝毫无防备的私处刺过去。既没有裙子与臀肉提供阻力,又是双腿微启

的开放姿势,使得阿辉的指枪能够发挥百分之百的攻击力、直直将淑萍内裤往轻

微湿润的肉穴戳凹进去。在淑萍因肉穴失守而「努齁!」地颤抖时,阿辉把四指

合併的指枪左右转动着,隔着迅速湿透的内裤搅弄温热的屄肉。前后不到十秒钟

,本已心痒难耐的淑萍就被阿辉的转转攻击搞到洩了──看来还需要更加努力地

感化才行呢!





  《向小穴的初恋对象收集小秘密吧!》





  「人家刚刚还想说卖红豆饼的大叔好眼熟──没想到真的是阿龙老师呢!啊

哈哈!你不做体育老师啰?哎?因为骚扰女学生被开除?还被对方家长提告?老

师是色鬼这点一直都没变耶……嗯,对呀,结婚好久啰,小孩都大了!你看,这

是老公送人家的婚戒哦──」



  ↓



  「哦齁……!老师的大鸡鸡!齁!超棒!齁哦!超猛的!已经要去了!去…

…去了!」



  在离菜市场最近的平价旅馆房间里,淑萍摆出和当年被老师骗进体育用品室

时一模一样的狗爬式,让年过半百仍活力充沛的粗壮阳具从后头一杆进洞。想当

初还因为处女膜破裂痛到忍不住掉泪,现在插入时已经完全感受不到痛楚了,早

在入房前就湿答答的熟龄肉穴与中年巨根一拍即合,两人一合体便干了个爽。半

个小时前还喜孜孜地向阿龙老师亮出来的婚戒,如今正套在完全勃起的咖啡色大

乳头上,随着啪答啪答甩晃着的下垂巨乳猛烈弹晃。奶子上的汗水才刚凝聚、还

没滴落,淑萍已被操得酥酥麻麻地洩了。



  「好爽!呼!呼呵!好爽啊!嗯、嗯啾……嗯嗯!不行!嘴巴不可以……嗯

!啾!啾噜!啾噗!」



  下面的嘴巴欣喜若狂地和初恋对(肉)象(棒)重逢了,上面的嘴巴自然也

不例外。淑萍刚被偷吻时还因为惦记着老公而避开,然而阿龙老师的肉棒在她体

内抖得积极起劲,一副就是等激情绞紧的肉穴放鬆下来立即开干的节奏,这种干

劲对于夫妻性生活不再那幺激烈的四十二岁熟女而言也太犯规了。于是当肉棒再

次展开抽插,淑萍也情不自禁地鬆开双唇,以不亚于和老公舌吻的热情迎接她的

开苞对象。



  「呼……老师要射了?那先拔出去,人家有带保险套……嗯齁!等!齁、齁

哦!不会吧!老师?老师!什幺要让我怀孕……真的不要啦!呼!呼!齁哦……

!要!要、要高潮了!不、不对!不是要你射啦……!啊啊……!」



  噗咻──!



  阿龙老师以蛮力压制住想爬到旁边去拿保险套的淑萍,两条疏于锻鍊而长满

赘肉的手臂从她开开的腋下绕到前面去,粗糙的肌肤擦过闷热出汗的乌黑腋毛,

带着两人交错的汗味反抱住淑萍肩膀。一时兴起的怀孕宣言让上半身动弹不得、

下体又被大屌猛插的淑萍着实吓了一跳,身体却又对这比起单纯外遇还要刺激的

玩法产生强烈共鸣。她就这幺眼睁睁看着镜内的自己被老师扣紧于床上,在这股

逼得她无力反抗的快感中给干到高潮了──按捺多日的浓热精液从子宫颈前约两

、三公分处喷发,以斜斜的角度射在饱满的颈肉上,给满口黏液的小嘴滋滋地吸

入其中。



  「吼唷!都跟你说要戴套了!要是不小心中奖怎幺办……嗯?再做一次就能

把里面的精液刮掉?你确定?好吧,那这次一定要戴套喔!你先拔出去,乖乖等

我拿……齁哦!欸你!呜、呜齁!停!快停!吼唷……!先──戴──套──啦

──!」



  啪答啪答、啪答啪答!



  休息不到两分钟,竖起食指开训的淑萍又被两条粗肥的手臂扣住热腾腾的腋

肉、以原姿势继续开操。虽然她嘴上不断碎碎唸,肉穴却从开干之初就紧紧缠住

老师的肉棒,两团贴着湿床单的奶子跟着前后甩晃起来。不一会儿,嚷嚷着保险

套的淑萍就屈服在不讲理地抽插着的阳具下,垂着头、拉长呻吟高潮了。有多少

精液被从肉穴里刮出来、又有多少精液给肉棒推往子宫,快感当头根本无暇顾及

这些。她只知道,因为自己那敏感的淫肉接二连三地绞紧粗壮的老二,老师肯定

很快就会被她搾出第二发精液。



  「吼──!老师你、齁呼!果然还是当年那个、齁哦!听不懂人话的臭猩猩

!讨厌你!呼!讨厌死了!呼齁!齁、齁哦哦……!啾……!啾噜!嗯噜!嗯、

嗯咕!啾噗!噗呵……!要去了!又要去了!要怀上臭猩猩的宝宝了……!嗯齁

哦哦哦──!」



  噗咻──噗!噗嘶!



  粗壮肉茎深深插满多汁淫肉、朝着热情地噘起小嘴的子宫射出精液时,同步

高潮的淑萍肉穴一缩,给老师一手扳开来的屁眼忍不住喷出了臭屁。儘管她对自

己高潮时不小心放屁一事羞怯不已,阿龙老师却还是继续用半软肉棒插着肉穴、

再以沾过淫水的手指挖弄她的肛门。那个曾经以不会放尿、脱粪与放屁为卖点(

←并不是)的高中小女生,如今已经是高潮会忍不住放屁的体质了啊!不管是岁

月逼人还是经常被老公干屁屁,那记屁声都让老师觉得淑萍的肉体魅力更上层楼

了。阿龙老师也就怀着感慨万千的情绪,趁淑萍无防备的时候,往她那放了臭屁

而有些湿润的屁眼一插──要是不想让美好的小秘密变成越想越不对劲,今后就

得多加锻鍊体力了喔!





  《在结婚纪念日献上奶子全餐吧!》





  「登愣!这是『什幺都可以券』哦!只要用这张券就可以命令人家做任何事

情!像是上班累的时候去帮你搥搥背……欸?现在就要用?和去年一样的『那个

』吗?嗯嗯,好哦!等我一下!」



  ↓



  「锵锵──!您点的大ㄋㄟㄋㄟ全餐来了唷!」



  淑萍在厨房里换上胸口剪开的特製围裙,把完全裸露出来的巨乳放置于黑褐

色圆盘上,端着自己的大奶来到餐桌前。本来垂长型的乳肉因为都堆挤在圆盘上

,显得更巨大了。特大号乳晕也在餐厅灯光下映出可口的光泽,晕体飘出的淡淡

汗味更是引诱着老公的嘴巴扑咬上去。盛着奶子的圆盘接着又装上老公遍布鬍渣

的下巴,上下颚不断动作着的嘴巴正噗啾噗啾地吸吮眼前的咖啡色大乳晕。



  「你吼!吸那幺急干嘛!又不会有人跟你抢……嗯!嗯呼!嗯齁……!」



  噗滋、噗滋、噗啾──啵!



  老公张大了嘴含吸淑萍的乳头及乳晕,每吸几口便将乳头吸长到极限、再啵

地一声让长扁状的乳头弹回去,趁着乳肉轻颤时转而舔向另一团乳晕。嘴巴四周

的鬍渣与沾染口水而湿凉的乳晕互相磨蹭着,又刺又痒的刺激感与乳头被粗鲁吸

吮的快感相辅相成,使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抚摸老公头髮的淑萍轻微地升起双眼

,湿润的蜜唇迸出了残留着矜持感的淫吼。



  「呼……呼嗯!啊!不、不行……现在是ㄋㄟㄋㄟ时间,不可以碰妹妹哦!





  以往只要老公多摸个几下,淑萍就会自己拉下内裤、拨开肉穴来让毛手毛脚

的老公指姦一番;不过今天她特别坚持先后顺序,对老公来说也别有一番风味就

是了──但老公不知道的是,其实这是因为在结婚纪念日的晚餐前,淑萍才刚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