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只为妳勃起

02.16 03:20

  顶着满天的豔阳,我正在篮球场上奔驰着。

  接到队友的传球,毫不犹豫,我快速运着球,準备上篮为球队再下一城。然
而,跃起的一剎,突然感到有股阴影笼罩住我的身子。阴影是敌队的球员,他挡
在我的身前试图阻止我得分。

  球进的一刻,迴荡在球场的不是欢声,是尖叫。后脑勺着地,我重重地摔下
地面,碰!

  醒来的时候,我迴顾四週,发现自己回到了家中,正躺在沙发上。一阵晕眩
过后,我想起了球赛,想到了那个将我撂倒的贱人。正当我想着明天是否该去学
校找他算帐时,老妈的声音响起了:「你没事吧?」

  我抬起头,发现老妈就坐在身边,满脸忧心。「没事了,只是头有点晕。」

  老妈拿着毛巾擦拭着我的额头,唸道:「不是跟你说打球要小心吗?你看,
打到晕倒了后。」

  「对不起啦,我下次会小心的。」

  「知道错就好!去洗个澡吧,等一下準备吃晚饭了。」话说完,老妈起身往
厨房的方向走去。

  回到房间,我打开了电脑,看着BT下载A片的进度。还要十五分钟才会完
成,刚好可以先去洗个澡。

  唰!运动过后,让热水沖洗身子是人生一大乐事。然而,开心享受淋浴时光
之际,我怎样也没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一件令我欲哭无泪的事。

  终于下载完成,我迫不及待地打开了档案,画面上出现的是我最喜欢的女优
之一:「紫采乃」。她成熟的韵味,总教我心痒。看着画面中的她慢慢的宽衣解
带,我缓缓把手伸进了裤子里头。

  干!这是怎幺回事?我的小弟弟竟然毫无生气软趴趴宛如一团烂泥!

  震惊是可想而知的,为了测试,我的双手努力的想唤醒沉睡的小头。当紫采
乃、立花里子、南波杏……等女优的表演也无法让老二抬头时,我不得不承认自
己「不行」了!天哪!是球赛摔到的后遗症吗?有可能伤到脊椎吗?我明明是头
着地,不是腰部啊?才刚升上高三,高三就失去性能力,以后的人生该如何过下
去?更何况,我还是处男,难道这一生都无法享受和女人欢好的滋味吗?

  就在我眼泪快落下来的时候,老妈呼唤吃饭的声音传入了耳中。用餐时,我
的脸色很难看,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雄风不再的事。老妈注意到我神色有异,不
停地询问我的状况。怎能开口呢?这种事,谁都很难开口的吧……

  半夜三点,难以入睡。眼睛盯着天花板,我感觉自己的三魂六魄就快离身。
只能效法阿Q了,我不停地安慰自己这后遗症应该明天就会痊癒了。

  你可以欺骗所有人却骗不了自己。

  世事难料,在往后的半年内,我再也没有过生理反应。A片A书对我再无意
义,高潮射精成了过往记忆。这半年内,我生不如死。害怕别人知道我的残疾,
在人前,我总是强颜欢笑,然后于独处的时候暗自神伤。我的功课严重的退步,
老妈很担心却又无能为力(不知病因如何下药),她甚至做好了儿子只能唸到高
中毕业的心理建设。

     ***    ***    ***    ***

  只是,俗话说得好,天无绝人之路。寒假,一个人,一次意外,唤回了我老
二的灵魂。而那一次的勃起,也让我的人生走入了全然不同的世界。

  忘了那一晚是什幺事让我直冲老妈的卧室,只记得在打开门的那一剎,我的
老二恢复了搭帐棚的能力!

     ***    ***    ***    ***

  在老妈卧室门前,我忘了敲门,伸手就去转那旧式的喇叭锁。没想到,我竟
然看到了活生生的女人的裸体,老妈刚洗完澡,站在床边準备穿衣。虽然我们的
距离有点远,然而,我还是看到了老妈的浑圆的胸,钱币般大的乳头、纤细的腰
身、白皙的大腿以及大腿中间的黑色三角地带。比这个画面更令我震撼的是,我
感到胯下有了异样的反应,好久没有这种快把裤子撑破的感觉了,我知道,让我
伤心欲绝的鸡鸡终于还阳了!

  我感到非常兴奋,老妈却不是。她满脸胀红,伸手拉起棉被遮住了身体。她
强装镇静说道:「有什幺事吗?」糟糕!我忘了!在我支支吾吾的时候,她有点
生气的说道:「没事的话,把门关上!」

  还真是悲喜交加的一晚哪。我找回了勃起的感觉却让老妈抓狂了(事后,她
整整一个礼拜没有和我说话)。

  不过,我高兴的情绪并未持续很久。回房观看尘封已久的A片档时,我的老
二又失去活力了。它就瘫在我的胯下,任凭眼中春色不断,它依旧老神在在不动
如山。

  怎幺会这样?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吗?久未勃起的后果就是变成神经病吗?
看着萤幕上「近亲相姦」的资料夹,我突然灵光一闪,难道……

  不会这样的吧?如果说这世上只有老妈才能让我找回子汉的感觉,老天这玩
笑真的开大了!我又不是A片或情色小说的主角,这种荒谬的情节怎会发生在我
身上呢?

  解决怀疑的最好办法就是实验。虽然对自己的作为感到有些惭愧,然而,隔
天,我还是做了测试。测试很简单,因为寒假所以我整天在家(成绩烂到老师要
我不用上辅导课),利用老妈上班的时间,我进入了她的卧室打开了衣橱拿出了
内衣裤。抚摸着蕾丝胸罩,忍不住想起昨晚老妈一丝不挂的画面时,我,又勃起
了!

  天哪!卖闹啊!人类不是这种玩法的吧?让我只对自己的老妈有生理反应,
这是什幺道理?

     ***    ***    ***    ***

  人,除非有很高尚的人格,否则,在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时,再下流的事都
做得出来。我,不是圣人,只是一个半年不知射精为何物的青年。所以,明知不
对,我还是做了。我想着老妈的裸体,套弄着鸡巴,让许久为曾爆发的精液,一
天射了三回。

  人要上进很慢,沉沦却很快。起初,把老妈当作性幻想对象时,我总会有罪
恶感。不过,随着时间一久,我不再感到罪恶了,不只如此,我还仔细地打量起
老妈来。

  老妈今年将近四十岁了,不过善于化妆与保养的她,皮肤看来依旧是吹弹可
破。她习惯把自己包得紧紧的,然而,合身的衣物却更衬托出她身材玲珑有緻。
饱满的胸脯将上衣撑出美丽的弧度,丰满的臀部让裙子产生完美的幅度。

  我开始庆幸自己有一个如此美丽的老妈,也为老爹的英年早逝而惋惜。

  不过,发乎情,止乎礼,虽然老妈是唯一能让我的小弟弟生龙活虎的对象,
不过,我只敢想像却不敢造次。虽然偶尔会有想和老妈做爱的天真念头,不过都
是一闪即逝。能让昏睡半年的老二重新找回愉快的时光,我已经不敢再多做奢求
了。

  只是,当老天开了你这幺大的玩笑时,祂,会轻易罢手吗?

     ***    ***    ***    ***

  寒假不寒,至少我的心里是暖洋洋的。寒假结束前的一个礼拜,母爱照亮了
我的生活。

  礼拜五的晚上,我坐在客厅看着电视。老妈似乎决定结束与我之间的冷战,
开口说道:「明天,我们去洗温泉顺便到附近玩玩吧!」

  「啊?」

  见我一脸错愕,老妈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你不是快开学了?开学后,
功课会很重吧?休息是为了走更长远的路,所以我要趁开学前带你去放鬆啊!」

  其实我本来想拒绝的。我害怕和老妈独处,因为我会想起关于「下半身」的
事。然而,想到老妈用心良苦又平日工作忙碌,所以我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但难以预料的是,这一点头,才发现老天为我编写的闹剧,不过演到一半而
已……

     ***    ***    ***    ***

  或许是促销活动奏效,又或是大家都和我老妈有一样的心态,总之,到达温
泉会馆时,我傻眼了。眼前只见人山人海,耳边只闻人声嘈杂。我和老妈对望了
一眼,她说道:「没关係,我昨晚有订房。」语毕,她便向人群挤去。

  我远远的看着她与柜台服务人员交谈的模样,忽然看见她皱起了眉头,最后
又像是被人拿枪指着头为难的答应了某事。当她回到我的身边,只淡淡的说了一
句:「走吧!」我以为要离开,没想到她却拉着我的手往会馆内厅走去。话说回
来,一个高中生还被老妈牵手,真是丢脸啊!

  到了某某号室门口时,看见老妈从口袋掏出钥匙,我手一伸问道:「我的钥
匙呢?」

  「没有!」

  「没有?」

  「只剩一间双人的。」老妈不动声色说道。

  我终于明白为何老妈刚刚为何有勉强的表情了:「那我在外面等妳好了。」

  「说什幺傻话?进去啦!怕妈吃了你喔!」她半开玩笑道。

  一点都不好笑,我不怕她吃我只怕自己吞了她啊。何况,如果老妈知道儿子
对她有肉体上的绮想时,她一定也不会觉得好笑。

  进去房内,我看到一张双人床,该死的,看来我晚上要睡地板了。老妈似乎
毫不在意,整理着行李内的衣物。看着她的背影她的翘臀,再想到今晚只有自己
和老妈俩人,我的老二不识相地硬了。为了避免老妈发现这尴尬的情形,我很快
找了个话题试图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我问道:「妈,为什幺妳不订有两张单人床
的房间呢?」

  「本来是啊。可是,刚刚我去问,服务人员说什幺电脑输入错误,订成我们
现在这间。然后,因为人太多,若不接受就只能放弃了。」

  「喔。」不知该接些什幺话,我只得打开电视,想化解沉默的场面。

  干!这是家烂旅馆!退房的时候不是该将所有服务停掉吗?当电视一开就是
「有料」的时候,我在心中不断骂道之前的房客一定是淫贱男女。「依依啊啊、
喔喔呜呜」,萤幕上出现了男女交欢的画面,想转台已来不及,老妈脸红了。不
等她开口,我马上关掉了电视。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姜是老的辣,老妈将衣服丢到我身上,说道:「玩了一整天,你先去沖个澡
吧。」

  更糗的是,当我进入浴室的时候,洗澡前,我忍不住先来了一发。然而,我
却忘了观察地形,那薄薄的马赛克玻璃,让老妈得以清楚猜到我在里面的举动。
至于我为何会知道?当然是因为老妈洗澡的时候,我清楚的看见一团黑影从宽衣
到净身的过程啊。他妈的,真难得我刚走出浴室的时候,老妈的脸色丝毫没有异
样。

  用完晚餐,我陪着老妈在会馆的庭园里散步。晚风徐徐,吹着老妈的长髮轻
舞,侧脸望去,老妈真是美艳不可方物。避开满满的人群,我们选择庭园安静的
一角坐了下来。不受文明污染的地方真是好,望着满天的星空,心胸不觉开阔了
起来,对于老天的玩笑也暂时被我抛到了一旁。忽然,一颗流星划过,我忍不住
喊道:「妈,快许愿!」喊完之后,我们四目相望像孩子一般笑了起来。

  聊着聊着,原本该平凡渡过的一夜却因老妈的问题而改变。

  「明森(废话,当然是我的名字),妈问你,你以前成绩明明很好,为什幺
这半年退步这幺多?」

  乍闻这个问题,我心里不禁一震。不能说实话,这是我第一个念头。「没有
啊,只是突然觉得唸书没有意思,课本很无聊。」

  「是这样吗?妈也知道台湾的教育很有问题,可是如果你没有学历的话,以
后很难找工作,你想过吗?」

  「我知道,可是不一定要读书才能出头。我可以靠劳力养妳……」

  「不要说这种话。我的儿子不会这幺没出息。」老妈突然眉头紧簇,我有一
种不安的感觉。「唉,都是我不好,看你现在这样,怎幺对得起你的父亲?他临
终前,吩咐我要好好栽培你的……」老妈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哭了。

  这下我可慌了手脚,女人的眼泪总是令人慌张。我连忙安慰她道:「妈,不
要哭了,是我不对!接下来半年,我会好好用功,一定考个大学给妳看。」

  老妈接下来的回答,犹如晴天霹雳轰得我头昏脑胀:「听你这样说,我很高
兴。可是,我哭不是因为你功课不好,而是你.不.诚.实!」

  「我……」支支吾吾,能说什幺?

  「你知道吗?你说谎的时候,眼睛会连续眨五下。刚刚你提到课本无聊的时
候,看你的眼睛,我就知道你在说谎了。」

  什幺东西?我有这种习惯动作吗?人总是败于惯性,没想到我也逃不过这命
运。

  「你还是不打算跟我说实话吗?」老妈的眼泪愈落愈大颗,落得我心伤而尴
尬。心伤是因为让老妈难过,尴尬则是我该坦承「不举」才是我无心唸书的原因
吗?

  见我依旧不发一语,老妈哼了一声,打算起身离去。在这个时刻,我将她的
手拉住。

  「妈,我不是故意说谎的,只是……只是我觉得真相会让妳无法承受!」

  「妈有这幺脆弱吗?」看我严肃的模样,她破涕为笑了。

  唉呀,妈还真是天真。等到她听见事实的时候只怕眼泪抹不尽怒火烧不完哪!
不得已,虽然说不说结果都可能导致老妈一辈子不和我说话,然而,她眼角的泪
光还是让我选择了坦白。我开始述说这半年来的事情,从打球受伤那天起直到目
前的点点滴滴。听到我只能为她勃起的时候,她眼睛瞪大如铜铃,嘴巴张大象是
看到鬼!

  「……就是这样。」语毕,我做好了老妈拂袖而去的心理準备。毕竟,有哪
位母亲能接受儿子这种天方夜谭似的故事呢?果不其然,她迅速地起身,往房间
奔去。而我则呆坐原地为自己荒谬的命运感到可笑可恨可悲。

  流星划过的那一剎,明知不该,我还是偷偷的许了和老妈一亲芳泽的愿望。
然而,当事情演变到目前这般田地,我真希望刚许下的愿是时光倒流而我不曾坦
白……

  有些地方是你不得不去的,例如学校。对于现在的我而言,旅馆的房间像是
一个恶魔岛让我不想前进。只是自作孽不可活,丑媳妇总要见公婆,任我百般无
奈,还是得面对老妈才行。横竖都是一刀,还是做个男子汉吧。

  不出所料,一进房,我就感到一阵肃杀之气。老妈坐在床上一语不发,颇有
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态势。她望了我一眼,俐落地在床沿拍了两下,示意我坐下。
我战战兢兢的坐在她的身边,脑子一片空白。坐在她身旁的时候,我感到一阵酒
气呛鼻,朝床头柜一瞥,赫然发现一罐只剩半瓶左右的威士忌。看来,老妈受到
的打击真的很重,想到这里,我的愧疚感更深了。

  「老实说,我很难相信你刚刚说的话。那实在太扯了!不过,我不想冤枉自
己的儿子,所以我打算给你机会证明。」老妈打破沉默道。

  「证明?这种事怎幺证明?」我在心里嘀咕道。

  答案揭晓了,老妈的验证方法还真是叫人哭笑不得。她要我脱下外裤,看有
料电视,然后观察我的生理反应。你说,这方法神不神(经)?我没有办法抗拒
老妈的意思,因为她採用命令句:「脱啊!」

  这大概是我生命中最尴尬的时刻,我慢慢的脱下了裤子,下半身只剩下一件
四角内裤。花色内裤上头的「勇」字,对目前的我是最大的反讽。老妈打开了电
视,此时的有料频道播放的A片我看过,是由大奶熟女友崎亚希主演的「耻辱巨
乳母」。老妈大概没想到现在的A片竟然有以乱伦为主的题材,她不自觉的倒抽
了一口气。

  很好!温泉会馆,房间,两人,母子,同看AV。有那幺一会儿,我认为自
己是在作梦。这种事说出去,谁都不会信的。

  我用眼角的余光窥视老妈,发现她的视线果然就停在我的胯下。经过了十分
钟,无论电视里的画面多幺激情,我的老二始终无动于衷。老妈非常惊讶,她没
想到将满18岁的儿子竟然不举。我猜,刚才一番自白的话语,她已信了一半。

  在她把电视关掉的剎那,我以为她会叫我把裤子穿回去。没想到,她不但没
有这样做,相反地,她竟然要我把内裤也脱掉:「说不定是你鸡鸡太小了!我要
验明正『鸡』!」她认真的说道。

  我想哭,但是哭不出来,这是我目前的心情写照兼主打歌。一个男人被嫌阳
具太小,实在是一件非常难堪的事。事已至今,我豁出去了!我脱下了裤子,让
肉棒呼吸自由的空气。而老妈看见我老二时的脸色很奇怪,眼神闪烁着异样的光
芒,我完全猜不透此时的她的想法。

  「你说,只有我能让你……有……有反应,对吗?」老妈还是会害羞的嘛,
她的脸真红。

  我点头表示同意。

  老妈接下来的话,让我更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

  「你,现在进去浴室。」

  不会吧?难道要把我锁在浴室?便所不是我的家,我的家乡没有水晶灯。难
道老妈厌恶我的程度已到了眼不见为净的地步?不管如何,老妈的话犹如圣旨,
如同她臣子(裙下臣)的我也只能领旨了。

  十秒、二十秒、一分钟、三分钟。时间过得异常缓慢,坐在浴缸上的我已经
到了快要崩溃的地步。突然,我滑倒了,整个人跌入浴缸里。老妈进入浴室不是
让我震惊的原因,她仅穿着内衣裤的模样才是我失神的缘故。

  见我如此惊慌失措,老妈竟然笑了。这一笑,让存于我们之间的紧张气氛顿
时消散不少。她一手遮住胸前,用另一手将我从浴缸里拉了起来。重新站直身子
后,我忍不住看着老妈的身体。白皙的皮肤看起来是滑嫩诱人,一套浅紫的内衣
裤在鹅黄色灯光照耀下显得无比动人。透过手臂露出的乳沟,浓纤合度的腰肢加
上一双修长而笔直的双腿,这身材堪称无敌,很快地,我的老二醒来了。

  老妈为我的视线而感到有些彆扭,见我硬梆梆的鸡巴,脸色更是一阵飞红。
「咳……咳……你不要……不要用那种眼光看我。」在她说话的同时,我发觉自
己的上衣不知何时已被她脱下了。

  老妈的话语与举动,让害羞的感觉重回我身,回过神来,我连忙用手遮住下
体。

  「我相信你了!」老妈笑道。

  喔,冤情终于得以洗清,我忍不住在心里呼喊着。看来,老妈是不会和我一
辈子相对无语了。可是,我的兴奋感只有一下子,紧接而来的是强烈的不安。她
一手拿起莲蓬头,另外一只倒上了沐浴乳的手则朝我的身体袭来。

  在她的掌心与我胸膛交会的一剎,我的心跳加剧,觉得全身炙热非常,汗水
从我的额头不断冒出。老妈似乎也不比我好过,她的手是颤抖的,双唇紧闭像是
做了什幺重大的决定。为了化消此种奇怪的气氛,我开口道:「妈,就说嘛,儿
子我什幺优点没有,就是不打诳语。」

  老妈忽然停手,转而用手指往我的头用力一戳,说道:「好啦,是我诬赖你。
老妈跟你赔不是!对.不.起!」接着,她的手再动作时便直接到了我的大腿内
侧,我以为此处将是她为自己设下的底线,可没想到她却顺着沐浴乳所造成的滑
度,手先是在我的下体一阵抚摸而后握住了我的老二。

  「妈!」我叫道,试图伸手阻止她。当然,我也很想继续然而道德感却还是
缠绕在心头啊!

  「嘘!你想别人听见吗?接下来,算是老妈向你赔罪!」她的手指圈住了我
的龟头,她的掌心包覆着我的阴茎,时而抚摸蛋蛋时而玩弄阴毛,前前后后,她
竟然帮我打起手枪来。老妈醉得真是厉害,我想。

  不管了!去他的老子孟子孔夫子,人要活在当下,我决定好好享受目前这一
刻。

  「啊……啊……妈,我……我要射了!」全身一阵痉挛,我的精液射到了老
妈的手上。

  老妈似乎不觉有何不对,她笑了笑,继续帮我搓洗。最后,她用莲蓬头将我
的身体沖净而后示意我离开。

  透过薄码玻璃,我知道老妈正在洗澡。我静静地回想着刚刚那不可思议的时
刻,傻傻的看着自己的鸡鸡。虽然说出外游玩会让人转换心境,然而,看着老妈
狂怒狂悲后莫名(老妈替儿子打枪岂不莫名奇妙?)的举动,我开始替她担心起
来,担心她是否因为刺激过度而变成了神经病。而若是说她因为醉酒导致行动失
常的话,那幺我又该如何面对酒醒后的她呢?

  老妈由浴室走了出来,身上依旧只穿着内衣裤。见我若有所思的样子,她开
口了:「你是不是认为妈醉了?还是觉得我发疯?」不愧是我的母亲,一语就道
中我的心思。她坐到我身旁,递给我一条乾毛巾要我帮她擦头髮:「其实,我很
清醒。老实说,我也挣扎了很久。但是,想想这半年来,你发现自己不能『站起
来』的心情,我也很难过。你这个年纪遭受这种折磨,实在是太辛苦了。」

  老妈体贴的话语,我忽然一阵感动。

  她又说道:「或许这是老天的玩笑吧,竟然让儿子只能对我有所反应。如果
说这是天意,我们又能如何呢?」她停顿了一下,从我手中接过毛巾擦拭自己的
身子:「话说回来,既然知道了你功课退步的原因,那我们就该想办法解决。」
说完,她转过头注视着我,然后像是鼓起了莫大的勇气说道:「你以后有生理需
要就跟我说吧,不要想歪了,仅限于刚刚那样子而已。我知道你还有几次大考,
如果在这些考试你表现得好,我会给你额外的奖励。你觉得呢?」

  我快晕了。老妈要帮我打手枪?而且考试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