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蒙面超人古迦h》

03.27 04:39




《蒙面超人古迦h》





正文 【蒙麵超人古迦】(01-04)



   



    作者:B76327



    字数:796



    (一)樱子



    时间:第一天,淩晨



    地点:东京文京普利普利咖啡店一楼



    角:五代雄介



    「请你看我的变身!」



    我从睡梦中惊醒,只觉麵上湿淋淋的,原来是出了一身冷汗。就这时,一只



    柔软的玉手自我的额头轻柔地抹下,刷掉了额上的汗水;一把娇媚的声音也同时



    响起。



    「五代,怎幺了?」



    噢!忘了自我介绍,我叫五代雄介,是个性恪乐天、热爱探险、身怀三千种



    技能的人;但我还有一个很特别的身份,我就是超人空我;正确一点来说我「曾」



    是超人空我。自从三年前在九郎岳遗迹跟零号进行了那一场生死决斗后,我体内



    的灵石就似完全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显现出来,就算到椿医生那里照X光也是



    一点痕迹都没有。



    现在?我接替了年纪虽大但却喜爱冒险的叔叔,继续经营咖啡店。



    而此刻裸睡……不、应该是刚刚爬起身才对,在我身旁的就是泽渡樱子,当



    年得她全力解读那些古代「古朗基」的文字,我才可以不断的自我增强,打败了



    许多的未确认生命体。樱子现在于城南大学里任助教,不用上课时便留在店舖里



    帮。



    「亲爱的,没事了,只是造了一场恶梦而已。」我望着樱子,看着这个在



    大学一年级时便将一生都交託给我,并在那以后不停原谅我的任性的女子。现在



    她可比当年更成熟、更妩媚、更诱人。我看着她那一身欺霜赛雪的冰肌玉肤,完



    美无瑕的傲人娇躯,不禁深深的吸一口气,只觉身体一热,一股狂暴的慾念从心



    底深处狂涌而上。



    「五代……」



    樱子一接触到我那灼热的目光,一张俏脸涨的通红,说话的声音也颤抖起来,



    酥胸前那对娇嫩晶莹,玲珑剔透的玉乳正随着她渐渐急促的呼吸慢慢地起伏波动



    着;上麵那幼嫩的花蕾正悄悄地绽放出迷人的魅力。



    我以左手将她一把的揽在怀中,而我的右手却极不安份的在她那秀丽翘挺的



    玉乳上搓揉着,感受着柔嫩细滑的少妇肌肤所带来的无限美好触感,弄的她发出



    一阵阵蕩人心魂的呻吟来。



    「不愧是樱子,肌肤幼滑得如婴儿一般。」



    话音未了,我的左手已放肆地从她的腰肢爬上玉乳,而右手则毫不客气地从



    玉乳滑到了她的腿根,在平坦的小腹下,触到的是柔软而蓬鬆的草原,我的手指



    如脱疆野马一般,在草原上时而发足狂奔、时而缓步而行、更甚者时而低首喝水。



    水从何来?随着野马的动作由舒缓变得激烈,山穀中点点的春露渐渐彙成滴滴的



    玉液,玉液再聚成爱的涧溪。



    看到她那秀丽粉嫩的俏脸一片醉人的嫣红,鲜红的樱唇诱人的半开不,喉



    咙里发出半响半寂的娇吟,这一切都彷彿在引诱着我。麵对情深若此,慾火何须



    强忍?我一口含住了樱子那因动情而发涨的花蕾,如触电的感觉由丰满的玉乳漫



    延至樱子全身。似是经受不住如此强烈刺激似的,樱子螓首后仰,一度积压在喉



    咙里的娇吟如今却无顾无忌的自樱桃小嘴如火山般爆发出来。



    樱子一双美眸秋波流转的瞄了我胯下早已昂首而竖的分身一眼,只见通红的



    顶端如同凶器一般,抵在樱子晶莹平坦的小腹上;樱子玲珑剔透的娇躯扭了几下,



    弯下身去,纤纤素手握住我那挺直火热的分身,美眸半中流露出与她平日活泼



    俏丽的神色完全不符的媚蕩秋波来。香喷喷的小舌尖儿在分身顶端上淫蕩的轻轻



    一挑,随即张开小巧的朱唇把我那火热的分身含进了樱桃小嘴里。



    我不由得大大地舒了一口气,双手向后支在枕头上,看着娇美赤裸的少妇伏



    在自己胯下不住吞吐起伏着,自己的分身在既湿且热、又软又滑的女子口腔里进



    进出出。樱子紧紧地吮着自己的分身上下滑动,忽鬆忽紧的吸吮感觉比真正进入



    女人的销魂私处还要快活。我只感到自己的分身在樱子的樱桃小嘴中再进一步的



    涨大起来,忍不住前后挺动着,樱子的瑶鼻中发出销魂的唔声,小嘴更是加快的



    吞吐着。



    就在我快要到达喷射的临界点时,樱子忽然完全的停止动作,轻轻的将我那



    巨大的分身自她的樱桃小嘴中吐出。乍然由极热的小嘴中释放出来,接触到相对



    寒冷的空气,我那巨大的分身不受控制的向上扬了一下,像是惩戒樱子似的在她



    那一片嫣红的俏脸上扫了一下。



    像是受了责罚一般,樱子轻轻的由下向上爬,早已发涨的花蕾若轻若重的自



    我的小腹扫上我的胸膛,再住一步的送到我脸麵前。



    我一口含住左乳上的花蕾,舌头时虚时实的逗弄着,双手则揽住她那近乎滑



    不溜手的小蛮腰,使忿怒的分身对着早已氾滥成灾销魂的私处,随即双手往下一



    拉,放浪的娇吟随即在耳边响起。



    「啊……啊……五代……代好粗……好……好热……」



    虽然已是玉浆成河,但我仍能从那秘道中感受到一阵阵紧迫的包裹感,樱子



    的秘道就算是经我多年来不停努力的开发,但始终如处子一般的紧窄难行,而且



    随着我的深入,我深深地感受到内里的温度和吸力更是进一步的上升,每一次我



    跟樱子欢愉的时候,她总是能给我征服处子的享受。



    我俩此时已成了相拥对坐的姿势,我将樱子抱在膝上,樱子一双修长的玉腿



    则左右分张的挂在我的大腿外;她那大腿根处迷人的私处虽然已是和我紧紧地结



    着,但却仍有丝丝的玉液溢出,随着我一下又一下猛烈的抽送,分身一次又一



    次用力的深入探进了樱子的私处、秘道乃至子宫里,娇嫩敏感的花蕊一趟又一趟



    的给冲击着,抽送间玉液四溅、云雨之声动人之极。



    麵对着我那近乎狂暴的攻势,樱子不但完全放弃抵抗,而且还娇婉柔弱地配



    着,真个是胯下称臣、婉转承欢。情怀激汤、纵情欢娱,才片刻功夫,樱子就



    已忍耐不住,再急遽的扭动几下,一声娇呼,一道巨大的热流自子官直接冲击着



    我的分身,再进而暖透我的全身。受到这特如其来的震撼,我大歎一声,立时精



    关失守,灼热的浓液像是应热流似的激射而出,直接命中那私道的尽头。



    雨收而云散,樱子已是神飘而飞,如临太虚幻境之中,迷茫得如癡如醉,在



    我的怀中娇喘着,尽情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和柔情。过了好一会,我才发现地原



    来已在我的怀中睡着了。



    我轻轻地将她躺下,替她盖上被子,然后很温柔地在她的嫣红俏脸上吻一下。



    看着樱子满足地睡着的样子,我心里不禁一阵怅然,只因我察觉到她眉宇之间仅



    在睡时才会禁不住流露出来的一丝遗憾。



    遗憾来自期望。



    那是对我俩婚姻的期望。



    虽然樱子她不曾说出,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也不曾流露出任何意思,但我却十



    分清楚在她心底的最深处;深到连她自己也不察觉的最深处,她仍是期望她能穿



    着起和服与我在神以及其他人的见证下成为法夫妇、成为我的妻子。



    但,我呢?



    我绝对不是肉慾义者,我自知也很爱樱子,但不知何解我就是提不起劲去



    结婚,甚至连结婚的意思也没有。我总觉得我在结婚前我还好像有一点点什幺似



    的。至于那是什幺则连我自己也说不出个然;或许那是我的过去、或许那是我的



    探险精神使然、又许……



    上天啊!你既使我有幸遇上这个情深的樱子,但又为何使我犹豫不决?经过



    三年了,樱子她仍是默默地爱着我,她那柔柔的光辉仍常常为我解痛楚;如没有



    她那无言无形的支持,我恐早已被心中的黑暗所掩盖,变成只会战斗的生命体,



    化身成招致终极黑暗的「达古巴」。



    一阵的不安霍地袭上我的心头,彷彿有一只无形的手紧握着我的心肺,使我



    透不过气来,又似巨大的黑暗将我包围着。



    惊恐使我从沈思中惊醒过来;我用劲的摇摇头,像是要将不安驱走一般。我



    冷静下来,看了沈睡中的樱子一眼,再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



    三时一刻多一点。



    (二)一条



    时间:第一天,早上八时十五分



    地点:长野县



    角:一条薰



    我叫一条薰,是一个警察,隶属长野县警察局,职位到现在仍是警视正。



    (注:由于日本跟中国在地划分上有明显的不同,所以在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



    日本将全国分为若干地,这些地便称之为「县」,而中国则称之为「省」;



    故日本一「县」则比中国一「县」大得多。在本故事中,由于原着中并没有设定



    一条薰驻足于哪一个地方,故只能统称长野县。)



    四年前在九郎岳的遗迹中,我结认了五代雄介,在那次之后的一年跟未确认



    生命体的苦战中,我跟五代成了生死与共的好朋友、好伙伴。虽然我个人的力量



    实在无法跟五代或未确认生命体相提并论,但我却自信我已尽了最大的努力向五



    代协助。到了最后,我也是在九郎岳的遗迹跟五代分别;让他去决战零号。



    在那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五代;他在战胜零号后便直接去流浪,差不多一年后



    才到东京继续经营咖啡店,而那时我已推掉松仓警备部长的挽留而到长野县



    当警视。



    本来我早该到东京去看看五代,但不知何解我就是一直都逗留在长野县,可



    能我觉得我俩之间已不必刻意的去会麵、又可能我觉得他是一个不该与警察有任



    何联繫的男子汉、又或许是我觉得他是一个可以独立麵对任何问题的人。总而言



    之,我一直都找不出「非要去跟他会麵不可」的理由;直至今天早上;当我到



    警局的时候。



    今天早上我的心情本来是很好的;说实在的,自从我三年前由东京来后,



    母亲的身体一天比一天的好起来,特别是自从我一年前娶了望见来后;母亲高



    血压的情况也稳定下来。(注:世山望见于原着中是特别对策小组中的连络小姐,



    一直都暗恋着高大严肃的一条,原着中的结局并没有谈及他们,故作者便……)



    再加上龟山那小子日渐成熟,使民风本来已很淳朴的旅游胜地长野县变



    成平静得有点近乎枯燥无味。这对于一个曾经历了多场跟未确认生命体战争的我



    来说,反而是一个休养生息的好地方。



    但当我今早到警局、看到书桌上的物品时,我全身如遭雷殛,心情一下子



    掉进了穀底。



    那是一条以红玫瑰花花瓣编织的围巾以及一个印上玫瑰花图案的粉红色信封。



    天!竟然是「她」?



    「哗……好漂亮耶!这是你特地準备给我的幺?」冷不防望见在我身后冒出



    一句;不过与其说这是一句题问,倒不如说是一句期待。



    「很遗憾,一条望见警部补,这不是我的物品。」



    这是「她」的,「她」竟然未死,而且来了。



    「龟山,这是怎幺的一事?」



    「啊!这个幺?这是昨天晚上一条警视正你离开后有一个女人送给你。」龟



    山答我的查询。



    「女人?怎幺样的女人?」发问的当然不是我,因为我已知道它的人是谁



    了。



    「一条小姐,那个女人不但漂亮、而且高贵大方同时带点冷傲,穿着一身黑



    色的晚礼服,披着这一条由花瓣编织成的围巾,衬托出她那雪白的肌肤;昨夜值



    班的手足起初还以为是仙女下凡呢!咦?一条先生你的麵色很差,是否那里不舒



    服呢?」



    「不、我没事。你去忙你自己的事吧。」我勉强定一定神才答。



    待龟山离开后望见才很关切地问:「到底是怎幺的一事?」



    「-号!这的确是当年的-号,当年我虽然以超强化了的神经爆裂



    弹射中了她,但却始终找到她的尸体;当年只因为-3号(47号)也是给超



    强化了的神经爆裂弹当场击毙所以我们才断定-号也一样的已经死亡。现在



    想起来,当年-3号身中五弹后还挣扎了好一会才死去;而-号却只是



    中了我的一轮便掉进海里,由此推想当年她存活下来的可能性其实也不小,看来



    松仓警备部长的忧虑果然应验了。」



    「且别紧张,先看看大门摄影机的录影带再作定夺。」望见(警部补)打开



    那个信封,内里有一封信(至少那是信的格式),但信中的文字果然是我完全看



    不懂的「古郎基」文字,我无力地看着这个在别人眼中可算是十分浪漫的信封和



    围巾,心中早下定论,不过我还是应一句:「说得是。龟山!!!」



    ……



    ……



    「松仓警备部长,你的梦魇出现了,-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