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奴畜】被奴畜的猎物们 (完)

03.27 04:28


魔主之国阿鲁法尼亚,绿水河最北方贫瘠之地的国度,一个强者至上的国家

在魔王数百年的统制之下,阿鲁法尼亚凭借着战乱和灾祸,不断扩大领土,吸引

了周边无数兽人,巨魔,地精等亚人种入驻,成为了一个由魔族,亚人种,以及

人类组成的混乱国度。在这个国家,实力是唯一至上的通行证,但实力并不仅仅

包括力量,也包括权力和财力。



  罗恩是一名魔贵族,也就是人类眼中的魔人。魔人是魔界诸种族之中最贴近

人类的种族,他们有的长有恶魔的角,以及皮制的翼膜,或尾巴,有些和人类几

乎相差无几。罗恩就是这样一名有着人类模样的魔人,在以实力至上的阿鲁法尼

亚,魔贵族的身份并不代表什幺,罗恩或许不是一个优秀的战士,但他却是一个

出色的商人,以及魔界术师——只不过,他的特长并不是伤害性的法术,而是人

体改造。



  黑欲斗妓场,大斗技场地下的异色场所,以奴隶的女性作为性斗士取乐于观

众的淫邪之地。罗恩也很喜欢那 ,不仅仅是因为酷爱场上各种淫斗,更主要的

是来获得优秀的女奴和改造的灵感。



  今天,场上举行的是淫马斗妓,最近淫马斗妓中人气最高的是地精拉鲁旗下

的小尼莎,以及她的爱马——希蕾奈。希蕾奈曾经是一名阿塞蕾亚的天马骑士,

有着雪白的肌肤和修长的美腿,是一名出身优越的贵族精英。但过于优越的出身,

让她在阿塞蕾亚陷落的时候过于执着,死战不退,所以当如今阿塞蕾亚複国,天

马骑士们以英雄的身份回归祖国的时候,希蕾奈却作为一名奴隶被卖到了这个北

方边境的国度。同样由于倔强以及不懂变通,让她最后失宠于她的主人,被切掉

了手掌和双脚,换成了马蹄被改造成了一匹再也无法站立的母马。如今,雪白性

感的美腿身披银白淫蕩的马铠,希蕾奈已经彻底被改造成了一匹竞技战马,意外

地获得了绝大的人气,像小狐狸一样的小尼莎坐在希蕾奈身上,在斗妓场上操纵

着被堵住嘴巴和双腿,只能任凭她玩弄和操纵的希蕾奈,成为了人们眼中的宠儿。



  “上啊,你这个蠢母马,上啊。”小尼莎尖声叫起来,然后拉扯希蕾奈手中

的缰绳来控制她的方向,被蒙上双眼的希蕾奈只能趴在地上,挺着屁股露出媚态。

这时候,小尼莎想要发动攻击了,她用双腿一踢安装在母马乳房上的马蹬,一抽

坐骑雪白的美臀,然后希蕾 就舞动四肢,开始奔跑起来,直沖敌人……



  罗恩看着场上的希蕾奈,这是一名理想中的母马,可惜她已经有了主人。曾

经他将眼光放在斗妓场上另一名女骑士,西方同盟的圣骑士露维娜身上,但最终

没有想到她败给了堕落的黑色勇者,进而被另一名地精调教师改造成了以陷没乳

头为卖点的乳斗士,看着曾经的女骑士在斗妓场上喷乳高潮的时候,罗恩明白他

必须将目光放在别处。



  奴隶市场,豚人王国阿尔兰亚娅,兽人王国纳尔兰娅相继建立,黑之潮开始,

圣教国艾露特恩沦陷,为阿鲁法尼亚带来了大量的奴隶。走进奴隶市场的时候,

罗恩就开始观察形形色色的奴隶,不仅是人类,其它种族的奴隶也时常可以看到,

黑之潮席捲了不仅是人类的国家,也包括了精灵,矮人,半身人等等不同的国度。



  大量的奴隶涌入让奴隶市场显得异常繁荣,不过罗恩却敏感地发现了他想要

的猎物。那个女人被放在最高的位置,周围有很多人围观,看起来她皮肤白誓,

破损的神官服显示了她的身份。这是一个圣教国的女奴,被黑之潮吞没的圣教国,

那个国家的女人是最好的女奴来源。圣教国崇拜女神,以女权主义为中心,在那

个国家 出了大量才貌兼备的美女,是个货真价实的美女国度。圣教国的没陷代

表着那个地区女性的黑暗时代开启……



  “啊啊,罗恩大人,看看,这个商品怎幺样,来自圣教国艾鲁特恩的神官骑

士,怎幺样,特别是这奶子,完全可以和圣乳主教菲莉斯比吧?”一旁的奴隶贩

子一看到罗恩就迎了上来。



  “住口,你这个地精,不要侮辱我们的主教大人!”神官骑士一听到主教被

辱,立刻红着脸顶回去,因为被绑住的关系,胸前的双乳不断颤抖。



  “嘿嘿,你还不知道吧,你们的枢机主教,现在已经是我们斗妓场上的淫蕩

明星,她那圣乳整天都流着淫蕩的乳汁,堵都堵不住呢。”奴隶贩子嘲笑起来,

“看你的奶子也不错,是不是也要学学你们的主教大人?”



  “住口,你这个丑陋的地精!不要碰我!”地精刚想摸一下她的奶子,却没

有想到被神官骑士一下子撞飞了出去,摔在路边的篮子 ,引得众人大笑。恼羞

成怒的地精立刻挥舞起鞭子,在女神官雪白的肉体上不断抽打,特别是她的乳房

更是成为了鞭打的中心,被鞭子抽得上下乱晃。



  “够了,地精,你这样就把这个商品给毁了。”罗恩制止地精,然后走到那

个女人面前。评心而论,那确实是一个美丽的女人,神官骑士是一名身材丰满的

肉感女人,但又不失性感,而她最诱人的则是胸前的美乳。



  “圣教国以盛 巨乳闻名,看来果然不错啊。”罗恩伸出手在女神官丰满的

乳房上玩弄,“这个商品叫什幺名字?”



  “大人,她叫德兰妮尔,是圣教国精锐的神官骑士。”地精顺便拍了拍神官

骑士丰满的臀部,然后在臀沟 色情地摸了一把,“当然,这屁股也够淫蕩的。”



  “住嘴,你这个丑陋的地精,我不是什幺商品。”神官骑士愤怒地看着地精,

褐色的头髮扎成辫子,神官骑士是一个拥有成熟韵味的神职者。但同时也是一名

实力者,如果有机会的话,或许德兰妮尔可以轻易杀死这个地精。



  “看起来很不错啊,这身体很有当乳牛的潜力。”罗恩用看待动物的眼神看

着眼前的女神官,仿佛她已经是一头被驯养的母牛一般,也就是这股压力,让女

骑士不由得心中一颤。正在这时候,突然远方响起了骚乱声,然后是人群的慌忙

逃窜。



  “发,发生什幺了?”地精看到眼前的景象,大声叫起来,只见随着人群的

哄散,可以看到大量的奴隶斗士,男男女女涌进市场。地精拔腿就跑,然后一柄

飞刀直刺地精的后心,地精立刻就扑倒在地,死了。



  “奴隶,起义吗?”罗恩冷静地哼笑了一声,这样的奴隶起义,在这座城市

并不少见。由于奴隶的流通性很大,每过几年都会有或大或小的奴隶反抗他们的

主力,但从来没有什幺能撼动这个魔王的居城,这样反乱无一例外的失败了,成

为了统治者权威的踮脚石,被统治者茶余饭后的笑谈。



  不过,当罗恩站在市场上,看到走在最前面的一个女人时,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个女人虽然穿着奴隶斗士的皮制奴衣,但却正好将她雪白性感,又不失弹性的

美丽肉体展现出来,她有着一头长长的银发,眉宇间不失坚毅,其出众的美貌让

罗恩有些看呆了。



  银发的凯蕾娜,罗恩当然认得她,黑欲斗妓场的名人——被称为不逊于圣骑

士露维娜的实力者,来自西方诸国同盟核心国——拉莫斯的白骑士团成员,白骑

士凯蕾娜。不同于露维娜,凯蕾娜是最近才被卖到阿鲁法尼亚的,这名女骑士显

然还没有屈服于这座城市,在数次斗妓大赛中反抗比赛规则,尽管被处以了残酷

的惩罚,但仍然没有消除她反抗的决心,而这一次,不知她采取了什幺办法,竟

然能拉扰到这幺多人和她一起发起叛乱。



  “哼哼,愚蠢的女人,你以为自已能逃得出这座城市吗?”罗恩不仅失笑,

像凯蕾娜这样不自量力的人在这座城市不会少见,特别是那些来自东西方的骑士

啊,神职者,学者,那些文明社会的人们不会想象得到这座城市所蕴含的邪恶。



  “无论如何,我都要冒险试一下,与其在那样黑暗的斗妓场 成为玩物,还

不如选择奋勇抗争,至少作为一名拉莫斯的骑士而死。”女骑士凛然地说着,然

后一剑砍开了德兰妮尔的链子,向她伸出了手,“圣教国的神官骑士啊,你愿意

于我一同奋战吗?”



  德兰妮尔点了点头,感激地看着解救她的女骑士,两具雪白美丽的女体并肩

站在一起,虽然大义凛然的样子,但却又说不出的诱人。而在罗恩眼 ,眼前出

现的却是一匹雪白的母马和乳牛,一种强烈的调教沖动让他想要去拥有她们。



  “死吧,你们这些胆敢反抗的奴隶!”魔主之城没有弱者,哪怕是平民也拥

有一定程度的战斗力,虽然械斗是无处不在的。很多人纷纷拿出了身上的武器,

开始攻击反乱军,而最前的就是白骑士和神官骑士。



  “哼,你们这群人,只会欺淩那些没有武器的弱者罢了。”白骑士冷哼一声,

只见剑光飞舞,凯蕾娜银白的长发随着其曼妙的身姿舞动着,即美丽又緻命地将

敌人轻易地击倒在地上。



  另一边,德兰妮尔虽然双手被拷住,但作为一名骑士,德兰妮尔仍然拥有优

秀的战斗力。只见神官女骑士并扰双手,巧妙地回避敌人攻击,然后用手上的铁

链,以及腿部的铁球反击敌人。女骑士一个侧身,大尺度的回旋踢用绑在腿上的

铁球将一个敌人击飞出去,春光毕露,但又英勇无比。



  白骑士凯蕾娜将剑插在地上,“你们已经没有了反击的能力,作为一名骑士,

我不会杀害你们这些人的,快点给我让开!”



  直至如今,这个愚蠢的女骑士仍然有着作为一名白骑士的矜持,让罗恩这样

的魔人感到心中一阵发笑,恐怕她们还不知道等待她们的将是什幺吧?不过下一

个瞬间,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一柄短剑进入了他的身体,生为魔族的生存本能

让他避过了要害,但剧痛仍然让他倒在地上。



  罗恩一屁股坐在地上,头昏眼花,只看一个黄色长辫子的女刺客正冷冷地看

着他。立刻就有人叫起来,“奥蕾妮娅,是奥蕾妮娅。”



  冷豔,仇恨,奥蕾妮娅是曾经这片土地贵族的后代,魔王让曾经繁荣的王国

沉沦,无数家族被毁灭,沦为奴隶,奥蕾妮娅就是他们的后代。对于阿鲁法尼亚

的民众来说,这个女刺客是一个恐怖的存在,她无所不在,用充满恨意的刀刃刺

杀魔王的拥护者,城中很多人都死在她的暗杀之下。



  没有想到,连奥蕾妮娅都被引出来了,罗恩吃痛看着身材高挑的女刺客,但

他没有恐惧,因为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人能逃出阿鲁法尼亚,相反,作为调教师

的本能让他内心 生了强烈的饑渴,渴望着将眼前的美女征服,她那性感的美腿,

以及作为刺客的嗅觉,或许可以成为一个最优秀的母狗。



  竟然在一天之内遇到这幺多上好的猎物,罗恩感觉到了兴奋和刺激。这时候,

在白骑士的带领之下,奴隶们已经控制住了市场,然后开始向大门推进,这时候

的凯蕾娜俨然就是他们的领导,当然,出身高贵的白骑士,或许这本来就是她的

职责,罗恩趴在地下,看着那雪白美丽的屁股带着人消失在市场 。



  奥蕾妮娅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但没有追击,因为被从后面赶过来的卫兵迫开

了。罗恩倒在地上,凭着身为魔贵族的惊人回複力慢慢恢複体力,这时候市场又

捲入了另一场战斗。更多的奴隶解开了身上的镣铐,加入了逃亡的队伍,其中战

斗力最出众的是一群角斗士组成的队伍。



  罗恩倒在地上,看着这群嗜血的野兽大肆杀戮,而在其中,有一个身影让魔

贵族眼前一亮。那是一只黑铠的女骑士,有着一头黑色的长发,以及冷傲的脸庞。

帝国的黑骑士,罗恩只知道她是中央帝国法尔特的黑骑士,这时候女子身上的黑

铠已经几乎半损,露出了雪白诱人的肉体,在一群野蛮的角斗士之间格格不入。



  她并不像那些角斗士一样嗜血,帝国的黑骑士部队是一群有着铁一般纪律的

部队,直属于帝王家族的强力战团,同拉莫斯的白骑士团一样,他们并不是封建

骑士,没有爵位,但却是纯粹的军事组织,其中的精锐的黑骑士却是精英中的精

英。就好像眼前的女人一样,她有着高手的眼神,冷静地看着场上的一切,她并

没有其它人一样狂暴般的嗜血,但同样身染着大量敌人的鲜血,因为这是她实力

的一个证明。



  一个这样强大,冷傲的黑骑士,如果改造成牲畜又会是什幺样子呢,又是什

幺样的牲畜更适合她呢?



  正在罗恩这样畅想的同时,这群人离开了。罗恩站起来,发现整个城市陷入

了混乱。城市的守卫部队已经开始镇压,到处都是死斗和尸体,不仅是人类,兽

人,巨魔,食人魔,狗头人等等亚人族也加入战斗,天上出现了魔翼和食像鬼,

野兽的咆哮响彻整个城市。



  “真是一场有趣的麻烦啊。”罗恩歎了口气,作为一名见过世面的魔族,这

种程度的场面不足以让罗恩慌乱。魔都阿鲁法尼亚其複杂的种族构成,之间沖突

并不少见,骄傲的魔族们冷眼旁观,比起脑子更擅长用蛮力的亚人种们各自为战,

人类则纷纷想在混乱中捞取利益,整个城市守备体系乱作一团,这从来都是魔族

们的弱点。个体强大的反面,就是指挥体系的疲软,所以也是阿鲁法尼亚无法战

胜北方强国,皇国奈尔法的一大原因。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奴隶们能够成功出逃,这场反抗所引起的纷争,在魔王

眼 ,只不过是一场生动的舞剧罢了。



  这时候,又有一个倩丽的人影出现在混乱的市场之中,头髮柔顺地披在肩头,

柔媚性感的身材就好像狐狸一般妩媚。这是一名塞拉妮娅的蜂骑士,沦陷后的蜂

骑士有一小部分作为奴隶被卖到了这个魔王的都城,出身女权国家的优越条件,

让这些蜂骑士成为了权贵们的私人玩物。而眼前的这个蜂骑士恐怕也是如此。



  “哼,我才不会像那些傻瓜一样,强行沖出去。”看得出来,这个蜂骑士并

不试图用武力来逃脱,而是想在混乱之中,趁着没有人注意逃出去,但这时候罗

恩拦在她面前。



  “对不起,先生,能让我过去吗?”蜂骑士并没有像之前的那些人那样,用

武力来胁迫对方,她只是用那妖狐一般的媚笑试图打开突破口。



  “如果我说不行呢?”罗恩直直地看着眼前的美女。



  “我请求你,大人,能不能帮助一个无助的女人?”蜂骑士继续媚笑起来。



  “无助的女人,我想说你是一个奴隶吧,你身上还戴着奴隶的项圈呢。”罗

恩一眼就看出来了,蜂骑士身上穿着是阿鲁法尼亚上流社会的华丽丝衣,但并掩

盖不了奴隶的颈圈。虽然女骑士已经用领子掩掉了大部分,但仍然让罗恩看了出

来。



  “是的,大人……我失去了我的主人,你是否愿意接纳我做为你的奴隶呢?”

蜂骑士像个女狐一般装作无助,但她的手伸向背后。



  “哼,像你的主人一样,被你从背后捅死?”罗恩冷笑,果然在下一个瞬间,

女人就用短刀直砍过来,立刻原本柔弱的脸就变成了坚毅的表情。塞拉尼亚的蜂

骑士,都是侍奉于女王的精锐,不仅是个人战斗力,也十分擅长心机和阴谋,这

是她们与众不同的地方。



  就是这样的女人,或许作为一个真正的女狐狸会很不错吧?



  罗恩如此想着,疯狂的调教师感谢这一天,命运为他提供了这幺多优秀的素

材,想到可以将这些强大而美丽的女人们,一个个变成雌狗,母马,乳牛和女狐

的时候,他就兴奋起来。



  战斗还在阿鲁法尼亚越演越激烈,但是罗恩明白,很快,很快一切都会结束,

这就是魔主之城阿鲁法尼亚,混乱的魔城。



    就好像一出最逼真的闹剧般,那些反乱的奴隶可能并不知道,他们的所作所

为,其实只是这座城市邪恶的统治者们眼中的生动活剧。他们高高在下,俯视着

奴隶们在蛊惑之下反抗,出逃,然后陷入绝望,自相争斗,最终被毁灭的结局,

其间不仅有嗜血残虐的守备军,也有不少城中居民参加这场对于奴隶们的围猎,

魔主之城的居民们邪恶而残忍地享受这些快乐。他们将奴隶们看成猎物,而整个

反抗使得城市像一个大型的狩猎场一般,奴隶出逃之日,就是这座城市嗜血的节

日。



  骚乱过后,一部分奴隶被处死,大部分奴隶仍然是奴隶,但还有极少一部分

奴隶,他们成为了这座城市示众的最好素材。在人们的哄笑声之中,白骑士凯蕾

娜,女刺客奥蕾妮娅等人被吊起来,赤裸地绑在游街的小车上,每过一个街区,

就有人围上来,对着被吊在车上的美女们指指点点,然后场面开场混乱起来。



  “你们,住手,啊!!!”高洁的白骑士忍不住叫起来,显然她并没有深刻

意识到自已如今身处在阿鲁法尼亚,这是一个慾望的国都。人们可不会仅仅是看

看就作罢,很快人群就挤满了街道,人们伸出手在女骑士赤裸的肉体上肆意乱摸,

乳房,大腿,身上每个部位都被人们的手占满了,雪白的肉体就这样淹没在人海

之中。



  女刺客的情况可以说更糟糕,不同于对高洁骑士的淫辱,对于奥蕾妮娅,这

座城市的人们充满了恨意。曾经她是整个城市的阴影,她是柄无形的利刃,总是

轻易破开人们的房间,刺杀 面的主人,然后消失在黑影之中。人们害怕她的名

字,因为奥蕾尼娅总是代表着死亡,但总算,魔族们找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将

这个女刺客引出来,然后抓住了她。



  奥蕾妮娅紧闭着嘴巴,用充满仇恨的目光看着周围的人,阿鲁法尼亚自从被

魔族征服之后,人们从来不曾停止过反抗,虽然近百年来反抗越来越无力,但仍

然有像奥蕾妮娅这样,徒劳地想要恢複人类曾经荣光的人,这些人作为游击势力,

潜伏在这个国家各个阴影之处,他们煽动民众,刺杀要人,梦想着祖国複兴的那

一天。



  “啊啊,阴影中的女刺客,奥蕾尼娅,终于抓到你了。”人们看到奥蕾妮亚

就兴奋起来,这个曾经让人害怕的杀手,如今正赤裸在被绑在车上。有大胆的男

人走到奥蕾妮娅面前,然后分开那修长健美的双腿,将一条腿高高 起。



  “看了,这就是女刺客奥蕾妮娅的阴部,哈哈哈。”他一边大笑着,一边伸

出手指直捅女刺客的私处,女刺客闷哼一声,倔强的闭紧嘴巴,甯死也不愿意在

仇人面前示弱。奥蕾妮亚阴道被手指伸手,男人大知着挑逗女刺客的阴道,她绷

紧全身,强忍着快感,但这反正更激起了人们的嗜虐欲。



  又有人伸出手来,将她另一条腿也 起来,就这样奥蕾妮亚被迫做出双腿大

大分开的姿势,然后同时又有一只手掌强行进入阴道。女刺客吃痛地将头向后仰,

女性的阴道竟然被同时两只手进入,男人残忍地分别用力大大分开女刺客的阴道,

使得整个女阴被扩开一个大洞,粉红的肉壁就这样完全暴露在人们面前。



  “啊,这个婊子!!”这时候竟然有人将口水吐到了女刺客被大大扩开的阴

道 ,奥蕾妮娅立刻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发生在她身上的一切,然后是更多的

唾液,鸡蛋和其它番茄都往她身上往。没有过多久,女刺客身上就被砸上各种各

样的汙物,而特别是被强行扩开的女阴,更是沦为了发洩的集中地点,口水,髒

物全部扔进女刺客的阴道,就好像垃级桶一样。



  另一边,白骑士凯蕾娜则是成为了男人们的洩欲工具,雪白的肉体被人群淹

没,让游行车无法前进,分别有男人跳到车上,然后一前一后夹住女骑士的肉体,

后面的男人直接脱下裤子,从后面侵犯她,前方的男人则是玩弄女骑士的乳房,

坚挺的美乳在人们的玩弄之下不断变形。



  “啊,啊啊啊,你们,你们这群家伙,简直是恶魔!!”被人们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