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魔法实验

03.27 04:25


"皇室毒血",可是说是皇国奈尔法历史上最为令人震惊和愤怒的丑闻之一



    一直以来作为国民偶象,得到极大民众喜爱和信赖的二皇女琉娜和三皇女阿莉亚,



    竟然同时被查出勾结外敌,制作麻幻药的事实,这一消息传出立刻就举国震惊,



    当场就有两位皇女的支持者出现抗议示威。由于皇王病重,一直与诸位皇女关係



    不睦的二皇子阿格尔闻讯之后,即出来主持局面,同时不顾四皇女玛耶的强烈抗



    议,阿格尔以叛国嫌疑为罪名将两位皇女关押,进行全面调查。四日后,阿格尔



    公布大皇子阿雷斯涉嫌其中,同时传出二皇女琉娜血统疑问,有传言说二皇女并



    非皇王所生,此讯一出,皇国上下大皇子派係立刻举行武装示威,皇国政权风起



    云涌之时,二皇女琉娜出面承认指控,但否认大皇子涉嫌,至此这桩皇国史上最



    大的皇室丑闻案进入了新一轮明争暗斗。表面上是关于两位皇女的指控,暗底下



    却是大皇子派係同二皇子派係的实力比拼。



    最终,由于证据充分,二皇女琉娜被永远剥除皇籍,定为叛国者。三皇女阿



    莉亚涉毒事件仍然在调查当中,但情况极为不利。数日后,皇王宣布二皇子阿格



    尔为摄政王,暂代皇王职务,同时勒令远在帝国’法尔特’的大皇子阿雷斯回国



    接受审查,至此这场震惊全国的’皇室毒血’事件告一段落,但是事件还远远没



    有结束………



    三皇女的支持者仍然在努力为他们心中的偶象开脱,大皇女阿西斯行蹤不明,



    归国大军远驻在外,虎视眈眈,大皇子阿格尔在帝国面见了帝王,归期末定。



    为什麽要把玛耶留下?这是包括我在内,很多人都想问的一件事情,四位皇



    女之中,除了手握兵权的阿西斯之外,对二皇子最抱有敌意的就是四皇女玛耶,



    也是如今身处首都的唯一皇室成员。



    "这就是政治,拉迪奥。"二皇子手托着酒杯,笑着一饮而尽,"留住我那



    骄傲的妹妹是为了作秀给国民看,我阿格尔并非因为私怨而处理局面。同时,也



    是为了稳住那一触即发的反乱,衹要四皇女还拥有自由,还在为她的姐姐们奔走



    的话,反乱就不会彻底激起。"



    "但是,殿下,四皇女虽然年轻,处事不周,但并非傻瓜,而且极具行动力。



    就这麽放任的话,就好比……。"我还没有说完,就被阿格尔打住。



    "谁说就这麽放任不管的,我这个小妹妹从小就是对我攻击性最大的一个,



    现在是时候让这个可恨的小妹妹用身体回报我的时候了。"阿格尔笑了笑,摊开



    手,"拉迪奥,我把她交给妳,不过记住,我要妳保持她现在这个样子,妳的洗



    脑进度必须暂停,一个会惹事的玛耶,才是让人放心的玛耶,明白了没有?"



    我愣了愣,衹有同意,看来我和这个骄傲小皇女的奇怪关係,还得继续一段



    时间。



    …………………



    夜色,贵族间的夜宴,已经获得二皇子阿格尔的支持,让我在这些贵族间声



    望也大大提高。公爵成为了阿格尔的侧近,我也终于拥有了正式公开的身份,宫



    庭魔术师,这让我很容易就可以邀请到皇国内的一些权力者来参加我的晚宴,分



    享彼此的轶事。而很明显,最近皇国内最能让那些暗藏心机的贵族们感兴趣的,



    莫过于权力者私底下流传的一种记忆水晶,这种高价的水晶拥有复制和记录能力,



    可以将景象通过摄像的方式记录下来,并进行流传。



    当然,因为十分稀少和高价的原因,能拥有记忆水晶的人并不多,而且因为



    无法更改和擦拭的关係,其实用价值并不高,所以记忆水晶仅仅是富贵人的一种



    奢侈品罢了。如今,在我的私人交际圈 ,这种记忆水晶却成了最流行的玩物。



    "哦,又有新的影像了吗,上次是大圣堂 同士兵乱交浣肠,这次又是什麽



    呢?"贵族人士聚在一起,人人都拿着一个水晶,相互议论,他们个个眉飞色舞,



    情绪高涨。



    "这次是在她自已的闺房,光着屁股,顶着胸前的大肉在窗上,让人操,呵



    呵,别说多淫蕩了。"



    "想不到这个四皇女这麽淫蕩,妳说这次的皇室丑闻 ,会不会有她?"有



    人轻轻说。



    "不知道,要是有的话,二皇子早就察出来了吧,四皇女和他一直不和。"



    "说起来,拉迪奥这家伙也真有办法,竟然能够搞到这些东西。"有个贵族



    拿出水晶晃了晃,"我早就看那个整天眼高于顶的四皇女不顺眼了,看她被操的



    样子真痛快。"



    "呵呵,说得没有错,那个臭女人是该教训一下。"其它贵族也感同身为,



    他们都在四皇女手下吃过亏,"我就非常喜欢那个,四皇女被绑在妓院的地下,



    整个四肢都被嵌在地板 ,奶子上写着十三号,撅起光屁股让人操的样子,看了



    就高潮。"



    "哎,怎麽不说最近的,四皇女在风月场所和马交欢,被当成马绑在马腹下



    操的样子,看她那淫乱的样子,不知道流了多少水,最后吞马精的影像,真是让



    人想想就兴奋,那匹马叫黑风吧,就是皇女殿下一直以来的战马啊。"贵族说完



    还不过瘾,又加了一句,"干,就应该操死这个婊子。"



    "听说这个四皇女已经麻幻药上瘾,真是不要脸,可她自已还浑然不知呢。



    "



    "各位先生。"我笑着从他们身后出现"请记住,这个女人不是真正的四皇女玛耶,衹是个同她很像的女人,另外请最近管住妳们的嘴巴,不然我可不能保



    证玛耶的剑不会刺向妳们,大家都知道,四皇女的剑法一直很快。"



    "啊,说谁,谁就到了呢?"我微笑着点了点头,身后的大门打开,四皇女



    玛耶仍然同以前一样,白紫色劲装打扮,快速地从走道上进入大厅,粉红的长发



    同柔软的短裙随风飘扬,让人浮想联翩。



    "这不是四皇女玛耶殿下吗,妳怎麽有空来这 ?"我连忙上去迎接。



    "啰嗦,还不是妳办事能力太低?"玛耶冷哼一声,"没想到办点事情还要



    找妳,拉迪奥,妳记住,别以为成为宫庭魔术师就以为可以胡作非为了,我从一



    开始就不赞成阿格尔的作法。"



    "那是玛耶殿下顾全大局,您是皇女,而我衹是小小的宫庭魔术师。"



    "别给我装腔作势了,妳心 在想什麽我最清楚。听着拉迪奥,我会同意与



    妳合作,并非因为对我哥哥妥协,而是为了整个皇国,如今皇国内乱,虽然我相



    信阿莉亚姐姐是无辜的,但作为皇女,我也必须要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履行职责,



    稳定局面,明白了没有?"玛耶尖声尖喝。



    "是的,在下会尽快去寻找麻幻药的来源。"



    "麻幻药这种东西,应该永远从我皇国内消失!"玛耶大声地说完这句话,



    忽然有人暗中笑了起来,这让四皇女有些奇怪,她疑惑地望着周围的贵族,试图



    明白他们的笑意。



    "咳咳。"我看情况立刻咳嗽了几声,将四皇女拉到一边,"玛耶殿下,关



    于妳之前追查的假皇女事件,在下查到一些眉目。"



    "我不记得我委托过妳这件事情。"玛耶脸一红,对我瞪了一眼。



    "哦,那在下…。"我故意提高音调。



    "等等。"玛耶跺了跺脚,"妳过来,告诉我妳查到些什麽。"



    "可是…。"我故意犹豫,"皇女殿下,我觉得您还是亲自去一下比较好,



    我想妳知道我的意思。"



    我特意用一种难以启齿的表情看着四皇女,果然这个高傲的小美女脸红了,



    她咬了咬牙,"去叫艾鲁玛,让她和我一起去。"



    "殿下,艾鲁玛事官务不是被派出去办事了嘛,她要过几天才会回都。"我



    凑近玛耶,立刻四皇女脸上就浮现出极大的厌恶表情,不过最后,她还是压下这



    种厌恶感。



    "好,妳同我一起去。"说罢她头也不回,风一样的先行走开了。



    ………………………



    "为什麽要带我来 ?"



    皇都内最大的风月区域内,仍然一片歌舞升平,自从二皇子继位之后,这片



    一直以来的黑色地带仿佛立刻得到了合法地位一样,每天过往的游客数量极剧增



    加,很快就成为了都城内最红火的地区之一。而’双腿间的粉红’,这座最大的



    豪华销金之所,成为了最受注目的地方。



    "为什麽要带我来这 ?"在门口,玛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虽然这 人流



    量很大,但风月场所永远不会缺少流浪汉和乞丐,于是衹要罩上大斗篷挡住脸,



    就没有人会认出四皇女玛耶竟然也在其中。



    "妳要找的线人就在这 。"



    "为什麽不把他带到皇宫去?"



    "难道妳想让二皇子知道这些事吗?"



    这句话果然击中了玛耶的软肋,她瞪了我一眼,然后继续跟着我的脚步。街



    角酒馆边上,站着一个同样身着暗色斗篷的男人,宽大的布料将他整个人罩在身



    子 面,看不清楚。我走上前,然后按事先準备好的,扔了枚金币给他。



    "那个长得和四皇女一样的女人是谁,又在哪 ?"我示意玛耶不要开口,



    独自询问。



    "嘿嘿,老大,妳也是打听那个婊子的吗,她可是最近的大红人噢。"流浪



    汉笑了笑,将金币收进袍子 ,"听说她的母亲原来是个贵族,后来因为皇室肃



    清,结果家族没落,被迫迁移皇都,途中被一伙强盗给洗劫了,自已也被那群强



    盗抓回去天天操,然后生下了这个女儿,也不知道自已的父亲是谁。"



    "这不值一枚金币,妳这个家伙,告诉我她是谁,最近出没在哪 ?"



    "嘿嘿,老大,妳可别急啊,这婊子叫玛利亚。"



    "很普通的名字。"



    "是,听说她本人其实虽然神似玛耶皇女,但也是被人操控。她背后的那张



    大手叫’白日美人’,嘿嘿,老大妳一定听说过这个名字吧,他们不仅控制这一



    带的情色生意,听说还制作麻幻药。"



    "他们胆子这麽大?"我装作吃惊的样子。



    "嘿,他们的后台硬着呢,可是有贵族撑腰!"



    说到这 ,很明显玛耶抽动了一下,但幸好罩在斗篷下,那人也没有注意。



    他衹是看了一眼,就继续说,"她出现的次数并不多,但每一次都引起热哄,因



    为她实在太像四皇女了,妳一定见识四皇女吧,虽然是个美少女,但平时一直高



    高在上的模样,实在想让人骑在她身上干啊。另外她还不止一次扫蕩过这 ,这



    所有人都巴不得去干她呢。"



    玛耶在一边紧握拳头,我想如果有可能,这个流浪汉的鼻子一定歪了。



    "她一般都做表演些什麽?"刚说完,我就感到有人重重地踢了我一脚。



    "很多啦,最最基本的就是跳舞和钢管舞,妳可没看见,那个长得和四皇



    女一模一样的婊子在台上大跳艳舞的样子,那长腿,那胸,真是没得说。跳完后,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会在台上公开让人干,最多的一次是让六个人一齐干她。"



    "六个人怎麽干?"我故意大吃一惊。



    "嘿嘿,女人下面两个洞各一根,嘴 塞上一根,然后那胸也可以让一根,



    最后是两衹手各一根,要不是亲眼看到妳一定想不到这个女人竟能被开发到这种



    程度。"



    我几乎可以感受到玛耶杀人的目光,赶紧摇手,"好了好了,不用再说了。



    "



    "嘿嘿,老大妳不去亲眼看一看就损失了。"流浪汉似乎对这个话题乐些不



    疲,"也有可时候,她会带着面具上台,脱光衣服,衹要有人掏一个铜币就可以



    操她。更劲暴的是在场上,当场和狗交配,还有和马戏团抓的兽人交配,真是看



    得人下面快要硬掉了。每天她都被干得翻了白眼,还一个劲叫,别提多淫蕩了,



    嘿嘿,所有人衹要一看到那张长得和四皇女一模一样的脸,就让人想冲上来操她,



    狠狠地报复那个骄傲的小皇女。"



    "无耻。"终于忍不住,玛耶喷出了这麽一句话。一听是个女人,不仅是流



    浪汉,其它人也围过头看来,这让场面变得无比尴尬,于是我衹能带着玛耶先行



    离开。



    这时候,我听到背后有声音传来:"老大,听说今天这个婊子也会来演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