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影院里的激情故事

06.16 03:05


Contents



  我叫「陈亦帆」今年17岁,是上海陈家的大少爷,父亲「陈诗华」是上海英华钱庄,江沪盐行,宁沪布庄的老闆,陈氏家族在上海是颇具有势力的家族,历代靠经营钱庄打下一片天下。



  原来父亲的兄长诗庭,及诗平在清朝为官,但是由于革命时的纷乱,不幸失去了生命。诗庭,诗平分别娶了江慧芸及江慧英为妻,慧芸及慧英乃江家老爹的孙女。



  江家历代靠经营盐场生活,在江南一带独霸一方,销售内路的盐货控制了大半,两家势力的结合更是不容忽视。



  慧芸及慧英自守寡以后,并没有再嫁,接着就碰到朝代的转变。



  一时陈家以及江家事业,都因为清朝被推翻后而乱成一团,故慧芸留在陈家帮忙,慧英则先回到江家帮忙。



  在江老爹的建议之下将陈家与江家的事业合併,以应付纷乱的局势,所以父亲成为钱庄及盐行的负责人,至于布庄则是后来才开设的。



  我出生时母亲王氏因为血崩而过世,这对父亲造成了很大的打击,也让陈家变成了一脉相传。



  



  全家族的人对陈家唯一的香火自然是宠爱不已,父亲自母亲过世后,因为思念母亲而造成了大病一场至今身子骨仍未完善。



  请了上海最好的医生看过后,都说过不了42岁,而这句话就像是符咒一般时时涌现在父亲的心头上,也因此父亲没有再续絃。



  父亲把心力皆放置于我的身上,不但将家族如何经营钱庄的方法完全教育给我,也告诉我许多的经商之道。



  接着他把我送到了江家的盐场磨练,但是话说回来我小的时候身体并不是很好,父亲除了用珍贵食补外,在慧芸婶的建议下,7岁时请来一位太极拳老师,教导我打拳,主要的目的是健身。



  没想到练习2年之后,我的体质大为改进,而我对学太极拳也产生了兴趣,所以我就一直练了下来。



  其间父亲也有来学习,但是总是被繁忙的家族事业所打断,这点让我日后不断的思考:「难道没有父亲整个事业就不能运作了吗?」我母亲过世后,由于父亲没有再娶,慧芸婶当时找来了一位乳娘,名为「云珍」。



  云珍当年生下女儿后,正好碰到外国入侵中国,造成云珍失去夫君,为了生活只好将女儿寄养到亲戚那儿,来到陈家做乳娘。



  由于到了陈家之后日子过的比较富裕,而云珍的女儿在亲戚那儿过的也相当的好,但是她总是希望能有一天能将女儿接来同住。



  在我16岁时,被父亲送到江家盐场去经历与陈家不同的生活,在盐场是有血有肉的生活。



  动辄就是千百个人在流血流汗,赚的是辛苦钱,江寒枫是婶婶们的叔叔,来到这儿一切都要听他的。



  寒枫叔从小就在盐场打滚,他做事一切不按合理的方式出牌,慧芸婶将我交给他后,他把我当工人看,将我丢到工人堆里去受苦。



  几个月下来,我因为做粗重的工作而导致全身痠痛,但是身体也锻鍊的粗壮如牛。



  我本身遗传了父亲的浓眉大眼。



  婶婶说:「亦帆你除了眼睛及神韵像是父亲,其它地方都有母亲的影子喔!



  你母亲如果没有嫁给你父亲,早被挑选作秀女了。」「看你气宇轩昂的样子,不知以后迷死多少女孩呢!」我由于练拳的关係,在盐场工作了几个月后也习惯了,这期间认识了阿猴。



  阿猴10岁就到盐场工作,一晃就8个年头了,他现在是盐场的工头之一,这个头衔争来不易。



  寒枫叔把我丢给了他后也没说对他什幺,所以他把我当做是一般的长工看,只觉得这人怎幺有一股娇气。



  但后来与我相处久了,俩人就变成了好朋友。



  这天盐场下工之后,阿猴领到了工资,要拉我去红楼说是要给我见识见识,由于这几个月阿猴与我无所不谈,但是聊的最多的就是那男女之事。



  我不敢说自己没有经验还是处男,所以每次谈及自己性经验时,总是含糊的带过,但是我已经对男女之事充满了好奇及期待。



  今日是发放工资的日子,大部份工人会出去寻欢。



  我虽然想尝试男女之乐,但是心里还是有所顾忌,所以找藉口不敢去红楼,留下来待在江家的工寮内。



  平常工作十分劳累,根本无法好好看看江家的环境,今日终于可以到工寮以外之处逛逛。



  江家就好像一个城堡,由外墙的大门进入后是历代祖先牌位的奉房,然后是佣人住处,东厢、西厢住的是江老爹的儿子媳妇以及孙子们。



  最后北房住老爹,东西厢后是几栋工人房。



  我来到了佣人房时,隐约的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啊……嗯……嗯……轻…一点……」女子的声音,我好奇的走近佣人房。



  寒枫叔抱着一个女子,看这女子的样子像是那位人称黄大娘的管家,这黄大娘35岁左右,长的中等身材,我没有见过几次面。



  眼下只觉得她皮肤白晰,双乳硕大,寒枫叔抓着她时胸部晃动,摇曳生姿。



  我偷偷的望进房内,只见寒枫叔的玉茎已经插在黄大娘的小穴里,随着鸡巴的抽送,白色的泡沫被带出来了,流到大腿旁,仔细的看黄大娘,她身材保持的非常好,乳房大而圆挺,两颗乳头虽然已经呈现暗红色,却挺立了起来。



  在寒枫叔的揉搓下黄大娘呻吟出声:「喔……嗯……好…美…好当家……好舒服……」此时寒枫叔将阳具拔了出来,又重重的插入,听到「噗吱……噗吱」的肉声以及「啊……好人……用力……肏……肏……我的……屄……」的呻吟声。



  看的我血脉贲张大鸡巴硬了起来,看到黄大娘私处小穴上方,一片乌亮的阴毛,被带出的淫水搅成一片,整个大阴唇咬住了鸡巴。



  当鸡巴抽出时两片大阴唇微微翻开,露出里面血红的嫩肉,当寒枫叔的阳具插入后又全部密合起来。



  由于寒枫叔动作越来越快,「噗吱……噗吱……」的肉声也越来越大。



  黄大娘此时嘴巴里喊叫着:「大鸡巴……哥哥……再用力……一点……」同时,她将两只脚夹住寒枫叔的腰部,拚命的用力将寒枫叔的下体往阴道上挺。



  寒枫叔只觉得龟头插的更深了,而且碰到软软的肉团,玉茎被肉团上一圈一圈的肉夹击着,所以他也用力插入,「……好金花……再夹……紧一点……我要……丢了!」黄大娘也跟着叫:「插死……我了……啊……不行了……喔……」只见寒枫叔将鸡巴抽出至龟头后,再从龟头插入屄内,沿着长长鸡巴身送入整根大鸡巴。



  感受到小穴在蠕动着,整个阴茎被包的紧紧的,马眼一鬆就射了,黄大娘此时也跟着丢的一蹋糊涂。



  第2章



  我在此时搓揉着自己的阴茎,下意识的比较起自己和寒枫叔的鸡巴,才发现我好像比寒枫叔的大且粗。



  此时房内两人已经完事,我胡乱的抽抽阳具前端竟然射出白色液体,同时整个人飘飘然的感受到十分的舒服。



  这大概就是阿猴说的飞天吧!射精后我就沖沖的离开了,但是满脑子都是插穴的事,我自己搓揉鸡巴就很舒服了,真不知道放入小屄后是什幺滋味。



  心中想着:「回去找机会拿珍姨来试试!」



  不知不觉的过了九个月,诗华也是半年未见亦帆,也想看看儿子在盐场过的如何,就将亦帆接回家,看到儿子的改变,心中十分高兴。



  而云珍娘许久未见到我,看到我变成大人粗犷的模样,心里高兴的不的了,仔细的观察我。



  云珍心想:「这个从小带大的小孩,已经转变成大人了,不但英气勃勃,个性也沈稳许多,已经不是以前那个睡觉时还要摸着自己乳房的孩子。」自从云珍娘到陈家后,为了方便照顾我,晚上睡觉时自然与我共睡一床,在去盐场前俩人从未分开睡过。



  这次回来云珍特别换了新的床罩、被套,给我一个新的开始,俩人睡前聊了许多的事情,我想开口询问有关男女之事,却不知道如何开始。



  上床之后我知道云珍娘上衣前襟会打开来,以便我抚摸她的乳房,但经过上次偷窥的经验后,我已经不同以往了,我在抚摸乳房的方式有所改变,不但会摸揉,还轻拉乳头。



  这样的方式让云珍姨马上像是受到电击一般,下体不自觉的流出淫液,云珍姨对这种感觉已经很遥远了,今日却因为我的爱抚,这种感觉又再度回到自己身上,心中生出了异样的心情。



  此时云珍娘转身面对我,看到我的下身凸起了很大一包,心中想:「到以前小小的阴茎,现在却看来非常粗大,若是插到我的屄内不知道是什幺滋味?」再看到我眼中射出了慾望,这眼神是男人的性慾,我此时握着珍娘的乳房,开始知道自己从小所摸的这对乳房是对极品,乳房的之大一手握不住,柔软中带着弹性。



  淡淡的乳晕上镶着从小含过的乳头,乳头虽然被自己含过了不知多少次,却依然呈现着淡红色。



  不知觉的将左乳头含到嘴中,乳头在嘴中迅速挺立起来,舌头就绕着乳头旋转,云珍这下子心慌了。



  她何曾经过如此仗阵,她过世的夫君也只是亲个嘴,摸一下乳儿,就把阴茎插入她的阴道内。



  她可能连什幺是高潮都不知道,如何能抵抗我如此的侵略及爱抚。



  正当云珍要制止我时,我把嘴巴亲了过去,由于云珍要张嘴制止我的动作,不巧嘴对嘴的就合上了。



  接着我的舌头就和珍娘的舌头卷在一起,云珍脑门一阵晕眩,自己下体遭到一根非常粗大的阴茎顶住了,自己的小穴无法控制的流出大量淫液。



  就在此时我将舌头收了回去,要去吸云珍的乳房,她无力的说:「亦帆我们不可以做这种事,我是你的乳娘是半个妈,知道吗?!」我此时将她的乳头吸入口中,将舌头抵住乳晕,绕着乳晕且围住乳头直画圈圈,珍娘因为快感再也说不出话。



  她屄内的淫水已经将下衣沾湿了一片,连新的床单都已湿去一片。



  我的玉茎也因为一直抵住珍娘的大腿根部而沾湿了,我知道珍娘嘴巴说不,但身体却反应出来不同的结果。



  偷偷在她耳边说:「娘你好湿!」



  接着我将鸡巴掏了出来,隔着珍娘湿透的薄纱内裤磨擦着大腿之间的凹处。



  此时珍娘双眼微闭,两脸颊红润,已经一付任我宰割的样子,我动手要将珍娘的下衣脱去。



  忽然,珍娘按住我的双手,鼓起余勇做最后的挣扎说:「我们……不能做爱……我帮你……用……嘴……吸出来好吗?!」也不等我回答就将我的鸡巴含入口中。



  云珍此时才看清楚,我的鸡巴约15公分长,更要命的是龟头像鸡蛋般大,而且整根都一样粗,含在嘴里或是露在外面的都相当壮观。



  我此时玉茎被整个肉团包裹着,说不出的舒服,而珍娘趴在我的老二上含着它。



  从表面上看珍娘实在看不出来她已经35岁了,上半身白晰的肌肤,纤细的臂膀,衬托出那对坚挺的乳房。



  再下去是柔弱的腰脂,以及丰厚的臀部,臀肉轻轻的抓揉,可以感受到油而不腻。



  我终于像做爱一般的,在珍娘的嘴巴里抽送着。



  「呕……啊……帆儿……轻点……娘的……嘴……被你的……弄……得……好涨……」



  就在此时我将珍娘抱起来,把自己的脸面对珍娘的大腿根部,并迅速将珍娘的下衣脱去,她没有反抗,只是将腿夹的紧紧的。



  我仔细看如此美人居然将归自己所有,淫慾更起,顶着珍娘叫了一声将她的美腿分开,就好好观赏珍娘的美屄,她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任由我分开她的玉腿。



  只见三角部位的阴毛稀疏点缀在其间,两条雪白大腿非常云衬,此时两人呈69之姿,我频繁的舔着珍娘的大腿及屄儿四周,不一会珍娘慢慢将肉穴往我嘴上送。



  我终于仔细的看到了珍娘的神秘私处,此时已经湿透了。



  只见珍娘的小穴非常窄小,而且呈现粉红色,大阴唇紧闭着,根本看不到里面,我看的心动不已就将嘴亲上了小穴,只听珍娘叫道:「不……要……啊……那儿……很……髒……不要……嗯……嗯……」我沿着大阴唇轻轻的舔着并将珍娘的淫水吃到口中说:「娘一点也不髒,香喷喷的呢!」而珍娘听了淫心高涨,把我的鸡巴夹在乳沟之间,来回的用双乳抽送着,并且当龟头冲到嘴旁时用舌尖舔龟头前的马眼。



  缩肛是可以抑制射精的,我原本不知道,此时心里想着:「我还不想丢!」它就自然的运作起来,把射精的慾望压抑下去。



  反而是云珍娘已经10多年没有行房了,今天碰到如此的刺激,当我用舌头将大阴唇拨开后舔到阴核及小阴唇上珍娘就射出阴精了。



  我笑嘻嘻的说:「娘你好棒!你吸得我好想射!」她脸红的说:「你这个小色鬼,我那有做过这些事,今天都第一次。」「娘第一次,怎幺好像很熟练的样子?」



  「还不是因为你,没事…鸡巴长这幺大,弄得我七上八下的,还有!有的时候女人们在一起也会讲一些男女之事,虽然没有做过,有的倒是有听过。」云珍娘羞答答的将脸撇开,不看我,我恢复了正常姿势后将嘴巴亲上珍娘。



  珍娘主动的和我亲了起来,我一边将身体移入珍娘的下身,珍娘主动的将脚打开,并且勾住了我的腰部。



  我终于将龟头对準了她的肉屄儿,用力向前挺进,却跑错了位置,珍娘将手伸来轻轻握住鸡巴将龟头顶住她自己的屄。



  当龟头将小穴洞挤开进去一点时,珍娘轻声说:「我的……大…鸡巴爷……可以……进去了……你要……轻点……我…会痛,我许久未做……啊…啊……」龟头进入后感受到被一层层叠叠的肉紧紧含住,由于我也是第一次肏屄,所以自己也手忙脚乱的。



  慢慢将鸡巴插入了8分就几乎顶到花心,云珍只觉得小穴涨的要裂开了,但是淫水确立不断的流出,加上我小心的插一阵之后就不觉的难过了。



  云珍反而自己动了起来,我看珍娘如此反应,开始将鸡巴大力的抽送起来。



  珍娘说:「亦帆慢慢插……插死我!用力……以后……只……给……你……插,卟……啊啊……碰到穴心了……不行了……」我听到珍娘像仙女般的叫声后,就一记一记狠狠的插入,插入时玉茎把小穴的花瓣都带入了,抽出时两片大阴唇又同时翻出,并且将淫水带了出来,弄的两人都湿漉漉的。



  「噗吱……噗吱……」的肉声中我说:「珍姨……做…我妻子……好吗……你的小穴!好美……以后……我……天天……要插……我要来了……啊……」珍娘也呻吟着:「以后我只给我的帆儿插!啊……」「珍娘……你……夹住我……的鸡巴……我要……射了……」「帆儿……可以……射在……里面……」



  此时我的鸡巴暴涨起来,突然抖动着把精子射入云珍的小穴里,云珍被滚烫的液体烫的一阵收缩,也丢出了阴精。



  两人大战2个多小时,相拥而眠,云珍经过我此次的开发后,开始认我为夫君了。



  第3章



  亦帆此次回来,父亲与他谈到有关婚姻之事,其实其来由主要源于慧芸婶,原来和云珍发生关係后,几乎天天两人都要做爱,有时一天数回,随着次数增加亦帆对此事愈来愈有经验,也越来越着魔于男女之事。



  而云珍的变化,对慧芸及慧英两姐妹感受最大,虽然云珍刻意隐瞒,但是经过亦帆滋润过后的云珍,整个身体像活起来一样,由其那眼里含春的姿态,如何逃的过慧芸,慧英的法眼。



  由于亦帆还是要回江家盐场,慧芸及慧英,近日来买一些补品,及布行所做的新式衣物,带回老家分给大家。



  至于要如何分配,却要交代给亦帆知晓,来到亦帆的房间边,听到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从房内传来。



  「啊……大鸡巴哥哥肏我……肏我……肏深一点……呕……」听到云珍的声音从内传出。



  慧芸听到如此之声立刻面红耳赤,心想云珍竟然如此不知耻,在亦帆房内偷欢。



  心想究竟与谁偷欢,心中出现了张福,高国峰。



  张福自幼来到陈家做长工,陈家对自家佣人都一视同仁,从来不把下人当佣人,也因此陈家佣人不多,却没有人离开陈家,陈家前个管家临伯过世后,管家的重任就掉到张福身上。



  张福的妻子雅萍也是从小被卖到陈家当丫环,后来在陈家老爷子的搓合两人在陈家结为夫妻,两人生了两个儿子,由于与亦帆差不多年龄,从小都让他们跟着亦帆读着,两人着实受了不少教育。



  国峰长的约175公分,个头大,却长的奇貌不扬,一个大鼻佔去颜面的四分之一,国峰照顾陈家马房,两人都忠心于陈家,国峰未娶妻住在马房。



  慧芸在胡思乱想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夹死我了……好姨娘……好舒服……」



  这才恍然大悟,里面的人就是亦帆,其实这原本就很容易想到的事,因为一般人要偷情如何为何要到亦帆房内,只是下意识不愿意承认自己从小拉拔的亦帆会做这种事。



  靠近窗户,一眼望见云珍全身脱光,雪白的肌肤呈现微红,并且汗水淫水流了一床,云珍眼睛轻合着,嘴里随着亦帆的抽送叫着,十分享受,此时亦帆背对着慧芸对云珍插送。



  慧芸此时心中浮起异样的感觉,随后下身流出液体,手不自觉伸入裙内,轻揉自己私处,突然房内两人有所动作,吓的慧芸不敢有所动作,深怕被发现自己在这儿偷窥之事,自己心中告诉自己要离开此地,但是不知怎幺,双脚就是不听使唤。



  此时亦帆站在床边,云珍肥嫩的臀部下垫了一个枕头,将云珍整个阴部衬托起来,两人此刻姿式慧芸看的一清二楚,亦帆阳具之大让慧芸的手再度摸入自己的私处,不同的是这次直接伸入裤内搓揉自己的阴核。



  眼睛却盯着亦帆,只见亦帆将云珍两脚拖住,硬挺的鸡巴顺着淫液,一顶开两片小肉,一下就到底了,云珍被插的胡乱叫。



  「……肏死我了……要丢了……」



  声音像是败战的母鸡,慧芸只见亦帆大阳具与云珍小穴结合在一起,在亦帆强力的抽送下白色泡沫液体随着与龟头出来,「噗吱……噗吱……」声音不绝于耳。



  慧芸何曾受过如此仗阵,在此时此刻她把自己当做也是被亦帆大鸡巴插入的人,房中再度响起声音,慧芸知道他们快完事了,收拾起被搅乱的春心,匆匆忙忙离开。



  其实慧芸这些年,在钱庄帮忙,与诗华朝夕相处,也发生了感情,只是安以现实两人关係并未暴光,两人亲密的关係由于诗华身体关係也最多至口交,有时才将诗华玉茎含入,他就洩了。



  慧芸并不在乎,反倒是诗华觉得对不起慧芸想尽办法在嘴上功夫满足慧芸,慧芸离开亦帆处,满脑子刚才亦帆与云珍淫秽的姿势,来到诗华处。



  与诗华聊天,又想到刚才之事,就提及亦帆的终身大事,不会诗华起身将房门关起,慧芸以为诗华要与她亲热,登时脸红满面,却听到诗华沈重的语调,说亦帆娶媳妇的事,慧芸心中有底,最近袁大头频频来找我希望能用借据,借贷白银及黄金。



  「这事可棘手的狠,袁大头那批洋枪部队,吃钱很凶,两广一带的钱庄不是关门就是被他收刮一空,但是他势力在现在却无人能挡。家虽然有人手,却敌不过他的洋枪部队。」慧芸听完收拾心情,知道事态严重,整理一下思絮,想起两广一带有江南枪炮局,及造船厂,这些公衙都承经与我们钱庄往来,两广洋枪部队也是有的,怎幺会吃不住袁大头。



  诗华说:「其实就是银子问题,要控制这儿的部队,就是靠银子,没银子,就算有洋枪,但是没洋枪子弹,也没用,令外清朝垮台后这些部队都靠地方吃饭。」「将地方财源控制住,不怕你乱来,袁大头派出的人姓杜,此人对钱庄等相当有概念,手段很狠,如果没法摆平的,最后乾脆假冒土匪赶尽杀绝。」「为了以防万一,慧芸你和慧英即日到外国租界内的钱庄问问,是否可以也将一些家产转移。」第4章



  亦帆早上起来已不见云珍,由于昨晚的努力,只觉得睡意又来倒头又睡,再 醒过来时,耳朵听到云珍的叫声说,太阳照到屁股了还不起来,伸手欲掀亦帆的 被子。



  亦帆张开眼见到珍姨的裙子,隐约看到里面如玉的白腿,此时空气中瀰漫着 昨日两人做爱淫蕩的气味,外加珍姨成熟的女人体香,下身渐渐舒醒,等到珍姨 将棉被移开后,阳具对着云珍一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