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穿越剑风

06.16 01:40

                           第—

  「可恶啊,剑风传奇更新的太慢了,虽然画的很好但是什幺时候能看到完结
啊!」我坐在电脑跟前看着龟速更新的三浦贱太郎神作] 的最新话,区区几页根
本无法让我的内心得到满足,反而带来的是更加恼怒的情绪。心 想着但手上动
作并没有停止,当习惯性的点完漫画最后一话结尾时,突然电脑弹出了一个正在
读条的页麵,「啧,又是讨厌的弹出式广告。」正当我準备关闭这个广告时却那
也找不到关闭窗口的按钮,而电脑 也没有发出还在单刷牛魔王吗或者僵尸集天
地怨气而生之类的话,正当疑惑之际弹出页麵上的读条也读完了。然后传出一段
话,「是否愿意穿越到《剑风传奇》」然后弹出个是和否的选项,而我还在继续
找这关闭窗口的对话框,心想估计又是什幺病毒网页,当我想点否时却意外手抖
点了是,然后紧接着就是一道昊光从电脑萤幕中闪现将我吸入其中。

  我在光芒形成的通道 飞速的穿梭着,一个个半虚的人影从我身边划过,心
中大骇的我在空中乱抓着却没有任何作用只能惊恐的大喊,这时迎麵飞来一道白
色光芒人影,眼看就要撞在一起,只见人影越近人形也越变的清晰,「这个皮肤
灰白的秃头,这红色闪电型的纹身,还有下吧上的小鬍子,这尼玛不是奎爷吗!
这要是跟他撞上一定会被干掉的。」

  当我想拼命移动自己的身体躲避却为时已晚,奎爷已经到了眼前,我只能眼
睛一闭心想完了就和奎爷砰的一声撞在一起,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没有撞击产生
的剧痛,而奎爷白色光芒身影则是穿过了我的身体,然后化为了与周遭一样的半
透明人影渐渐远去,而我则是被冲击带来的冲击波所震晕,最后的意识只听到脑
中回响着「获得奎托斯之神力…………。」

  一声声的嘈杂逐渐唤醒沈睡中的我,唔……好晕……当我睁开眼睛慢慢看清
周围的景物时,却发现自己在一个简陋的帐篷 ,周围是巨大的木桶箱子和几把
短剑,自己身上还有穿越前的背心和四角内裤,心想「这算是穿越了?要知道这
样我应该穿条长裤在家玩电脑。」当我起身站起时却发现身体上的异样,我的肉
棒竟然耷拉出内裤,「这是什幺情况!」脱下内裤发下自己的小DD竟然变得十
分粗壮,软化的情况大概也有个两把半长,不单是自己的小DD,连身上的肌肉
也有了,虽然不是北斗神拳 贱次郎那样核突但也像传说中古希腊神战士那样了,
那我的脸那?四处寻找能反光的东西,急忙拿起地上的短剑从剑身的反光中看清
了自己的脸,还好没变,只是比以前瘦了许多变得英俊了,(所以说胖子都是潜
力股)这是怎幺回事那,回想起与奎爷相撞的剎那脑海中回响获得奎托斯的神力,
这难道都是穿越给的福利?

  不管怎样先出去看看再说,披上被褥走出帐篷,却见周围人生嘈杂基本上都
是成年男子,有三五一起玩着扑克,有刮脸洗漱的有互相打闹的,(这是一处佣
兵营地,是谁的那?)当我心存疑惑时周围的目光逐渐投在我身上,「看,那个
两把半醒了。」听到这个称呼我心中一阵诡异,但我还是问道「请问这 是哪 ,
是你们救了我吗?」

  「你醒过来了,陌生人。」这时身后响起一个女声,回头望去一位黑色短发
咖啡色皮肤身着盔甲的小个子少女站在我麵前(主角身高1。85M~ )。(卡
思嘉!)我心中一惊,我真幸运竟然被鹰之团给救了。在穿越前卡思嘉就是我最
喜欢的漫画女主之一,尤其是TV版的发售我特意截图了几张卡思嘉的果体,在
孤单的深夜看着自己的收藏独自一人抚慰自己。卡思嘉原本是小村庄的少女,因
贫穷险些被贵族强暴,幸得格 弗斯相救,得以脱险。后来就跟着格 弗斯在鹰
之团,女扮男装,作了骑兵。她一心向成为格 弗斯实现梦想的剑,一直做得很
好,成为鹰之团唯一的女千人长。她一直以为自己喜欢的是格 弗斯,直到格斯
出现后,她以为格斯夺走了格 弗斯对他的信任,故恨之。经过蚀之刻之后,她
失忆了,智商如幼童,对来自男性的碰触极度排斥恐惧。这是原本故事的剧情,
而我的到来将要改变这原本的故事见我出神的望着她,卡思嘉利声说道「陌生人,
你还好吗。」我才回过神来,「啊,是女英雄妳救了我,真是太感谢你了。」
「小事,你叫什幺名字,看你当时的打扮是遇到盗贼了吗。」想想我背心裤衩的
造型我就麵露窘态。「我叫西格飞(原谅我不会起名字T- T),因旅途中得了
感冒被几个盗贼给袭击了,多亏女英雄的救命之恩,才让我不被曝尸荒野,敢问
女英雄大名。」我随口胡编了个名字说到「我叫卡思嘉,是鹰之团的千人长,还
有别叫我女英雄。」(白长这幺大的个子竟然连几个毛贼都对付不了。)卡思嘉
心中暗想道。

  「你醒来了陌生的旅人欢迎来到鹰之团!」一个温柔的男声响起,回头看一
位波浪银白色长发的美少年出现在我麵前。(是格 弗斯!)眼前之人就是鹰之
团的团长,也是日后出卖了整个前鹰之团作为献祭,成为了第五福王费蒙特,与
黑色剑士格斯相爱相杀羁绊一生的家伙。

  (是这个人渣)我心中暗想但嘴上却是恭维的说道「您好这位大人我名叫西
格飞,承蒙千人长大人相救才保得一命,看大人您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一看就是
人中之凤,应该就是团长大人吧。」(格 弗斯一声追名逐利这些马屁功夫应该
能对他口味)

  「这是我们的鹰之团的团长格 弗斯大人。」卡思嘉走到格 弗斯身边介绍
到。

  「西格飞先生身体可有大碍,在这乱世应多加注意。」格 弗斯道「啊,团
长大人,承蒙贵团的卡思嘉千人掌相救,我西格飞身无长物空有一身力气,愿加
入鹰之团效犬马之劳。」开玩笑这幺好运在鹰之团 怎幺能轻易就走,卡思嘉可
是我注定推到的女人,失去了这次主线机会再来就不知道等到何时了。

  「鹰之团可不是什幺人都能加入的。」卡思嘉轻蔑的看着我,之前我背心短
裤的造型还被毛贼袭击故事估计给她留下的印象不佳。而我并不恼怒因为我脑中
有从奎爷那传承下的各种战斗技巧和奎托斯的神力,正想找人试试。「请给我一
个机会报答卡思嘉千人长的机会吧。」

  「既然你有这份心意试试又何妨。」在营地宽阔地格 弗斯为我準备了入团
试炼,千人长哥尔卡斯。在加入鹰之团之前,哥尔卡斯是个盗贼集团的头目。后
来一次偷盗打劫鹰之团时,被格 弗斯捉住,倾佩他的文功武略投身其下,成为
鹰之团的千人长。因为一次打劫格斯,被其挫败,且杀死他的兄弟,故深恨之。
一直以来都与格斯作对。日食时精神失常,被女使徒以色诱勾引死于蚀之刻中。

  这货就是一个战五渣,看来格 弗斯根本看不起我,一入场哥尔卡斯就嚷嚷
道「被毛贼洗劫到这剩内裤的家伙,让本大爷哥尔卡斯来试试你有什幺能耐吧。」
说着抽出长剑像我冲来,被我一脚绊倒。「可恶!竟然偷袭本大爷,看本大爷给
你好看。」哥尔卡斯像疯狗一样想我冲来,被我一一躲过,几番纠缠之后被我一
把抓起丢了出去。

  在空中翻滚嚎叫哥尔卡斯被一双大手问问接住。一位高大魁梧眯眯眼的人接
住哥尔卡斯之后放在一边后迈步向我走来。「比宾,帮本大爷好好教训这个家伙。」

  比宾,鹰之团的大力士,身材魁梧高大。曾经将格斯硬抗着去参加宴会。从
此,比宾成为格斯的好朋友,忠实而憨厚。以前曾做过挖煤工人。后为救卡思嘉
死于蚀之刻之中。

  看来要玩真的了,一出手就是两人互抓住对方角力,一场力的比拼,结果就
是大力士比宾被拥有奎多斯神力的我慢慢推的倒退,比宾一脸不可置信,想变招
反击却被我抢先举了起来。

  「好了可以了,」格 弗斯喊停我也只好收手,「欢迎加入鹰之团。」就这
样我通过了试验。试验完成后我走到卡思嘉身前轻轻的说句「我为你而战卡思嘉。」

  就这样我加入了鹰之团,在鹰之团的日子 我频繁的像卡思嘉示好,结果就
是完全无效,毕竟胭脂马不是什幺人都能骑的。卡思嘉现在还一心在格 弗斯身
上,我要想在卡思嘉留住位置还需要机会。而这个机会不远了。在一次防守城堡
的战斗中,少年格斯出现了,随后的故事跟原作一样,格斯跟格 弗斯比剑失败
后加入鹰之团,而我只在格斯加入鹰之团后对格斯说「卡思嘉是我的女人。」就
丢下一脸看白癡样的格斯走了。

  以后的日子格 弗斯越发的对格斯的关心让卡思嘉感到格 弗斯对她的信任
被夺走,而我的软磨硬泡有了效果,卡思嘉的心逐渐像我靠拢。

                 二

  「队长,格斯队长,真厉害啊,一夫当关很威风啊,你真是这次胜利的主角
啊。「一剑斩下黑羊铁枪重装骑兵团首的格斯被众人包裹称颂着,我背背双刀站
在一旁(战神标配)因为我知道格斯满上要被卡思嘉骂了,果不其然卡思嘉说道
「我有话跟你说,你可以过来一趟吗?格斯队长大人!」自从格斯在3年前加入
后他们就水火不容。而我在这漫长的时间 学会了如何控製自己的奎托斯之力。
3年 我也为鹰之团立下赫赫战功,当然每次都是跟卡思嘉一起共同进退。「你
只要与敌人交手就能得到满足一点没有考虑到同伴只是一条疯狗。」卡思嘉大声
喊道,看来这次是彻底怒了,我迅速跑到卡思嘉的身旁一把抓住格斯伸向卡思嘉
的手。「你想对我的女人干什幺!格斯」「西格飞,放开我的手。」正当格斯要
拔剑之际,格 弗斯的出现化解的这场即将爆发的武斗。而我则揽着卡思嘉离开
準备参加国王的加冕鹰之团的仪式,「勇猛恭敬有礼而且忠诚」米特兰国王正为
格 弗斯加冕骑士封号。我和卡思嘉跟随鹰之团众站在一旁,刚才卡思嘉并没有
反对我说她是我女人的话,看来我的机会不远了,同时我也心有疑虑,格 弗斯
被加冕骑士以后剧情上应该快遇上不死的左德了。

  我能战胜他吗……

  一处上坡上格 弗斯骑着白马手 把玩着胸前的霸王之卵,这是传令来报告,
「传令!地方城堡似乎已经被控製了。」「敌方大将那?」「那个……还没抓到
……但是格斯队长带着冲锋队正包围着大本营,敌方有个本领高强的兵士,因为
那家伙所以不能突破。」

  「一个人……」卡思嘉沈声说到,哥尔卡斯搭腔「只是一个人?真是没出息
的混蛋。」

  「是左德,传闻敌方有不死的左德加入」我说到,「不死的左德?!」众人
一惊,接着是众人讨论这左德的种种传说与恐怖,我却远望着敌方城堡。

  不死的左德,剑风中出场的第一位使徒,实力强大的使徒之一。我的力量能
战胜他吗,我没有把握,毕竟是遇上的第一个强敌。不过没关係只要左德看见格


弗斯的红色贝黑莱特就会离开,待众人讨论完毕后格 弗斯便下令全军出击进
军城堡,等我们冲进敌方大本营时却见一黑毛牛头巨兽正抓着格斯作势要撕裂他,
背后空门大开好机会。我抽出双刀一个飞跃双刀插入左德的背后,随即一阵异力
顺着双刀传送到我体内(获得夜之翼),紧接着我就被左德甩飞出去,而此时格


弗斯的弩箭援助已到,对着左德就是一阵乱射。本来把目标要转向我的左德被
这阵弓箭彻底激怒了。「不可饶恕,不可饶恕,玷汙这场战斗的人无论是谁也
……不可饶恕。」紧接着就是狂暴左德对弓弩兵的疯狂虐杀,而我则以最快的速
度护在卡思嘉的身前,而格 弗斯则去救援重伤的格斯,让卡思嘉看的满眼。

  格斯和格 弗斯被不死的左德逼的后退,「西格飞,快去救格 弗斯。」卡
思嘉焦急的对我说,我心随有不快但是美人发话不得不听,握紧双刀又冲了过去,
这时左德正冲向逼上绝路的两人,我估计重拾跳起双刀又插入左德的背后,左德
的致命攻击顿时偏差,伴随着震天怒吼受困的两人也同时发难斩下左德的左臂。
「一口气跑出去」格 弗斯正準备逃走时被左德回身一尾扫中,这股力道连我也
被甩了出去。

  「今天是什幺日子,竟碰上三个能如此上我之人。」说着左德手握左臂一击
抽飞艰难站起来的格斯,「接着那三人、、、便会同时失去、、、、首先由这个
男人开始」黑毛巨兽走到晕倒的格 弗斯麵前,接着在众人的惊呼中左德的差异
中,那个逆转故事的道具出现在左德的眼 ,「霸王之卵?!鲜红色的贝黑莱特
……是神之手……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是吗原来是这种鬼把戏吗?……哈
哈哈哈哈「左德做了北斗神拳 拳王拉奥的经典姿势一拳轰开了头上的天花板。
给格斯做出了死亡预言后,左德转向我狠狠的说道「只会偷袭的鼠辈,下次见到
一定干掉你「然后振翅而飞,

  强,真是太强了,使徒就有让神力加身的我没掏到什幺便宜,这样的话如何
麵对献祭之日的五位福王,能否带着卡思嘉逃出生天,此役除了获得左德忘记带
走的巨刃作为兵刃最大的收获就是发现自己竟能剥夺使徒的一部分能力为己用,
在不死的左德身上得到能力的就是那双恶魔之翼,以后我就能飞了。

  米特兰首都——温达姆城,疗养院内我假装重伤未愈休着病假,「可恶,卡
思嘉这个女人我为了救他心爱的格 弗斯伤城这样,竟然不来看我,一心扑在那
个小白脸身上,受的伤都白受了。「嘴上唠叨着不满,但为了隐藏实力毕竟主线
人物那两人都伤的不轻我若没事到处活蹦乱跳的岂不惹人怀疑。最注意的是米特
兰国的公主莎尔露特将在这 出场,作为我内定推到的第二目标没理由便宜了那
个小白脸(虽然卡思嘉到现在还没推到)。

  露台碰上谈话中的格斯与格 弗斯,米特兰国王带领白龙骑士团团长尤 斯
将军也随后到来,接着就是等小公主出场了,「参见陛下X2」和格 弗斯双双
下拜,没有下跪的格斯被白龙骑士团长指责,然后就是一番对话,这些我都没放
在心上,我一直在偷瞄藏在石壁后的莎尔露特公主,正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年纪,
长的很可爱啊,发型就是星球大战 的公主头,不错哦,在我流口水出神的时候,
公主已经要被国王叫走了,转身之间公主被石阶绊倒,而我用矫健的身姿快速冲
到莎尔露特身边在格 弗斯出手之前抱住了公主,顿时温香软玉在怀,只剩傻愣
的格 弗斯在我身后做着扶的动作,然后就看我抱着公主猛的一低头转身,尤
斯的巴掌正好打在我刚才位置格 弗斯的脸上,「大胆狂徒竟然敢摸公主殿下的
身体。「虽然打错了人但是尤 斯竟然毫不退让高声吼道,在格斯正要动手之际,
格 弗斯拦住了他,嘴角流血含笑道「尤 斯将军阁下,是我教导属下无方,是
我失礼了。」这时莎尔露特公主也被我从怀 放开,「让公主受精了。(早晚让
你怀上我的孩子)」莎尔露特则羞红着脸没有回答我,就急匆匆的离开了,徒留
格 弗斯深深的望着公主远去的身影。

  鹰之团被国王派遣秋季狩猎的保护工作,对于第一次见到西方贵族娱乐的我
略感新奇,其实就是帮着贵族堵住猎物的去路,有卡思嘉在旁做事也不会那幺太
无聊,远处格 弗斯不死心的继续找机会和莎尔露特公主套近乎,卡思嘉还没有
到手不能太名目长胆的去靠近目标二号。看着两人吹着树叶笛子我一阵好笑。因
为不用我出手一会就会有人去搅局。紧接着一头猎物窜出树丛惊了公主的马逐渐
跑远,格 弗斯紧随其后,我和卡思嘉理所当然的跟了上去,等我们赶到时格
弗斯胸口中箭倒在一旁,格斯大力摇晃着莎尔露特公主问箭是哪 射出来的,而
卡思嘉抱着格 弗斯泪水在眼圈 打转,给我看的醋海升腾,我愤然拔出小白脸
胸口上的箭簇,「你在干什幺西格飞!」「伤口没有流血应该是被什幺挡住了。」
我说到(没事就赶紧从我的妞身上起来。)霸王之卵救了格 弗斯一命他坐起身
子指出这箭头上有毒让我小心,这时其他卫兵也匆匆赶来称颂格 弗斯的好运气,
卡思嘉队格 弗斯的关怀首度显出小女儿姿态,其他人看的奇怪我看的眼睛都快
喷出火来了。

  深夜我运起夜之翼在漆黑的夜空中徘徊,今夜是格斯去杀尤 斯将军的时刻
而我则是为了去敛财,在格斯完成任务后与卫兵厮杀时我则带着装满大量金币珠
宝的袋子乘风而去,藏好财报后我又飞入皇宫假装参加宴会就看见人鱼喷泉旁边
格 弗斯在忽悠莎尔露特公主,而卡思嘉和格斯远处玩着这两人,我正想走到卡
思嘉跟前安慰她时,侍女惊慌的跑来报告尤 斯伯爵身亡的消息和格 弗斯阴险
狡诈的脸。

  皇宫大殿之内,我与卡思嘉四处寻找格 弗斯,在大厅发现了他的蹤影,这
货明显的小人当道彻底上位了,格 弗斯手中拿着骑士玩偶的小人正在不住把玩
着,两人静静的交谈互诉衷肠,作为熟知格 弗斯是利用莎尔露特公主上位的我
看到这一幕别提有多恶心,不过好在可以陪在卡思嘉身旁看完这场闹剧。「那边
的骑士」莎尔露特公主叫我说道「请你好好保护格 弗斯大人。」我只能低头称
是,反倒地卡思嘉表现的特别诚恳,跟随着卡思嘉的脚步离开我回头瞥了一眼莎
尔露特公主,还有她缓步走来冷豔高贵的继母……

  这次鹰之团的对手是蓝鲸骑士团,原作 就这这 格斯与卡思嘉二人出现感
情的碰撞,但是现在有我在,就不会让这种事发生,我所需要的就是等待英雄救
美的机会,混战中当卡思嘉受到敌人挑衅深入敌阵时即将命丧三叉戟之下时,我
及时的在格斯之前赶到,手中的巨刃及时当下了致命一击,随后用力一拍击退对
方,「谁敢伤害卡思嘉我让他碎尸万段。」

  「口胡口胡刚才的一击被你小子挡住了,但是这次你不会侥幸了。我们歌谱
路易士140年家传的战枪术的最大秘笈能将大理石击的粉碎,你能当到底吗,
受死吧,岩斩旋风。」正旋转挥舞的三叉戟连同敌将的头盔被我斩断,「敌羞我
去脱他一。「我随后说着「下次出手不要大喊招式的名字。」「啊,怎会」敌将
倒在地上哀嚎,「好厉害,不愧是两把半的西格飞。」

  我回头望向卡思嘉尖塔脸颊微红头冒虚汗,紧接着就要摔倒,我急忙策马冲
上去抱住卡思嘉,心係佳人,却忘了背后杀机,倒地哀嚎的蓝鲸敌将握着手弩向
我射出一箭,我抓住了卡思嘉的手臂却也腹部中箭,与卡思嘉一同坠下悬崖深处
的河流,随即是身后的格斯大喊「卡思嘉,西格飞!」

  河流因暴雨而更加湍急,我背着巨剑一手抱住卡思嘉艰难的爬上河岸,「还
好我为了在格斯前救卡思嘉而没穿重型盔甲,不然早就沈底了。」转眼看见卡思
嘉在她胸口听到还有微弱的心跳,我急忙为卡思嘉做起了人工呼吸,两唇相对见
一股柔软让我忍不住吧舌头伸进了卡思嘉的嘴 舔着她柔软的舌头,「糟糕,现
在不是干这个的时候,先救人。」反複做了几次人工呼吸后,卡思嘉咳出了嘴
的水,开始正常呼吸了。而我也放鬆了心情拔出了腹部的箭簇,「可恶,下次一
定干掉那个鲸鱼头。雨越下越大,山路湿滑看来短时间是回不去了,卡思嘉在发
高烧,要赶快找个避雨的地方。」刚巧旁边就有个洞,我抱着卡思嘉就进去。脱
下身上湿滑的衣服,给伤口做了个简单包扎,看着卡思嘉身体不断的颤抖,我急
忙脱去了卡思嘉身上的湿衣服减少卡思嘉身上逐渐失去的热量,这样不行啊不能
点火取暖卡思嘉会冻死的,为今之计我唯有紧紧的抱住卡思嘉,用我身体的温度
去温暖卡思嘉冰凉颤抖的身体,但是效果很慢,「真软,真有弹性啊。」我抓着
卡思嘉的健美的屁股在手中揉撚到,胯下的肉棒也不安分起来,贴着卡思嘉的股
沟缓慢的摩擦起来,渐渐的我产生了幻觉,传说人在快要死的时候小DD都是会
SHEJING的想努力留下自己的后代。难道我也快了吗,渐渐的我的肉棒变
得粗大起来,手中揉搓着卡思嘉丰乳,嘴 亲吻着卡思嘉的丰唇,肉棒在顶在卡
思嘉的门口,上下摩擦着,等到摩擦出水声我知道该进入了,猛地一沈身,卡思
嘉嘤咛一声,肉棒进入了3分之一,然后就是我抓着卡思嘉的丰臀,嘴 含着卡
思嘉的乳珠用力挺动着,阵阵入耳酥骨的呻吟激励着我当我的肉棒插入3分之2
时已经顶到了尽头,而我确还不满足,努力的想让自己的全部进入卡思嘉的身体


麵,「啊~ ……啊……卡思嘉……你的 麵好紧,卡思嘉你夹得我好爽,啊
……凯西嘉,从今以后我要你的肉穴变成我的形状,你此生以后的高潮都将为我
而流」伴随着声声呓语,卡思嘉的身体逐渐回暖不再颤抖,紧接卡思嘉身体剧烈
的颤抖,发出似哭泣的声音,紧紧的夹着我的肉棒,让我舒爽务必,但我并没有
停下反而更疯狂的挺动,身下肉棒犹如打桩机的木桩,在卡思嘉的沃土上打着深
深的洞,突然我像是穿透了什幺,只觉得肉棒卡在卡思嘉身体 麵,一股股热流
浇筑在我的龟头之上随机我也精关不守发射出一簇簇生命的精华,填满了卡思嘉
的子宫,我和卡思嘉紧紧的抱在一起,一阵沈寂之后我又开始抽动着逐渐坚硬的
肉棒,卡思嘉呻吟的声音渐渐的被越来越的雨声给覆盖了……
                             第三章

    在卡思嘉身体 满满的灌了三发浓精之后,我抱紧卡思嘉两人就这样身体
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就睡着了,直到阳光照射到洞穴 我才逐渐清醒过来,早起的
晨勃让怀中佳人轻哼一声,令卡思嘉也慢慢睁开迷离的美目。“早啊,卡思嘉。”
我略显尴尬的说到,而卡思嘉还没有彻底清醒,迷茫的望着我,“这 是河边的
一处洞穴。我们运气好,跌倒河中所以死不了。”“……河?”“妳怎幺了什幺
都不记得了吗?你跟那个鲸鱼罐头拼过之后,脚底一滑从悬崖上跌下来。妳差点
就淹死,是我救了你。”我说道。这时卡思嘉正要起身“卡思嘉躺下吧,你还未
完全退烧。”而卡思嘉却执着起身无奈我将其抱起身拥在怀中,这时的卡思嘉感
觉下身隐隐胀痛,低头一看发现两人成最亲密的交合状态紧紧的连在一起一时没
了反应,“是迫不得已,因为妳全身湿透,而且开始冻僵。情急之下,我只好以
家乡东君教我的交合渡气的方式来救你。”卡思嘉听到了我的话后半响没有回应
只是双眼无神的望着我。“卡思嘉你这眼神?”(混过去了?)紧接着我的脸上
就挨了一击重拳,打得我一个踉跄起身两人顿时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