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女警的新婚期恶梦

07.26 08:38


夜色无力地笼罩着城市,透过落地的玻璃窗,黯淡的星光洒进嘉臣酒店的蜜月套房裏,两个男人各据在一只沙坑上看着电视。荧屏裏几对长髮碧眼的男女正在上演一场乱交派对,淫声浪语不绝,性器特写频频,仿佛预兆着这个房间裏即将发生的事件。

  一脸横肉的中年男人朱万富赤裸着身体,仅在腰间围了条浴巾,一边惬意地抽着雪茄,一边悠閑地看着电视裏的淫乱场景,看来这种阵势他早已经曆过无数次,习惯而成自然。而坐在对面的年轻男人张誌刚显然不太自然。

  正当电视裏的情节发展到最高潮的时候,「吱呀」一声,浴室的门打开了,一前一后走出两位美女。

  前面的美妇人柳青青是朱万富的妻子,眉目间流露着成熟女人特有的妩媚,宽鬆柔软的浴袍都无法遮掩住肉体的性感,精心的保养和优越的生活,使她举手投足间自然有种高贵丰韵的气质.在她后面的美女是苏绢,与张誌刚新婚才三个月,不知道是紧张,还是羞涩,面容上泛着少女般的嫣红,雪白的浴袍衬着杏眼樱唇,冰肌玉骨,娇媚而又清纯,甜美而又高雅。如果说柳青青是火热燃放的玫瑰,那苏绢就是素雅清秀的水仙。

  如果说柳青青是熟透的草莓,那苏绢就是新鲜的蜜桃。

  立刻的,两个男人的目光就被对方的妻子吸引住了。像张誌刚这样的年轻男人自然难以抗拒柳青青这种惹火尤物的诱惑,而对朱万富这个中年男人而言,苏绢这类型的纯情玉女更能激发他的占有欲。

  「亲爱的,等急了吧?」

  像是在享受男人目光的注视,柳青青媚笑着说,一面径直坐进张誌刚的怀裏

  . 跟她的丈夫朱万富一样,她对这种交换伴侣的性派对也已经习以为常,而这个英气勃发的年轻男人也令她颇有几分好感。

  与柳青青相反,苏绢又是尴尬又是腼腆地站在原地,仿佛不知何去何从,像迷路的羔羊一般,楚楚惹怜.「苏小姐,到我这裏来。」

  朱万富招着手唤她,同时脸上露出虚伪的笑容,血盆似的大口咧开,就像是一头髮现猎物的恶狼。

  他的这付猥琐嘴脸让苏绢更多了几分怯惧,双手抱在胸前,脚步随之瑟缩地向后退去。

  「来呀,我的小美人儿。」

  朱万富离座而起,饿狼捕兔一般急扑过去,将苏绢曼妙娇婉的胴体强搂在怀裏.突然之间被这个见面不到几小时的粗鄙男人紧紧搂住,刚才的紧张与怯惧登时化成了厌恶与惊惶,出于潜意识裏的自我保护,苏绢侧过身去,香肩抵着朱万富肥厚的胸膛一顶,粉足在他脚下一勾,同时扭住他的手腕向外甩去,只听「嘣」的一声,朱万富整个肥胖黑壮的身躯已被她结结实实掀翻在地,动弹不得。

  这番响动却将正在火辣情挑中的张誌刚和柳青青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

  「哎哟,万富,看来这几天你进补得还不够劲呀,嘻嘻。」

  柳青青只当丈夫是馋色心急失足跌倒,于是故意出言取笑。

  然而张誌刚心中却是明白之极,他不动声色,只深深看了苏绢一眼。

  新婚丈夫的这个眼神,令苏绢心头一凛,骤然间想到自己和爱人所背负的重大使命。

  张誌刚和苏绢的真正身份其实是市公安局刑侦科的刑警。在今年破获的数起高官腐败案件中,都无一例外地牵涉到性贿赂,由此又牵涉到一个叫作「欢喜天」的神秘组织。

  据分析,这个「欢喜天」极有可能是一个集黄、赌、毒于一体的犯罪组织,但由于警方所掌握的资料实在有限,且该组织运行极其诡秘严谨,经多方侦查部署,仍然是全无线索。

  为了全面收集欢喜天的犯罪证据,从而彻底歼灭这个犯罪组织,由市长宋晓晴特别批示,公安局长雷大壮亲自指挥,警界精英全面参与,发起一场代号「晴雷」的卧底行动。被警局内部誉为「金童玉女」的张誌刚和苏绢夫妻就是作为拍挡投入到这次行动中来的。

  据警方取得的数据显示,欢喜天会不定期举行交换伴侣的淫乱派对,而朱万富和柳青青曾参加过这种派对,所以决定以这对夫妻作为突破点打入欢喜天内部。

  在线人的联係安排下,以广告公司部门经理作为掩饰身份的张誌刚夫妻与房地产商朱万富在嘉臣酒店的咖啡厅进行接触. 一见之下,朱万富对苏绢的美貌垂涎三尺,而柳青青也颇为锺意张誌刚的英朗挺健,张誌刚与苏绢亦假意对交换伴侣兴趣浓厚。于是一杯咖啡还未喝完,朱万富当即就在酒店开了蜜月套房,迫不及待地要饱嚐这绝色美味。

  虽然一早就知道会有这种淫秽的事情发生,并做过充足的心理準备,但真正经曆到的时候,一直心高气傲的苏绢仍然还是无法接受,条件反射地对胆敢侵犯她的色狼施以惩罚. 这时丈夫的眼神才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重任,更让她想起了临行前雷大壮局长轻拍着她肩膀的叮嘱:「这次晴雷行动的意义相当深远,我们的责任也非常重大!小绢,我可就全看你的了!」

  蹙着柳眉,抿着樱唇,虽然娇躯仍因为紧张而颤抖着,苏绢已暗自立下决心:「为了整个城市的安定团结,为了彻底摧毁欢喜天的犯罪组织,也为了人民警察的职责,哪怕要牺牲清白、牺牲生命也一定要完成这次任务。」

  正这样想着,苏绢耳边响起张誌刚的声音:「小绢,还不把朱先生扶起来。」

  将思绪略作整理,苏绢蹲下身去扶朱万富,可他竟像头死猪一动不动,连推几下都没有反应,仿佛已经失去知觉.曾在警校女子搏击大赛上获过奖的苏绢心下犹疑起来,刚才乍然遇袭,情急之下,可能自己出手太重,如果因此而影响到晴雷行动的进行,那可就后果严重了。她的心情又是一阵紧张,于是俯身过去探朱万富的鼻息。

  苏绢的手才递到朱万富的面前,刚才还毫无反应的男人突然睁开双眼,令美丽的女警为之一怔,趁着这个时机,他紧紧搂住她的腰肢一揽。失去重心的状态下,苏绢的娇躯完全俯倒在朱万富身上,半张着嘴还未来得及呼喊出来,樱唇已被他的大口完全堵住,一条肥大的舌头更随即伸了过来。

  生平第一次被丈夫之外的异性亲吻,而这个男人如此丑陋粗鄙,满嘴浓厚的烟酒浊臭更令喜好洁凈的苏绢反感不已。用力摆头,可是无从躲避,姿势的限製又使得手脚都用不上力,空有满身擒拿格斗的功夫却难以施展,美丽女警又羞又恼,下意识的对着那条淫邪的舌头咬了下去。

  「啊呀!」

  朱万富发出杀猪般的嚎叫,鬆开对苏绢的搂抱,用手捂住了嘴。

  得到解脱,苏绢立刻抬起身来,玉手高高扬起一挥,「啪」的一声,给了朱万富一记重重的耳光,接着嗔怒地说出两个字:「流氓!」

  这番激烈的动作再度惊起了张誌刚和柳青青的注意。

  「小绢。」

  张誌刚皱着眉头,几乎是带着苛责的语气说道:「别忘了,我们是来……享受的。」

  「绢妹妹好烈的性子。」

  柳青青则媚笑着解嘲道:「看来是嫌弃我老公,不愿意跟他一起享受了。嘻嘻。」

  「苏小姐的脾气真是辣!不过,我喜欢. 嘿嘿。」

  朱万富捂着脸爬起来,仍旧厚颜无耻地淫笑着:「苏小姐,我会让你享受到我强大的能量的。」

  三个人的话接连传入苏绢的耳中,而她又回想起行动前雷局长在辅导课上说的一句话:「卧底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如何扮演好自己所担任的角色。」

  「难道……我现在要扮演的就是一个以这种乱交派对为享受的淫蕩女人?」

  这种念头一形成,从小就遵循严格道德操守的苏绢立刻羞得粉面通红.就在苏绢这一失神间,朱万富已悄悄贴到她的身后,一双大手沿着腰肢的曲线向上抚摸。

  当胸脯遭到男人手掌的侵袭后,苏绢才清醒过来,扭动身体,想要躲避,然而宋市长批示的文件,雷局长殷切的叮嘱,丈夫意味深长的眼神,以及刑警的职责,却在这时候一齐涌进脑海,令她突然间就失去了力气。

  「我到底该反抗?还是该忍受?我该怎幺办才好啊?誌刚,救我……」

  苏绢露出求救似的眼光,望向自己的爱人。

  她看到的却是张誌刚和柳青青都已脱掉了浴袍赤裸着身体搂成一团,而丈夫正埋头在豔妇丰美的乳房间亲吻吸吮,从他兴奋的表情看来,他的欲火已经猛烈燃烧起来。

  「不要……誌刚……不要跟别的女人亲热……」

  尽管早就知道进行交换夫妻会出现这种状况,但真正发生在眼前时还是对苏绢的内心造成强烈的冲击。

  「苏小姐,看你老公跟我老婆在一起多亲密多舒服。只要你对我温柔一点,我会好好疼你的。」

  朱万富贴着苏绢的脸轻声说道,同时双手却悄悄解开她浴袍的腰带。

  「绢妹妹,既然来参加夫妻交换的游戏,就不要害羞,不要顾虑太多。」

  柳青青一面迎合着张誌刚的爱抚,一面配合朱万富的举动,对苏绢灌输糜乱的思想,「像我这样,彻底放鬆下来,尽情享受做女人的乐趣,这才对得起自己美丽的身体和青春的年华哟……噢……亲爱的……你要把人家的心吸出来了……」

  苏绢还未来得及反驳,只觉身上一凉,浴袍在朱万富的动作下已然滑落在地,露出娇美匀称的的胴体,虽然仍有胸罩和内裤的环护,却丝毫不能掩饰那曼妙玲珑的曲线。

  「不!不要……」

  受限于使命而不能抵抗的苏绢只想尽快逃离朱万富的怀抱,挣扎过程中背部光滑的肌肤磨擦到男人肥厚的横肉,更让她的情绪变得焦灼。

  「苏小姐,别只看着他们两个人快活,我们也要好好地享受呀。」

  朱万富发出催促的声音,一面吻着美丽女警雪白的后颈,双手隔着粉色饰花胸罩抓住娇挺的乳房,丰盈的弹力与饱满的肉感直透掌心。

  「好舒服……苏小姐,你的乳房比我想象的还要美……又大,又软,又这幺有弹性……」

  连自己都爱怜无比的乳房遭到男人粗鲁的亵玩,耳中还听到这幺无耻的话语,羞辱像猛火一样立刻烧透苏绢的全身,流露出哀怨的表情,茫然推拒着朱万富的手掌,但力量却已经越来越微弱。

  男人急于更密切接触的手掌,在苏绢近乎徒劳的防护下轻易就扯掉胸罩,毫不留情地覆盖住圆嫩酥美的乳房。

  「不……朱先生……请不要这样……」

  粗大的手指像毛毛虫一样在胸脯上爬行,苏绢恶寒得浑身都止不住地颤抖着,但娇嫩的乳头反而在男人的搓捏下悄悄挺起。

  「苏小姐,你的乳房真的太好了……又滑,又嫩……小美人儿,我爱死你了……」

  由于长期的锻炼和精心的呵护,苏绢不但全身的肌肤都紧绷柔腻,乳房更呈现出姣好的形状和鲜美的光泽,虽然不如柳青青那样肥腴,但亦娇挺饱涨,起伏之间充满着处女般的弹性。就连久曆风月场中的朱万富也不禁发出由衷的讚歎.「请……不要说这种话……」

  纯洁美丽的身体被这样一个丑陋低俗的男人亵渎却不能反抗,而在心灵上更受到淫言秽语的侮辱,苏绢只有用力摇头试图排遣抑郁的苦闷情绪,乌黑的长髮随着散乱飞舞。

  当粉脸转向侧面的时候,脑袋被男人强硬地扳住,一张汙浊的大嘴包住苏绢微张着的香唇,肥油的舌头更大力侵入她的口腔裏.「啊……」

  苏绢在心裏叫喊着,迷乱中想用自己的香舌将朱万富的舌头顶出嘴外,却相反的被男人深深吸住。

  朱万富贪婪地吮吻着美人丰润的樱唇与粉嫩的莲舌,一面吸食着如甘露般清甜的香津,同时将自己的唾液注入苏绢的嘴裏. 在无法抗拒的状态下,苏绢连齿缝和舌根都被朱万富彻底地舔过,困难呼吸的过程中,更大量咽下男人浓浑的唾液。

  强烈的厌恶与耻辱使苏绢几乎快要晕眩,而在此时却清楚地听到柳青青淫浪的声音:「亲爱的,进入我吧……我要你……噢……好棒的宝贝……插得我好舒服……再用力点……噢……」

  虽然视线被朱万富的面庞挡住,无法看到实际的情形,但苏绢可以分明感觉到自己心爱的丈夫已经开始在跟那个美豔妇人享受鱼水之欢.「誌刚,你说过要爱我保护我一生一世的……可为什幺现在却听任我被流氓汙辱而不顾,却还跟别的女人上床?……誌刚,是你忘了自己的承诺?还是一直都在骗我?……」

  内心的堤坝开始崩溃,苏绢仿佛丧失了希望地闭上眼睛,原本一直用以推拒男人的双手此刻也只是无力地搭在他的肩头.「苏小姐,你老公不要你了,他已经迷上了我的老婆,只顾着自己风流快活,根本就不在乎你了。你听,他干得多起劲呀!」

  仿佛看透了苏绢的心情,朱万富开始恶毒地离间起新婚夫妻的感情。与他的话语相和应的,是张誌刚沉重的呼吸声,柳青青妖媚的呻吟声,以及两具肉体剧烈的撞击声。

  「不……不是的……」

  嘴裏虽然不肯承认,但在苏绢心裏却已产生了强烈的被背叛被遗弃的感觉。

  我的小宝贝,只有我会一直陪着你,不管你怎幺打我骂我,也绝不会离开你的。

  来,让我们好好的相爱吧。」

  从朱万富这样粗鄙的男人口裏说出这样深情的话语,多少令苏绢觉得惊愕,却又让她的芳心起了微妙的变化。背部紧紧贴附在男人的胸前,让她有种可依靠的安全感;而乳房完全受控于男人的掌握,就像整个人都被视作宝贝捧在手心一样,又让她觉得自己是被珍惜被呵护的。

  所以当朱万富的大嘴再度侵袭她的芳唇,苏绢的抵触也不如先前那般坚决.那种嘴唇吻合,舌头交缠,彼此吞咽相互唾液的行为重複发生时,原来只有汙秽的感觉,现在反而多了种亲蜜的味道。

  轻闭着眼睛,雪白的脖子向后仰起,苏绢完全陶醉在炽热的深吻中,根本未曾去想接吻的对象是何等的面目丑陋言行卑劣。

  发现原本高傲冷漠的美人逐渐温驯下来,朱万富乘机将她拦腰抱起,一步一步走向床边。沈浸在蜜吻中的苏绢只觉脚下一空,慌忙睁开眼睛,当发现男人的意图后,才开始回複理智,攥起粉拳击打朱万富的胸膛,却由于全身都已酸软无力而变得像是在情人怀裏撒娇一样。

  「放开我!流氓……」

  苏绢竖起柳眉,瞪着杏眼,试图用外表的冷酷来维护自己的尊严。

  「打是亲,骂是爱。苏小姐,你越是打我骂我,就越证明你舍不得我放开你吧。嘿嘿。」

  朱万富这种无赖的说法反而让苏绢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在无法回击的情况下被抛在床上,想要翻身起来逃避,却已被男人沉重的身体死死压住。

  当朱万富混合着烟酒异味的大嘴凑过来时,苏绢还是扭着头躲避,侧过脸的时候,却看到就在旁边的床上,张誌刚正埋身在柳青青的两腿之间,奋力挺动屁股。看他面红耳赤的专注表情,似乎周围无论发生什幺事情也不会在意,只有追求官能的快感才是唯一的目的。

  「誌刚,为什幺你会为别的女人而离弃我呢?……为什幺?……」

  像是要报複丈夫的背叛一样,苏绢停止了躲避,任凭吐露着芳香的嘴唇被朱万富侵占。

  这次接吻的激烈让苏绢仿佛回到热恋的时光裏,她的唇舌在深沈的撩拨下变得欢快起来,丰挺的乳房在朱万富沈实肉体的重压下开始感到鼓胀,而大腿在与男人胯部的反複摩擦中更时常被一个硬物顶得生疼。

  女人芬芳的气息与男人浑浊的呼吸混合成一种淫秽的味道,令苏绢感觉自己仿佛已经迷失,同时从小腹下开始发热。这种情形已往只会出现在与丈夫做爱前的情戏中,而现在却也不可遏止的发生了。

  「怎幺会这样?……我的身体怎幺会对这个……流氓的动作有感觉?……」

  各方面的优秀使苏绢养成了心高气傲,也养成了洁身自好。从初中时代就引来热烈的追求,但她却从未正视过任何异性,直到进入市公安局后遇到英俊有为的张誌刚。

  来自于苏绢方面的严格家教和来自于张誌刚方面对心爱女人的尊重,使得两人即便在最情浓的时候也没有逾越雷池。在洞房花烛之夜,苏绢才近乎牺牲般对张誌刚奉献出处女的童贞。通过三个月多来的夜夜春宵,苏绢已经能够品嚐到性爱的欢愉了。而现在,由于心灵上的鬆懈,成熟的肉体就本能地对男人的爱抚发生反应。

  苏绢又是慌乱又是羞愧,在生理的困扰和心理的迷惑下,被男人吻得发出苦恼的哼声。

  当朱万富结束这场深吻后,苏绢才虚脱般地睁开眼睛,瞳孔裏仿佛有雾气弥散开来,娇美的脸颊因为染着红晕更平添了几分妩媚,玫瑰花瓣一样的嘴唇由于沾满两个人的唾液而呈现出妖豔的光泽。

  「真是太美了……」

  朱万富看着身下的美人发出由衷的讚歎.这个只有初中文化靠着一个乡镇企业发家的粗人,凭着权位和金钱,已不知玩过多少女人,从未经人事的高校女生,到小有名气的影视歌星。

  但同时拥有苏绢这样绝色的容貌和完美的身材却还是不多见的,加上她高贵优雅的气质,而且还是初嫁的人妻,更激发起他占有的慾望。也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没有像以往对付别的女人那样霸王硬上弓,而是强捺着性子将苏绢一步一步引向肉慾的陷阱,从而达到以后继续交往的目的。

  于是埋下头去,进一步侵犯苏绢的酥胸粉乳。在馨甜的乳香幽熏中,从乳沟的部位开始吻吮,逐渐向峰顶攀升,到达潮红的乳晕后,就用舌头围绕着粉色的乳头进行舔舐。

  男人的舌头像是狂乱的电鳗,在苏绢敏感的乳房上撩起一圈圈的电波,以鲜嫩的乳头为中心,瞬即扩散到全身。

  「啊……」

  电流引起的酥麻和甜美令苏绢几乎想要呻吟出来,却还是拼命咬着嘴唇禁止声音的流露,仿佛不愿屈服于男人的挑逗,又像是不敢面对身体的官能反应,美丽女警闭上眼睛,将脸侧向一边。

  而朱万富却在此时将花瓣似的乳晕和蓓蕾般的乳头吞进口裏,并开始深深地吮吸。

  「喔……」

  麻痹般的快感瞬间将苏绢淹没. 双手扯着男人的头髮想要推拒,但背脊却在强劲吸力的带动下挺直起来,快感的电流反複激蕩,刺激得全身都开始灼热,并伴随着些微的颤抖。

  与以往丈夫温柔的爱抚不同,朱万富的动作是大力沉重的,甚至有点粗暴,但是对于心情抑郁複杂的苏绢来说,只有这种强烈的攻势才能让她萌动本能的生理愉悦。这个时候,即使偶尔男人因太过用力噬咬乳头而传来的疼痛,也变成了丝丝的蜜意。

  「放开我……」

  越来越汹涌的快感令苏绢几乎已不能自已,却还是如同歎息般喊出了这句。

  然而朱万富却听话般的停止了动作,抬起身来,反而让苏绢失落般的睁开了眼睛。她首先看到的是自己原本圣洁完美的胸脯被玩弄得愈加膨胀饱满,雪白的乳房上洒满了男人贪婪的齿印吻痕,细嫩的乳头更是又红又挺,并沾着黏黏的口水。

  「你这个坏蛋!」

  自己引为骄傲,丈夫视作瑰宝的纯洁身体,竟被一个粗鄙邪淫的莽汉肆意糟蹋,刚才的生理快感立时退却,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悲恨交加的嗔怒。苏绢娇叱一声,运力挥起纤掌切向朱万富的咽喉。

  掌缘在堪堪将要接触到男人的时候却戛然而止,自身的使命、上级的嘱托、丈夫的眼神在美丽女警的心中电闪而过,使她不得不中止了想要对朱万富实施的打击,只能将无穷的悲怨转化成无限的凄楚。

  「我的清白,我的身体,就这样牺牲了……」

  一滴泪珠,从她的眼角滑落。

  对于苏绢複杂的心理活动,朱万富完全一无所知,他只想着如何享受当前的美色,如何征服身下的美女。就在美丽女警暗自神伤疏于戒备的时候,男人已经毫不费力的欺身在她的两腿之间,并且在柔嫩的大腿根部舔舐起来。

  「啊……不要……」

  苏绢发出惊惶的声音,两手拼命掩着下身,企图守护住最后一道防线。

  然而朱万富的举动却出乎她意料的,竟然将头一直向下移动,最后抬起她的小腿,在她光滑的脚背上留下深深一吻。

  这个仿佛吻足礼般的动作让苏绢感到自己原来不至于沦落到玩物那幺可怜的地步,其实还是被重视被尊崇的。这种女人的虚荣心让她紧张的情绪开始逐渐缓解。

  朱万富继续着他龌龊的行动,捧着苏绢一只玉足,将白嫩的脚趾含进口裏,一根一根细细的吮舐起来,连趾甲和趾缝都不放过. 对他而言,这样做只是为了彻底占有这位美人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部位。

  但是在苏绢看来,这种连自己丈夫都不曾有过的亲密行为,却多少令她有点感动。

  「别这样……髒……」

  苏绢一面轻声劝阻,一面想要将脚从男人的掌握下抽离.「你是我的天使,你是我的公主,你是我的女王……我爱你,所以我爱你身上的每一个地方。

  朱万富捉紧了她的足踝,反而吮得更加卖力,甚至发出了「啧啧」的声音。

  男人肉麻的话语非但没有引起美丽女警的反感,反而让她的语气不自觉地由恼怒变成了嗔怪:「你骗人!如果你……是真的,怎幺会把人家弄成这样?」

  苏绢无限爱怜地托起自己的娇乳,当纤柔的指尖触及到滑腻肌肤上男人的齿痕时,又激起一丝丝轻微的疼意,而在她心裏,又隐隐感到一缕缕甜美的刺激。

  「对不起,我的小公主……我是太爱你,所以才会控製不住自己……」

  像是为了表白自己,朱万富将舌头转向了脚心,顺着足弓优美的弧线反複舔动。

  「才不是!骗子!坏蛋……」

  突然发觉自己的口吻丝毫没有怒气,反而像极了平时在丈夫面前使小性子的情形,苏绢立刻抿着嘴再不敢做声。

  「别生气了,我的宝贝……让我好好的爱你,来将功赎罪吧。」

  朱万富更加细致地品味着眼前粉莲般的美人玉足,连脚心的任何一条纹理都不放过,又像是怕冷落了另一只脚,在苏绢的双足间左右交换,来回游移,狂热似的舔舐吸吮,同时两只大手也配合一样的开始捏揉起来。

  如同足浴一般,美丽女警的身体在逐渐地鬆软。从接受任务的那天就紧绷着的心弦,被足部传来的酥柔感觉慢慢地舒缓,而脚心偶尔的轻痒,又让她感觉像羽毛一样轻柔起来,不禁疲倦般地闭起了眼睛。

  在一段长时间的吮舐中,朱万富的唇舌经苏绢的脚踝,小腿,腿弯,大腿,贴着白色内裤边缘的蕾丝,开始接触大腿根部细腻的肌肤.「啊……」

  美丽女警犹如突然梦醒般地挣扎起来,想要闭起双腿,却被男人肥壮的腰身所阻隔,眼看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即将受到侵犯,情急之下,拼尽全力扬起手来,「啪」的一声,又给了朱万富一记耳光。

  美妙果实在望,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更激起了男人的兽性。本来就不是怜香惜玉之辈的朱万富使出蛮力,一阵撕扯之下,苏绢身上仅存的那条丝质白色内裤顿时化作碎片纷飞. 由于双腿分开的姿势,女人最神圣的领域完全暴露在明亮的灯光下。

  柔软的小腹下部是一团晶莹的雪白,而从蔓延着乌黑耻毛的阴阜开始,呈现出绮丽的春色。仿佛溢散着桃色光泽的鲜肥阴唇中间,两片红嫩的小花瓣轻掩着神秘的肉缝,空气中弥漫着馥郁的女人味道。

  「不要……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