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强姦女实习生

08.01 02:02


  刘卉不是很艳丽的女孩,王远以前没注意到她,身爲财务处长,王远身边一直不缺少美女想伴,和前妻王碧卉离婚后,他的生活依旧丰富多彩,一个个或娇艳或清秀的女子在他身下婉转迎合。

  刘卉的试用期快结束了,人事处做情况统计时,王远才想起来,把刘卉叫到办公室,这才发现她有一对尤物,是那对尤物吸引了王远,也改变了刘卉的命运……随着王远一声「请进…」,一个20出头的少女有些胆怯地推门而入,王远马上就发现了心动的尤物:少女的身材苗条,上身穿着一件紧身的短袖,但胸部也不是很丰满,腰枝却很纤细,往下看一条短裙和她的细腰搭配的天衣无缝,再往下看短裙下露出修长的双腿,没有一点蚊虫叮咬后留下的令人失望的印痕,两条美腿上穿着薄如丝的肉色丝袜性感极了,而且轻巧纤细的脚踝下是一双玉足,踩在一双小巧的高根凉拖鞋上,圆滑的足踝,微躬的足背,不肥不瘦的脚掌,被若隐若现地包裹着的精致的脚趾……「处长您找我?」王远没有说话,双眼不停得扫描她的双腿,特别是她的两只美脚,她的脚被又细又嫩,在极薄的丝袜下隐隐映出几条青筋,真想伸手去抚摸几下。她的十个脚趾的趾甲都修的很整齐,都作淡红色,像十片小小的花瓣。看的王远眼都发直了,看的一动不动的……少女发现王远似乎没在听她讲,而且还盯着自己的腿看,便有些不好意思,说了声,「处长,没事我回去工作了」。转身就要离开。

  王远一下子回过神来,也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但又不想让这美景转瞬即逝,于是赶紧说:「你是新来的刘卉吧?请坐,我和你谈一谈。」刘卉拘谨地坐到沙发上。王远简单的问了问她的情况,但根本没有听刘卉说什麽,注意力又不自觉地放到少女的脚上。

  少女的鞋是黑色珠光革的,显得很是水灵,10厘米高的细跟,末端的粗细也就是一公分左右,浅浅的鞋口,小尖头。

  少女先是端端庄庄地坐着,两条美腿摆着优雅的姿态,一双细细的高跟矜持地轻轻靠在一起,显得很淑女。浅黑色的水晶丝袜包着鼓鼓的脚背,反射出微弱而奇妙的光泽,挺拔的小腿和小巧玲珑的踝骨线条明快,轻盈俊朗,脚踝后部跟腱两侧自然形成的凹陷十分柔美妩媚,散发着含蓄的性感意味,美脚和高跟鞋浑然一体,相映生辉,让王远百看不厌。

  刘卉说完之后,见处长只是看自己的脚,却不说话,她犹豫了一下,问到,「处长,我的情况说完了,您要是没有别的吩咐我就出去了……」王远因爲神不守舍,一时语塞……算了,来日方长嘛,别让第一次就这麽尴尬,于是说:「谢谢,没什麽……工作去吧,你们这次来实习的人,不一定会怎麽安排,不过你别担心,我会安排的,再见。」少女先是一惊,因爲她也听说了,这次留在机关的名额都内定了,之后听处长这麽说,稍稍放心点,微微一笑,转身朝门口走去。

  王远看着她的背影,望着那双修长的美腿优雅地摆动,柔嫩的脚跟落在办公室的地毯上,那一对尤物及时地出现在王远的面前,真是一种侥幸啊,他已经决定不要人事处长常大全暗示的那个人了,留下这个少女,以后抱着好好的享受这对鬼斧神工的尤物。

  当时王远的心中就很激动说:「小刘卉,你的尤物我玩定了」。

  以后几天,每次上班都能看见刘卉。而见到处长刘卉总是羞怯地一笑。慢慢地,她脸上原有的尴尬也消失了。

  王远也经常到她所在的大办公室聊天,以后随着接触的增多,她对处长的拘束感也没有了,因爲多是下班前过去,有时聊到很晚,王远一边要不断应付着谈话,一边还要假装不经意地欣赏她的美腿秀足。有时候王远就开车送刘卉回家,这成了他一天最轻松的时候。

  有一天,王远悄悄溶了片安定在一杯果汁里,有把握刘卉喝了既不会对身体有影响,又一定会让她沉沉的睡去。

  那天晚上,两人还是像往常一样的聊着天。王远借口说天太闷了,回去拿点饮料来喝喝,便把那杯果汁拿给了刘卉。刘卉真是纯真的女孩,也没犹豫,接过杯子就喝了下去,可能是有点渴了,她一口气全喝了。

  王远暗自得意,心想,「小刘卉,等一下你的美足可就要归我享受了……」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她终于开始有些困了。王远说:「你有些困了吧,我送你回去……」刘卉在车上就睡着了,王远一看大喜,把车开到没人的地方,把她放在后坐位上,走到少女的跟前蹲下身,不由分说伸手握住她的脚踝,把她的脚提起来放在腿上,解开系在她脚踝上的精致的细带凉鞋,再将鞋子轻轻的从她脚上去下来扔在车上。

  刘卉的脚被脱去鞋子后更显得修长,丝袜紧紧的绷在她那柔软丰腴的脚上,丝袜的袜底儿处已经被汗浸了半湿,紧紧的粘在她那微微凹陷的脚底板上,上面凸显出的脚趾似一排淡红色花瓣!

  大拇趾饱满匀称,其余四趾依次渐短,小趾则象一粒葡萄,蒙着透明的袜丝,散发着诱人的光泽,用手指捻一捻五粒晶莹欲滴的趾肚,让人恨不得尝尝。那肉红色的脚后跟好象熟透了的苹果,却也又软又滑,从侧面看形成一道妙不可言的弧线。

  王远尽情的把她的这只穿着袜子的脚闻了又闻,然后拽下她的袜子,一只干净、秀美、柔软的香足展现在眼前:粉红色的脚掌泛着滑润的光泽,修剪整齐的趾甲涂着银色的指甲油,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的并拢在一起,细密柔和的趾缝,五粒红润嫩滑的趾肚,那幼嫩的淡红色的趾肉就象重瓣的花蕊,姣妍欲滴。脚掌上隐约可见的纹理间散发出淡淡的沁人心脾的和着微弱汗味的肉香,鹅蛋般圆滑细腻的润红脚跟由足底到小腿顔色逐渐过度到藕白色。

  那温热的脚底板带着脚汗湿津津的,微微发粘,泛着潮红的脚掌由于出汗的缘故及其柔软,从脚掌到脚心顔色渐渐由细腻的肉红色转爲极浅的粉色,五粒脚趾几乎是透明的粉红色,象一串娇嫩欲滴的葡萄,抚摸她脚掌的感觉就象抚摸婴儿的脸,整只脚柔若无骨,把它贴在脸颊上,就象一只颤抖的小鸟,那温热,细腻,滑嫩,润泽的感觉让人都快疯了。

  王远把鼻子凑到那五颗欲滴的葡萄前,一股少女特有的温热的肉香飘进大脑,那趾缝间泌出的细密的汗珠,就象一颗颗晶莹剔透的微小的钻石镶在粉红色的绸缎上。

  王远伸舌头舔了一下她那长长的细嫩中趾,汗液淡淡的咸味及汗腺分泌的少量油脂和着那绵软滑腻的香浓使王远如痴如醉。

  王远对着这只汗酸微微的柔嫩脚掌疯狂的舔食起来,先是她的脚底板,然后是她的粘乎乎的脚趾缝,最后再挨根儿吮吸她的细长白嫩的脚趾头。

  刘卉光滑、圆润的脚踝、莹白的脚腕,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就在王远的唇下,脚背上细腻的肌肤上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毕现在王远的眼前。她那惊鸿一瞥的脚底更显柔润异常,脚趾肚的整洁和趾底皮肤更加柔媚;香秘的趾缝间五根白玉般的秀趾丝密齐整的相依;淡白色的半月隐隐约约,玉翠般的贝甲含羞带俏,轻轻竖起。圆柔的趾肚象五只蜷缩的小兔,似慌似喜;软白红润的脚掌如松棉的香枕,曲秀的脚心如清婉的溪潭,莹润、粉嫩的脚跟轻揉之下现出微黄,红润凹凸泛起,惹人轻怜惜爱。

  舔完了少女的一只嫩脚,王远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握在手里的另只脚,虽然还裹着丝袜,但脚跟部分的袜底已脱落到脚心部位,微微翘动的脚趾前面松落着柔软的袜端。隔着薄薄丝袜,能看见白嫩的脚趾整齐的排列着,那柔和细腻的趾缝、莲藕般润滑的极富弹性的脚掌、脚踝之间那绝妙的过度,简直令人眩晕,有一种栀子花般馨香的味道。

  褪下一半袜子的脚就象盛在玉盘里的淡红色翡翠,形似春笋,柔若无骨,恰好盈握。浑圆红润的脚跟象新鲜的桃子,细嫩的脚趾头,吹弹可破!

  王远继续抚摸着美足,看到时机成熟,便把小弟弟掏了出来,让香足夹住它,轻轻地做着动作。

  他扶住小刘卉的脚踝,让它们挤压小弟弟,每一次挤压,由下而上的快感阵阵袭来……小弟弟已经硬邦邦了,极度充血下十分的敏感。

  王远握住阴茎在小刘卉的足心处不停的摩擦,从足心处滑过时麻痒难耐的刺激不会亚于少女香舌的挑逗吧……快感后的体液已经先印湿了足心,并拉出了一根根晶莹的纤丝。就在最后即将喷发的时刻,王远让阴茎弟在她的美足之间做着活塞运动……想象着……与刘卉的媾和……终于王远要射了……刘卉的美足仍紧紧地夹住王远的阴茎,在最后爽透的颤抖中继续刺激着。

  她做梦也想不到处长竟会用她的双脚当作自慰的工具,并在她自己不知不觉中带处长直到高潮。这种占有的快感、长久以来的欲望一下子爆发出来,王远胜利的果实洒在了她的美丽性感的玉足上……(2)王远没有就此满足,他开车拉着刘卉来到了天使宾馆,天使宾馆是局下属的 企业,王远在二楼有长期的房间,可以从一个旁门进去,还不经过大堂,正好方 便了他的行动。

  王远把刘卉抱到房间,斜靠在软椅里,双腿优美地放在旁边的凳子上,听着她依旧均匀的呼吸应该还在熟睡。

  王远颤抖着跪在她的脚旁。突然,刘卉轻轻呻吟了一声,双腿微微变换了姿势,赤裸的脚面一下子贴到了王远的嘴上,极细腻的肌肤上还留着王远的精液,伸出舌头,顺着玉足的边缘一点一点舔过,皮肤柔嫩的质感贴在嘴唇上有酥酥的感觉,强烈地感受到了那里面将要散发出最诱人的气息。她的脚真是温暖,试着用唇在脚面上轻轻地摩擦,鼻子不停地吸着,用牙齿轻轻咬住刘卉的后跟。

  刘卉的脚后跟的完美无暇,一点没有粗糙的感觉。

  刘卉的纤足真是完美,连脚趾都那麽好看。趾甲修剪得整整齐齐,趾缝处也因车上舔过也没有一点污垢。而那一排修长的足趾微微抽搐着。

  王远玩弄了一会,开始要尽性的玩弄这个少女的全部了,他先把刘卉抱到床上,然后把自己的衣服脱了。之后侧身躺在刘卉的身旁,下身紧贴着刘卉的屁股,把她的衬衫脱了。

  刘卉里面穿了一件吊带背心,王远春心荡漾,一把从后面把她搂住,双手放在她的酥胸上。原来她里买还穿了胸罩,摸起来很不爽。王远把手从她的衣服下面插进去,可是胸罩的下边特别紧,手根本插不进去。

  王远就把手伸到背后把胸罩解开,然后从背心里面拿出来,双手握住她的双峰,用指头捻着她的乳头。刘卉的乳房不是很大,但是非常坚挺,尤其特别有弹性。摸着摸着,王远听到刘卉在睡梦中开始轻声地呻吟,王远下身的家伙也涨得不行了。王远猛地起身,把刘卉扳过来平躺在床上,然后趴在她身上,开始用力地亲她的小口。同时,大手继续在她的乳房上揉搓。渐渐的,感觉到刘卉的两个乳头像两个小钉子一样,硬硬地立起来。

  王远知道她身体已经有了反应,赶忙低下头,把头从她的嘴唇移到了乳房,一口把她的乳头含在了嘴里。在王远舌尖接触到刘卉乳头的一刹那,感觉到她的身体猛地一震,两只手无意识地抓两旁的床罩。

  王远没有理睬,反正就是刘卉醒来也没有什麽关系了,王远就像一个饥饿的小孩,贪婪地吮吸她的两个小樱桃。

  慢慢的,刘卉抓住床罩的手越来越松,并且喘息的声音越来越重。而这个时候,原始的欲望支配着王远的思想,他的舌尖灵活的在刘卉的乳头周围画着圆圈,同时,他腾出一只手,顺着刘卉腰际伸到她的裤子里。

  王远的手隔着内裤按在刘卉的三角地带,此时这个三岔路口已经洪水泛滥了,王远摸到了一手粘糊糊的东西。王远轻轻解开她的裤带,顺势把她的裤子连同内裤一起扒了下来。

  刘卉赤裸的下身传来处女的味道,刺激着王远身上的每一个细胞,王远再也按耐不住,强行分开刘卉的双腿,把整个身体压了上去。他感觉自己的阴茎像是要爆炸了一样,龟头充血,不由自主地往刘卉的身上顶。刘卉下意识地躲躲闪闪,无意地避开趴在她身上的这个男人对她身体的侵袭,但是,随着王远的阴茎在她桃源洞口的摩擦,她的蜜汁越流越多,阴部也主动往王远的肉棒上凑。

  王远看到时机已经成熟,腾出一只手把大肉棒扶正,紫红色的龟头顶在刘卉的桃源洞口,腰部猛一用力,硬生生把龟头挤进了刘卉的身体。

  此时刘卉还在熟睡之中,突然猛地感觉到下体一阵撕裂般的胀痛,痛的她不由得叫出声来:「啊!」这个时候,她已经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她发现处长一丝不挂地趴在自己的身上,而自己同样也是一丝不挂,她只迷茫了一下,就知道处长想夺去她保存了年的处女贞操。她奋力挣扎,做无谓的抵抗。

  可她又不敢大声呼叫,于是就用双手用力推处长的上身,嘴里低声叫着:

  「处、处长你放开我,不要了,不要……」在她的声音里,王远分明听到了恐惧和怯懦。这种少女的惊恐,更加令王远兴奋。

  王远俯下身子,用双臂把刘卉的头揽在怀里,把嘴贴到刘卉柔软的双唇上,强行把她的舌头含在嘴里,贪婪的吮吸。在这种情况下,刘卉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由于王远的身体完全压在她的身上,虽然她用力扭动身体想摆脱处长的侵犯,可是处长的龟头还是死死的插在她的阴道入口。

  就这样僵持了一段时间,王远把嘴慢慢移到了她的脸颊,紧接着移到了她的耳边,轻声对她说:「我真是很喜欢你,我会对你好的,明天我就给你转正。」听到了这句话,刘卉的身体明显的僵硬了一下,之后不再挣扎。王远不失时机地含住她的耳垂,轻轻地吞进又轻轻地吐出,还不时用舌尖滑过她地耳际,使得刘卉又一次呼吸急促起来。

  然后王远用双手扣住她的肩膀,使她不能有半点的挣扎,然后屁股猛地向前一挺,在少女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将阴茎插进了一大半。王远感觉到龟头像是冲破了一冲阻碍,进入了另一层天地。

  也就在王远穿破这一层阻碍的同时,刘卉忍不住叫出声来:「啊!疼……」破瓜的痛苦使她像疯了一样,疯狂的扭动着身体,怎奈身体被王远的双手扣得死死的,没有半点活动的余地。无奈之下,她只有挺直身体,忍受着处长在她娇嫩身体上的第一次开发。

  见到刘卉已经放弃了抵抗,王远的动作就放开了。在上面,王远的嘴贪婪的在她的两个乳头间来回吮吸,他真希望自己有两个嘴,那样就可以同时享受两个乳房了。在下面王远的阴茎已经齐根插入了,处女的阴道紧紧的摩擦着他的肉棒,他龟头上的褶皱也在少女阴道的内壁上来回摩擦,带来一浪又一浪的快感。

  在王远来回的活塞运动中,感到抽插越来越顺畅,刘卉下面的小洞就像一张小嘴,越来越烫,越来越湿滑,是不是还收缩几下,像是在吮吸他的阴茎。

  王远越来越兴奋,感觉下身的肉邦也越来越硬,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到最后竟不受控制,不由自主地在小洞里进出。猛地,王远感到有一股电流从龟头经过脊柱直达脑门,一种想撒尿的感觉油然而生,还没来得及去想怎麽回事,一股精液就喷射而出。

  王远积攒了好几天的精液,这一下全都喷在了刘卉的子宫里。他趴在刘卉的身上,身体一下接一下的抽动,每一次都把一股精液射入刘卉的体内,也一次次把快感带到他的全身。相比之下刘卉就不想他这麽有快感,可能是破除的痛苦让刘卉没有闲暇去享受,她在这个做爱的过程中一直都绷紧着身体,像是在承受痛苦。

  王远慢慢从高潮中冷静下来,坚硬的肉邦也软了,从刘卉的肉洞里滑落出来。

  这时刘卉推开处长,坐起身来。王远看到了刚才令他欲仙欲死的少女美丽的身体,还有少女脸颊上分明的泪痕。刘卉站起身,那手纸默默擦掉下身暗红的处女血和处长乳白色的精液。

  这时王远才发现床上也沾了一小片血,而肉棒上也有几道血丝。这是他夺取刘卉贞操的凭证,从此以后刘卉就是一个女人了。

  刘卉擦完以后,要穿衣服离开,王远把赤裸着身体的少女搂上了床,刘卉不自觉地把头埋在王远的胸口,王远也累得快要虚脱了,用手把刘卉揽在怀里,沉沉地睡去了……(3)王远一觉醒来,不用睁开眼睛,从熟悉的气息中就知道自己是在天使宾馆的 房间里,他习惯地向身旁伸去,却没有摸到人,他一楞,回想一下昨晚是和谁来 的?哦,是刘卉,而且给这个拥有一双美妙纤足的处女开了苞。

  王远睁开双眼,看见娇小的刘卉已穿上衣服了,很懒散地靠着椅背坐着,冷若冰霜的脸满是泪痕。也许刚洗过澡,头发湿漉漉的,微微弯曲的长发没有束起,像黑色的波浪一样披散在纤瘦的肩膀上,前额□乱的发丝遮住了眼睛,看上去有些朦胧,鼻子不是很高,但很小巧,红润的双唇紧紧地抿着,脸上没有化妆,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她没有穿丝袜,光着雪白的腿搭着,高跟凉鞋,搭在脚上。

  「处长,你要的都要到了,以后我不会说的,你也别在骚扰我了……」刘卉淡淡地说,声音冷得像冰。

  「宝贝,穿上衣服就不认识我了?」王远没有起来,躺在床上点燃一支香烟,「以后在单位,我会照顾你的,什麽时候让你陪我,是我说了算!」「你想的美,你说我不告你,但你也别在烦我,我们就算两清了,其实你也达到了你的目的!」刘卉轻蔑地看着王远,仿佛在看一条狗。

  王远第一次被人这样羞辱,他感觉到了胸膛的怒火,仿佛听见了血管沸腾的声音。

  刘卉也许是发泄完了心中的怒火,便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也许是想了很久,刘卉认爲这个条件处长不能拒绝,就惬意地半躺着,丝毫没有顾忌,她把头枕在椅背上,波浪的长发顺着椅背垂落下披散开,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微微卷曲着,嘴唇微张,露出小半截牙齿。

  她不经意地把右腿翘在了左腿上,裙摆便完全敞开了,裸露的大腿彻底暴露在王远的目光下,王远一下屏住了呼吸,目光再也舍不得离开,更没有说话。

  刘卉的个子很矮,但坐在椅子上却显得腿很秀美,大腿浑圆饱满,露出了腿上白皙的皮肤,纤细的小腿匀称结实,发出诱人的光泽,小巧的脚向上勾着,乳白色的高跟凉鞋,脚跟上没有搭上扣子,半边悬挂在脚尖上,露出纤美圆润的脚踝。

  刘卉轻声说:「你想好了吧?」忽然感觉处长向她走来,「干什麽?」刘卉惊愕地转过身。

  「操你!」王远恶狠狠地回答,「不但是现在,以后也是想操就操!」刘卉站在一下呆住了,一脸不知所措的样子,可能她怎麽也没想到在自己提出条件后,处长依然敢对自己说出这样肮脏的字眼,也有可能是被处长杀气腾腾的眼神吓坏,她向后仰去,只能用手扶住身后的墙保持平衡。

  王远低下头,望着这个比他矮上整整一个头的少女,她刚才威严的表情已经被恐惧所取代,这样的表情更让王远有一种兽性的冲动。刘卉惊恐地仰望着处长,小手紧紧握成拳头放在胸前,突起的双峰随着急促的呼吸在王远的眼前剧烈起伏着,仿佛要把那紧身的衬衫撑破。

  王远再也抑制不住体内狂野的烈火,粗暴地一把从衣服上抓住了她的乳房,柔软的感觉传遍了手掌。刚刚还稳操胜券的少女,却被王远触摸她作爲少女最隐秘的身体,而且是如此敏感的地方,强烈的犯罪感也伴随着很大的刺激使王远非常兴奋,他用力地搓揉。

  「啊──」刘卉对处长突然的举动丝毫没有防备,尖叫着挣扎,可她的力气是那样微弱,王远一下就把她挤在了墙上,一手挤压着她娇嫩的乳房,一手伸进了她的短裙口。

  刘卉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污辱,惨叫着呼救,挣扎中,她细长的鞋根一下踩中了王远的脚面,王远痛得急忙撒手,她向门外跑去。

  王远不顾一切一把扯住刘卉的头发,她刚想叫,膝盖便重重撞上了她的小腹,刘卉痛地弯下了腰,连惨叫都咽了回去,王远一记手刀,重重切在了她的颈动脉上,刘卉便晕了过去。

  王远把刘卉从地上抱起,从浴室里拿出两条浴巾把她的两只手分别绑在了床头的两侧,再用毛巾塞住了她的嘴,忙了好半天终于忙完。

  刘卉这时也醒了,努力想挣脱手臂上的束缚,可无济于事。她拚尽了所有的力气叫着,但却传不出任何声音。她略显妩媚的眼睛里立即泛起绝望的泪水。

  「怎麽样?小宝贝?」「唔-」刘卉只能发出哀鸣,眼神里又像是恐惧又像是哀求。

  这样的神情只会让王远更加兴奋,他拿出剃须刀片,放在刘卉她的脸边。

  「还记得你在刚才是怎样对我说的吗?现在我要你双倍奉还!之后你愿意告就告去!」「唔-」刘卉恐惧的摆着头,波浪的长发摇晃着。

  王远一把扯住她的头发,一声清脆的响声,刘卉光滑的脸颊上多出五道指印。

  「现在知道害怕了吗?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吗?」刘卉痛苦地摇着头,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从脸颊上淌下。

  「你不是要和我谈条件吗?贱货!你没有权力!条件很简单,我什麽时候高兴,你就什麽时候伺候,以后你就是我的!这身体还嫩,等我玩够了,你做什麽我都不管了!听明白没有?」王远说完后把刘卉嘴里的毛巾拉出。

  「啊——-」「我让你说话,你不许叫!」王远恶狠狠地在她眼前扬了扬手中的刀片,「你要敢叫我就让你变得谁也认不出!」「放开我,你想干什麽!」刘卉大声地哭叫着。

  啪!又是一记耳光,王远一把勒住她雪白细长的喉咙。

  「求求你,放过我吧!」刘卉眼睛里又全是恐惧,泪汪汪地哀求着,此时的她完全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

  王远扬起了手,「放过你?没玩够我怎麽能放呢?」「不……不要再打了……」刘卉哭着说。

  啪!

  「啊-」啪啪!

  「不要……别打了……我求你……」「你没权力提要求,我是不是放过你,是我说了算!你要听话才行啊。」王远说着抚摸起刘卉露在裙外的大腿。

  「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会报警。」王远不理她,手慢慢地向上移走,刘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衬衫的衣扣被一个个解开,皮肤细腻的小腹上没有什麽赘肉,雪白娇嫩的乳房被紧紧包裹在三角形胸罩里,露出了深深的乳沟,在暗红色的台灯下发出诱人的光泽。王远的手掌在她的小腹上摩擦着。

  刘卉恐惧地咬着红润的下唇不发出声音,又有两粒泪珠从长长的睫毛下滚出。

  惊怖的表情更加勾起了王远的欲火,他把刘卉还不至膝盖的短裙拉至腰间,刘卉只能扭动着身体表示反抗,薄薄的蕾丝花边内裤紧紧贴在雪白的大腿内侧,女人最隐秘的私处显得非常饱满,略窄的三角裤的两侧露出了卷曲的阴毛。

  「不,不要看!」刘卉小声地哭泣着。

  王远抚摸着她大腿内侧柔软的肌肤,刘卉像触摸到长满触角的昆虫似的绷紧了腿,但由于害怕的缘故她只是咬着唇小声地哭泣。

  王远的手柔和地拂过了她的膝盖,不可自制地抚摸着她雪白的腿上的每一寸肌肤,一直摸到她穿着黑色高跟凉鞋的小脚上。光滑的脚踝洁白无暇,他取下了她的鞋子,玩弄起她秀气的脚,脚趾很匀称,像精致的雕刻。

  「好美的小脚呀,要不是因爲这双尤物,我不会留下你的,你要好好感谢她呦……」王远在刘卉的秀足上亲了一下,「昨天我给你的第一炮,就是在这个尤物上面,你还不知道吧……」刘卉还在啜泣着。王远把她的短裙从脚上扯下,刘卉的下面就只剩下内裤了。

  「别碰我,求你了,不要,求你!」这种话只会加重王远的欲火而已。他下面充血的阴茎如黑色的长枪骄傲地竖着。

  「啊-」刘卉不由惨叫着。

  王远下流地用手搓揉着,刘卉的脸被羞得通红。王远爬在了她的身体上,把她紧紧压在床上,龟头顶在了她的弹性的小腹上。

  「不,你不可以……」刘卉惨叫着又开始挣扎。

  「找揍吗?」王远凶狠地威胁。

  「唔-不要。」(4)王远把刘卉的胸罩推倒了她的腋下,迫不及待地紧握住少女雪白的小兔子,很柔软的感觉。

  「小了点,以后我会让它发育的,几年后你的丈夫真是幸福啊,直接就可以揉大的了!」「不!不可以!」王远已含住了刘卉的乳头,用舌尖小心地拨弄粉红的乳晕,体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