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淫魔再世】【完】

08.01 01:58

一)序言
  「来、大家快过来,这里是有名的封神榜中,最残暴无道的昏君「纣王与妲己」的陵寝,请各位过来看一看,顺便自由活动三十分钟。」
  (妈的!带这团行程实在有够烂,带着这一群色鬼来这种名圣古迹来游山玩水实在有负先人,幸好带他们来这个万人唾骂的纣王墓来,否则真有负先贤。)
  对了,还没自我介绍呢!我叫商布纣,大家都叫我三部奏,是个台湾团的大陆领队,这次带了十来个台湾人来大陆寻幽访胜,游山玩水,没想到这群人还真的来游山(游乳房山)玩水(玩淫水),一到了大陆就要我带他们去找鸡,幸好有个大陆地陪「小姜」才解决了这群色鬼的欲望,没想到来到了这个名胜古迹,结果却无人捧场,个个都带着个人的鸡,全闪到一边凉快去了,当然我也是第一次到这里来,(如果不是老板苦苦的求我,我才不会带这群色鬼来的)反正没有来过这里,我便拉着小姜,要他带我去瞧瞧世上最烂的王者的陵寝,长得什幺德性,于是我便把那群色鬼丢到一边和小姜进入了所谓的皇家坟墓去了。
  「纣哥、纣哥,快过来这边,这一座就是纣王的坟墓了,妲己的墓在另一个洞口,纣哥等你参观完了,我再带你过去。」经过了小姜的大约简介,我也没想到一个皇家陵寝会如此的大,如此的壮观,(也想不到这样的烂人也有人为他建坟墓,中国人做事的确是无法用正常的方式来理解的)参观完了纣王的墓后,由小姜继续带我去妲己的陵寝。
  刚一走到洞口,耳边却传来了不怎幺悦耳的浪叫声,小姜这年轻人马上将我拉到一边去,探头一望,哇拷!原来是团里一位姓王的客人,竟然在墓里打起野炮来了,我一急之下想要冲出去制止,却被小姜给拉住了,看到小姜一脸渴求的样子,我了解这种场面对大陆人来说可是一种奇观(大陆连R片都没的看),于是我便顺了小姜的要求,没去制止这场丢人的事,让小姜继续看下去,我走到一旁休息去,却没想到这位王先生所带的鸡,不知是真爽还是做戏,叫的连躲得很远的我都听的到这位鸡同胞的浪叫声:
  「啊……我的亲亲好老公,我快被你干死了,你的鸡巴好大,插得小红的浪穴爽死了,哎哟……插穿了……妹妹的花心被……被哥哥你的大鸡巴插……穿插……烂……哎呀……爽死了……妹妹要被你插死了……啊……我的好公哟……」
  这位小红同志的鸡叫声的确不同凡响,不愧是「老船长」级的人物,当然咱台湾来的「嫖客」王先生也不甘示弱的回应着,如下:
  「好小红,你的小肉穴儿,夹得哥哥我的鸡巴爽透了,哥哥我都快被你夹出精来了,喔!不行诞,快射了,我要射入你的小花心去,好不好呀?我的小亲亲哟……」
  这位老兄唱作俱佳之后,没想到这幺快就玩完了,听得我都想笑,想到更绝的是我们的小红同志的手脚之快,更是一绝(事后小姜告诉我的)!
  「不行呀!哥哥,你没带套了,我勉强让你闯关,现在你不可以射到我里面去,把它抽出来体外射精吧!哥哥,我还要做生意,不想那幺快就怀孕呀!」
  小红话一说完,一抽身,就将王先生的子孙带给脱离了,说时迟那时快,才一脱离,王先生的亿万子孙全射到了「妲己」的陵寝上去了。坐在一旁的我突然听到了小姜的一声惊叫,立即冲往洞口,一看当场傻了眼(因为我看到了只有电影才看得的到的场面),妲己的陵寝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王先生整个人跌坐在地上吓呆了,可怜的小红同志却被石碑紧紧的吸住动弹不得的哀叫着,原本一张娇艳的脸,如被吸乾帅似得,毫无血色。
  那时的我一看快出人命了,也不顾有没有危险,冲了过去一把扯开了小红,但是我却被吸进了一个毫无止境的空间里去了……
  (二)猫头鹰着梦乎?现实乎?
  「郎呀!郎呀!醒来吧!我的王呀!臣妾好想你呀!千年的等待,郎呀!你终于回到臣妾的身边来了,快醒来吧!我的爱人!」
  我的耳际传来了一声声哀怨的叫唤声,听起来令人感到悲伤,但女人如黄莺般的声音,听起来又是那幺的扣人心弦。于是我决定睁开我的双眼,看看是那个如此狠心的男人,让声音如此美的女人如此的伤心。
  我勉强的睁开了我的眼睛,但是却是一片黑暗(当时的我以为我失明了),就在这个时候,我身上最受不起诱惑也是很容易冲动的地方,突然感觉到被一双柔软的双手紧紧的握住了三分之一,一阵舒服的感觉刚由心头涌起之际,却被另一波更刺激的动作给淹没了,因为我感受到我那最容易冲动的东西的头,被放进了又湿又温热的空间,那一阵又一阵的酥麻感刺激着我心头直哆嗦,如此美的感觉呀!(这不是口交吗?)我的鸡巴正被一个女人放入她的口中吸吮着,(是我在做梦吗?)我紧紧的闭上了我的眼睛,(我怕张开眼美梦就消失了)好爽,真的好爽,虽然我个人曾自豪的阅人无数(当然是说玩女人这方面),但是从没享受过如此高招的口交,我的鸡巴根部被这双柔细的手上下套弄着,而我的龟头又被一道又一道的吸吮着,时吸时咬,又紧又松的舔弄着,多美的感觉呀!正当我沉浸在这美妙的时刻中,耳边又传来了这个女人的哀怨声:
  「郎呀!为何你还不张开你的眼睛看看臣妾呀!看看这副你会经最爱的胴体呀!」
  这女子话告一段落,我即感到一只纤细修长的手,拉住并抬起我的手往旁边拉,正当我一阵莫名时,我的手掌传来了另一个不同的感觉,但是我可以绝对肯定是,那是一个乳房,一个又柔又大,挺拔超凡的乳房(依我个人过去的经验,这对乳房绝对有超过40吋以上),好刺激啊!我兴奋的努力的张开我的眼睛,但是却依然是一片黑暗,(我终于可以肯定这不是一场梦,但为什幺我看不到任何一切,然道我真的失明了吗?)
  正当我又回到沮丧的原点,手头不经意的加了一点力时,耳边却听到了「唉呀」一声,原来是我用力抓住这名陌生的女子乳房,使她痛的叫了出来,正当我想开口说抱歉时,女子却先开了口:
  「郎呀!是不是臣妾服侍你不周,所以你才用力的抓了臣妾一下,对不起!
  我的郎,臣妾会尽心的来让你快活的,来吧!将你的手探到这里来吧!这是你最喜爱的小肉穴呀!你摸摸看臣妾为你湿感一遍了,我的郎呀你摸摸看吧?」
  女子又将我的手拉到她所说的小肉穴处(哗!真的是又湿又滑的),于是我把我的手指慢慢的插进了这遍湿淋淋的神祕园地,(哗!好东西!我从未摸过这样的好东西,湿而不粘,紧双带夹,单单是我的手指就被夹的一阵酥麻,如果把我的鸡巴插了进去,那、那我不就爽翻了吗?)我越想就越冲动了起来,我那胯上的丈二金刚更是怒气腾腾的在示威呐喊着,那名女子好似了解了我的用意,一手抓住了我那硕大的鸡巴,又开了口对我说:
  「哗!好大呀!郎你的龙根比起以前来得更大、更粗壮了,臣妾一定会被你插昏过去的,就让臣妾用「观音坐莲」的姿势,来让郎你爽一爽吧!」(好耶!
  不知到是否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报,能让如此「名器」一夹,少活几年我也心甘情愿。)
  正当我准备好好的爽一爽之际,耳边又传来了一群吵杂的声音,刹那间,所有的快感全部一扫而去,身体却突然感到极大的痛楚,又听到一阵又一阵的吵闹声,一个外省口音的声音直袭我的耳膜,只听这外省口音的人开口说话了:
  「格老子的!老子活了这幺大把的年纪,从没见过有人被埋在地底一百公尺下,还能有气儿,这算是头一遭,乖乖隆的咚!这家伙不但有气,还蛮有力的,乖乖你们看他的屌比起那马屌还有过之无为及呢!可是奇怪呀!他的衣服往那去了,怎幺会光溜溜的被埋在地底下呢?乖乖!」
  我一听到此人的话后,急忙的张开了眼睛,但在张开的一刹那之际,我的眼睛被一道强光侵袭,不由得我又陷入了昏迷的状态之中了……
  (三)前世?今生?
  「我好恨!好怨!我不甘心啊!还我王朝呀!姜子牙!我的今生呀!快过来和我结合成一体吧!过来吧!一起再创新的商氏王朝吧?」
  一个高大威猛,身穿古装,却全身是血的男人,出现在我的面前,张着他那蒲掌大的手,不断的向我挥舞前进着,越来越近,那张可怕的血脸,更是令人看得更恐惧,正当他快接近我之际,我的耳边突然的响起了小姜的声音:
  「纣哥、纣哥,你怎幺了,快醒一醒呀!纣哥!」
  就是小姜的这一个叫声,让我从这场可怕的梦魇中整个人完全的醒了过来,看到了小姜的那张着急的脸。
  「太好了,纣哥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知道吗?你已经昏迷了一个星期了,我还以为你永远醒不过来了,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看到小姜这幺高兴的神情,我这才想起从我居然还活着!正当我想起身与小姜说话时,我才发现我的双手双脚全上了石膏无法动弹,我心里一急,直嚷着叫着小姜:
  「小姜、小姜,我怎幺会这般模样呢?到底我出了什幺事,为什幺我全不记得了,小姜快告诉我吧?」
  小姜见我如此的惊慌失措,急忙的告诉我所有的经过,我这才慢慢的想了起来。就在这时,小姜的身后发出的一个语带愧疚的女人声音:
  「纣哥!谢谢你舍身救了我,还害了你伤成这个样子,实在很对不起!」
  我的眼光随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看见了一位身穿红衣的貌美艳丽的女子,(原来是小红同志啊!看她泪眼双垂的可怜模样,看的我心里怪难受的。)于是我连忙开了口:
  「没关系的小红,这是我应该做的,是我带你们去那个的地方的,我自己也应该负一点责任的,不是吗?」
  「纣哥!你真是个好人!」小红话一说完,就整个人扑倒在我的身上轻轻抽泣着,一股女子的幽香,扑进了我的鼻子,被这股幽香的刺激,我的下身竟产生了化学作用,好死不死的小红的手竟也压在我的小腹上而触击到了我的那个「小头」,双方一阵尴尬,小红急忙的起了身,红着脸的对我说:
  「纣哥!那我先走了,上次再来看你了!」
  小红话一说完整个即快速的离去,而在一旁的小姜也被小红的突然离去,感到一股莫名,但也没有开口问及。这样的被小姜侍服了好几天,也从小姜的口中得知,我的医疗费用竟是那个搞出事的老王支付的,因我人一直昏迷着,小姜就代我帮他们办好了回台湾的一切手续,让他们先回国去了,也顺便将我发生的事告诉了我的老板,而我住院的所有事宜全都是小红一人处理的(因老王将钱交给了小红,幸好小红这个女孩还蛮有良心,不但让我自己一个人住高级病房也没有卷款而逃,否则我就惨了)。但是因我的手脚尚无法动弹,虽然小姜是个男人,但每次让他处理我的大小号,也让我觉得不好意思!
  这天我又被可怕的血人给吓醒了,醒来后突然的感到一阵尿急,于是习惯性的叫着小姜的名字:
  「小姜、小姜,我快尿出来了,快将尿壶拿来呀,我快尿出来了!」
  正当我话一说完,即有一只手将我那条胀的受不了的家伙拉了出来(注解一下,我的家伙每次只要一尿急就会变硬,老习惯了,改不过来的),突然之间我发觉了今天拉我的鸡巴的手一只细柔的小手,而不是小姜那一只粗糙的手,但是因为尿急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尿完再说吧!
  没想到等我尿完后,那只抓住我鸡巴的手不但没有放开,反而上下的套弄着我的鸡巴,我一惊的往我的胯下处一瞧,不看还没关系,一看后我整张脸红的像个关公似的,因为抓住我鸡巴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那位误触我的小头的「小红同志」!正当我要开说时,小红先我一步开了口:
  「纣哥,我想你一定很辛苦,看你胀成这个样子,又无法解决,都是我害你变成这个样子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让我来帮你解决吧!」
  小红话一说完,即张开她的小口,含住了我的鸡巴。(爽啊!实在太爽了,自到了大陆后,我的鸡巴一定没发泄过,再又住了院,根本也没有机会找鸡来发泄一下,这下有人来帮我处理我的下体,何乐而不为呢?)正当我沉浸在小红的口交绝技之中,小红突然停了下来,正当我迟疑之际,一具雪白的胴体出现在我的眼前,哇!好美的身体呀!40几吋大的乳房垂在我的眼前,小而挺的乳头正触碰在我的嘴上,我当然不客气的一口含谷下去,这时耳边也响起了小红的叫声(多好听的声音啊!)接着我感到我那根怒带金钢触碰到了一个丰厚且火热热的小丘,紧接着一股说不出的快感夹击着我的鸡巴(哇!好紧的肉穴呀!这下子赚到了),我一边享受着小红的服务,一边拼命的吸吮着小红那对丰硕的双乳,耳边尽情的听芽着小红那迷情诱人的淫荡叫声:
  「纣哥、纣哥,你的鸡巴好大呀!我出道那幺久,还没被这幺大的鸡巴给干过,哇!好爽呀!爽死我了,哎哟喂,穿进子宫里去了……啊……死了,纣哥!我快被你操死了啊……喔……哦……不行了不行了……」
  就在这春色无边,欲火漫延之际,医院外晴朗无云的天空,竟一下子遽变,闪起了数道的闪电,这时的商部纣,也被这突如其来的雷声震得失去了知觉,身体也起了奇怪的变化。
  「啊……啊……纣哥,我快没力气了,我快死了……喔……哎呀……纣哥,你的鸡巴怎幺越胀越大,快把我的小穴给撑开了,哎呀……不行了,好痛呀,纣哥,你怎幺了……啊…不要啊!纣哥,放了我吧,我快被你插死了。哎呀!救命呀!快来人呀!纣哥,你变的好可怕呀!不要啊……」
  (四)附身!
  「哈哈哈!我终于复活了!太好了!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我找到了我的今生,得以复生人间,哈哈哈!」
  从商布纣口中,响起这道豪气干云的话语,与原来个性和谦的商布纣完全的大不相同。就在这时被蹂躏的快要断了气的小红,也在这时的得以喘一口气,也趁着这时变了性的商布纣发神经之时,脱离了快被插裂的小穴,逃到一旁快速的穿好衣裳,这才开口对商布纣说:
  「纣哥、纣哥,你到底怎幺了,不要吓我啊!」
  「闭嘴!大胆贱婢,见了本王,竟敢不下跪参拜,如不是念在你让本王附身有功,本王早将你凌虐至死了,那还有你说话的时候,对了这里是什幺地方,又脏又臭的,唉!算了,看你这一脸呆样本王也问出个所以然来,反正本王也没有时间再浪费在这肮脏的地方了,本王要去找我的爱妃「妲己」,本王要早日让她也跟本王一样重生,哈哈哈!爱妃本王去找你了!」
  变了样的商布纣话一说完,即穿窗而出,如同一只大鹏般,一下子即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时被变了样的商布纣吓的一时失了魂的小红见商布纣消失了踪影,这才想起大事不妙,没想到自己才照顾商布纣的第一天就出了事,于是赶紧打开手提包拿出手机,打电话给小姜,告诉小姜商布纣所发生的事(当然小红也不敢让小姜知道自己和商布纣做爱的事),小姜一听商布纣在医院失了踪,立即的放下了手中的事情赶紧的赶回医院了。
  另一方面,被纣王附了身的商布纣(以下就以纣王称之)一路的飞奔到了自己的凌寝之地,入了洞内,直奔爱妃「妲己」的墓前。来到了「妲己」墓前的纣王,整个人飞扑在「妲己」的石棺上,口中喃喃的念着:
  「爱妃!本王来了,你最爱的纣哥哥来了,本王要去找你了,我的爱妃!」
  就在这时,由纣王的头上慢慢冒出了一道黑色烟雾,只见这道烟雾慢慢的飘向商布纣被吸入的石碑上的裂缝处钻了进去了!
  这一方面,到了医院后的小姜,经过了一番推测之后,猜想被附身后的商布纣会去之处,立即的向院方借了商布纣的台胞证,带着小红赶回了自己的家,找其父帮忙。回到家中后的小姜,向其父说明了一切原委之后,其父老姜(以其称呼代表小姜之父之名),立刻的向小姜取了商布纣的台胞证,在对其八字后,大呼一声:「糟糕,事情不妙了!」
  小姜见老姜脸色遽变,于是立即追问着老姜发生了什幺大事:「老爸,到底出了什幺事,让你如此的惊讶!而大叫不妙呢?」
  「儿子呀!我刚刚看了你朋友的八字后,再将你刚说你朋友所出的事连贯一起后,才觉大事不妙了,因你朋友的八字与咱们中国的历代皇帝里最残暴的纣王八字相符,再加上他在纣王墓所出的事来看,他也许真的被纣王给附身了,如果你的朋友在半年内无法摆脱其控制的话,那一代暴君纣王将会再出现在中国,也许中国将会再一次的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战争也不定。现在目前最重要的是赶快将你朋友寻回,而我这边立刻起坛作法恭请咱们的老祖先「姜子牙」,请示老祖先该如何处理纣王重生之事。赶快去吧!孩子,快去把你的朋友找回来吧!并将这道老祖先所留下的镇魂符带去以备不时之需!」
  小姜听了老姜的交代后,立即的与小红赶到医院,并请医院派员协助一同前往纣王墓而去。
  钻入石碑内的黑雾,慢慢的显现了一个魁梧的身形,原来是威武壮硕的纣王的元灵出现了,这在这时一声哀怨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
  「郎呀!你终于来了,想死臣妾了!」
  只见纣王张开了一双粗壮的臂膀,拥住了飞奔而来的丽人,紧紧的拥着,并开口说:
  「爱妃!本王也好想你,这幺多年来的分离,本王无时不刻的念着你,只怪上天刻意的作弄,虽然你我的墓近在咫尺,但却无法相见,如果不是我的今生阴错阳差的来到了我的墓前来,我俩还不知何时才能相逢,别哭了,快擦乾你的泪水,好好的珍惜我们的再次相逢。」
  纣王低下了头轻吮着妲己的脸颊上的泪珠,由浅到深吻,两人终于沉浸在热烈的爱欲之中。纣王缓缓的抱起了妲己,走到了以往两人过去的爱之床,轻柔的放下了妲己,而这时的妲己立即坐起身来,将纣王身上的龙袍一件件的除下,并侍候纣王躺了下来,一手抓着纣王胯下已怒气腾腾的龙根,边含边吮的痴情的说着:
  「郎呀!臣妾许久未曾承欢胯下,郎的龙根更加的粗壮,让臣妾爱不释手,珍爱不已。」妲己话一说完,随即使出了让纣王最爱的口技「吹、舔、含、吮」的绝招,决心要让纣王先好好的爽一次,于是拼命的吞吸着纣王的大龙根。
  而纣王也未闲着,伸出了蒲掌揉搓着妲己的丰臀,食指更是插入了妲己已水患成灾的宝穴扣弄着,一边爽呼呼的怪叫着:
  「爱妃呀!本王爱死你那张小嘴了,吸的本王爽死了,喔!过瘾啊!本王都快被你吸出精来了,喔、喔、喔……」
  听到了纣王的赞美的妲己,更是摇臀摆首着的卖弄娇媚,淫荡的模样更令纣王欲火狂烧的猛挺着下体,抽插着妲己的小嘴,口中嘟嚷着:
  「爱妃……爱妃……啊……本王出精了喔……爽死本王了……喔……出来了……爱妃用……用劲的吸……啊……本王……本王射……射了……喔……爽死本王了……」
  纣王下身一阵颤抖,千年的精液一骨脑的射进了妲己的口中,妲己也照单全收的吞进了肚里去了。
  「郎呀!好久未曾尝到郎的精髓了,让臣妾好生满足,活力再现,郎呀!你躺好来,让臣妾好好的来服侍你,让你重温臣妾的螺穴,让你爽一爽。」(注:螺穴,乃是如田螺般的螺旋,乃至高之宝穴,使插穴着可获至高的快感。)
  妲己随即的胯上了纣王的下身,将纣王已射过精但仍硬挺的龙根,对准自己的淫穴坐了下去。
  「啊……好充实的感觉……郎呀!臣妾爱死你的大鸡巴……插……插的臣妾的魂都快飞了……啊……啊……爽上天了……郎呀……你……你的大鸡巴还是如……如往日般的粗……壮……插着臣妾……妾的小浪穴……爽……爽死了……哎唷……插穿……穿了……臣妾的花心快……快……被皇上你的大肉棍给插穿……穿了……啊……臣妾快……快死了……喔……哦……」
  「我的小美人……爱妃……本王……的…的……鸡巴……也…也……被你的小肉穴夹……夹……的又酥……又…麻的爽翻了……我可爱的爱妃呀……本王爱……爱死你的小……小肉穴了……喔……」
  经过了不算的肉膊战之后,纣王感到自己又将射精,于是抬抱起妲己,以老汉推车之式,狂抽猛入着妲己的肉穴,并叫着:
  「好爱妃……本王快……快射出来……来了……本王爱死你了……你的小肉穴……夹得本……本王爽死了……爱妃呀……我的爱人呀……本王要射精了……喔……喔……」
  「哥呀……我的亲哥好皇上……臣妾……臣妾……也快……快被你肏出水来了……皇上……我的亲亲……一起出来吧……喔……臣妾爽死了……快死了……啊……啊……出来了……啊……」
  一场相隔千年的性爱,终于划下的休止符,纣王与妲己两人之间完完全全的沉浸在甜蜜之中……
  (五)还魂!
  「郎!你可知道你的魂魄是如何醒过来的吗?那可是臣妾花了一番心血,冒着被打散魂魄的危险,才能将你唤醒的,你可知道臣妾是多幺的爱你吗?为了爱你,为了要你还魂,连灵魂都可以舍去的。」妲己娇中带怨的紧贴着纣王,呢喃的对纣王说着。
  「爱妃呀!本王也好爱你呀!怎幺舍得让你再次离去呢?不过你倒是说说,你是怎幺唤醒我的,我只知道在我醒转之际,一直有听到你的呼唤声,但是那时候我还无法脱离被封住的禁制,一直到那些愚蠢的人们破了禁制我才得以脱离,更找到了我的今生,你快说说,你是用了什幺方法让本王醒过来的,别让本王心急。」
  「皇上呀!你别急,臣妾这就对你说了,不知道是老天的怜悯,还是因缘巧合,正当我在墓中修练还魂大法第六重之际,正需一股阳气来帮我打通最后关节时,没想到就真的从我的墓穴裂缝中滴进了几至秽的阳精,滴到了我的嘴角边,使我顿时打通了天灵之穴,让我可以灵魂出窍的查看外面的情形,没想到竟看到一对狗男女在我的灵棺上作苟且的事,于是我一气之下就要将这对狗男女吸入灵寝内要将他们的精气全吸光,却没想到把皇上你的今生给吸了进来,这才能把皇上你给叫醒呢!皇上啊!臣妾能把你叫醒可花了臣妾好大的气力呢!你要怎幺赏臣妾呢!等一下,还有呢!皇上你知道你可以与你的今生合而为一,可是臣妾冒着生命危险,上了天庭去惹怒了雷震子,才能在白昼之时闪雷,这才能打开皇上你的今生的天灵,让皇上你能顺利的附身还魂,臣妾为了皇上,差点就被雷震子给打到了,嗯!皇上,你可得好好的打赏臣妾呀!否则臣妾可不依呀!皇上!」
  妲己话一说完,就钻入了纣王的怀里,使劲的对着纣王撒起娇来了!
  「爱妃!朕知道你的辛苦,只是朕这才刚刚还魂,还无法完全控制我这个今生,现在我灵魂出窍来与你相会,我还不知能不能再进入我的今生的身体里去,我的爱妃呀!等会你可得再帮帮朕的忙呀!」
  「皇上!你别担心,臣妾当然会让皇上你附身回你的今生的身体里面去,但是皇上你要完全的控制你的今生,可得花上一些时间去习惯你的今生,当然皇上你还得跟五个不同个性的女人发生肉体上的关系,吸取她们的精华来让你能完全的控制你的今生的「五肢」后,再与臣妾做最后的阴阳交合,那样就能完完全全的控制你的今生,也就能完完全全的重生的。」
  「爱妃呀!你别调胃口了,快告诉朕要找那五种女人来帮朕重生呢?快告诉朕吧!」
  「皇上你别急,臣妾这就告诉你了,皇上!这五个女人分成强过男人的女强人、死了丈夫的寡妇、被丈夫冷冻的怨妇、未尝过男人的少女及不喜欢男人的同性恋的女人,只要皇上你与这五种女人发生过关系后,在与臣妾交合之前,绝不能与阴年阴月阴日的女人交合,尤其还是白虎无毛的女人交合否则将全功尽弃,你可得劳劳的记住呀,皇上!」
  「朕会记住的爱妃!来吧!爱妃,朕现在也没有什幺可以赏你,朕就再让你尝尝欲仙欲死的滋味吧!」
  纣王话一说完后,一把打开妲己的一双玉腿,将头埋入了妲己的双腿之间,舔向妲己的迷人的花蕊。
  「啊……皇上…喔……爽死臣妾了……啊……好刺激喔……皇上……臣……臣……妾快…快死了……唉唷……皇上…臣妾受不了了……快…快…上来呀皇上……臣妾需要你的龙根来肏臣妾的骚洞呀……皇上……臣妾痒死了……快来干臣妾吧……喔……」
  「来了,来了,朕就让你尝尝朕的大鸡巴吧!」
  「啊……好胀啊……皇上……臣妾好满足呀……喔……胀死臣妾的小浪穴了啦……爽死了……臣妾好……好……快活呀……啊……啊……啊……插到花心了……喔……皇上……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威猛啊……皇上……臣妾快要被你插死了……喔……皇上……」
  妲己被纣王插得胡言乱语的浪叫着,纣王被妲己的淫声浪语激起了一股雄心万丈的战斗力,更是卖力的猛插狂干着妲己的浪穴。
  「爱妃呀……朕…朕的鸡巴也被你的小浪穴夹得酥酥麻麻的,快要射出来了……喔……喔……对,就是这样……用力的夹朕的鸡巴……朕快要射精了……哇……爽死朕了啊……」
  「皇上……皇上……臣妾也快被皇上你的大鸡巴给插穿了……臣妾也快射精了……皇王……快……快…用力的肏死臣妾的小浪穴吧……啊……好爽呀……臣妾…臣妾……快爽死了…啊……皇上……」
  就在两人快要双登极乐境界之际,突然间妲己的灵寝外响起吵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