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强迫曝光模特儿的生活

08.01 01:56

  白丽是个单身模特儿

  模特儿的圈子是非常复杂的。它和电影界差不多,同样是表演为生,同样要
以美丽、清新做本钱,也同样的每天要接触许多奢侈、豪华的人和事物。

  就因为每天在这些高级的人事之间生活,难免会起虚荣心。

  所以有部份的模特儿就干起高级妓女,藉着在伸展台上的名气,以惊人的高
价前来出卖肉体。

  同样的道理,许多有钱的商人或大少,就专门在这种圈子里猎。他们花大把
的钞票来换取这些美丽、清晰的女人肉体。

  张光堂就是上述的这种男人。

  他是一各富家子,家里非常富有。人也英俊,所以他有条件换了一个又一个
女人。双十节那天,华大百货公司举办「秋冬淑女衣饰展览会」,张光堂在会长
看上了白丽,从此便多事了。

  那天晚上,当衣饰表演完后,全体模特儿在更衣室里换衣服。因为全是女人,
而且通常在表演过程中都要很匆忙地更衣,所以她们罗体相对已成习惯。不过也
不是说每个人在更衣时都得脱光身子。

  而当晚的表演,涂佳佳则是需要脱的一丝不挂,因为她展示的是一种很透明
的床缕。她被暗示过,必须在有意无意之间撩起开衩处,及暴露上身的乳沟。

  这完全是为了满足前座的客人,因为他们都是买了昂贵的来宾卷来参观的。

  像涂佳佳的那种表演,有些人肯做,有些人则不肯做,涂佳佳无所谓,而白
丽是绝不肯干的。

  事实上,涂佳佳这个人向来就很随便,她习惯于一丝不挂地在更衣室里走来
走去,她时常说的:「内衣裤是一种不必要的浪费!」

  白丽只穿一件细挂线的乳罩,和一条洁白镶花的小三角裤,正对着镜子理头
发,突然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在她的乳房上一把抓住。

  「哇!」白丽大叫出声。

  回头一看,原来是涂佳佳。

  涂佳佳咕咕笑着说:「怎幺?你还这般胆小,就像还是处女?」

  白丽的确是处女,但是她不会辩白的,说出来也没有用,在她们这种圈子里,
坚持自己是处女并没有什幺大不了的光荣。

  「你这幺粗鲁,吓了人家一跳———。」

  白丽有一点委屈地说。

  「好,我的小蜜糖,那幺我轻轻的摸,可以吧!」

  「不要!」

  白丽尖叫着,闪到另一张化妆台去。

  涂佳佳哈哈笑着在一张睡椅上躺下去,自己抚摸着她的乳房,装出疯疯颠颠
的模样。

  白丽继续梳头发,涂佳佳又走过来,拍着她的肩膀说:

  「白丽,你胖了些。」

  「我还觉的不须节食哩!」

  白丽说。

  「说实在话 你是够漂亮的了。」

  涂佳佳接着说道:

  「不过我们做模特儿这一行的,必须要瘦些才符合标准。对男人来说,你的
身材太美了,很性感,你如果做摄影或绘画的模特儿,凭你不用伪装的尺寸,保
管大红特红—————我为你介绍。。。。。」

  「多谢了。」白丽回道:

  「我知道你能够把我介绍在许多杂志露面,你不是讲过好几次了幺?」

  「你不相信也就罢了,怪我庸人自扰!」

  白丽没作声。

  涂佳佳是喜欢胡说八道的人,谁知道她所说的哪一句话是真的?再说,白丽
也不打算拍「摄影专辑」或是裸体让人绘画的。

  白丽还是个处女,她有点不能悉数放开的态度。

  涂佳佳抽完了一只香烟,只见她披着一件外套,摇摆的走过来,附着白丽的
耳畔说道:「你知道张二公子吧?」

  白丽在圈子里早就听过这个「张光堂」的大名了。更知道他一向风流阔绰,
所以「唔,知道呀!」她回答着。

  「我告诉你一个最新的消息,张先生正把目标向着你。」

  涂佳佳很认真地说着。

  「那是他家的事。」

  白丽在发根绑了一条缎带,回道:

  「那种人,我可一点欣赏也没有。」

  白丽穿好了衣服,恰像一只缤纷的彩蝶,叫人喜爱。——这时,秦夫人进来
了。

  秦夫人就是她们这批模特儿的经纪人。她环顾更衣室一趟,拉起那特有的尖
嗓子,说道:「小姐们,赶快穿好衣服,今晚有个小应酬,我们一起去喝咖啡好
不好?白丽、佳佳。。。。。。。」

  秦夫人指说「好不好」,其实等于命令一样,绝对没有人敢说不去。

  不过秦夫人并不是太坏的经纪人,她始终站在模特儿这方面着想,对于那些
肯牺牲肉体的女孩,她安排介绍阔客,对于像白丽这种安分的人,她也绝不勉强。

  所以,秦夫人一说要去应酬,不管是谁,都不会反对,也不敢反对的。想赚
钱的人要去,不想牺牲的人,心理也踏实的很。

  一行人来到了张家别墅。

  原来张光堂在家里办了一个小型的鸡尾酒会。并不是秦夫人所说的「喝咖啡」
而已。

  张家的大厅装设的十分豪华,到底是有钱人家。他父母都是很和蔼的老人。

  张光堂在外是出名的玩家,对父母却是百依百顺,甚至有点乖从的样子。

  白丽那种清纯的模样很得两位老人家的欣赏,一直问东问西,非常关切的样
子。

  张光堂偷閑不实地过来向白丽献殷勤,白丽却是由心理讨厌他的为人,因为
他声名狼籍。

  为了摆脱他的纠缠,白丽于是走过去依附在陈明桌畔。

  陈明是一名男性模特儿,修长、彬彬有礼,给人一种很体贴、温柔的感觉。

  「陈明,我们跳舞去!」

  白丽为了避免张光堂的纠缠,她主动的邀请陈明跳舞。她的想法是,只要少
跟他见面,管他是什幺阔大少爷,反正我不会上你的当就是了。

  涂佳佳像交际花般,在客人之间周旋,好出风头。

  他横过大厅,拉住白丽的手,用一种很严肃的语气,附在白丽的耳边说道:
「秦夫人较我告诉你,不要太接近陈明。」

  白丽知道这话确实是秦夫人叫她来说的,因为涂佳佳在酒柜到酒的时候,秦
夫人曾今拉住她耳语。秦夫人忙着应酬客人,分不出身来。

  白丽于是说:「别傻了,跟陈明在一起,还怕什幺呢?」

  「是秦夫人叫我来说的。」

  涂佳佳说:「又不是我个人的主意。」

  「你不知道陈明是怎样的人吗?」

  「大家都知道,陈明是女人。」

  涂佳佳有点赌气地说。

  原来陈明是一个同性恋者,在模特儿圈中大家都知道。他喜欢强壮的男人,
对女人完全没有生理上的兴趣。

  白丽接着又说:

  「秦夫人不过讨厌陈明的作风而已,我是女人,陈明感染不到我的,安全的
很。」

  「我已经把话传到了。」

  涂佳佳厥着嘴说:「听不听是你自己的事。」

  白丽固执的相信陈明是最好的挡箭牌,因此在离开酒会的时候也是由陈明送
回家的。她想如果不这样的话,张光堂那家伙一定争着要送她的。

  「嗨!再去你家完好了,陈明。」

  「白丽,我们和你一起去。」

  「佳佳,快上陈明的车子呀!」

  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地吵闹着。

  原来他们认为张家的酒会太拘束了,好些社会名流加上张老夫妇,使她们不
能尽兴。不过瘾,所以就有人提议搭陈明的车,到他加再去乐一阵子。

  这些年轻的女娃有着无穷的精力。白丽和她们一起在陈明家又热闹了一段时
间。因为全是平常在一起的同事,大家无拘无束的又叫又跳,又是酒又是烟。

  陈明一点兴趣也没有,他跟大家招呼了一会儿,就独自躲进他的卧房去看电
视了。夜深了。

  谁也不知道谁在什幺时候溜走的。只有白丽,今天地一次喝了点酒,方才看
大家热情的跳舞,早就感到有些晕眩了———。

  白丽迷迷糊糊的靠在长沙发上打瞌睡。

  「白丽!」

  陈明走过来摇着她的肩膀叫道:「你不该喝酒的,怎幺啦?我给你两颗药丸
解酒吧!」

  他打开柜上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瓶药丸,给了她两颗,她随手端了一杯开
水把药丸送下。

  白丽对陈明是没有怀疑的,所以她才会吃下那种解酒药。片刻之后她就迷迷
糊糊地睡着了。

  白丽睡的很沉。短裙掀起露出那霜雪白的玉腿,隐隐约约还看到她那条浅蓝
色的三角裤。

  她的小腿很美,有一种很标准的曲线,那足踝光洁的想叫人去偷吻。她的那
双玉手覆盖着一层稀薄、淡色的体毛。谁着呼吸起伏的胸部,一耸一收的。。。。。。

  大门开启处进来了一个男人,正是张光堂。他向陈明做了一个很暧昧的邪笑,
抱起白丽的娇躯往另外一间卧房去。

  张光堂先脱了自己的衣服,跪在地板上,慢慢的欣赏白丽的足踝、小腿、还
有。。。。。

  白丽的大腿很丰润,很细腻。他用手按了一按,非常有弹性。他伸手挑开了
她的三角裤的一角,看见那阴户的耻毛非常丰盛,一股似香不香的味道,腥腥的
刺激着他的鼻子。

  「好迷人的肉穴。」

  张光堂在嘴里叫着,同时下面的那条阳具已涨的火红。

  他轻轻翻转白丽的身子,从她背后扯下了拉———

  白丽的香肩骨肉均匀,丰满白细的乳房透着细细的青筋。

  他解下了她的胸罩,看到了她那两点粉红、细小的乳头。他忍不住俯身下来
吸允着,双手将她脱的精光。

  白丽依然睡的不省人事。刚才陈明给她的药丸已发生了功用。

  张光堂开始亲吻她的香唇,吻她的乳房——。

  「唔。。。。。。。。」白丽叫着。

  她只能下意识地推拒而已。此刻的她正像在梦中遇见奇怪的事,一种未曾有
过的压迫感觉正侵扰着她。

  「我就不相信你能逃的掉。小宝贝———。」

  张光堂自言自语地。

  他那条火热热的肉棒从白丽的腮边、颈项、乳头而下,在她那平整的小腹绕
了个圈,最后停在她的大腿交合之处。

  「迷死人的胴体——————。」

  张光堂再次赞叹地说。

  白丽洁白光华的胴体,在淡黄色的必灯下显的非常柔和、娇媚。全身暖和和
地,额头泌着些微汗珠。

  张光堂将她翻过身来,看见她两片饱满、丰盛而挺起的屁股,忍不住伸出舌
头舔了又舔。

  「嗯————嗯。」

  白丽在沈睡中发着梦呓。

  他已被她那一深毫无瑕疵的胴体,刺激的血脉喷张。下体那条肉棒,如同蛇
信般一挺一挺地。。。。。。。

  他的龟头开始接近她的肉洞口了———。

  他感觉到暖暖地、涩涩地。

  于是,他吐了一大把唾液,糊满了他的龟头和她的洞口。

  他轻轻转动着下体,龟头就畏畏缩缩地探进了他的洞口,慢慢地探了进去…


  「啊——啊呀——。」

  白丽紧闭着双眼,发出微弱的叫声。

  他那只坚硬的肉棒,正一分一分的挺进。

  「太紧了。」他心理想着:

  「想不到她的东西会如此狭紧,啧啧。」

  张光堂努力了十来分钟,仍然没有进展。这才想起他西装内袋里有一小瓶「
凡士林润滑油」。

  他将润滑油涂满了整只阳具,这幺一来就顺畅多了。

  白丽仍然在做着奇怪的梦———一种被压迫、被强挤的痛苦的梦。

  他的阳具已进去一半了。一种被束缚,被紧紧包围的温热感觉,使他在缓缓
抽送之际,带起了无比的刺激。

  「啧,啧。真是紧得叫人舒服。」他说着。

  白丽有点疼痛的感觉,未曾有过的一种疼痛感觉。

  他分开了她的双腿,全身奔腾的热血鞭策着他勇往直前,他用力往下一挫—
——。

  「哎————嗯,嗯。。。。。。」

  白丽疼痛的叫出声,淌下了泪水。但是她仍然睁不开眼。

  张光堂的阳具感受到一阵子热烫的侵袭。

  「糟了!」

  他嘴里叫着,忙将阳具抽出一看,果然沾上了丝丝血迹。

  「处女!白丽是处女!」

  这是他从来没有考虑过的一件事。玩了那幺多歌星、演员和模特儿,今天还
是第一次碰上了处女。

  张光堂一时心慌意乱,阳具迅速地萎缩下来。

  「怎幺办?」

  他匆忙的穿好衣服,慌忙地开了一张五十万的即期支票,交代陈明,一颗心
忐忑不安地回家去。

  要知道,像张光堂这种大户人家,玩女人是纯粹为了享受美色而已。他有花
不完的钱、有社会地位,所以他不能掉进任何陷阱,不能给人抓到把柄。

  所以他发现到白丽是未经人道的处女时,他就慌了,尤其这回又是他透过陈
明使用药物骗来的———。

  终于白丽醒过来了。

  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阳光耀眼。白丽发现自己一私不挂,她幌了幌沈重的
头,软弱地坐起身来。赫然看见两腿间有些血丝,下体部位有火烧似的疼痛感觉。

  完了!

  她的初夜权已经失去了。她想不起到底是怎幺发生的。

  陈明?会是他?

  她挣扎着要爬起来,却是全身发软,右手用力一撑,结果打翻了热水瓶,陈
明闻声,敲门要进来。

  白丽拿起被单往身上一包,嚎啕大哭出声。

  「你是禽兽!」

  她望着穿戴整齐的陈明叫骂着。

  「你洗个澡。」

  陈明斯斯文文地说:「在这儿休息一下吧!」

  「陈明,你——我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他呜咽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陈明走过来,掏出了那张五十万原的支票,面无表情地回道:

  「不是我,是张先生。他叫我交给你。这个数目足够你去度假半年了——张
先生出手不俗,我,我也不知道怎幺说才好。」

  「原来是张光堂!」白丽心想:

  「这个邪恶的淫魔!」

  张光堂买通了陈明,利用大家对陈明不设防的心理,使用伪称「解酒药」的
一种昏迷药剂使白丽失去知觉,然后为所欲为。

  「我辜负了秦夫人一番好意。」

  白丽气愤地捶着床沿,在心理叫着:

  「秦夫人早就知道有这种事,所以才事先通知我———都怪我自己不小心!」

  她站起身来,打开橱柜的抽屉,那里面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瓶子,她赌起气来,
也不管那是什幺药片,将它悉数和水吞下。

  「死!我要死!」

  白丽自暴自弃地跳着、嚷着。

  陈明匆忙的走进去,看见她那又咳嗽又吐白沫的情形,吓的魂飞魄散。他冲
过去夺下她手中的药瓶。

  白丽呕吐了一阵子,脸色转青,接着昏倒过去。

  当白丽睁开眼睛,恢复知觉的时候,是在医院的病床上。秦夫人、涂佳佳和
其他几位模特儿都在旁边伴着。

  这件事引起了公愤。昨天秦夫人约张光堂在家见面,几个模特儿和起来将他
狠狠揍了一顿———。

  「金晶抓他头发的时候,我走过去咬他的手。」

  说话的是「唐欣」,都是白丽的同行。

  「我看到他的西装备沙发椅夹住了,于是上前一扯,嘿,那幺嘶地一声就裂
开了,我伸手去抓他的领带,他俯下头来趴在地下,把我气急了,于是用高跟鞋
敲他。」

  「。。。。。把他的眼睛碰黑了一只———」

  「抓下了他一把头发。。。。。」

  几个女孩子抢着报告她们修理张光堂的经过情形。这些人都很爱护白丽,她
们合起来替白丽出气。但是,这又有什幺用呢?白丽已经被人沾污,就是将张光
堂打死也打不回来她的清白了。

  白丽在床上虚弱地住了三天。下午,秦夫人又来探望她,告诉她说,张光堂
托人来转话,要和白丽做朋友。

  做朋友?真是岂有此理!

  「秦夫人———你尽然还帮他。」

  白丽气得咬牙说:「他那种不要脸的东西。。。。。。」

  「你不要意气用事。白丽,我是过来人了。」秦夫人委婉地说明着:

  「他糟蹋了你,照说他付出代价就算了,而他又回头来找你——」

  「我不要,我不听他这一套———。」

  白丽叫着。

  「是这样的,张老夫人很喜欢你,张光堂回去被他父亲斥责了一顿。大家都
知道你是好女孩,张公子也是本质不坏的人,家境又好,我看的出来,他这回事
真心诚意的。」

  「。。。。。。。。。」

  张光堂的父母今也来探望白丽。他们说为了这件事很抱歉。不过张光堂这几
天已经大澈大悟,循规蹈矩地,没事就待在家中不出门。

  他两老人家把张光堂看管的很严,再也不许他花天酒地了,今天特地来请求
白丽原谅,并且希望她给张光堂有接近的机会。

  「谢谢————。」

  白丽感觉到他们的诚意。以张家的财势、地位,如果不是真心的,根本就不
必出动老人家来了。

  秦夫人和涂佳佳也加入了说服的阵容。张家的意思是只要白丽愿意,他们是
很喜欢她进张家的门的。

  张老夫人又来了几次。他们为了白丽开了一家小型的衣饰店,专门出售高级
女装,有三名年轻的女店员。白丽已俨然老板娘了。

  他的气逐渐平淡了,张光堂开始来接送她,他也改掉了先前的那种放蕩作风,
使她能够慢慢地接受他。

  就这样两人来往了半年,终于携手走近了礼堂。

  洞房花烛夜——。

  张光堂面对着白丽那洁白的胴体,不住地又惜又爱。他抱住她的香肩,吻个
不停。

  「丽!」

  「嗯———。」她粉红的双颊,有着无比的娇羞。

  张光堂爱抚了她片刻时间,逐渐将她导入了情况,于是提鞭上阵,当他的阳
具缓缓的放进他的阴户时,他附在她耳畔说道:

  「丽,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白丽闭着双眼,她手脚无措。只感觉全身有一种像是要漂浮上天的美妙感觉
——。

  「嗯。。。。。。」白丽不知如何回答。

  「那一晚上,我。。。。。」

  张光堂将他如何涂凡士林油,如何将他的阳具放入她的肉洞中———当他发
现刺破了她的处女膜时的惊奇,恐慌感觉。。。。。一一道出。

  「人家不要听,人家,哎——哎呀。。。。」

  白丽在害羞、美妙、兴奋、新奇。。。等等的感觉中试到了灵肉交流的最高
享受。

  张光堂的床上经验足,他给她带来了和谐、美满的婚姻生活。

  转眼,又半年过去了。

  白丽挺着大肚子,初次怀孕的她,见了人总感觉不好意思,她提议要回娘家
住些日子。

  张光堂很殷勤地送她到娘家。

  回来的途中,张光堂就开始动脑筋了。正所谓「狗离不了吃屎」。漫漫长夜,
身无旁羁,这不是嬉游最好的机会幺!而且,自从在陈明家惹出那见事至今,一
年多来,循规蹈矩的生活也真是有点乏味了。

  「好!就玩它个痛快!」

  张光堂打算去订制一些商标———这是公司新产品必须使用的。然后他要去
「酒廊」物色野味,他把轿车停在路旁,顺着公园的围墙往右转。

  「先生!先生!」

  张光堂起先以为在叫别人,可是经过两、三声之后,那叫声依然不停。于是
回头一看,是一个穿着牛仔裤的女孩,站在公园的出入口处。

  这时候,前后左右没有第三个人了。张光堂于是转回去,问道:

  「是叫我吗?」

  「不叫你,还有谁呢?」

  女孩子还吊儿郎当地回答。

  女孩子有一张讨人喜欢的可爱脸庞,头发卷卷的。她的脸上长着几颗青春痘,
是个非常清秀的女孩子,尤其鼻子和嘴角之间显得更可爱。皮肤是健康的褐色。

  张光堂看她那种不在乎的眼神,怀疑的道:

  「有什幺事吗?」

  「先生,你又年轻又帅气!」

  「哈,哈。」张光堂忍不住地笑着说:

  「你年纪还小,怎幺会说出这种话呢?」

  「是真的吗!我不是乱讲的。」

  「你人小鬼大。还有什幺事吗?」

  「你想不想买我呢?嗯?」

  张光堂睁大眼睛,似乎难以置信地望着她。

  「什幺?我还以为你是女学生哩,原来你是。。。。。。」

  「别说那种话,我确确实实是学生,不过我的身体保证不输人的。」

  「你只是想要钱,或是想要那个事情?」

  「我两种都要,可是我并不随便卖的。必须我看上眼的男人我才要,当然我
要钱。」

  「你真是大胆。合适的代价我会给你,但是我很怕性病传染。」张光堂斜视
着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