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轮奸超女张含韵】(图文)

07.31 09:01




一、绑架美丽的女明星

  张含韵刚参加完学校联谊会的Party,独自一个人向宿舍走去。张含韵
是超级女声的代言人,现在在北京的X中学读书,已经是出名的美女。她身高1
65cm,体态标準,秀美的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T
恤,略带透明的那种,可以看到丰满挺拔的胸脯上戴着一件粉红色的胸罩。下身
是一件淡蓝色的超短裙,露出一小截修长而又匀称的大腿,的确有一种摄人心魄
的威力。这不,刚才会上好几个愣头小伙向她发起进攻,但是张含韵都若即若离。
要保持自己的身价,张含韵是很有经验的。

  已经12点多了,自修的学生也都回去了。去宿舍的路很长,两边都是黑黝
黝的树林,就是在白天树林 也很少有人。现在一路上只有张含韵一个,但她似
乎也并不怎麽担心。刚才聚会上的风光的场面仍在张含韵脑海中若隐若现,这麽
多人都被她的容貌和气质征服了,张含韵心中涌现出一股强烈的满足感。

  可是,不远处的树林 ,一高一矮的两个男子正注视着张含韵。高的叫王正
刚,身材彪悍,强壮;矮的是王正刚的助手——冯平。他们跟蹤张含韵已有几个
小时了。事实上,他们是受老大的指派来这 寻找猎物的,张含韵当然是他们的
理想目标。

  当张含韵正走过他们旁边时,王正刚从树林 一跃而出。冯平身材矮胖,但
也毫不逊色。「你们……」张含韵来不及反抗,嘴上就被塞入一块破布,被两人
连推带拉地弄进了离旁边不远的一辆豪华的奔驰车。

  在正门口,门卫看到奔驰车驶来,忙不叠的打开拉门,一边向车行礼,以爲
车 是来校洽谈项目的老总,过完「夜生活」后回去。王正刚一边驾驶着奔驰车,
一边很有风度地摇手回礼。可是,没人知道,就在轿车的后座,单向透明的车窗
下,张含韵嘴被塞住,冯平正举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架在她的颈部。张含韵显露出
惊恐而又无助的眼神。

  奔驰车在公路上飞驶了大约15分锺,来到了郊区的一座豪华的私人别墅。汽
车在车库前停了下来,两名大汉把张含韵架到了别墅的地下室。


               二、淩辱

  「冯平,摄像机準备好了吗?」

  「好了,王正刚,马上就好了!……OK!可以开始了!」

  听见这两个家伙在準备摄像机,躺在地下被绳子捆住手脚的少女立刻産生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马上使劲地挣扎起来。

  这个少女的眼睛被黑布蒙着,小嘴也被胶带粘住了,双手反剪到背后和双脚
一样被黑色的尼龙绳紧紧绑着,丢在灯光昏暗的房间角落 。她大约十六七岁,
身材非常好,上身穿着的一件白色T恤在地上蹭了不少灰尘,下身穿的淡蓝色超
短裙 的白色内裤随着身体的扭动不时暴露出来,修长匀称的腿上穿着肉色的丝
袜,纤美的双足上穿的红色高跟皮鞋正惊恐地踢着冰冷的地面,被胶带封住的小
嘴 发出含糊的「唔、唔」声。这是一双薄底高跟凉鞋,鞋面爲多条大约0。5
公分宽的皮带重叠而成,优雅的细鞋跟,鞋带是T型设计,后跟带高高的绕过脚
踝,在侧边以铁环扣住,两条细带交错扣于脚踝相当性感。尤其她在蹬腿时,美
足拖着皮凉鞋,脚底和鞋子一开一合非常淫蕩。凉鞋配着丝袜,显得和谐。

  那个被称做王正刚的家伙大约二十七、八,中等身材,非常魁梧。他的脸上
戴着一个黑布做的面罩,只露出眼睛和嘴。看到那个叫做冯平的同样戴着面罩的
瘦子已经架好了摄像机,王正刚面罩下露出的两只小眼睛射出残忍和淫邪的目光,
低声怪笑着朝地上徒劳地挣扎着的少女走去。

  他弯腰将少女脸上的黑布解开。那个少女长着一张椭圆形的俏脸,弯弯的眉
毛下两只美目此刻睁得圆圆的,充满惊慌和愤怒。眼睛下的鼻子小巧挺拔,小嘴
由于被胶带封着看不出形状,但整个脸已经算得上标致俊俏,再加上披在肩上的
乌黑的长发,更显出青春少女的魅力。只要是看过超级女声的人都能认出来,她
就是那个唱「酸酸甜甜就是我」的小美女张含韵。

  王正刚低头凑到少女的耳边说:「张含韵小姐,我们的兄弟费了好大劲终于
把你请来。东西都準备好了,现在就等你这个女主角登场了!嘿嘿嘿!」张含韵
向四周一看:昏暗的房间 门窗都被堵死了,天花板上垂下锁链和滑轮,墙壁上
挂着皮鞭和镣铐,房间中央还摆好了摄像机,立刻眼睛 露出哀求的神色,惊恐
地扭动着丰满诱人的身体挣扎起来。

  「不许乱动!否则就在你的脸上刻上字!」王正刚恶狠狠地威胁。冯平把张
含韵按住,解开反绑着双手的绳子。然后两人把由于害怕而浑身不住颤抖的女明
星架到房间中央,用滑轮上垂下来的绳子牢牢地把张含韵举过头顶的双手捆住,
摇动滑轮将她吊了起来,使她双脚刚刚能站在地面上。

  张含韵的眼睛 一直充满着惊恐和紧张,她已经能预感到这两个家伙要对自
己做什麽,可嘴被胶带封住说不出话,只好拚命摇头和扭动着丰满的身体。见少
女已经被吊好,两个家伙开始淫笑着围着张含韵转了起来。王正刚伸手隔着T 恤
捏了捏两个弹性十足的肉团,对他的同伙说:「冯平,养尊处优的女明星和街头
的婊子就是不一样!才十几岁就这麽大,弹性很好呢!」

  冯平正把手伸进张含韵的超短裙,在匀称丰满的大腿上摸了两下说:「王正
刚,这 也是。啧啧啧,很结实,没有赘肉。这个小妞平常一定很注意运动!本
来只是想美女挺多,碰上谁就抓来干,没想到超女自投罗网,今天咱俩可走运了!」
  绑着双手吊起来的张含韵几乎要晕过去了。她使劲摇头,嘴 拚命发出「呜、
呜」的声音,丰满的身体摇摆不已。王正刚用手抚摸着她光滑细腻的脸蛋,慢慢
地说:「美女,想说话吗?可以,不过你不许大叫!否则、就把你扒光了丢到大
街上!让所有人都看看光屁股的女明星的样子!」张含韵赶紧点头。

  王正刚轻轻地揭开粘在张含韵小嘴上的胶带。

  胶带一揭开,张含韵赶紧深深地喘了口气,平静一下紧张的心情,接着说道
:「你们知道绑架是很重的罪吗?尤其是绑架一个未成年少女!快放了我,然后
去警察局自首!」

  ‘啪’张含韵被王正刚狠狠地抽了一个耳光!

  「臭娘们!想吓唬我们?!你以爲那些笨蛋警察能抓住我们?超女很了不起
吗?扒光了和其它少女都一样!」

  说着,他动手来撕张含韵的T 恤。‘嘶啦’一声,白色的T 恤上半截的被撕
破了,露出 面的粉红色的胸罩和一片诱人的白嫩肌肤。

  「别!住手!」张含韵惊慌地小声叫着,吊起来的身体努力向后退着。「你
们别碰我!你、你们到底要干什麽?我、你们要钱吗?」

  「钱?我们当然要!不过、我们还想看看超女主演的色情片!如果您这麽个
又出名又漂亮的少女主演三级片,哈哈,那一定卖座!!」

  「啊!」张含韵心 惊叫着,这些家伙看来不仅绑架自己,而且还要强迫自
己拍色情电影??!如果这样那自己可就全完了!不仅不要想再出专集、当影视
明星,就是想再在这 生活都不可能了!

  想到这 张含韵再也受不了了。她大声地尖叫起来:「不!你们不能!混蛋!
快放开我!混蛋……」

  不等她叫完,王正刚已经捂住了她的嘴,接着恶狠狠地给了张含韵柔软的小
腹一拳!接着骂道:「臭娘们!告诉你不要叫!!」

  张含韵被打得差点昏过去,丰满的身体立刻痛苦地扭曲起来。冯平过来又用
胶带将少女的嘴封上,对王正刚说:「王正刚,咱们还和这个娘们罗嗦什麽?快
动手吧!我已经忍不住了!」

  「好,你去把摄像机打开!」

  张含韵知道悲惨的事情马上就要发生,嘴 绝望地发出‘呜呜’声,丰满性
感的身体抖动不已。两个家伙贪婪地看着这个陷入绝望痛苦中的高贵的少女,如
此有身份有教养的美女如今可以任自己摆布,使这两个流氓无比兴奋。

  王正刚对冯平说:「冯平,你小子先忍一会!看我的!我得好好收拾一下这
个高傲的贱小妞!」说着,他双手开始在张含韵身上乱摸起来。

  张含韵感到极大的侮辱,丰满的胸部剧烈地起伏着。

  王正刚放肆地揉搓着少女柔软的胸部,说:「怎麽?是不是觉得不舒服了?
我给你放松一下!」说着,他开始解张含韵超短裙上残余的几个纽扣。他每解开
一个,少女的身体就一阵哆嗦,悲哀的眼睛 已经开始流出了泪水。

  他将张含韵的T 恤从超短裙 拽出来,向两边猛地撕开,女明星丰满美丽的
上身已经露了出来。

  王正刚接着轻轻拽着包裹着张含韵美丽的乳房的胸罩,将手伸了进去,立刻
触到了两个温暖而有弹性的肉团。他淫笑着使劲捏了捏少女的乳房。

  张含韵立刻羞得满脸通红,除了自己的男友,她还从没被别人摸过自己骄傲
的胸部,她羞辱得拚命摇头,眼睛 露出企求和悲哀的神色。

  王正刚更加兴奋,他将手伸到张含韵背后,解开了胸罩的扣子,将胸罩从美
丽的身体上拽了出来。

  少女嘴 发出一声含糊的惊叫,身体猛烈地扭了起来,敞开的T 恤 面两个
肉感十足的乳房跟着抖动起来。王正刚的眼睛 射出贪婪的目光,看着两个雪白
细腻而富有弹性的乳房,他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他伸手轻轻揉着肉团上面那两
粒娇嫩的红樱桃,还把脸凑过去闻了闻,说:「啧啧,超女的肉可真是香啊!」
说着,他竟然使劲在那乳房上咬了一口!

  张含韵一阵疼痛,再加上被下流的家伙这麽淩辱自己骄傲的乳房,眼泪立刻
大滴大滴地掉了下来。

  在旁边的冯平实在受不了了,他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要爆炸了。他过来不等
王正刚吩咐,就粗鲁地将张含韵的超短裙用刀割开,撕扯下来。

  张含韵感到下身一阵哆嗦,超短裙已经变成破布掉在了脚下。冯平正隔着裤
袜和白色的内裤在她丰满匀称的屁股和大腿上摸着。张含韵心 大叫着:不!快
停下来!她知道那边的摄像机正在将自己被淩辱的过程拍下来,谁知道这两个家
伙还要干什麽?

  她忽然感到自己的屁股上一阵冰凉,裤袜已经被撕破,冯平正在使劲撕扯着
自己的内裤。张含韵立刻拚命地摇摆着肥大的屁股,使劲挣扎。王正刚这时拿来
了一支皮鞭,他示意冯平走开,接着来到张含韵身后说:「贱女人!我要狠狠地
收拾你!」

  说着,他挥舞起鞭子,朝着正摇晃着的屁股抽了下去!

  一声沈闷的声音,张含韵感到自己的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内裤似乎也
被抽破了。她长这麽大从来没有挨过打,更别说被男人扒得半裸吊起来打。屈辱
的女明星立刻哭了起来,她的心理已经快要崩溃了。

  王正刚看到张含韵圆滚滚的屁股上挨了一鞭子后,白色的内裤立刻裂开一道,
裂开的地方露出一道暗红的血痕和一些雪白的肌肤。他立刻感到了难以遏止的快
感,更加用力地挥舞着皮鞭抽打起来。

  张含韵丰满的身体随着皮鞭接连落在屁股上,剧烈地颤抖起来,她嘴 不断
发出含糊不清的哀叫,不停摇着头,乌黑的头发也散乱了下来。她知道自己这一
次是彻底完了,自己被淩辱和拷打的场面已经都被拍了下来,接着肯定还有更可
怕的遭遇在等着自己。

  王正刚见少女丰满的屁股已经被打得伤痕累累,他又狞笑着朝张含韵后背挥
舞起鞭子。张含韵感到皮鞭又不断落在了自己后背上,她在痛苦和羞耻中绝望地
挣扎了一会,终于昏迷过去。

  两个家伙见张含韵刚刚还挣扎扭动的身体已经不动了,看到原来光滑细腻的
后背已经布满伤痕,T 恤也被皮鞭抽打得破烂不堪。王正刚停了下来,他过来将
破碎的内裤彻底撕下来,又将破烂的裤袜扯破撸到匀称的大腿上,然后来到张含
韵面前。


               三、轮奸

  张含韵美丽的脸上满是泪水,闭着眼睛昏迷着,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脸上。王
正刚让冯平拿来一盆凉水,先将张含韵嘴上的胶带拽下来,然后将凉水泼向了昏
迷的少女。张含韵轻轻呻吟着,慢慢地睁开眼睛。苏醒过来的少女感到自己屁股
和后背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她低头一看:自己身上除了破碎的T 恤、裤袜和
脚上的高跟鞋,已经全部赤裸了。她立刻惊叫起来,下意识地晃动着被捆绑着的
双手,两条匀称的腿紧紧地夹了起来。

  王正刚哈哈笑着,「臭娘们,还知道害羞呢!」

  说着,他让冯平使劲将张含韵的双腿分开,露出了水淋淋的下身。

  张含韵羞耻地反抗着,哭泣着哀求:「不要、你们放了我吧!啊,你、你们
不要啊!」

  冯平一面掰开张含韵的双腿,一面将手指朝少女茂密的草地 那迷人的阴户
伸去。「贱货,现在说什麽都已太晚了!你给我乖乖地合作,还可以少受些皮
肉之苦!」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忽然被打开了,一个同样戴着黑色面罩的家伙走进来。

  看见这个人,王正刚和冯平立刻恭敬地放开了受到淩辱的女明星说:「老大,
您吩咐的事我们已经做了!这个娘们的丑态我们都拍下来了!」

  张含韵听见两人的话,艰难地回过头,想看看这麽恶毒淩辱自己的人。看到
张含韵赤身裸体跪在地上,屁股和后背鞭痕累累,嘴角和胸前还沾着汙水的难堪
样子。老大用沙哑的声音干笑着:「怎麽样?张含韵小姐!没想到会有这麽一天
吧?」

  张含韵听见这个家伙的羞辱,痛苦地低下头不说话。

  老大将张含韵拽起来,推到桌子边,说:「臭娘们,轮到你来伺候伺候大爷
了!要听话!否则我就把带子送到电视台播放!让所有的人都看看清纯可爱的超
级女声被轮奸的样子!」

  说着,老大推开冯平,自己一把将少女身体拉过来,开始在张含韵伤痕累累
的屁股上摸了起来。

  张含韵羞耻地闭上眼睛,不敢大声叫,只有无奈地扭动着赤裸的身体,小声
地呻吟和哀求着。

  忽然,她感到一个火烫的东西在自己小穴周围动着,她睁开眼睛一看:老大
不知什麽时候已经脱了裤子,粗大的肉棒怒挺着朝自己的小穴插来!

  张含韵惊恐地叫着,猛地挣脱出来,身体拚命向后退着。

  可张含韵的双手被捆绑着吊着,她刚退了一步就被绳子拉了回来。

  老大恶狠狠地骂着:「臭娘们,都到这种地步了还假装矜持?对了你不是喜
欢唱」酸酸甜甜就是我「吗,今天就让我来尝一尝你的阴道是不是酸酸甜甜的味
道!」说着,他用一只手拉起张含韵的腿夹在腋下,可怕的肉棒已经狠狠地插进
了她紧缩的肉穴!

  「不……」

  张含韵快要哭出来,高吊的双手无用的挣扎,全身像防备插入般的紧张起来。

  她感到阴道内就像被插入了一根铁棍,剧烈的疼痛撕裂着下体。

  「哎呀——插不进去呀!!不要啊——疼死我啦!!!」张含韵撕心裂肺地
大声哭喊着,被老大夹住的穿着红色高跟皮鞋的脚拼命扭动。高高的鞋跟蹬在地
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有一点清醒时,又粗又硬的东西已经深深的插入她的
身体内,泪珠从她脸上滴下来。

  「不要出声,你是想死麽!」王正刚一边骂,一边从地上捡起张含韵的白色
内裤,从上面拆下带有她月经的卫生巾,揉成一团堵进她的嘴巴,淫笑着欣赏张
含韵那无助的眼神。

  老大的呼吸开始急促,肉棍在张含韵身体内有节奏的活动。张含韵咬紧牙关,
绷紧了全身的肌肉迎接着他每一次凶狠的沖击,默默的承受着这对女孩子来说最
大的耻辱。

  冯平在后面吻着张含韵迷人的脖子,一边用粗壮的手掌揉捏着张含韵那丰满
的乳房,不时用指甲去掐挺拔的乳头。强烈的羞耻和痛苦使张含韵陷于漩涡,眼
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还是处女的!」老大高兴的大叫,双手捧住张含韵光滑
的臀部,有力向 挺进,张含韵的处女贞操在瞬间化爲了乌有。

  费尽力量,老大才把肉棒插入一半,阴茎遭遇到强力的紧缩,发出喜悦的吼
声。龟头的伞部刮到处女膜的残馀,每一次张含韵都发出痛苦的哼声。

  老大淫笑着对张含韵说:「第一次挨操,爽不爽呀?」张含韵难以面对如此
赤裸裸的话语,羞涩的将头扭向了一边。王正刚却问他:「老大,你感觉爽吗?」
他嘿嘿一笑继续的说道:「干到这小美人的 面就像插进了一股烫人的温泉 呵!
她的小骚穴又软又紧还会往 吸呢!能不爽吗?等会你俩都试试呵。」这时老大
陷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双手摸着张含韵那洁白,修长的大腿向上游动,突然猛
掐张含韵的阴蒂。

  「啊,不能!啊……啊……啊!」张含韵那被卫生巾堵住的小嘴含糊不清的
叫着。

  老大把肉棒稍稍回收,然后一鼓气又是一刺,涨大充血的肉棒几乎完全插入
了张含韵的体内。张含韵只觉得下身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体内仿佛被这粗
大的异物所涨满了。她疼的哭喊起来:「快停止,疼啊!」老大丝毫没有理会,
没等张含韵喘息片刻,又是一次全力的插入,这次巨大的肉棒一边旋转着一边往
钻,一下子就连根没入张含韵娇嫩的肉洞 ,龟头直挺挺的撞到了她温暖的花
芯上。

  接着,他用手顶着张含韵的洁白双臀,一下一下的时缓时急的抽插起来,一
边插还一边说:「怎麽样,比自慰强多了吧。这才是开始呢!」肉棒紧贴着阴道
壁不住的摩擦起来,粗大的阳具强行挤压着女性身体最柔弱的部分,秘穴的开口
被撑得象纸一样薄,几乎裂开来。

  张含韵被粗暴侵入所带来的巨痛折磨的死去活来,拉开的雪白大腿不住的抽
搐,双手紧握着一点儿血色都没有,光洁的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老大双手
握住张含韵挺拔的一对雪峰,手指捏着雪峰上的一双鲜豔红豆,「啾啾」齧咬起
来。张含韵的晶莹双乳摸起来象洁白松软的杏仁糕一样,老大的魔掌紧紧扣着爱
不释手,娇嫩的肌肤在挤压下只能在他的指间微微隆出。老大犹如一只巨大的黑
蜘蛛,抱着困于网中的丰美猎物享受着。

  张含韵阴道内的扩约肌猛烈地收缩,老大同时达到了高潮,黑色的阴茎象火
山喷发似的在张含韵的阴道内喷射出了一股白浊的精液。张含韵感到下腹一阵痉
挛后无力的倒在了老大的身上。虽然意识还保持清醒,但是一丝不挂的身体软弱
无力,乳房被捏得酸胀,乳头和下体一阵火辣辣的感觉。

  这时王正刚一边奸笑着一边用照相机开始拍摄这幅淫乱的场景张含韵开始考
虑如何逃走,但是局势并非她所能控制。

  「喂,轮到我了!」

  「怎麽会这样……」张含韵心 发出了强烈的抗拒。

  王正刚和冯平让老大休息,两人把赤裸的张含韵手上的绳索解开,让她站立。
张含韵想反抗,可是软弱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站立都不稳,阴道口的鲜血,精
液和分泌物沿着白皙充满健康美的大腿往下流。

  王正刚用右手摸张含韵白皙的大腿的内侧,张含韵本能地夹紧大腿,夹住王
正刚的手。女明星的大腿手感极佳。

  「不,我不行了……求求你……啊!……不要啊!求你了!」堵在张含韵嘴
的卫生巾被她的口水浸湿了,她把卫生巾吐出来,开始苦苦哀求着,双手无力
地推搡着,可根本不起作用。

  王正刚熟练的用右腿分开张含韵的左腿,裤子不知何时已脱去,只一挺,粗
壮的阴茎直挺挺地插入了张含韵渗着血丝的阴道。

  「哎哟!……」张含韵痛得叫了起来。

  王正刚双手然后轻柔地按揉张含韵的乳房,在乳头上打圈,张含韵原来雪白
的乳房已发出了阵阵红晕,有一处皮肤被刚才冯平粗暴的揉捏搞破了,但是更丰
满高耸了,粉红色的乳头也更挺拔了。

  「哦……哦……」张含韵发出一阵阵呻吟,不知是快感还是痛苦和耻辱,但
下体已被粗暴的性交而搞得山崩地裂般的疼痛。

  王正刚把张含韵放在地上开始最后的沖刺。阴茎一次又一次的挺入张含韵阴
道深处,少女羞耻的本能使得张含韵尽可能地合拢大腿,但这只能使她更加痛苦。

  王正刚开始进入高潮,两手突然使劲捏住张含韵的乳房,上下用力,并用拇
指指甲把高高耸起的敏感的乳头往下掐,美丽挺拔的乳房在粗暴的双手下改变了
形状。

  「不,啊……啊……不要,啊!……呜……呜……」

  张含韵忍不住痛苦地叫了起来,但是嘴被王正刚吻住,声音留在喉咙口发不
出来。浑身一丝不挂,一个讨厌的男人压在身上粗暴地强奸。全身神圣的部位都
被侵犯——乳房特别是乳头剧烈地胀痛,下体如同撕裂一般,大腿被随意地抚摸,
朱唇,脖子被眼前的恶魔随便地吻着,这一切使张含韵——这位漂亮的女明星陷
入了出道以来最大也是终生无法忘记的耻辱和痛苦之中。

  王正刚终于爬上了山顶。就在此时,张含韵在极度痛苦中感到一股滚烫的热
流射进了下体深处,她忍不住地全身痉挛着,用最后一点力气拼命夹紧着插入她
下身的阴茎。

  王正刚离开了她的身体。在朦胧中张含韵感觉到又一个粗暴的男子侵犯了她
——那是冯平。他用肮髒的手指分开张含韵的阴唇,鲜血和白浊色液体的混合物
流了出来。张含韵的修长的大腿颤抖着,一阵凉风吹过,羞耻的女明星彻底崩溃
了。

  「啊,嗯……啊!……」张含韵开始大哭,眼泪涌出了美丽的大眼睛,可是
眼前的矮胖粗壮的男子丝毫没有放过她的意思。相反,赤裸漂亮而又遭到残忍摧
残的青春美女张含韵更激起了他的变态的性欲。冯平把张含韵从地上拉起,就像
是提一只小鸡。让张含韵采取四肢着地的狗爬的姿势。张含韵下垂的那对丰满的
乳房左右摇摆。张含韵还没思想準备,冯平猛然把刚挺的阴茎从后面插入了张含
韵带血的阴道。

  「啊……啊!……」由于角度的关系,从后插入是非常疼的,更不用说张含
韵的下体已遭到两次轮奸了。

  「哼,哼!」冯平兴奋地前后作着抽插,两手用力抓张含韵的乳房,就像抓
一个橡皮球。张含韵那曾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