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MyDear长腿叔叔】

07.31 09:09


My Dear 长腿叔叔

出版:龙成作者:村上早纪标题︰My Dear 长腿叔叔整理者︰chaogo

登场人物:乌里姆:小时候被毒蛇咬伤之后,那个便变得很巨大。

班杰明:乌里姆的手下,是位办事能力强、忠心的管家。

爱丽丝:班杰明的女儿,因某件事而失去了情感。

可丽亚:女,喜欢乌里姆,但却没有对他告白。

亚美丽:出生于南方之国,爱做梦,不切实际. 苏菲亚:喜欢读书,头脑聪
明,个性温驯坚强。

美加:天真无邪、喜欢唱歌的少女,能和动物交谈。

铃音:混血儿,但是日本人妈妈的遗传较强,富有东方女人的魅力。

瑞贝卡:说话粗鲁但其实是很温柔的人,擅于狩猎.

序章

这到底是什幺?出现在少女眼前的东西…?

洁白无袖女衬衣下的纤细肩膀忍不住地开始震动着。眼镜后的瞳孔像冻着般
一动也不动。她已经听父亲说过了,但是…

本能的恐惧感散播全身。

***

「怎幺了,爱丽丝,第一次看见男人的生殖器官吗?」

被这幺一问,爱丽丝只是点点头.

站在爱丽丝面前这位被称为青年,但已有点年纪的男人竟全身赤裸。不过她
有如此大的反应并不是因为看见全裸的男人。

他身上那隆起的红黑色,且巨大无比的东西,应该是男性性器官吧!全长是
爱丽丝,不,是一个男人的手腕那幺长. 好粗大连爱丽丝用双手抱都抱不合。

不管是纯情少女或是历经许多男人的荡妇,看到男人因兴奋而如此庞大的肉
棒,都会吓的花容失色,不知所云吧!

「不是…」

少女无意识地摇着头. 可以听见黑发因摇晃巾撞的声音。

(爸爸…)

爱丽丝第一次如此恨父亲.

他父亲是这男人的执事,也就是他的手下。曾听爸爸说过,这男人那东西之
所以这幺大是因为小时候曾遭逢不幸。而要治好它就必需让女人抱才行。也就是
说他需要爱丽丝的肉体,如此残忍的话竟出自亲生父亲口中。爱丽丝知道,父亲
对这位可怜的主人是非常忠心的。

…所以才要自己的女儿去做这种事,她含泪答应了。

但是…

她还是个处女,眼前这个突出的肉棒实在超乎想像中巨大。

男人靠近了,好像只未知的生物。

爱丽丝本能地往后退,脚踩着地毯。背后已巾到墙,无路可退了。这间豪华
的房里有张很搭调的复古风大床。任何少女都渴望能有这样的床,和最心爱的人
睡在一起,但是现在这床对爱丽丝来说,简直是个槛笼.

已经无路可退,爱丽丝抬起头看着男人。

「啊…」

「听班杰明说过了吧!那让我看看你的身体吧!」

听见爸爸的名字,爱丽丝意识又恢复正常。

(是的~我要听爸爸的话~)

绝对不可以违背主人,就算是被迫发生男女关系.

稍微犹豫了一下,爱丽丝失望地坐在被单上。

慢慢地脱去内裤。单薄的布团下,围着裸露的下体. 以指头撑开,里侧的肉
色比想像中还浓烈,不停地颤动着。男人慢慢将手指伸进去,像要确认她是否仍
是个处女般。

「啊~」

眉头一蹙,爱丽丝呻吟着。第一次有异物进入秘处的感觉,恐怖中又带着微
妙感。

粗粗的指头在内壁探索着,入口处的感触极特别. 确定是处女后,男人满意
地笑了。

「嗯,好痛~」

「会痛?」

男人一问,爱丽丝点点头,男人又笑了。

爱丽丝反射性地想将脚闭合,男人以手制止。但是这次手指上涂满唾液。只
听啾啾的声音,不断地送至爱丽丝的耳中。

接着以濡湿的手指伸入,爱丽丝全身颤抖着。小心翼翼地转着小核桃,核蕊
就快要冒出头来。

「啊~」

配合着叫声,男人用口含着爱丽丝小而成熟的果实。

「啊、啊~」

以舌背轻转着,深怕弄伤了,爱丽丝小声地呻吟着。再以手指确认时,由指
间的湿液可得知。

(也许可以吧!)

他这幺想。正想把自己的肉棒伸进小处女膜里,背脊突然有股快感流走着。

「嗯~呜~」

爱丽丝的气息已经乱了,男人以舌头舔着蔷薇色的肉芽,可以感觉到略带酸
味的透明液体在舌间缠绕,这正是他所期待的。

「呜、嗯~」

眼镜后爱丽丝的眼睛已经泛红. 脸上表情有着无辜、纯情与喜悦。

「我要来了!」

他压抑着兴奋,小声地对爱丽丝说. 肉棒已经布满红黑色的血筋,都快巾到
男人的肚子了。

「啊、好痛~」

爱丽丝皱着眉呻吟着。但是男人确实一点一点地逼近,他的男根想要被未成
熟的秘处所吞没.

「呜、啊!」

「慢慢吐气,全身放松!」

爱丽丝的呼吸全乱了。除了张口吸氧气外,她的表情非常可怕。

「喔,不,已经不行了~求求你,啊~我~」

男根前头将花瓣打破,已经完全进入了。忍不住还是缩的很紧. 但是这种情
况下,比普通男人还大吧!而爱丽丝只是个处女。痛的受不了,拚命挥动着手想
逃。

「不要逃。你忘了班杰明的话吗!」

(爸爸~)

爱丽丝不动了,她必须接受这一切。

男人的肉棒上因充血而肿胀。他兴奋地将脸埋在爱丽丝的下半身上。

细瘦的身躯、狭小的桃花源,本能地被他的巨根已经挺立「不要、不,救救
我啊!」

「还没好呢,爱丽丝!我还没进去呢!」

爱丽丝发疯般地摇着头,哀嚎声响遍屋内。

是的,才进去一半而已,但是怎幺这幺窄。是处女的关系吧!男人很高兴,
再忍耐一下就好。

他用力扭腰,要将巨大肉棒全部深入。他满心狂喜地摆动身躯.

「啊!」

爱丽丝大叫一声,就在那时,好像什幺东西裂开了。

「啊~」爱丽丝的身体已经被四分五裂了,然后~。

***

意识恢复的男人看着躺在床上像坏掉的洋娃娃般的爱丽丝,她动也不动地。

秘处留出几滴爱液和大量的鲜血,弄脏了床单,那是破瓜之血。可爱少女的
那儿已完全裂开,爱丽丝的脸上已无血色。

「啊~」

「唉!」

男人也铁青着脸叹了口大气。

慢慢地走向屋角,按了小桌几上的呼叫铃。

忠实的执事听见铃声就知道发生什幺事了。不,这可能也是他当初料想不到
的事。

要将爱丽丝送去医院吧!然后将班杰明解雇。

但是~

男人开始穿上衣服。动作迟缓显的很没生气。可是他的肉棒却活力充沛地直
摇着。

第一章说谎

打开后座的门,少女对着司机微微一笑。

「谢谢!」

爽朗的声音与天真烂漫的笑容,让平日面无表情的司机也露出笑容。

少女像小鹿般敏捷地下了车,头上挽的两个发髻也跳了一下。

她看了四周,眼睛瞪得好大。

「好大~这就是叔叔的家?」

在广大的腹地中盖了栋二层楼房屋,她很惊讶里面可容纳这幺多的房间.

「是的,今天起美加小姐就要住这里了。」

跟着她身后下车的老男人回答。

「班杰明先生,我不是,请你叫我「美加」就好了?」

她的全名是玛格丽特普兰斯,美加是她的小名,她笑着看着班杰明。

他就是「叔叔」°°乌里姆赫林安东尼斯的执事。从车站回到家的路上,班
杰明都以全名称呼她,非常地谦恭有礼,说话的口吻很有职业水准,礼貌到让人
无可挑剔。

「是的,美加小姐。」

班杰明苦笑着说. 但是美加好像并没有听见班杰明的回话。在大屋子外面有
个很大的院子,种了好多树,长的非常茂密,有好几十种花正盛开着。

(这地方真美!真好,总算可以见着叔叔了!)

美加兴奋不已,内心充满着期待。这位从困境中伸出援手的大恩人,今天她
终于可以见着最敬爱的「叔叔」一面了。

「美加小姐,进去吧!其他的女孩子们已在等候了。」

「嗯!」

美加兴高采烈地跟着班杰明走进玄关.

***

走在铺着绒毯的地板上,美加听班杰明介绍屋里的摆设.

乌里姆先生因有要事,所以三天后才会回来。在这之前她可以在屋内自由活
动,和其他同样接受乌里姆先生援助的少女好好相处一下。

「还要等三天才能见到叔叔?」

美加鼓着粉红色的双颊.

「只是三天而已。屋里有很多书、乐器、电视游乐器软体. 其他的女孩们不
也跟你一样都在等主人吗?」

美加听了这句话后,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

「是啊,好好地玩三天,就可以见到叔叔了。」

「是的!这边请!」

好像来到要进的房间了,班杰明慢慢地推开门.

「哇!」

出现在美加眼前的是挑高二层楼高的豪华大客厅.

层层相连的吊灯、复古的壁钟、正面墙上贴了幅巨大的航海帆船画。

客厅中间是通往二楼的楼梯…突然有四名少女从楼上跑了下来,将美加包住
了。

「你就是美加吧!火车误点了吗?一路上辛苦你了!」

「等你好久了,美加!」

「帮你泡了茶,还有饼乾、蛋糕!」

「我们快去餐厅吧!」

少女们在等美加的时候就已经将欢迎茶会准备好了,五名少女说笑地走向餐
厅.

班杰明一语不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们。

边喝着红茶,吃着甜点,少女们矶矶喳喳地介绍着自己。不过自我介绍完后,
彼此好像没什幺话题可谈。

「看美加吃东西就觉得很好吃的样子,光看就觉得很高兴. 来这核桃蛋糕,
很香喔!」

「嗯,美加吃看看嘛!」

这幺亲切地问着美加,还用刀子将蛋糕切开给她的人是苏非亚。刚刚自我介
绍时她说,小时候母亲身亡,父亲生死不明。原本过着丰衣足食的生活,但在一
夕之间所有都化为乌有,不过从她的外表实在看不出她是这幺苦命的女孩。

略有波浪卷的金发与蓝眼睛衬的她好美,像是一位温驯、善解人意的少女。

「吃太多肚子不舒服!」

声音有点低沉,讲话口吻像男孩般的瑞贝卡开口说话。

「啊,那我去拿药。」

「喂、喂,亚美丽,美加不是真的肚子痛啦!」

原来是开玩笑的,大家笑成一团.

因为父亲欠人一屁股债而必需自力更生的瑞贝卡,她是个很实际的女孩,不
过亚美丽就显的比较浪漫,像是爱做梦的女孩般。就体格来相比的话,亚美丽是
非常纤细瘦弱,好像是生长在南方之国的公主般,浅黑色肌肤散发出一股独特的
魅力。

另外一位一直带着微笑帮美加斟茶的少女名叫宫森铃音。丝贝塞。非常文静
不多话,不过喜欢听人家说话,母亲是日本人,却和外国人谈恋爱,结果生下了
她,所以她是个混血儿。这样的诞生虽带给她不幸的遭遇,但是从她身上却感觉
不到半点苦闷或怨恨。

美加边吃蛋糕边说:「不过这个家真的很棒。从车站来到这里的途中,看见
绵延一片的玉米田、马铃薯田,好美!不是吗?那些田地都是叔叔的,是班杰明
先生告诉我的。」

「听说在别的地方还有农场呢!南方还有咖啡农园和胶园呢!」苏菲亚微笑
地接着说.

「所以才能让我们五个人去上学,才能这幺地照顾我们。」

当她们五人陷入生活泥沼中时,以优裕的财力与爱心拯救她们的人就是乌里
姆先生。

还有三天,再三天就能与这位好心叔叔见面了,一想到这里,五名少女的心
情就激荡不已,脸上也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美加,牛奶这样够吗?」

「嗯,谢谢你,铃音!」

大家都对叔叔抱持着感恩之心,五个人马上就混熟了。一想到可以跟叔叔见
面,美加,不,应该说五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人。

可是…

她们并不知道。在屋内一角有个视线一直紧盯着她们瞧。

「五个人都到齐了。班杰明,辛苦你了!」

听了主人的话,班杰明默默地低下头.

***

三天后…

墙上的壁钟敲了八下,晚上八点钟。

少女们已经等不及要见乌里姆了,早早将晚餐结束,在约定时间半小时前,
就全都从二楼各自的房间下楼到大客厅集合。

「就快可以见面了,心跳得好快。」

铃音按着起伏不定的胸口。

「八点就会在这里,现在可能正从外面赶回来吧?」

「嗯,说不定早就在家里了呢?」

瑞贝卡回答苏非亚的问题. 但是大家根本没在听她们两人在说什幺.

五个人从前都曾过着幸福的生活,但后来却因命运的安排惨遭不幸…不过幸
好有叔叔即时伸出援手,现在就要跟叔叔见面了。

(见到叔叔后,该怎幺感谢他呢?)

(突然给他一个吻,叔叔一定会吓一跳吧?)

这一刻在大家的心中早就预演过好几次了。如今就将实现,少女们内心澎湃
不已。

六次、七次、八次,时钟停止了。

(就要见到面了!)

那时…

***

叩呜~

小小的机器声传入少女们的耳中。

「咦?」

有人小声地说. 奇怪…怎幺在摇,地板好像在震动。

下一刻,大家眼中充满着疑惑。

从天花板上…有东西掉下来。不,应该说从天花板上垂下一个四角锁台。

…那儿有个人影。

正中间摆张高椅子,有个男人坐在上面。两旁站着女,都是少女模样。可丽
亚和爱丽丝是这个家的女。以缎带扎着两条辫子的是可丽亚,乌黑亮丽长发披肩,
戴着眼镜的人是爱丽丝.

男人身上穿着名牌西装,还结了领带。削短的金发非常服贴. 年龄约满25
岁~30岁之间吧!

不过他有个非常显眼的特徵。少女们的视线都被吸引了,但是要知道那是什
幺,还得花一下子的时间.

…男人大腿间好像长了东西。

肤色,前端有着黑黑的点,头有时弯曲,有时肿胀。好像在跟人点头般。长
度约有男人的手腕长,若是和这些少女身高相比的话,也有到少女们的膝盖吧!
在其根处还有藏在衣服内两个很大的东西。

没错…那是男人的性器官。

「呜、呜、哇嗯!」

看见这异样,美加忍不住哭了出来。铃音赶紧抱着她。亚美丽吓的站不住脚,
跌落在地板上。

瑞贝卡只是站着不动。只有苏菲亚苍白着脸,但还以颤抖的声音询问。

「你~你就是叔叔?」

男人只是笑了笑说:「是的,我就是乌里姆赫林安东尼斯。」

少女们全都吓呆了。在她们心目中慈爱的绅士…「叔叔」,竟然会是这样的
人。

冲击、震惊、惊愕、混乱…动摇着少女的心。

可是乌里姆却还更夸张地笑着,还弹了一下手指。

身旁的两名少女慢慢地撑起那巨大物体,还用手抚摸,慢慢地搓着有着隆起
头的肉睫。少女们又吸了口气。

当然不是这样就结束了。两名女抱起巨大肉棒就用唇去舔,还发出啾啾声。

「不~」铃音忍不住叫了出来。

「我真不敢相信。」

瑞贝卡直摇着头. 曾在大人们常去的食堂中工作的瑞贝卡当然知道眼前的景
象是什幺意思。让她非常地痛苦。

「嗯~」

可丽亚的唇含着男根前头的前端。可以看见她下巴的动作。不一会儿就有透
明液体自嘴边流出,她很细心温柔地爱抚着。

而爱丽丝只是面无表情地,像是在完成一件工作般,以舌头舔着布满浮筋的
部份。

「你们两个今天要认真点,有客人在看。」

乌里姆这幺一说,可丽亚开始发出啾啾的声音,来回地舔着。在舔的同时还
不忘用手掌去抚摸那巨物。爱丽丝也加快舌头的动作。

「啊、好、很好~」

乌里姆脸上浮出满足的笑容。肉棒变的更大了,都快到他的胸口和下巴了。
被女们唾液磨光的巨根…虽然炫着五名少女的眼,但她们的视线却从没离开过.

「该开始了!」

乌里姆这幺一说,女们动作变了。两人都将上衣脱下。好白皙的肌肤,和樱
红色的乳头成为强烈的对比,一副春色盎然的情景。

女们以手掌搓揉着自己的乳房,直到膨胀了后,用乳房去包着挺立的红黑色
肉棒。

瑞贝卡紧握双拳。亚美丽就快昏倒了。其他的少女们全身颤抖,不发一语.

「好好地摩擦!」

乌里姆下达命令,女们以自己的乳房一直摩擦着那巨根。巨根上的唾液和黏
液黏在乳房上,柔软的乳房被那硬又大的巨物弄的好痛。可丽亚还抚摸着自己的
乳房,并用舌头去舔巨根前端。

「嗯!」

可丽亚痛苦地喘着气。乌里姆的肉棒就快溃堤了。

「好,来吧,吞没它吧!」

就在同时白色液体自肉棒前端喷出。可丽亚赶紧用嘴去接住。爱丽丝并没有
一口气就吞进去,她只是吸着。

精液太多,一直流出来。

每当肉棒动一下,可丽亚的脸、胸部,爱丽丝的黑发上就沾满了飞沫。

精液弄脏了唇,看见与自己同龄的少女受到如此的对待,彷佛自己也受到无
比的凌辱。在观众的视线下,两名女蹙着眉将苦苦的液体吞进去。

「呜~」

乌里姆叹了一口气。肉棒终于缩到原来正常的大小,已经缩小可以被藏进裤
子里了。乌里姆用手帕和身上的领巾擦拭着脸和身体.

「怎幺了?」

乌里姆看着少女们。五个人身体都僵硬了。第一次看见射精的情景,这样的
打击实在太大了。

持续着沉默…

瑞贝卡终于提起勇气打破沉默。

「叔叔~为什幺?为什幺会这样?」

乌里姆微笑着。那微笑是一种自嘲,又带点不可思议,他在笑少女们的反应。

「先说明我的身体状况吧!这样讲可能比较容易懂…要追溯到我小时候~」

乌里姆开始陷入回忆中,半闭着眼睛。

「呜啊~嗯!」

丛林里传来幼童的哀嚎声。

「是比尔,比尔出事了~」

女人对着喝着红茶的丈夫说.

语调中带有责难. 因为丈夫并没有阻止乌理姆…比尔去丛林里.

「虽说是去丛林,可是他就在附近玩,也没听说过有什幺巨兽出没. 」

两个人开始起争执了,就在那时当地的导游来打断他们的争辩.

「先生、太太,快去看看吧,你们儿子好像出事了!」

乌里姆的双亲和班杰明、导游、以及几位人都往丛林跑去。

发现小孩的脚印。

并不是在丛林里面,只见乌里姆坐在丛林入口的草地里哭泣。

脚边有小树枝掉落。而让乌里姆哭的原因就在他旁边。

…是蛇。

头还在那里动,不时发出威吓的叫声。黄色和红色相间的身体斑纹,感觉非
常凶暴。

「这、这条蛇,咬了我儿子…我没看见过这种蛇,是很珍贵的蛇啊!」

「比尔!比尔,你没事吧?」

人们追着蛇跑,妈妈抱起比尔。

「就是这支树枝惹火了蛇吧?忘了告诉比尔这附近有毒蛇出没. 」

「老公…比尔的…」

满脸悔恨的父亲照着母亲指的方向看去,比尔的身体中间.

乌里姆的大腿间被咬了。

蛇毒流走的关系,性器官被搓破突出。不只这样…蛇毒引发的热气让乌里姆
全身发热。

他们抱起全身火热的乌里姆,火速赶住医院。

***

乌里姆说完这段往事后,又自嘲地笑了起来。

「后来就接受治疗…命是捡回来了,可是蛇毒却无法清除掉。」

少女们的表情起了微妙的变化。这就是她们喜欢的「叔叔」。就算起了同情
之心也不足奇。

「玉袋附近的毒就是无法清除。治疗方法唯有射精而已。但是自慰不是长久
的方法,唯有不断地和女性性交,才能消去体内的毒液。因为女性的秘处有特别
的清洁效用。」

「难道要利用我们来…」

对于苏菲亚的话,乌里姆很满意地回答说:「苏菲亚你真是聪明,马上就猜
对了。」

苏菲亚很痛苦地咬着唇。以前当乌里姆在信中称赞自己聪明时,她都很高兴,
不过此刻完全没有半点喜悦的感觉.

「不是这样子的,叔叔应该不是这样的人!」

瑞贝卡发疯似地叫着。不可能这样的,乌里姆勃起的肉棒竟比自已的小腿还
粗还长,而且是刚刚亲眼所见。

「不~没事的。」

乌里姆的声音和表情充满着自信。

「你为什幺如此断言呢?」铃音颤抖地问。

「铃音,你确实还是处女。」

说完,铃音脸都红了。

「不只是你,其他四个人也是处女。你们五位是我派人去挑选出来的优秀人
选,所以我才将你们从痛苦中拯救出来,一直到现在都过着比普通少女还幸福自
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