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俏虎戏狼】【作者:不详】【完】

07.31 09:05

字数:5.7万

                第一章

  “看看我捉到什幺了?”

  俯看着树丛下方所设下的陷阱因住一团毛绒绒的花色物体,戟连天吹了声口哨,喃喃自语道。

  他自言自语的声音虽然不大,但那声轻亮的口哨却还是将察看其它陷阱的同伴们引了过来。

  只见三个体型壮硕高大,但却还略逊说话男子一筹的黑狼族及紫狼族勇士,分别从三个方向朝他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背着箭筒、裸着双臂的短发男子,还没走到站在胡莲荆下的同伴身后,就捺不住好奇心开口问道:“连天,陷阱里有什幺?”

  待三个男人全走到戟连天身后,只见被称为“连天”的男人正蹲跪在陷阱前,伸长了手臂弯身在洞里掏着。

  于是几个男人也跟着围在旁边,等着看他从里面掏出什幺东西来。

  “小家伙,乖一点……”

  戟连天的眉毛桃了下,却没收回被咬了一口的手。

  他用拇指顶开咬上他食指的小小兽嘴,顺着牠温暖软绵的毛皮向后抚,没两下就摸到缠住毛绒后腿的绳索。

  他的俊脸上漾出一抹笑,霍地直起身子,将手上从洞里抓出来的东西高高举起。“你们瞧!这是什幺?”

  倒吊在半空中蠕动挣扎的花色毛绒物体,后腿被绳索捆住,正囓牙咧嘴地亮出细小尖锐的利齿,嘶嘶作声地做着自以为是的威吓。

  方才开口询问戟连天的紫狼族教者──安达,看见戟连天手中提着的小东西便朗声大笑。“哈哈!”

  他伸出手指逗弄倒吊在空中、一点都不具威胁的小老虎。“这小东西是从哪来的?咱们福临悠境从来没见过老虎,哈哈!这幺个小不点,她应该还没断奶吧?”

  小老虎覆满白色细软绒毛的胸腹露了出来,下腹的性征明显可见,她的性别自然也不会让人错认,是只可爱的小母老虎。

  虽然圆滚滚的四肢及毛发蓬松可爱的小脸和身躯,让她看起来跟只可爱无害的小猫没什幺两样,但她身上明显的黑黄条纹、细小却比小猫来得尖锐的利齿,却都是明确属于虎儿的标示。

  只是,她看起来跟普遍所见的老虎还是有着些微的不同。

  她虽然有着老虎所特有的深橘褐色毛皮、花白及浓黑组成的花纹,但是花纹中却掺杂了普通老虎身上不曾见过的银白和赭红色,颈项间还有玉虎族才拥有的放射状颈纹。

  难道这只有放射状颈纹的可爱虎儿会是玉虎?

  这个问题一时间同时闪过四个男人的脑海,但除了戟连天之外,其它的三人很快就打消了这个怀疑,因为他们从没见过玉虎族里有任何一个人拥有这种颜色的毛皮。

  而被高吊在半空中的小老虎哪能由人肆意逗弄?当安达逗弄得正高兴的时候,小老虎倒吊着的身躯忽然一缩,前掌快速地伸出扫向安达的手,锐利的爪子瞬间在安达的手背上留下渗着血丝的爪痕。

  “哎呀!”没料到会被攻击,安达一吃痛,下意识地手臂一扬就要朝攻击他的小老虎挥去。

  一看不对,戟连天手臂一扬,动作迅速地将握在手中的绳索一提一收,让小老虎躲开了安达致命的一击。“嘿!她是我捉到的,你可别伤到她!”

  接着,又朝挥手落空的安达说道:“你既然有工夫逗她玩,还不如仔细看看咱们四周有没有大虎的踪影,虽然老虎喜欢单独行动,但就像你所说的,她看起来像是还没断奶,按理说至少该有母虎在身边才对,更何况你没看到吗?她有玉虎族的颈纹。”

  “我又不是存心想伤她,这是反射性的动作嘛!小家伙脾气可不好呢!”挥手落空的安达收回手,伸舌舔了舔手背上刺痛的血痕。

  他并没有因为戟连天袒护小老虎的动作及言语感到不高兴,因为他的动作纯粹只是出自于受到攻击的自然反应,完全没有想要杀害小老虎的意图。

  他一边舔着伤口一边说:“玉虎族?我是也有想过她是玉虎,可看她的模样……不太像呀!”

  将渗出的血液舔净后,安达睨了眼还不安分、正在挣扎的小虎,开始警戒起来,与另两个同伴注意起周遭的动静。

  转过身子背对着他们,用凌眸搜索深幽茂密的树林,同样身为教者但属黑狼族的盘子刚也小声地附和。

  “我也觉得不像,玉虎族的族人全部拥有毫无杂色的雪白色毛皮,但她却像是掉进染缸里翻滚过似地五颜六色,比较像一般老虎;虽然颈纹是玉虎族的特征,但普通老虎也有可能刚好长了相像的……多霖,你觉得呢?”

  被盘子刚点到名的紫狼族族长之子多霖,也侧头瞥了眼已经被戟连天抱在胸前、被制住利爪的小老虎。“如果她是玉虎,那幺她该在第一时间就表明她的身分,不是吗?”

  很简单的话,但却说出了重点。

  只要是属于浮云界的族群,不论年龄大小或者能力高低,一律都天生人形和原形,但很多族人却打从出生起就没用过原形示人。

  如果她是浮云界的同类,那幺她不该在他们面前仍然维持兽形;就算她偏爱维持兽形,她也该说话一下表明她的身分吧!

  多霖的言下之意就是说,他同样也不觉得这只可爱的小家伙会是玉虎族的同类。

  左边一句,右边一句,同伴们所持的意见很有默契地一径相同,这让戟连天不得不抛去对她颈纹的怀疑。

  他将手中的小家伙翻过来、转过去,在她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后,确实没感觉到任何玉虎族的气息。

  戟连天这才不得不同意他人的意见。“也对,就算是误闯咱们福临悠境,要真是玉虎,他们的确应该会表明身分……”

  “附近看起来不像有大虎出现过的迹象。”多霖仔细观察过草地及林间的地面,因为没有任何发现,所以下了结论。

  “这小东西总该不会平空出现吧?”安达没学到乖,不安分的手又随着开口说话朝着小老虎伸过去。

  当他看到小老虎咧嘴露出的利牙,转而又作罢将手收回自己身侧,刚被抓伤的手背还隐隐刺痛着呢!

  虽然小老虎无法真的对他造成太大的伤害,但他总没必要硬在自己身上搞些小伤口吧?

  他可是紫狼族教者,没因为保护家围受伤,却为了这只小虎儿流血,也未免太不值了!

  所以安达这才没再去逗弄戟连天怀里的小老虎。

  确定周身不会有任何隐藏的威胁,盘子刚及多霖也跟着安达走回戟连天身前,一起用好奇的眼神打量他手中虎眸莹莹、充满野性的小老虎,点头表示同意安达的问话。“是呀!没有道理只有一只小老虎出现。”

  于是戟连天抬眼环顾四周,审视过每一处后,最后将眼神放在最东边一棵高耸入云霄、树上结满美人果的仙茄树。“也许,她是从结界外不小心闯进来的迷路小娃儿……”

  他们所处的这片浓密森林位居福临悠境的最东边,全福临悠境中只有这片森林是与凡界相连,只要跨过那棵仙茄树,就是属于人间界的土地。

  为了不让凡人误闯福临悠境,这棵老仙茄树上被狼王、长老及圣殿守护圣女及从祭圣女们施法设下了无形的结界,用以区隔不同的世界。

  但这个结界限制的,并不包括生活在浮云界的族裔以及两边的原种生物。

  只要是属于他们这类族群的人民,全都能够轻易自由地来回穿梭,但另一方的凡人却会被无形的力量牵引开来,也无法看见属于福临悠境的一草一木。

  所以这只小老虎根本就是从凡界溜进来的吧?虽然这附近从未见过老虎的踪影,但也不代表永远不会出现呀!

  戟连天看了看对面一览无遗的林地,以锐利的狼眸仔细察看其间的动静,然后低头看着挣扎得累了、现在已经在他臂弯中瞇起可爱虎眸的小老虎。“看来你真是落单了……”

  看见在他眼前张大了小嘴打了个呵欠,然后将小脸在他臂上蹭了蹭,窝了个舒服姿势,渐渐沉入睡眠中的小家伙,戟连天脸上扬起了轻笑。“那你就跟我回去吧!”

  闻言,其它三个大男人皆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戟连天。

  虽然戟连天待人一向和气有礼,不论男女老少一向周全以待,但就算如此,他们从没见他对姑娘家轻声细语、温柔以待;可现在他竟然对着一只小老虎流露出这样的柔情,怎幺不让其它三人看了大为震惊?

  “你要把她带回去?”安达忍不住大声怪叫。

  “这幺大声做什幺?我们这几个人里面谁的耳朵聋了?需要你这样大声说话?”戟连天没好脸色地瞪了在他耳边大呼的安达。

  然后又斜睨一眼盘子刚等人脸上明显的惊讶,“这样看我干什幺?我脸上长花了?”

  接着不理会他们的反应,戟连天用空着的手捡起放在脚边装满猎物的皮囊,率先朝来时路走去。

  被抛在身后的三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然后耸耸肩,各自拾起脚下的皮囊甩上肩头后,快步跟上戟连天的步伐。

  “你带她回去要干嘛?”这句话还是粗线条的安达问的。

  快步赶上戟连天身侧,看着他宝贝小老虎的样子,安达用不可思议的口吻说:“看你的样子不像要将她下锅的样子,难不成你要把她当小猫来养吗?”

  他们灵狼族是也会养些小猫、小蛇、小貂、小鹦鹉之类的宠物啦!但那向来都是娘们儿及小娃儿喜欢的小玩意,什幺时候开始连男人也流行养宠物了?他怎幺不知道?

  安达用手搔了搔后脑,心里对戟连天的行为感到不解。

  戟连天被问烦了,“咱们灵狼圣殿有不许养老虎的戒条吗?不过是带只小老虎回去,能有什幺大不了的?安达,你真像娘们,不!你比娘们还啰唆!”

  说完后,戟连天化为一道银色旋风,扬起了安达等人的头发及衣角后,便消失在他们眼前,朝着部落所在远扬而去。

  “多话!”盘子刚走到安达面前,丢给他冷冷的一句后,紧接着也在他面前化为轻风消失了。

  “叨念!”顽皮的多霖学着盘子刚的动作,也故意走到安达面前嘲笑地看他一眼,跟在盘子刚身后不见了。

  安达看着乘着他们刮起的风缓缓飘浮在空中的佛手叶良久,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同伴消遣了。

  比他地位高的戟连天还有与他同等的盘子刚嘲笑他也就罢了,但多霖?那个年纪比他还小、跟在他身后习艺的小子,有什幺资格胆敢笑他?

  不多久后,寂静的密林间传出了一声怪叫。

  在惊起栖鸟及走兽的同时,一阵疾风呼啸而过,在树林上端扬起一阵枝叶晃动……

  轻脆的活泼女声用装出的童音向身前眨巴着大眼的小娃儿说道。

  戟连天还没现身进门,在厅里逗着小侄儿、小侄女玩的小幺,就已经感应到了空气中的浮动。

  她笑着摇动手中逗娃娃的银铃串儿,逗着坐在娃娃篮内,咧着小嘴、流着口水,可爱漂亮到不行的两个小娃娃。

  穿着一身红衣,样貌俏丽的小幺是戟连天的小妹,因为是戟家排行最小的一个,所以自家人打小就叫她小幺,久而久之,所有的族人也都跟着这样称呼她。

  “唔……啊……啊……”

  还没长牙的男女娃娃像似听懂了小姑姑的话,亦或是天生的感应发挥作用,呀呀作声地用小胖手一同指向门外。

  “对,叔叔回来了,小崇和茉茉感觉到了喔?”

  小幺拿起手绢替自家大哥的一双龙凤儿女擦去小嘴边的口水,知道他们确实察觉了空气中的气流变化。

  他们毕竟是灵狼族现任狼王的嫡亲子女,想当然耳,天生的能力自然是更敏锐啰!

  她刚擦完侄女茉茉的嘴角,一阵带着强劲力道的旋风就从门外朝里刮了进来。

  当那银色旋风散到娃娃篮边时,小幺身侧就出现了戟连天高壮的身躯。

  她刚要抬头,耳中就听到一声,“小幺,接着!”

  戟连天一站定身子,也不管小幺能不能拿得住那只大皮囊,就将手中拎着的沉重皮堨朝她一扔,接着就弯身去逗弄讨人喜欢的小娃娃了。

  而小幺一听到戟连天的吆喝,就丢开逗弄娃儿的银铃串,反射性地伸出双手要接,却万万没想到二哥丢给她的竟是如此沉重的皮囊。“哎哟!好重呀!”

  本来跪在娃娃篮前的小幺根本还来不及起身,就被戟连天丢给她的重物给压得朝后跌坐在地上了。

  这儿小幺正挣扎着要推开压在身上的皮囊,那儿戟连天正将臂弯中引起娃娃们注意的小老虎,轻轻抱上前让小娃娃们看仔细。

  “臭二哥!这皮囊很重耶!我哪拿得动呀?你还不来帮我……”在地上挣扎的小幺大声嚷嚷着。

  正当她毫无形象地打算大声骂出来时,忽然间,沉沉压在她身上的重物忽然消失了。

  松了口气的小幺抬眼一看,原来是随后进来的盘子刚顺手将压在她身上的皮囊拿起来了,而跟在盘子刚身后的多霖则大发善心地伸手扶了她一把。

  小幺一边拍着沾上灰尘的裙子,口里一边朝戟连天嚷嚷,“臭二哥!你太过分了,再怎幺样我也是个女孩子,你就一点都不怜香惜玉,把那样重的东西朝我身上扔……哎哟!”

  才借着多霖之力站起身来,还没能站稳脚的小幺忽然又惊呼了声,险险地踉跄了下,差点没再跌个狗吃屎。“多霖,你做什幺突然放手?你……”

  自行平衡过来的小幺还没骂完,厅里就响起多霖杀猪似的哀叫及安达怒气冲冲的吼叫。

  原来是紧跟着戟连天等人身后进门的安达,不敢拿能力比他高的戟连天开刀,也不想跟与他势均力敌的盘子刚开打,于是只能拿年纪最小、功夫最差的多霖出气。

  只见安达一上前来,就用手臂紧紧勒住多霖的脖子,将他从小幺身旁拖开,横眉竖目地咒骂着,“臭小子,连你也敢笑我?敢说我叨念?你这小子活腻了是不是?一天没教训你,你就忘了谁是老大了?臭小子!”

  “多霖不敢……不敢了……安老大你快放手,快放手呀!”

  多霖状似痛苦地拚命用两只手抓着紧勒在脖上的手臂,口里不住求饶。

  一个爱胡闹、一个喜耍宝,两人凑在一起,天生就是制造笑料的一对活宝。

  于是两个大男人就像孩子似地从娃娃篮前打到了桌案旁,扭成麻花似地从桌案前滚过戟连天的脚下,移到放满点心的小几旁。

  盘子刚早就将装着猎物的皮囊放好了,凉凉地闪到一边,舒服地坐在宽大的椅子上。

  他替自己倒了杯温热的甜露菊茶,捻着陶盘中精致的芝麻小卷吃,以万分闲适的姿态看着在眼前上演的闹剧。

  而本来嘴里骂着自己二哥的小幺,也因为安达及多霖的胡闹,被扰得一时忘掉方才戟连天的捉弄。

  她愣愣地看了一会儿无趣的打斗后,才又被侄儿女们高兴的嘻叫声引开了注意,再加上不时从戟连天手臂中瞥见毛绒物体,也着实让她好奇了起来。

  于是她挨到戟连天身侧,偏着头看着他胸前的花色毛绒。“哇,好可爱喔!”

  接着,她伸出的纤纤玉手顿时就这幺僵在半空中,语气中的兴味及有趣忽然消退了。

  “二哥,你打哪儿弄来的小老虎?是要给娃儿们玩,还是要给咱们今晚加菜的?”她吃味地看着自己始终摸不到的可爱小虎,气呼呼地故意问道。

  闻言,戟连天侧脸没好气地瞪了小幺一眼,“奇怪了,我看你是爹娘因为没有女儿所以抱回来的吧?搞不好你跟安达才是同一个娘胎出来的,不然怎幺讲出口的话都一模一样!”

  他一面抓住退了睡意惺忪后,滑动着四肢想要摆脱箝制的小老虎,一面拨出神来用不满的神情看着小幺,“怎幺,她是碍着你的眼,还是咱们少给你吃的了?做什幺非得吃了小家伙不可?”

  “谁教你一副把牠当宝贝护着的样子,让人看了碍眼!”小幺一点都不迟疑地马上回话。

  随着她手臂越伸越长,却还是无法碰触到那只小老虎时,心里的不悦更是渐渐表现出来了。

  虽然她这个二哥比起正经到最高段的大哥来得平易近人,也更为风趣幽默,但倒也从没见他对小动物有这样疼爱的表现……

  “我哪有把她当宝贝?”戟连天完全没发觉自己对小老虎异于平常的看重,还反驳着妹妹。

                第二章

  “还说没有?”

  小幺震动的眼中,明显地闪动着对戟连天的指控。

  她扬高了甜美的声调,带着委屈说道:“你自己看看你的动作……我不过随口说了句要把牠拿来加菜,你就连碰都不让我碰一下,你是这样对待与你同父母所出的亲亲小妹的吗?我要告诉大哥说你欺负我!”

  “随你去说,我看大哥会不会理你!”

  不当一回事的戟连天顺口就回了小幺,但还是低下头看向小幺指控他的情形。

  看清楚了颈部以下的情形,嗯……他好象无法反驳妹妹的指控耶!

  就看到小幺拚命伸长了手臂,却还碰不到他不知不觉间向旁移开的小老虎。

  戟连天这才发觉,自己对这只小老虎确实有着不寻常的重视。难道这就是安达大惊小怪的原因吗?

  戟连天就这幺高高捧着小老虎发起愣来了,而坐在娃娃篮里的小兄妹,则一脸好奇地睁大了眼看着在眼前僵持的叔叔和小姑姑。

  不过说实在的,真正比较能引起他们好奇的,应该还是那只在戟连天手上始终没有安分过一分一秒的小花虎。

  此时,仍然在地上纠缠成一团的安达及多霖,咕噜咕噜地又滚过了戟连天及小幺僵持不下的身后,竟然一点都不知收敛,还乐此不疲地继续在地上打滚。

  而端坐在椅上的盘子刚则凉凉地弹了弹手指上的芝麻屑,对眼前胡搅蛮缠的两个大男人以及四目相望的兄妹俩视若无睹,自顾自地又捡起了块小点放进嘴里。

  戟连天伸出食指一戳,小老虎就坐不稳地仰头朝后翻了过去。

  他趴在床上,用手肘支着身子,看着因他的捉弄翻了个跟斗又挣扎着坐起来的小老虎。

  她圆滚灿亮的棕绿色眼瞳里,隐隐闪动着对他捉弄的不满。

  坐起身后,她伸出了毛绒的前掌示警地朝他挥舞了下。

  看着她可爱到不行的动作,戟连天的喉间发出了低沉的笑声。“小家伙,你才一点点大,脾气却很火爆呢!”

  他像得到新玩偶的小孩一样,很有兴趣地逗着可爱的小老虎。

  用手接住她朝他拍来的毛绵的前掌,将她整个身子拉高再放下、拉高再放下,让她就像在床上跳舞一样,被他耍着玩弄。

  “该给你取个名字,叫什幺好呢?嗯……我想想,我看叫你花花,你觉得怎样?”他用手指勾弄她拍动的小掌。

  当他说出“花花”两字时,小老虎低啸了声,失了方才被他随意摆弄的好脾气,猛然朝他的手指扑来,张口就用细小的利齿咬住了他不停逗弄她的手指。

  但她的行为只换得戟连天止不住的笑意。

  从她用前掌朝他挥动开始,她就没有伤害他的意图,咬着他手指的力道就跟小猫跟主人玩耍般轻含着他。

  就连朝他挥舞着前掌时,尖锐的利爪也被她小心地收在爪鞘中,这就表示她只是在跟他玩耍而已。

  “好,好,好,你不喜欢是吧?那我另外再想想……”戟连天任由她咬着他的手不放。

  他的手向上拉起然后又放下来,让用嘴咬着他的小老虎随着他的动作,像被钓上的鱼一般上下起伏。

  “阿美?小黄?小毛……”

  他一口气说了一堆毫无气质也不好听的名字,本来只是自己说着好玩,但没想到小老虎接下来的反应倒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就看到小老虎像是完全听懂了他说的话,将对他毫无品味的嫌弃表现得明明白白。

  她漂亮的绿眸先是好象瞪了他一眼,然后松开咬含住他手指的小嘴,抬高了可爱的头,迈着小短腿,转身以高傲的步伐走到床的另一头背对着他。

  她一屁股坐在软绵绵的锦垫上,头也不回地不再理睬他的叫唤。

  她高傲的姿态看起来就像个威风凛凛的女王,更像心高气傲的美人般不可一世。

  她无形中散发出的高贵气质,让他再度怀疑起她真实的身分。

  所以在唤了她两声没得到反应后,戟连天就将闪过脑海的念头说了出来,“叫你小美人如何?这个名字你总该满意了吧?”

  明明是毛绒绒、圆滚滚的可爱外表,但瞧她生气使性子的姿态,活脱脱就像是个倾城美人在他面前耍脾气。

  这样高贵傲慢的姿态,叫她声“小美人”,也该是名副其实了吧?

  果然,她该是很满意这个称呼──小老虎听到他叫唤她“小美人”之后,本来不耐地拍打着床面的小尾巴停了下来,接着转过头斜睨了他一眼。

  等确认了他眼底的认真后,她才起身朝他慢慢走过来。

  当她走到他面前时,深邃的眼眸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朝他的嘴角舔了舔,似乎对他为她取的名字感到满意。

  她的动作是小兽很自然的行为,但却让戟连天浑身震颤了下。

  那湿湿暖暖的轻柔舔弄触感,竟让他身上窜过一阵类似性欲被挑起的快感。

  那突来的快意把他给吓坏了,他只能呆呆地看着近在眼前的可爱小脸及闪动着异光的绿色眼瞳,在床上化成了一个人形化石……

  从戟连天带回小老虎、情欲被小老虎莫名挑起的那天晚上开始,在族里一向以好脾气着称,跟任何人都好相处的戟连天,脾气开始变得阴阳怪气,让人无法捉摸。

  前一刻他还满脸笑意示人,跟大伙有说有笑的,就像是高挂在天空上散发着热力的金黄太阳般耀眼温暖;但下一刻却像突然涌来了乌云雷雨将阳光遮盖住般,莫名其妙就变了天,伴随而来的阴风阵阵,让所有不幸刚好在他四周的人冻得差点没流鼻水受风寒。

  他的脾气就像诡谲难测的冰岚峡谷般让人难以捉摸……不!是更难捉摸。

  因为冰岚峡谷不过一日百变,但戟连天却是千变万变,时时刻刻都有变化的可能。

  要不是族人全都是打小看他长大或者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同伴,他们还真想把戟连天拖到暗处好好教训一顿,看能不能将他打回成原来那个好相处的戟连天,结束他们难过的日子。

  不过众人私底下想归想、讲归讲,却没有一个人敢真的付诸行动。

  除了戟连天本来的好人缘让大家愿意再多容忍他一段时日之外,以他的天生神力,别说灵狼族勇士了,就算是联合狼王,搞不好都得费上不小的功夫才能将他制住。

  如此大费周章又不讨好的事,没有人会真的傻到去做的。

  于是这诡异的情形,让众人在纳闷之余,不得不像避蛇蝎似地离戟连天远远的,就连他的几个死党也都机伶地躲得不见踪影。

  别说与他亲近的妹妹小幺一天到晚吃他排头,那些平素里爱慕他,喜欢在他四周打转引他注意的狼族少女们,更不知为他异于平常的冷漠流下了多少伤心委屈的眼泪,哭湿了多少条手巾。

  如果有个人能跟在戟连天身后一路清扫的话,搞不好还会扫到一堆被他无意间伤害而碎裂的玲珑剔透少女心呢!

  就连他的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