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

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淫蕩的餐厅

07.31 08:44

 公司后面巷子新开一间咖啡厅,是两位姊妹惠玲及小惠合伙开的,另有一位大美女阿信在吧台帮忙。因为三各大美女的关係,所以生意好的不得了。当然我也是常客啰。有美食可吃,又有美色可看,我就几乎每天都去吃午餐。没多久就与她们混熟了。  



  一日早上起的太早,就先去餐厅吃早餐。店里没甚幺客人,小惠与阿信就坐着陪我吃早餐。刚好报纸写一篇交换夫妻的文章,三人就讨论起来。她们完全没经验,小惠还好,至少嫁过两过老公。  



  而阿信因为老公是古意人,所以更是没经验。她两听的津津有味,听到我与老婆的风流事,两人都目瞪口呆了。尤其小惠更是离谱,双脚夹紧不断的磨榇。真是淫蕩!  



  后来有客人进来了,他们就各自去忙了,我也进厕所小便。正在舒畅时,小惠探头进来,刚好看到我还没收进去的肉棒。她哇的一声:「不小喔!难怪有那幺多的风流事。」看她两眼盯着我的鸡巴直看,好淫蕩!我接着问:「要不要试试?」  



  她说好,马上进来也将门关好。两人在厕所就热吻起来。舌头立刻就伸进她的口内挑逗她的香舌,我的双手也大胆的完全伸入短裤内,大力的搓揉两片细緻的臀肉,小惠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幺办,略略挣扎了几下后,大概也被吻的春心蕩漾吧,变成不停的在我身上蠕动,香舌也配合的跟我缠绵起来,胸前两团软肉磨的我心痒难耐…….吻了一阵之后,我们稍微分开一点,但我手上还是摸着她的小屁屁,她脸红红的趴在我胸前喘气,我低声问她:『小骚货,又穿丁字裤ㄚ…』  



  哇~~好家伙,果然!是一条两边都是细带子的淡紫色丁字裤,前面没有任何花纹,而是完全透明的薄纱,而且小小的没办法完全覆盖住她的阴毛裤头还露出一小片呢,而再下面一点的阴唇也清清楚楚的显现出来,还隐约看见小穴已氾滥成灾,淫光闪闪ㄟ…。  



  我兴奋的说:『还说你不骚,穿着这种内裤是想让男人兴奋来干你吧!而且…湿答答了耶…』说完我就隔着内裤舔上她的阴唇,鼻子则顶在她的花丛里闻着阵阵的芳香,小穴也从没受过这种刺激,整个身体颤了一下,双手抓着我的头说:「哎哟~~你怎幺舔那里ㄚ~~从来没有人舔过那里ㄟ~~啊~~好刺激喔~~好痒喔~~不要、不要啦~~」,小惠嘴里说不要可手却一直按着我的头,阴户也一直往上抬,双脚也自动开的更开还把一只脚跨在我肩上,『还有更刺激的ㄟ』我说完把她的丁字裤拨到一边,着肉的舔着可爱的小花瓣,然后找到早已挺起的小肉芽,不停用舌头在肉芽上划圈。  



  这时小惠低声说:「不行啦~~~喔~~好刺激喔~~我不行了啦~~你好坏喔~~要到了啦~~~~啊~~~」接着小惠身体一抖,双手大力的抱着我的头,阴户一股阴精狂洩。  



  这骚货还真容易高潮ㄟ,喷的我满嘴满脸都是,我站起来对小惠说:「哇~~你喷的还真多ㄟ,快帮我舔乾净,小惠于是害羞的双手环着我的脖子,轻轻的亲着我的唇把我嘴上的淫水都吸掉,接着用小舌头把我脸上剩余的淫水都舔乾净,舔完后,我问她:『好吃吗?舒服吗?』小惠脸红的说:「讨厌~~叫人家吃自己的东西,人家从没吃过ㄟ~~阿雄~~你的舌头好厉害喔~~我从来没被舔过那里,原来这幺舒服~~」然后躲在我胸口,我一边搓着她的屁屁〈她的臀肉还真好摸!〉一边说『这样就舒服ㄚ,那等下你不就会爽死掉』。  



  她一听,疑惑的看着我:「等一下?什幺等一下啊?」我奸笑了两声把她身体转成背向我,趴在门闆上,将她的丁字裤扯下一脚,然后将我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掉,露出已经蓄势待发的大鸡巴顶在她的阴唇上,然后在她耳边轻声说:『现在才是重头戏呢!』小惠然知道我要干麻,连忙说:「不行啦,我们进来太久了啦,要赶快出去啦,要不然被发现就完了。」  



  虽然嘴里这幺说但屁股还是缓缓的摇着,用她的阴唇摩擦着我的龟头,我不理会她的话,虽然我也很怕有人突然进来,但眼前的美肉比较重要,箭都已经在弦上了,岂有不发的道理,于是我将龟头沾了沾她的淫水缓缓的挤进她已湿淋淋的小穴里。  



  当龟头刚挤进穴口时,小惠张大嘴巴惊呼:「啊~~~好大喔~~~慢点~~太大了会痛~~」于是我放慢速度,先抽出一点再进去,这样来回几次终于完全插到底了,但还有一小截露在外面。  



  喔~~好爽喔~~又暖又湿还很紧ㄟ!,我没有立刻抽送,小声问她:『还会痛吗?』小惠:「嗯~~比较不会了~~但是很胀~~你的好大喔~~」我一边缓缓的抽动一边问说:『很大吗?喜欢吗?你老公很小吗?』小惠习惯了我的粗大,渐渐有了美感,一边轻声的呻吟一边回答我:「我不知道他大不大,两任老公都一样大,但是肯定没你的大,你的又粗又大」。  



  我一听大为得意,心想:哈哈,我的鸡巴自认打遍天下无敌手,用过的都说赞呢!你那个软脚虾老公怎幺比的上我呢!我得意的想着,跨下的肉棒渐渐的加快速度和力道,把郁小惠的哀哀叫:「啊…啊….然~~好舒服喔~~怎幺会这幺舒服ㄚ~~啊~~啊~~原来大得真的比较好~~啊~~」。  



  我看着小惠因为弯着腰弓起的背,心想:上半身还没玩ㄟ,于是我双手伸到她胸前的奶子上大力的搓揉起来,哇~~还真不赖ㄟ,饱满又柔软,于是我把刚刚他身上一直没脱的T桖往上拉到奶子上方,从背后解开他淡紫色的胸罩,两粒奶子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因为小惠是弯着腰的,所以两粒奶子就显得更大了,我一手握着一粒大奶,一边加快速度,还把剩下的一小截完全插进去了,似乎突破了第二层,顶入了她的子宫颈,一边对她说:『小惠,你的奶子也不小啊,有C吧,你一定是常被你老公摸才会这幺大吧!你这幺骚,你老公一定常常干你吧!』。  



  小惠感到我更深入了马上叫出声:「啊~~谁说的~~人家才B而已~~啊~~~~~~~好深喔~~怎幺你刚刚没完全插进来啊~~我….第一次…被…插的这幺…深….喔~~~~~我不行了~~喔~~要到了~~~~啊~~~~」话一说完小惠就高潮了,身体不停的抖,阵阵淫水狂喷,喷的我阴毛和小腹都湿了,心想这骚货的淫水还真多ㄟ……。  



  我停下动作让小惠喘口气,小惠一边喘着气一边回过头对我说:「好舒服喔,然~~你好棒喔,我跟我老公做的时候最多才一次,你刚刚已经让我洩了两次耶,而且我们都很久才做一次,因为他太忙了,一个月才干两三次。」我笑说:『嘿嘿,这样就满足啦,我可还没结束ㄟ………』。  



  说完就抽出我的鸡巴,把小惠转成正面先从腿弯处抬起她的左脚,把我的鸡巴狠狠的一插到底,然后再把她的右脚依样从腿弯处抬起来,然后双手捧着她的屁股,抱着她快速的干着她的小穴,小惠没试过这样干,说:「啊~~你要干嘛ㄚ~~~~啊…啊…啊….啊」这个姿势完全由我主动,小惠只有挨插的份,被我干到说不出话来,只能「啊、啊」的哼着。  



  接着我马上风驰电击的猛干起来,因为时间有限,小惠也忍不住的叫出声:「啊~~~啊~~~好快喔…..好爽喔…不行了又要洩了…….ㄚ然…你好猛喔….啊~~啊~~啊~~~~~~~」小惠第三次高潮又到了,这次小穴收缩的比前两次都还要激烈,一缩一缩的咬着我的鸡巴,终于我也快忍不住了『小惠~~要射了~~我要射了,要射在哪里?』郁敏:「不行射在里面,我今天是危险期」『那射在你嘴里好了』不等她回答我就将她放下来,将湿淋淋的鸡巴插进她的小嘴,双手抱着她的头抽送起来,小惠也乖巧的吸吮着我的鸡巴,小巧的舌头还绕着我的龟头舔,怪怪!没想到小惠的口技也不错,下次要叫她好好的含一含,不到几秒我将一股浓精射到小惠的嘴里,因为量太多了,怕会溢出来弄髒衣服,小惠只好乖乖的吞进喉咙里,然后还不停的吸,把我的精华都吸的一滴不剩。  



  喔~~~真是太爽了,人生的最高享受莫过于此ㄚ~~小惠用嘴将我鸡巴清理乾净,然侯抬头看着我说:「你的….肉棒真的好大喔….我还含不到一半ㄟ….」我将小惠拉起来亲了她一下说:『小亲亲,这次先这样,下次再给你更爽的!』小惠听完打了我一下说:「讨厌!」。  



  我们赶快整理了一下衣服出去,  



  在外面碰到阿信,她用暧昧的眼神看着我与小惠说:「生小孩喔!上个厕所上那幺久?」我尴尬的边离开边说:「没有啦!肚子不舒服。」我急速的离开时,小惠跟着出来,轻声的说:「中午记得来吃饭,我煮东西帮你补一下!」我说好,就赶紧上班去了。这时候面却传来阿信的笑骂声:「狗男女,骚货!你叫了太大声了。还好客人没听见。」真糗!阿信知道了。  



  中午我硬着头皮去吃饭,小惠热情的拿好吃的东西给我吃,而阿信站在柜檯里暧昧的对我笑。我只好害羞着低头吃饭了。  



  吃饱了,店里也只剩我一个客人了。惠玲直接坐在我身边,这时阿信端一杯咖啡过来放着,然后瞪着我说:「情圣!喝杯咖啡提提神吧!不然太累了,有人会心疼的。」说完就摇着屁股离开。惠玲一看,哈哈大笑的对我说:「你惨了!谁叫你早上在厕所将小惠干的那幺爽,而害阿信在外面哈的要死。别说她要,我也要试试。小惠说你好棒,这辈子她没那幺爽过。真的吗?」我正支支ㄨㄨ的不晓得怎幺回答时,小惠刚好出来帮我说:「别欺负他了!不然待会你们被他干的爽死了,不要喊救命喔!」说完就进柜檯与阿信笑闹着。这时惠玲又说:「反正没客人了,我们去隔壁唱歌吧!」我也没事了,四个人就高高兴兴的唱歌去。  



  四个人边唱边拼酒。小惠喝到躺在我怀里,我的手当然就不安分的挑逗她。这时阿信正与惠玲在合唱,小惠就趁机拉我进厕所。我与她热烈的亲吻起来。接着我拉下她的内裤,蹲下来舔她的阴穴。经过我的舔、吸、插、小惠爽死了。  



  「哥…好舒服喔…喔….人家要飞上天了…喔…喔…受不了..我出来了..喔..喔…」  



  才舔几下,小惠竟然高潮了。我回头一看,哇!门没关好,被看光了。这时外面的情景更让我吓一跳。惠玲将阿信压着,两人也热吻着。只见惠玲白净净的屁股对着我摇摆着。我忍不住了,走出厕所,抱住惠玲的肥臀抚摸起来。接着我也将她的内裤拉下来,掏出我的鸡巴,用力的插进她那淫水氾滥的阴穴里。  



  「喔!…好大…好粗….哥…用力点…我里面痒死了…喔….喔…..」惠玲呻吟着。  



  我开始展开功力,拚命的抽插。而惠玲亦配合着我努力的摇。  



  「啊……啊……轻一点……啊……哦……好舒服哦……天啊……唉哟……真好……啊呀……轻……哦……好好……我……又……啊……来了……来了……」  



  她淫水不断的喷出,阴道阵阵紧缩,浑身大颤不停,又高潮了。  



  「好深……好深……插死人了……好……啊……啊……」  



  她越来越声音越高,迴荡在房间当中,也不理是不是会传音到外面,只管舒服的浪叫。  



  「啊……亲哥……亲老公……插妹妹……妹妹好……舒服……好……爽……啊……啊……我又……完了……啊……啊……」  



  她不晓得是洩了第几次,「噗!噗!」的浪水又沖出穴来,我的下身也被她喷得一片狼籍,鸡巴插在穴里头,觉得越包越紧,鸡巴深插的时候,下腹被肥白的屁股反弹得非常舒服,于是更努力的插进抽出,两手按住肥臀,腰桿直送,刺得惠玲又是「老公、亲哥」的满口胡乱叫春。  



  这时我看到仍压在下面的阿信,看到她的美唇,我毫不犹疑地亲下去了。这时我鸡巴插着惠玲的肥穴,嘴巴却与阿信热吻着,真是好爽啊!  



  忽然我发觉龟头暴胀,每一抽插穴肉滑过龟头的感觉都十分受用,知道来到射精的关头,急忙拨翻开惠玲的屁股,让鸡巴插的更深,又送了几十下之后,终于忍受不住,赶快抵紧花心,叫道:「惠玲……要射了……射了……」  



  一下子精液全喷进惠玲子宫之中,惠玲承受了热烫的阳精,美得直哆嗦,「啊……!」的一声长叫,忍不住跟着又洩了一次。  



  我无力的趴到惠玲背上,但嘴巴仍亲着阿信。三人满身大汗,酣畅无比,都不停的喘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坐起身来。  



  「好哥哥,你弄得我好舒服,你舒服吗?」  



  这时小惠也从厕所出来了,她对着惠玲说:「姊!怎样?不错吧!」  



  四人整理一下衣服,就又回餐厅了。小惠进厨房煮饭,惠玲家里有事先离开。这时听里就剩我与阿信两人,看着她那美丽的脸孔,我忍不住又与她热吻起来了。  



  当然我的双手亦不安分的抚摸她的全身。突然阿信推开我,喘息着说「哥..我要..」  



  接着就拉我上阁楼。  



  一上床我便放胆的解开她的腰带,褪下牛仔裤,看见阿信内里是一件小巧的淡蓝三角裤,丝质的布面有着明显的湿渍,我用食中两指一探一按,果然黏滑腻稠,淫水早氾滥成灾。  



  我嘴上没停止对双乳的吸吮舔弄,两手从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剥了精光,再除掉阿信仅存的那条小内裤,两人便赤裸裸的相拥在一起。阿信鼻中嗅着男人的体味,身上的要害以经全部落入男人的掌握,只有无助的发着呓语:「唔……嗯……啊呀……」  



  我接着抬高她的腿,用力的将鸡巴插进去。  



  「好痛啊!一点也不心疼我,我好痛啊……」阿信紧皱着眉头,惊呼了一下。  



  我很抱歉,我说:「对不起……,我怎幺会不疼你,真的,马上就好了,小亲亲。」  



  「谁是你亲亲,你就只会欺负我。」  



  我听她又嗔又娇的,忍不住去亲吻她的唇,阿信自动的用小舌回应我,俩人搂得死紧,两条蛇一样的缠在一起。  



  不知道甚幺时候开始,大鸡巴慢慢地在轻轻抽送,阿信已经没了痛苦,反倒美了起来,脸上又浮现舒服的表情。  



  「哥哥……哦……哦……」  



  我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她也都已承受得了。  



  「哎呀……好舒服……天吶……怎幺会……这幺舒服……这下子……又顶到心……里去了……啊……啊……哥啊……」  



  又插几下,我再也无法温柔下去,运起大阳具,狠抽猛插起来,回回尽底。阿信被插得高呼低唤,浪水四溅,一波波的快感袭上心头,承受不了大阳具的进攻,花心猛抖,终于被推上了最高峰。  



  「啊……啊……天哪……这……这是怎幺……了……不好了……要死了……啊……啊……我快死掉了……哥……哥啊……抱紧妹……妹……啊……好……好美啊……啊……啊……」  



  我从龟头顶端感觉阿信小穴儿花心阵阵发颤,骚水不停的冲出,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滞了,她已经登上了这辈子第一次的高潮。她跟她老公从没高潮过,真可怜!  



  我停下动作,鸡巴仍然继续泡在小穴里头,轻咬吻着阿信的耳垂,问:「妹妹,美不美啊?」  



  阿信全身乏力,勉强伸臂环抱着我,却回答不出声音来了。  



  我让她稍作休息,屁股悄悄的上下挺动,鸡巴又抽插起来。这回阿信要浪却也浪不起来,只是轻声的求饶。「哥哥……慢……点儿……」  



  小穴毕竟还有一点儿痛,我就时快时慢的调整着速度,双手也到处抚弄来转移阿信痛楚的注意力。阿信渐渐体力恢复,骚劲又上来了,主动摆起屁股挺扭,口中「嗯……哼……」呻吟着。  



  「哦……哦……深点儿……啊……好哥哥……」  



  我知到她这时候要的是什幺,猛的大起大落,鸡巴毫不留情的进出。  



  阿信不自主的收缩起小穴,我哪里忍受的了,她的小穴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这时候夹缩的更为美妙,我停不住自己,大龟头传来酸痲的警告讯号,我已经顾不得持久逞强了,鸡巴忽然暴涨,来到了紧要的关口。阿信不知道我已经快要完蛋了,只觉得穴儿中的鸡巴像根火热的铁棒一样,而且不住的膨胀长大,插的自己是舒美难言,恨不得情郎乾脆把穴心插穿,口中浪哼起来:「好哥……真舒服……你……插死妹……啊……算了……啊……哦……我……又来了……啊……哦……又要飞……了……哦……」  



  这叫声更要了我的命,精关一鬆,大股大股的阳精疾喷而出,全射进阿信的身体深处。阿信被这阳精一烫一冲,花心又被大龟头死命的抵住,一阵晕眩,骚水又纷纷洒出,同时到达高潮,精水流满了床。  



  俩人心满意足,互相搂着又亲又吻的,难分难捨。阿信第一次的外遇,将芳心娇躯都给了我,更是不愿离开我厚实的怀抱。许久许久,我们才又分开来。这时刚好小惠也煮好饭了,三人非常恩爱的用餐了。吃饱才各自回家。  



  昨天从早上在公司后面的餐厅,干了小惠后,接着又到KTV干了惠玲,回到餐厅又与的梦中情人阿信疯狂的做爱,餐厅的三姊妹花全被我干了,她们全爽到了,可是我却累歪了。还好后来阿信老公来接她,还有小惠亦要回家照顾小孩,才结束活动救了我一命。  



  回家睡了一各好觉,隔天是假日,老婆又与姊姊去日本玩不在家,所以我睡得比较久,醒来已是中午了。简单弄一些东西吃,正坐在客厅看报纸时,惠玲来电。两人就在电话里打情骂俏起来。她说她昨天才被我插一次,不是很过瘾,但是还很满意,因为我太厉害了,把她插了两次高潮。要不是今天她家里有事,她一定会找我出去玩的。我问她现在在干嘛?她说在房间等她妈妈,待回要与她妈妈出去。两人聊着聊着,竟然电交起来。  



  「惠玲!我现在要亲你了。从嘴巴,慢慢的亲到你的大胸部,接着分开你的双腿,让我好好的舔你的美穴…..」我用言语挑逗她。  



  「喔…哥!…舔用力一点….舔深一点…嗯..嗯…我好舒服啊….」  



  「惠玲!爽不爽!将腿分开点….我来干你….插你…干死你…好不好…..」  



  「哥…亲哥哥…我要…我要你来插我….快来干死我啦!」  



  「你将手指头插进去….假装我在插你…快…快…..」  



  「亲哥哥…我早就插进去了….喔….喔….好爽啊….大鸡巴哥哥…快来干我…..喔..喔…我出来了….我高潮了….嗯…嗯….嗯…」  



  惠玲没两下就高潮了,接着她马上说:「哥….谢谢你…我妈来了…晚一点再找你….掰掰….」  



  哇!死女人,自己好了不管我了,我硬梆梆的鸡巴怎幺办?正在烦恼时,小惠也来电说她在餐厅里等阿信要去买东西,她提早来,要我去陪她。  



  我当然没问题啰,用最快的速度冲去餐厅了。  



  一进餐厅,我当然是不放弃我鸡巴的福利,半拉半推的把小惠带进餐厅楼上的小房间里,好好的来上「爱情一发」。  



  现在的小惠已经没有刚认识时的羞涩了,一上床她就会主动压在我身上,捧着我的脸亲嘴,香舌吐出津液要我把她全吃掉,我把她的口红舔得歪七扭八的好  



  过瘾。  



  小惠拉开我的领带跟胸扣,手就抚着我胸膛,挑逗地看着我的眼睛说︰「阿雄,你好强壮ㄛ!见了面就拉人家上来,是不是在想我那边ㄚ?」  



  「好妹子ㄚ,我有天天在想你ㄛ,不信的话……你看下面的弟弟,头都抬起来跟你打招呼了!你快安慰它说。」  



  果然小惠很配合的帮我解开裤腰带,我拍着她的肩膀,示意她转过身来让我玩她的屁股。今天小惠穿着浅蓝色小套装,我掀开她的裙子,手抱着她丰满的肥  



  臀,仰头在欣赏她美丽的阴部,隔着丝袜内裤抚摸她的阴户,手指有技巧的拨弄她的裤底最敏感的地方,在那里挖啊挖。  



  小惠把我的长裤跟内裤褪到脚边,双手就玩起我的卵蛋,在上面压一压,然后竖起半软的阴茎,把龟头含了进去。小惠的技巧很棒,吸含之间还「吱吱吱」的发出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