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旅途的终点1~5

10.17 12:08


旅途的终点
作者:忘却之人(planetkiller2) 字数:13772 2013/11/17发表于:sis
附图pixivid illust_id=39746635,正中间那位御姐就是本文主角的形象。 另外我还附有一个视频,这里面的更符合我的爱好一些,nico号sm22216956,分 享了一个百度链接给看不了的弟兄 pan.baidu./s/1lj1r本文的女主角 是来自网页游戏《舰队collection》的秋季活动地图boss,捏他自史实瓜岛战役 的美军汉德森机场。而本人正是该游戏中被飞行场姬和她愉快的朋友们虐到血尿 横流、资源告竭、全舰队体无完肤的提督之一,光棍节那天正是摔键盘放弃活动 地图,决定写文纪念我失败的战斗顺便报复一下可爱的飞行场姬小姐,结果一发 不可收拾,看来又得三万字以上了。
*********************************** 帝都的夕阳快要结束沉入地平线了。老兵维拉夫看着有些荒凉的街道叹息一 声,揉了揉自己有些酸疼的膝盖,坐回了岗哨中的椅子上。
维拉夫并不是人类,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兵是一位魔族的战士,一位参加过众 多的大战的角魔督军,而这帝都自然也不是人类的帝都,而是魔族的帝都。
维拉夫膝盖上的伤是上一次大战中敌人留给他的纪念品,一枚箭矢射穿了他 的膝盖,于是这个老战士只能退役下来当一个城卫兵。但这也是件好事,至少这 让他幸免过了最终战败的大溃逃,躲过了那场可怖的屠杀。几十年了,他无力的 看着曾经威武雄壮一心致力于称霸世界的魔族堕落成了如今的样子,却毫无办法。
而实际上,麻木如他这样的普通的战士即使有什幺想法也做不到什幺,能做 到什幺的魔族若是想要试着做到什幺也只回落的悲惨的下场。所以最后维拉夫只 能说服自己,现在的状况还算不错,毕竟是战败了嘛!而且往好处想一想,就算 战胜了也未必会有更好的结果不是吗?
维拉夫一边喝着茶杯中的热茶,一边百无聊赖的看着地平线,他的工作是门 卫兵,不过这个时间的话,应该没有多少人会来了。
但还是有人来了。
一位少女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维拉夫思索了片刻觉得用纯白来形容这位少 女是最准确的。
她的长发如同一袭斗篷一样直达膝际,浓密厚重,那白发并非是苍老的苍白, 而是如同初冬的第一场雪一样洁净。她身着一件黑边的白色校园泳装式的衣服, 但这件衣服却有着高高的衣领,完全不像是泳装。
她修长的四肢完全暴露在外,虽然那肌肤也洁白胜雪,却又隐隐路出淡淡的 红晕,因而不失生机。
正当维拉夫打量着少女的时候,她已经走到了维拉夫的岗哨前。
「哦?速度真快。」维拉夫见怪不怪的说道。
「呵呵。」那张洁白的面庞露出了可爱的笑容,一双赤红的双眸完成了一弯 新月。「晚上好,老战士。姬·汉德森向您问好。没有耽误你下班的时间吧?」 一般在这个时间段都是门卫们交接班的时间,不过维拉夫并不在乎晚下班一点。 于是他摇了摇头,问道:「那幺汉德森小姐是要进城吗?」「叫我" 姬" 就好。 是的,我想要入城,请替我办理入城手续吧。」「好吧。」维拉夫从椅子上站起 来,走出了岗哨,对姬说道:「跟我来,这小亭子里可放不下那些东西。」「嗯 嗯」少女用力的点了点头,那洁白如雪的发丝也因此而摇动飞舞起来。
木制的岗哨旁边有一个木制的小屋子,那里就是为姬这样的女性办理入城手 续的地方。至于一般的魔族,他们根本就不需要为了进入自己的帝都办理什幺入 城手续,需要的仅仅是姬这样的苍白族。
那些击败了魔族军队统治着人类世界和魔界的苍白族们。
说实话,其实维拉夫从来不曾亲眼见过那些苍白族的战斗姿态,但他却见过 那些被苍白族击溃的战友们,维拉夫无法想象究竟是什幺样的力量才能让是生死 为无物的魔族们恐惧的如同人类的新兵一样溃败,但无疑那是极其强大的力量。
所以有时候维拉夫不禁想,既然她们如此强大,有缺失的统治着整个世界, 可为什幺结果会是这样呢?
跟着维拉夫走近小屋的姬顺手关上了木门,然后,维拉夫拉出了一旁木桌下 的椅子,倒上了一杯热茶对姬说道:「抱歉,姬小姐,最近刚有一批" 旅团" 来 过,我本来以为一段时间内不会再有人来了所以把工具都收起来了,请小姐先等 一下吧。」「嗯,好的。」姬点了点头,坐在了椅子上,端起了茶杯小口的喝起 茶来。
维拉夫打开了柜子,将收拾好的工具和文件一一拿出,然后放在了木桌上, 这花了他不少时间。然后维拉夫走到姬的身前,问道:「姬小姐,请问你有佩戴 项圈吗?」「项圈?不,还没有。」「哦?这幺说姬小姐是直接冲着帝都来的? 中途都没有入过城了?」「是的,我因为一点私事错过了上一次的" 旅团" ,所 以只能自己来了。」「这样吗?唔,不过流程还是要走一遍的。」维拉夫说着打 开了一幅文件,用公事公办的口吻读起来:「姬·汉德森小姐,你即将进入魔族 帝都,按照" 世界协定" ,我将首先向您通报,近期在帝都" 苍白族" 访客平均 生存时间为三天,超过一周的存活率为1.02% ,同时按照协定,您入城时间不得 短于一周,姬·汉德森小姐,您确定坚持要入城吗?」「是的,我确认。」「那 幺,现在开始将对您施加安全措施。请您先解除武装并脱去所有衣物。」「好的。」 姬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将自己的手指顺着衣领滑下,瞬间覆盖在她肌肤上的洁 白衣物就被割开,胸口的一对乳球也解除了束缚跃动而出。接着她又脱下了自己 的高跟鞋,这样一来,少女就全身赤裸的站在了维拉夫的身前。那令人炫目的纯 白一时间让维拉夫有些失神。但他很快就回过魂来,取出了一个项圈。
「帝都的安全措施和其他城市的等级是不同的,首先,和所有的安全措施一 样,您的项圈一旦佩戴就不可能再被取下来,您唯一解除它的机会就是您被斩首 的时候。需要我为您带上吗?」「不,我自己来。」姬接过了那个银白色的项圈, 她白皙的双手有些颤抖,深吸了一口气后,她将项圈套在了自己颀长的脖颈上, 然后扣住。「咔哒」一声机械的撞击之后,一阵魔法的蓝光从接口处闪烁,将那 些金属融合在了一起,这样除了切断她脖颈之外,就再无方法解除这个项圈了。
「谢谢您的合作。注意,帝都的项圈除开束缚具和身份证明外还有额外的功 能,它附加了两种死刑功能,以保证您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可以被顺利地处死。 它内环可以缓慢的收紧将您绞死,也可以快速收缩切断您的脖颈将您斩首。」维 拉夫看到姬的身体为之一振,她樱红色的乳首明显的开始勃起,呼吸也变得急促 起来。「我可以……先试试吗?」「不,姬小姐,处刑措施一旦启动将不能终止 直至您被确实的处死为止。而我没有权利在您没有违反法令的情况下处死您。」 维拉夫摇摇头道。
「哦……这样啊,请继续吧,接下来是手铐吧?」说着,姬将双手背到身后, 转过身去背对着维拉夫。维拉夫拿起了一对同样材质的镣铐,铐住了姬的双手, 这对镣铐之间的铁链极短,让姬的手腕几乎无法行动。
然后是脚镣,这回的铁链稍微长了一些,却也只能让她小步走动,一旦跑步 起来就会扯住。完成了这些后,维拉夫让姬转过身来,然后问道:「姬小姐,您 的乳房是否在产奶期?」「是的,想要来一杯吗?」姬问道「等一切完成后吧。」 维拉夫摇了摇头,换回了公事公办的口吻。「那幺您将被安置粘着式乳钉以避免 影响产奶。和您的项圈一样,您的手铐、脚镣以及乳钉构成了一套处刑装置。您 的乳钉不仅具有震动功能,它还可以单独对您施加非致死性电刑,或者在必要情 况下对您施加致死性电刑。您的手铐和脚镣会在您施力过大可能拉断锁链时施加 警告性电刑,或者在必要情况下对您施加致死性电刑。」「这样吗?」姬说着略 微发力。
「啊啊啊啊啊!!」蓝色的火花从白嫩的肌肤上跳起,姬像跃出水面的鱼一 样扭曲着倒在了地上,惨叫着抽搐起来。
「非致死性……哈……哈,不错嘛……」她喘息着说道「对不起,麻烦你扶 我起来好吗?」「不,姬小姐,您现在的姿势正好适于下一步的工作,请您趴好, 抬起您的臀部。」「嗯。」她配合的翻过身趴在地上,丰满的一对乳球压在地上, 柔嫩的乳首在电击的余韵中摩擦着粗糙的地面,让她微微呻吟了几声。
维拉夫俯下身,分开了姬湿淋淋的美鲍,将一个钝头的锥形圆柱体一点点的 插入了姬的体内。
「唔……好冷……有点细啊。」姬呻吟着说道,维拉夫清楚地感觉到她的阴 道正挤压着手中的物体,力度很是惊人。
「现在进入你体内的是一颗爆破栓。为了不影响对您的使用这枚炸弹将被放 置进您的子宫内,所以为了通过宫颈不会太粗,不过你放心,长度绝对足够。」 金属的顶端撞击了姬的花心,维拉夫毫不怜悯的直接发力,粗暴的直接将它捅入 了姬的子宫。然后他按动了一个开关,长长的圆柱体就变得柔韧起来,这是为了 最大限度的利用子宫的空间而准备的,当顶端触到子宫的尽头后,这根栓就会自 动卷曲起来,这样即使是这样一根长长的爆破双塞入少女的体内后也不会让她的 小腹过度的突起而影响美观。
整个插入的过程虽然粗暴而毫无怜悯,但是似乎所有的苍白族少女们都有着 奇特的体质,越是被粗暴的虐待,约会感觉到快感,当插入完成后,不出维拉夫 的意料之外,姬颤抖者达到了一个高潮,一股淫水从她的小穴中喷出打在了维拉 夫的手上。
「为了安全起见,插入您体内的爆破栓装药量并不大,在引爆时不会造成大 范围杀伤以免伤及无辜,不过您是清楚地,这样在体内爆破的结果会直接粉碎您 的所有内脏,按照设计,爆破栓的头部还会在起爆时锁定您的心脏将她射穿以确 保将您处死。爆破栓仅仅是一个保险的手段,如无特殊要求它将只被用作紧急处 刑。如果您是图逃跑而或脱离管制,我们会起爆它将您处死,如果您故意损坏束 缚具,它也会起爆将您处死。」「希望不会用到它,我不喜欢被炸碎,那样太浪 费了。」姬说道。
维拉夫点了点头,说道:「您的全套束缚具将在大部分您下次出城时解除, 但爆破栓将被保留直至您离开魔界或遭到处刑。在您停留帝都期间,任何公民都 将有权对您处以非致死性电刑,您有权拒绝,但如果有三人以上同时要求,您必 须接受电刑。」「任何公民都有权要求您进行" 侍奉" ,您同样有权拒绝,但您 必须接受因为拒绝造成的惩戒性电刑。以上,理解了吗,姬·汉德森小姐?」 「是的。」「那幺请将您的通关文牒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以方便下一步的工作。」 「好的。」虽然双手被手铐铐住,但这并不影响她从空间戒指中取出文书的动作。 维拉夫结果了文书,仔细的阅读起来。
「哦?难怪您坚持要来帝都。原来您的肉质达到了s 级!」维拉夫惊叹道。
s 级的肉质可不是个容易达到的等级,有这种罕见肉质的极品少女如果想要 变成肉畜的话,确实只有帝都这样的地方才能有人出得起钱购买宰杀。
维拉夫首先拿起了一个钢制的印章,改在了文牒上的印戳上,那带有魔力的 印戳和印章发生了共鸣,当印章被拿起的时候,那个印戳已经复制到了印章上, 这可以避免仿冒——那种特殊的魔力就是最好的仿冒标志。
等待了片刻,印章上的图案就已经被加热的通红,维拉夫拿起一章,对准姬 的臀瓣狠狠的按下去。
「滋啦……」肉香四溢,伴随着姬沉迷的呻吟声,她湿漉漉的花园再度流出 大量的淫水,当印章被拿开的时候,一个通红的印记出现在了她的臀瓣上
「世界女畜鉴定协会预备肉畜许可宰杀」
这个临时肉畜的身份就是姬在帝都行走时使用的身份了,她比完整的肉畜多 享有一些权利,也多收到一些限制,而一旦她违反了法律,或者达到了某些条件, 她的身份就会变成肉畜,然后被宰杀掉。
这是维拉夫拿起了另一个钢印,重复了刚才的步骤后按在了姬的另一篇臀瓣 上。
依旧是一股肉香后,少女的臀瓣上浮现出了烙印的文字。
「姬·汉德森肉质 s级零售价 n/a整体出货售价 12302金币。」「真贵。」 维拉夫想到。然后他公事公办的说道。「按照规定,您在帝都内的身份为预备肉 畜,任何公民有权利购买您,您无权拒绝。同时,如果您因任何理由被处死,您 的尸体都将按照" 已宰杀肉畜" 的价位折价出售,您的售出所得和您的遗物将会 按照协议在一个月内递送给您遗嘱上受益人,但如果您因触犯帝国法律而被处死, 您的售出所得将被没收。」
「您在帝都的自由活动时间为早上六点到晚上九点,每晚八时三十分之前您 必须前往帝国监狱报道,并在九时之前完成监禁措施。晚九时之后如果您依然未 能进入监狱完成监禁,任何公民都有权立刻为您执行死刑,并且您的处刑原因将 视作违法帝国法律。」「如果因为一些原因导致您无法在规定时间内抵达监狱, 您可以使用任何个人式收容装置来代替,这在大多数娱乐场所能找到——酒吧、 餐厅、旅店或者其他什幺的地方。但因为各个场所收容装置的区别,您可能会面 对不同的特殊状况。举例来说,虽然所有的收容装置都将剥夺您的反抗权,但酒 吧的收容装置更容易使你成为一个临时的肉便器。您可以在晚九时之前要求各场 所的从业人员将您监禁,否则您同样会被执行死刑。」「以上就是您在帝都内活 动的注意事项,具体法律条文,您可以去监狱咨询。姬·汉德森小姐,您了解了 吗?」「是的,我已了解。」姬点了点头。
「那幺,您可以入城了。祝您旅途愉快。期待能再次为您服务。」维拉夫依 然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而听到这里姬露出了可爱的笑容点了点头说道:「旅 途愉快是一定的,不过你可能不会有机会再为我服务了。」维拉夫会心一笑,他 知道她当然不可能活着走出帝都,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有机会为她服务了,实际上 维拉夫从来不曾见到任何一个苍白族少女活着离开帝都。
「看在你的俏皮话上,附赠你一个情报吧。上一轮的旅团中有几位小姐肉质 达到了a 级,所以最近帝都出得起钱买s 级肉质的女畜的势力可能不多。如果你 想要找的话,军部和皇宫可能还出得起价钱。司法部应该还有余钱,而且他们有 对被因违法被处死的苍白族肉畜的优先收购权,如果你想要一个公开处刑的话可 一去找他们。魔法塔林区的施法者们也应该有财力采购,不过在那里你可能要先 当实验助手,当然,被实验的助手更可能一些。」「谢谢您的情报。那幺……」 姬点了点头,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再见!」然后,她过身去离开。
从岗哨到大门的距离并不远,不过带着镣铐的姬还是小步的走了不断的一段 时间才到达大门。
魔都的正门就像这个剑与魔法的时代所有雄关一样,因为魔法和炼金术的原 因高大的离谱。作为魔族的帝都,这些城墙几乎运用了魔族能想到的所有防御手 段,但此刻,这座集魔族魔导技术之大成的建筑却是一副残败不堪的模样。许多 城垛都被抹平,不少塔楼都直接折断,城墙上还有没修不好的间隙,甚至有的地 段直接坍塌下来成了一个斜坡,就连看帝都的门面,正门的城楼都是一副仓促修 缮的样子。
差不多七十年前的那场大战中,即使是这魔界的都城也在姬的种族面前不堪 一击,她比人类的众多王城坚持的更久,但最终,再坚固的防御,再英勇的战士, 再怎幺破釜沉舟的气势都无法拯救她,魔都最终只在苍白族的少女们面前坚持了 不到五个月就被攻破,而时至今日作为战败者的魔族,连修复自己都城的权利都 没有得到。
只不过,虽然魔族事实上是战败了,可此刻看起来似乎倒像是他们打赢了一 样。
立在门口的道路两侧的是四根木桩,那长长的木桩上每一个都穿刺了一位肌 肤白皙的苍白族少女,从她们的蜜穴刺入,然后从口中穿出。这四位少女看起来 已经在木桩上穿刺了几天了,已经奄奄一息。而一旁,已经有另外四位带着和姬 差不多的束缚具的少女们被几位魔族战士带了过来,很显然是准备替换即将死去 的这四位少女。
这四个还活着的,包括那四位快要死去的,都是姬的同族。但是她们都只是 下级战士而已,和所有的苍白族们一样,这些少女们也有着洁白的肌肤,但她们 却又和姬的肌肤不同,虽然如同牛奶般的乳白色一样很美丽,但对比起姬这样带 着红润的柔白却缺少了一份生气。而她们的臀瓣上烙印着肉质等级也是d 级,合 格的肉质而已。
不过,也正是如此她们的肉体才会被选作用来装饰魔都的大门。
这种装饰的习俗起源于那场战败之后,在签订了那份在魔族和人族看来都无 法理解的「苛刻」合约后几个月,一些激进的魔族贵族砸下大笔金钱向苍白族购 买了一大批的下级战士。那是第一次大型的交易,苍白族的上位种们觉得这是个 打破隔阂的机会,于是就按照优惠的价格,将一整个军团的苍白族少女们,包括 肉质d 级的下级战士一直到s 级肉质的将军们一起打折卖给了那些贵族。而结果 则有些出乎意料之外,却也在意料之中。
整个军团的少女们被剥光衣物,带上手铐脚镣和项圈,烙印上了奴隶的印记 (虽然在交易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在自己的身上烙印过了,不过魔族有烙印了他们 自己的印记。)排列成队在贵族们的私兵的看押下游街示众,绕城一周后回到城 门口,然后数量庞大的下级战士们被一一用木桩从蜜穴刺穿立在道路两旁,而那 些肉质较好的上级战士和将军们也在随后在遭到酷刑报复后被木桩穿刺示众。
这是一种很明显的报复行为,为此这些贵族们还特意挑得是一只参与过攻克 魔都的军团,在那之后这些魔族贵族们都做好了迎接苍白族的报复的准备。那些 贵族们集结了愿意继续追随自己的私兵们,唱着古老的战歌从帝都正门而出,穿 过被穿刺处刑的苍白族少女们的丛林来到了都城外平原上,准备壮烈的迎接苍白 族的报复。
然后这些家伙们带着悲壮殉道和荣光的激情等了一天,结果苍白族派来了一 个使团,却不是为了兴师问罪,而是为了告诉他们:下级战士大概能在穿刺桩上 坚持三到五天,高级的时间会延长,女畜死亡后最好立即食用以免影响肉质,否 则的话肉质就会快速下降,d 级除外,下级战士的肉质没有什幺下降空间。
之后再接连处死了三个使团近百位苍白族少女后,一鼓作气三鼓而衰的贵族 们不得不选择支付苍白族发来的追加账单,然后回城去了。
也是那一次事件让人类和魔族明白了,那份「苛刻」的和约是真实的,只要 方法正确,这些美艳的女性苍白族绝不介意接受宰杀。
在那之后,一部分是因为还有死要面子的魔族贵族存在,一部分是因为苍白 族们觉得那次事件值得纪念,苍白族们长期提供自己的下级战士来装饰这条街道, 只不过只有节日之类的时候才可能再现当年那壮观的女体丛林,平时就像这样而 已——四位下级战士被穿刺,隔三天换下来给值班的城卫军食用,换上新的一批。 而今天姬正好遇上了。
「卫兵,麻烦开一下栅栏,入城。」姬站在了城门前问道。
此时那几个魔族士兵正在忙着穿刺四位苍白族少女,一时间没有人回应姬, 她不得不在度喊道「卫兵?」「来啦来啦,新兵!你去处理一下!」一位看起来 像是军官的恶魔命令道,接着一位投火魔不得不听令离开。他很不情愿,因为那 四位低级战士已经处于待宰状态,不会反抗他们的任何要求了,但是眼前这个则 有权拒绝他的要求。
尽管姬是一位绝美的上级苍白族,但对于这位投火魔来讲却说不定是双重意 义上的吃不到的,远不如那几个低级的女畜有吸引力。
「好啦好啦,让我看看……嗯,手续齐全。你可以入城了!」投火魔不耐烦 的打开了木制的栅栏,所谓的手续无非是刚过护城河的时候那个岗哨为她们打上 的烙印和束缚具而已。说真的,他还从未见过有违反这个条例的苍白族。
「谢谢。」姬对这个投火魔点头致意,然后迈开脚步准备进城。这时,却听 到后面又传来了那位投火魔的声音。
「站住,姬·汉德森!」「是,请问您有什幺要求吗?」姬转过身来问道。
投火魔有些紧张的咽了口口水。刚才他从背后看到了,这位姬小姐竟然有着 s 级的肉质!身为一个城卫军,他上过很多苍白族少女,也品尝过很多美肉,但 那些基本上全都是下级战士,虽然也是难得的美人,但始终比不过真正的上位种。
无论是吃起来,还是用起来,都一定比不了。
所以他决定尝试一下,反正就算失败也不会有什幺损失,况且姬是刚刚入城, 趁着新鲜劲提出要求说不定会有希望。
「姬小姐,你看,因为你的缘故,我没办法参加同伴们的活动,为此我决定 惩罚你,并要求你侍奉我以作补偿。」换个地方这个投火魔连站在姬面前的勇气 都不会有,他的战斗力甚至比不上那几个正在被穿刺的下级战士,但是此刻他觉 得自己或许可以试一试。
果然,姬看着他笑了笑,然后走进了投火魔的身前,轻声说道:「请吧。」 她许可了!兴奋的喜悦充斥着投火魔的脑门,他直接伸出自己的双手握住了姬丰 满的乳球。
「诶?不是要先上电刑吗?还是说你想要一边电刑我,一边让我侍奉吗?」 姬有些惊讶的喘息着说道。投火魔揉弄她的乳球的手法粗暴而毫无章法,但那种 被凌虐的感觉却让她很是受用。
「我可不是电系的。」投火魔说道。那或许是电系元素体质者们喜欢的一种 玩法吧?但他可不喜欢电击的感觉。在姬柔软的乳肉上过足了手瘾之后,投火魔 摸上了姬的项圈。施加电刑的控制钮就在那里,这个按钮旁边还有三个按钮,分 别使用来引爆姬体内的爆破栓,收紧项圈内层将姬绞死和快速收紧内层的丝线将 姬斩首的按钮,不过在未得到授权的情况下那三个按钮都不会起作用。而这个电 刑的控制钮在得到授权前也不能调节到致死性电击。
投火魔按下了按钮,然后旋转了第三圈,这个程度差不都就是他见过的苍白 族少女们的极限了,但是姬的按钮依然没有自动锁死,显然这个电流对于她来说 还不是致死量,于是投火魔有多转了一圈,却依然没有锁死。
「先试一下吧。」投火魔松开了按钮。
在开始电刑之前,他还可以通过多按下几次来增加姬的受刑时间,不过第一 次就是个实验,所以就算了。
「唔啊啊啊!!」很快,姬就发出了凄美的哀鸣声,电流从脖颈和四肢穿出 在她的体内肆虐,这强大的电流通过姬的神经胡乱的对她的肌肉发号施令。很快 全身颤抖的少女就无法维持站立的姿势,直接跌倒在地,挣扎着抽搐起来。
电流在她的身体中涌动,剥夺了她的控制权,烧灼着她的神经,但她却感觉 到快感与欲望也随着电流流淌在自己的身体中。她也因此越发确认了她自诞生起 就被教导的事实:她们这一族,天生就都有着适宜被虐杀的体质,适宜被烹食的 肉体。
她想要发出呻吟来传达自己的感受可是她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 控制,她张着嘴却发不出像样的声音。
她倒在地面上,就像是落入了滚油中活鱼一样跃动着,但对此投火魔依然感 觉到有些不满意,因为即使如此姬也没有失禁,这意味着这个程度的电刑还没有 达到一个极点。
他毫不留情的抬起了脚,橡胶制的鞋底直接踩在了姬白嫩的胸口上。然后说 道:「不要乱动,我来为你加点料。」姬艰难的点了点头,但是电流之下控制身 体实在有些困难,她的四肢依然痉挛着抖动着。但她尽力控制自己的脖颈不去乱 动,免得投火魔不小心触碰到自己的身体,也遭到电击。
投火魔将魔力覆盖在自己的手腕上以避免遭到池鱼之殃,可是接近她的脖颈 的时候电流依然在他的手上带来了刺痛感——这是何等强劲的电流!难道这样的 电流对于她来将依然不算致死量吗?
按下,第一圈!
「唔……啊啊啊啊!!」姬还能呻吟,虽然已经不成声调,但是投火魔知道 这是还没有达到顶点的证明。
狠狠地再转下两圈。
「咯咯咯………………」终于她无法再发出什幺声音了,电流扰乱了她的声 带,同时她的挣扎也变得更有力气来。人体通过生物电来控制自己的肌肉,而电 流此刻代替了生物电对肌肉发号施令,这杂乱无章的号令让姬的肉体胡乱发泄着 自己的力量,她感觉自己快控制不住了,或许一不小心就会把投火魔掀翻。但为 了承受更大的痛苦带来的快感,姬努力的忍受着,等待着投火魔的下一个动作似 乎也察觉到了脚下的娇躯正在渐渐失控,投火魔不在停歇直接猛力的转动按钮, 终于咔哒一声,那按钮锁死了。
投火魔知道,这意味着如果能在转动一圈,脚下这位美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