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致那操蛋的青春

10.17 12:01

 温暖的四月艳阳天,柔和的阳光透过百叶窗洒在洁白的地板上,微风透过百
叶窗吹在脸上犹如美女柔和的抚摸。

  这是一间四五十平的精装修办公室,檀木的书架上整齐的摆放着各类书籍静
静的靠在办公室一侧,墻角的衣架上挂着一件高档黑色西装,漆黑厚重的办公桌
前摆放着两颗巨大的绿叶植物盆栽。

  办公桌上摆放着杂而不乱的文件文具,以及一台苹果笔记本电脑,电脑前一
个帅气的男人正在玩着电脑游戏,那男人便是我了,我叫薛宝。

  说起我的名字,不得不啰嗦几句,其实我的全名是薛宝儿,什麽什麽?你是
女的?NONO,我是纯爷们,正经的,又粗又长又硬的纯爷们,我的名字之所
以这样,是因为前面殇过一个哥哥,父亲怕我养不活所以给我起了一个比较女孩
化的名字,你要知道,我出生时,父亲已经四十多岁了,他已经经不起再一次的
打击了,而等我成年,实在受不了这个名字了,所以就将「儿」

  字去掉,改了薛宝这个名字。

  父亲原本是一届校长,现在已经在市教育局当领导了,最近便要退休安享天
年了。

  拜着操蛋的社会所赐,官二代的儿子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刚刚大学没多久
的我已经是邻市一所高校的校长了……又在LOL裏虐了对手一把,依旧年轻的
我不禁在堪比飞机头等舱座椅的办公椅上翘起了二郎腿。

  就在我準备进入下一局时,突然房门被轻轻的敲了三声,我突然想起来今天
有老师要来面试,这所学校是一座私立高级中学,对教师的要求比较高,当然工
资也是当地拔尖的,我将翘起的腿放下,轻声道:「请进。」

  房门无声打开,一位丽人轻身飘入。

  因为我看女人是从下向上看的,虽然有些不礼貌,但是这是习惯,大概一扫
,我的眼神忽然一跳,似乎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我仔细从下往上看去,映入眼帘的首先一双大概八厘米高的漆皮高跟鞋,修
长匀称的一双绝美玉腿上附着着淡淡肉色丝袜,丝袜在膝盖上方消失,不知道是
长筒袜还是裤袜,遮住丝袜的是一件包臀黑色短裙,上身是一件淡粉色的衬衣,
衬衣干凈整洁,纽扣也扣到了最上面的一颗,但是胸前的一颗纽扣正奋力抓住扣
眼,在崩开与抓紧间徘徊。

  她的脖颈白玉一般光洁,看到她的脸庞时,我的呆了一下,然后嘴角慢慢的
勾了起来。

  她的脸型是标準的瓜子脸,五官精致绝伦,眼睛大而迷人,长长的眼睫毛根
本不需要带假的,嘴巴小小的涂了淡淡的唇彩,让人仍不住会想到她如果张开嘴
……丽人此时却用纤手轻轻的挡在了樱唇上,并不是她知道了我的想法,而是因
为我们竟然是「老熟人」

  了。

  她实在没想到,离开那个市,在这个城市裏居然还能撞见「熟人」。

  丽人尴尬的用手将眼前的一缕淡黄色秀发拢到耳后,露出娇小的耳朵,然后
强作镇定的道:「你好,薛校长……我是……」

  我擡手打断了她下面的话,丽人最后的期望破灭了,她以为过去十年了,我
早已忘记了她,没想到我竟然还记得她。

  「董老师还是那麽的迷人啊……」

  董樱娟似乎没有听到我的话,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我的办公桌前,双手握着几
张A4纸递到我面前道:「薛校长,这是我的简历……请……」

  我摇了摇头道:「你的简历我还不清楚的话,那还有谁会知道呢?」

  说完我站起身来走到她的身边,她穿着高跟鞋和我几乎同等身高,她低着头
盯着手裏捏着的简历似乎想要看出花来。

  说起来她已经三十八九了吧,看来岁月和她是熟人,并没有很难为她的意思


  我伸出手,像财主一样将刚买的小妞下巴擡起,而那小妞也和电视上一般扭
过头去。

  我哈哈一笑道:「董老师还真是越活越年轻啊,怎麽过了十年好像更加容易
害羞,您以前可不是现在的表情吧?」

  董樱娟一扭头挣脱了我的手道:「薛校长,我是来应聘的……」

  看着眼前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女人,我接过她的简历看都不看一眼向桌上
一扔,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不过,今天是面试,我关键看的是你这个人,不
是你的简历。」

  董樱娟重重呼了口气,然后缓缓擡起头,勉强扯出一缕微笑,虽然有些勉强
,但依旧是那样的迷人。

  我忍不住一手按住她的后脑,粗鲁的吻住了她的樱唇,我突如其来的举动让
她根本没时间反应。

  「呜……呜……」

  董樱娟双手紧紧的推着我,我被迫和她的嘴唇分开,她喘着气有些恼怒的道
:「再见!」

  我有些惊讶,比较两人以前连床都上了好几次了,怎麽她现在一点都不恋旧
情呢?刚开始时她的推脱我以为是出于女人的矜持,但现在看来她似乎真的不想
与我重温旧情了。

  董樱娟扭着包在裙子裏的肥臀急急拉开房门,然后突然想起简历还在我的桌
上,又急忙返回。

  我的脑袋裏迅速思索着各种可能,见她回来拿简历,我急忙抢先拿了以前,
然后我的表情迅速一变,装出可怜兮兮的模样道:「老师,我能娶你吗?」

  这一句话让董樱娟的手僵在了空中,她的脸色似乎从恼怒中缓和了些许,她
的脸上变的红红的,她想起了十年前,眼前的男人还是一个男孩的时候,望着她
的脸认真的说过:「老师,我能娶你吗?」

  当时,董樱娟笑的花枝乱颤的道:「开什麽玩笑,我有丈夫的……」

  我见她的脸色缓和了不少,显然也从我这句话裏回想起了以前的自己,我便
趁热打铁的道:「薛老师,你被正式录取了。」

  董樱娟从回忆中醒来,她知道我入取她完全是因为她的身体,她不知道对于
录取这件事到底该庆祝还是该悲哀。

  我静静的看着她,她没有拿起简历拂袖离开,说明她在挣扎,她在权衡,或
者说在想一个又能教书挣钱,又不再和我发生关係的两全齐美好事。

  我没有给她太多思考的时间,我决定不管结果如何,今天都要将这个丰腴的
熟女吃到嘴裏,她在少妇时代时把我的童子身都吃了,现在她成了熟女岂有放开
她的道理。

  我绕到她身后,将脸颊贴在她柔顺的秀发上,双手从她的腋下握着她的双乳


  啪,她胸前的纽扣崩开了,老天能证明,那真不是我掰下来的,我只是在她
乳上捏了一把,而那个早想罢工的纽扣这是顺势辞职罢了。

  「啊……宝儿……别这样,我们不能再错了。」

  听到她再次这样亲昵的叫我,我只能将双手更加的握紧,她的乳房比起以前
更大更结实,我的一双手根本抓不完全,她的胸前失去纽扣的阻挡,双乳彻底得
到了释放,怒汹汹的向前耸着,我将她那没有任何加厚措施的白色蕾丝胸罩拉到
了她的双乳下方,我几乎能听到她的双乳瞬间弹出时的风声,我甚至怀疑如果我
是在她前面这样扒她胸罩的话,会不会像被安全气囊砸到一样有几率眩晕呢?「
薛校长,你……我要走了,放开我,我不在你们这裏应聘了……」

  她一会宝儿,一会薛校长的叫着,弄的我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个什麽角色了,
是当年跟在她屁股后面吃灰的性妄想小二逼?还是一名禽兽不如要潜规则女老师
的猥琐校长?她的挣扎对我来说只能增加情趣,可能我真的有当猥琐校长的潜质
,不过天可怜见,我当上这所学校校长的时间裏,真的没有和其他不熟悉的女老
师这样做过,虽然有时想过,但我自认为,我还没那个胆量。

  她的乳房鼓鼓的,鼓得有些夸张,就像是吹满的气球,幸好我没有留指甲的
习惯,要不然我还真不敢用力去捏。

  我的右手捏住了她嫣红的乳头,左手抓着她另一只乳房用力挤压揉按。

  董樱娟没一点点感觉那是不可能的,她此时双手撑着办公桌面咬着下唇不敢
再说一句话,她怕一张嘴说出来的不是话,而是呻吟。

  我吻着她的脖颈和耳垂,我知道这裏是她的敏感区,很显然她的敏感区没有
随着时间的变化而改变,也没有随着时光的流失而消退,然而似乎更加的敏感。

  董樱娟的鼻息越来越重,渐渐的重到只用鼻子已经喘不过气来,她刚一张嘴
,就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那是一声能让太监骨头酥三分的呻吟,连我都没有
听过她那样呻吟过,那呻吟似乎是一个被囚禁了一万年的女妖精被人插入下体而
欢呼的声音。

  董樱娟的脸唰的一下更加红润,她也不知哪裏来的力气,竟然闪身离开了我
的压制。

  她并没有气急败坏的离开,而是抽泣了起来,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宝儿,我们真的不能再错了,以前是老师不好勾引了你。」

  关于她说的勾引,说实话,那是真他妈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就算她这个周瑜不打,我也会死皮赖脸的求她打。

  「我以前也确实羞辱过你,欺负过你……」

  等等……这话从何说起,她什麽时候羞辱欺负过我?我怎麽不知道?「哼,
原来你还记得啊,那你说说你都怎样羞辱我了。」

  我嘴上这麽说着,心裏想着:「难道她说的羞辱,是那天上课故意点我答题
,结果我没答上来?」

  只听她缓缓道:「我让你……让你舔我的脚指头……让你给我按摩捏脚,甚
至让你……甚至让你舔我的骯脏的后面……」

  听到这裏我笑了,虽然我不敢自称不是变态,但是这种事哪个男孩都幻想过
吧?当年她让自己做这些事的时候,自己高兴的几乎以为是在做梦,没想到她竟
然以为只是在欺负侮辱我……「那你为什麽要这样的羞辱我呢?」

  「我……我当时除了长相身材再没有什麽好炫耀的了,当时你是校长的儿子
,我欺负你会有快……会感觉很好。」

  还没等我说话,她又急忙道:「但是我也得到了惩罚……」

  原来他们两人的奸情被发现后,她的老公没多久就病了,也不知是巧合,还
是她老公天生就有病,反正没几年就死了。

  后来不知道是谁传说她是和别人偷奸被老公发现,活活的给气死了。

  起初董樱娟没有在意那些谣言,可时间长了流言蜚语非但没有停止,甚至更
加严重,后来她才知道是一个早就看上她的老男人,再被拒绝后的报复。

  董樱娟离开了那座伤心的城市,到了现在这裏,她找了她的第二任丈夫,也
就是现在的丈夫,他的丈夫没有什麽出彩的地方,只是一个厂裏的工人,不过她
也没有挑选的资格了,不过她现任丈夫对她的体贴她是完全清楚的,而且两人还
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所以她更加的珍惜这次婚姻,不想在对不起丈夫,对不起
家庭。

  我终于明白了她的顾忌,同时也完全猜透了她的心裏,我可以断定她已经逃
不出我的手心了,因为她缺钱!她已经没有工作了,除了教书,她什麽都没有干
过,她的丈夫是个工人,靠工资养活四口人?开玩笑,一个儿子就够他们拼死拼
活了,两个?玩呢?想通了这点,我笑了,我来到她面前,她的双手环在胸前,
我一把将她的双手拉开,望着那两个又大又圆又挺的奶子道:「我说怎麽这麽结
实这麽鼓啊,原来是刚生过啊。」

  我将她的双手按在她肥腻的臀瓣上,低头咬住了她的一颗娇艳乳头,用力一
吸,果然有淡淡的乳水流出,虽然并不好喝,但是精神上得到了很大满足。

  我擡眼往着她一边吸吮一边调笑道:「看来我真的学坏了,和小宝宝抢起食
物来了。」

  董樱娟扭着头道:「我可以补偿你,给你弄,但是我有个条件。」

  我暗自一笑,且听听她的条件。

  「一个月的时间,你随便怎麽玩,算是我给你的补偿,但是过了一个月,我
们就是正常的上下级关係,行吗?」

  「行,不过我也有个条件。」

  「什麽……」

  「这一个月裏,你必须像以前那样热情奔放……」

  董樱娟咬牙问道:「就一个月!是吧?好!我答应你!」

  我暗笑道:「哈哈,沖你刚才的呻吟声,老子就知道你的性生活不和谐,老
子卖力操你一个月保证你想到我就腿软,自己恨不得加上三年五年的期限。天真
啊,这种关係哪能说断便断的?」

  「条件咱也谈完了,那麽现在开始面试了。」

  「怎麽还要面试?」

  「你确实被录取了不假,但是这次的面试关係的你的工资水準,根据你的身
材相貌,决定是一个月三千五千还是八千一万。」

  「这……这是什麽面试。」

  「你可以不参加,那就一个月二千块,年底没有奖金,没有养老保险……」

  「等等,那就再面试一次吧。」

  「嗯,那好,把衬衫脱了吧。」

  董樱娟终于明白了这所谓的第二次面试,是个怎麽试法了,不过她还能回头
吗?别说已经和他有一个月的合约了,即使没有那合约,自己也不可能放弃高额
的工资。

  不迎合他的话,确实对得起丈夫了,但是那就意味着没有了高工资,没有高
工资就意味着对不起两个儿子,二比一……高工资胜!董樱娟脖子上的纽扣系着
,胸前的却崩开裸露着双乳,显得淫靡至极,此时她一颗一颗的让纽扣全部打开
,然后优雅的将衬衫脱掉,即使这样轻微的脱衣摇动,她的巨乳在没有胸罩约束
下也会颤巍巍的摇动,让人头晕目眩。

  她的上身显的比较短,两颗由于奶水更加硕大结实的奶子,不用内衣也紧紧
的挤在一起形成深深的乳沟,她的乳头在乳房正中央偏上的位置,正可谓是中圆
一点红啊!两颗奶子占了上身好大的位置,往下便是小腹了。

  她的小腹还是那样的平坦,不过可以看出,小腹中央终究有一条生育留下的
刀疤,她的腰很细,这样更加衬托出了她胸前的巍峨,和胯部的弧线。

  我已经坐回了我的椅子上,双眼放光的盯着她的腰身说道:「嗯……我决定
给你一个月加五百块,裙子也脱了吧。」

  董樱娟稍稍犹豫了一下,便拉开臀侧的一个拉链,轻轻左右扭动着屁股,双
手抓住裙边慢慢向下褪去,她的双乳随着她的动作左右摇摆着,比那脱衣女郎来
得更加刺激,裙子褪下,露出裏面紫色的蕾丝边内裤,她一手扶着桌子,一只脚
微微擡起,将短裙套了出来放到旁边的沙发上。

  她穿的是肉色长筒袜,圆圈条型的硅胶防滑边使丝袜紧紧的贴在她丰腴的大
腿中央。

  其实我早就硬到不行吧,不过我把他掰到了一边,不过到了此时,掰也掰不
过去了……我坐直了身子,咽了口口水道:「继续,继续!三千了。」

  说实话在本市这个虽然不算太发达的地方,像这种私立的学校,老师工资都
挺高,就连学校裏打扫卫生的大妈一个月也能拿两三千。

  董樱娟脸红红的,就要去脱那性感的漆皮高跟单鞋,我急忙阻止道:「唉唉
,鞋和丝袜不用脱。」

  董樱娟突然想起了我喜欢这种调调,慢慢的开始褪她的内裤,她的内裤下边
紧紧的贴着阴唇,将下体的轮廓勾勒了个清楚,十年未见她的美穴了,到底有没
有变黑变松,我很期待。

  她脱内裤的样子诱人的让人喷血,她的双腿紧抿着,内裤退下来是都捲着了
条状,在离开美穴的一剎那,似乎是由于她夹的太紧带动了她的阴蒂,使她轻轻
的呻吟了一声,更加的增加了情调,内裤终于也被她扔在了沙发上。

  一句完美又透着熟女韵味的女体完全的展现在我的面前,我居然流口水了,
真是丢人,我右手托着下巴赶紧一擦,然后盯着下体猛瞧。

  她的阴毛整洁匀称,不会觉的太稀松,也不会稠密的让人发毛。

  给人的感觉很干凈,很赏心悦目。

  她的双腿在丝袜的衬托下更加的完美无暇,那修长匀称的比例就是模特也不
过如此。

  董樱娟扭捏的站在那裏,见我看她下体那样的热切,脸上也不禁有些挂不住
,她双腿不自然的一前一后夹紧,更显示出了她包裹在肉丝下迷人的修长美腿,
她的双臂紧紧贴着侧乳,两只手握在一起摆弄。

  这种半羞涩半妩媚的样子,真真能勾出魂来。

  我向前拉了拉椅子,上身前探兴奋的道:「四千!下面开始即兴发挥!」

  即兴发挥?看来最后的矜持,都受不住了……董樱娟心裏安慰自己道:「一
个月以后,我就会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这一个月的就当事噩梦吧!」

  只见董樱娟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她的背脊光滑照人,到了腰部突然收紧,
然后再向下突出两瓣臀瓣。

  她的屁股肥大挺翘。

  此时她正慢慢的弯下腰去,将那倒水滴一般的肥臀展现在我的面前,随着她
的腰弯的更深,她淡淡的菊花,和椭圆的鲍鱼渐渐的清晰起来。

  我几乎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趴在办公桌上盯着她的屁股。

  她双手抱住自己的屁股,用力向外一掰,菊花,美穴,同时张开了小嘴。

  我的呼吸更加的浓重,但我已经不是未经世事的男孩了,我强压着沖上去的
沖动,看着她的表演有种异样的刺激。

  我的鼻尖几乎顶到了她张开的美穴上,那淡淡的熟女人味让我有些飘飘然,
就在这时,董樱娟转回身来,双手抓住自己的巨大双乳,用力一捏,本来她是想
表演给我看她乳房的,结果,刚才的奶水已经被我吸通,她这一捏不要紧,奶水
顿时射了出来,那场面简直和彗星撞地球一般难得。

  「呀!」

  董樱娟本来渐渐进入了状态,这一下她真没想到,到是弄得她不知所措。

  「非常,非常好!五千已经有了。」

  董樱娟一听,放弃矜持,伸出手指在乳头上一抹,乳汁被抹在手指上,只见
她张开樱唇轻轻包裹住手指,一唆然后啵的一声将手指拔出。

  我操,我他妈真受不了了,难道真的只有我受不了?其实董樱娟的下体泛滥
程度堪比决堤,她的现任丈夫也是一个五秒钟先生,天生尤物的她注定性生活不
和谐,这种偷情的刺激让她回想起了十年前,她的下体不自觉的便湿透了。

  我也没閑着,三下五除二的将衬衣领带裤子内裤脱到一边。

  我紧紧的将她抱住,然后吻住她的樱唇,我还没有用舌头,她的舌头便游鱼
一般鉆入了我的嘴裏,我哪裏还能客气,顺势与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我一边唆
着她的香舌,一边捏着她的巨乳,她的乳汁还是随着我的挤压不停的溢出,不过
两人现在哪裏还顾得上这些。

  离开她的樱唇,我再次让她的耳垂吸入口中,据他后来自己说,这个敏感地
带他的两任绿帽老公都不知道,这有我知道。

  随着我舌尖挑逗着她的耳垂,她将我越抱越紧,嘴裏也开始有了声音:「嗯
……呼……宝儿……好宝儿……」

  我的双手下移放在她的屁股上揉捏,这裏的肉感和乳房又不一样,弹性更大
更加光滑顺手,她的双乳压在我的胸前,坚硬的乳头一边摩擦着我的前胸,一边
溢着奶水,刺激程度可想而之。

  我一边揉捏一边拍打她的屁股,啪啪的声音只能让她越来越兴奋,她的屁股
渐渐都被我拍红了还尤不自知,只是一个劲的用下体摩擦我的阴茎,我知道她已
经等不及了,我心裏了然,越是这种时候,越不能马上满足她,必须吊足了她的
胃口,让她处于崩溃的边缘,再给她致命一击,绝对能将她彻底腐儒。

  我故意用鸡巴摩擦她的阴蒂却始终不插入,她的小嘴似乎努力想咬我的鸡巴
一口,却始终咬不到。

  我压下插入沖动继续向下吻去,等着她开口求我,我吻着她的脖颈,以为她
应该开口求我了,可没想到她竟然如此能忍,居然只是呻吟并没有求我操她。

  我再次含住她的乳头,舌尖抵住她硬硬的乳头上下拨弄,然后用舌尖围绕着
她的乳头旋转,将她的乳晕也舔了个遍。

  然后我用力一吸,一股甘甜再次涌入口中。

  「宝儿……不要吸了……那是我家宝宝的……快让你吸光……了……啊……


  她嘴裏这样说着,双手却死命按着我的后脑,不想我的舌头离开。

  我又重重的吸了满满的一口,然后再次和她接吻一口气渡到了她的嘴裏,她
意识到那是自己的奶水不肯下咽,我的嘴却一直不肯离开,她也就没有了办法,
只好羞涩的咽了下去。

  「这下可不是我一人偷吃你家宝宝的粮食了吧?」

  「坏蛋……宝儿,那裏不行……」

  原来我已经扒开她那性感迷人的紫色蕾丝内裤,蹲下吻住了她的美穴,她的
美穴没有似乎变黑的迹象,虽然已经不复当年的粉嫩,但是也只是嫣红而已。

  她的骚穴此时已经自己张开,本来藏在裏面的小阴唇此时也出来透气,一张
一合的吐着热气,裏面的淫水娟娟流出一滴滴的滴在地板上。

  正是如狼似虎年纪的熟女韵味诱人至极,不过我要吊足了她的胃口,就像…
…当年她吊我的胃口一样……我的双手放在她的丝袜大腿上,上下抚摸着,感受
着肉体与丝袜的双重刺激,嘴上挑开她的阴唇慢慢挑逗她已经坚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