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骚货浪屄用精液美容

10.16 12:23

小伟在市壹中读高二,这天下午第壹节课是体育,身高180釐米的他自然是篮球场上的健将,壹场球下来,居然摔了几跤,裤子也摔烂了几个地方,于是向班主任请假回家换衣服。  


  刚回到家里,小伟就听到妈妈的房间里传来嘈杂的声音。  


  轻手轻脚地走到妈妈卧室门口,伸手推了壹下,心下大喜,原来卧室的门并没有关紧,小伟贴着门缝向里面望去,这壹看不由心跳加速,喉咙里使劲嚥了口口水。  


  只见壹具雪白丰满的女性裸体坐在电脑前的真皮靠椅上,壹头乌黑的长髮披在肩上,头上还戴着耳麦,正在QQ视频聊天。  


  啊,妈妈欧阳雪正在裸聊。  


  此时的欧阳雪壹双修长的玉腿大字型分开搁在电脑桌的两边,壹只手在自己鼓胀的大奶子上抚摸着,壹只手在两腿间的芳草丛中揉捏着,小嘴里吐出娇媚的浪叫:「嗯……嗯……大鸡巴主人……小母狗下面的浪穴儿好痒啊,好想主人狠狠地管教壹下啦……」  


  小伟让妈妈这淫贱的叫声刺激得肉棒「呼」地翘了起来,恨不得立时冲进去,以解妈妈的饑渴,然而眼中的女人却是自己的妈妈,暗叹了壹声,眼睛向电脑的屏幕上看去,却见这时屏幕上有壹根粗大的肉棒被壹只手紧紧握住,急促地套动着,那红通通的大龟头不停地撩拨着妈妈的春潮,那壹张壹合的马眼上正涌出壹滴滴精水。  


  欧阳雪小嘴微张,壹条丁香玉舌在红嫩的嘴唇边舔捲着,粉面涨红,两只手更加用力地上下揉动,雪白的身子在靠椅上微微扭曲着:「呜……呜,要来了,主人……小狗狗要洩了……啊……请主人赏赐妳的玉液吧,求求妳,雪儿的骚屄好想主人的热精哦。」  


  小伟不知什?时候已经用力握住了自己的大肉棒,随着妈妈的浪叫声用力地套弄着,眼睛在妈妈的扭动的身体和屏幕上跳动的鸡巴间扫射着,片刻,只见屏幕上的肉棒射出壹股股奶白色的精液,而妈妈的身体也剧烈地抽搐着,搁在桌子上两条玉腿伸得笔直,十个白嫩光洁的脚趾紧紧抓在壹起。  


  「唔……唔,主人……主人……好美啊,主人的精液射满了雪狗狗的身子,真地好想主人的热精射到小狗狗的骚屄里,灌满人家的子宫,啊……好舒服!」  


  欧阳雪壹只手用力按在壹只大奶子上,壹只手紧捂着淫水狂涌的玉穴。  


  这时音响里传来壹个男人的声音:「骚母狗,真的想主人的大鸡巴狠狠地肏妳的小浪屄吗?」  


  「是,母狗的小狗穴好想主人的大鸡巴!」欧阳雪呻吟着。  


  「那好,妳告诉我地址,明天主人就来玩玩妳这个骚货。」电脑里的男人淫笑着说。  


  欧阳雪这时已经平静下来,依然娇媚地说:「主人哥哥,小狗狗的身子除了让老公玩过外,还没有让其他男人骑过,请主人原谅,等哪天人家实在忍不住了,壹定让主人妳好好地玩,狠狠地肏,好不好嘛!」  


  「呵呵,妳这条骚母狗还真是纯洁咧,好吧,总有壹天妳会求我的,那时,妳就知道主人的鸡巴有多厉害了,保证会干得妳欲仙欲死!现在,我要看妳淫水氾滥的骚屄!」  


  欧阳雪听话地站了起来,壹条腿踩在电脑桌上,壹条腿站在地上,双手轻轻分开乌黑浓密的阴毛,两个指头微微拉开有点红肿的大阴唇,立时,壹股淫液又喷了出来,流到站在地上的那条大腿上。  


  透过耳麦,欧阳雪浪笑着说:「大鸡巴主人,母狗的骚屄好不好看?喜不喜欢?」  


  「不错,算是个极品骚屄,不知道大鸡巴插进去是什?味道。」电脑里的男人欣赏着眼前的妙穴。  


  欧阳雪壹边用纤手玩弄着自己那两片粉都都的肉唇,壹边娇吟着:「亲亲的大鸡巴主人,小狗狗的狗穴叫做莲花宝穴咧,只要妳肏壹次就再也不会忘记啦。」  


  那男人调笑着说:「真的?呵呵,那我就天天肏,时时肏,壹直把妳的骚狗穴肏穿干烂,好不好?」  


  「不嘛,主人,小雪要永远做妳的母狗性奴,让妳肏得舒服,干得快乐,唔,人家的骚屄又让主人说得发痒啦,里面的骚水又要出来了啦!」欧阳雪浪叫着,柳腰轻轻摆动,壹双肥白高挺的大奶子划出壹圈圈肉光。  


  「好了,骚货,主人饿了,晚上9点再来玩妳!」说罢,那个男人关了视频。  


  小伟看着妈妈那肥大的雪白屁股,修长的大腿,纤细的柳腰,想像着妈妈用手指翻开的淫汁横流的浪穴,年轻的肉棒不禁壹热壹涨,壹股滚烫的精液喷射而出,弄得裤?里湿漉漉的,赶忙溜到大门口,把门轻轻带上。  


  在门口等了大约十分锺,小伟才敲了下门,喊道:「妈妈,我回来啦。」  


  欧阳雪这时关闭了聊天室,还没来得及穿衣服,就听到小伟的叫门声,胡乱从衣柜里拿出壹条裙子套在身上就跑出了卧室。  


  「儿子,今天怎?这?早就放学了?」欧阳雪边说边打开门,让小伟进来。  


  小伟看着面前的妈妈,不由呆在那里,下面的肉棒又是壹阵跳动。  


  欧阳雪见儿子呆呆地看着自己的身体,不由低头壹看,霎时娇面通红,原来自己慌乱之间随手套在身上的裙子,是条半透明的白色情趣裙,平时和老公欢娱的时候才穿的,这会儿站在儿子面前,两只高挺的大白奶有壹半露了出来,连两粒粉红的奶头也不甘寂寞地凸在那里,再看下面,更是令人浮想联翩,欧阳雪那两条丰腴修长的玉腿在裙子里亭亭玉立,而两腿之间的三角区,壹团乌黑的芳草将整个白雪般的躯体衬托得千娇百媚。  


  「啊呀,臭小子,我是妳妈咧。」欧阳雪羞得双手挡住自己的关键部位,狠狠地瞪了小伟壹眼:「连妈妈的豆腐都敢吃,小心没有晚餐吃哦!」说着,赶紧转身快步走向浴室。  


  小伟想到前面看到妈妈的骚样,不由轻笑了壹下说:「美女妈妈,刚才儿子只是惊豔而已,绝没有吃豆腐的意思啦。」  


  「哼,妈妈要洗澡了,妳赶紧把作业写完,等会我们出去吃晚餐。」  


  小伟看着妈妈的背影,眼睛瞟了壹下卧室里那没有关机的电脑,心念壹转:「骚妈妈,我壹定要得到妳的肉体,要让妳生出来的大肉棒狠狠肏妳的骚屄!」  


  等妈妈把浴室的门关上,小伟急忙跑到妈妈的卧室里,调出刚才妈妈聊天的记录,记下了QQ号码,然后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心不在焉地壹边写作业壹边计画着怎?勾引自己的骚货妈妈。  


  小伟也不知道晚饭是怎?吃完的,眼睛不时偷看着美豔端庄的妈妈,要不是今天无意间看到妈妈那淫贱的样子,还以?妈妈是个纯洁高傲的贵妇。而且,从懂事开始还是第壹次欣赏到妈妈妙曼的身体,比QQ里那些裸聊的女人漂亮多了,听妈妈在裸聊时说的话,知道妈妈还没有真正出轨,看来要想得到妈妈的肉体,就必须从聊天开始。  


  「妈,吃完了吗?我们快点回去吧,明天我要早点起来到学校打篮球。」小伟妈妈优雅的享受着美食,小伟不由催促起来。  


  欧阳雪白了儿子壹眼娇笑着说:「嘻嘻,臭儿子,今天怎?这?急着回家?  


  看来我的宝贝长大了,知道恋家啦!」  


  「当然咯,老爸不在家,小伟就是家里的男人,自然要保护漂亮的妈妈啦,可不要让别人拐跑咯!哈哈!」  


  欧阳雪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没来由地乱跳了壹下:「臭小伟,妳看妈妈像会让人拐跑吗?」  


  「那可不壹定哦。」  


  「啊,讨打是吧。」欧阳雪站起身来,举起玉手就要打。  


  小伟嬉笑着赶紧跑开了,欧阳雪就在后面追,小伟不时地回头看着妈妈那对晃动的大奶子,心里更加坚定要征服妈妈这身惹火的玉体。  


  母子两回到家里就快8点30分了,欧阳雪和往常壹样看着小伟钻进被子里,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卧室,换上睡裙,打开电脑,等待着QQ主人带给自己肉体上的快乐。  


  小伟听到妈妈卧室的门轻轻的关上了,才快速的从被子里爬起来,手忙脚乱的打开自己的学习电脑,登陆QQ,把妈妈的Q号进行搜索,马上就跳出壹个闪亮的用户:流浪狗,再点击用户看详细内容,只见里面写着壹段说明:我是壹条流浪的美丽母狗,在人世间寻找自己的主人,如果妳的有壹根二十釐米的打狗棍,那?妳就是我的主人,我将用我的身心带给主人无与伦比的快乐!  


  原来妈妈真的是条淫贱的母狗,居然在QQ上留着这样露骨的信息,看来,妈妈还没有找到真正的主人,也就是说还没有遇到二十釐米的大鸡巴,哈哈,看来我就是妈妈的主人了,小伟得意的看着自己的肉棒,有壹次打飞机的时候,好奇的量了壹下,足足有二十壹釐米。  


  小伟赶紧把妈妈的QQ加?好友,同时发出壹条信息:「二十壹釐米的打狗棍可以做妳的主人吗?」


  壹条拒绝的信息马上传了过来:「真的?怎?可能?不要骗我哦,不然就是让妳加了,我还是会踢的哦!」  


  「小母狗,敢这样对待主人?」小伟大胆的发出信息。  


  立即就见妈妈的QQ返回了通过的信息,并且立时发过来视频请求。  


  「哈哈,骚妈妈,看来妳春心蕩漾了!」小伟微笑着站起来,把摄像头对準自己的大鸡巴,然后点击接受。  


  小伟想像着妈妈看到自己大鸡巴的样子,似乎听到妈妈在隔壁小嘴里发出的呻吟声,于是壹只手握住粗长的肉棒,儘量的往摄像头面前伸去。  


  「呜呜,主人,主人,母狗终于找到妳了,呜呜!」欧阳雪看着视频里那条粗壮硕长的巨棒,芳心咚咚直跳,眼泪都流出来了。  


  小伟怕让妈妈看到自己的脸,于是把视频关了,坐在椅子上,开始壹步步调教妈妈欧阳雪。  


  「母狗,现在妳相信主人的话了吗?」  


  「嗯,主人,可不可以让母狗看着妳的打狗棍聊天?」  


  小伟毕竟还是个十七岁的少年,根本没有经验面对这样的状况,紧张的思考着怎?样来让自己的妈妈从心到身都臣服于自己。  


  「呵呵,可以,不过,我对妳还不怎?了解,我可不想收壹条丑八怪流浪狗哦,哈哈。」其实欧阳雪在小伟的心目中壹直就像女神壹样美丽。  


  「这样吧,在我收妳之前,妳先不要称自己?『母狗』,也不要叫我『主人』,等我完全了解妳之后,我再考虑我们的关係,怎?样?」小伟想了想,感觉妈妈每次称自己?母狗的时候,都有种奇怪而兴奋的味道。  


  「嗯,只要主人,哦,不…是哥哥…想了解什?,我都会如实回答!」欧阳雪已经决定死心踏地要跟定这个男人了。  


  「妳叫什?名字?」  


  「欧阳雪」  


  「年龄?」  


  「三十七岁。」  


  「妳结婚了吧?有孩子没有?」  


  「嗯,有壹个儿子,十七了。」  


  小伟知道妈妈没有骗自己,微笑着继续问:「很好,以后我就叫妳『雪儿』吧,现在,让我看看妳的脸!看妳有没有资格做我地母狗,哈哈!」  


  欧阳雪在隔壁房间有点紧张的看着屏幕,虽然上网也有五年的时间了,但除了在网络上展现自己傲人的大奶子和迷人的骚屄外,还从来没有露脸过,但是今天面对自己梦想中的拥有着粗长肉棒的男人,她早已神魂颠倒了,心底里那淫贱的慾望在血液里急促的燃烧起来,毫不犹豫地把视频头对準自己的脸庞。  


  壹头乌黑柔顺的长髮,两条密而修长的柳眉,壹双春水盈盈的凤眼,高挺修直的鼻子,壹张红润小嘴,整个纯白的脸蛋上隐隐有二个酒窝。  


  小伟这壹刻真的呆了,从来没有过这样近距离的欣赏自己的母亲,原来三十几岁的妈妈居然这样漂亮,光看这张绝世容?,就让人有种犯罪的冲动,特别是那张肉都都的嘴唇,令小伟恨不得立时将大鸡巴插进去,肆意奔驰壹番。  


  手忙脚乱的在键盘上敲打着:「雪儿,妳?什?叫『流浪狗』?又?什?需要二十釐米的打狗棒呢?」  


  欧阳雪见问,赶紧把耳麦对準小嘴说:「大鸡巴哥哥,雪儿用语音对妳说,好吗?」  


  「嗯,妳说话我打字。」小伟可不敢让妈妈听自己的声音。  


  「是这样的……」欧阳雪慢慢的诉说着自己的往事。  


  原来,欧阳雪出生在壹个医药世家,父亲欧阳忠和母亲沈玉琴均是着名的医生,欧阳忠和沈玉琴是壹对性开放的夫妻,在欧阳雪十五岁之前,他们在壹起做爱就从来没有刻意避开过她,后来在欧阳雪十五岁生日这壹天,欧阳忠佔有了女儿的身体,也许是欧阳雪的血液里继承了父母的淫乱遗传,很快就融入了这种变态的淫乱关係中。  


  母女二个常常是壹丝不挂的在欧阳忠的胯下承欢,欧阳忠那条大肉棒几乎天天要在母女二个的肉洞里狂肏狠干,而每次射精的时候欧阳忠都刻意全部射到欧阳雪的骚屄里,期望女儿?自己生壹个儿子,可是,无论欧阳忠怎样狠干都无法将肉棒捅进欧阳雪的子宫里,所以,欧阳忠肏了女儿三年,还是无法让她怀孕。  


  后来夫妻两个对欧阳雪的阴道进行了认真研究,才发现欧阳雪的阴道竟然有十八釐米深,而且阴道里全部都是壹片片粉红色的肉片,是传说中的「莲花宝穴」。  


  欧阳雪壹边回忆着,壹边用手指在自己的骚屄里抠玩着,双目轻闭,玉面潮红。  


  「骚货,是不是又想妳爸爸的大鸡巴了?」小伟调笑的敲打着键盘。  


  「嗯,雪儿有七年没有让男人的鸡巴肏了,真的难受啊!」  


  「呵呵,继续说,妳还没有回答我妳?什?叫『流浪狗』呢。」  


  欧阳雪把手指从小穴里抽出来,粉嫩的舌头舔干净上面的淫水,继续说道:「爸爸妈妈经过研究以后认?雪儿的阴道和母狗的阴道壹样深,之后雪儿就成了壹条真正的母狗了,每次爸爸在肏我的时候都把我当母狗壹样玩,直到雪儿十九岁的时候,爸爸才用他的精子给我做了人工授精,生下了儿子小伟。七年前,爸爸妈妈由于在医学上有重大突破,就移居美国,临走的那壹夜,爸爸狠狠的干了雪儿壹夜,并且说不想带雪儿出国,不想让外国人肏雪儿的『莲花宝穴』,要雪儿在国内寻找壹条二十釐米长的大鸡巴,然后做这个大鸡巴男人的母狗,所以,雪儿就给自己起了个『流浪狗』的名字。」  


  小伟这时才知道?什?壹直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原来自己不但是妈妈的儿子,同时也是妈妈的弟弟,想到这里不由对妈妈的淫乱有种特别的兴奋,于是说:「这?说,妳真的想成?壹只下贱淫蕩的母狗咯?」  


  「是的,我本来就是母狗,而且是天下最漂亮最淫贱的母狗,不过,只是妳这根天下无双的大鸡巴下面的骚母狗!」欧阳雪骚屄里的麻痒已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了,恨不得电脑里的男人马上就过来狠狠的肏自己壹顿。  


  「妳的骚屄真的没有别的男人肏过?」  


  「是的啦,除了雪儿的爸爸玩过,就没有让其他男人干过了!」  


  「好吧,让我看看妳的『莲花宝穴』,然后我就可以决定收不收妳这只淫贱的骚母狗了!记住,要好好表现自己哦,不然,妳还是只『流浪狗』。」  


  欧阳雪知道这个男人对自己已经有感觉了,心里很是高兴,自然要好好的表现壹下了:「是,大鸡巴哥哥,雪儿会让妳满意的。」  


  于是,把壹双白玉般的大腿使劲叉开对準视频头,然后,双手分开乌黑淩乱的阴毛,两手的拇指和食指轻轻捏住两片红肿鲜嫩的大阴唇,慢慢的拉开,壹股透明的淡黄色淫水从裂开的骚屄下面涌了出来。  


  「哥哥,妹妹的小骚屄好不好看?」欧阳雪对着耳麦呻吟着。  


  小伟大张着眼睛,喉咙里吞了口口水:「不错,『莲花宝穴』就是这个样子吗?」  


  「大鸡巴哥哥,妳看清楚了,雪儿要开始表演了哦,嘻嘻!」欧阳雪又用两根食指弯曲着伸进春液四溢的骚屄里,慢慢的向两边拉开。  


  只见壹个红嫩的肉洞渐渐的张开,欧阳雪使劲的憋住气,阴道里的红肉就向外翻出:「哥哥,看到没有,雪儿的骚屄已经翻开了,壹片片的肉块像不像莲花?  


  哥哥,雪儿也要看妳的『打狗棒』。」  


  「好。」小伟再次打开视频,站了起来,左手用力的握住肉棒,快速的?动着。「啊,啊,好粗壮雄伟的大鸡巴,亲哥哥,雪儿要做妳的母狗,雪儿要妳的『打狗棒』狠狠的惩罚骚狗屄,唔唔!」欧阳雪再次看到小伟的鸡巴,全身壹阵颤抖,浪穴深处激烈的蠕动起来,就连子宫似乎也在渴望着。  


  小伟也几乎要控制不住了,大龟头涨的紫红,马眼壹张壹合的,差点就要冲进妈妈的房间里,把即将喷涌而出的精液灌进眼前这副「莲花宝穴」里。  


  这时,耳麦里又传来妈妈的呻吟淫叫:「亲哥哥,快把妳的巨棒肏到雪儿的浪屄里吧,雪儿要用这些莲花肉片包住妳的『打狗棍』,让妳享受『巨棒打狗』的快乐。」  


  「骚货,快点玩弄妳的浪穴,我要射了,啊,贱狗。」小伟实在受不了眼前的画面了,何况面对的又是自己的亲妈妈,那种激情是平时手淫感受不到的。  


  此时的欧阳雪也是淫液狂流了,芳心乱跳,子宫灼热:「哥哥,妳快来操我啊,呜呜,母狗的骚屄痒死啦…」  


  「啊,骚货妈妈,射死妳,射穿妳的浪屄!」小伟心里狂喊着,大手使劲在鸡巴上?动几下,壹股白精狂喷而出,打在电脑屏幕上。  


  「啊,好多的豆浆啊,哥哥,雪儿要喝妳的精液哦!」欧阳雪的手指在阴道里快速的抽插着,淫嘴大张,像是在接受小伟精液的洗礼。


  小伟慢慢的抚摸着射精后的大鸡巴,眼睛看了壹下桌子上石英锺,便在键盘敲打着:「雪儿,我决定收下妳这只『流浪狗』了,不过,我看到妳的眼角好像有条皱纹,还不够完美,明天晚上八点我们就在市内的『深蓝』面具舞会上见,我要用精液帮妳洗面,等妳脸上的皱纹不在的时候,就是我肏妳骚屄的时候,还有就是妳下面的阴毛太杂乱了点,记得明天也要修剪整齐。」  


  欧阳雪激动的在耳麦里应承着:「谢谢主人,谢谢大鸡巴主人,母狗欧阳雪好高兴,雪儿再也不是『流浪狗』了,雪儿壹定好好侍候主人,壹定会听主人的话,做壹只乖乖的贱狗。」  


  小伟看着妈妈的QQ名字变成了「有主的母狗」,不由心里壹笑,想像着妈妈那快乐的样子,心里充满了爱的温暖。  


  这壹夜,母子俩在壹墙之隔的房间里,激动的盼望着,盼望着明日的激情之夜。  


  壹夜无眠,欧阳雪满脑子都是那根热气腾腾,粗长雄壮的「打狗棍」,想到第壹次要和除老公以外的男人约会,就莫名的感觉紧张和兴奋,下体也壹直湿漉漉、麻痒痒的。  


  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抚摸着如花似玉的脸庞,轻轻的叹了口气,毕竟是三十几岁的人了,虽然养尊处优,保养得当,看上去只二十几岁,但是眼角还是有了壹条不太明显的皱纹。  


  「那人说要用精液帮我美容,不知道会不会有效果?」喃喃自语着,欧阳雪托起那对傲人的丰盈巨乳,摇晃着,两颗淡红色的奶头划出壹串耀眼的光彩,「哦,这对漂亮的奶子终于要让别的男人玩耍了。」眼光顺着平坦光滑的小腹向下看去,欧阳雪突然发现自己那团浓密乌黑的阴毛真的有点杂乱,「原来,男人不喜欢阴毛散乱的女人,要怎?修剪主人才高兴呢?」呆了半晌,欧阳雪拿起吹风和梳子,边梳理着柔软黑亮的阴毛边思索:「主人没有明确的指示,那就先把它们吹柔顺再说吧。」看着顺滑的阴毛间那条红嫩微张的玉沟,欧阳雪微笑着伸手在那粒似要破土而出的肉芽上揉了几下,只感觉壹阵酥麻的味道传到大脑里,不由玉体轻颤,壹时竟不能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