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狱中的一天

10.23 11:17

人物简介


罗大虎——黑社会头子,为人狡猾奸诈、诡计多端。因为杀人被判入狱,在狱
中因缘际会,用金钱、权力和女色收买了一众狱警,最后成功将监
狱变成黑暗的罪恶天堂。


初晴——聪慧美貌的女检察官,检察官生涯的第一案就是将罗大虎成功入罪
,从此两人结下了不解的仇怨。在调查监狱腐败舞弊的案件中再次
和罗大虎交锋,互有输赢。可惜后来因为丈夫和情人皆落入罗大虎
手里成为人质,身不由己之下失身于罗大虎,更被强迫受孕,身败
名裂,不为世人所谅解。为了不连累无辜的孩子,最后不得已投靠
罗大虎。


罗小虎——罗大虎的弟弟,兼得力助手。


罗小月——罗大虎的妹妹,兼秘密情人。


侯学名——原监狱长,为人刚直,可惜被罗大虎以女色和权力收买和矇蔽,助
纣为虐。后来被初晴以大义所唤醒,準备揭发监狱黑幕之际,罗大
虎用其妻女为人质威胁,被迫自杀。死后遭到诬衊,身负骂名。


萧雪——原罗大虎手下红牌,执行「美人计」,成功拉侯学名下水。然而两
人日久生情,为了丈夫不惜多次背叛罗大虎,最后遭到残酷的报复
,过着生不如死的悲惨生活。


卫慧——监狱女医生,因为自身身世的关係,追逐名利。被罗大虎以权力和
肉慾所迷,成为帮凶,最终沉沦堕落。


详情请见拙作《黑狱》








星期二晚上七时三十六分




「咕噜……咕噜……咕噜……」


罗大虎的肚子空空地鸣响起来。抬头看看表,肏!晚了半个多小时了,想饿
死老子啊!


「咚……咚……咚……」


外面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妈的,现在才到,都什幺时候了!想饿死老公找山拜啊!」


一打开门,罗大虎就是一顿劈头盖脑的大骂。


「对……对不起……来晚了。」


初晴低着头,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侧侧身进了门。


今晚的初晴,内里是一件细肩带紫色暗花连身裙,外面则套着桃红中袖的镂
空衬衣,嫩滑的玉足上穿着一双新潮的绑带高根凉鞋。


一头刚刚掩耳的短髮大方宜人,当中有几缕染成了艳丽的玫瑰红,配搭着那
高耸起伏的双峰和丰美圆润的臀部,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成熟妩媚的少妇风情,
叫人心醉。


初晴微微欠身,轻轻抬高小腿,修长的玉指灵巧地鬆开凉鞋上的细带绳结,
白嫩细腻的脚踝上依稀可见被绑带勾勒出来的痕迹。


一对肉感十足的圆臀,因为弯腰的关係,紧贴在裙子上,轮廓毕露,不经意
地朝着背后的男主人款款摆动着,诱惑十足。


从裙子里伸展出来的一双美腿并不特别的修长,然而那丰腴浑圆的大腿和均
匀有緻的小腿比例恰好,加上晶莹嫩白的肌肤,简直是完美无暇。


只有罗大虎清楚知道,把这双美腿架在肩膀上肆意狎弄,是多幺的令人叫爽



眼前突然一亮,罗大虎急忙蹲下身去,一把捏住初晴那赤裸的脚掌,粗大的
手指在脚踝上那浅红的绑痕上细细摩挲着。


「啧啧,怎幺弄成这样啊?一会要好好痛痛才行。」


「刚买的新鞋,所以就……」


被罗大虎握在手里的脚掌被捏得一阵酥麻,几乎让初晴站立不稳,跌倒在地
毯上。


她知道罗大虎所谓的痛痛,要幺是变态地把自己舔得哭笑不得,要幺就是让
自己给他来一场「足交」,反正……都是些羞煞人的事情。


想起那些淫贱情景,初晴不禁飞红脸庞,脚尖轻轻用力,挣脱了罗大虎的手
,赤着脚踩在地毯上忙活去了。


打量着初晴那娇小玲珑的身影,回味着刚才指尖的美妙触感,罗大虎不禁遐
想翩翩。


从一开始算计初晴时,罗大虎就尽量刻意不对她使用暴力,他要靠计谋和手
段来真正摺服这个聪慧美丽的女检察官!到了初晴无可奈何地屈服于他以后,暴
力更是完全变得毫无意义,所以初晴并没有感受过菲菲那种悲惨的遭遇。


不过,为了增加性趣,现在似乎是到了反璞归真的时候了!


漆黑细韧的绳子,反绑着初晴那纤细的手臂,紧紧地缠绕在那高耸的双乳、
丰满的雪臀,甚至是……那娇嫩的耻丘上!光是联想,已经让罗大虎口水长流了



正在忙碌地为罗大虎布置着晚餐的初晴,一点都没有觉察到身后那不怀好意
的目光,和那不久以后将要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无耻摺辱。






星期二晚上七时四十五分




手脚利索的初晴,很快的就给罗大虎先送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炖汤。


「嗯……好香啊!今天喝什幺汤啊?」


「是……是炖……虎鞭。」


初晴吞吞吐吐的,最后两个字更是轻得如针落地。


「呵呵,你坏了,竟然让我吃这东西……」


罗大虎拧了拧初晴那红红的粉脸。


「不……不……不是的,是婆婆她……她要我炖的,她说你最近那个……那
个太多了,要好好补……补一补……」


初晴急着为自己分辩,话都说得结结巴巴的,一副住家小妇人的样子,那里
还有半分以前身为检察官时在法庭上舌战群雄的冷静和风采。


「看,阿妈做事多贴心,你要多些向她请教如何做一个好老婆啊。嗯……当
然还有做媳妇的本分。」


罗大虎呷了一口热汤,顺便教训着初晴。


「是……是的……」


初晴低声回应道,心中却是一阵酸楚。


自从入了罗家以后,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初晴在满足罗大虎旺
盛慾望的同时,也尽力做好一个小媳妇的本分。然而,无论她如何的努力,先入
为主的婆婆总是固执地认为儿子的遭遇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自己所做的一切都
变成了理所当然的赎罪行为,难免处处受到刁难。


相比诸事挑剔的婆婆,公公无遗是和蔼可亲多了,只是……他那过分追求添
孙的强烈慾望,对于初晴来说,却是更加难堪的巨大压力啊!


「对了,弟妹他们没什幺吧?」


「小虎他……最近听了你的话,多些时间呆在家里了……」


「这样就好,家里总要有个话得事的男人镇住才行,你有事也要和他多商量
商量。小月呢,她的高考準备得怎样?」


本来罗小虎多呆在家是件好事,起码能分担掉一些初晴不愿做的事。只是,
罗小虎那嗳味的态度、挑逗的话语和色迷迷的目光,一点都不像一个小叔对大嫂
所应有的,直教初晴避之则吉,哪里还会主动去找他啊。


还有,初晴换下待洗的内衣内裤,经常无缘无故地失蹤,恐怕也是落入了他
的手中。想到自己的贴身衣物被人当成了意淫的对象,初晴就觉得一阵阵莫名的
恶寒。


不过对于这些「家丑」,初晴可不敢对罗大虎说,相反只能无奈地深深埋藏
在心里,免得背上「挑拨离间」的罪名!


「小月她最近经常出去……听说是参加了……补习班,可能是……正在準备
这一次的高考呢。」


然则实情是小月无心向学,整天和几个损友在外闲逛玩耍,过着逍遥快乐的
腐靡日子。


初晴不擅也不愿说谎,只好避重就轻。


「补习班?家里不是放着个高考状元嘛,何必出出入入的?你做人大嫂的,
要多多关心一下小月的功课才行。」


罗大虎皱了皱眉。


大嫂?恐怕小月把她当作争宠的对手多于关心她的大嫂啊!又怎幺会听她的
话呢?


初晴表面唯唯诺诺,心里却不禁苦笑。


「昨天带森森去看过两间幼儿园,看他样子似乎是喜欢那间福萌多一点,不
过还是等你来拍闆。」


「这个是一定要的,过两天我找时间和你亲自走一趟瞧瞧。」


对于森森这个长子兼暂时唯一的儿子,罗大虎还指望着他将来继承自己的家
业,对他的一切可是无比的关心。


「啊,对了,美芬已经能站稳脚,就快可以学走路了;美芳比姐姐差一点,
嘿……不过她已经能含含糊糊地叫我了。」


提到两个可爱的孪生女儿,初晴的声音也欢快了不少,毕竟心爱的孩子现在
已经是她唯一的心灵寄托了。


「是嘛,下次要让她们叫爸爸。」


罗大虎淡淡地回答到。


初晴原本还想多说些女儿的趣事,不过看到罗大虎兴緻不大,识趣地连忙改
口。


「因为小月忙着……準备高考,所以美凤和美娴暂时由我照看着;还有……
雪儿……她最近好像喜欢上画画,我送了她去参加一个美术班……」


初晴的声音突然间黯淡了不少。


罗大虎把汤一饮而尽,咂咂嘴巴,对于自己的杰作,心里面很是得意。


看到罗大虎喝完了汤,初晴连忙端上四样家常小菜。


竹笙蟹肉捲,清香可口,鲜味十足;糖醋蜜肉,外脆里嫩,汁浓味厚;豆豉
鲮鱼炒油麦菜,渗杂着鲮鱼肥甘滋味的鲜嫩油麦菜才是真正的主角;还有一道上
汤豆腐,汤清如水,里面浸泡着的豆腐却是饱吸了鸡肉的鲜和火腿的香,确是一
绝。


「不错不错,好老婆,你的手艺是越来越进步了。」


罗大虎一面逐样品嚐过去,一面讚不绝口。


的确,为了满足罗大虎甚高的口味追求,一向不擅下厨的初晴在烹调上取得
的进步连自己都难以置信。


对于罗大虎难得的讚赏,初晴仅仅是报以一微笑。


虽然罗大虎「老公老婆」的常挂在嘴边,但实际上两人是没有任何的正式关
係。说难听一点,自己不过是罗大虎的地下情妇,或者是帮他白生孩子的黑市夫
人而已。


对于名份的问题,初晴其实并不多在意,反正……自己也不是真心的要嫁给
罗大虎。只是三个孩子的出生证上,都只有父亲的名字,而母亲一栏,却被人为
地空白了。


也就是说,只要罗大虎愿意,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剥夺掉自己做母亲的资格。
每当初晴想到这里,都会不寒而慄,不得不强迫自己不要继续胡思乱想下去。


只是……曾经如此勤奋学习法律,并矢志要用法律去维护正义的自己,现在
却连身为人母的基本权利都无法保障,真是可悲又可歎啊!


因为感怀身世的缘故,相对于吃得兴高采烈的罗大虎,这一顿饭,初晴可是
食之无味,仿如嚼蜡。






星期二晚上九时三十分




酒足饭饱的罗大虎赤裸裸地坐在沙发上,一面倾听着洗手间里传来的阵阵淋
浴声,一面心不在焉地用遥控器转换着电视频道。


水声骤然而止,接着是沉静的等待,不过光是回想初晴如何用大毛巾拭擦着
那雪白丰腴的身子的情景就够让人兴奋的了。


「咿呀」一声,洗手间的门开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鲜红夺目的闪亮高跟鞋,跟着迈出的是一条浑圆均匀
的玉腿,上面套着的是同样火辣辣的红色超薄吊带袜。


犹豫了一下,初晴才羞羞答答地站了出来,一身艳红令罗大虎为之眼前一亮



上身穿着的是一件红色吊带式胸衣,胸部镂空的蕾丝使得一对雪白的乳球若
隐若现,异常诱人。腹部大片的弹力网纱用两个漂亮的蝴蝶结和吊袜带紧紧联繫
着,被绷紧成弯弯的初月形,露出那娇媚可爱的小肚脐和下面大片雪白的肌肤。


丰臀上则是一条红色的丁字裤,整条裤子仅由数根弹力充沛的幼绳简单编织
而成,只在三角部位用一个性感撩人的红绒球遮挡住。黑亮浓密的耻毛不断从小
小绒球的边缘窜出来,看上去真是有几分「绿叶衬红花」的味道。


纤纤玉手上戴着一双指环式薄纱手套,两根幼带优雅地在中指上交叉环绕而
过,露出那春葱般的细长手指,末端的蕾丝边紧贴着雪白的上臂,性感之中又加
添了几分典雅高贵的欧式味道。


好一套「红粉佳人」,不愧是进口的高级货,直把罗大虎看得两眼放光。


初晴小心翼翼地向着罗大虎走过去,尽量保持一个比较雅緻一点的姿势。然
而近六寸的幼细鞋根让她很不适应,走得摇摇晃晃的,连带着让充满肉感的乳球
和臀丘也随之巍巍地抖动个不停,掀起阵阵乳波臀浪。


「来,坐这里。」


罗大虎笑呵呵拍拍两腿,示意初晴坐下去,两腿中间的肉棒早已经一柱擎天
地守候在那里。


站在罗大虎前面,初晴羞赧地慢慢转过身来,眼前立即展现出另一幅极性感
的画面。


紧紧包裹在透明薄纱下的光洁玉背线条优美,不消多说。一对几乎全裸的雪
白肥臀,因为高跟鞋的关係,向后高高地翘起,挤压出一道深深的沟壑。鲜艳的
红绳从上延伸而入,贯穿于幽深的股沟间,再由胯下连接到前面的绒球,整个屁
股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淫蕩气息。


罗大虎十指用力抓住那两团柔软雪白的臀肉,大力揉搓着,鼻子更是凑过去
,深深地吸了一口,肌肤上飘扬着罗大虎最喜欢的香熏的味道。


「妈的,生过孩子的就是不同,特别够味道。」


初晴双腿一软,不由自主地坐到了罗大虎腿上。因为腿上套着光滑丝袜的缘
故,整个娇躯沿着那毛茸茸的大腿慢慢往后滑去,直到罗大虎那根又粗又硬的肉
棒顶在了她的后腰。


因为肉棒被压得有点不舒服,罗大虎伸出手来,调整了一下位置,直接就把
肉棒塞进初晴的股沟里,让两团粉嫩的臀肉紧紧缠绕在上。


少了肉棒的阻挡,初晴整个身子完全偎依进了罗大虎的怀抱里。深埋于股沟
间那热呼呼的、不时跳动磨蹭着的肉棒,让她小腹下面产生阵阵酥麻。


穿着高跟鞋的两条美腿,被罗大虎用膝盖顶住往两边一分,淫蕩地朝外敞张
着,肥厚多肉的臀部趁势往下一沉,股沟把肉棒夹得更紧了。


「啊啊啊……太深了……啊……好……好棒啊……啊啊……好棒……啊……



罗大虎一按遥控器,预先準备好的带子开始播放起来。霎时间,整个屋子到
处飘扬着女主角那狂乱放蕩的呻吟声。


初晴俏脸顿时火红,眼睛微微闭合着,头轻轻地歪向了一边。虽然暂时避开
了屏幕上那赤裸裸的视觉刺激,只是那既陌生又熟悉的激烈呻吟仍然不断地冲击
着她的听觉神经。


「呵呵,还会害羞啊……」


罗大虎那热呼呼的气息喷在初晴那小巧玲珑的耳朵里,让她浑身发抖。


陪罗大虎观赏过的黄片多不胜数,兽交、幼女、杂乱群交,再淫秽的也见过
,对于这些初晴已经被动地接受了。只是……只是眼前的这部却是特别的与众不
同,也给了初晴异样的强烈刺激,因为……因为片中的男女主角就是她和罗大虎
啊!


不知从何时开始,罗大虎竟然迷上了个人拍摄这种玩意。在这小小的房间里
,就有着四部摄像机以不同角度对準了那张大床,随时将床上人的一举一动尽情
收录。


罗大虎更是兴趣盈然地将拍摄下来的影像逐一剔选和剪接,做成一集集精华
专辑,珍藏下来,不时拿出来欣赏一番。


对于罗大虎在这方面展露出来的「天赋」,初晴简直是哭笑不得。


「看这里,多精彩!」


看得津津有味的罗大虎突然兴奋地叫喊着,一手捏住初晴秀气的脸颊,扭转
过来,强迫她观看眼前淫蕩的一幕。


成熟柔美的胴体一丝不挂,双腿大张地跪坐在男人的身上。身体尽力往后仰
去,一双纤纤玉手紧紧抓住男人的小腿肚,并以此为助力激烈地起伏着美臀,放
蕩地吞吐着胯下那粗大黝黑的肉棒,扭腰摆臀的艳媚姿态是那幺的纯熟和自然。


如弓弯曲着的上身,两团饱满的乳球在不住地上下起伏跳动,彷彿两只大白
兔在乱蹦乱跳;披头散髮下的俏脸,鲜红的小嘴用力竭张,兴奋地浪叫着。


这个像那些风骚妓女一样抛臀甩乳、高声淫叫的女人就是我嘛?


初晴头脑一阵混乱,肉体却已经在迫不待及地回应着身上的挑逗。


罗大虎的左手不知什幺时候已经挤入胸衣内,正在揉捏着那勃起的乳头,右
手则抓住那个鲜红的绒球,用软绵绵的绒毛拨弄着初晴那同样娇嫩红艳的阴唇和
阴蒂。


阵阵酥麻的快感流遍初晴全身,从子宫深处分泌出大量的汁液,缓缓流出阴
道口,逐渐润湿了遮盖在上的红绒球。


初晴一阵的哆嗦,整个人往后倒进罗大虎怀里,头软绵绵地枕在了那宽阔的
肩膀上,涂着鲜红唇彩的小嘴微微张开,发出低低的呻吟。


罗大虎伸手抱住初晴那火红髮烫的俏脸,把大嘴凑了过去;初晴迷乱地吐出
红润的小香舌,伸到罗大虎嘴里,让他尽情品咂。


空气中的淫霏味道越趋浓烈……






星期二晚上十时




宽大舒服的床上,初晴斜枕玉臂,侧卧着一丝不挂的雪嫩身子。左腿被压在
罗大虎身下,右腿斜斜地架在了罗大虎的肩上。罗大虎则跪在初晴两腿间,两人
股间交叉嵌合,正在做着最紧密的结合。


罗大虎手里拿着最时髦的手提摄录机,目标是胸前那对肥腻的大奶。


初晴那对饱满的圆乳,在镜头的放大作用下,更显丰硕。一粗一细的两根手
指,正在上面热烈地玩弄着那深红膨胀的一对俏乳尖。


「老婆,谁玩得你更加舒服啊?」


罗大虎一面夹弄着那已经高耸朝天的乳头,一面调谑着。


「我……我……」


初晴的纤纤玉指推捏着自己另一边的乳头,气喘吁吁。可恨的手指,像着了
魔一样,总是无法停下来,自动自觉地追求着更大的肉体快感。


「呵,原来我还比不上老婆你自摸啊,看来要加把劲喔。」


罗大虎突然用力将那又翘又硬的乳头深深地按入了乳晕当中,大力旋搓起来



「啊啊……是……老公你……啊啊……」


等到满意的答覆以后,镜头慢慢滑落,在那娇俏迷人的小肚脐眼上打了个转
,来到两人交合的部位。


两片艳红的阴唇,紧紧夹住中间黝黑的大肉棒,进进出出之间,不停地将里
面嫣红滑润的壁肉翻出捲入。乳白的淫液,从性器结合的空隙中源源不断渗出,
在洞口堆积成小小的白色泡沫,随着两人的动作,发出阵阵「噗滋噗滋」的淫声



「多好听的声音,要好好录下来重播啊。」


罗大虎故意说到,把手中的摄影机更加的靠近。


「啊……不……不要……不要啊……」


初晴不禁害羞着急起来。现在听着也许不感觉到什幺,但是回放录音的时候
,特别是罗大虎故意把音量调到最高,那淫霏之音是多幺的令她难堪!


放鬆私处的肌肉,肉棒的抽插变得更加的舒畅,讨厌的淫声变得更快更急;
夹紧私处的肌肉,不让肉棒进出得这幺频密,然而更加紧贴的性器之间摩擦得愈
发厉害,传来的声音变成了更加刺耳「噗啾噗啾」。


「哈哈,真好听啊,继续啊,老婆。」


罗大虎的嘲笑让初晴夹也不是,放也不是,就这样迷迷糊糊地鬆鬆紧紧收缩
个不停,让罗大虎爽翻了天。


「呼呼,来,尝尝味道。」


罗大虎用手指从交合处捞起一沱两人的淫液混和物,放到了初晴嘴边。


「不……不要……」


镜头下的初晴摇摆着头,亮晶晶的黏液涂满在火红的俏脸上,最后还是哀歎
一声,让罗大虎的手指突破了嫣红的双唇,霸道地伸进了小嘴里面。


配合着肉棒的动作,罗大虎的手指插在初晴那热烫烫的口腔里面,尽情搅动
着。娇嫩的双唇,紧含着那粗壮的指身,香滑的小舌,缠绕在指尖上,甘甜的唾
液,不由自主地从嘴角缓缓流出。


「说,上下一起被插是不是很爽。」


罗大虎用指甲颳弄着初晴口腔里娇嫩的壁肉,让她一阵肉麻,全身猛地颤抖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