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我的慾火》

11.21 03:20


《我的慾火》


正文 我的慾火(01-02)

    作者:温馨依人

    字数:247

    第一章

    手机响了,準确点说是,手机震动了,连带着牵扯我心头的慾火。一定是男

    友做的好事。我还要做笔记呢!居然这个时候来call我,何况我还是坐在第

    一排。

    我已经写不下东西了。我的双腿不停的抖动,把左腿放到右腿上,然后拿下

    来,再把右腿换到左腿上,这过程中包裹在黑丝里娇小的脚掌以鱼嘴高跟鞋的鞋

    跟为支点不停的抖动。正所谓男抖穷,女抖贱,让我心如此猫爪的东西,就是正

    放在我阴道里的蓝牙跳蛋。

    就在这样的煎熬中终于等到下课,我立马抓起早在教授眼皮下收拾好的包包,

    迅速而不失风度的扭着屁股疾步走出了教室。赶紧转入拐角的厕所,刚把厕格关

    上,我的脚就软了下来。便池上方,一朵经验丰富但保养良好的花蕊粉红中略带

    些黑色,下面吊着个表面已经布满粘液的湿润润跳蛋在空中兀自的抖动。通过链

    子它牵动着与之相连的阴蒂环,颤动着我那不自的身体。这个可恶的小东西刚

    刚伴随着我高潮的分泌物从肉壶中冲了出来。这种可由手机控制的跳蛋是昨天老

    公送给我的礼物,他还特意设置成来电来信自动开始震动。我紧咬着包包才没发

    出性福的叫声。老公特别喜欢听我叫,他说我的叫声能让附近的雄性都勃起。

    当我好不容易平静下来,才从包里掏出手机。果然是老公发来短信叫我赶紧

    家,路上顺便取点东西。家是指我们在学校外不远的一处住宅租住的房子,

    离学校五分钟的车程,当然指的是自行车。于是直接把小坏蛋塞屄后,整理了

    一下吊袜带,就下楼去取我的单车了。我当然没穿内裤,老公说是情趣,而我这

    样一个贪慾的女人自然也不想穿,当然胸罩戴了,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乳房下垂。

    山地车的坐垫实在是又硬又小,恰恰好陷在胯下,再加上阴道中的异物,我

    就好像坐在一个假阳具上骑车。每踩一圈都是一个刺激。在快感的煎熬中,我来

    到了一家情趣用品店,这就是老公要我取东西的地方。我们用的情趣用品基本上

    都是在这里买的,比如我现在穿着的情趣胸罩,中间开着缝。由于刚才的高潮和

    一路过来的刺激,我的乳头已经坚硬如小石头般从缝隙中探出,在外衣上形成明

    显的凸点。老公叫我来取先前订货的狐狸尾肛塞。

    老闆年纪不小,可精神一点都不少,一见我进店就迎了上来,一只手隔着衣

    服拧了拧我的乳头,一只手直接探到我裙底抚摸起我的阴唇来。「每次来都是这

    幺湿啊,车座上都是水吧」老闆笑着说,同时用手指扣着阴环把我下身拉向他裆

    部,原来捏我乳头的手绕到后面一边抓我丰满的臀部一边把中指捅进我的菊花,

    「帮你通通,方便等下帮你装尾巴」。

    「我时间紧,他催的急,下次啊~ 」我不得不一手抵住他胸口一手抓他头髮

    制止他舌头对我脖子的侵犯。

    「你看,它从听说你要过来取货时就这幺大了。」老闆把他头上的手拿下来

    放到他的小上,隔着他的裤子也能感受到他的硬度,「你怎幺也得帮我消消

    肿。」

    刚从菊花中抽出的手指在我小嘴里挑逗着舌头,随着肩膀被压下,我也就分

    开双腿露出阴门,半推半就的蹲了下去。用手拉开了拉链,一条热乎乎肉肠弹到

    我脸上。为了节约时间,嘬了两下那黑红的龟头,慢慢地含进去一直到底,然后

    开始用狂暴的姿态吸吮他阴茎,同时飞快的前后移动我的头。「我操,你越来越

    牛逼了,小婊子」,老闆仰着头喊着,他鸡巴继续在我喉咙里进出。就在差不多

    要射出来的关头,一阵摩托车响来到店门口停住了,老闆赶紧把鸡巴抽出来,我

    被拖着头髮以母狗的方式爬进柜檯里。

    在我惊魂未定的时候就听到有人说「这不是那小浪货的单车嘛。一闻车座上

    的骚味就知道了。」

    3地

    ,很明显我在这片小花名远扬了。都怪我老公,不单喜欢

    听人家叫,还要人家对着窗口叫,为此门上都被贴过字条。

    「她放车在这里而已」,老闆心虚的答。一问一答的和来人瞎侃着诸如,

    我批着透明薄纱去倒垃圾,穿着比基尼在阳台晒衣服等等。还提到有人信誓旦旦

    说看到过我在楼顶自慰。当然这些都是真的,人家老公爱这样嘛,当然我也乐在

    其中。

    「你跟她关係不错嘛。」对话还在继续。

    「既然挨耽搁了就继续玩玩吧」听着他们吹水,我的恶作剧的想。于是,我

    不顾老闆的躲闪,解开裤带把裤子直接拉下到脚踝。然后一手一把握住他还半硬

    的阴茎,另一手揉搓着他的卵蛋。灵活的香舌不停的刺激他的龟头,沿着周围冠

    状沟舔了一圈,然后从龟头下面一路舔到阴囊,把两个蛋蛋吸到嘴里把玩,再往

    把龟头整个含进去嗦一下,如此反複来几次后,他整个鸡巴都沾满了我的口

    水,看起来显得发亮。

    「他们家照顾生意罢了。」

    束着马尾的头在男人的腰部前后动作着。

    「有没有照顾到人家屄眼子里去啊,哈哈」

    双手环绕着老闆发硬的臀部,手指不停的按压着粗糙的屁眼。

    「照顾到嘴里去了」,老闆已经适应了我的恶作剧,说这话的时候还配着

    往咽喉里捅了捅直到我鼻子碰到他肚皮。

    听到老闆这幺说来人一愣,接着以为老闆是在开玩笑而笑起来。他哪知老闆

    可是边跟他笑边向前挺着身体,真的把黏糊糊的精液照顾到我嘴里。

    路人走的时候,我已经把精液尽数吞进肚子里了,我又用手指挤弄了手里的

    鸡巴几下,用舌头把马眼渗出的一些白色泡沫舔进嘴里,向老闆眨眨眼似乎在说

    「真好吃」。

    从情趣店里出来,被唾液弄湿的衣服贴在我坚挺的乳房上,让乳沟若隐若现。

    虽然看起来很诱人,但是不舒服,而且我得快点去免得老公等太久了。大

    家一定以为是男友把我当玩具一样跟老闆一起调教过吧。当然不是了,虽然他带

    我来买很多东西,同时玩很多诱惑游戏,从最开始让我走光让老闆看到没穿底裤

    的裙底,到让我脱光了在老闆面前试穿那些情趣内衣,不过他可是一直都在旁边

    盯着哦。在他看来我是他的禁脔,虽然在跟他交往之前,上过人家的排起来海了

    去了(估计行淫时照片、录像都被拍了不少),就算申明过要有各自的空间,他

    还是坚持要我当他女友,也许他非要我答应做他女友也是想享受打败其他人的快

    感。

    既然人家这幺爱玩,为什幺还要找个男友捆绑自己。首先是他够猛,花样够

    多,经常能有新鲜刺激的玩法,至少让人家不腻味;其次就是有个男友可以减少

    很多无聊的求交往,何况男人就是喜欢偷,对别人的女友更有性趣。同样对女人

    来说,偷情又何尝不是一剂美妙的春药呢,情趣店老闆只是我的猎物之一,自从

    前几天表演了试用肛塞后(狐狸尾巴就是这次定的),老公还怂恿我去那试用自

    慰器,想看看老闆吃不到葡萄的酸样,可是没想到我已经拿老闆来自慰过了,他

    知道的话不知道要怎幺「磨练」我。每次被他发现我的「外遇」(能称外遇吗)

    后,他都会特别性奋加倍的对我「磨练磨练」(这是他的原话),这时我总

    是无比的消受几天也缓不过劲来,这也算是我接受他的原因之一吧。

    走到了门廊脑袋停止发春,湿润的领口越发难受了。于是我决定脱掉外衣,

    这样自然不能坐电梯了,好在走楼梯少之又少,加上又是上班时间应该不会碰到

    人,暴露的快感不就是这幺追求的吗。现在在楼梯间里,舞动着一个美丽的精灵,

    上身只穿着件单薄透明的胸罩,如蕊朵般迎风挺立的奶头正从正中的缝隙中顽强

    的伸出头来,腰上缠着黑色蕾丝袜带通过吊带链接着覆盖了一双柔滑顺长美腿的

    黑色水晶丝袜。如果谁有幸也走在楼梯,从下往上能看到双股之间一道诱人的裂

    缝泛着水光,每当走到有阳光照射的地方,这具美丽胴体的正面,两腿之间则会

    闪现出金属的光辉,那是阴蒂环和跳蛋链子的反光。

    我就这样踩着后跟颇高的黑色鱼嘴高跟,迈开步子踏在台阶往上走,屁股一

    扭一扭的保持着平衡,阴道里的小坏蛋在这交错的挤压下形成了另一个刺激。包

    包挎在肩上,手里拿着肛塞,不停的用狐狸尾轻抽我的胸脯、屁股和大腿,留下

    些许红印更衬托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一想到耽搁了这幺久,不知道老公又会怎

    幺折腾我,于是下体涌来一阵火热,蜜肉里的湿润又增加了些许,我感觉到有些

    已经流到了大腿内侧,说不定还有几滴已经滴到了地闆上。

    就这样我怀着急切的到了家门口,先探头看看了四下无人,赶紧过去按门

    铃,暴露的快感很是享受,但是穿成这样被同层的

    2?|

    人碰到还是会尴尬。虽然现在

    我氾滥的下体不会拒绝任何人的进入,但是毕竟俗话兔子不吃窝边草嘛,为避免

    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小心点好。该死,我都想了那幺多了为什幺还不开门。我现在

    真正有些紧张了,感觉到膀胱一胀一胀的,真要被熟人看到尿出来就臭大了。紧

    张的在包包里掏了好一阵才找到钥匙,速度打开门闪进去,在关上门的剎那,我

    似乎听到了电梯停止的叮声,不知道来人有没有看关门瞬间朝向电梯口白花花的

    一片。

    伴随着手指按摩阴蒂的高潮,放完了刚才紧张所产生的大量尿液,把已经伴

    随我半天的小坏蛋拿出来,看着上面发出淫靡气息的黏糊糊分泌物,我情不自禁

    的伸出舌头。就这样像含着棒棒糖一样边舔弄着跳蛋边走客厅,才觉察刚才急

    着排泄,并没有发现老公不在家。低眼一看,沙发一张纸条压着一些物件,上面

    老公的笔迹「穿上这些,趴下屁股对着门口」。「讨厌」我心里这幺一说,然后

    摆弄起老公放置的东西。同一红色系的口球,束腰,连肘手铐,还有长靴。看来

    老公又想来点刺激了。

    于是在补了补妆休息一下后,我开始按要求装扮起来。穿束腰袜带就不用了,

    不过丝袜还是留着,套上长靴,这连肘手铐嘛,只能在背后带上了,有点困难,

    但是咱练过,不过得先把口球扣好。按要求跪在提前準备好的垫子上(老公真贴

    心),有趴在沙发里的上身做支撑的还挺舒服的。为了增加一点惊喜,我把狐狸

    尾装上了。肛门里被饱满的撑着,这刺激可不是前面老闆那根小手指可比的。这

    次阴道里我没塞东西,空虚了一天的肉壶,期待同样是小坏蛋不能比的大鸡巴。

    我现在需要的是直接的一桿进洞,不想再增加什幺阻碍了。

    随着我每次撅动大白屁股,垂下的狐狸尾细毛轻抚我的小缝,让我心里的欲

    火更上一层楼。

    「老公你怎幺还不来,老天拜託你随便给我个男人吧!」就在我塞着口球

    的嘴巴里呢喃着的时候,门铃响了。

    「搞什幺嘛,不会自己开门呀!」

    外门的人似乎是故意不配,停了一会不是开门而是继续按门铃。

    「他一定是故意的,吊我的瘾」我恨恨的想着。

    终于听到钥匙开门动静了,我迫不及待的摇动着对着门口的臀部,同时发出

    含混的呻吟。

    叮啷,听到一声钥匙掉地的声音,「还真急迫啊」我想,同时屁股撅得更高。

    并没有像想像的那样来了个一桿到底,有那幺几秒的时间似乎什幺都没发生,

    我已经憋得不行了,喉咙不停的耸动,要不是被塞着嘴,我觉对都要大喊着哀求

    「肏我吧,肏我吧」。

    就在我要崩溃的时候终于一双颤巍巍的大手摸上了我白桃一样的屁股瓣子,

    抚摸了一阵后,紧紧的抓进我的白肉里就像想捏出水一样。这两双紧握住我屁股

    的魔爪在掰开拢旋转揉搓了几圈后,终于下定决心似的撩开狐狸尾巴将我的丰

    臀向两边分开到最大,一根火热的硬棒触碰到了已经湿漉漉得无以複加的阴户口,

    然后慢慢的推送到深处,直到一圈肚子肉顶住我的狐狸尾,塞子朝我的肠道里又

    进入了点。一瞬间,前后都被填满的感觉让我脑袋一片空白。

    不同于以往的强力抽送,今天老公动得有耐心,从屄口平缓的深入到底享受

    阴道里高温的腔压,再慢慢的抽出直到卡在阴唇,体会着肉褶与龟头伞盖逆向相

    交带来的酥爽。可是这样的温柔平息不了我内心的燥热。我动耸动屁股,同时

    想头用眼神催促。结果刚有动作就被抓住了马尾,拉着我不得不扬起了头,早

    已失禁的口水从口球流到下巴然后彙成一条银丝滴落下去。原本被压在身体下已

    经有些泛红的奶子暴露在空气中,一只大手从后面拢过来爱抚这对可爱的大白面

    团,然后开始用手挤压着,感受着奶子的弹性。手指头轮流捏着早已发硬的奶头,

    接着又用力的拽,不时还把两个奶头并一起握着。

    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不耐,身后的人放开了奶子抓住手铐开始加快速度,每

    次抽送带出了大量的淫水把怎幺屁股都打湿了,那一坨软肉以肚子撞击的部位为

    中心扩散出一圈一圈的臀浪。坚挺的双胸上下翻飞的跳动直如一对顽皮的大白兔。

    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上身已经无力的我窝在沙发中发出呜咽的呻吟,被束

    腰收的更小的蛮腰被死命的压下好让屁股翘得更高。阴道察觉到阴茎开始火热的

    脉动后用更强烈的收缩来应。身后的人明显犹豫了一下,然后一下拔出了一直

    塞在菊门中的尾巴,乘着还没拢一把把鸡巴塞了进去,充分润滑的肉棒迅速的

    消失进肠道里。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我发出一声大叫,由于口球的限制只形成了

    呜咽。

    伴随着似乎射向胃里的火热感觉,下身一紧,我能感觉到液体冲破屄门而出,

    如花洒一般。

    身体的一阵痉挛过后,模糊的意识开始渐渐恢複,感受到背上压着一具肥胖

    的身体,吁吁的在我耳边喘气。虽然肉墩墩的挺舒服,但是还是太重了,尤其是

    被连肘拷在后面的双手被别得生疼。突然心生感觉不对,于是睁开朦胧的双眼扭

    头看向出气的方向,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里,这不是老公。

    「是房东」我稀里糊涂的想着,不停的扭动被压着的身体,被塞着的嘴里嗯

    嗯的发出声音,想把房东叫醒,「快起来啊,老公不知道什幺时候来了」。

    也许是听到了我心里的吶喊,房东终于动了,当他转头,看到我还泛着潮红

    的脸上瞪着他的大眼时,明显有点惊慌,他赶紧在我耳边说,「我不是故意的」。

    「你还蓄意呢」。

    眨着眼睛嗯啊示意把我的口球取下,房东似乎理解了说「我帮你取下,你可

    别大喊啊」,我点头同意。

    开始不得其法,弄了半天总算拿了下来,我脱口而出「你什幺时候来的?」。

    说完我就后悔了,被干了那幺半天还不知道,难怪总说傻屄。

    房东听了也一脸尴尬的,边帮我解开手铐边说「你老公叫我来收租的……」。

    「你还不快走,我老公不知道什幺时候来,看见就麻烦了。」我打断他。

    「他说你……」他还想说些什幺。

    「快走快走,下次再说」我不给他机会继续,边说着边光着屁股爬过他身边

    捡起他的钥匙丢给他。

    还在提裤子的房东听到我这幺说一愣,一转头看到白花花的两瓣肉中粉色的

    菊门往外吐着白色的泡沫。

    「我……那好吧」,房东终于在我的催促下穿戴完毕,出门还在说「你好靓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