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腹击骑士团

11.21 03:16

雷纳斯王国是座落于地图南方的小国,这个人口数未达三十万的国家只有一
件值得骄傲的事情,那就是他们有着萨拉?雷纳斯这位活力充沛且亲近平民的公
主殿下。

  萨拉从年幼起便受到本国民众的热爱,她是国王的独生女,有着遗传自母亲
的美丽脸蛋、象徵丰收的金髮,以及父亲赋予她的绿宝石眼睛。最重要的是,她
拥有独树一格的甜美笑容和无拘无束的亲和力,打破王室一贯的高冷,使民众对
王室成员的观感开始改善。

  「宣誓!萨拉?雷纳斯,即日起将与万民一同履行国民义务!第十五梯队的
骑士同伴们,请多多指教啦!」

  从小接受的军事训练在萨拉十六岁这年顺利开花结果,无论从任何角度来看
,她都是第十五梯队最闪亮的明星。和来自各地的女骑士一同完成为期一年的兵
役后,萨拉继续投入军官一职,并致力于军队的训练及待遇改善。可以说,雷纳
斯军队的根基是从这个时期开始扎稳的。

  此外,萨拉以公主身分从军这一点,也大大激励了瀰漫着倦怠气息的士兵们


  每天早上,她都会换上搏击训练用的深蓝紧身衣来到士官兵专用的训练场。
这件衣服原本是骑士们在铠甲内穿来保护身体的内装,由于极致贴身的设计,在
训练中既可以清楚看见肌肉的使用、又能使穿戴者不至于走光。不过相对的,这
件衣服底下不适合再塞内衣,女性们只能在敏感部位贴上一层薄布,来防止乳头
或阴部形状曝露。

  「不要当我是公主,也不要因为我是女人就手下留情!我只是你们的教官!
第一个,来吧!」

  在当时的雷纳斯,营养摄取充足的女性并不多,女骑士们的乳房平均只有B
罩杯,而萨拉的双峰足足有E罩杯,紧身衣胸口的丰满曲线相当诱人。姑且不论
女兵,男兵们可是人人挤破头也要和在训练场上大方晃奶的公主殿下来场热情的
搏击。

  「怎幺啦!我记得你不是常常夸耀自己的力气吗?用力打过来……噗呃!」

  萨拉的战技绝对是受到肯定的,但偶尔也会发生小失误,比方说挑衅后来不
及回防、给部下那只青筋暴起的拳头直击腹部的情况。这一瞬间,沾染汗臭味的
紧身衣与拳头传出滋滋的磨擦声,萨拉瞪大了双眼,一股非常不妙的预感直冲脑
际。

  「萨拉公主……小的非常抱歉!」

  明明感到抱歉,为什幺还不赶快收回拳头,而是继续以拳尖蹭弄自己的肚皮
呢?热液即将涌出喉咙的萨拉没能仔细去思考这个问题,她只好当对方是一时震
惊才没做出最恰当的举止──事实上,从第一次被部下重拳击腹开始,几乎每次
萨拉受伤时都会冒出这个疑问。或许是男孩子反应钝了点的关係吧!

  「没……!没关……!係……呜噁呕呕!」

  受到剧烈震动的肚皮压紧坚硬的拳头,颤抖不已的萨拉终于还是忍不住垂下
头,在训练场正中央吐个淅沥哗啦。未消化的火鸡肉屑、生菜渣、蕃茄切丁……
美味的早餐以碎烂之姿,混合着黄绿色的酸稠胃液泼洒在地面上。

  每一次作呕,脑袋发热的萨拉双腿便强烈发颤,垂直放下的深蓝巨乳随之轻
晃,印出漂亮骆驼蹄的股间也溅湿了那幺一点。然而即便是狼狈呕吐的姿态,萨
拉的美乳及翘臀仍然让士兵们大饱眼福,也使得揍了她一拳的部下股间陷入不可
自拔的昂扬。关于这一点,其实萨拉早早就有所预感,只是她到了二十一岁、晋
升骑士团长的时候,才真正明白原来士兵们都在意淫自己。

  以平均每个月出现一次失误来看,萨拉担任教官的三年间,起码在部下们面
前遭遇多达三十六次的失态危机,不过她从来不怪任何人。她知道自己的实力是
货真价实的,要求有待磨鍊的士兵们全力以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怎幺可以因
为她是公主就享有特别待遇呢?

  这份觉悟换来的成果相当令人满意,每个经她调教的士兵都变得十分强大。
他们有着壮硕的虎躯、疾风般的铁拳,只要一个不小心,管妳是教官还是公主殿
下,都会被直击腹肉、喷向子宫的强烈冲劲所撼动;届时,区区尿失禁也只是稀
鬆平常的反应。

  当这别有意图的暴力碰上迟来的性觉醒,一切开始失控。

  「现在开始枪术训练!两人一组,以棍代枪,给我熟练基本教程!完成训练
的找我报到……」

  「萨拉教官!小心!」

  「禁止吵……呃咕!」

  有一天,她被拿歪了木棍的士兵,以拆除金属枪头的棍根精準地朝小穴凹陷
处猛击过来。坚硬的棍首几乎要穿破深蓝紧身衣,甚至差一点点就要插进阴道之
中。这和腹部挨打的冲击截然不同,让至今仍是处女的萨拉感受到更直接的危机
,憋紧的膀胱也在剎那爆发的疼痛与恐惧中鬆懈。

  「呜……呜嗯!」

  「教官!妳还好吗?」

  「去练习……呜、呜欸……!」

  和腹击相同的地方是,这根棍子顶住萨拉的小穴后没有立即拔走,而是在萨
拉小便失禁的时候继续咕咿、咕咿地再三磨蹭。

  「住……住手!呜哦……哦……哦哦哦!」

  咕啾!咕啾!啵!

  给热尿迅速浸湿的小穴在紧身衣上呈现更加立体的形状,湿透的棍首将含蓄
闭合的唇口往旁边推弄,挤出咕啾咕啾的磨擦声、把努力维持站姿的萨拉磨得双
腿发软,这才啵地一声抽离出去。被枪首推至变形的左阴唇弹回原样,但已经从
原先的闭月之姿变成轻微敞开的姿态了。

  「哈啊……!」

  短短不到十秒钟,萨拉那瑟缩于丝织布下的阴蒂便迅速胀大,在紧身衣曝露
出来的蜜肉上挺起小小的淫豆。从这桩意外袭击中感受到异样快感的萨拉不晓得
该怎幺处理混乱的情绪,只待尿液放尽,便在女性副官们的掩护下返回更衣室。

  脱去紧身衣后的私处实在惨不忍睹──至少在这群处女眼中,阴唇半开、阴
蒂勃起却又飘出浓厚尿骚味,实在是太可怜了。何况还是公主殿下呢!

  「我拿毛巾来了!公主……长官,我来帮妳擦拭哦?」

  「麻烦妳了……呜!」

  「妳这笨蛋!哪有人直接用毛巾擦豆豆的啦!」

  「啊呜……!对不起!公主殿下……不,是长官……」

  「毛巾拿来!我来替长官处理,妳们都回去督导训练。」

  「是……!」

  萨拉红着脸听着几个副官们的谈话,方才被湿毛巾磨擦的阴蒂颤了下,似乎
对于接下来的擦拭怀有过多的期待。可惜的是,接手处理的副官是最资深的一位
,无法期待从对方手中寻求如此粗糙的失误。萨拉就在副官的巧手清洁下,眼睁
睁望着胸口的慾火逐渐熄灭。

  还有一次,是发生在她最拿手的搏击训练中。

  萨拉一手带大的士兵们个个壮得跟熊一样,儘管如此他们通常都是她的手下
败将。不管怎幺说,能被公主殿下的玉腿锁喉、被公主殿下气味浓厚的脚掌压制
脸部、被公主殿下积满热汗的汗臭腋窝固定住,再将以上待遇乘上十秒……对在
场的每一位男女来说都是莫大的奖励。

  平时大家总会注意公主殿下的紧身衣是否激凸、有没有冒出汗渍;到了萨拉
独霸的搏击场,又换成这些小伙子勃起的勃起、激凸的激凸。不分男女,每个人
都沈醉在公主殿下赐予的光荣败北中,享受着费洛蒙满溢的十秒交缠。

  不过,并非所有人都甘愿原地踏步,仍有些汉子表现得不同凡响。他们认真
与萨拉对打,大部分情况是在短暂的攻防后落败;但也有些时候,不晓得是萨拉
恍了神、还是攻势太过猛烈,本该被她轻鬆闪过的拳头硬生生地击中了她的肚子
──

  「呜噁……!」

  ──抑或像现在这样,一拳击中充满汗渍的骆驼蹄,将萨拉的蜜肉揍个晕头
转向、金黄尿水直接隔着紧身衣大肆喷出。

  萨拉的身体倒也不像最初那幺脆弱,现在她可以在短暂的数秒内回过神来、
止住尿液,回到更衣室换过新衣服再次上阵。但是这回副官似乎是拿错了衣服,
放在女兵更衣室的全部是尚未清洗的男用紧身衣。萨拉迫不得已,只得忍住浓烈
扑鼻的雄性汗臭味,穿着一件湿湿黏黏的紧身衣回到现场。

  「教官,妳的脸色不太好耶,还是我们下次再对打……」

  「不必!刚才只是犯了点小失误,各位要把教官的丑态谨记在心,绝对不能
犯下同样的错!」

  「是──!」

  浑身充斥着某位男兵的酸汗味、股间甚至感觉有点黏黏的,脸颊泛红的萨拉
多花了点时间适应这套紧身衣,然后朝久候多时的部下摆出架势。

  「我可要认真了!喝啊啊!」

  羞耻──在萨拉察觉到对方从味道知悉自己穿的是男用紧身衣后,一股强烈
的羞耻如电击般刺向全身,她以临场怒号压下内心的失衡,随即展开一连串猛攻


  人在愤怒之下往往会做出多余的动作,萨拉的攻势在菜鸟们看来或许来势汹
汹,对于老鸟而言实在有太多可趁之机。不意外地,她又失手了。这次还是被对
方绕到身后、以结实的手臂勒紧脖子。

  「呜咕……!咕……!」

  萨拉脸蛋迅速涨红。凭她的力气应该是有办法在站立姿势下挣脱,也不知道
是怎幺搞的,她却只是激烈地动起身子、将两人弄倒在地,改变不了锁喉的下场


  「教官,还是到此为止……」

  「呜……!呜咯……!咯呃……呃呃!」

  说好的到此为止怎幺没了下文呢?

  被强壮的男兵勒颈于怀的萨拉意识开始模糊了,她拼命拍打对方的身体、踢
击地面,啪答啪答地剧烈挣扎,先前漏了些尿的下体再度喷出所有的热尿,紧贴
地面的屁股跟着传出噗哩、噗哩哩的脱粪声。

  大小便失禁的萨拉在前所未有的失态中感受到奇妙的快意,两颗奶头乒乒地
勃起,阴蒂也顶着沾满男性汗臭味的布料耸立;在她口吐白沫、双眼失神即将昏
厥之际,剩余的注意力全都聚焦在锁喉者那根顶着自己背部的粗壮肉棒。

  以这两起事件为契机,萨拉开始好奇自己为何总是在意外当下产生不合时宜
的快感?这件事绝对不能和立誓与自己一起保持贞洁的副官们讨论,但也不是随
便找个士兵就能问清楚的问题。她想了又想,最后决定私下做个测试。

  由她亲手调教出来的六名亲兵在深夜接获紧急训练命令,这些壮汉是男兵当
中的佼佼者,有些人已经準备在明年进入教官团。他们全都换上汗味浓厚的紧身
衣,一个个肌肉贲张,磨拳擦掌地在夜间训练场等候他们的长官。一段令众人心
痒难耐的时间过去,好不容易甩开副官的萨拉终于穿着紧身衣、晃着大奶与翘臀
抵达现场。

  她战战兢兢地来到排成一列的汉子们面前,视线不禁瞄向每个人隆起成一团
的股间。真奇怪,明明在今天以前都不曾注意男兵的胯下,为什幺这次就在意到
每个人都要确认一遍呢?总而言之,大家都不是勃起状态这点让她感到放心,却
也有那幺一点可惜。

  「今晚集合你们,不是为了训练……」

  萨拉目光迅速扫视众人的脸庞与胸肌。她自己也拥有一个女骑士该有的强壮
肌肉,只不过在汉子们健美级的大块肌肉前,就连身为女兵指标的她也显得像是
弱不禁风的小女子。不要紧,这是性别先天差异,况且肌肉也不见得是越大越好
呀──急切地说服自己的萨拉很清楚,再多的藉口也掩饰不了快速转弱的气势,
而她竟然会觉得这种被男人压制住的感觉满不错的。

  「我有一件私事想确认,所以找来各位……」

  来不及贴上布片的乳头勃起了,撑起紧身衣的触感相当扎实。

  「那个……呃,我的意思是……」

  接着是完美描绘出饱满蜜肉的股间,也被逐渐胀挺的阴蒂搭起一粒可口的小
点。

  「总之……!一个一个来,听我命令……!」

  「是!长官!是!」

  整齐划一的转身、雄风十足的应答声,纷纷令萨拉怦怦跃动着的心害羞地揪
了一下,贴着紧身衣的蜜肉咕啾一声流出欢快的淫水。

  萨拉儘可能维持优雅的步态来到第一人面前,不,怎幺会走出这种宫庭内使
用的步伐呢?应该要像个军人,没错,像个军人──即便萨拉如此提醒自己,最
终还是踏出充满女人味的脚步,晃着闷骚的大屁股就位。

  「第一个!对我的腹部……对我的腹部发动攻击吧!」

  「是!」

  不愧是萨拉亲自训练的精兵,听从命令没有一丝犹豫。那只几乎要将紧身衣
撑裂的强壮手臂开始蓄力,握紧的拳头浮起一条条青筋。盯着这一切却没做出防
御架势的萨拉心脏越跳越快,她双手握拳,自然抬起于大腿两侧,準备以毫无防
备的光滑腹部迎接猛然击出的铁拳!

  这时,排在队伍尾端的汉子小跑步到萨拉身后,搭紧她的大腿。他们都知道
接下来将发生何事,这是为了防止萨拉被即将到来的一拳击飞出去。

  「失礼了!喝喔喔喔──!」

  砰──!

  「呜噗……!」

  坚硬的铁拳毫无保留地完全命中萨拉的下腹部,前所未有的冲击震向子宫,
连带着将她的双腿都震软了!萨拉当场吐出一滩黄绿色的呕吐物,情况似乎并未
失控,她没有继续呕吐,也没有失禁,但──

  「子……子宫……!」

  受过教育的她,明白自己腹部深处有个叫子宫的器官,那是用来生育孩子的
地方。

  「我的子宫……!」

  如今,这块神圣的领地却被单纯的暴力给震得天翻地覆、频频颤动!

  「呜……呜欸……欸……咕!咕呕……呕呕呕呕!」

  这记在萨拉肚皮留下辛辣痕迹的拳头,不光是气势十足地撼动她的子宫,亦
使她懵懵懂懂的猜测获得了证实──探明自己的身体能够从被殴打腹部的行为中
产生快感,萨拉羞耻地在两条打颤的腿之间滴出热尿,酸意涌现的喉咙二度倾泻
出大量呕吐物。

  待髒兮兮的胃液洒得差不多了,汉子便将脑袋发热的萨拉架挺起来。她还没
下达命令,甚至一时之间难以言语。不过没关係,前面说过,这些都是她一手带
大的精兵,直属长官在想什幺,他们可是清楚得不得了。

  就在萨拉试图止住滴漏的尿水、聚焦涣散的目光之际,她面前的汉子倏然消
失,紧接着是一记从软趴趴的双腿之间垂直向上击出的铁拳。

  「公主殿下!失礼了!」

  砰!

  「咕呜欸……!」

  噗唰──

  漏水般的膀胱这下可完全承受不住,拼命提紧的肛门也在冲击中失守,萨拉
因着剧痛仰首哀叫的同时,螃蟹脚般弯着的双腿猛烈剧颤,快速湿透的蜜肉豪迈
地喷出大量热尿,和身后那名汉子贴紧的屁股也噗噗地喷出臭气、进而在紧身衣
内拉出稀粪。

  「呜……!呜嘿……!嘿欸欸欸……!」

  剧痛刚刚开始减弱,萨拉还得面临大小便失禁所带来的极度羞耻,而且她的
嘴巴也和身体大部分的部位一样失控中,净是对身后的汉子发出意义不明的呻吟


  紧接着──

  「长官!失礼了!」

  侧乳击。

  「萨……公主殿下,我来了!」

  腹击。

  「喝啊!」

  乳房直击。

  「又换我啦!状态不错,我要揍啰!」

  「等……呜咕!咕噁呕呕呕……!」

  腹击、胯下击、侧乳击、腹击、乳房直击──每人锁定不同的部位,或者从
不同的角度发起攻击,分别对头晕目眩却又兴奋不已的萨拉揍上两拳,将她揍到
屎尿拉尽、吐不出半点东西后才放过她。

  象徵「特训」结束的粗大手臂往上移动到站也站不稳的萨拉颈前,将嘴角已
流下白沫的萨拉勒架起来,另一手粗暴地抓起她那挨了拳头、正在迅速形成紫红
色瘀青的奶子。

  「呜……!咕……!咕啵……!」

  萨拉已经神志不清,唯独亢奋状态的身体持续将快感与疼痛讯号打入她的脑
袋。她在缺氧的痛苦中翻了白眼,嘴角的白沫啵啵啵地持续流出,此时抓弄她奶
子的粗大手掌才沿着伤痕累累的肌肉曲线往下滑动,来到挺着阴蒂、流着蜜汁的
私处前。

  「咕啵啵……!呜咕啵啵啵啵……!」

  口吐白沫的萨拉即将失去意识。汉子的手掌刮起一阵短促的热风,随后重重
地甩向萨拉的蜜肉。砰啪!这一掌让满嘴白沫的萨拉爆出凄厉的淫鸣,本应沈沈
睡去的意识也在激痛与扭曲的快悦中清醒。

  「努齁哦哦哦哦……!」

  清醒后的萨拉只是不断地痉挛,像条刚捞上岸的鱼儿,在汉子怀里猛烈抽动
着,并随着第二记清响的掌击彻底昏厥过去。

  萨拉休养整整一个礼拜才回到岗位上,王室方面并不晓得事情的真相,自然
也没有人必须为此事负责。至于日后该怎幺向国王解释那消也消不完的瘀伤,就
是这个被虐狂公主的事情了。

  这项「传统」延续到萨拉当上骑士团长仍未停止。偶尔,在夜深人静的训练
场地,还能听见公主殿下那混合着恐惧与欣喜、最终升华成无限快悦的哀鸣。


    §


  萨拉公主在二十一岁正式晋升骑士团长,陪伴她成长至今的副官们也都升格
为干部,亲兵们大抵以教官身分派往各地,这个春天,众人都过着相当忙碌的生
活。

  以前她是个低阶军官,只需要顾好自己的部下、完成上头那几乎不敢派给她
的任务就好。团长的职务则是倾向于文官,她得试着习惯坐在大办公桌前的感觉
。这也好,毕竟就算贵为骑士团长,萨拉的身体仍然需要被疼爱,紧身衣下的白
皙肉体没有一天是不带瘀青的。

  萨拉从来没有手淫的习惯,顶多就做过一次,那次还是在最亲的副官米兰达
陪同下,两人互相学习手淫的半教学课程。当她坐在立身镜前敞开大腿、拨开粉
嫩的阴唇,阴道口的唇形处女膜清晰可见。

  是的,这块肥美的蜜肉曾经被男人的拳头直接命中,而且还是好几次,每一
拳都把她揍到喷尿甚至于脱粪,但是她的处女象徵从来没有被击溃。萨拉至今依
旧是未经人事的处女,这是她在端详布满紫红色瘀青的腹部和乳房时,特别感到
骄傲的一件事。

  「米兰达……」

  「怎幺啦?」

  米兰达比萨拉小一岁,有着一米八的惊人身高,一头波浪状绿髮宛如遮阳伞
般替萨拉挡下来自窗口的暖阳。足智多谋的她总是表现得气定神闲,萨拉和其他
副官都忍不住将她当成大姊姊依赖。此外,她也拥有骑士团中胸部仅次于萨拉的
巨乳,今年萨拉成长到F罩杯,她则是紧追在后的E罩杯。

  萨拉偶尔会像这样坐在床边、两腿开开地对着镜子观察私处,这只发生在米
兰达单独前来协助她晨间準备的时候,毕竟她们是一起摸索过身体的伙伴。米兰
达也明白萨拉想更加深入了解自己的念头,不如说现在才开始深入有点迟了,不
过她十分愿意在萨拉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于是她将早餐会的资料放到桌上,翘
着给墨绿色窄裙紧紧束缚住的浑圆臀肉,弯身以温柔的嗓音刺激脸红拨穴的长官


  「不快点入浴,会赶不上早餐会哦。」

  那是在说话时刻意加重吐气动作的一句话,这招对付神经紧绷的萨拉非常有
效。

  「呀……!真是的,别在人家耳边吹气啦!」

  米兰达嫣然一笑,两手轻放到萨拉肩上,开始替她宽衣。她那涂了亮橙色唇
膏的嘴巴没有挪开,继续在萨拉耳边呼出甜甜的气息。

  「呼──!」

  「呜……!」

  「呼呜──!」

  「呜欸欸……!」

  萨拉表面上装得正经八百,其实很喜欢米兰达对她做出小小的恶作剧。一来
耳朵被吹气很舒服,二来米兰达的唇膏味相当好闻。不过,若是吹得太密集、太
深入,公主殿下可是会忍不住浑身发软的。

  「哈……哈啊……!哈呜……!」

  在米兰达的戏弄下,萨拉本来就蠢蠢欲动的乳头顺理成章地胀大,浓郁的粉
红色泽让米兰达很想做些逾矩的小动作,但是她选择继续宽衣,把娇吟不断的萨
拉剥个精光,这幺一来才能够一窥同样处于勃起状态的阴蒂。

  然而,米兰达的视线却只扫了下饱满的蒂头,旋即因为萨拉腹部及胸口的瘀
伤颤起眉尖。

  「您又弄伤自己了。」

  「嗯,训练有点激烈……」

  「是这样吗?」

  「对呀……」

  如果是在教官时期,那幺确实,萨拉有太多次勉强自己以致于曝露丑态的记
录,以米兰达为首的副官们非常清楚。

  问题是,萨拉已经是团长了,她现在顶多就是执起督导鞭,哪还有亲自训练
士兵的必要?

  米兰达指尖滑过萨拉腹肌上的伤,把萨拉刮出一记暧昧的悲鸣,给双指拨开
的蜜肉悄然流下一滴透明的淫水。

  「哈啊……!」

  这件事不处理不行了。

  过去米兰达曾多次对国王暗下的命令阳奉阴违,她不希望萨拉在军中也要受
王室左右。像是在训练时间挨了揍、在众士兵面前失禁一类的丑事,大抵被实质
指挥副官团的她所挡下。可是萨拉脱离教官职后仍然带有疑似被殴打的伤痕,这
是连宽宏大量的米兰达也无法容许的。

  当晚,米兰达就找来副官团的玛莎与柔伊。玛莎是她们当中体格最魁梧的,
红髮褐肤,有着和骑士团的汉子们相近的气场,也就是野蛮;她对萨拉绝对的忠
诚,是最可靠的护卫。金头髮的柔伊体型娇小,拥有人畜无害的圆滚滚脸蛋,战
斗能力平庸,但是交涉术比谁都强。三人轮流在夜间盯着萨拉,一有风吹草动,
另外两人便立刻赶到。

  到了骑士团每週一次的休假日,派驻各地的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