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安吉的奇妙旅程 1-2

11.21 03:16

  第一集 被月神祝福的少年

  七八个神态慵懒的美丽贵妇,一丝不挂的坐在松软的沙发上,任凭身上最私
密的地方裸露出来,神态却自然而从容,好像古典神话中的仙女一样。

  可是如果细心的观察,会发现这些拥有着高贵气质的妇人,似乎刚刚经曆过
一种激烈的搏斗——那种只属于男女之间的特殊战斗。

  鬓角残余的细密汗珠,微微急促的呼吸,淡粉色的胸口,以及两粒高高挺立
的肿胀乳珠,无需多想,便可以知道她们刚刚得到了多麽令人陶醉的享受。

  让我们把视线从几位夫人的甜美笑容往下移一些,这些神情恬淡,气质高雅
的夫人们,无论是坐着还是半躺,都无一例外,都敞开着雪白的双腿,即便是这
麽不雅的姿势,她们却做得如此的自如而坦然。

  夫人们的羞人姿势使她们双腿之间那片最最神秘,令人销魂蚀骨的私密花园
袒露无遗。可是那个甜蜜的花园却好像刚刚被暴风雨摧残过一般,两片原本应该
紧紧贴在一起的粉嫩花瓣儿红肿不堪,远远的分开在两旁,中间那片嫣红的娇嫩
处更是狼藉一片,只余一个寸(约2。54厘米,等同英寸)许宽的深邃圆孔儿,
好像嵌入了一根看不见的空气圆柱一样,将连通内腔的那条秘密甬道扩开,甚至
连附着在甬道内壁上那一道道肥嫩肉褶儿上的浓腻蜜汁都一览无余。

  那一道道深邃的大开着的极乐之门,让人无法想象,会是什麽样的凶器,才
能让那道原本应该紧紧闭合的柔软浅沟,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高贵的夫人们四散坐在松软的沙发上,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回味着令人愉悦
的余韵,但是每个人的目光,却都聚集在房间正中那张豪华大床上。

  大床上有两个人交缠在一起,一个英俊的少年,一位美丽的夫人。

  不用猜,也能知道他们一定是在享受那种男女之间的独特快乐。

  奥利维亚子爵夫人不记得自己已经换了几种羞人的姿势了,此时,已经没有
力气再主动迎战的她,正躺在沾满汗迹的软垫上,无助地承受着一轮又一轮的犀
利进攻。

  安吉趴在姑姑肥美的肉体上卖力地耕耘着,不时低头堵住两片小巧的樱唇,
将舌头深深的探入夫人口中,索取她口中的甜美津液。

  奥利维亚丝般柔滑的秀发早已散乱不堪,湖蓝色的清澈眼神已经开始渐渐迷
离,光滑而白皙的额头上遍布着细密的汗珠,修长的脖颈之间到处都是粉色的红
晕,两粒紫葡萄一般的乳头早已肿胀不堪,高高的凸起在肥硕的乳房顶端,平坦
的小腹伴随着渐渐急促的呼吸,逐渐开始産生剧烈的起伏,一切的征兆无不预示
着又一次猛烈的高潮即将来临。

  安吉放肆地品尝着姑姑甜蜜而柔软的舌头,夫人齿颊之间流淌的津液仿佛具
有一种神秘的魔力,总是让安吉吃不够。吞咽得越多,小腹之中的火却烧得越旺,
少年腹下那根足以令所有男人瞠目结舌,继而自惭形秽的巨大物体,正深深的插
入在夫人体内最深处,享受着成熟妇女肉腔之中充满淫糜的温热感觉。

  如果绕到床后,从两个人的结合处观察,会发现少年的阳具已经昂然勃发到
了极致,即便是最细的根部,也没有哪位夫人可以用双手将它合握住。而此时,
这条世界上独一无二,几乎没有哪种雄性动物可以与之比较的巨物,正自如地在
奥利维亚夫人最私密处的那道生命之门中不断进出着。每一次的抽送,都会激发
出一阵几乎可以用肉眼观察到的愉悦波浪,从夫人那两条白皙肥美的大腿中间迅
速地扩散到全身,最终带出一阵悦耳动听的婉转娇吟。

  两个人忘情的亲吻着对方,用力的搂在一起,夫人奋起余力,将两条修长白
皙的腿儿死死的环绕在少年的腰间,恨不得将他整个人儿都吸到自己的体内,这
种被极度填满的充实感觉,让她无法自已,身下的羽绒垫子似乎化作了一朵朵的
云彩,将身体裹在其中,高高地飞向天空。

  安吉的腰肢结实而有力,八块腹肌控制着下半身,始终配合着夫人的动人嗓
音有节奏的律动着,将那条火一般热情,却又巨硕到令人生畏的阳具,一次又一
次的深入到夫人腹腔之中可以达到的最深处。在被安吉滚烫而又坚硬的凶器一次
又一次无情的摧残下,娇嫩的子宫再也不堪承受这粗暴的撞击,提出了抗议,于
是奥利维亚再也抵挡不住自灵魂深处迸发出的奇妙快感,在一阵阵醇腻动人的呻
吟中,达到了一刻锺内的第五次高潮。

  在夫人高亢动人的女高音伴奏下,那条温润而紧致的生命甬道开始剧烈的收
缩,滑腻柔软的肉褶儿紧紧地裹在小小安吉的四周,随着腔道的律动而抽搐着,
这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奇妙快感实在是太猛烈了,安吉轻轻地歎了口气,娴熟
地寻找到恰当的位置,将阳具更加用力的往夫人体内顶了顶,感觉到甬道底部那
粒肥软的肉球儿上面张开了一个小小的肉孔儿。夫人体内深处的那个肉孔儿有着
惊人的弹力与吸力,似乎感觉到了安吉的意愿,只一会儿就将那足有三寸粗的龟
头整整吞入了一半。

  奥利维亚子爵夫人惊喜地睁开双眼,大声地赞美着安吉的慷慨:" 哦,可爱
的小安吉,你真是我的天使。"

  不等她说完,安吉低下头,重重地吻在夫人红润的嘴唇上,飞快的抽送起来,
不一刻,当汹涌的快感即将喷薄而出时,用力将龟头插入夫人子宫的入口,将生
命的精华深深的灌注到子宫之中。夫人的子宫口儿剧烈的收缩着,感受着每一次
射精时的律动,那道娇嫩的肉孔儿内壁紧紧的贴在龟头的表面,收得是那麽紧,
哪怕任何一滴精华,也不可能通过结合处泄漏出来。

  夫人感受着体内一股又一股接踵而至的滚热津液,重重地沖刷在子宫的内腔
上,那难以言喻的快感使她甚至忘记了呻吟,微张着双眸,静静地享受着这次超
长的高潮。

  四周观战的美丽贵妇们无不失望的轻声歎息。

  " 该死,奥利维亚这个月已经享用了两次小安吉的精华了。"

  " 这不公平,她已经够漂亮了,爲什麽还要老是和我们这些可怜人争夺小安
吉。"

  " 安吉,你应该给我们一些补偿才对!"

  安吉似乎没有听到周围的抗议声,只是紧闭着双眼,享受着这一瞬间的极乐
快感,直到最后一滴精华都排了出来,才慢慢的把仍怒挺着的阳具从夫人尤在不
断抽搐的美妙花园里慢慢抽出。因爲太粗的缘故,当阴道内的填充物抽出时,大
量空气的涌入会造成令人难堪的声音,可是这些夫人早已习惯了这种只有与安吉
性交才能听到的声响。

  随着一声细长而响亮的声音,红润湿滑的龟头终于离开了温柔的包围。看着
姑姑双腿间那道深邃而红润,变得与先前那些夫人一般无二的极乐之门,安吉觉
得似乎又産生了一丝欲望,轻轻摇了摇头。少年暗暗责备自己:" 天!我这是怎
麽了,这麽多年没有一晚可以休息,比种马还要辛苦,可不管多累,每次只是用
看的,还是忍不住会硬起来,真是没出息呀。"

  不管怎样,我们的少年还是一个有着顽强毅力的人,在四周的贵妇人纷纷起
身,形成完整的包围圈之前,飞快地拎起衣服,光着屁股落荒而逃。

  奥维利亚夫人举行的私密沙龙位于别墅的三楼,安吉没有走门,而是拨开厚
厚的天鹅绒窗帘,从高高的落地窗一跃而出,轻盈的落在一辆马车上。

  心有不甘的夫人们从窗户里探出身来,挥舞着拳头,嚷嚷着:" 安吉,记得
你可欠我们一回!" 直到不知哪位夫人被风儿吹在娇嫩的乳珠上,才尖叫一声,
纷纷掩住胸脯,防止春光继续外泄。

  安吉站在车顶,潇洒的给楼上衆人一个飞吻以告别,随之一个漂亮的转身,
钻进车厢,飞快地穿起衣服。

  " 快走,琳赛,回家,我要好好睡一觉。"

  坐在车夫位置上的是一个有着褐色短发的漂亮姑娘,她是安吉的母亲——伊
妮德公爵夫人的侍卫长琳赛女士。

  " 亲爱的安吉,我不得不提醒您,按照预定的安排,你应该去索菲娅夫人那
里上剑术课。现在已经迟了5分锺,如果用最快的速度,我想可以在夫人失去耐
心之前赶到。" 琳赛动人的嘴角挽起一个俏皮的弧度。

  安吉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赶快出发,我可不想晚上被你背着回家。"

  安吉是个帅气的小伙子,有着高挑而匀称的身材,淡金色的头发,如天空般
蔚蓝的眼睛总是带着让人一眼望去便心存好感的笑意。

  安吉的父亲是着名的格兰特公爵,十八年前牺牲在前线的黑石堡。格兰特公
爵以仅仅五百人的部队,抵御了上万兽人大军足足半个月之久,其中甚至还有一
个高阶萨满。他的牺牲爲帝国后来的反攻争取到了足够的时间,可以说黑石堡之
战爲这场战争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而作爲帝国在第二次对兽人战争中阵亡的
最高级别的贵族,以及无可争议的巨大贡献,皇帝陛下也将无以複加的恩宠与赏
赐给予了他的遗孀以及遗腹子——伊妮德夫人和小安吉。

  美丽而睿智的母亲井井有条的管理着格兰特公爵的庞大遗産以及皇帝陛下的
丰厚奖赏。英俊而睿智的少年从小接受了最好的教育,堪称渊博的知识与过人的
剑法足以匹配他子爵的爵位,这让他成爲了整个罗塔城几乎所有贵妇的梦中情人。
而事实上,在风气开放的帝国,最让这些夫人们如癡如醉的,还要归结于安吉所
拥有的这条独一无二,无人能及的女性恩物。

  安吉的成年礼来得非常突然,那是在他八岁那年的一个夏日,在封地边的贝
因湖游泳的少年意外的邂逅了一位迷人的贵妇——萨曼莎夫人,这位以交游广泛
以及成熟风韵而闻名的美丽夫人是他母亲的闺密。

  要知道罗塔城位于帝国中部偏南,西边与着名的商业城邦塞尔毗邻,南部不
远处便是连绵不绝的沙漠,那里生存着劫掠过路商队爲主业的沙民。由于城北的
马拉维亚山挡住了南下的湿冷空气,导致每年一到夏天,罗塔城便异常炎热,是
帝国着名的火炉之城。

  而贝因湖位于罗塔城的北郊,距离罗塔城只有八十里。只要绕过马拉维亚山,
就可以看到一片碧蓝而甯静的广袤湖面,以及更远处一望无际的月色森林,湖边
的温润气候的确是个消夏的好去处,许多贵族便将别墅建在湖边,作爲夏天的别
宫。

  当然,并不是所有贵族都可以拥有这麽一套别业的。由于被马拉维亚山和月
色森林夹在中间,贝因湖边可利用的土地并不多,只有最爲尊贵以及富有的贵族,
才有资格以及实力在湖边建造自己的庄园,伊妮德公爵夫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事实上,伊妮德夫人的庄园,几乎占据了湖边最好的一大块地方。几乎每个罗塔
城的贵族,都希望在炎热的盛夏,能得到夫人的邀请,去拜访她在贝因湖边的庄
园。

  萨曼莎夫人可没有这麽多的金币,而且她的身份也没有高贵到可以在湖边拥
有这麽一块地方来建造别墅,但是萨曼莎是伊妮德夫人最好的朋友之一,因此每
年几乎一到最炎热的时候,她都会来拜访伊妮德,在贝因湖边享受一番难得的清
凉。

  庄园中暂时只有她一个客人,伊妮德夫人所有的仆佣,甚至包括管家大多都
是女性,男性仆佣受到了严格的管理,绝对不会随意出现在不被允许的地方。萨
曼莎放心的穿着半透明的薄纱睡衣,斜倚在据说由帝国南部群岛出産的青藤躺椅
上。

  充满着成熟妇人丰腴肉感的胸口上隐隐透出两个鲜豔的红点,修长而紧致的
双腿之间,几根微曲的褐色卷毛甚至穿过了薄纱,掩映着薄纱之下的美妙风景。
夫人惬意的享用着冰镇的葡萄酒,看着落日映在湖面的余晖,湖畔的凉风轻轻的
抚过她的身体,敏感而娇嫩的乳梢甚至感受到了风儿的抚摸,骄傲的挺立起来,
在薄纱上顶出高高的凸起。

  有那麽一刻,萨曼莎甚至希望时光就此停住,永远停留在这一刻令人无比舒
适的瞬间。

  英俊的少年从湖水中站起时,金色的夕阳洒满了他匀称的身躯,湿漉漉的头
发贴俯在他高高的额头上,身上遍布的水珠折射出绚丽的色彩,萨曼莎夫人眼前
仿佛出现了一幅美丽的油画,然而只是那麽一瞬间之后,少年双腿间那条令所有
女性不得不爲之动容的巨大物体却使她心髒剧烈的跳动起来,夫人微微张开性感
的丰厚红唇,轻轻抚摸着胸口,只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刹那间,狂乱的欲望借着淡淡的酒意充斥着她的脑海,萨曼莎心中只剩下一
个念头,那就是让他充满自己的空虚。成熟妇人体内那条秘密而多褶的腔道无法
自制的抽搐着、绞缩着,同时分泌出大量的浓腻浆汁,彙聚成甜美的甘酿,一股
股的从红润紧缩的欲望之门涌出来,瞬间湿透了轻纱,散发出成熟妇人独有的馥
郁。

  少年和夫人在湖边的草地上缠绵着,进行着持久而激烈的性交。初次尝到这
种美妙滋味的少年无法抑制自己开闸的欲望,持续而不知疲倦的进行着世间最令
人愉悦的运动。

  安吉可从没没想到裤裆下这个一直以爲只是用于尿尿的家伙,可以给自己带
来这麽多的快乐。温热柔滑的肉腔紧紧的箍在安吉七寸(约18厘米)长,近两
寸(约5厘米)粗的" 稚嫩" 家伙上,腔壁上遍布的肥嫩肉褶使得安吉的每一次
的抽送都能给双方带来无法形容的销魂感受。

  少年快乐的耕耘着这片肥沃的土地,虽然技术还欠缺了些,但是扩张到极致
的充实快感以及少年毫不停歇的有力抽送,胜过了一切花哨的技巧,将夫人不久
便一次又一次送上快乐的顶峰。

  当然,这是互利的,当夫人紧闭着双眼开始语无伦次的呻吟时,小安吉明显
的感觉到夫人体腔剧烈的收缩,这种被压榨的感觉简直好极了,安吉有种快要爆
炸的感觉。

  少年不知疲倦的玩着这个成人的游戏,只爲一次又一次的享受夫人体内那条
滚热的腔管剧烈抽搐时的奇妙滋味。

  直到夫人在第五次高潮后,柔嫩的子宫提出了抗议,这个脆弱而敏感的器官
再也无法忍受高潮抽搐后随之而来的酸痛。萨曼莎悻悻地让小安吉抽出依然怒挺
的阳物,那声令人尴尬的响声使她羞得面红耳赤,但是不管怎样,疲惫的夫人还
是用迷人的小嘴和温软的舌头给了少年充足的弥补。

  这种将嘴当作性交器官的方法需要极佳的技巧,还好萨曼莎对此并不陌生,
她的几个情人曾一直癡迷于她丰厚而性感的嘴唇。

  安吉的阳具沾满了夫人体内的淫靡浆液,当萨曼莎将它含入口中时,那股成
熟妇人的特殊腥骚味道瞬间充满了夫人的口鼻。这种常人难以忍受的刺鼻滋味却
使萨曼莎格外的兴奋,如果不是酸坠的小腹提醒了自己,她真恨不得将这个令人
又爱又恨的小东西再塞回到身体里面。

  沙鸡蛋般大小的龟头在温热湿润的口腔中肆意的沖撞着,夫人灵活的舌头在
少年的阳具四周娴熟的挑逗着,撩拨着少年喷薄欲出的欲望。萨曼莎努力的做着
吞咽的动作,她现在已经可以很好抑制住咽喉受到刺激时的本能呕吐反应,终于,
少年的龟头滑过一圈柔韧的肌肉圈,进入到夫人食道的深处。

  少年紧紧的抱着夫人棕褐色的高耸发髻,用力的将她秀丽小巧的脑袋往自己
小腹扳,以使自己的阳具能够更加深入的进入到夫人体内,这种新奇而独特的体
验以及随之伴生的强烈征服快感使安吉再也抑制不住释放的欲望,大量的精液被
猛烈的喷射到夫人的喉管中。

  时隔多年,就像许多永远无法忘怀的记忆一样,安吉仍然清晰的记得,当时
他猛烈地喷射出了七股精液,这种几乎使人抽搐的快乐感觉实在是太神奇了,几
乎将自己送上了云霄,每一股浓稠的精液都深深地射入在夫人的喉管里,浓郁的
栗子花香充斥着夫人的嗅觉,萨曼莎剧烈的咳嗽着,牙齿差点磕痛了安吉娇嫩的
阳具。

  安吉有些不知所措,然而夫人很快便平缓下来,得到了滋润的萨曼莎心满意
足地细细品味着少年人生中第一次射出的精液,而释放出所有疲倦的少年枕在夫
人丰满而滑腻的乳房上,很快便睡着了。

  正如帝国长久以来的开放风气一样,罗塔城的贵妇们可是非常热衷于享受男
女之间的那种无与伦比的快乐的,而萨曼莎夫人无异是其中的佼佼者,据说她的
情人多到足以组建一支实力还不错的佣兵团。

  然而从来没有哪位夫人或是贵族绅士会对她的放纵表示不屑,相反,许多尊
贵的夫人都是萨曼莎的闺中密友,毕竟,在一个秘密沙龙里,与闺蜜肆无忌惮的
谈论性爱方面的话题,可是这些地位高贵的夫人们生活之中必不可少的娱乐。而
萨曼莎夫人,正是因爲在这方面的渊博的知识与无话不说的大胆劲儿,可是拥有
相当数量的拥趸呢。

  夏季很快就过去了,萨曼莎夫人结束了拜访,返回了罗塔城,然后小安吉的
美名在整个城里的贵妇圈里便传开了。在萨曼莎夫人夸张而生动的描述下,几乎
每个对自己的魅力有着充分自信的夫人,都期待着能与这个拥有着令女子疯狂的
神奇魔杖的少年发生一点什麽。

  伊妮德公爵夫人并不在意安吉的私生活,在她看来,广泛的交际是作爲一个
成功的贵族所必备的基础,而与牢牢把持着上游社会的这些尊贵夫人们发生点什
麽亲密的关系,只会爲他今后正式步入名利场提供良好的支持。因此只要小安吉
按时完成每天的各门功课,并能通过夫人严格的考核,剩下的时间他可以自由的
支配。

  刚刚在萨曼莎夫人身上尝到那种美妙滋味的安吉,还无法学会控制如何自如
的掌握自身的欲望。在母亲的默许之下,少年几乎把所有的课余时间都用在了结
交罗塔城的贵妇与名媛上,通过萨曼莎不遗余力的引介,安吉迅速成爲各个私密
沙龙最受欢迎的小客人。

  在伊妮德夫人近乎溺爱的放纵之下,安吉这些年几乎成爲了罗塔城的每一位
名媛的入幕之宾,拥有着足以令女性疯狂外貌与内涵的英俊少年,肆无忌惮的释
放着无穷无尽的火热欲望,同时品尝着千娇百媚的各位名媛的独特滋味。

  也许是女性兴奋时体腔内分泌出的神秘液体的作用,也许是天生便具有的神
奇天赋,而近十年来,几乎每天都会在不同的贵妇或小姐体内享受温柔的阳具,
以远远超过身体生长的速度发育了起来。

  到安吉快十八岁时,那条始终保持着可爱的粉红色泽,令无数夫人爲之癡迷
疯狂的小家伙,已经长到了寻常女性完全无法承受的程度。单纯从尺寸上看,在
尚未振作的时候,便有近三寸粗,当它进入战斗状态时,更是要粗上一大圈,而
十二寸(30厘米)的骇人长度,更是令所有的夫人又爱又怕。可以说,即便是
经过了生育分娩的磨练,并拥有炽热欲望的成熟夫人,在生理与心理都做好极其
充分的準备下,也无法承受得住安吉全力下的" 摧残" ,更不要说那些仅仅经曆
过几个普通情人甚至从未被开发过的年轻小姐了。

  然而,罗塔城的许多尊贵的夫人小姐可是伴随着安吉的成长的,她们那条秘
密的甬道充分地经曆过安吉八岁到十八岁时阳具逐渐长大的每一个阶段。这是一
个逐渐变化的过程,从一开始就加入" 安吉俱乐部" 的夫人们可从未爲吃不进"
美味" 而苦恼过,她们的爱神之巢可以完美的容纳下那个体格惊人的小" 爱神" ,
并深深的享受这种无与伦比的快乐感觉。

  然而只有那些中途慕名而来的加入者们才知道这期间的甜蜜烦恼。比如说,
在安吉十二岁时,那个让人着迷的小家伙已经有如一个成年男子手臂的最粗处那
麽粗了,而一般的夫人除了分娩时,只是承受着最多少女手腕般粗细的进入而已,
更多的贵妇人与小姐们根本还没有经曆过生育的过程,想要尝到这种人人都赞不
绝口" 美味" ,就只能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来训练下面那个小小的孔穴,使它在
不断的扩张中,逐渐的习惯被越来越粗的物体进入,并得到享受。

  虽然自古以来,帝国的贵妇们一向以拥有情人的数量多寡,作爲自己炫耀的
资本,但是在罗塔城,上流社会的夫人小姐们却是以自己那个秘密的花园能容纳
更粗的物体爲荣,一种能使阴道暂时变得松弛却更加敏感的特殊药物在高贵的夫
人们那个特殊的交际圈中始终保持着畅销,而各式各样千奇百怪的扩张训练器具,
更是重要性不亚于香水的重要物品,成爲许多名媛身边必备的私密物品。

  近十年来,在这个特殊的圈子中,罗塔城的贵妇人们一直热衷于讨论着一系
列的话题:哪位夫人在与安吉的搏斗中达到了多少次的快乐巅峰,哪个夫人竟然
承受住了安吉全部的进入以及如何更加有效而舒适的使自己的秘密花园得到充分
的扩张等等。

  从来没与安吉有过亲密关系的夫人被认爲缺乏足够的魅力,往往被排斥在主
流的交际圈之外,当然,这些可怜的夫人几乎不存在,罗塔城所在的戈斯塔纳行
省一向以美女衆多而出名,而经过千百年血统优化的贵族夫人们,不管身材或是
容貌都往往无法让人挑剔。只是在有了安吉这个神奇的少年之后,这些加入" 安
吉俱乐部" 的美丽夫人们对于普通男子来说,几乎成爲了只能观看欣赏而无法进
行一些实际行爲的美丽油画,因爲没有哪个男子的阳具尺寸大到足以使他们在与
这些夫人亲热时能得到快乐。

  在罗塔城,几乎所有的贵族们,对于安吉这个坏小子的感情都是複杂的:他
们是不幸的,由于这个小子,他们的美丽妻子成了个摆设品;但是他们又是无比
幸运的,所有的妻子们都大方的默许自己的丈夫出去寻花问柳,甚至哪怕他们将
情人带回家里做爱,都不闻不问。在有着浓郁妻管严氛围的帝国中,罗塔城的贵
族们是幸福的,因爲根据从皇宫内侍处透露的可靠消息称,即使是威严无双的皇
帝陛下,也曾经数次在与情人幽会之后,被大发雷霆的皇后罚跪呢。

  安吉虽然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都在各种私密的淫靡沙龙里与罗塔城的夫人小
姐进行深入的交流,但是他却没有因爲纵欲过度而变得衰弱,适当的锻炼以及合
理的饮食使得他强壮而健康,对他来说,这种与美丽夫人进行的快乐搏斗更是一
种令人愉悦的锻炼。他严格遵循着母亲伊妮德夫人的命令,无论他与多少夫人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