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欲之寡欢】(1-34)

11.20 06:29

作者:冰雪漪梦 字数:9万
1、酒后乱性
百里静修长的手指轻轻翻开手中的喜帖,闪耀着金色光泽的红底上,缀满线 条简洁却又不失美丽的绽放的,含苞待放的金色花朵,还有条条舒展着的枝叶, 喜帖是几无重量的,百里静拿在手里却觉得格外沈重。
在喜帖的花纹之下,写着,新郎,洛韶言。新娘,楚紫含。
百里静站在天桥上,扬手伸到扶拦之外,松开手上的喜帖,任其随风飘落。 百里静伸手松了松领带,茫然地在夜色中走下天桥,在灯红酒绿的城市里穿梭。 洛韶言的影子渐渐浮现,只有他能给他温暖。百里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熟 悉的号码,接通电话,声音仿佛有些颤抖和期待:「喂,韶言,是我。」
听到洛韶言熟悉而亲切的声音,百里静所有的难过都涌上心头,努力克制好 自己的情绪,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愉快些:「韶言,我有些想你,你在 做什麽?」
「在谈楚氏集团的事。」
「韶言。」百里静埂咽一下,隔了数秒,咽下吐之欲出的抽泣,「韶言,我 只知道楚氏集团,资金很雄厚。」
「静,等下再说好吗?我现在很忙。」
「韶言…」百里静再次埂咽,「在这个世界上,我只会臣服于强势的一方。」
「静,别说了好吗?我很忙。」
「韶言…喂…喂…」电话里已是盲音,可百里静还是不甘心,使劲喂了好几 声,终于对着电话抽泣。
不知不觉中,百里静走到马路中央,嘈杂的汽车喇叭声震耳欲聋。
「喂,别挡路,妈的,找死啊?」
司机粗声粗气的声音传来,百里静从悲伤的情绪里回过神,快步离开马路中 央。
「嘿,哥们玩玩不?」路过一间酒吧,正站在门口抽烟的少年冲百里静吹了 一记口哨,百里静朝他望了望,皱眉推开那只不怀好意的手。
「就算要玩,也不是跟你玩。」说着,百里静眼神迷茫地走进笙歌燕舞的酒 吧,微微眯起眼看各色的人,走向吧台,要了瓶酒,直接拿起整瓶,想都不想灌 进自己的喉间,来不及咽下的冰凉酒液沿着嘴角溢出。
「韶言。」百里静将下巴搁在冰凉的桌面上,声音越来越无力,「韶言,为 什麽你不在我身边?」百里静抬起头,拿起酒瓶,又是一阵猛喝,「咳…咳…」 在酒精的作用下他的脸渐渐染上层红晕,「韶言。」百里静已经无力再说什麽, 拿出手机,再次按下洛韶言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百里静耳朵里轰隆作响,瘫软般的呢喃着,「韶言,我需要你在我身边。」 说着,『啪』的一声,百里静手中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呕…」百里静胃部不阵不适,想要呕吐的感觉涌上他的喉间。百里静连忙 起身,神情更加恍惚,有些失望从座位离开跑去卫生间。头晕目眩的百里静跌跌 撞撞,「啊…对不起,对不起。」百里静也没看到底撞到了谁,连说了两声对不 起后,又继续往卫生间跑,胃部的感觉越来越不适。
一进卫生间,百里静就开始猛吐,「呕…呕…」百里静有些后悔自己不该喝 那麽多酒,他吐的天昏地暗,终于把胃里的东西吐了个空,打开水龙头,听着 『哗哗』的水声,不断伸手将水拍向自己的脸颊,打湿了脸,也打湿了额前的碎 发,百里静对着镜子,看了自己狼狈的模样半晌,眼角有些湿润,「百里静?你 的温文尔雅哪去了?」真是讨厌,百里静将头俯到水龙头之下,任冰凉的水冲击 着他的黑发,凉水冲刷过头皮,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待百里静觉得清醒够了, 关了水龙头,头发也不擦,直接步出卫生。
喧闹吵杂中,百里静屁股坐进昏暗的角落中,有气无力的靠上沙发,「咳… 咳…」一股烟味飘进百里静的鼻间,百里静从小就对烟味敏感,一不留神吸进肺 里,狠狠咳嗽几声,适才发现,原来身边还有个人,转头眯眼看过去。
百里静心情烦躁地猛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要抽烟到其他地方去抽,这里 禁烟!」
楚若风继续吐出个烟圈,不以为意看着对方略显暴躁的举动,直到自己的肩 膀被拍上,哧鼻一笑,「这里这麽暗,什麽时候旁边来了个人我都不知道。」楚 若风懒洋洋地抬眼对上百里静,悠哉地开口,「禁烟?小朋友在说笑吧?你知道 这是什麽地方吗?就是给人抽烟喝酒寻欢做乐的地方。」说着,楚若风嗤笑, 「难道,你是未成年?」角落太过昏暗,楚若风无法看清对方的容貌,从桌上拿 起打火机,『嗖』的一声,微黄的光照亮昏暗的角落,抬手用指尖方才顺势摁灭 的烟,并勾起对方的下巴眯眼审视起眼前的人。
一身素净的白色衬衫,剪裁恰到好处,衬出百里静修长的体态,他容貌清俊, 给人种干净清爽的感觉。
楚若风有趣地笑着,「不像是未成年吗?」
百里静伸手,拍开对方捏住自己下巴的手,瞪着眼前没礼貌的人。
『啪』一声,楚若风收起打火机,将它扔到桌上,薄光熄灭,四周又恢复了 昏暗。楚若风端起一杯马丁尼慢慢喝。
见那人对自己不再有什麽举动,百里静也没心思多去理会对方,疲累的在沙 发上靠坐了会,蓦然想起自己的手机忘在了吧台,揉揉额角,百里静起身走回吧 台。
一只银白色的滑盖手机正安静的躺在吧台座位底下,百里静弯下身,拣起手 机,手机的屏幕早已在掉落时自动关机。百里静按下开机键,又一次拨通洛韶言 的电话。
「对不起,您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听着手机内传出的女声,百里静的心沈入低谷,挥手招来调酒师要了瓶酒, 又开始猛喝。
楚若风坐在角落慵懒的扫视着周围的各色人物,每当如此深夜,前来寻欢的 人络绎不绝,可尽是不入眼的杂碎。楚若风冷漠的暗芒闪过丝无趣,一手支着下 额,一手把玩着手中晶莹的玻璃酒杯,还是再等会,看看有什麽好点的货色。
楚若风的眸光不断在各色人群内穿梭,偶尔看似漫不经心抿上一小口杯中的 酒液,目光定格在吧台上喝得毫无酒品的男人身上,灯光打在男人的脸上,更显 出他皮肤的白皙,楚若风认出是适才坐在自己身侧的男人,清秀的五官,让人忍 不住想要蹂躏。虽然脑海里这麽想着,但楚若风身体却没动,只是坐在角落里观 察着他。
百里静越喝越凶,吧台上已出现三个空空的酒瓶,有些不甘寂寞的人不时上 前与百里静搭话,拒绝一个又一个恼人的搭讪者,百里静心里暗骂:滚开,老子 今天是来喝酒的,不是来鬼混!
楚若风勾起嘴角无声的笑起来,起身走向调酒师使了个眼色,调酒师将本欲 递给百里静的酒转而朝楚若风递去。
百里静喝下手中酒瓶内最后口酒,很不高兴调酒师的行为。「喂,我先来的。」
楚若风拿起百里静点的酒,缓缓倒进酒杯,递至百里静唇边,「这杯我请。」 说着,楚若风亲昵的圈着百里静的腰身坐在他的身侧,两人姿势暧昧的可以让周 围的人误认为他们在亲热。
百里静抬眼看了对方一眼,不客气的接过酒,一口将杯中的酒喝完,借着酒 劲他的语气很冲,「我喝了,你可以滚了。」话落,百里静没再看他一眼,朝调 酒师喊去,「再给我来两瓶。」
「抱歉。」楚若风看着百里静俊秀的侧脸,一抹兴趣的弧度自嘴角勾起,手 指暧昧的在百里静的腰间磨蹭。「我并不单单只想请你喝酒。」说完,等待着百 里静的反应。
低缓的嗓音传来,百里静拿起调酒师送来的酒,喝了口,抬头看了眼身旁的 男人,眯起带着醉意的眼眸,心下有些恼怒,「别打扰我喝酒。」
「呵呵。」楚若风笑笑,对方说话还挺冲,桀骜不驯的口气撩拨得他心痒, 还真是挺久没跟人玩玩了。橘色的灯光照得百里静的脸特秀气,还皱着眉,一副 借酒消愁的模样。看上去比自己小不了几岁。「心情不好吗?要不要顺道与我一 起?一个人可是很无趣的。」
百里静继续拿起酒几口灌下,伸舌舔唇边酒渍,斜着眼打量楚若风,相貌英 俊,一身笔挺的西装衬得他出色夺目,百里静伸出一只手拽起楚若风的领带将他 扯向自己,眯眸看了一会,打了个酒嗝,「还是我的韶言好看。」
百里静才松开手里的领带,胃部一阵酒劲翻涌,「唔…」百里静一手捂着嘴, 就要冲去洗手间,却被一只坚实臂膀扶住,百里静难受中看向手臂的主人,百里 静已经醉了,眼前一片模模糊糊,有点像韶言?却又不及韶言看起来温柔,百里 静迷糊中抓住他手,「韶言,别离开我,我很难受。」
楚若风把他整个人带进自己的怀里,轻声蛊惑着百里静,「好,我不离开你。」
「韶言。」百里静已经变得虚弱,只能靠对方掺扶,迷离中,他听到一阵发 动机的声音,想开口问些什麽,却已经无力再说什麽,只能瘫软的靠在车内,呢 喃着,「韶言…」
2、情欲的一夜?(H)
百里静半醉半醒,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好像有车子的声音?百里静努力 睁开眼睛,「韶言,是你吗?」百里静神智模糊的看了看四周,这件房间好像, 好象不是韶言的,百里静头晕晕的,不再多想,看到床便倒下去,双眼迷离的望 着天花板。
楚若风拽开自己的领带,从酒柜内拿出瓶酒,依稀听到百里静的口中不断唤 着韶言着额名字,楚若风笑笑,原来是个情痴种,随即倒了杯酒,边轻抿着杯中 的酒边走近床畔,看样子,今夜不会无聊了。见百里静一脸醉态,迷茫的盯着天 花板,楚若风朝他身旁一坐,诮笑一声,「明明喝不来,还要喝那麽多。」
听到声音,百里静动了动眼眸,看向楚若风,有些口齿不清,「谁,谁说, 我喝不来?」说着,百里静勉强撑起身,伸手要去抢楚若风手中的酒杯。
楚若风一个手快令百里静抢了个空,「想喝?」
「韶言?」迷糊中百里静眼前浮现出洛韶言的脸,软声软气地说,「韶言, 你,你把酒…给我。」
「我这就给你了。」楚若风勾起唇角,将手中的酒喝一口,突然吻上百里静, 把酒渡进他唇里,楚若风的舌尖顺着酒液蹿进对方口中,百里静乖乖张开嘴,吞 咽着对方度进的酒液,那些来不及咽下的酒,从他的嘴边溢出。百里静的舌尖被 楚若风纠缠住,任由他在自己的口腔内放肆允吸。
楚若风放开百里静的唇,手指点对方湿润的唇上,露出蛊惑人心的笑,「还 想要更好的吗?」说完,不等百里静的回答,扔掉手中的酒杯,搂着他的腰,并 稍加收紧,倾身将百里静压倒在床上,修长的手指轻抚着他脸部的轮廓。
百里静觉得身体热热的,胃里一阵阵翻涌,他真的喝太多了,百里静朦胧中 想着,又看着『洛韶言』朝自己俯身下来。
「韶言。」百里静脸色红润,发出轻微呻吟,微抬起身体迎合着对方,「韶 言,我今天,好难受。」话落,百里静伸手环住对方脖子,并往下拉,凑上吻住, 百里静伸出舌深深探进对方口中缠吻着,过了会,百里静有些迷惑的眨眨眼, 「韶言,你今天的味道不对…」说着,百里静像是为了证实什麽再次吻上对方, 不断吸取着对方炽热的气息,吻了好一会,百里静自言自语地说,「韶言,有你 在身边真好,不过…不过你今天的味道有点怪怪的,你换香烟牌子了吗?」
楚若风听着百里静的自言自语,有趣地笑笑,温声说,「前面刚换的,喜欢 这个味道吗?」楚若风觉得有趣极了,原来他把他当成他情人了。
「恩,喜欢。」百里静半睁着眼,眼里带着丝情欲,「只要是你身上的,我 都喜欢,韶言…」百里静在楚若风身下不安分的动了动,红着脸说,「韶言,你 最近都没怎麽碰过我…」
楚若风微挑眉峰,既然对方都邀请他了,那他就不客气了。楚若风低下头, 与百里静温唇相贴,湿舌缠绵。
「唔…」百里静轻吟一声,随即不甘心的伸出舌头勾住对方,与楚若风展开 这场吮蜜的争夺战,百里静有些急切的伸出手解开楚若风的皮带。
楚若风任由百里静心急的动作,打趣地说,「等下我就替那个韶言来喂饱你。」 楚若风将百静衬衫的下摆从裤子里拉出,沿着下摆朝里探入游走在百里静的胸膛 上,两指捏住他胸前的乳首,轻柔拉扯。
「啊…」受到刺激,百里静身体弓起,「韶言,你,别逗我,你知道的,我 最受不了你碰那里…」百里静迷糊中闪躲着,他最怕敏感的乳首被挑逗的那种感 觉,有些无助的揽住对方脖子,凑上又是一记湿吻,虽然今天韶言的味道有些不 一样,不过,只要韶言在身边就够了,百里静恶作剧般的将手也伸进对方衣服里 面,摸上对方胸膛,「韶言,快给我吧。」百里静边说边迷迷糊糊地脱着楚若风 的衣服。
楚若风微抬膝盖轻轻磨蹭着百里静的欲望,低笑一声,「那麽,开始吧,我 们有趣的419。」
百里静听着楚若风的话,不解的低喃,「有趣?」
楚若风勾住百里静下颚轻舔,笑着,「我会努力让你感觉有趣的。」
下颚上传来的湿热,令百里静伸手推开自己下颚上的头,「韶言…会痒…」
「是吗?」楚若风并不打算放过他,按住百里静推拒自己的手,舌头灵巧继 续在他下颚处舔吻。
百里静双手被按住,那种被人控制的感觉让人有些不好受,百里静微微挣扎, 「放开,好不好?」
百里静的下颚被楚若风舔的湿孺,楚若风松开对百里静的牵制,抬手隔着衬 衫抚上他的胸膛,手指所到之处的衣扣皆被一一解开,左右翻开衬衫的衣襟,忽 重忽轻的啃咬上他的锁骨,留下斑斑点点的红痕,楚若风炙热的唇朝下亲吻去, 故意避开百里静敏感的乳处,停留在他的腰间。
「嗯…」百里静轻哼着,很想回吻自己心爱的人,无奈身体被楚若风压住, 一心的火热用不到地方,只能抬腿摩擦顶弄着对方的欲望,咬着湿润的唇,舒服 哼道,「韶言,啊…再上面一点。」百里静很喜欢被人轻咬腰部的感觉,舒服之 间,腿不知不觉加快了对楚若风下身的磨蹭。
楚若风停下对百里静腰部的亲吻,双腿间的欲望瞬时静撩拨而起,「真是个 祸水,看来今夜似乎找对人了。」楚若风解开百里静的皮带,拉下他的裤子,圈 住百里静已经昂起的欲望轻捏。
「啊…」百里静呻吟一声,欲望被捏住,有些激动地扭了扭身体,「再…多 一点。」百里静的欲望早就被撩起,忍不住想要对方更多的动作。
「这麽急?」楚若风欣赏着百里静急切渴求的模样,张口在他雪白的胸膛上 咬了一下,有意戏谑的套弄着百里静的分身,手指不时抚过顶端上的小孔,拭去 冒出的晶莹,分身像是倾诉不满似的不断益出液体,每才拭去不久,又马上益出, 并且流出更多。
「唔…啊啊…」感受着对方故意磨蹭,有意不让自己得到满足,百里静敏感 的欲望在他的玩弄之下,更加变烫,昂头,手指拭去泌液的动作,更使身上躁动 的欲望变得强烈,让他一刻也无法隐忍,「韶言,别…玩了…啊…」
松开百里静的分身,掌心朝下,楚若风一把握住位与分身下部的囊带,另一 手抚慰上他胸前的乳首,揪起,在手中揉掐,勾起嘴角微笑,「你不是这里最敏 感吗?怎麽我觉着你下面更敏感的样子?」
「啊……」乳首在掐玩之下,立刻敏感的立起,百里静半眯着眼,享受着, 身体好象更空虚了。
楚若风握住囊袋的手滑过会阴处,最后停在柔软的褶皱上,指尖微微轻刺, 弄的后穴开始难受的微微翕合。百里静顺从的趴着,柔软的舒展开身体,打开双 腿方便对方的触碰。「恩啊…」感觉手指一个深刺,进入甬道内,随着楚若风的 动作,百里静的呼吸渐渐加粗,毕竟最近都没被碰了呢,双腿间被触及还是有些 小小的不习惯而夹紧楚若风的手。
楚若风的手指被包裹的很紧,「放松点,小宝贝,你夹太紧了我会进不去。」 整根中指已经没入了百里静的后穴,真紧他的身体居然敏感得出奇,手指才进去 一会,后穴中就湿润了,还有越来越湿的趋势,肉壁紧紧地吸吮着楚若风的手指, 分泌出的液体浸湿了他的手指。楚若风借着后穴内的那份湿滑又陆续伸入两根手 指,狭窄紧窒的甬道顿时被他的手指填满,满得不留一丝缝隙,肉壁微微蠕动, 似乎越吸越紧,令楚若风三根手指来回进出有些小小的吃力。
楚若风边手上动作,边低头吻上百里静的腰部敏感的皮肤,不住的在百里静 身上留下属于他的痕迹。
曾经被洛韶言开发过的身体早已习惯,身体开始发热,感觉到后穴内手指的 进出,百里静吐出仿佛邀请对方进入的呻吟,「啊…嗯…我喜欢你亲我…」
「那我就再多给你一点如何?」楚若风凑上前半压在百里静身上,啃咬他的 唇,黏湿的吻一路落下,灵巧的舌尖逗弄着颤立的乳首,轻咬拉扯吮吸,仿佛要 把它一口吞掉,手指则不停的在他后穴内来回进出,做着开拓,令其等会能更易 容纳进他巨大的欲望。
楚若风湿淋淋的手指从百里静的后穴内抽出,上面沾满了百里静身体内泌出 的透明体液,「唔…」百里静潮红着双颊,眼神迷离,一副完全能激发他人兽欲 的模样。
手指抚摸着那圈褶皱,那里已经满是自百里静体内流出的液体,楚若风的手 指每触上后穴一下,它就微微不自主得收缩,像是微微一张一合,等着被人填满。 楚若风脱掉全身的衣服,露出精壮的身体,「宝贝,你真走运,我好久没有玩了, 今天晚上绝对可以喂饱你。」楚若风说着便笑起来,利落的朝百里静后穴内挺进。
「恩啊…韶言…你终于进来…了…啊…」后穴瞬间被塞的涨涨地,百里静开 始有了感觉,打开大腿缠上对方的腰部,促使对方更容易挺送,身体里巨大的阳 物时快时慢地运动,百里静能感受到它带着对方的温度,是那麽的炽热。「嗯… 嗯啊…好舒服…啊…」发出舒适的吟叫,躺在楚若风的身下,两人下身结合处衔 接紧密,楚若风只需要轻微的抽动就会马上带起百里静剧烈的快乐。
楚若风在百里静身体内进出着,紧窒的肉壁微微蠕动,带来一阵阵收缩,令 他快慰的闷哼并加快抽动的速度。
「啊啊…啊…」百里静的呼吸在楚若风一下又一下快速的顶撞下完全乱了套, 百里静被楚若风弄的既愉悦又酸软,轻咬住楚若风宽厚的肩膀,却又怕他会受伤 不敢用力地咬下去。
楚若风的呼吸和百里静一样急促,难耐地加快速度烈性撞击抽送,每一下都 完全抽出,又再次重重顶入,他沈重的呼吸着,「喜欢吗?」
百里静享受着对方带来的热情,诚实的回应,「…喜欢…啊…」不过太快了, 后穴越来越酸麻,好激烈的动作,他快要承受不住了。「啊…慢点…慢点啊…」
「可我喜欢快一些。」楚若风哑哑的笑着,忽然抬腰重重用力一顶。
「啊…唔…啊啊…」百里静被他忽来的动作骇然重喘,狂野摩擦蹭过他肉壁 上的敏感点而后又直冲到肠壁尽头。
楚若风钳制住百里静的腰身,强迫百里静承受着那种几乎野蛮的快感。百里 静脸上染满带着异色的红晕,呻吟着,哀求着,更加助长了对方的兴致,最后只 能柔顺承受楚若风越来越蛮横的冲撞,一波波火热的酸涨朝他袭来。
百里静脑子里想的只有和洛韶言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微启着唇伴随楚若风的 动作传出更大的呻吟,「韶言…韶言…」百里静迷离的看着眼前人,紧紧的攀住 对方,身上是欢愉的,一想到洛韶言下月初的婚礼,百里静觉得心口一阵疼,有 什麽似乎在他内心深处疯狂叫喊,一次又一次。身上无法控制的欲望与渴望被楚 若风一次又一次挑起,下身激烈的抽送让百里静彻底崩溃,全身掠过阵抽搐痉挛, 抬头的欲望忍不住喷出灼液体,后穴一阵紧缩,紧紧含着楚若风的欲望逼得他继 续发狂的抽插。
楚若风眯起眼睛,身体早已汗湿,听着彼此肉体的摩擦拍打声,更是让他的 情欲涨到极致,时而收紧的后穴吸引着他更加深入其中,胀大的欲望直直刺到最 深处,把身上所有的欲念都数宣泄在百里静身上,一记重击直冲,一股强烈的热 流顿时喷出。酒劲和发泄后的疲惫很快将百里静吞进沈沈黑暗,精疲力竭地沈沈 睡去。
退出百里静的身体,楚若风披起件睡袍,坐到一旁拿起支烟,烟在楚若风修 长的指间被点燃,带着方才情欲过后的慵懒,还有点迷情,轻轻吐出个烟圈,烟 雾屡屡上升,自方才激烈的情事中慢慢缓过来。抽完最后口烟,楚若风走进浴室, 洗去身上的疲惫,随后才躺上床,瘫在百里静身边,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3、欢愉之后(H)
清晨明媚的阳光将百里静唤醒,「嗯…」百里静缓缓转醒,慵懒的伸了个懒 腰,渐渐醒转,一想起昨晚,百里静嘴角不自觉微笑,跟韶言在一起的感觉就是 那麽的安心。昨晚的欢爱太过激烈,百里静撑起身子,发现浑身酸软的厉害, 「韶言…」百里静侧眸看像身边的男人,不是洛韶言,怎麽会这样?
记忆如潮水般涌现,百里静皱起眉,他想起来他喝醉了,百里静敲了敲还有 些晕忽忽的脑袋,他居然也学起人别玩一夜情?百里静迅速下床穿好衣服,就当 是做了场梦好了,百里静酸着脚走到门口,蓦然发现他此时的模样根本无法去上 班,身上还混着浓浓的酒味,更有着欢爱后的情欲味。见对方依然闭眸沈睡,百 里静放心的走进浴室,随后搭上门。
就在百里静进入浴室后不久,楚若风才慢慢睁开眼,早在前面百里静穿衣服 时,他就已经醒了。靠在床头楚若风点了支烟,双眸盯着浴室的门,缓缓吐出眼 圈,勾起嘴角,小宝贝醒了。回想起昨夜两人配合默契的激情,好久没这麽畅快 过了,下腹一热,顿时燃起了欲望。
捻灭烟头,楚若风下床走进浴室,看见百里静正背对着自己换衣服,显现出 完美的背部线条,宽肩,窄臀,都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不由一笑,走上前去把人 从背后揽在怀里,笑眯眯的看着,「小宝贝,我们做点什麽吧?」
百里静起初一愣,随即警戒的立刻推着对方,「放开你的手!」
楚若风凑近百里静的耳际,暧昧吹气般低语,「别反抗,昨晚很美好不是吗?」
谁要跟他美好,他还当自己睡着可以任他予取予求?百里静嗓音清冷,「昨 晚是昨晚,现在是现在!」
楚若风眯起眼,圈紧他的腰,清醒时的他似乎比醉酒时更有意思,「宝贝, 别莽撞,我会慢慢告诉你我们昨晚有多恩爱的。」
感受到腰上的收紧,百里静反肘抵上他的胸膛,试图拉开一丝彼此的距离, 「不要用你肮脏的手碰我!」
百里静的话令楚若风有些不高兴,圈住百里静腰部的手继续收紧力道,以一 种暧昧的姿态使两人紧密相贴,语气里带了丝淡淡的威胁,「没有人可以这样对 我说话!」
百里静不妥协,「只要我不愿意,没有人可以随便碰我!」说着,百里静反 肘用力朝后顶向楚若风。
楚若风松开百里静,闪开那一记重顶,百里静已经完全挑起楚若风不服输的 性格。「是吗?我想我们可以试试。」
楚若风玩味一笑,陡然擒住百里静手腕,拉近自己,猝然间低头覆住他的唇。 百里静被柔软的覆住,楚若风的舌头就势钻入他的口腔,将上下牙颚仔细的全舔 了一遍。他的舌头勾着自己,懒洋洋却不失强劲的吸吮着他。百里静不得不承认 对方的舌头很勾魂,一连串的酥麻。这样的想法似乎有点荒妙,『砰!』一声, 百里静使出力气将楚若风推了开来,对方的背硬生生撞上后面的门扉。
被撞的有些疼,不过楚若风并不在意,他挑眉看了百里静一会,随后,立刻 一把抓住百里静,并他按住挣扎的身体,将他按在浴室镜前的物品柜上,矮柜的 高度仅到百里静的膝盖,「宝贝,你惹我生气了!」话落,楚若风曲膝强硬顶开 百里静的双腿,伸手扯下百里静前面还未脱下的内裤,失了裤子的包裹,分身轻 轻弹出,直冲着镜子。
「唔…」百里静瞪大双眼看着对方的动作,身体被制住,重压在镜子前,双 手撑在镜面上半趴在矮柜上,腿弯处一软,险些摔下来,侧过头瞪着那个恶劣的 人,「放开我!」
楚若风笑笑,言语不堪地说,「信不信等下舒服到让你哭?」楚若风的手在 百里静敏感的腰部上只是那麽一按,百里静顷刻让前端蹭在冰冷的镜面上,稍稍 拽起百里静的头发,贴近他的脸浅笑低语,「有没有发现这样看的更清楚些?」
「你这该下十八层地狱的混蛋,放开我!」百里静被用力压住,涨红了脸, 失去镇静以羞人的姿势放声大喊。分身触到冷的空气而微微颤抖着,与冰凉的镜 面接触,更是立刻传来一阵战栗,「啊…」头发被拽起,被迫性的扬起头,双眼 不得不看着镜子中有些狼狈自己,「唔…不…」百里静边抗拒边试图闭上眼睛。
楚若风刻意让百里静保持着分身的前端抵着镜面的姿势,「别这麽快就拒绝。」 松开他的头发,伸手握住柱身轻轻搓揉,不时在楚若风手中上下与镜面相互磨蹭, 刺激它胀大发热。身体象前倾,以身体代替制在百里静腰上的手,半压住他,腰 上的手指朝上滑动,移到他的胸口出揉捏,楚若风勾唇,抬眼看着镜子里的人在 自己的动作下无力的挣扎。
百里静的模样被楚若风尽收眼底,松开对他的亵玩,随手拿起柜上的一瓶润 肤油,抬手百里静的一只脚挂在自己强健的臂弯上,将润滑的液体全数倒在他的 臀缝间,倒尽瓶内的液体,楚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