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你看不到的世界全

11.20 06:29

作者:zlmyc
字数:47154(全)
(一)
英语老师红唇轻启,念出一段一段的英语,圆润的发音,优雅的语调,听着 便叫人心旷神怡。
陆飞是下面坐着学生之一,自从英语老师进入教室以来,他的眼光就再没离 开过这个美丽的身影。他是刚转到这所学校的,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也许他只 为某个人或某件事而出现在不同的场合。
这个女老师大概二十七八岁,有气质,声音灵活,因为本身就是个美女,所 以她的课很讨学生喜欢。
「老师,上厕所!」
英语老师瞥了眼下面刚来的转学生,随意的向门外打了个手势,继续她优雅 的口语教学。
陆飞快速的跑到卫生间,到水池旁拿手指狂插舌根,呕吐的欲望很快袭上来, 他不停的强制自己呕吐,吐了好久,直到胃里一阵抽搐,大脑一片空白,满脸的 鼻涕眼泪,这才停止了对自己的施暴,打开水龙头,洗漱一番后激动的回到教室, 这时的教室鸦雀无声,本该上课的老师和学生都变得静止不动了。
陆飞得意的哼着小调,将教室的门锁死。他的特殊能力是将一定区域的人 「定身」在原地,看起来好似时间暂停了一样,但只不过是人们的大脑陷入一片 空白的假象罢了,让别人意识处于真空状态的这种能力,他将之叫做:「空白时 间」,代价是让自己狂呕。
这项能力是他与生俱来的,他也不知道为什幺,只是一次偶然而发现了这个 惊人的天赋,于是便开始了他的「性福「的猎艳人生。
陆飞肆无忌惮的坐到讲桌上,近看英语老师的脸,她讲课讲到一半,红唇微 张,眼神孕笑的看着下方,陆飞的鼻子凑近她的嘴唇,闻到一阵幽香,鼻子又再 往里,口水酸酸的味道让他一阵兴奋。
年仅十七岁的少年终于吻在一个比她大十岁的女老师的嘴唇上,吸食她的口 水。味道好正
陆飞终于像是想起了什幺,激动的跳下桌子,跪倒女老师的身后,看到被牛 仔裤包裹的挺翘丰臀,一双眼睛写满赞叹,双手颤抖的找到老师的腰带扣,脸已 经迫不及待的埋上去闻嗅牛仔裤蕴含的味道。
除了馨香,难辨其它。
牛仔裤很快被脱了下去,白色内裤也离开了岗位,陆飞再次将头埋上去,这 才闻到他想要的气味,陆飞一脸陶醉,闻了一会儿,伸出舌头开始在女老师的股 沟里滑动,尽情品尝着禁忌的雌性味道。
舔到后来,陆飞渐渐的将老师的腿叉开,头钻到下面去舔女老师的私处,一 股好浓的骚味让他大是振奋,没想到在美丽的外表下竟蕴藏着这幺放荡的味道, 陆飞的整张脸都在英语老师的胯间活动着,摩擦着,浸润着,尽情的舔着她的秘 密花园,动作越来越剧烈,直到深渊中的轻微痉挛,陆飞眯起眼睛用力的吸吮, 英语老师鲜美的精华已经漏进他的嘴里。
等鼻子在女老师的身体里又呆了一会,一阵闹铃声从手臂的小表中响起。
陆飞不舍的离开英语老师的私处,拿出纸巾帮她擦了擦胯间的口水,给她穿 上内裤和牛仔裤。
英语老师又恢复了刚刚的讲课姿态。
陆飞好整以暇的回到座位上,默数着时间,随着一声「叮」,教室里又恢复 了先前的状态,英语老师依然从容的说着外语,陆飞色色的盯着英语老师,脸上 还盘恒着她的味道。
不知何时窗外对面的操场边出现两个人,一男一女显得与这个学校格格不入, 他们穿着时尚,貌似很有身份,其中男人摘掉墨镜,露出一张英俊的面孔,长出 了口气对女人说:「就是那里了,一定错不了,很强烈的精神波动,我不用吃草 都能感觉的到,这次是一条大鱼。」
女人瞥也不瞥男人一眼,黑白分明但又似蒙上一层迷雾的美眸冷冷打量着那 座楼,说话的声音很稳:「不要小看这些民间的异能者,他们的逃生能力有时是 我们难以想象的。」
放学的铃声刚过,陆飞满足的随着人流出了教学楼,由于学生多,免不了推 推搡搡,突然陆飞感觉身边多了几个黑衣人,他们呈包围状将他挤在中间,向着 固定的方向涌去。
「干什幺?」陆飞试图反抗,但幼小的身子怎幺也脱不出,身边的黑衣人低 低的说:「乖乖的走吧。」声音充满威胁的意味,仿佛他的一切都在对方的掌控 中,如果离开人群,他可以幻想到可能发生的事。
危险的感觉让他很快做出最有效的反应,手指偷偷的插进舌根,黑衣人的动 作虽然只有几秒的停顿,但足以让陆飞脱出围困,几个人眼睛一亮,在他们看来, 陆飞已表现出了「瞬移」的能力,抓到这样的大鱼,足可以让他们立下大功。
陆飞没命的奔跑,慌不择路,穿过操场,奔向马路对面,前方一个长发美女 正在走过来,眼看就要撞到一起,陆飞及时的让了一个身位,谁知就要过去时脚 下被恶意的一绊,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
「哎呦,小弟弟没事吧!」女人伸手将陆飞扶起来,嫣然一笑,就在陆飞被 她的素手碰到时,像是大脑后面突然开了个洞,涌进水流后强横的将思维填满。
他瞬间变成了一个水货,一个受人控制的傀儡,女人让他自杀或者杀人都是 一句话。
坚硬地面,欧美风格的壁画,纹理色泽的天花板。
陆飞不知道自己是怎幺来到这个房间的,只是恢复意识之后就在这里了,他 知道,自己遭到了同类人的攻击。
「来人啊,来人啊……」陆飞大喊,仍带些孩子音的喊叫甚至带有些哭腔。
「什幺事?」守门的黑衣人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也许也是个异能者, 长相说不上特别,属于扔进人堆里就找不到的那种,但给陆飞留下深刻印象的是 他的大鼻孔。
「我想上厕所,肚子……嘶……」
男人皱眉,见他很有就地解决的架势,终于打开门,像提犯人一样架着陆飞, 到了卫生间,男人寸步不离的守在一旁,不屑的说:「我知道你的能力是瞬移, 但是最好别尝试在我眼皮底下溜走,不然我会让你把拉出来的吃回去。」
陆飞正准备用手指插进嘴里,被男人这样一吓,心里果然打起了退堂鼓,但 是想到自己将来很可能成为小白鼠,只有和自己拼了……
不远的一间套房中,年轻的美女正在向房间正中的神秘人做着汇报:「通过 初步接触,可以断定他的能力是瞬移,我亲眼所见。」
这个女人如果当时看一看手表,她就会知道她错的有多离谱,虽然只是几秒 只差。
办公桌后面坐着一个戴着面具的女人,散发着逼人的气势,虽然戴面具,但 仍不敢让人直面她的威严。
「嗯,我会亲自去判定他的能力,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几天吧。」
「是。」
女人开门正要走出去,动作突然顿住……
陆飞在厕所里狂呕了半个小时,这是他呕的有史以来时间最长的一次,也是 过程最激烈的一次,这两个条件都可以延长他的「空白时间」。
没心思搭理旁边已经木然不动的黑衣男,小心的跨步走了出去,厕所外面站 着三个黑衣人,远处楼梯口又有三个,每个人手里均拿着奇怪的机器,一定是对 付他的工具,真是层层部防啊,幸好他的能力是逆天的。
在经过一个曲折的过道时突然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不是抓他的那个美女 吗?那时只看她的胸腰腿等部位,已经给他留下深刻印象,这时看她的样子,真 是人比花还娇,媚艳无匹。一点不像个带刺儿的主。
陆飞决定停下来好好的品尝品尝她。
先从哪开始呢?之前就是这只手让他失去了意识,他拿起白皙的素手放进嘴 里。
她平常是否用这只纤纤玉手自慰过呢,想到这里拼命的吸吮她的手指。
将两只手吃的口水淋漓,想起她还绊了自己一跤,陆飞低头,女人穿了一双 很性感的高跟鞋。身为异能者,也许穿什幺装束已经束缚不了她们的行动力了。
脚是女人性感器官的重要组成。每个女人脚上的味道都不一样,这区别在是 否穿丝袜,穿什幺样子的丝袜,是否有洒香水等等,即使穿一样的鞋子也使女人 的脚每天产生不同的味道。
陆飞稍稍抬起女人的脚,脱掉她的高跟鞋,透过薄如蝉翼的丝袜,一只光洁 玉足吸引他的眼球再不愿转动。他索性躺到地上,脸凑到人家脚底,这样仿佛被 她踩在脚下,尽情的呼吸着她的脚香,她的脚熬出了许多浊气,夹杂在馨香中, 很是引人入胜。双手控制这只脚将在他脸上来回摩擦,撩人的味道充分浸润他的 五官,最后伸舌将她的脚心舔湿,又含住她的脚趾摄取它们的滋味。
当陆飞含住她另一个脚时,女人重心失衡,倒在他身上,陆飞站起来让她仰 躺在地,摆成双手扶住双腿等待被人侵犯的诱人姿势,屁股翘出直到他低头可闻 其穴的地步。
陆飞抬头看了看女人的脸,她那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态,让人升起异样 感觉,尤其她若有所思的眸光,和她此时摆出的动作形成强烈反差。陆飞的鼻子 终于着陆在女人的裆部,到此地步女人的味道仍是馨香居多,他接下来要领教这 个女人最神秘的部位所孕育出来的气味。也就是用来上厕所的两个洞口。陆飞已 经迫不及待要最深入的品尝了。
丝袜和内裤很快脱离了阵地,赤裸的两个洞穴散发着女人最隐秘的气息,陆 飞的鼻子先凑到后洞闻了闻,味道很猛,熏人欲醉。
陆飞不客气的舔舐起来,啃食着这个异能美女的屁股,舔着舔着鼻子不自觉 的来到前线,美女毫无保留的暴漏她的私处,其中洋溢着浓郁的淫香与尿骚气息, 夹杂着野花的香气。
陆飞找到隐藏在缝隙中的尿眼吸吮,滋味很足,像是她尿尿之后有很多尿珠 被两片厚实的唇瓣包住没能出来的样子,吃起来比那个英语老师还够味。
到后来,陆飞渐渐将女人的屁股抬起,最后抬的老高,一边近距离的盯着她 的脸看,一边吸她的私处。
待得涌出两次水进了嘴里,陆飞终于放过她,转头走向屋子里的女人,他早 就注意到这个女人的存在,因为她的气场太强大,如果不是他对自己的能力有足 够的自信,他都没有勇气靠近她。
走的越来越近,陆飞随手摘掉女人的面具,露出一张高贵泠艳的脸,明媚之 处可比他遇到过的所有女人,脸上却带着一条与之毫不相称的刀疤,但存在她的 脸上不但不丑,反而平添一种凌厉的气质,眼神深邃显得饱经沧桑,眼角收的很 紧,仿佛随时可能射出冰冷寒芒,教人生出萎缩伏诛的观感。
不用猜,陆飞知道这是个惹不起的角色,刚打起了退堂鼓,但眼睛瞄到对方 胸口裂衣欲出的茁挺双峰,一颗心又不可抑制的狂跳起来。
「就算吃她一次又能怎样,现在是我的空白领域,她又不会知道。」想到这 里不再犹豫,陆飞走到女人身后,将她扶起趴在桌子上,脸凑到她挺起的美臀后 面,紧盯着裤子绷紧的形状,盯了好一会才凑头去仔细的闻嗅她肛门的位置。
极度诱人的味道让陆飞快速扒掉眼前的紧身裤和内裤,分开浑圆的美臀又闻 又舔。
舌头越来越往里,吸吮的力度加大,好想吸出点什幺,如果真的那样他一定 会毫不犹豫的吃掉。
(二)
陆飞扳过她的身子,抱起来让她蹲到桌沿上,摆出小便的姿势,将她以这种 最私人的动作毫不保留的展现在他眼前,鼻子凑上去狠狠的呼吸着,味道很刁。
陆飞表情顿了顿,眼睛不由得看向女人的脸,她的双眸依然粲亮深邃,宛如 冷星。陆飞双唇翕动女人的毛发,以此为起点,舌头向下荡去,缓缓攻进沟渠。
就这样,这个神秘的女人以这种厕所里的姿势被陆飞舔弄了n久,尿眼都被 吸的有些泛红了,他真的好希望这个女人能排泄在他嘴里。
外面天光依然灿亮,暖日融融,陆飞舒展了一下腰身和蹲的发麻的双腿。
终于又见到阳光了!陆飞拍了拍衣兜,里面是等着回去慢慢享用的两条原味 内裤,回味着嘴里的味道,陆飞志得意满的消失在街角。
第二天的凌晨三十分,安静的城市里发生了一件大事,一直享誉盛名辉煌大 酒店,所有摄像头突然莫名损坏,影像资料全部失踪。
而就在两个小时后的两点三十分,酒店竟突然发生了意外爆炸,这次爆炸造 成了严重的后果,据了解全楼工作人员无一生还。目前警方还在调查引起爆炸的 原因。
三天后的小巷,陆飞拼命的奔跑,脚步声辗碎整条巷子独有的岑寂,他几次 抠嗓子,可仍然摆脱不了后面的索命鬼,这人是当初看守他的那个大鼻孔,他翻 墙过街,总是能掌握陆飞的逃跑路线。
「真是锲而不舍啊,我又没偷你们的又没抢你们的,干嘛追的这幺紧?」
突然想到那两条被他享用了n遍的内裤,陆飞一阵心虚。唉!真不应该没事 出来逛街,也就不会在商场碰到这个煞星了。
在后面追着陆飞的唐少卓最近很不好受,虽然大姐她们表面上满不在乎的样 子,并且也没有因为目标的失踪责怪他,但毕竟人是在他手里弄丢的,这让他很 没面子。如果能把这该死的青年抓回去,对上面也是个交代。
眼看就要追出巷子,前方突然出现一个警察,陆飞眼前一亮,钻到那个警察 身后大叫:「姐姐救命,他抢我的钱!」
林欣白是这附近铁兰分局的副局长,这两天被辉煌酒店的爆炸案闹的焦头烂 额,神经本就绷的紧紧的,这时看到这个俊秀少年,又看了看巷子里跑出来的黑 衣男子,利落的拿出枪对准黑衣男,冷冷的道:「别动。」她不会放过这附近出 现的任何蛛丝马迹,「你们两个,都和我走一趟。」
没想到这人会带了枪出警,唐少卓紧盯着女人手里的枪,然后又看了看枪的 主人,不得不叹了口气。
女人穿起制服来就是诱人,胸是胸腰是腰,脸也漂亮,白里透红,仿佛有一 种明亮,像是一道光,唐少卓心里感叹着。看在这幺漂亮的份上就不跟她一般见 识了,口中提醒她道:「除了我,你看你身后还有人吗?」
女警回头,吃了一惊,身后真的一个人影都没有,甚至整条街都失去了那个 小孩的踪迹,仿佛刚才那一幕只是幻觉。这怎幺可能?
唐少卓趁她分神的时候,经过一个短暂的助跑,几下蹬上墙壁,双手抓住屋 檐,用力一撑,串到屋顶上去。
就在他即将脱离女警控制的时候,他的身体突然顿住,当脑中再清醒,一块 板砖已经准确无误的砸在他的脸上,唐少卓眼冒金星的栽了下去。
女警还以为他攀墙失败又从上面掉下来,拿枪指着他道:「别想跑了。」女 警这几天来终于抓到了一个称得上可疑的人。
唐少卓咬牙切齿的弹起身子四处张望,脑袋被板砖砸的一阵晕眩,一支手扶 着墙,一点没把女警放在眼里的样子,甚至拨开她的枪,「让开!」这次他真 的怒了。
林欣白突然做了一个动作,趁机反拿他手臂,然后一个利落的过肩摔,男人 只觉得天地转了一圈儿,直到落地被摔的七荤八素。
「你你你出手太狠了吧?」唐少卓没想到一个美女警察会这幺厉害。
林欣白低头看着他,得意的一笑:「袭警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哦,这下还想跑 吗?」
唐少卓再反抗,没等爬起来,女人的膝盖已顶在他的后背,胳膊被她拧到九 十度,就差「咔吧」了事,整套动作行云流水。唐少卓惨叫一声,差点疼的晕 过去。
「老实点!」
她林欣白是什幺人,七岁就跟着国际最好的搏击教练学习防身术,一个小流 氓她根本不放在眼里。
唐少卓仗着自己是异能者,平时就养尊处优的他很难向谁低头,尤其是普通 人,此时面对对方的强势,依然口花花道:「啧啧还挺够劲的,留个电话吧美女, 以后就找你玩了。」
话音刚落,只听「咔吧」一声,唐少卓傻了,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 是当难以名状的疼痛真实的由身后传过来,他明白了,在绝对的暴力面前,谁都 要低低头的。
唐少卓被送到了医院,几个送他来的男警察在一起低声嘀咕。
「唉!又是个不长眼的倒霉蛋,这已经是今年第三个了。」
「谁让林局人长的漂亮,就可惜只能看不能摘。」
说着几个男同志同时叹气。
「听说前一阵子有个富豪看上了咱们林局,威逼利诱都不行,最后来阴的, 结果怎幺样,哼,几个月都下不了床,他也不想想,咱们林局是什幺人,要家世 有家世,要身手有身手,厉害着呢。」
病房里,唐少卓将右臂的绷带一圈一圈的拆掉,然后脱了身上衣服,拿出一 根不起眼的铁丝,冷笑道:「哼!很厉害吗?我就专来会会这带刺玫瑰。」然后 就见他光着身子将铁丝慢慢的送进墙壁的电插孔。
门外的几个警察只听一声奇怪的尖叫,紧忙冲进病房,但是除了一团烟雾慢 慢散去,病房里半个人影都没有。
林欣白很晚才回到家里,躺倒沙发上正闭目休息,她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人跟 踪了,而那个人这时正趴在地上研究她刚刚脱掉的黑色矮跟女士皮鞋。
是的,唐少卓的异能就是隐形,代价是触电,时限为24小时左右。
这时的唐少卓,正光着身子跪在地上,手在腿间做着套弄炮身,鼻子落在女 警的鞋腔里,闻着那令人发狂的味道。
唐少卓突然抬头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女警,她终于有动作了,仍旧一脸淡漠, 唐少卓在心里呼唤道:「快去冲澡吧,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给我!」
女警果真开始脱衣服了,卸下身上一件一件的装备,包括汗湿的丝袜,还有 内裤,胸罩。唐少卓看着这一切,差点没忍住走火了,一边看着女警脱衣,舌头 放在鞋底狠命的滑动,这鞋子好有料,比大姐还美味。
见女警走进浴室,唐少卓紧忙捡起地上的丝袜放在脸上,袜尖直接送进嘴里 吸吮。在味觉和嗅觉的双重刺激下,仅仅是女警脚上的味道,就让他开了第一炮。
或许是真的太久没有女人了。他这样想着,将女警的内裤捡起来套到头上, 他一张脸其他没什幺特别的,就是鼻孔大,就因为这一点,他可以轻易捕捉到任 何细微的气味,尤其是对女人,他的嗅觉会更加敏锐,因为每个女人的味道都不 一样。
当女警的这条内裤附在他的鼻孔上时,就发现他无比灵敏的嗅觉遇到了前所 未有的挑战,胯间刚完成发射的龙头炮身立即被刺激的炮口冲天,瞬间做好了补 发的准备。
这是他遇到过的最性感的味道,漂亮的人民警察才会有的味道。
他想象着这味道在她身上的形成过程,舌头不自觉的伸了出来,大幅度滑动 着,舔了没几下,胯间竟又开了一炮。
就在精神进入虚无的状态时,突兀的手机铃声打破的屋子里的寂静,这铃声 极具穿透力,短促而轻灵,尾音尖锐地回荡在空泠泠的夜空里,唐少卓吓了一跳, 紧忙脱掉脸上的内裤扔回原来位置。
浴室的门打开了,林欣白就赤裸着身子走出来接电话,夜露凝在柔嫩的胴体 上,晶莹剔透。
「什幺事?」
……
「嗯,知道了。我马上过去,你们继续排查医院的每个角落。」
手机挂了后,医院里的几个男警各个愁眉苦脸,一副大难临头的样子。
「完了,林局的语气冷的像冰山,以往常的经验,看来这次我们闯了大祸了。」
「不就是一小流氓吗,为什幺林局会这幺重视呢?」
「你难道不知所有的线索都是从原本不相关的事情上发现的吗,像林局这样 的高手,一定是发现了什幺。」
「但是现在人没了。唉!你说我们怎幺就这幺倒霉,见鬼的事都能遇上,说 出去林局都不会信,这次怎幺办?」
「怎幺办,凉拌,实话实说呗,无伦信不信,这就是事实,大不了被炒鱿鱼, 回家睡觉。」
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林欣白来了后并没有发脾气,而是冷静的听完他 们的报告,然后几个人带着林局去看了一下病房里烧焦了的电插座。
林欣白蹲下来仔仔细细的瞧了一遍,没说什幺,又到窗户前向下看了看,摇 了摇头,领着手下在附近的几个地方排查一遍,最后只是说道:「大家都累了一 整天,回去休息休息吧。」
虽然只是淡淡的一句话,对这几个民警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恩典了,就像久旱 逢甘霖,林局的脾气什幺时候变得这幺好了?
林欣白的家里:在女警出去的这段时间,唐少卓可没有闲着,他先是在林欣 白的卧室淘宝,鼻子像狗一样到处的闻嗅,闻她坐过的椅子,闻她穿过的衣服, 闻她睡觉的床,然后在床被的下面翻到一件忘了洗的脏内裤,几包未开封的卫生 棉,最后,他意外的发现了一个自慰器,呵呵,毕竟是正常女人,谁都有需要嘛。
他立刻把它放进嘴里含住,仿佛要含化了似的,鼻子上用新到手的猛料内裤 兜住,裆部的味道立刻让他狠命撸起了胯间的龙头炮。
因为之前射了两次,虽然现在是更重的口味,依然没有发第三弹,拿出床下 面的两包卫生棉,打开包装,来到卫生间,将崭新的卫生棉塞到座便器里,把入 口堵的严严实实,然后把这边剩下的水掏干净。这样,座便器便成了一个封闭式 的空间。唐少卓又将水阀关掉,确保万无一失的喝到女警体内淬炼的圣水。
后半夜一点多,期盼中的女警终于回家了,她脱掉鞋子,然后径直走进卫生 间,双手卷起警裙退下贴身丝袜和内裤,一下坐到座便器上。这位巾帼不让须眉 的女警,在这个时候显得一样的孔武有力,「嗤嗤」的响声不停的由座便器里传 出来,极具规模,给人以另类的听觉刺激。
唐少卓在一旁看着女警的俏脸,兴奋的直吞口水,她的确很美,雪白的肌肤, 纤长的指端凝脂一样的滑腻。
林欣白起身时发现座便器里积累的液面高出正常水平,微微有些奇怪,于是 按了几下冲水开关,却半滴水也没有冲下来,难道停水了?林欣白皱了皱眉,将 座便器的盖子盖上,转身回卧室睡觉了。
等女警熟睡后,就见卫生间的座便器盖子自己掀开了,然后就传来座便器里 粗重的呼吸声,持续了好一会儿,那呼吸声越来越粗重,越来越急促,最后到了 最里面,就看到黄色的高纯度的液面出现少许涟漪。
对唐少卓的鼻子而言,这里的空气比想象中的还要「恶劣」,他于是再也经 不住诱惑,猛吸了一大口尿液进嘴里。
真的喝到了!
当真的到了嘴里的时候,他才觉得女警官的每一滴尿水,都带着世间难有之 曼妙,而合起来的味道,更是最直接地震撼了他的灵魂。
此时他眼睛中弥漫着的,只有橙黄色的液体。这让他情不自禁的咽下嘴里的, 好去喝第二口,就在他咽下去第一口时,仿佛一股电流,溜进了自己体内,唐少 卓甚至听到自己的骨骼被这乱窜的气息弄得轻轻嘎嘎作响,他的身体也仿佛要在 一瞬间被这突如其来的,从所未有的强烈的味觉给烧得尸骨无存。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手里的粘液告诉他,自己完成了第三次发射,难 道女警官的魅力对他来说就这幺大吗?
一个小时后,唐少卓终于将女警官留下的整整一泡尿液喝的精光,然后躺在 卫生间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是被高跟鞋来回走动的声音 吵醒。只见女警这时已穿戴整齐,洗漱妥当,来来回回照了几遍镜子,临走时才 坐在座便器上方便了一下,然后习惯性的按冲水钮,这才记起来家里停水了,于 是合上盖子,上班去了。
唐少卓等她走后,钻出来掀开座便器。
这次流下来的量很少,但是气味却要浓的多,他怡然不惧的凑头进去,仿佛 是自甘堕落,一种自我毁灭的快感,他再也不想出来,他宁愿这样一直下去。
他决定往后要经常来这里补充营养。
天啊,嘴里喝到了怎样的味道啊,他强忍着自己的味觉极限,回想着女警官 离开时英姿飒爽的身影,将嘴里捕捞的神水缓缓的咽了,表情坚定而狂热。
神水,包治百病。女警察的神水,起死回生。
(三)
咖啡厅里,白衣女孩放下杯子,笑着对坐在对面的林欣白说:「请我喝这幺 贵的咖啡,一定是有事相求喽?」
林欣白狠狠的白了女孩一眼,骂道:「死丫头,找打是不是?」
秦雪纱立刻举起双手:「林姐姐饶命,下次不敢啦。」
林欣白对这个从小玩到大的蜜友一点办法都没有,索性直接扔出棒棒糖: 「这次只有你能帮我啦,我们的秦大小姐可是北海最厉害的黑客哦!」
「停,别给我戴高帽了,说吧,这次又要我黑哪个网站?」秦雪纱笑着眨 了眨眼睛。
林欣白正色道:「这是辉煌总店的网址,我要你查到北海辉煌在六月二十七 日这几个房间号的人员入住数据。」
秦雪纱呀道:「辉煌酒店爆炸案?」
林欣白点头,接着把自己这几天的经历说了一遍,之后下结论道:「我觉得 这次的案子不同寻常,也许就和这几个持有虚假信息的人有关,但是她们的保密 措施做的相当出色。」
「这个容易,我只要追踪到她们虚假信息的来源,总会找到的。」
林欣白对网络的世界一窍不通,听她这幺说,始才松了口气。
秦雪纱一边从手提包里拿出电脑,一边漫不经心的说:「林伯伯让我告诉你, 他下周给你安排了一次相亲,叫你去看看。」
「你什幺时候变成传话筒了?就告诉他说我没空。」
秦雪纱摇了摇头:「我就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