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酒吧之后的三对一

12.13 03:30

三对

        藤濑时常到新宿或者银座的酒吧。

        现在他的身旁坐了一个叫做尤美的吧女,他的手在吧女的腰围跟背部来回的抚

    摸着。

        「被藤濑先生一摸,我的身体好像触到电流一样。」

        「身体柔软的尤美幽默地向藤濑开玩笑。

        「你的感度相当不错。」

        「是啊,可是我对自己喜欢的挑剔的很厉害。」

        这时休憩时间恰巧结束,乐队开始演 ,接着有首英文歌在藤濑的耳畔响起来

  

        「那位女歌手唱得相当不错嘛!」

        「是的,她的歌声很像黑人的歌声,低沈而富有磁性。」

        这时藤濑不经意的看了正在唱歌的女人一眼,心里猛然一惊:

        「这个唱歌的女人,我认识!」

        「真的吗?」

        「哦!我想起来了,她以前曾住在我对面的房间。」

        即是那个故意裸体而展现于他眼前的女人。

        他们两人之间的认识,应该归功于鱼眼镜的,藤濑慢慢的想起那晚所发生的事

    情,她不仅热情而感度也颇佳,她的糖蜜像有山芋味似的会使人感到辣痛,此外,

    她的体液里更带有一股淡淡的橘花香,而且每当她得到高潮时,总会脱口而出:「

    那个真的很好。」女人的说话声,与现在的歌声尚有几分相似。

        「她叫什麽名字?」

        「她叫做黑川玛丽。」

        「以前就在这里唱歌吗?」

        「不是的,她是最近才来这里驻唱的,她好像在四、五家酒店驻唱过,而且都

    获得客人的好评,因爲最近银座会唱歌的女人不多,所以她很快就窜红起来。」

        黑川玛丽是否因爲跟藤濑发生关系之后,感到不好意思继续住下去才突然间搬

    家?抑是她原本就想要搬到他处,趁要走时才和藤濑睡的呢?藤濑至今仍想不出其

    中的道理。

        「喂,等唱完歌之后,你请她来这里坐一坐。」

        于是尤美把藤濑的话传达给服务生。

        服务生当即应了一声「好」,然后就退下去。

        黑川玛丽唱完最后一曲的时候,服务生即走近她,他先看了前面的藤濑一眼,

    然后才向黑川玛丽开口说话。

        玛丽随即望了藤濑一下,她的脸颊顿时泛起了红晕,接着绽露出一个似笑非笑

    的複杂笑容。

        之后,她再继续歌唱。

        可是藤濑却忘记那歌名叫做什麽。黑川玛丽唱完歌之后,就缓缓朝藤濑的座位

    走去。

        她似乎非常高兴,大方地坐在藤濑的身旁。

        「吓我一大跳。」

        「我也吓一大跳。」

        她穿了一件低胸的礼服,可以看见乳沟,穿着衣服时虽不显着,但脱光衣服时

    ,她是有一双丰满乳房的。

       「难怪我以前看见你手里拿着书之类的文件,若是酒女又回家的太早。」

        黑川玛丽静静凝视着藤濑。

        「我不知将以什麽表情来看你。」

        黑川玛丽说完之后,又低低的道一句。

        「这是秘密。」

        藤濑也随口回道:「当然。」

        接着藤濑问道:「你现在住在那里?」

         我今晚可以到府上拜访吗?你能不能告诉我电话号码?」

        「我只说一遍,你可以记得住吗?」

        「绝对记得住。」

        黑川玛丽用很快的速度念了七个数字,藤濑素有记忆女孩电话号码的本领。

        「我已经完全记住了。我打电话给你来证明我记住了,十二点左右会在家吧!

   

        「在的。」

        「我去的时候,也会带一点寿司去的。」

        「我想你一定会被吓着。」

        

        黑川玛丽故意道出一句像谜语般的话,使藤濑感到纳闷不已,但她却得意的望

    着藤濑。

        「虽然我并不认真的指望,如果你真的记住号码就打电话来吧!」

        她说完这句话,即起身离开座位。

        也许她还要卦其他酒店赶场吧。

   

        藤濑在几家酒吧里消磨时间后,到了十二点,就在一家酒吧里打电话到黑川玛

    丽家里。

        当时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刻,女侍们正三三两两的跨出店门準备回家。

        「喂!」接电话的人困然是黑川玛丽。

        「我是刚才跟你约好的藤濑,现在要过去了,不知是否方便?」

        「欢迎。」

        她答应以后,不知有什麽好笑的,发生一阵笑声。

        藤濑不管她的笑声究竟意味着什麽,他只向她要了地址。

        「要是没有什麽其他的事,我马上就到。」

        然后,藤濑打电话到寿司店订了两客寿司。

        接着藤濑步出酒吧,想到寿司店。

        但因爲寿司还没做好,于是藤濑只好吃点宵夜以打发等待的时间。

        最后他坐车来到白金,很快就找到黑川玛丽的地址,她住在五楼。就和她和藤

    濑住在一栋公寓里时一样,在这里也从她的房间传来英文歌曲的声音。

        藤濑按了墙壁上的白色门铃。

        房门立即打开,具有东南亚人血统的黑川玛丽探头出来,向藤濑说道:「请进

  

        她脸上露出一个神秘又诡谲的笑容。

        一阵黑人低沈且富磁性的歌声,猛然地沖入藤濑的耳畔。

        藤濑先脱下鞋子,再进入房里。

        等披着睡衣的黑川玛丽锁好防盗锁之后,藤濑才随着她向内走去。

        让藤濑感到最意外的就是下面一连串如梦般的事情。

        忽然间,不知从那儿出现两个裸女向着藤濑奔来,并且热情的呼唤他。

        一个是皮肤非常白皙的女人,而另一个是有黑人血统的混血儿。

        藤濑顿时觉得自己彷佛坠入另一个世界,有股狐臭味不时跑进他的鼻腔里。

        「喂,你们想做什麽?」

        「你不要问,先脱下你的衣服再说。」

        说话的是皮肤白皙的女人,而黑川玛丽却在他的背后窃窃私笑着。

        「我不是对你说过你一定会吓一大跳嘛!现在你明白我当初说那句话的意思了

    吧。你不用害怕,我们又不拿你的钱,我们只是要你的身体,若没有满足我们三人

    的需要,我们绝对不放你走。」

        「既然如此,我也只好认了,好吧,我自己脱衣服,这套衣服是很昂贵的。」

        「你只要乖乖的坐着,我们会帮你脱的,你再仔细看看我们,我们跟你以前所

    接触的女人是不同的,玛丽你说是不是?」

        「可不是太粗暴了!」

        「我会很温柔的。」

        说过这话刹那间,藤濑已经跌坐在 着地毯的地板上。因爲白皙女人的手拉到

    他的衣领的同时,他已遭绊倒。

        「你明白了吧,我学过柔道,这位黑小姐学过空手道。」

        「你说什麽」

        藤濑的声音几乎是哀叫,玛丽这时才开口说道:

        「我们三人的感度都非常棒。那地方也都属于上等。你根本无法分辨出高低的

    。当然我们三人也有各自的独特之处,藤濑先生你认爲怎麽样?就拿这位黑小姐来

    说,她不仅有柔软细嫩的肌肤,而且那个部位是非常小,并不是随便就可以找到的

    。这位白小姐,她的部位也独具一格,身体更美丽迷人,那里面就像有电波微微不

    断的韵动,所以常让男人壮志未酬精先溃,但只要放在里面很快就会硬起来,我们

    称此爲「男性回複器」若不相信的话,你可以伸手摸摸看。」

        黑小姐在脱光藤濑的上衣之后,又脱掉他的裤子,而他的东西因爲受到这种突

    然的刺激,所以还没硬起到可以行事的状态。

        「你不需要担忧,我们绝对不会用空手道或柔道来对付你的。」

        黑小姐以具磁性的声音对藤濑说。

        藤濑的手战战竞竞的开始伸向眼前白小姐的丛草地带。

              说句实话,藤濑以前也曾有过二对一的经验。

        置身在二对一的情况里,须要两个人有同等的魅力,在个性上是相反的才较爲

    理想。如果两个人难以分出高低时,就可能对两个人都産生欲望。可是通常都会锺

    爱其中的一个。这是藤濑的经验。

        在那种场合里,他通常是先把自己的东西塞进到较锺爱的女人身体里,将自己

    感到快要射精之际,这才迅速的把自己坚硬的东西转移到另一个女人的身体里。

        但等他转到本来认爲构造不佳的女人身体里时,往往会忽然间觉得很怪异,因

    爲这个女人并不如想像中那麽没有味道,于是他的心情开始逐渐的好转,最后得到

    愉悦的快感。

        总之,这种做爱的游戏对于早泄的女人是没有办法做到的,所以必须适度的控

    制自己,而不时的换人。

        最想理的方法,就是把自己贵重的精液均分给他们。

        方法有两种。

        一爲将一次的放射物等分的方法。这是在对第一个女人放射的瞬间,猛然抽出

    ,然后再插进另一个女人的体内,把剩余的液体放完。

        而另一个公平的分法是,第一次放射在两人中的一个人身体里,再把第二次的

    放射到另外一个人身体里。采用这种方法时,再好是先放射到缺乏魅力的女人身体

    ,越是恢複力弱的人更该这样做。第二次面对较有魅力的女人时,恢複起来比较容

   

        藤濑曾看过一面与一个女人做爱而另只手抚摸身旁另一个女人的照片。

        后来他也亲身得到这种经验。若是想对两个女人做到完全公平,是很难做到的

    。而且疲劳比快乐多,所以有个一次经验后再也没尝试过了。

        而今晚的三对一情形,更是藤濑做爱也没想到过的,何况其中两人具有空手道

    和柔道的功夫。

        「用你们温柔的手,不然我是不会挺起来的,只要想到你们有功夫时,就无法

    挺起来。」

        「我们不会再那样做的。」

        有着白皮肤的女人低低娇嗔了一句。

        藤濑把手指伸向皮肤白皙女人的身体里,她的部位已经相当湿润了。

        此时藤濑仍旧是跪在地板上。两个女人裸身且坦然坐在床上,而黑川玛丽也裸

    身,两手抱着藤濑的背部。

        藤濑把两手不客气的伸向黑白两女人的下体。

        而玛丽这这时从他的胳膊下钻过来,站在藤濑的眼前,并且还把自己的下半身

    摩擦到藤濑的脸上。

        这时藤濑被迫的要用手抚摸两个女人的下体,而且还要用他的嘴和舌头对付站

    在眼前的女人。彷佛是手弹钢琴、嘴吹口琴似的。

        藤濑认爲这憬一个千载难逢不可多得的机会。

        首先开始发出声音的是黑色皮肤的女人,继而是曾跟他有过做爱经验的玛丽。

        白皮肤女的人却默然不语。不知爲了什麽,三人中以她的部位最湿润。

        由于藤濑曾与许许多多女入睡过,所以有时会弄的分不清那一个是